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好处】(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和皮特一起吃了晚餐。

    内务大臣从官职上来说,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核心大佬。这等官职,虽然也被叫做“大臣”,其实说穿了也就是专门负责皇宫内事务的一个大管家。

    可同样是管家,普通的贵族的管家和皇帝的管家,虽然都叫做管家,可意义上自然是大大不同的。

    能被皇帝信任,将皇宫内的一切事务托付,皮特自然是深受皇帝陛下的信任,以他的身份来说,在帝都里,无论是各方大佬,都要和他搞好关系,哪怕是面对帝国宰相,军务大臣财务大臣等等,这些一等一的大佬,也都会对他客客气气的以示尊重。

    所以皮特实在没有必要来拍陈道临这么一个小小魔法师的马屁——哪怕他被皇帝赏识。毕竟皇帝赏识的人有很多,在没有真正爬到高位之前,在这位皇宫的大管家的面前,也实在当不得一盘菜。

    但是这皮特为人却极为谨慎小心,他能看出皇帝对这位年轻的魔法师的态度,隐然的有一种特殊之处和与众不同。这种态度,似乎并不单纯的只是普通意义上的“赏识”,也并不只是单纯意义的上的感念陈道临在行刺事件之中的功劳。

    这种态度,更多意义上,似乎是一种……亲近!

    是的,就是亲近!

    无论是罗兰世界还是陈道临生存的现实世界,历来凡是帝王,大多都是孤独的。所谓孤家寡人,古今中来,历来如此。

    身为帝国,在一辈子可能会赏识很多人。有才的有貌的能干的等等等等,这些其实都不算太稀罕。

    但是如果身为帝王,却对一个人表露出了明显的亲近的意思。

    那么,这样一个人。就算想不发达恐怕都很难了!

    皮特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一点——在皇宫这个地方厮混了一辈子,皮特对皇帝的性格情绪脉络,都已经有了相当准确的把握。他看出皇帝对这个年轻魔法师的特殊态度。

    既然明确捕捉到了这点,那么他自然而然的,就会做出折节下交的举动。

    这便叫做投资!

    皮特想的很清楚:既然这个年轻的魔法师得到了皇帝这般的另眼相看,那么将来他有很大的可能是要平步青云的,既然如此,自己若要感情投资,就要趁早!在对方还没有真正发迹之前。就与之真心结交。

    要烧就要烧冷灶!

    否则的话。锦上添花。哪有雪中送炭显得更宝贵?

    两人共进晚餐,皮特倒也诚心诚意的对陈道临介绍了许多宫廷里的规矩,以及各种事项。

    比如陈道临不太在意的宫廷头衔。宫廷魔法师和宫廷爵位。

    皮特告诉陈道临,莫要小看这两个惠而不费的头衔。这样的头衔,哪怕是在帝国的核心圈里,也都是有着相当含金量的。

    有了宫廷头衔,首当其冲的好处,便是你可以随时求见皇帝陛下,请求觐见!

    这便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特权了!

    若是普通人,没这个头衔,哪怕你是个富商,想见帝国皇帝那也是痴人做梦,若是跑到皇宫前求见,唯一的下场就是被御林军给打出去。

    而有了宫廷头衔,便被皇室视为是自家的贵客。随时随地,都可以前往皇宫求见陛下。

    当然了……陛下见不见你,那就要看陛下的心情,或者是你在陛下心中的重要程度了。

    可不管如何,终究你的面前已经打开了一扇门,一扇可以直通天听的大门!

    当一个人,可以有机会时不时的见到皇帝,那么这个人自然身份就金贵了起来。

    而第二项好处,拥有宫廷头衔的话,逢新年或者过节,或者是各种重大的庆典时候,皇室举办的最高规格的盛宴,你都会被列入宾客的名单,成为这个帝国最高规格圈子的座上客!

    你可以和各种帝国权贵,军方大佬,公爵侯爵伯爵等等,共聚一堂。你就可以有机会和这些人接触,成为上流社会的一份子——能不能真的混进去且不说,至少你面前有了这样的最快捷的机会!

    所以,宫廷头衔和宫廷爵位,历来被认为是一个非常清贵的身份。

    有了这样的头衔,哪怕是在帝国一等一豪门权贵云集的帝都,旁人也都会因此而高看你一眼,无论如何行事,总会得到很多便利。

    哪怕是你投资做生意,也会比其他人顺畅许多。

    当然了,陈道临的头衔这种,那个宫廷爵士的宫廷爵位也还罢了。最让皮特心中诧异的是,皇帝居然封了他一个宫廷魔法师的头衔。

    虽然宫廷魔法师这个头衔本身并不是什么正式的魔法师等级,但是历来宫廷魔法师的头衔,都只会封赏给一些魔法实力高强的人。

    而陈道临实力……一个低阶魔法师,居然能被封为宫廷法师,这样已经不能简单的用“破格”来形容了,简直就是有些颠覆常规!

    “那个爵士头衔倒也罢了。”酒过三巡之后,皮特这个老狐狸倒是稍微说了一句掏心的话,对陈道临提醒道:“这宫廷法师的称号,却有些扎眼,只怕传了出去,旁人未必会服气。要知道帝都藏龙卧虎,每年试图向皇室献媚,试图搭上皇家的魔法师有许多,可偏偏达令法师你却得了皇家的头衔,这样的封赏,虽然是陛下的恩赐,可也难免会遭人嫉恨……”

    陈道临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就笑道:“我这法师的等级还不曾去魔法工会考核过,我这次来帝都,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便是去魔法工会一趟。”

    顿了顿,他继续道:“除了评定一下魔法师等级之外,我过些日子,还要去魔法学院旁听……”

    听到这里。皮特笑了笑,看着陈道临,目光里带着一丝古怪:“旁听么……达令法师,这事情恐怕就有些为难了。”

    “怎么?”陈道临不解:“这旁听的事情。弗里茨总督已经安排妥当了,我和卢修斯少爷一同进魔法学院……”

    皮特摆摆手,打断了陈道临的话,正色道:“那位卢修斯少爷么,去魔法学院旁听自然是无碍的。可达令法师你,如今既然得了宫廷法师的头衔,再去魔法学院旁听,就有些不大合适了啦。”

    陈道临心中一动,隐隐的领会了对方的意思。

    皮特继续道:“宫廷法师这个头衔。虽然不算是正式的魔法师等级。但至少要也代表了皇家对你的魔法实力的承认。试想。一个连皇家都很欣赏的魔法师,有了宫廷法师的称号,若是再跑去魔法学院当一个旁听的学徒。这事情传扬出去,只怕大大不妥。没的丢了皇家的面子啊。所以……这事情呢,还请达令阁下再考量考量。”

    陈道临听到这里,郑重的对皮特行了一礼,缓缓道:“大人这番提点,我深深记住了!多谢您直言相告,否则的话,我这年轻人做事情懵懵懂懂,无意之中犯了忌讳还不自知。”

    他诚心求教:“那么……这魔法学院的事情,我就推掉么?”

    “推掉……似乎也有些可惜。”皮特皱眉想了想,随后笑道:“达令法师初来帝都,要想一展所长,总要布展些人脉才好。你既然是法师,那么去魔法学院一遭,多结交些朋友也是有益的。旁听学徒的名义,自然是有**份,不过么,我想……身为宫廷魔法师,去魔法学院当一位客座的魔法顾问老师,这应该也是足够的了。”

    老,老师?

    魔法学院的老师?!

    陈道临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张了张嘴。

    这个……似乎跨度有些太大了吧?

    自己一个才学习魔法不过几个月的菜鸟,只有低阶魔法师的实力,就堂而皇之的跑进这个世界的魔法最高学府,帝国魔法学院里,当魔法老师?

    去教那些浸**法多年的魔法师?

    “当然不是叫你真的去当老师给人传道。”皮特一看陈道临的脸色,就知道了他的顾虑,笑了笑,道:“一个魔法学者的身份总要有的,安排一个魔法学院里的研究学者的身份,就可以方便你在魔法学院之中修行,传道讲课自然是不用的,说是老师,其实也就是一个名义罢了。魔法学院里的藏馆,珍本古籍颇多,也方便你去调阅。”

    皮特今天既然有心结交陈道临,此刻也不妨大送人情,就笑道:“我身为宫廷总管,和几位宫廷魔法师也颇有些私交,这帝国魔法学院里也有些故旧,阁下既然也是宫廷魔法师的一份子了,这魔法学院的学者身份,我明天便请人安排一下吧。”

    陈道临再次起身行礼,诚心诚意道:“这可多谢您了!”

    晚餐结束,皮特和陈道临一起离开。

    送陈道临上了马车的时候,皮特却忽然仿佛颇有深意的问了一句:“达令法师,你在帝都还住在李斯特家么?”

    陈道临点了点头。

    皮特看了陈道临一眼,微微笑道:“您现在贵为宫廷法师,又有了宫廷爵士头衔……虽然您和李斯特家颇有些渊源,可这么继续寄住在别人家里,总会叫人说些闲话的。李斯特家财大气粗,阁下少年英姿勃发,旁人议论起来,只怕也不太好听,未免伤了您的名誉。”

    陈道临心中一动,这是这位内务总管大臣在含蓄的提醒自己,不要和李斯特家走得太近了!

    他心中立刻想起了,这李斯特家族,似乎在皇储的争论上参与很深,恐怕这件事情,会犯了皇帝的忌讳。皮特这话,虽然看似是他好心提醒,可仔细深想一层……也未必不是皇帝本人的意思。

    陈道临心中一凛,就笑道:“大人的提点,我都记下了。今日足感盛情,今后我在帝都。还望大人多多提点。”

    说着,陈道临行礼后上了马车离去。

    皮特站在路边,看着陈道临的马车远去,然后他脸上的笑容才渐渐的隐去。轻轻自语道:“这年轻人做事情,倒是十足扮的平庸无奇,真不明白陛下到底看中他哪一点。”

    在皮特心中想来,帝都这种地方藏龙卧虎。就算是陛下喜欢年轻俊杰,可帝国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众多,这些年来,在帝都也有不少年轻的天才武者或者天才魔法师,却也没有一个人得到过皇帝的这般看重。

    偏偏这个陈道临,说话做事,在皮特这个老油子眼中看来,实在没有多少叫人称道的地方。真不明白陛下如此亲近这个家伙,到底是为了哪般?

    既然想不通。皮特也就不想了。历来帝王的心思。也是最难揣测的,皇帝看重这人,自然有皇帝的理由。自己不需要知道原因,只需要确定皇帝确实看重这人。自己就和他打好交道,便足够了。

    皮特带着这样的想法,就在随行侍从的护卫之下回了皇宫——行刺的事情还有些首尾要做,他其实十分忙碌,今天能特意腾出半天时间来和陈道临应酬,已经极为难得了。

    ……

    陈道临坐在马车上,听着车轮滚滚,心中渐渐松了下来,忍不住拉开车窗,吹着清凉的晚风。

    他今晚喝了些酒,加上和皮特在一起应对,其实是打起了十足精神,此刻倒也真有些疲惫了,被这晚风一吹,酒劲也隐隐有些上涌的意思,不由得敞开了衣襟,靠在座位上,长长的叹了口气。

    今晚他故意做出一副唯唯诺诺老实懵懂的样子——在那位内务总管大臣的面前,尽收锋芒,绝不敢有半分表现。

    其实陈道临是真的有些头疼了。

    自己之前最最恣意的时候,就是在冰封森林里赶路的那些天,和杜微微敞开来畅谈争论,将自己所学所知的各种现实世界的知识,天文地理政论哲学,全部都卖弄了一遍……

    当时说的是爽了,也让那位帝国第一贵族大吃已经,引为知己。

    可现在,就让陈道临吃了苦头啦!

    早知道有这种结果,当初陈道临一定会在那位女公爵面子一路装孙子装到海角天涯!绝不敢有半分卖弄!

    现在倒好,那位女公爵和皇帝,都把自己当成了个人物,女公爵还只是有心招揽而已,皇帝则直接把自己视为了纠正杜微微性取向的关键人物了!

    这样的事情,让陈道临实在是哭笑不得。

    这就是喜欢卖弄,喜欢出风头的下场啊!

    陈道临虽然不曾混过官场,但是至少各种官场的故事小说也看了一堆,自己现在毫无根基的一个人,跑到帝都来混,若是自己再敢随便卖弄,太过高调的话,那真的是寻死之道!

    低调装逼,才是王道啊!

    他相信,今晚自己和那位皮特大人吃饭喝酒聊天,这位皮特总管事后一定会把这些向皇帝汇报的!

    自己已经被皇帝欣赏了,若是这位皮特也把自己夸得像朵花一样,那皇帝岂不是吃定自己了?这种烫手的山芋,这种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是尽早脱手微妙!

    最好是皮特回去告诉皇帝的时候,说自己平庸无奇,评价越低越好,也好打消皇帝对自己的期待。

    自己来帝都,可不是想一步登天的,老老实实的低调捞点好处,才是正道啊。

    心中转着这些念头,马车一路朝着李斯特家的府邸而去。

    沿途穿行在帝都的大街上,一路上遇到了三处关卡和多出巡视检查。想来皇帝当街遇刺的事情还没过去,帝都的近卫军和治安所还在严密的搜查。

    不过陈道临乘坐的是宫廷里的马车,一路上遇到盘查,也不敢拦他的车马,只是看着那些表情严肃浓重的军兵,陈道临心中不由得想起了今天白天在皇宫里遇到的刺杀。

    到底是哪方人马这么凶残啊!短短三天时间就弄出两次行刺,第一次行刺失败之后,居然在这风口浪尖上就立刻来了第二波,这等做事情凌厉的风格……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玉石俱焚的架势啊!

    可陈道临思前想后,按照自己所知的目前罗兰帝国的政坛局势。似乎想不出哪个组织有这种理由做出这等事情。

    目前近期来看,最大的核心应该是这位皇帝陛下立储的问题——这问题上,似乎李斯特家族参与颇深,而对立面也隐隐的是李斯特家族和郁金香家族的隐隐对抗。

    可是。要争也是争的皇储的位置,行刺现任的皇帝,却是为了什么?

    可如果不是因为皇储的事情,那么……行刺皇帝?

    现在的罗兰帝国。似乎没有这等冲突会将矛盾直指皇帝啊。

    陈道临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忌惮——这种事情,自己最好的躲得越远越好。

    哥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师,没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想趟这种浑水。我只想在帝都低调的做自己要做的事情,低调的捞些好处就好了。

    管你什么皇帝皇储,豪门权贵,我达令哥可是一定兴趣也没有啊。

    心中转着这些念头,马车将陈道临送到了李斯特家的宅前。

    老管家弗雷居然早就带人在门口等候了,看着宫廷里的马车到来。弗雷似乎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老管家亲自走了过去。等马车挺稳了。拉开车门扶陈道临下车,才压低了声音道:“达令老爷回来的好晚,我们可是眼巴巴等了一天啦。叫我们好生担心!幸好之前皮特斯坦森大人派人来知会。说是他邀请老爷您晚餐。”

    陈道临笑了笑,没说什么。

    弗雷随后对身后的人丢了个眼色。就有李斯特家的管事走上去,拿出了些礼金来塞给了驾车和一路跟随的宫廷侍者和护卫。

    陈道临随着弗雷进了府里,弗雷看了身后无人,才对陈道临低声道:“老爷今天在皇宫里,一切可顺利?”

    陈道临心中一动,心中立刻醒悟过来,那花园里的行刺时间,只怕是不能提的!虽然皇帝和皮特并没有警告自己要封口,但是这种事情,自己若是贸然往外讲,那就真的是脑残了!

    他摇摇头,笑道:“陛下封了我宫廷法师和爵士头衔。”

    弗雷立刻躬身:“恭喜老爷了。”

    “两个宫廷头衔罢了。”陈道临摆摆手:“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

    弗雷笑了笑,道:“老爷年纪轻轻,年过二十岁便得了宫廷爵位,在帝都已经是极为显赫的了。纵然是别家的年轻才俊,比如那位最近风头最近的帕宁将军,得了宫廷武士头衔的时候,年纪也比您现在要大些呢。”

    陈道临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弗雷一眼,忽然道:“进宫觐见陛下的事情耽搁了我两天。魔法工会的事情我还没去做。这事情可不好再耽搁了,明天一早,你安排下马车,我要去魔法工会一趟。”

    弗雷应下了,一路送陈道临回到了他居住的庭院里。

    陈道临走进庭院的时候,忽然转过身来,看了弗雷一眼,他的脸色有些古怪,看着弗雷的眼睛,冷不丁开口问了一句:

    “族长大人何日回来?”

    弗雷一愣,随即就道:“族长行事,我们哪里敢问。族长若是回来,总会派人提前知会的,至于具体是哪天,可就说不准了。允许三五日,或许也有三五个月”

    陈道临听了,哈哈一笑:“既然如此,我就不留下来等着向他老人家告辞了,明天我就带着人搬出去啦。”

    弗雷一愣,皱了皱眉,看着陈道临,沉声道:“老爷……这个问题,你我不是已经讨论过了么?老爷您若是定要这么做,便是叫我为难啦,只怕说不得,就要做出些让老爷厌烦的事情来。”

    “哈哈哈!我知道你们李斯特家有钱,富甲天下嘛。”陈道临笑了笑,道:“我搬去哪儿住,你都会把房子买下来,然后派一堆在我身边‘伺候’我。不过么,今儿我遇到了件事情,倒是帮我解决了这个难题。在这帝都,也总有地方是你李斯特家族买不下,也进不去的吧。”

    “那是自然。”弗雷笑了笑:“老爷您若是能住进皇宫里去,或者是搬进军营,又抑或是进了光明神殿的话,小人就鞭长莫及了。”

    “倒也不用去这些地方。”陈道临轻轻笑了笑:“我眼下有了另外一个去处。”

    “哪里?”弗雷依然笑得自信满满。

    “魔法学院。”陈道临笑着说出了答案:“李斯特家再有钱,也总不可能把这魔法学院买了下来把。”

    “……”弗雷倒是真的一呆,可随即皱眉道:“老爷莫要忘了,您只是随着卢修斯少爷去旁听,旁听的学徒,可是没有住在学院里的资格的。”

    “旁听学徒自然是没资格。”陈道临笑道:“幸好我今天刚刚晚餐的时候问过了,若是成了魔法学院里的在册的魔法学者,却是可以住在学院里了。”

    说着,陈道临一摊手,笑道:“你看,一个宫廷魔法师的头衔,还是挺有用的,不是么?”

    说完,他轻轻一笑,转身就大步走进了庭院里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