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坑爹之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洛黛尔那个小妞会忽然要宣布她怀孕了,而且还是坏了自己的种?

    栽赃嫁祸也没有这么玩的好不好?!老子从头到尾连根毛都没碰过你啊!!

    要黑人也没这么黑的吧?!

    当初洛黛尔从东海离开的时候,似乎情况还很不错。李斯特家派人来接她回去,据说她的那位充满野心的父亲也终于态度有所缓和,表示不再逼她嫁人……

    可,怎么才过了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呢?

    根据卢修斯的转述虽然事实未必相符,毕竟卢修斯也是道听途说来的。

    事情大概应该是这样的:

    洛黛尔被家族的人接回去之后,准确的说应该是被哄骗了回去。毕竟堂堂李斯特家族的大小姐,未来的家族接班人居然离家出走和别的男人私奔,这样的举动,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会危害动摇家族的根基!..

    所以洛黛尔回家之后,很快就被雷霆震怒的族长给软禁起来了。之前说好的“态度缓和”,根本就是一个骗局。

    洛黛尔被软禁之后,再也没有办法逃出来。

    而李斯特家的那位族长随后做成了一件叫人意外的事情!

    人人都知道,李斯特家族的那位族长,最最属意的女婿,便是哥特!

    哥特有皇族血统,更是郁金香一系的武将大佬们有浓厚的香火情,年纪轻轻就展现出了极其出sè的天赋和能力……

    李斯特家族的那位族长,做梦都想让洛黛尔嫁给哥特。

    而根据陈道临了解到的情况,哥特其实对洛黛尔也是用情极深的可偏偏因为哥特同时也知道洛黛尔心有所属,所以碍于他的那种男人的骄傲和自尊,所以一直以来,哥特也都拒绝了李斯特家的结亲要求。

    当然。更深一层的可能xìng是,哥特也明白李斯特家族的那位族长是期望借此将自己绑上他的战船,然后推动自己去争夺皇储之位所以哥特一直在心中深爱洛黛尔的情况下,却一再了拒绝这桩婚事。

    可现在,一切情况都不同了!

    李斯特家族的那位族长,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说动了哥特!

    从传来的消息,据说哥特已经点头首肯了这桩婚事!

    所以,这件联姻大事,一个最重要的障碍其实已经被扫清。

    而剩下的。就是洛黛尔的态度。

    对于这一点,李斯特家的那位族长,做的极其干脆彻底!

    他把自己的女儿直接关了起来!然后举办了宴会,准备在宴会上强行宣布这门婚事如果有必要的话,他甚至可能会不惜把洛黛尔直接绑了然后扔到婚礼上,只要她完成结婚仪式就好!

    做父亲的居然做出这等事情,也实在是叫人瞠目结舌了。

    而洛黛尔干的更狠!

    这个小妮子在被关闭了一段rì子,发现无法再次逃跑的时候,就假装表面上的屈服。

    然后就在家族里再次召开了一次晚宴。准备当众宣布婚事的时候,这个小妮子才终于放了个大招!

    她在晚宴的现场,当着百十名身份高贵的来宾的面,就大声宣布自己死也不嫁给哥特!

    而原因就是:她已经怀孕了!孩子是陈道临的!就是那个之前带着自己私奔远赴东海的那位年轻的天才魔法师!

    这个消息顿时让在场所有宾客哗然!据说那位李斯特家族的族长大人。当场气的差点就晕倒。

    随后这个巨大的八卦,就变成了一场风暴,以最快的速度吹遍了整个帝国的贵族阶层。

    所有的家族都睁大了眼睛,抱着看热闹或者幸灾乐祸的心态。在瞧着这场好戏,看着李斯特家的这场婚事,会变成一出何等荒唐的闹剧。

    而因为如此。达令.陈这个名字,终于正式的进入了所有贵族阶层豪门世家的视线虽然这种进入视线的途径并不那么美妙。

    现在好了,几乎所有帝国有头有脸的豪门世家,都知道了这世界上出了一位年轻的天才魔法师,名字叫做达令陈。说起这位年轻的天才魔法师,他的魔法天赋到底有多强,还不得而知。但是至少,这位达令陈先生,却是一位胆大妄为的主儿!

    他居然先前有胆子带着李斯特家大小姐私奔离家出走!然后还把李斯特家的大小姐的肚子给搞大了!!这等做事情胆大妄为惊世骇俗的魔法师,世所罕见!

    这消息,已经成为了最近这段时间整个dìdū的贵族阶层里最为轰动的八卦消息!

    而偏偏在这消息流传的时候,陈道临等人还在赶赴dìdū的沿途上,成天都在船上待着,消息不流动,所以根本无从得知。

    所以陈道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以这样的方式而“一举成名”,成为了近来dìdū的贵族圈里最最当红的红人。

    所以,才有了在dìdū的街头遇到皇帝,那位皇dìdū忍不住用调侃戏谑的语气对自己说话。

    而这件事情,也直接造成了李斯特家族的态度转变!

    可想而知,对于一个极重视名望声誉的豪门贵族而言,这件事情简直就是一桩大丑闻!

    如果洛黛尔是在什么私下的场合爆这种大招……那么李斯特家族唯一的反应肯定是直接将她再次软禁起来,然后逼她处理掉腹中的孩子,同时还会用血腥的手段直接派出杀手死士,将陈道临这个当事人直接干掉灭口!

    可偏偏洛黛尔这个小妞选择的爆大招的时机太巧妙了她是在宣布婚事的晚宴之上,当着百十名身份高贵的来宾的面亲口宣布的!

    这样一来,李斯特家族就算想保密,也束手无策了总不能把那百十名贵族宾客全部杀了灭口吧?他李斯特家要真敢这么做,干脆直接起兵造反算了!

    既然无法灭口,那么……这么多身份高贵的来宾,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就把李斯特家族彻底给逼到墙角了!

    摆在李斯特家面前的选择余地太过狭窄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洛黛尔是肯定不能嫁哥特了。哥特本人是不是还愿意且两说……传扬出去,自家的女儿都已经和别的男人未婚先孕了,自己家里还恬不知耻的强迫女儿处理掉孩子再嫁给别人……李斯特家族的脸皮就算再厚,也没有厚实到这等令人发指的程度吧。

    原本,未婚先孕就已经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情了。要想挽回声誉,唯一的途径就是:把洛黛尔和达令陈两人极力塑造成一对儿带着悲情浪漫sè彩的真心相爱的情侣,然后冲破世俗的重重阻碍,最终家族终于点头成全他们。

    这样一来,即便是未婚先孕,也只会被认为是无伤大雅的小节了。

    洛黛尔必须嫁给陈道临。也只能嫁给陈道临!!

    否则的话,自家的女儿和别的男人未婚先孕,然后再嫁给别人,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而这件事情里,还有一个微妙之处就在于:

    洛黛尔并没有怀孕!这小妮子根本就是玩的玉石俱焚的决裂手段!

    陈道临相信,在那次宴会之后,影响已经造成了,李斯特家族事后肯定检查过了这位大小姐的身体,怀孕没怀孕。一查就能明白。

    可事情气人就气人在这里了!

    就算李斯特家族事后查出了这位大小姐并没有怀孕,而是在胡说八道……可影响已经造成了!这个时候,就算李斯特家族再怎么辟谣,也没人会相信的!

    明明是你们家自己的女儿对着大家亲口宣布的!现在又说不是这回事?你骗谁啊!谁家女孩儿闲着没事往自己身上泼这种脏水?

    所以。李斯特家族现在是打落门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吞!

    现在的情况是,李斯特家族必须要认下陈道临这个“姑爷”了!因为已经被整个贵族圈公认的,他不仅仅是洛黛尔小姐的爱侣,同时还是“孩子他爹”!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李斯特家族还得想方设法的哄着陈道临,求着他一定要娶洛黛尔!否则的话,若是陈道临不肯娶洛黛尔。那么外人看来绝不会认为是陈道临的问题,一定会认为是李斯特家族不顾自家女儿的幸福和体面,强行拆散两人。

    难怪,这李斯特家族对陈道临的态度,前倨后恭……

    ……

    弄清楚了来龙去脉,陈道临悲愤得无以复加,忍不住大吼一声:

    “洛黛尔!你真不愧是坑爹之王啊!!!!!!!”

    毫无疑问,若是现在洛黛尔站在陈道临的面前,达令哥绝对会把这小妞捆起来抽她一百遍啊一百遍!!!

    ……

    卢修斯昨晚回到总督府里,从家中人的口中得知了这个近几天dìdū最劲爆的“新闻”,今天一早就赶紧跑来找陈道临报信了。

    此刻就连卢修斯看向陈道临的眼神,都有些耐人寻味的意思了。

    虽然之前也知道,洛黛尔和陈道临之间,完全是挡箭牌的关系。可问题是,人的天xìng都是有着这种恶劣的想法的,对于这种桃sè新闻,大部分人都会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

    再说了,两人一个男未婚一个女未嫁,男的年轻女的貌美,又在一起厮混了那么长时间,一路上rì久生情,想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吧。

    就算一开始两人并不是情侣,但是一起出生入死那么长时间,擦出火花来,擦枪走火,这种事情,也不算奇怪啊。

    连卢修斯都这么想了,也难怪弗里茨总督都直接把陈道临给推了出来弗里茨总督说不定都真的信了洛黛尔怀孕的鬼话呢!把陈道临推给李斯特家的意思应该也很明白:你小子把人家女儿的肚子都弄大了,就赶紧去负责吧!

    看着卢修斯瞧着自己拿古怪的眼神,陈道临顿时就冒出一肚子火来。

    他狠狠瞪了卢修斯一眼:“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也认为这件事情是真的?!”

    卢修斯吞了口吐沫,然后小心翼翼的试探道:“老老师,洛黛尔小姐,其其实也也也不错……”

    “不错个屁!那小妞简直就是老子的灾星!!”陈道临愤怒的破口大骂:“碧池!碧池!!!老子一见到她就倒霉啊!!!”

    他又是跺脚又是挥手,在这庭院里上蹿下跳,暴怒大吼:“怀孕个屁!!老子和她就没半点关系!!她那种女人。谁娶了谁倒霉,谁沾了谁晦气!”

    “呃,这么说……她她她她肚子里,孩孩子真,真不是你……”

    “当然不是!”陈道临不假思索,可随后一愣,瞪着卢修斯:“让你给我气糊涂了!什么孩子不孩子的!根本就没孩子!没有的事!!你这蠢小子!在东海的时候你成天都和我在一起,可曾见到我做这种事情了?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么!”

    卢修斯面sè古怪,低声自言自语:“做。做这种事情,当,当然不会让我看看看见……”

    陈道临不理这家伙,兀自在那儿一口一个“碧池”的痛骂。

    ……

    卢修斯很快就寻了借口抱头鼠窜,他当然知道了陈道临现在怒气勃发,他哪里敢留在这里触陈道临的霉头?

    陈道临满腹怒气无处发泄,在院子里绕了几圈,只觉得心中气闷不已,干脆就走出院子。在这李斯特家的宅子里横冲直撞的走动起来。

    李斯特家的人看来是真的把他当做未来的男主人了,路上所遇到的所有的仆从管事,凡是看见他的,都立刻站住了躬身行礼。

    而宅子里的护卫。也是看见陈道临走来,任凭他随意横冲直撞,放任他在宅子了到处转走,根本就不阻拦。

    陈道临一面狂奔。心中却飞快的转动着念头。

    这该死的事情,该怎么收场?!

    难道不会真的让自己娶了洛黛尔那个脑残小妞吧?!那个小妞玩儿的这一手,可彻底把老子害死了啊!!

    终于。在这宅子里绕了半天,陈道临的怒气渐渐平息下来,心中冷静起来,脚下也停住了脚步。

    不知不觉的,他走到了一处人工湖旁。这湖水清澈,显然是引得活水。在这李斯特的豪宅府邸里,这么大一片人工湖,看来是投入了天价挖掘出来的。

    湖畔青草依依,碧绿成群,陈道临站在湖边,终于长长叹了口气。

    他靠着一棵树站好了,然后一手从怀里摸了会儿,摸出一包烟草来。

    亲手给自己卷了根卷烟,点燃,深吸一口,缓缓吐出。

    在烟草的作用之下,陈道临才感觉到自己终于心情舒缓了些。

    虽然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出什么对策,但是至少心情却放松了些,不似放在那么恼火了。

    正坐在树下吞云吐雾,身后远远的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陈道临扭头,就看见一个人缓缓走了过来。

    来者是一个老头儿,一身亚麻粗布袍,满脸皱纹,相貌平庸之极,身材矮小,还有些驼背,走路的时候身子伛偻,似乎腿脚还有些不灵便,提着一只木桶,晃晃悠悠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湖畔而来。

    老远看见了坐在湖畔吸烟的陈道临,这老头子忍不住嗅了嗅鼻子,脸上露出向往之sè,然后用一双混浊的老眼,可怜巴巴的瞧着陈道临。

    陈道临看了这老头两眼,判断出对方应该是这府邸里的什么老仆,他此刻心中烦躁,对所有李斯特家的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恶感,立刻就站起身来,皱眉yù转身离开。

    “客人看见我来就走,是嫌我这老东西碍眼么?”

    这老仆居然主动开口说话,他提着沉重的木桶一步步走了过来,到了面前,将木桶放下,长长出了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看了看陈道临:“打扰了贵客看风景,是我失礼了,你在这里休息吧,我干完了活儿,这就走。”

    对方毕竟是个老人家,而且别人说出这种话来,陈道临倒反而不好就此掉头走人了。

    这老头子随即提着木桶走到了湖畔,然后,费力的举起木桶。将慢慢一桶水,倾泻进了湖水之中。

    这个举动,让陈道临生出了疑惑。

    他看了这老仆两眼,忍不住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老仆转过身来,笑了笑他笑的时候,满脸的皱纹挤成一团,看上去说不出的猥琐,眼睛却紧紧的盯着陈道临的手指夹着的半根烟卷,然后他恨你明显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陈道临笑了。

    显然,对方也是个烟鬼。他想了想。又亲手取出了一根自己卷的烟卷来,和一块火石一起扔了过去。

    老仆顺手接过,然后叼进嘴里,点燃,吸烟……

    全部动作居然熟练之极。

    美美的吸了两口之后,这老头子脸上的表情,仿佛感动的险些就要落泪了的样子,长长吐了口气,由衷的感慨着:“就是这个感觉……哎。老头子不知烟味,可是已经有些年头啦。”

    说着,他又深深吸了一口,然后转头去看了看身后和四周。一脸做贼心虚的表情。

    陈道临反而笑了,他摆摆手道:“你放心抽吧,不会有人骂你的,若是有人说你。就就告诉他们是我让你吸的。哼……”

    说到这里,陈道临闷哼一声:“现在在这李斯特家里,我说的话。他们应该都是要给些面子的。”

    “哈哈,那可多谢你了。”老头子哈哈一笑,然后干脆就坐了下来,就坐在草地上,脱下了鞋子,一边吸烟,一边轻轻的揉捏自己的脚板。

    “我看你方才把一桶水倒进这湖里,这是做的什么活儿?”陈道临笑道。

    “呃……”老头子沉吟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是做活儿,倒也没说错,算是做活儿吧。我每天都提水三十桶,走足五千步。今儿才做了一小半……不过可惜啊。”

    “可惜?可惜什么?”

    “可惜,我做这事情,原本是为了强身健体,可今儿吸了你这一根烟卷,却是坏了我的今rì的锻炼。这一根烟下去,之前的二十桶水,可就全白费了。”老头子摇头,低头看着自己手指间的烟卷,苦笑道:“我知道这东西对自己身体有害无益,可总是受不住诱惑啊。天天提水,便是为了身体能强健些,能多活些年头,可这烟么……嘿嘿,只怕却只会叫人短命。”

    陈道临听到这里,忽然听出了几分不寻常的味道来,他脸sè微微一变,盯着这老头:“你……提水,是为了强身健体?你……是什么人?”

    “我?”老头子嘿嘿干笑两声:“我自然是李斯特家的人,我好好的在这里提水奔走,倒是你跑来这湖边打扰了我干活儿,这会儿却反而质问我老头子。现在的年轻人,都好大的火气,也不太懂得礼数啦。”

    说到这里,陈道临就算是再傻,也自然明白了这人绝不是什么家中的仆从,腾的跳了起来,紧紧盯着这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么……”老头子闷闷吸了口烟,在陈道临已经露出不耐烦的表情的时候,才终于长叹了口气,将烟头掐灭,闷闷不乐道:“说起来呢,你倒是应该叫我一声伯父,而将来,更是要叫我一声父亲大人才对!哼……达令魔法师,本来我打算一见到你,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断你的一双狗腿,不过现在嘛……看在你这根烟的份儿上,就算啦。”

    陈道临终于明白过来了,他猛的惊呼一声,然后愤怒的瞪着这个老头,恶狠狠的喝道:“啊!!你!你!!你就是李斯特家族的族长?!洛黛尔的老爹?!就是你干出把自己的女儿绑起来嫁人这种事情的?!”

    老头子面对陈道临的怒气,毫不客气的和他对瞪着,也同样恶狠狠的喝道:“老头子我就是!你呢?你就是那个叫达令陈的魔法师?就是你把我女儿的肚子弄大的?!”

    ……

    “我就是!!”陈道临厉声喝道,可随即忽然发觉不对,愤怒道:“呸呸呸!什么肚子弄大……老头子,你可别说瞎话!!我就是达令陈!我可没弄大你女儿的肚子!!你女儿怀没怀孕,难道你还没查清楚么!!这种事情……洛黛尔那个小妞往老子身上栽也就算了!小的不懂事,难道老的也要来栽赃嘛!”

    “啊哈!!”老头子理直气壮,居然也跳了起来,和陈道临对骂:“小东西!当初跑来我家里晚宴上搅合了我的大事是你吧!!又伙同我那个女儿当什么挡箭牌也是你吧!最后拐了我女儿离家出走更是你吧!!你坏了我那么多事情,现在我女儿闹出这种损招来,不找你找谁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