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你愿意么?】(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还在发呆的时候,皇帝却已经缓缓走出了水中,站在草坪上回头看了陈道临一眼,居然笑了笑:“小达令,你泡够了没有?”

    “……泡够了。”

    “泡够了,就上来吧。”皇帝对他招了招手,笑道:“方才的午餐被打搅了,说了这么会儿话,我忽然又有些饿了。”

    ……

    让陈道临意料之外的是,皇帝的命令,居然依然还要在这花园里用餐!!

    方才刚刚在这里发生了一场虽然短暂但是却惊心动魄的刺杀,可皇帝一声令下,立刻就有成群的仆从鱼贯而入,片刻之间就将地面上的废墟以及尸体全部清理干净,就连草地上的血迹也都冲洗得一丝不剩!

    桌椅重新摆了出来,漂亮的纯金的餐具,晶莹剔透的水晶酒杯……

    看着仆从们有条不紊的忙碌完毕,面前已经重新布置出好了午餐的一切。

    皇帝指着桌子,笑道:“坐下吧,我们可以继续方才的谈话……我是说,刺杀之前的话题。”

    陈道临有些心不在焉,他茫然的坐了下来,又看着皇帝坐在了自己的对面。他低头瞧了瞧面前的餐具,看着已经被斟满的酒杯……

    然后他抬起头来,目光古怪的瞧着这位皇帝。

    “怎么了?”皇帝仿佛笑得很愉快,语气充满了好笑的样子:“你知道么?之前你的表情都很正常,倒是你现在的表情。看上去却反而有点像是尿急的样子。”

    对于这句笑话,陈道临只是勉强扯了扯嘴角。

    “想说什么就说。”皇帝居然拿起面前的杯子,浅浅的抿了一口,然后放下酒杯看着陈道临的眼睛:“你刚才可是救了我一命。所以你现在在我面前有说话的特权,明白么?小达令。”

    “我……我不明白。”陈道临摇头,看着面前的桌子,餐具。美酒,他看着这一切:“我实在不明白,陛下您,还有心情用餐,嗯,我的意思是,在这里!在这个地方。”

    “在这里怎么了?”

    皇帝的目光闪动,就在这一刻,他身上的那种富有亲和力的气息仿佛瞬间褪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昂然的帝王的威严。他并没有瞪眼或者是发怒。只是用那威严的目光扫视过来。

    然后,这位皇帝陛下轻轻一笑。

    “这里是皇宫。”他的声音很轻,但是语气之中却饱含着一股不容置疑的自信和威严:“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属于我的……我。准确的说,你现在所站的土地。从这里一直到万里之外,每一寸都都是我的!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享用我的午餐,或者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

    是的,没错,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刺杀!那些乱贼想取我的性命,但是这又算什么!哼,我是皇帝!”

    说到这里,这位帝国至尊略微低了低下巴,用一种俯视般的目光瞧着陈道临,意味深长的笑道:“小达令,你知道不知道,皇帝这个身份代表着什么?”

    “……”陈道临摇头。

    “代表着,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皇帝用这种轻描淡写的语气如是说。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在刑场之上饮酒!只要我愿意,我甚至可以站在最神圣的教会教堂里享用牛排!这里是一个刺杀的场地,那又如何?可这里更是我的土地!每一寸,每一根草都属于我!既然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在我的土地上享用午餐?

    那些家伙,那些乱贼,他们想杀我,想让我寝食不安,日夜不宁?笑话!我是帝王,是这个帝国的主宰!我为什么要为一个可怜的蝼蚁而扰乱我的生活?我想吃饭,就吃了!我想喝酒,就喝了!哪怕是在一个刚刚刺杀过我的地方……不,别说这里刚刚死过一个刺客,就算是这里刚刚死过一万个人,只要我一声令下,我甚至可以让人立刻把这里变成载歌载舞的盛大宴会!”

    皇帝的语气依然是那么的轻松,那么的平淡,但是其中蕴含的某种神奇的力量,却让陈道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帝王……”皇帝看着陈道临的眼睛:“意思就是,只要我想的,我就可以做!”

    虽然这位皇帝从头至尾,说话的音量分贝都没有提高,语气也是这么不急不缓的。

    可陈道临可以发誓,他一辈子都没有听见过如此……

    如此霸气的话!

    只要我想,我就可以做!

    ……

    午后的阳光很好。陈道临身上的潮湿衣服已经换掉了,穿着柔软干燥的棉袍,脚下是青草地,桌上是美酒佳肴,而面前则坐着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

    这一切,让陈道临仿佛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好像之前的那场刺杀从来不曾发生过一样。

    “让我们继续谈谈你。”皇帝拿起餐刀,轻轻的割下一块烤得金光的甜瓜,咬了一口后,语气仿佛很随意的样子:“你现在还住在李斯特家?”

    “是的。”陈道临点头。

    “我想,这一定很不舒服吧?”皇帝似乎觉得很好笑的样子:“李斯特家的那位老先生可并不好相处。”

    陈道临立刻想起了自己和那位族长在宅子里湖边的偶遇,然后他点点头:“那位老先生,怎么说呢,有点古怪。”

    “我知道。”皇帝抿嘴一笑,随手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后,低声道:“告诉你个秘密。”

    “呃?”陈道临一愣。

    “我十岁的时候就认识那位老先生了,我一直很讨厌那个家伙。”皇帝摊开手,撇嘴道:“他总不喜欢说话。宴会的时候,就站在角落里,用他那双吓人的眼睛看着人群,我总觉得他看上去就像。嗯……”

    皇帝犹豫了一下,笑道:“就好像夏天的时候,那些趴在墙上的壁虎,一动不动。却安静的等待着猎食。”

    陈道临苦笑了一下:“还好您没有说他像是猎食的毒蛇。”

    “小达令。”皇帝摇头:“李斯特族长可是帝国重要的人物,身为一国的国君,怎么可以将一个对帝国有着重大贡献的家族的族长称之为毒蛇呢?这可太不体面了。”

    “可你心中就是这么想的。”陈道临低声嘟囔。

    不过这话也就是低声自言自语罢了。

    皇帝忽然叹了口气:“其实,你也不要太责怪这位老先生,我想他现在的心情,一定比你更郁闷的。谁也没想到洛黛尔那个小妞会忽然来了这么一手。我想……这位老先生一定被自己的女儿憋得很恼火吧。可惜啊,如果是什么政坛或者商场的对手,敢对这位老先生用手段的话,一定会遭到他雷霆的反击。可这手段却来自于他唯一的女儿。这位老先生。其实……也挺可怜的。”

    可怜?

    我才更可怜好不好!

    陈道临暗中叫屈。我招谁惹谁了?!

    “陛下……”陈道临苦笑道:“关于洛黛尔的那个事情……真的是个谣传。我绝没有做出那种事情。”

    “我知道啊。”皇帝轻松的笑着。

    “您……知道?”陈道临眼睛一瞪。

    皇帝对着他眨了眨眼:“别忘了,我可是有……嗯,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有‘锦衣卫’啊。”

    说着,皇帝仿佛笑的很愉快:“据我得到的消息。现在那位洛黛尔小姐正被软禁在李斯特家的一个乡下农场,不许和外界接触,这位大小姐每天都只能用骑马来发泄心中的怒气。她天天骑马,活蹦乱跳,爬高爬低,哪里像是怀了孩子的人。”

    陈道临叹气。

    “那么你呢,小达令,你打算怎么做?”皇帝收起了笑容,眼神里饶有趣味的瞧着陈道临:“你打算就干脆顺势娶了洛黛尔那个小妞么?据我所知,李斯特族长那位老先生似乎真的有把女儿嫁给你的心思。”

    “不!”陈道临坚决的摇头。

    “为什么不?她可是一个货真价值的千金小姐。以李斯特家的雄厚实力和背景,将来家族的一切都会交给她来继承,若是娶了这样的女人当老婆……”

    “反正就是不。”陈道临摇头:“我不喜欢,所以不。”

    皇帝看了陈道临一眼,居然就不再多问了,而是忽然换了个话题:“好了,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话么?我要让你为我做一件事情。”

    陈道临立刻记了起来,可当时皇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发生了侍者自爆刺杀的事件。

    “原本我还很有信心说服你为我做这件事情。”皇帝叹了口气,可脸色居然有些为难:“现在么……我倒是有些为难了。因为你刚刚救了我一命,现在我还没让你为我效力,却已经先欠了你一个大大的人情,接下来,如果你拒绝我的要求,我也不好意思强迫你了,这可怎么办呢。”

    陈道临心中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听这位皇帝话里的意思……似乎,他准备让自己做的事情,应该是很有难度的?

    “不知道陛下到底是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效劳的呢?”陈道临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位皇帝,心中打定了主意,如果事情真的很难办的话,就一定要拒绝掉!反正自己刚救了这位皇帝一命,碍于情面,他也不好意思用帝王之威来压迫自己把。

    皇帝并没有立刻回答陈道临的问题,而是仿佛说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

    “小达令,你可知道,我最早是怎么知道你这么个人的?”

    “……是因为您的‘锦衣卫’报告说,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拐走了李斯特家的洛黛尔大小姐?”陈道临问道。

    “不。”皇帝摇头:“我承认,那件事情我接到了一份报告。这并不奇怪,李斯特家这种豪门。家族的联姻就很可能决定着未来的权力分配和势力的平衡。我当然会关注这些事情。可事实上,在得到这份报告的更早之前,我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

    顿了顿,皇帝放慢了语速:“第一个在我面前提起你的人。是我的那位小姑姑。”

    “杜微微……嗯,弥赛亚公爵大人?”

    听了陈道临的话,皇帝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瞧着陈道临:“杜微微?哈哈哈哈!没想到她居然把这个名字都告诉了你。看来她倒是真的很欣赏你,没有把你当做外人啊。要知道,杜微微这个名字,是郁金香家族之中最亲近的人才会知道和使用的族名,她居然会让你这么称呼她。”

    说到这里,皇帝收起笑容,郑重点了点头:“不错,最早对我提起过你的名字的人,就是她!”

    陈道临说不出话来。

    “我的这位小姑姑出了趟远门。从北方回到帝都后。和我一起吃了顿晚餐。她和我说起了一些那次出远门的事情。然后自然而然就提到了你。她当时只是说,这次出门,遇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而且让她十分惊奇的人。你要明白,这样的评价。从她口中说出,已经算是极为罕见的称赞了!

    我们的这位女公爵,一向眼高于顶,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比如你认识的哥特,在她看来也就是一个练武有点天赋的冷木头。还有帕宁,在她的评价之中,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当然了,她是郁金香公爵,是伟大的杜维殿下的后代,是公认的帝国最强最有天赋的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就连我都不知道她现在的实力到底到达了什么境界,所以,她有资格骄傲的。

    我认识她这么多年,从来不曾见她对什么人有过如此的推崇,她说起和你一起同行的日子,说起你们有过无数次畅谈,每一次你都会带给她惊喜。她甚至告诉我,和你相比,帝都的那些著名的学者,简直都是些古板腐朽的老学究。她还对我说过,你的博学程度,让她这个家学渊源的女公爵都为之自叹不如。”

    说到这里,皇帝微笑,看着陈道临:“你看,连我们的女公爵都这么评价你,所以,自然而然的,我对你生出了极大的兴趣。而这个兴趣,在发生了李斯特家族的这些事情之后,变得越来越强烈。”

    陈道临默然不语。

    他心中却涌现出强烈的不安!

    自己居然被杜微微那个女人如此推崇……可这种推崇,却让面前这位皇帝知道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心中仿佛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

    “我从来不曾见过我的这位小姑姑对任何人有过这种推崇,这样的毫不掩饰的欣赏。你知道么?那次我和她晚餐的时候,她提起你的名字至少有二十多次!而再往常,哪怕是我们提起帝国现在唯一的圣阶强者卡奥大剑师,她甚至都懒得说第二遍。我认识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她……”

    陈道临忽然心跳开始加速!他的那种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然后,他就听见了皇帝继续说了下去。

    “……从来没有见她提起什么男人的时候,眼睛里会放出那样的光芒。”

    陈道临的心狠狠的哆嗦了一下!

    “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很大的难题困扰着我,而且这个难题,也让整个帝都都在关注着。”皇帝摊开手,悠悠道:“你应该知道,按照罗兰人的传统,尤其是贵族,都是十分重视成年礼的!每一个贵族都会在成年礼上完成自己最重要的人生阶段,除了正式宣布成人之外,便是……要决定自己的婚事!身份越重要的贵族豪门,越是如此。因为对于每一个豪门来说,联姻的事情已经不再仅仅是个人的爱情,而是关系到整个家族的利益。

    这个规则,就连皇室都不能例外,哪怕是贵为帝国皇帝,我在还是皇储的时候,就早早的定下了婚事。

    然而,这个国家所有的贵族豪门之中,唯一一个可以凌驾于这规则之上的,便是郁金香家。

    郁金香家族的地位已经超然于帝国之上。他们的家族已经根本不再需要靠着联姻来加强家族的力量。甚至可以说,所有的家族都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希望自己家能娶到郁金香家的女儿,或者把自己的女儿嫁入郁金香家。

    可是。对于郁金香家族自己而言,他们从来就不曾遵循过‘联姻’这种事情!从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殿下,一直到杜微微的父亲,上一代的郁金香公爵。郁金香家的人。从来都是自己做主,旁人也根本奈何不得他们。

    我的这位小姑姑,早已经过了十五岁,成人礼也早就过去了。然而她的婚事却迟迟没有定论。

    你,我,所有人,都知道,身为郁金香家公爵,她将来总是要结婚。总是要找个男人嫁了的。必须要生下血脉。才能继承郁金香家这个光荣的家族,继续这个伟大的传承。

    然而,却有一件事情。让知道内幕的人,尤其是我。还有帝国的几位大佬,寝食难安,忧心忡忡。

    小达令,你知道我忧心的问题是什么吗?”

    陈道临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面皮都有些发白,声音涩然:“她的婚事?”

    “准确的说,是她的取向。”皇帝居然毫不掩饰,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让陈道临都吃了一惊!

    “我的这位小姑姑,从少女时代开始,就有证据表明……她,似乎是喜欢女人的。”

    陈道临的心沉了下去!

    这位皇帝连这种事情都对自己说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讯号!

    他居然把这种隐秘的事情告诉了自己……那就代表,他吃定自己了!!

    知道了别人的秘密,就必须要负责啊!!

    “这个事情让我十分担忧,让很多人都在担忧。”皇帝缓缓道:“我想,就算是白痴都知道,女人和女人在一起,是绝生不出孩子来的!可是郁金香这个伟大的家族绝不能断了传承!无论是对于这个家族的本身,还是对于整个帝国而言,郁金香这个光荣伟大的称呼,都绝不能断绝!它必须继续存在,而且一直存在下去!

    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为这件事情想着各种解决的办法。我试图将帝国所有的年轻才俊都推到我这位小姑姑的面前。我上一次看中的人,是帕宁。然而很可惜,我的那位小姑姑,根本不屑一顾,连拒绝的话都不屑于说,彻底无视了这件事情。

    就算我是帝国皇帝,我可以命令任何一个贵族豪门听从我的命令,但是郁金香家族却是除外的!我也不可能强迫我的这位小姑姑嫁给任何人。

    我忧虑的是,她的年纪一天天见长,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对任何男子表现过任何的兴趣……”

    终于说到这里,皇帝停住了话语,意味深长的看着陈道临——这眼神看得陈道临心中发毛!

    “……直到,她遇到了你!”皇帝缓缓道:“我能听出她言语之中对你的推崇和欣赏,还有好奇心。”

    陈道临哭丧着脸,结结巴巴道:“陛下……这个,郁金香公爵,她欣赏我,对我有好奇心,也不能就说她喜欢我爱慕我吧?这,这也未免太荒唐了。”

    “你不明白。”皇帝笑了笑:“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生出推崇或者崇拜的情绪,并对他生出浓烈的好奇心的时候,这种情感,距离爱上一个人,也就只差一线了。”

    “…………”陈道临的手开始哆嗦了,他用力抓起面前的酒杯,一仰脖子,一口灌了下去,咳嗽了两声,脸色越发的难看:“陛下……你,你不会是……不会是让我……”

    “达令.陈阁下!”皇帝的语气忽然变得无比严肃起来,他缓缓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盯着陈道临的眼睛,他周身散发着一个帝王的威严气势,一字一顿,沉声喝道:

    “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帝国的希望,为了千千万万的子民热切的期盼,为了让那个荣耀伟大的名字继续伴随着帝国传承……为了这所有一切崇高的目标!你,达令陈阁下……愿意去追求郁金香公爵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