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达令的愤怒】(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进宫,自然不可能走皇宫正门的广场。沿着皇城旁的水渠,大约距离皇城广场往西行了有一顿饭的功夫,才从皇宫的侧门进入。

    门禁十分严格,即便是陈道临是奉皇帝陛下的命令觐见,进入皇宫的时候,也经过了严格的盘查,马车上下内外都仔细检查过了,严防夹带。至于陈道临本人,因为他穿着魔法师长袍,御林军护卫倒是不曾搜身,只是御林军的领队军官,盯着陈道临看了好一会儿,目光很是紧张。

    过了城防之后,宫廷使者生怕陈道临心中不快,才低声宽慰了两句:“达令先生可不要介意,毕竟前日陛下刚遇袭,这事情还不曾过去,御林军的这些日子压力很大,所以不免会有些过分紧张。”

    陈道临倒是并不介意,点了点头,就道:“可以理解,陛下是帝国至尊,居然在帝都当街遭遇刺杀,御林军职责所在,这些日子想必日子不太好过。”

    这宫廷使者点点头,却又道:“陛下仁慈,也不曾责罚御林军,只是御林军上下却视为耻辱,这些日子,听说大家伙儿的日子都不太好过。”

    顿了顿,这宫廷使者似乎有些迟疑,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道:“达令先生。我倒是有个建议,一会儿见了陛下,陛下必然会对您提起前日的事情,您言语之中可千万仔细谨慎些。切莫要提及御林军的事情。”

    “哦?”陈道临一愣,奇怪道:“我为什么要提御林军?”

    “红羽骑负责护卫陛下安危,可前些日子陛下当街遇刺,几乎险些就让贼人杀到陛下身前!陛下出行。他们沿途护卫太过松懈,无论如何,让陛下置身险地,便是他们的失职……哎,只是这些话,您却万万不可提及。”

    陈道临失笑道:“放心,我可没那么多嘴。”

    “您倒是好心。”宫廷使者似乎神色有些古怪:“那天的事情,红羽骑其实算是承了您一个大人情呢。若不是您当时出手挡住了刺客,恐怕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陈道临笑了笑。并不说话。

    其实他自己事后回想当时的场景。那位帅哥皇帝一直神色镇定自若——虽然也可以理解为是身为帝国皇帝的养气功夫了得。可再往深想一步,堂堂的帝国至尊,身边岂能没有什么王牌高手护卫?别的不说。宫廷里的宫廷魔法师,宫廷武士。就是那种现实世界之中传说的“大内高手”一般的存在,肯定不在少数!

    当时那个刺客长枪汉子虽然凶猛,可就算真让他杀到皇帝跟前,这帝国皇帝百分之百肯定还有保命的王牌后招!怎么可能真的把小命寄托在自己这种低微的小魔法师身上?

    要说自己救了皇帝一命,那实在是开玩笑了。

    一定要说自己的功劳,无非就是自己当时做出了最合适的反应,出手抵抗了一下刺客,这种举动最大的意义,其实也就是等同于对皇帝表了忠心而已。

    所以,陈道临的头脑很清楚,他可绝对不会傻乎乎的把自己真的当成皇帝的救命恩人。

    ……

    因为行刺的事件,皇宫之中的守备明显十分严密。

    陈道临乘坐的马车进入皇城之后,一路上又遇到了三个检查的关卡,沿途也看见了御林军的巡逻军兵,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马车来到了皇城之中,陈道临便下了马车随着宫廷使者步行,身后还有一队御林军跟随监视着。

    那宫廷使者回到了皇宫之中,明显气场就变得有些矜持骄傲起来,对陈道临说话的语气态度,忍不住就流露出了几分高高在上的味道,沿途对陈道临又叮嘱了一遍宫廷的礼仪规矩。

    陈道临这等白身之人进宫觐见,自然是没有资格直接见到皇帝,那是核心心腹的臣子才有的待遇。他这种外人,只是先被带到了皇宫里的一个侧厅里,有宫廷仆从奉上了茶水。那个宫廷使者随后就离开了。

    等待的期间,还有两名宫廷武士带着一个中年人来到了这里,见了陈道临一面。

    这三人进了侧厅,也不和陈道临说话,只是站在门口静静的打量了陈道临一会儿,就在陈道临站起来准备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那三人却并不理会他,而是转身就走了出去。

    陈道临耳朵听力敏锐,就正好听见了三人的对话。一个宫廷武士低声道:“如何?”

    而一个沙哑的声音则回答:“低阶法师,没有什么危险。”

    陈道临这才心中猛然反应过来……那个跟着两个宫廷武士来看自己的,多半就是传说之中的宫廷魔法师了!

    想想也对,一个外人魔法师要见皇帝,宫廷里自然要做些评估和准备,否则的话,魔法师都是有杀伤能力的,万一御前刺驾,岂不是泼天大祸?

    这宫廷魔法师来看看自己,看出自己的实力深浅,确定自己只是一个低阶法师,便可以从容应对了。

    陈道临在这侧厅里坐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面前的茶水喝了续,续了喝,一杯茶几乎快喝成白开水了。

    最倒霉的是,他喝了太多的水,却有些尿急,只是却被告诫过不许胡乱走动,只能硬着头皮强忍。

    就在陈道临憋尿憋得甚是痛苦的时候,终于,皇帝的召唤到来了。

    一个年轻的宫廷使者缓缓走了进来,看了看陈道临,面露微笑。道:“达令法师阁下,陛下请您过去。”

    陈道临终于松了口气,然后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

    那宫廷使者看陈道临步伐奇怪,忍不住笑了笑:“阁下。这是身体有什么不适么?”

    陈道临苦笑道:“等了半天,喝了太多茶水……”

    宫廷里的侍者果然都是心思灵巧眉眼通挑之人,立刻就会意,笑了笑。道:“陛下国事繁重,方才一直在忙着,倒是叫你久等了。我这就带您先去更衣方便一下吧,也免得在陛下面前失仪。”

    陈道临松了口气,立刻笑道:“那可多谢了。”

    这宫廷侍者领着陈道临出了侧厅,就指引他来到了一处,道:“往前拐弯就有个厕所了……”

    陈道临正要过去,忽然就听见了远处传来了一阵喧哗的声音,抬头看去。却看见一大群宫廷侍者和护卫。簇拥着一个身材修长的华衣之人从远处走来。

    那走在正中的之人。一位迟暮帅哥,凤仪翩翩,却真是那位帅哥皇帝。

    皇帝陛下忽然过来。陈道临身边的宫廷侍者立刻猛的拉了他一下,两人赶紧站到路边。宫廷侍者已经赶紧深深的弯腰下去。

    陈道临记得之前交代过的礼仪规矩,也低头抚胸。

    帅哥皇帝原本行色匆匆,那张英俊秀气的脸庞上,带着一丝淡淡的愁闷,老远走来,忽然一眼看见了站在路边的陈道临,皇帝的眼神一动,就停下脚步,往这里看了一眼,随后转身就径自朝着陈道临走了过来。

    “你来了,小达令。”

    这位帅哥皇帝倒是非常有亲和力的样子,语气很随意,来到陈道临的面前,看了看他,笑道:“我方才忙着别的事情,倒险些把你给忘了。”

    陈道临笑了笑,小心翼翼道:“陛下日理万机,那个……”

    “客套话不用说了。”帅哥皇帝一摆手,看了看天色,皱眉道:“时间不早了,既然你来了,也好……陪我一起吃饭吧。”

    “呃?”

    陈道临一呆。

    吃饭?

    皇帝就是皇帝,就算再平易近人,但毕竟是发号施令惯了,说完之后,就转身继续走开,倒是身边的那个宫廷侍者,赶紧一拉有些发怔的陈道临,示意他赶紧跟上去。

    陈道临无奈,恋恋不舍的望了望远处那厕所的方向,只好硬着头皮,夹着双腿追上了皇帝的队伍。

    一路上,皇帝倒也没和他说什么话,只是随着这一堆人,穿过一条走廊,走过一个大厅,最后来到了一座花园之中。

    陈道临心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御花园了吧。

    这御花园的景色实在非常一般……至少这花园之中并没有什么美丽的奇花异草,却是种植了满园的荆棘花。

    荆棘花是罗兰帝国的国花,也是皇室的象征图腾。

    可是从这荆棘花本身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具有观赏价值的花卉。这种植物属于低矮的灌木类,枝叶细小,尤其是枝干上布满了细微的荆棘,看上去倒是反而有些狰狞的样子,即便是开花的花苞,也是细小而不起眼。

    可偏偏罗兰帝国皇室,将这种花引为皇族图腾,以表示纪念先祖开国征途荆棘不易,而且后人为了表示不忘本,即便是皇宫的花园之中,也都不种植别的植物,而是专门种植荆棘花。

    在陈道临看来,将这种可以用来当做铁丝网使用的植物,种植在花园里,实在是一件大煞风景的事情。

    可这种话,自己肚子里想想就好,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吐槽出来。

    而让陈道临没想到的是,皇帝所谓的“用餐”,居然就是在这花园之中!

    花园之中早有侍者布置好了一套桌椅,铺了雪白的桌布,就在那碧绿的草坪之上。

    护卫御林军已经远远的散开,将花园的周围出入口严密的把守住,侍者们也都立刻忙碌了起来,不多片刻,就有人端着餐盘将食物食器奉上。

    皇帝已经自己坐了下来,看了陈道临一眼,叫人给达令搬了张椅子来坐在了他的对面。

    不少宫廷侍者看向陈道临的眼神,不免就生出了几分古怪和惊奇。

    没想到皇帝陛下居然会邀请这么一个家伙一起用餐?这种待遇,可是很多帝国的权贵大臣都享受不到的啊……

    尤其是那个今天负责去李斯特家中接陈道临进宫的那个侍者。心中不免就有些忐忑起来,暗暗思索,自己之前的言行举止,没有得罪这位魔法师先生吧……

    等陈道临坐下之后。帅哥皇帝看出了陈道临的神色有些别扭,就笑了笑:“怎么?不自在么?”

    陈道临虽然心中也有些紧张,毕竟面前的这位可是罗兰帝国的一国之尊。可他再怎么说也是现实世界之人,现实世界早就没有皇帝这种存在了。陈道临这种现代人,心中也没有多少对封建皇权的敬畏,更没有什么森严的等级概念,所以虽然紧张,但依然还能保持几分从容,听了皇帝的话,就苦笑道:“您可是帝国皇帝,坐在您身边用餐,谁能不紧张?”

    帅哥皇帝闻言。不由得笑了笑。然后一摆手。对身边的侍者们淡淡道:“都退下去吧。”

    他是皇帝,一言令下,顿时人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陈道临敏锐的注意到。就在侍者们退下的同时,他明显感觉到暗中至少有两三道精神力的触角伸展了过来。在自己的身上来回探索了两三遍!

    很显然,暗中是有宫廷魔法师在用魔力探测自己。

    不过这种探测也就是一触即回,确定了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魔法波动,也没有什么忽然暴起的可能性,就撤了回去。

    “现在自在些了么?”皇帝微微一笑,看着陈道临。

    陈道临虽然憋尿憋得很辛苦,但是他再怎么不在乎皇权,也总不好意思对人家皇帝说出口来,只好硬着头皮道:“还,还行。”

    “嗯,你这小家伙,倒也还有点意思。”帅哥皇帝哈哈一笑:“帝都那几大家子的年轻人,有几个也陪我吃过饭,可没一个坐在我身边的时候,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那……是因为您是皇帝,皇家的威严……”陈道临说着恭维话。

    “狗屁皇家威严。”帅哥皇帝忽然爆了就粗口,让陈道临呆住了!

    随即就听这位皇帝淡淡笑道:“不过都是装腔作势罢了,当着我的面,做出一副敬畏十足的样子,不过是讨好卖乖而已。他们大概以为,身为帝王,就喜欢看见下面的人畏惧唯唯诺诺的样子吧。”

    说着,他笑着,眯着那双细长的眼睛,看着陈道临:“小达令,话说回来,你这么大胆的人,这么有趣的家伙……好像不是罗兰帝国人吧?”

    陈道临一惊:“陛下已经知道了?”

    皇帝笑了,他哈哈笑了几声,笑的很愉快的样子,然后摇头,叹了口气:“懵懂的小子,你以为随随便便谁都可以进入皇宫来得到我的接见么?就算我由着我的性子来,但是下面的人,都是如临大敌,尤其是近几天风声如此紧张,我忽然要见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下面的人不敢违逆我的意思,但是私下背地里,却已经做足了功课的。你的来历,你在来帝都之前去过哪儿,做过什么事情,和什么人有关系,基本上能查到的都给翻了出来……”

    陈道临面色有些古怪。

    皇帝似乎很享受陈道临的这种吃惊的表情,缓缓道:“你的名字叫达令陈,自称是来自于海外之国……虽然我手下的人查了许久,也不曾找到过任何关于海外还有什么国度的证据或者文献。不过有趣的是,你也的确不是我罗兰帝国的人,因为他们都查不到你在罗兰帝国的任何的出生和生长的履历证明。仿佛你就是这半年的时间,忽然就从天而降,出现在了罗兰。

    原本么,以你这种来历不明的人,他们是绝不肯让我轻易这么见你的。不过,却偏偏有人为你的身份做了背书。你从冰封森林而来,却是和我的那位郁金香家的小姑姑一路同行,有了这位女公爵的背书,你的身份便不再是问题啦。纵然旁人有可能害我,可郁金香家却是绝不会的。”

    陈道临听到这里,忍不住嘴角一扯。

    “你从冰封森林出来,和郁金香家的车队分手,就去了李斯特家。然后拐了洛黛尔那个小妞私奔,搅乱了李斯特家的好事,之后又跑去了东海,闹出了不少乱子。听说你们在海上还灭了一股盘踞多年的海盗,你还救了洛黛尔那个小妞的命,那个小妞儿事后不惜向家族服软,调集了家族的船队出海搜救你。然后你们又在纽霍芬行省的弗里茨总督府上住了段日子……嗯,后来你还成了卢修斯那个孩子的魔法老师。我说的没什么错吧?”

    陈道临心中暗暗一凛!

    他苦笑道:“很详细了……陛下,难道你身边有什么锦衣卫么?”

    “锦衣卫?”皇帝一愣:“哈!这个名字倒是有趣,我的皇家密探,被你叫做锦衣卫?这个名字倒也不错。嗯……回去我便叫他们改了这个名字吧。”

    陈道临额头冒出冷汗来……

    一半是吓的!我的老天,不会因为我一句话,这罗兰帝国就此多出个叫锦衣卫的组织吧!

    而另外一半冷汗么……呃……是被尿憋的。

    皇帝随意说笑了两句,然后收起了笑容,静静的看了陈道临两眼。才缓缓道:“原本么。前日的事情。你有功,我便应该封赏你的,不过眼下却忽然有个事情。叫我生出了个主意来。”

    说到这里,皇帝缓缓道:“小达令。你可愿意为我做件事情?”

    皇帝忽然这么一句话,让陈道临听了,不由得一呆。

    若是换做一般的臣子,此刻应该上演的戏码,就应该是:立刻起身离席,然后单膝跪下大表忠心:愿为陛下肝脑涂地巴拉巴拉……

    可陈道临却毕竟不是罗兰帝国人……他自己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这位皇帝的臣子啊。

    开什么玩笑!哥可是天朝的公民啊!小时候戴过红领巾的少先队员啊!怎么可能向你这种万恶的旧社会的封建王朝皇帝卑躬屈膝呢!哼哼哼!

    所以陈道临咂巴了咂巴嘴巴,眼珠转了转,看着皇帝,然后问出了一句话:

    “办什么事情?有危险么?困难么?要很长时间么?还有……有好处拿么?”

    ……皇帝愣住了!

    身为帝国皇帝,一言既出,金口玉言,凡是他交待的事情,得到的正常反应就应该是对方屁颠屁颠的跪下谢陛下信任谢陛下赏识了。

    这家伙居然第一反应,是和自己谈条件?!

    皇帝皱了皱眉,幽幽道:“怎么?为我做事情,你不愿意么?”

    “也不是不愿意。”陈道临想了想,几乎是本能的脱口而出道:“这年头……没好处的事情谁干啊。”

    说完这句,陈道临猛然反应过来,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可不是什么公司领导,也不是什么学校上级……

    而是皇帝啊!

    是可以决定人生死,杀伐决断的一国之君啊!

    他的神色有些窘迫,赶紧改口道:“那个……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呃,就是想问清楚些,我怕自己,嗯,那个担当不起陛下的重托……”

    帅哥皇帝张了张嘴,随即他倒也没生气,摇头笑了笑:“小姑姑说的不错,你这家伙,实在是个有趣的小混蛋。”

    皇帝似乎正要说什么,忽然抬头看了看远处,笑道:“好了,先吃饭,这事情一会儿我再问你。”

    远处,一个宫廷侍者缓缓地走了过来,手里捧了个食盘,摆了一只金色的酒壶,还有两只金杯。

    “我平日不怎么饮酒,今天倒是有些兴致,你陪我喝一杯。”皇帝淡淡道,语气也是不容拒绝。

    陈道临也不说话,点了点头,就看着那宫廷侍者缓缓走到近处……

    忽然之间,陈道临猛然心中一动,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可具体哪里不对劲,却说不出来。他的精神感应力并没有发觉任何异常状态——陈道临已经有了一个习惯,一旦他心中感觉到有什么不对,自然而然的,下意识的就会将精神力触角伸展出去。

    可此刻精神力搜索过去,却毫无任何异常……

    陈道临皱眉,盯着那个侍者看了两眼,忽然就找到了异常所在!

    这人……走路的姿势!

    这家伙走路的时候,两条腿紧紧夹着。迈着小碎步……

    就好像……

    呃……就好像……

    就好像达令哥自己方才憋着尿一路走来时候的英姿,一般无二啊!

    这可奇怪了!这宫廷里的侍者,难道来给皇帝送酒之前,连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了么?再说了。皇帝身边那么多侍者,就偏偏要一个憋着尿的家伙来送酒么?

    有了这分疑问,陈道临立刻心就提了起来。

    眼看那个宫廷侍者,相貌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只是似乎一步步走来,眼神却有些涣散空洞,似乎双眼之间,并不聚光?

    眼看这侍者已经越来越近,几乎就要走到距离自己不足五米的地方了……

    陈道临心中的那股警兆猛然强烈起来!

    这种感应警觉,已经很多次的救了他的命,此刻骤然心中警钟响起,陈道临几乎是清晰无比的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威胁。就来自于这送酒的侍者身上!!

    甚至来不及思索。陈道临就做出了最最本能的反应!

    他猛的跳了起来。飞快的掀起了自己桌上的盘子就朝着那侍者狠狠的扔了过去!

    啪的一声,盘子直接砸到了那个侍者的脸上,那侍者却仿佛僵尸一般。即不叫也不嚷,甚至就连脸色都不曾有丝毫的变化!

    原本皇帝看着陈道临忽然暴起。神色也是一惊,看着陈道临对侍者扔出盘子,皇帝正要喝问什么,但是眼看侍者的反应……

    这皇帝也是个极聪明之人,反应也是一等一的,一看这异常的表现,顿时就闭上了嘴巴。

    陈道临已经飞快的掀起了桌子,然后一把抓住了皇帝的衣袖,掉头就跑!

    迈步的时候,他还没忘记飞快的甩出了一道两指宽的纸符!

    这也是他自己制作的一道法术灵符,上面加持的是一个土行术的法术!

    灵符扔了出去,顿时就爆成一团淡淡的黄色气雾,瞬间就在两人的身后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黄色光幕,就如同一道半透明的土墙。

    而几乎就在同时,那个端着盘子的宫廷侍者,忽然脸色猛然扭曲起来!他将手里的盘子一丢,张开双臂,猛的往前跑了几步!

    肉眼可见的,他的脸上身上,忽然就如同气球一般飞速膨胀起来!

    然后,砰的一声闷响!

    这人整个身子忽然爆了开来!血肉血水到处飞溅!

    叫人惊心的是,他的血水溅洒在了餐桌上,顿时就听见嗤嗤几声,雪白的桌布顿时就化成了一团黑气,被腐蚀的干干净净!

    就连那木质的桌子,也一接触这血水,顿时就爆裂了开来!

    就听见砰砰的一连串如爆竹般的声音,身后那木桌已经整个儿化作了无数木屑纷飞!

    飞屑就射在了陈道临身后的那道黄色的幕墙之上,居然发出了如同强弩打在盾牌上的那种“夺夺”的声音!听来叫人心中不由得一紧!!

    而就在周围,有几片木屑飞了出去,将一株碗口粗细的荆棘花的树干,直接削成了两截!!

    陈道临已经拉着皇帝两人,直接匍匐扑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花园周围的御林军护卫已经闻声冲了过来,抽出了刀剑和盾牌,一窝蜂的涌上来,顿时就有人将陈道临和皇帝围在了中间,以身躯和盾牌组成的人墙!

    皇帝已经飞快的爬了起来,脸色十分难看,狠狠的瞪了一眼身后不远处……那张餐桌和椅子,早已经爆成的满地的渣滓!

    可想而知,那个自爆的宫廷侍者,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办法,他的血肉居然有如此强烈的腐蚀性!!

    如果自己方才没有躲避的话,以肉身之躯暴露在那之下……

    帅哥皇帝的脸色变了变,转身看了一眼神色更加难看的陈道临。

    深深吸了口气,皇帝咬了咬牙:“小达令……没想到短短两天,我就又遭到刺杀,居然又恰好让你遇到了。嗯……这次,你算是真的救了我一次!”

    皇帝说的话十分诚恳,但是陈道临听了,却似乎有些神游天外,魂不守舍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也似乎又像哭又像笑……

    “小达令,你怎么了?”

    陈道临坐在地上,欲哭无泪,就是迟迟不肯爬起来。

    怎么了?

    问我怎么了??

    妈的!!老子尿裤子上了!!!!!

    不是吓的啊!就是憋得太久了,刚才忽然一个剧烈运动,没憋住啊!!

    妈的!!这下人可丢大了!!!说出去的话,说老子和皇帝吃饭遇到刺杀,直接吓尿了裤子……那老子还用做人吗!!!!

    我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