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传奇时代的遗老】(二合一章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皇帝眼看陈道临只坐在那儿不动,迟迟不起,先是有些疑惑,可随后无意中低头,目光从陈道临身上扫过,却发现他的袍子下湿了一小片,虽然这魔法师袍子是深灰色的,潮湿的痕迹并不显眼,不过皇帝只是略微一怔,加上陈道临的表情实在太过特别,所以皇帝猛然醒悟了过来。

    这位帅哥皇帝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十分精彩起来,他咳嗽了一声,看了看周围那些举着盾牌护卫的御林军,低声喝道:“都散开了!”

    “陛下!”

    一个御林军统领大惊,赶紧道:“陛下,还请您速速跟我们离开花园,我担心……”

    皇帝冷笑一声:“这种刺杀,一击不中,便即远遁。这可是我的皇宫,难道刺客还会像在街头那样的正面冲杀过来么?好了,不会有事的,所有人先退下去!”

    顿了顿,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冷冷道:“传我令,所有人退出花园五十步,没有我的命令,敢擅闯着,杀!敢窥探者,杀!”

    他是皇帝,用如此果决的语气发出命令,那个御林军统领不敢再说什么,只能领命下去了。

    很快,护卫就全部退了出去,这偌大的花园里,就剩下了面前的一堆爆裂废墟的桌椅,还有陈道临和皇帝两人。

    等众人都走光了,陈道临坐在那儿,神色讪讪的。只是抬头看着皇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皇帝的语气居然十分温和,轻轻笑道:“生死关头,多少人都会吓尿裤子的。我年轻的时候在军队之中历练,不少新兵初上战场。尿湿裤子,吓的哭爹喊娘,都是常有的事情,这是人之常情。你不用太羞愧自责。”

    “我……”陈道临忽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瞪眼大叫道:“我羞愧自责个鬼啊!我可不是吓尿的……”

    他狠狠咬牙道:“陛下,我是之前喝多了水,又因为在您的而面前,碍于礼仪不敢说自己尿急,一直忍到刚才,然后……忽然一蹦一跳一跑,就没忍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皇帝听了,略微一怔。就笑了起来。居然走过去。伸手将陈道临拉了起来。

    “妈的,这下丢人丢大了,这事情若让人知道。我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陈道临闷闷不乐。

    皇帝想了想,道:“无妨。你救了我一次,这点小事情我还是可以为你做的。”

    “呃……那就麻烦陛下让人松套干净的袍子来我换上……”

    “蠢!”皇帝微微一笑:“你若是在这里换衣服,那些仆人岂会不知道?”

    顿了顿,皇帝忽然转身,一指不远处这花园里的一个小小的人工湖,笑道:“喏!”

    陈道临看了一眼,不由得愣住了,他瞬间明白了皇帝的意思:“……您的意思,不会是让我……”

    “就是这个意思。”皇帝居然点点头,笑道:“你跳下去,全身都湿了,别人就看不出你尿了裤子啦,还有什么比这更轻松的法子。”

    “可……我好好的跳什么湖啊?”

    “这个就随便别人怎么说了。”皇帝的语气很不以为然:“你跳进湖里,别人最多说你行事古怪,反正你是魔法师,早就被贴上行事古怪的标签了。你是愿意被人背后议论你行事古怪,还是愿意被人嘲笑你尿裤子?”

    陈道临听了,二话不说,爬起来就一路狂奔到那人工湖前,噗通一声就跳了进去!

    皇帝走到了湖边,就看着站在水里的陈道临,然后缓缓坐了下来,就坐在了草坪之上。

    此刻皇帝脸上的笑容终于隐去,眼睛里渐渐流露出一丝怒意来。

    哪怕他看上去再如何平易近人,也毕竟是这个帝国的主宰!三番两次遭到刺杀,如今更是在自己的皇宫之中遭到暗杀,可想而知,这位皇帝已经是竭力的压抑心中的怒火了!

    陈道临也感受到了皇帝的情绪,他心中也渐渐有些紧张起来,抬头看了看岸上的皇帝,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敢开口——这等皇家的隐秘之事,自己无意之中撞到了,其实未必是什么好事,还是最好不要多嘴的好。

    可陈道临保持沉默,皇帝却不会轻易放过他。

    皇帝忽然看着陈道临开口道:“小达令。”

    “……呃?”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皇帝的语气很诚恳。

    不等陈道临谦逊,皇帝已经一摆手,示意陈道临不要打断他的话,他继续道:“你是个聪明人,前日在大街上那次,虽然当时你出手挡住了刺客,但那次我还有后手,并不畏惧那刺客。所以当日的事情,我虽然对你的举动很赏识,也并不会觉得欠了你什么人情。可今天……今天不同!”

    皇帝的眼神渐渐阴沉:“我堂堂罗兰帝国的帝王,居然在自己的皇宫之中,在这戒备森严的帝苑里,都能叫人混进来刺杀……这等事情,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今天的事情,已经出乎了我的料想,方才若不是你反应快,我今天就算不死,也至少要受些伤的!”

    说到这里,他愤怒的一拍大腿,低声喝道:“想不到这些人如此本事,居然连我身边的侍从都能打通!”

    陈道临听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寒!

    因为他已经听出了皇帝这话语里的那一股毫不掩饰的杀机!

    可以想象的,今天行刺皇帝的居然是他身边的侍者,那么接下来,这位皇帝一定会对他身边的所有侍者进行一番大大的清洗!

    身为皇帝,他的安危是何等重要,那些如蝼蚁一般的侍者。只怕都难道悲惨的命运!就算其中未必还有什么刺客的同党,但是那些人恐怕也难以活命了!皇家的这种事情,又是事关皇帝本人的生命安危,自然是要抱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原则!

    更何况。只是一些在大人物们的眼中看来,微不足道的侍者仆从呢。

    陈道临心中一动,他原本是告诫自己莫要参合,可心中想起自己进宫的时候。一路随行的那个宫廷侍者对自己很是和善,而后来去接自己见皇帝的另外一个侍者,为人也不错,还主动热心的带自己去厕所……

    这些人其实都很无辜的吧。

    陈道临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皇帝的脸色,然后低声道:“陛下……我,有句话,说出来,还请您不要怪罪我。”

    “你说!”皇帝对陈道临此刻的感官正是最好的时候。听了他的话。一摆手:“想说什么尽管说!”

    “嗯……”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依我的判断。您身边的那些侍者们,应该并没有被人买通。若是您因为这件事情雷霆震怒,迁罪身边的这些人。倒是有些可惜了。”

    “哦?怎么说?”皇帝看了陈道临一眼。

    陈道临叹了口气,然后将自己今天进宫的时候。身边的侍者言语之中表露出来的对皇帝的忠诚和对刺客的痛恨的话语,讲述了一遍。

    “我虽然并不是什么审案子的高手,但我毕竟是魔法师,别人说话的时候,对方的心跳速度,血流速度,甚至是呼吸的快慢我都能感受到,我能确定,那位侍者说的话都是发自肺腑的。我当时还想,陛下您身边的这些人,倒是真心诚意的对您忠诚的。陛下您如此得身边人的人心,有如此忠仆,那是上位者的幸运。”

    顿了顿,陈道临又道:“何况,方才那场刺杀,我现在想来,也有几分诡异。”

    “哦?你发现了什么?”皇帝眯起了眼睛。

    “那个自爆的侍者。”陈道临缓缓道:“我当时看着他走近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他是宫廷侍者,应该是受过严格的礼仪的培训,一路走来的时候,步履有些僵硬,身子的姿态也有些笨拙,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平视前方,目光涣散……陛下,您应该最最有感触,凡是您身边的这些侍者,在伺候您的时候,言行举止,自然是十分谨慎,恭敬到了极处的。试问哪个宫廷侍者在给您端酒的时候,敢抬着头走路?应该是垂首低头,绝不敢看人的。而且那人行路的时候姿态僵硬,若是我没有判断错的话,这应该是一种魔法。”

    说到这里,陈道临吸了口气,面色也严肃凝重了起来,缓缓道:“……傀儡术!”

    “傀儡术是一种黑魔法,属于亡灵法术一系。”陈道临缓缓道:“被施法之人就会变成行尸走肉,就如同被牵了线的木偶傀儡,再无自己的本心意识,只听从施术者的命令行事。我看那自爆的侍者,必定是中了傀儡术!一个宫廷侍者,只是个普通人而已,遇到能施展傀儡术的魔法高手,自然是没有抵抗的能力的。而且……”

    陈道临说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动,猛然了想到了一个念头,不由得一皱眉,脸色变得十分为难,犹豫着不敢往下说了。

    “而且什么?”皇帝的脸色也很难看:“你不要有顾虑,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即便是说错了,我也不会责怪你。”

    “我……”

    陈道临垂下头去,站在水中,低声道:“我……不敢说!”

    皇帝重重哼了一声,忽然就长身而起,站了起来,在湖边来回走了几步,然后重新站住,那张英俊的脸庞上布满阴霾!

    忽然,皇帝猛然转过头来,冷冷盯着陈道临!

    这一束目光,似乎带着巨大的压迫之力,居然刺得陈道临都不敢抬头,只是深深的垂下脸去,不愿意和皇帝对视!

    “小达令,别以为你吞吞吐吐,我便不知道你话里的意思!”

    皇帝的声音冷了下来,那看似平静的嗓音,却隐隐的蕴含着几分叫人心中发寒的雷霆!

    而皇帝接下来说的话。更是让陈道临心惊肉跳!

    “傀儡术这魔法,我也并不是一窍不通。”皇帝冷笑道:“但凡傀儡术,低级些的,施法之后。操控的傀儡之人,让对方对方迷失心志的时间并不能长久!否则的话,要么被操控的傀儡就会挣脱魔法恢复意识,要么。就会死去!傀儡绝不能死,一旦死了,法术就失灵了!毕竟这是傀儡术,而不是亡灵生物。而就算是高级的傀儡术,一旦对目标施法,法术也绝不能维持太长时间,以我所知道的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高级傀儡术,也最多能维持上几个小时而已!而且……为了能让傀儡按照施法者的意思来行动。施法者所在的位置。也不能距离傀儡太过遥远。至少……”

    说到这里,皇帝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这些事情,我既然都知道。你这个魔法师自然更是清楚得很!所以你方才不敢说,你有顾虑。你害怕!是因为,你已经猜到了……这施展傀儡术的施法者,从时间判断来看,应该是就在最多两三个小时之前施的法术!还有……按照法力的距离来判断,他应该就躲藏在我的皇宫之中!”

    皇帝深深吸了口气,忽然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陈道临,他甚至直接走到湖水里!

    浅浅的湖水,已经淹没到了皇帝的脚踝,他就这么看着陈道临,目光越来越锋利!

    “你刚才其实是想暗示我……我身边的侍者未必有问题,真正要小心的,是隐藏在我皇宫之中的魔法师!对不对?”

    陈道临不说话了。

    他的确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皇宫之中的魔法师?

    那岂不是,直接将矛头指向了……

    宫廷魔法师那个群体?!

    ……

    宫廷魔法师!这是皇室手中掌控的最重要的一支力量!

    重要的程度,甚至要高过御林军!

    宫廷魔法师这支队伍,历来是皇室的王牌之一!这支魔法师的队伍,组建于罗兰帝国建国初期,由那位开国皇帝一手组建起来!

    因为在罗兰帝国,魔法师的群体历来以魔法工会马首是瞻,魔法师也都是超然于世俗之外,不怎么受帝国的管辖,对帝国的皇室也未必就有什么效忠之心。

    而开国皇帝组建一支完全效忠于皇室本身的魔法师队伍,一来是为了制约魔法工会的影响力,不能让魔法工会一家把整个国家的魔法世界垄断掉。

    二来,也是为了有这么一支魔法师队伍,历来来操控和维持皇宫白塔的那个最强的魔法阵!

    宫廷魔法师队伍,历来也是一支最神秘的力量。没人知道这支魔法师队伍是如何传承千年下来的,只知道它们自称一系,从来不和外界的其他魔法师有任何交集,也绝不受魔法工会的管辖,而是彻底的效忠着罗兰帝国的皇室,即便是世代传承,也都是内部进行,绝不与外界有任何瓜葛!

    这样一支队伍,按理说,它的忠诚度应该是有保证的。

    可现在……

    如果说这支皇室最大的依仗力量之一,宫廷魔法师队伍里,都出现了乱臣贼子,时刻威胁着皇帝的生命。

    这……这让皇帝如何接受?!

    ……

    皇帝紧紧的盯着陈道临,他似乎在沉思,在思索,在犹豫。

    终于,这位帝国至尊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然:“小达令,我相信你的判断!”

    说着,他忽然伸手探入自己的脖子下衣襟里,扯出了一根挂坠来,将上面挂着的一根细长的水晶小剑直接掰断!

    陈道临感觉到了一丝细微但是却极为强烈的魔力波动。

    皇帝掰断了这枚水晶小剑挂坠之后,神色就变得十分凝重起来!

    他盯着花园的空旷之处,眼角的肌肉隐隐的还在跳动。陈道临注意到,皇帝的嘴里,似乎还在低声的自语着什么。

    他侧耳仔细一听,却发现这位皇帝居然是在数数。

    “一,二,三,四……”

    就在皇帝刚数到了七的时候,忽然之间,就在两人的面前湖畔岸上。空气之中有一阵波动扭曲,随即一个人影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面前!

    一袭魔法师长袍,可颜色并不不是世俗魔法师的那种灰色黑色或者白色,而是鲜艳醒目的大红色。

    这样的装束。正明明白白的表明了对方的身份:这是一位宫廷魔法师!

    最重要的是,这位魔法师戴着高高尖尖的帽子,红色的法师袍上,边边角角都绣着细细的卷云金边花纹。显然在宫廷魔法师之中,他的地位也是绝不一般的。

    这个宫廷魔法师的出现,陈道临明显的感觉到皇帝原本长长的出了口气,原本紧张忐忑的情绪,也稍微轻松了些。

    “陛下!”

    这位宫廷魔法师垂头行礼,嗓音很苍老沙哑,抬起头来的时候,陈道临看清了这人的相貌倒是很端正,只是须发已经雪白一片。就连一对眉毛都是白的。也不知道已经多少岁了。

    “克拉克法师。”皇帝看着面前的人。他的语气听上去仿佛很轻松,但是其中的凛然的味道,却是掩饰不去的:“幸好你出现了。若是我召唤你不来的话,我会十分失望的。”

    这个叫克拉克的宫廷魔法师扬起嘴角。仿佛淡淡的笑了笑:“陛下……如果我不出现的话,恐怕现在您已经下令派御林军和法师去捉拿我了吧。”

    皇帝笑了笑:“请你明白,我并不是怀疑你的忠诚,只是……如果连你都背叛我的话,我只是无法承受那样的伤痛和损失。”

    克拉克的神色不喜不怒,点了点头,缓缓道:“陛下不用多说,我已经这把年纪了,见惯了这宫廷里的是是非非,早不会对这些事情介怀了。陛下能在这个时候想着召见我,就足以证明您对我的信任了。”

    说到这里,这个克拉克魔法师退后两步,郑重的对皇帝低头行了一个大礼。

    他苍老的语气带着深深的自责:“今天的事情,我方才才知道,皇宫里的行刺,如此胆大包天的恶行,叫我震惊。而让陛下遭受如此惊吓,是我的失职了!我已经决定从今天开始,将白塔的维持事情暂时交给旁人。从今天开始,一直到抓住那些乱贼之前,我就留在陛下身边,跟随您护卫吧。”

    皇帝听了,点点头:“克拉克法师,我非常感谢你的忠诚,你已经为我奥古斯丁家族奉献了一生,如今还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白塔的维护上,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我也实在不想劳烦您,只是……”

    顿了顿,皇帝转身一指陈道临,道:“我的这位小客人方才和我一起经历了这场刺杀,如您所见,他是一位魔法师,所以他告诉我,方才的刺杀,是有人用了傀儡术,控制了我的身边侍从……”

    不等皇帝说完,这个克拉克魔法师,立刻就会意明白了。

    这等宫廷之中的顶尖魔法高手,一听到“傀儡术”这名字,心中略微一转,就明白了皇帝话里的意思。

    克拉克的脸色也是有些阴沉:“傀儡术?!哼!”

    他的眼神里也流露出了一丝凛然和凝重:“这样的话……这事情果然是要郑重对待了!”

    他看了陈道临一眼,然后又看了看皇帝:“陛下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宫廷法师的队伍里,我会仔细的排查一番。如果这问题真的是出现在了宫廷法师的队伍里……”

    说到最后,这老头子的语气里毫不客气的流露出一丝森然的杀气!

    “我也不希望事情真的发展到这一步,希望是我们多心了吧。”皇帝叹气。

    “陛下,我倒没这么乐观。”克拉克虽然自己就是宫廷魔法师,可此刻却毫不为自己开脱,他冷冷道:“宫廷之中戒备森严,人员流入也是极为严格!凡是宫廷之中的侍者仆从,哪怕是个杂役,都是经过了身份背景的严格调查才能进宫的!即便是御林军,也都是挑选的背景清白对帝国忠诚的良家子弟!若是说这些人里,有什么暗中会魔法的人混进来,是可能性极小的!而且,只要查查最近几个月新进宫的人,彻底的排查一遍就能查清楚了。如果乱贼不在这些人之中……恐怕……”

    说到最后,他忽然缓缓的跪了下去,低声道:“那就是我的失责了!陛下您和几代皇帝都如此信任我,将宫廷魔法师交给我来统管,若是真的是宫廷法师之中出了乱贼,那么我真的是难咎其责!”

    皇帝一摆手:“事情还没有清楚,现在就先不用讨论谁的责任的问题了。”

    他清了清嗓子,缓缓道:“克拉克法师,你帮我做几件事情,第一,我身边的这些侍者,一一排查一遍,查清他们这两天都和什么人接触过,凡是这两天出过宫的,要重点的关注。事情不要弄大,暗中进行就好。第二……法师的队伍,你用什么法子去做,我就不插手了,我只要一个结果就好。”

    克拉克站了起来,点了点头,缓缓笑道:“陛下如此信任我,那么我自然不敢懈怠,我这把老骨头,也总要再动上一动了。”

    说着,他轻轻一笑,退后一步,然后一挥袖子,就此消失在原地。

    等这个克拉克消失之后,陈道临忍不住看了皇帝一眼,可才瞧过去,就发现皇帝也在看自己。

    两人一对视,陈道临不免有些讪讪的。

    “怎么了,小达令,你觉得我的做法不妥当么?”皇帝轻轻一笑。

    “呃……”陈道临依然不敢开口。

    “我明白你的意思,既然我们怀疑到了宫廷魔法师的队伍,为什么我还敢这么信任这个宫廷魔法师的头子?”皇帝摇头,道:“别的人或许信不过,但是这位克拉克法师,我却是可以绝对信任的!宫廷魔法师一直都是他掌管,他也贴身护卫过两代皇帝。若是他有心害我的话……我早就死掉了,也不用等今天啦。”

    “这位,克拉克法师……应该是一位实力强大的顶尖强者吧。”陈道临忍不住叹了口气。

    方才他几乎无法感应到这个克拉克魔法师身上的任何魔力波动!即便是对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可自己肉眼能看到对方,可是精神力却偏偏的就探测不到任何东西!就仿佛前方是一片空洞一样!

    这等魔法修为,让陈道临心中震惊!

    “克拉克?”皇帝意味深藏的笑了笑,然后说出了一句让陈道临震撼不已的话!

    “他……当年可是和初代郁金香公爵大人公事过的!”

    我……我了个去!!

    初代郁金香公爵时代活到现在的老人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