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罗兰魔法圣地】(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种流言就耐人寻味了。

    人性都是喜欢猎奇的,对于这种桃色八卦新闻,尤其还是来自于那些知名人物的八卦,大家都是喜闻乐见的。

    即便不是在罗兰世界,而在陈道临所在的现实生活之中,网站的娱乐八卦新闻也总是流量居高不下。

    而这一则传闻因为涉及到了帝国的第一传奇豪门郁金香家族,就显得格外的“特殊”。

    尤其是,当传言这位卡门院长,和上一任的郁金香公爵大人有这等暧昧的关系。

    甚至于,就连她的儿子的身份都成了一个谜——这个时候,这件事情就不再仅仅只是一件“八卦传闻”了!

    它带来了更多与众不同的影响!

    首先是卡门女士在魔法学院之中的地位根深蒂固,几乎不可动摇!

    原因很简单……她是郁金香家族钦点的人,而且,传闻她又是上一代郁金香公爵的“秘密情人”。

    有了这么一层关系,谁还敢动她?!

    谁还敢在魔法学院之中和她争权夺利?如果说郁金香家族是霍格沃兹学院的太上皇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这位卡门女士,就被认为是一个隐形的“太上主母”了。

    至于这个萧德尔,身份就更加微妙特殊了!

    如果……如果这个传闻是真的话,那么这个萧德尔,应该是郁金香家族的骨血!是郁金香家族的血脉!!

    哪怕这个身份并不能确定,只是存在于大家的传闻和猜测之中——然而这就已经足够了!

    毕竟“郁金香家族的血脉”这个身份实在太过尊贵了。哪怕这个身份并不能确定——要知道的是,大多数人都愿意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来对待。

    萧德尔的身份成谜,那么大家对待这位特殊的“魔法学徒”,态度自然是要格外的客气甚至是恭敬一些——万一那个传闻是真的呢?

    要知道。甚至就在前些年,在杜微微还未成年继承爵位的时候,帝国的上层就曾经出现过这么一种声音:杜微微毕竟是女孩子,并不是继承公爵爵位的最佳人选。如果……如果公爵大人有一个儿子的话,那应该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就曾经有人或者无心,或者有意的,将萧德尔这个名字抛到了众人的视线之前来。

    甚至有人提起萧德尔,会把他称之为:流落民间的公爵继承人。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很快这种论调就消失不见了。

    从头至尾,皇室和郁金香家族都对这种声音保持了沉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当然也没有辟谣。

    就连当事人之一。卡门院长。也都从来不发表任何言论,保持了沉默。

    当然了,也没有人敢站在她面前公然的提出这种问题。

    到底卡门是不是郁金香公爵的女人。到底萧德尔是不是郁金香家族的私生子。

    这种问题,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人知道。

    甚至没有人敢去问。

    甚至再说的清楚一点,现在罗兰帝国的权贵大佬们,甚至找不出一个有资格来提问人!哪怕是皇帝陛下,都要叫杜微微一声姑姑,哪里有资格去问人家长辈的这种**之事?

    郁金香家族保持沉默,卡门本人保持沉默,这件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但是,卡门的院长身份,自然是稳如泰山,而她的儿子萧德尔,这位传说之中的郁金香家的私生子,也成为了帝国魔法界的一位“特殊人物”,明明只是一个魔法学徒,却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人礼重有加。

    ……

    陈道临就站在这魔法工会总部里的卷轴店铺里,和这个经营者闲谈了小半天,听到了这么一段八卦之后,他心中忍不住叹息。

    不管如何,他对这个萧德尔的感官十分不好。对方的那股隐隐的傲慢的态度,让陈道临心中十分不爽。

    如果他真的是郁金香家的私生子,哪么他现在所得到的一切优待都来源于这个特殊的身份——在陈道临看来,这实在没什么可值得骄傲的,更没有道理摆出一副傲慢的态度来。

    可如果,那个传闻是假的。那么这位萧德尔先生摆出的这幅傲慢的态度,就更加可笑了——他纯粹是利用了旁人对郁金香家族的敬畏。

    说的好听一点是狐假虎威,说的难听一点,就是欺世盗名!

    这种做法,和现实世界之中冒充李嘉诚的儿子跑去诈骗的骗子有什么区别?

    “郁金香家的私生子?流落民间的公爵继承人?真是个笑话!”陈道临抿嘴冷笑。

    陈道临大概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对萧德尔的这种厌恶的感官,其中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和杜微微的私交很好。

    萧德尔的那个半真半假的身份,其实是伤害到了杜微微,所以陈道临就十分不爽。

    这种情绪,就连他自己心中都没有真正的意识到吧。

    ……

    在几家魔法材料店铺看完之后,陈道临已经没有了继续闲逛的心情,他走到大厅里,拉住了一个路过的魔法学徒,向对方询问了一番之后,就直接朝着自己此行最大的目标去了。

    魔法工会的接待部。

    从六芒星建筑的东南角的位置,贴着墙壁有一扇拱门。陈道临魔法学徒的指引之下来到了这里,走进拱门里,然后在墙壁上找到了一个把手,轻轻拉了一下。

    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一身魔力的波动,身边的空间随即闪动了一下,等他再次朝着外面看去的时候,拱门之外已经不再是楼下的大厅。

    这里已经到了六芒星建筑的二楼。

    面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建筑的风格古朴而陈旧,充满了一种让人压抑的感觉。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深红色的大门,门是半开着的,陈道临走了过去。站在门口轻轻拍了拍门板。

    房间里有一张桌子,桌子后,有两名穿着银色长袍的魔法学徒,其中一个正在打瞌睡。另外一个则捧了一本什么书在静静的阅读。

    陈道临拍门的声音立刻惊动了里面的人,那个打瞌睡的人立刻坐直了身子,而那个看书的也放下了手里的书本,两人看清了站在门外的陈道临,尤其是看清了对方身上的魔法师长袍,同时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请进,尊贵的魔法师阁下。”两个魔法学徒同时站了起来,对陈道临低头行礼:“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么?”

    陈道临走到了桌前。他先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周围的墙壁前摆放了一排排陈旧厚重的木柜。上面密密麻麻的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卷宗——给人的感觉。这里就好像是那种老式的档案室或者图书馆一样。

    陈道临脸上露出了礼貌的微笑,然后掏出了自己的魔法徽章——杜微微送的那一枚,轻轻放在了桌上。笑道:“午安,先生们。我需要申请考核一下魔法等级。”

    说着。他的眼神落在了桌上,刚才读书的那个魔法学徒放在桌上的书本——这是一本魔法药剂学的典籍。

    “哦!”两个魔法学徒都显得很热情,那个睡眼惺忪的人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道临:“阁下是要申请考核等级么?哦,那可恭喜您了,这位法师阁下,一定是近期魔法实力有所精进吧!”

    那个读书的魔法学徒显得冷静一些,他看着陈道临,客客气气的微笑道:“阁下,我们需要您的一些资料……嗯,只是一些文书上的手续。”

    说着,他拿起了桌上的鹅毛笔,拿出一张羊皮纸来,笑道:“我需要您的名字,以及身份的登记……顺便问一下,您现在的魔法等级是?”

    “低阶。”陈道临淡淡一笑。

    他倒是并不太担心自己的身份问题。在来到帝都之前他已经打听清楚了,魔法工会总部的等级考核,并不会追究考核者原本的身份。

    因为这个世界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所有的资料都还处于纸张化。

    不像是现实世界之中,你在任何一个地方的官方部门,只要报出名字就能从政府的网络里调出你所有的档案履历来。

    这个世界可没有这种先进的办公条件。

    所以在魔法工会申请考核的时候,你只需要提供一个姓名,然后说明自己准备挑战的等级——就可以了。

    魔法工会并不会问你之前的魔法等级是在哪里考的——整个大陆的所有魔法工会的分会都可以考核中阶以下的魔法等级,谁有时间去查?

    而且因为这个世界的魔法师们的跟多怪癖,很多魔法师对于自己考核等级的事情视为自己的**,一般都不喜欢和别人说起。甚至有的魔法师喜欢隐藏实力,不喜欢告诉别人自己真正的等级。

    “那么您要挑战的等级是?”

    陈道临笑了:“我打算申请晋级为中阶法师,当然了……至于具体是五级还是六级,就要看运气了。”

    两个魔法学徒都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陈道临表现得很自信,言下之意,他甚至有把握挑战一下六级法师——这已经是中阶法师的最高等级了。

    一般来说魔法师挑战更高的等级,都会按部就班的升级,而陈道临这种,从一个低阶法师,一下就准备挑战五级甚至是六级,那就一定是拥有充分的自信,或者是近期的实力有了迅猛增长。

    “那么,我需要记录一下您的名字,还有年龄。”执笔的魔法学徒礼貌的问道。

    “达令.陈,年纪么……二十四岁。”

    陈道临略一犹豫,决定还是报出了自己的真实年纪。虽然之前杜微微曾经认为他年纪只有二十岁——而且年纪报的低一些,会更让人容易生出一种年轻天才的感官。

    但是陈道临自己并不在乎这些:大爷又不是那些靠脸蛋吃饭的女人,没必要装嫩。

    “哦。二十四岁。”执笔的魔法学徒恭维了一句:“您看上去可真年轻!”

    陈道临笑了笑——的确,和这个世界的人相比,自己的确显得脸嫩了一些。

    “二十四岁……那么我们可要先恭喜您了。达令陈法师阁下。”另外一个魔法学徒客客气气道:“二十四岁的中阶法师……您可是一位真正的天才!”

    “这些话还是等到考核成功了在说吧。”陈道临笑了笑。

    “您太谦虚了。”

    魔法学徒显得不以为然。因为但凡主动跑来申请魔法等级考核的魔法师,谁不是有了万全的把握才来——如果没有把握的话。随便跑来考核,万一失败了,岂不是丢人?

    魔法师们都是很要面子的人啊!

    眼前的这位年轻的魔法师,既然跑来申请中阶法师的资格。那么很显然,他一定是已经拥有了中阶法师的实力!

    二十四岁的中阶法师……说不定还是一个六级呢!

    这样的人,可绝不能小觑,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成为魔法界的大人物啊。

    “那么……达令法师阁下,按照流程,申请考核我们会申报上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在未来的一个月时间内安排一场考核。当然了。这个时间并不能十分确定。也许可能会提前,也许可能会拖延……”

    “一个月?”陈道临皱眉:“需要那么久么?”

    那个执笔的魔法学徒放下了鹅毛笔,客客气气的回答道:“因为您挑战的是中阶法师啊。按照规定,挑战中阶法师的身份。在场的考核见证者必须有一位高阶法师在场才具备权威合法性。而您是知道的……那些高阶法师老爷们,可都是很忙的,他们大多都是躲在自己的魔法实验室里很少出门。所以……考核得等级越高,就越需要去协调这些法师老爷们的宝贵时间。相对来说,中阶法师们的时间并不会这么忙碌,所以如果是考核低阶法师身份,倒是很快就可以安排好。不过您却是要考核中阶法师,那就必须要邀请到一位高阶法师作为您的主考才行。”

    “理解了。”陈道临点点头。

    反正自己在帝都要待上一段时间的,多等些日子倒也无妨。

    “那么,你们怎么通知我?”陈道临问道:“需要我留下联系的地址么?”

    “那倒并不需要,我们知道每一位魔法师对自己的**都是十分看重的。”对方从抽屉里摸出了一张魔法卷轴来递给了陈道临,这让陈道临有些意外!

    这可是货真价值的魔法卷轴啊!

    “这是您的通知书。”魔法学徒郑重道:“请您务必将这份通知书随身携带,最好不要放在魔法储存装备里。当我们安排好了考核时间之后,会利用这张魔法卷轴来联系到您。”

    “这……”陈道临叹了口气。

    这可真够奢侈的!

    他当魔法师已经有些日子了,深知魔法卷轴这种一次性的消耗品,在罗兰大陆都是很贵的。

    不愧是大陆的魔法工会总部啊!

    “请问您还有其他什么需求么?”魔法学徒客气的问道。

    “需求?”陈道临有些意外。

    对方的耐心极好,缓缓道:“达令法师阁下,您看上去很眼生,我猜您应该是刚来帝都不久吧。魔法工会历来都是致力于为所有魔法师服务,魔法师们的一切疑难困扰,都可以向魔法工会寻求支持。如果您是刚刚来到帝都的话,有什么生活上或者其他方面的需求,魔法工会很乐意为每一位魔法师效劳。”

    顿了顿,他笑道:“您进来之前应该看到了,楼下的大厅里有许多魔法材料的店铺,一般来说,您需要什么试验材料,都可以在那里采购到,即便是没有现货,也可以预定。而如果您需要得力的助手,我们也可以为您推荐几名经验丰富的魔法学徒,当然了,薪酬是按照现有的标准进行参考的。”

    陈道临想了想,虽然自己对招揽几个魔法学徒有些兴趣,不过现在自己还没有落脚的地方。所以到时不着急一时,他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有什么需求的话我会再来的。”

    “乐意随时为您效劳。”

    两个魔法学徒起身恭敬的送陈道临出了门。

    对方的态度如此之好,让陈道临心中很不错。身为帝国魔法世界的圣地殿堂,这里的办事之人态度如此热情周到客气,让陈道临不由得有些感慨。

    不过他并不知道的是,魔法工会的态度转变。也不过就是近一百年的事情。因为魔法学院和魔法学会的建立,摆明了就是要和魔法工会分庭抗礼的。

    为了争夺在魔法师们心中的地位,所以保守高傲的魔法工会,也不得不低下了骄傲的头来,降低了姿态来争取人心。

    如果是在一百年前的话,陈道临这种低阶魔法师来到魔法工会总部,只怕别说是起身恭迎了,白眼都会收到一箩筐。

    从那个拱门魔法阵回到了大厅,陈道临路上仔细的看了看给自己的那份通知书魔法卷轴。

    他辨认出这是一个简单的文字传送魔法。属于低阶卷轴的一种。这种魔法卷轴的制作方法。在石头夫人的魔法记忆里就有。陈道临自己倒也做得出来。

    只是要耗费的魔法材料却并不便宜。

    魔法工会果然财大气粗啊。

    既然事情办完了,陈道临虽然很有兴趣去参观一下魔法工会总部的那座高塔,不过他问了人之后被告知。那座高塔并不对外开放参观的。高塔之上居住着魔法工会里现在的几位顶尖大佬魔法师,也包括了工会主席的办公室。都在高塔之中。

    所以,一般人是绝没有资格靠近高塔的。

    甚至就算是自己将来成为了中阶法师,除非是在魔法工会里得到了一份不低的职位,否则都是没有资格进入高塔的。

    参观不成,陈道临倒也并不太意外,他离开了魔法工会总部,来到了外面的广场。老远就看见了在广场外等候的胡克船长,还有李斯特家族的马车和随从护卫。

    “老爷?您已经考核成功了么?”胡克老远就兴奋的问道。

    “哪里有这么快。”陈道临解释了两句,就走上了马车:“走吧,去魔法学院,我想我的身份文件应该已经送到了魔法学院了。趁今天还有时间,把事情都办了吧。”

    说着,他看了一眼那几个李斯特家的护卫。

    ……

    罗兰帝国魔法学院的院址并不在帝都城中。

    这座千年古都经过了千年的发展,人口已经饱和,帝都城之中早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地皮来供建设新的地方。

    所以帝国近百年来的一些新创建的地方,比如帝国魔法学院,帝国魔法学会,帝**事学院等等,都建造在了帝都城外的近郊。

    帝国魔法学院就在帝都城外西南大约十里外。

    帝国魔法学院建立于一百多年前,原址是一座废弃的军事要塞。当初筹建魔法学院的时候,为了节约经费,所以就将这座军事要塞化为了魔法学院的院址,这里的地皮够大,而且也拥有许多现成的房屋建筑。

    最重要的是,这里距离帝都的距离不远不近,恰到好处,而且这里距离帝都附近的一座卫城颇近,卫城里就有驻扎的王城近卫军的一支军队,在魔法学院草创初期,可以提供许多保护。

    如今的帝国魔法学院,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发展,早已经不再是昔年草创时候的那么简陋的模样了。

    陈道临一行人乘坐马车出城来到了这座位于帝都西南十里的帝国著名魔法学府,还隔着很远,就感受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气势。

    脚下通往魔法学院的这条大路,被修建得极为宽敞平坦,两旁种植了荫荫绿树。很显然,只是这条通往魔法学院的道路,就投入大量的资金修建。

    马车一路行驶,这条道路上鲜见行人,即便偶尔有看到有马车路过,也都是不慌不忙,一派悠闲的模样。

    沿着道路行走,远远的就能看见一片建筑隐隐的浮现在了树林之后,越来越近。

    魔法学院的大门,修建别出心裁。并没有什么气势宏伟的门楼建筑。

    所谓的“大门”,其实就是一小片广场,地上铺了平坦的石板,周围是绿草茵茵,还有一片片花圃——陈道临看了一眼,就不由得咋舌,这种植的都不是普通寻常的花草,都是一些魔法植物。

    而两旁的花圃草丛,中间空出了一条有十多米宽的通道,直入魔法学院——这就是所谓的大门了。正中间,是一座造型古朴的巨石,足足有两三层楼那么高,摆放在了入口处。

    巨石的一面,被直接削平了,上面用罗兰文字清楚的雕刻着:罗兰魔法圣地。

    是的,并不是什么“魔法学院”这样的名称,而直接写的是“罗兰魔法圣地”!

    陈道临看到这字样,就忍不住莞尔一笑。

    这摆明了就是和魔法工会叫板的意思啊。

    而更让他吃惊的,则是另外一件事情!

    走进了巨石,才发现在这巨石下,还有两行文字!

    而陈道临一看清了这两行文字,就不由得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

    “这个家伙……还真敢玩啊!”陈道临叹息。

    身边跟着的一个李斯特家族的护卫看见陈道临神色有异,就低声道:“老爷,您看到的这两句话,是魔法学院的校训。”

    “校训?”

    “是的。”这个护卫点头,毕竟是李斯特家族的护卫,对魔法学院这种地方自然不会陌生,以李斯特家族的身份地位,平常自然和不少魔法师有来往交集的。所以这护卫看来倒是来过这魔法学院多次,此刻就介绍道:“这两句话,是昔年初代郁金香公爵大人留下的。当初郁金香公爵大人只是担任了魔法学院里的一名分院院长,这两句话也只是分院大门上的话。不过后来人,觉得这两句话十分有道理,渐渐的,就干脆把这两句话作为了整个魔法学院的校训了,如今也刻在了这大门前。”

    “校训……”陈道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因为这门上写的两句话赫然是:

    升官发财请走他路!

    贪生怕死莫入此门!

    陈道临心中抓狂,这个杜维,难道是想学蒋委员长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