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达令暴走】(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斯特家族在帝都的宅院并没有陈道临想象之中的那般富丽堂皇。

    这座宅院位于帝都的莫瑞纳大街——在古罗兰语里,莫瑞纳是象征着财富富贵的意思——可想而知,这么一条大街上,所住之人,自然是都是非福即贵。

    莫瑞纳大街就在皇宫的东南面,沿着皇城的广场往南的凯旋大街,正好将皇宫的南部城区划分为左右两边。

    帝都有一个不太成文的规矩:皇宫以南的区域历来是专属于权贵的。但是这南边的区域也是分为左右东西两片。

    西南面是属于那些豪门世家,尤其是政要权贵的豪门大族。比如赫赫有名的罗林家的伯爵府,还有伟大的郁金香家公爵府,都是坐落在西南面。

    而东南面虽然也是富贵云集之地,但是比西南面则要稍微低了半筹——西南面居住的历来都是豪富商贾之家,帝都最顶级的富豪大家都会选择住在这里,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新兴的家族,在没有到达顶级豪门之前,也只能在这里建造府邸。

    历来的传统,譬如李斯特家族这样的并不参与政治,而是全力经商的家族,纵然再有钱,也是没有资格住到西南面的政要世家区域的。

    虽然南区都是富贵区域,但是可以这么说,在东南面区域的人家看来,西南面的人要么就是类似李斯特家族这样的顶尖富豪,要么就是新兴势力,政坛新贵,在他们看来都是一些暴发户,远远不如自己家族那样拥有传承底蕴传统。

    但是在西南面的人看来,则将东南面的世家视为保守势力。

    李斯特家族的宅院虽然并没有过分奢华的装饰。但是占地面积却是极大——能在寸土寸金的帝都皇宫南区弄到这么大一块地盘,已经足以叫人咋舌了。而到了李斯特家族这样的地步,也实在不需要再靠着奢华的装饰来彰显自家的身份。

    那种连家中大门都要描金画绿的,往往反而都是暴发户。

    马车直接从正门行驶了进去。府邸之中的仆从已经在外面列队迎接。显然李斯特家族对于陈道临这位“姑爷”的到来。是做足了礼仪的。

    这个举动让陈道临更加意外了!

    看着那在大宅前左右排开列队迎接的仆从管事以及护卫,陈道临打心底觉得这件事情透着就那么邪性。一时间。他真的有点摸不准这李斯特家族到底是做的什么打算了。

    看这架势,实在不像是要找自己麻烦的样子。

    “老爷,请下车吧。”

    正想着,马车车门被拉开。弗雷站在车外,彬彬有礼的样子。早有仆人上来摆上了脚踏,请陈道临下车。

    陈道临看了弗雷一眼,发现这个老管事的眼神却是沉稳无波,也看不出什么究竟来。

    面前分开排列的仆从,人人都是垂手肃立,神色恭敬。从仆从到管事,凡是接触到陈道临的眼神的,都立刻垂头行礼,以示不敢和贵人的目光对视。

    陈道临转身将巴罗莎搀扶下车。然后看了一眼在队伍后面骑马的胡克船长和查克。胡克船长对陈道临投了个眼神,示意没什么异常。

    那些李斯特家族的护卫也都站得远远的,并没有要想忽然发作袭击的样子。

    “家中已经准备好了茶点,想来老爷一路跋涉应该是疲惫了,就请老爷先进去更衣歇息,晚宴已经备好,如果老爷您在饮食上有什么忌讳和喜好的,请您吩咐我,我这就派人去采办。”弗雷小心翼翼道。

    陈道临想了想,既然对方摆出这种态度,自己不妨试探试探,他清了清嗓子,道:“饮食方面么,我倒是没别的爱好,不过在东海住了些日子,倒是吃惯了海鲜……”

    弗雷听了,立刻就点了点头,然后扭头招呼来了一名黑衣管事,对这管事低声询问了几句,弗雷才笑了笑,对陈道临道:“这位是麦德林管事,他负责宅子里的饮食采买,老爷喜欢吃海鲜倒是不难,今早刚进了一批鲜货,还有采买来了些牡蛎,都是一路用海水养着运到帝都来的,虽然口感可能比东海的要稍微差了几分,不过好在还算新鲜,若是老爷想吃的话,晚上我就让他们调理出来。”

    “嗯。”陈道临含糊点了点头,又道:“我喝不惯烈酒,晚上弄些果酒佐餐吧。”

    弗雷立刻就笑道::“老爷这请放心,咱们李斯特家就有酿酒的生意,别的不敢说,好酒是历来不缺的,宅子里的酒窖还有十几桶上好的葡萄酒,都是数年前葡萄年份不错的时候酿造出来的,用了橡木桶存着,想来现在已经是可以喝了,族长大人也喜欢喝这种味道清淡些的果酒。今晚我就让人开一桶来。”

    这弗雷应对谨慎,态度又恭敬,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陈道临也干脆不再多说,就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巴罗莎的手,随着弗雷一起走进了这宅子里。

    李斯特家族显得十分有诚意,早有仆人准备好了热茶点,陈道临等人在仆从的服侍之下,先是洗了个澡,换上了身干净宽松的衣服,然后喝茶吃了些点心。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李斯特家族给自己预备的那套院子,居然有一个露天的小浴池,虽然池水不是温泉,但是却用地龙直接取暖供水,泡在滚热的池水之中,抬头可以看着碧蓝的天空,周围院子里的假山绿树,也别有一番风味。

    不过很可惜,陈道临却没有能体会到传说之中的豪门家族的保留节目:美貌侍女的侍浴。

    大概是因为他的姑爷身份,又或者是因为陈道临本身带着女眷,所以弗雷并没有安排几个年轻美丽的女仆来伺候陈道临洗澡,甚至连更衣的时候,都是用了几个男仆伺候。

    陈道临在更衣的时候,假装寒暄。试图从几个仆人口中打听些什么。但是李斯特家的这些仆人似乎受过极好的训练,绝不肯多嘴说上半句,从头至尾,都是恭敬而谨慎。只是询问老爷有什么吩咐有什么需求。至于别的,就只字不说。

    陈道临套不到什么有用的讯息。只好作罢。

    晚餐倒是极为丰盛,陈道临点名要的美酒和海鲜都上了许多。

    在宽敞明亮的餐厅之中,陈道临和巴罗莎等人坐在一张长条的餐桌之上,隔着烛火遥遥对视……周围身后还有几名眉清目秀的仆从伺候着。端酒捧盘。

    这种架势,吃饭的时候也不好说些什么。

    倒是陈道临注意到了一点:原本李斯特家的人在准备晚餐的时候,是把他的随行人员,包括了达格利什,胡克查克以及夏夏他们都当做了随从仆从,安排在了别处。在陈道临提出了要求之后,才把他们一起带来的餐厅用餐。

    尤其是当管事得知了陈道临要和这些“下人”同桌用餐的时候。虽然已经竭力掩饰,但是嘴角依然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不以为然。

    除此之外,李斯特家的仆从都表现出了极好的素质,甚至哪怕是看着一个凶恶恐怖的狼人查克坐在餐桌前。这些仆人的眼神都不曾有过丝毫的异常!

    晚餐之后,弗雷又来见了陈道临,这位老管家先是谨慎的询问陈道临对饮食是否满意,然后告诉陈道临,宅子里已经特意调拨了四个厨师和十五名男女仆从专门伺候陈道临一行人,无论任何时候,陈道临有任何需求,都可以随附吩咐。

    说完这些,弗雷的语气才稍微变得凝重了一些:

    “我知道老爷您刚来帝都,一定是想出去好好看看走走。不过我个人的意见,近几天,老爷您还是少出门为妙……”顿了顿,弗雷语气很严肃:“今天又出了当街行刺的案子,恐怕接下来几天,帝都都会全城戒严大索。”

    陈道临想了想,道:“看风景倒是不急,不过我明日要去一趟魔法总部,这却是免不了的。”

    弗雷立刻道:“既然如此,我就让人准备好马车,明天老爷您要出门的话,请一定要带上护卫……似今天这样的情况,以后老爷万万不可亲身冒险。我知道老爷是魔法师,一些蟊贼自然不惧,但您是贵人身份,岂可轻易犯险?有什么麻烦的话,自然是让护卫们打发了去。”

    陈道临笑了笑:“今天的事情也是遇到了,哪里会每天出门都遇到皇帝遇刺这种大事。不过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弗雷随后退下。

    这一晚,陈道临等人就住在了李斯特家族的府邸里。陈道临居住的庭院很清静,晚上的时候,胡克巡查了一番,然后回来告诉陈道临,在庭院周围并没有什么李斯特家的护卫暗中监视,只是偶尔有巡夜的护卫路过,也都是这种豪门家族之中的正常举动。

    陈道临听了,心中越发的迷糊起来。

    难道……这李斯特家族,是真的想让老子给他们家当姑爷?!

    “那……你可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陈道临又问道。

    在他想来,胡克船长这种老江湖,跑海一辈子,之前又是郁金香家的行商管事,走南闯北,见识颇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自然不用提的,他出面去接近那些仆从,套套话,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

    可胡克却苦笑摇头,叹息道:“这李斯特家也不知道是怎么调教这些仆人的,一个个都是谨慎之极,显然家中规矩森严,份外的话,绝不肯多嘴半句。我甚至暗中试图偷听那些仆人说话,可发现这些家伙,即便是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也都是极守规矩,轻易绝不多嘴杂舌!这等家教,便是在郁金香家也没有如此严厉的。”

    虽然没有任何的收获,不过陈道临听了这话,却反而深深的皱起眉头来。

    一个家族的家教如此森严,就连家中的仆从都如此谨守规矩,就实在叫人费解了!

    要知道,哪怕是军队之中,军规森严,但是底层的军兵将官在闲暇的时候。谁还不发发牢骚,抱怨抱怨?又或者是说说八卦,谈天说地?

    就算是在世界五百强的大企业之中,再如何高端大气高贵冷艳的组织。里面的底层员工。也绝不可能做到这等森然的规矩!

    把自家的仆从训练的如同安全局保密局的特工一样……

    “小心些。”陈道临皱眉,他低声道:“我有种感觉。李斯特家族似乎对我并不是有什么真正的恶意。不过,我觉得这种人家,将内宅家里都经营得如铁桶一般,这等行事风格。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和精力,如果这家族的族长不是疯子的话,那……就是必然有图谋的大事!”

    胡克闻言,也赞同的点了点头,神色严肃,沉声道:“你说的不错,将自家的仆从调教成这般地步。绝非易事!若是说他别无所图,那是绝不可能的。”

    ……

    这一夜无话,陈道临好好休息了一晚,一个人在房间里默默运功。按照土行术的法门,将白天损耗的法力缓缓补充了些——白天那场战斗,陈道临的魔力储存戒指里的储备也消耗了许多,这就要等以后有时间再慢慢的补充了。

    第二天一早,陈道临起身,就立刻去找了巴罗莎。随行的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并没有什么意外之事。

    然后就是用早餐,李斯特家的仆人伺候的十分周到体贴。

    早上弗雷又来见了陈道临问安,告诉陈道临已经准备好了车马和护卫,陈道临要出门的话随时可以,而且弗雷还带来了一名家中的护卫,名字叫做格伦,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沉默寡言,但是眼睛里满是精光,一看就是那种精明强干之人。

    弗雷告诉陈道临,这是家族的一名护卫队长,有中阶武士的实力,已经调拨过来十名护卫,由这个格伦领队,专门负责护卫陈道临出行时候的安危。

    陈道临盯着这个护卫队长看了几眼,对方却只是对自己安静的行礼,并不多话。从他的眼神里也实在看不出什么喜怒。陈道临就笑了笑,扭头看向弗雷,淡淡道:“你们准备的倒是周到,难道是怕我在帝都走失了么。”

    “您是贵人身份,出行的时候若不跟着些护卫,万一遇到些蟊贼,纵然老爷您是魔法师,不惧这些,可若是有人搅了您的雅兴也是不好的。这些护卫都是家中用惯了的人,忠诚不二,而且用起来十分可靠。”

    “好吧。”陈道临摆摆手,虽然明知道是安排来监视自己的,不过他倒也没有拒绝的意思,连住都住到李斯特家了,这等护卫监视,也就不用太在乎。

    关键的问题是,他要搞清楚李斯特家忽然这么巨大的态度转变,是为了什么!

    而陈道临没想到的是……他所期望的答案,很快就主动送上门来了!

    ……

    早餐才用过,就有人来禀告,弗里茨总督家的公子,卢修斯少爷前来拜访。

    陈道临一笑,心中也不免生出几分暖意。

    看来自己调教的这个少年徒弟,倒是真心对自己关心的。虽然弗里茨总督忽然转变态度,把自己推给了李斯特家,但是卢修斯却毕竟还是对自己贴心的,一早就跑来,显然也是关心自己的安危。

    “直接请他进来的……以后若是卢修斯少爷来拜访我,不用通报,直接请进我住的庭院就好。”陈道临笑了笑。

    这个话是他故意说的!

    试想,似李斯特家族这样的豪门,若是有客人来拜访,除非是通家之好,否则岂能随便就放人进来?自己说的这个要求,若是以一个外人或者客人来吩咐,那绝对是过分了!

    能有权力做出这种命令的,除非是家中的真正主人。

    可没想到,弗雷听了,立刻就点头应允,随即就对身边的人吩咐道:“达令老爷的话你们可听见了?以后就按照老爷的话去办吧,若卢修斯少爷再来拜访,就直接恭敬的请进来。”

    这个举动,大大出乎了陈道临的意外!

    这分明是给了自己行使了主人的权力啊!

    别小看这个权力,其实就是允许自己随意带人进出这李斯特家的府邸了!

    难道这李斯特家,是真的把自己当做未来的男主人了?!

    弗雷随后告退,不多会儿,就有人引着卢修斯走进庭院来了。

    卢修斯走进来的时候。陈道临正坐在院子外的台阶上,看见卢修斯进来,陈道临反正也和他厮混惯了,并不起身。就对他招招手。笑道:“你来的好早,快过来陪我坐坐。”

    卢修斯看见陈道临就穿着宽松的棉袍。光着脚,坐在庭院台阶上,这位总督之子的脸色有些古怪,他脸上似笑非笑。走了过来,对陈道临先弯腰行了一个弟子拜见老师的礼节,然后才恭恭敬敬的坐在了陈道临的身边。

    陈道临叹了口气,自己的这位弟子别的都还好,对自己也是真情实意,唯独这性子上,却太过呆板了些。自己已经多次告诉他,私下里两人在一起不用拘泥这些师生礼仪,只是这少年却大概是从小被弗里茨总督那种强势的父亲调教得多了,骨子里有一种循规蹈矩的习性。

    “这么早就过来瞧我。你的心意我领了。”陈道临笑了笑:“放心吧,我还没被李斯特家族吃了……嗯,倒是你,这么早就来了,恐怕没吃早餐吧?”

    卢修斯面色古怪,瞧着陈道临,然后吞吞吐吐道:“嗯,老老师……你你你倒是好好好好能沉得住气,我我我……我可……”

    陈道临眼睛一亮:“咦?难道你打听到了什么吗?”

    卢修斯的神色越发的诡异了,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看着陈道临,犹豫了片刻,终于硬着头皮道:“你你你你的事事情,我我我昨晚到家,问问了人,已已经传遍,整个帝帝帝都的贵族圈了!现,现,现在提起老老师您,在,在在帝都的贵族圈圈里,恐恐怕无无人不不知……”

    陈道临一愣,他居然忍不住站了起来:“我?传遍帝都的贵族圈?无人不知??这话是怎么说起的?”

    卢修斯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的,终于将这件事情的答案给说了出来……

    ……

    帝都,皇宫。

    巨大的屏风上,卷云的浮雕上,隐约的映照着一个修长的身影。

    皇帝站在屏风后,身边是两名神色恭敬的宫廷女侍,举起件长袍伺候。皇帝试着衣服,面色从容淡定,站在一面高大的镜子前,自顾了片刻,笑道:“好了,就穿这件吧,丰收庆典就不用再做新衣了,最近军部要钱要得厉害,财政大臣已经找我哭诉过七八回了,那老家伙现在见谁都是哭丧着脸。我作为皇帝,总要有所表率,我又没昔年郁金香公爵那等生财的本事,既然不能开源,那就只有节流。这个月的宫廷用度再缩减些吧。”

    就在皇帝的身后,一名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身宫廷官员的打扮,原本神色恭敬,听了皇帝的话,忍不住也苦笑道:“陛下,又要缩减么?这个月已经缩减了三成,再缩减下去,我听两位皇妃的抱怨,近来连新衣都不曾置办几件,发了不少脾气呢。”

    皇帝仿佛笑了笑,随即笑容很快隐了去,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身边的侍从,轻轻一挥手,很快这些侍从就鱼贯而出,只留下了皇帝和这中年的宫廷官员。

    “用度缩减的事情不说了,昨晚我吩咐你的事情,可查清楚了?”

    “……陛下您说的是,那个和李斯特家最近闹得很厉害的小子?”这中年人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笑意:“您的吩咐,我岂敢耽搁,昨晚就连夜查阅了进来的秘报。说起来,这小家伙的麻烦倒是真不小。”

    “嗯,麻烦是肯定的。他一个没有根基的小魔法师,却偏偏招惹上了李斯特家的那位老头子,岂能不麻烦的?”皇帝摇摇头:“那位老先生,就算是我,一想到他都会头疼呢。”

    说到这里,皇帝叹了口气:“好吧,说正题,他的事情可查清楚了?那个传闻是真是假?”

    “这个……”这中年人皱眉,缓缓道:“密报上的消息,倒是有几分可信,不过我看出些细节,恐怕这事情有七成是假的。”

    “哦?”皇帝眼睛一亮,眼神里就多了几分兴趣来:“是假的?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昨儿虽然只见了他一面,但是那个小子看上去是个谨慎小心的人,打架的时候也是气度俨然,不像是那种做事情轻佻浮夸的浪荡子。我就知道。这种人怎么可能真的干出那种事情,哈哈哈哈……”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中年人叹了口气:“这位叫达令陈的小魔法师。倒是挺可怜的,应该是被那位洛黛尔小姐选出来做挡箭牌的。只可惜,这事情可弄得有些大了……听闻洛黛尔小姐前些日子离家出走回去之后,只怕李斯特家的那位老先生又逼迫她来着。就连哥特那儿,也受到了不少压力。这位小姐倒是也真胆大,这等事情也居然敢作假……我猜测,恐怕李斯特家的那位老先生也知道这事情不真,可那位洛黛尔小姐却偏偏自家张扬了出去,弄得沸沸扬扬,李斯特家不好收场。碍于家族颜面,也只好认下了这件事情了。”

    “洛黛尔那个小妮子,对我那位弟弟一往情深,倒是个泼辣的妞儿。”皇帝叹了口气:“可惜了。她这么一闹,固然是让家族联姻的事情给搁置下来,但是这件事情,却又怎么收场?哎……那位叫达令的小朋友,恐怕要大大的头疼了。哈哈哈哈……做挡箭牌居然做到他这等境界,实在是叫人发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陛下倒是仁慈。”中年人陪笑了几声,才收起笑容,缓缓道:“我知道因为昨天的事情,您对那年轻人另眼相看,不过涉及到李斯特家的事情,还请您务必谨慎……这些日子……”

    “好了,其他的且不说了。”皇帝摆摆手:“你吩咐一下,我要见那个小子,嗯,就在明天吧,派人去把他召进皇宫来。那小子昨儿舍命护卫我……嗯,虽然想来,他那时候也多半只是自保,不过人家出了力气,我这个当皇帝的若是不表示表示,岂非叫人说我小气了?这事情,你去安排吧。”

    中年人一迟疑,皱眉道:“陛下……那个年轻人现在可是住在李斯特家的……这个时候,您单独召他进宫觐见,李斯特家的那位老先生,只怕会多想……”

    皇帝沉默了会儿,他那张英俊秀气的脸庞上,忽然流露出了几分傲气和信心来!

    这位帅哥皇帝忽然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中年人,傲然一笑:“我管那个老家伙怎么想?我可是皇帝,既然是皇帝,那就只有他看我脸色的份儿,他若不爽……我管他去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在李斯特家的那个庭院里,陈道临耐着性子听完了卢修斯的讲述……这过程实在是一种煎熬,以卢修斯说话的语速加上他结巴的毛病,这件事情他足足说了有一刻钟才终于讲完。

    期间陈道临几次都差点就要抓狂暴走了,可终于耐着性子等卢修斯说完了最后一句话,最后一个字……

    然后,达令哥终于小宇宙爆发了!

    他气的脑袋上的头发都根根竖立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着卢修斯,呼吸粗重而急促!

    “你,你说的是真的?!”

    卢修斯点头。

    “你,你是说,洛黛尔那个神经病小妞,回家之后继续顽抗家中给她的联姻?”

    卢修斯点头。

    “你,你是说,她最后被压迫得快要抵抗不住,然后就……就……就……就他妈的当众宣布她怀孕了?!!!”

    卢修斯点头。

    “她,她……那个疯女人,还宣布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老子的种?!!”

    卢修斯依然点头。

    “我……我我,我……法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