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忠告】(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魔法学院占地面积极广。

    根据传统,学院之中是不允许骑马乘车的,马匹和车辆一律不得进入学院之中——据说这条规矩,就连皇帝陛下本人来了都要遵守。

    陈道临自然不敢违背这种规矩。虽然这学院的门口并没有什么门卫把守或者阻拦。但是这里可是魔法学院,陈道临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里没有任何的防御力量。

    事实上,这个地方可以算是整个大陆最最安全的地方之一。要知道,这里常年都有数百名魔法师或者未来的魔法师在这里聚集。

    沿着大门往里漫步,走过一座假设了喷泉水池的广场——这里的一切都让陈道临十分好奇,他看出了那座喷泉是用魔法阵设置的,一个水系的魔法阵。喷泉并没有任何水源,而是利用了魔法阵直接从空气之中提取水元素变成了水流,然后在这魔法阵之中循环使用。

    这种设计让陈道临感觉到十分新奇,如果这种魔法阵可以大规模运用的话,那么甚至可以模拟出一套类似于现实世界之中的自来水系统了。

    当然了,这种想法,想想就算了,要架设一座魔法阵的耗费是十分昂贵的,如果仅仅是为了用水方便的话就要架设一座魔法阵,恐怕只有皇帝才能如此奢侈吧。

    然而,陈道临的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推翻了!

    当他走到广场的尽头,这里有一排水渠,他刚好看见了几名身穿了长袍的年轻人正满头大汗的在水渠旁饮水。

    这些年轻人大概就是这里的魔法学员了。他们大多数的年纪都和陈道临相当,有的甚至更小一些。他们穿着一种类似于魔法师袍样式的衣衫,只不过颜色确是黑色的,只是袍子上在胸前左侧绣着不同的标记。有的绣着六芒星,有的绣着狮子头,有的绣着橡树叶。

    这些小伙子们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运动,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有的更是干脆就在水渠前敞开了袍子,将凉水直接浇在了头上身上,还有的直接就把脑袋浸泡在了水渠里。

    这个场面让陈道临看了不由得生出一股亲切感:就好像自己在学校里的时候,看见那些在操场上踢球踢得满身臭汗的男学生们。

    然后,陈道临发现了这个水渠的架构原理,居然是和自己方才看到的那座喷泉是一样的:一座水系魔法阵!!

    这个发现让陈道临十分惊讶!在魔法学院,居然真的把这种昂贵的魔法阵用在了日常生活之中?!

    看着那群正在戏水的年轻魔法学员,陈道临也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那股年轻的活力——这一点和魔法工会那个地方弥漫着一股死气沉沉的陈旧味道是完全不同的。

    这些年轻的魔法学员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他们兴奋。热情。充满活力。

    陈道临忍不住缓缓的走了过去,来到了水渠旁。

    这些学员注意到了陈道临,然后他们看见了陈道临身上穿着的灰色魔法师袍。很快,这些年轻学员们赶紧站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整齐的向陈道临点头鞠躬行了魔法师礼。

    “下午好。”陈道临笑眯眯的问道。

    “尊敬的法师阁下,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么?”说话的一个人是学员之中最年长的一个,看上去大概是这伙人的头儿,笑的很热情。

    “哦,我是来学院报道的。”陈道临想了想,道:“很惭愧,我是第一次来到魔法学院,请问我应该去哪里找到接待处?”

    “报道?”这个学生头儿好奇的打量了陈道临两眼,他犹豫了一下,试探道:“法师阁下,难道您是新来的魔法老师么?请恕我冒昧,因为您看上去实在是太年轻了。”

    陈道临笑的很矜持,他在现实世界就是学校里的辅导员,面对学生的时候,很自然的就习惯性的做出了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笑的风轻云淡:“年轻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们都应该为之骄傲,不是么?”

    “这句话说的非常有哲理。”这个学员笑的更愉快了:“我的名字叫德古曼斯,是霍格沃兹的三年级学员,请问法师阁下怎么称呼?”

    “达令.陈。”陈道临笑眯眯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在这里成为一名魔法研究学者,不过我想应该不太会真正的有授课的机会。”

    “不管如何,我喜欢您说的话。”德古曼斯笑了笑,然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正好我们的活动课已经完成了,我现在没什么别的事情,就让我带您去接待处吧。如您所见,这个地方可是很大的,若是初次来的人,很容易会迷路。”

    顿了顿,德古曼斯笑的带着一丝骄傲——这种骄傲并不是倨傲,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以学校为荣,他提醒陈道临:“而且,这里有些地方可是很危险的。尤其是去年他们弄了一块魔法傀儡试验园,放进了几十只魔兽,一般人误闯进去可有些不太妙——哦,当然了,您这也的正式魔法师自然是不怕的,但那总会引起些麻烦,不是么?”

    说着,他转身对身后的几个学员交代了几句,就热情了走到了陈道临的身前,伸手做了个引路的手势:“请吧,达令法师。”

    “谢谢。”

    陈道临对这个德古曼斯颇有好感,先是转身叮嘱了自己的几个随从,让他们在广场上等候,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跟着德古曼斯走了。

    德古曼斯带着陈道临离开了广场,从右侧走进了一条林荫小路,就在左侧的树荫后,远处隐隐的还传来了一阵阵热闹的喧哗——有呐喊有喝彩有欢呼,就好像是什么运动场一样。

    “刚才……你们好像刚刚做完了什么运动?”陈道临有些好奇。

    “是的。我们刚刚上完了运动课。”德古曼斯笑道,他看出了陈道临眼神里的一丝疑惑,就道:“您应该是之前对魔法学院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吧。我们这里和魔法工会不同,学院非常重视魔法学员们的个人身体素质。魔法学院一直都致力于改变罗兰帝国的魔法传统。学院一直教育我们。魔法师不应该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身体孱弱的人,出色的魔法师,也应该拥有健康的体魄才行。”

    “哦哦哦……”陈道临点头:“我完全同意这个观点,嗯……那么你们的活动课都做些什么体育锻炼呢?”

    好吧。如果德古曼斯接下来回答陈道临的答案是足球或者其他体育运动,有氧无氧器械……甚至是回答说他们在打篮球或者是练搏击,陈道临都不会太够惊讶!

    但是……德古曼斯的回答……

    他轻松的一笑,用一种习以为常的语气缓缓道:

    “哦,我们刚刚打完了一场魁地奇训练赛。”

    “哦……”陈道临开始没在意,随意点了点头。

    然后……一秒钟后,他反应了过来!

    等,等等!!

    魁,魁地奇?!!

    “……是骑着飞天扫帚打的那种球么?”陈道临用干涩的嗓音问了一句。

    “是的。”德古曼斯哈哈一笑。提到了魁地奇。他的态度立刻热情了起来:“我们分院的球队今年要争夺学院杯呢。我可是主力球员!”

    “呃,呃……那么先提前恭喜你了。”陈道临有些心不在焉。

    肚子里却忍不住暗暗想骂人。

    杜维!!你到底干了什么啊!!

    先是卡巴斯基防线,然后是十二黄金圣斗士。然后是霍格沃兹学院。

    现在居然连魁地奇都搞出来了?!

    你跑到这异世界来,难道是来搞COSPLAY的嘛?!

    ……

    走过林荫小路。前方有一条安静的长廊,石雕廊架,爬满了苍翠的藤萝。

    长廊上有一尊尊人物雕像。

    走到这里的时候,德古曼斯自然而然的放慢了脚步,就连说话的声音也下意识的低了许多。

    陈道临投去目光看了几眼,心中一动,就问道:“那里,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圣廊了吧?”

    德古曼斯郑重点点头:“您说的不错,正是这里了!”

    他指着长廊上那些一座座的人物半身塑像,深深吸了口气:“阁下请看,这里摆放的,都是我罗兰帝国魔法文明道路上的指引着和伟人们。”

    来到了这个久负盛名的地方,陈道临当然不会轻易走过,忍不住走近了几步,就站在走廊之外,静静的看了会儿。

    和传说之中的一样,摆放在长廊入口处的,第一尊雕像,正是号称罗兰大陆五百年来最杰出的魔导师,甘多夫。

    看着这个老头子的雕像,栩栩如生,面目上的每一根线条都极为细腻,显然出自名家大师之手。而雕像下的石台上,刻着几行文字,记载着这位罗兰帝国魔法领域的伟人的生平事迹。

    陈道临看了几眼……原来这位甘多夫魔导师,是长的这幅模样啊。自己久闻其名,而且说起来和他也有着非常深的渊源:自己可是继承了德鲁伊的衣钵啊。

    看着长廊之上一尊尊雕塑,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郁金香公爵的雕像?”

    说实话,他倒是真的很好奇,那个杜维到底长的什么模样。

    听了这个问题,德古曼斯却是一愣,随即他笑了,道:“您是说……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殿下?”

    “当然。”

    德古曼斯摇头:“达令先生,这圣廊上是没有郁金香公爵大人的雕像的。”

    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事实上,整个帝国魔法学院里,都没有杜维殿下的雕像,甚至连他的肖像画都没有留存下来过。”

    “……这是为什么?”陈道临有些好奇。

    “我也不清楚。”德古曼斯笑了笑,他眼睛里露出顽皮的眼神,压低了声音道:“以杜维殿下在帝国的威望。其实很多次学院里都准备为杜维殿下建造雕像,甚至还有通过了一个提议,要将杜维殿下的雕像建造在学院的大门口正中央的位置,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只有那个位置才能彰显杜维殿下的伟大之处。毕竟,帝国魔法学院的创建,也是杜维殿下一手促成的。”

    “那么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

    “……听说,是郁金香家族拒绝了这个提议。”德古曼斯提起郁金香家族的时候。语气里的恭敬明显增加了许多,他缓缓道:“建造雕像的提议,这百十年来至少有过五六次,但是每一次郁金香家族都拒绝了。我听到一个传闻,据说是杜维殿下本人当年留下了话,说他不喜欢被弄成雕像摆在那儿供人瞻仰,他的意思好像是说……只有死去的人才会被弄成雕像供人瞻仰……”

    陈道临默默的品味了这两句话,然后皱眉:“咦?这话里的意思,似乎……”

    “嗯!”德古曼斯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兴奋:“这也是学院之中一直流传的一个传说。据说。郁金香家族一直拒绝为杜维殿下建造雕像。正是因为杜维殿下当年的这句话,而且……从这句话里猜测,伟大的杜维殿下。或许……或许……”

    说到这里,德古曼斯深深吸了口气:“……或许还在人间!”

    陈道临听出了德古曼斯话语里那浓浓的敬意。他看了身边的这个年轻人一眼,忽然脱口问道:“我刚才听你提起过……你是霍格沃兹分院的?”

    “是的!”德古曼斯挺起胸膛:“伟大光辉的霍格沃兹分院!也是杜维殿下亲手创建的地方!”

    说着,他看了陈道临一眼:“达令先生,您是一个不错的人,我真希望您会被分到霍格沃兹分院来,您会发现,这是一个充满了热情和活力的地方。”

    “希望我能有这种荣幸。”陈道临客气的恭维了对方一句:“不过我想,霍格沃兹分院应该很难进吧。”

    “只要您通过了考核。”德古曼斯透露了一个小小的信息:“教职人员的人选都是由分院院长定的,如果您能得到卡门院长的欣赏,那么……”

    “卡门院长。”

    陈道临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暗笑。

    今天一天,他可是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了。

    两人离开了圣廊继续往学院里走。

    一路上,德古曼斯很热情的给陈道临介绍了沿途所见的魔法学院里的各个建筑和地方。

    “看见那排红色的建筑么?那是公共魔法实验室,是专门给学员们免费使用的,而且也会免费提供一些常规的魔法材料,当然了,领取这些免费的实验材料是有配额的,同时也需要任课魔法老师的签名。公共实验室的设备比较简单,如果要进行更复杂或者是更高深的魔法试验,可以向学院申请一件特殊的实验室,就在东边,那儿有一座楼,里面是炼金术师专用的实验室,一共有二十多个,其中有四个实验室是对学员开放,可以申请使用的,不过那需要有分院院长的签名才行。”

    “喏,这里是公共图书馆,馆藏了有超过十万册各种魔法典籍书卷文献,当然了,公共图书馆里都是复刻版,真正的珍本和孤本,都收藏在了学院馆藏里了。公共图书馆是想所有学员免费开放的。不过要想看到真正深奥的魔法典籍,就要申请进入学院馆藏查找了,只有高年级的学员根据相应课程,再有机会在特定的时间进入馆藏查找资料,当然了,如果能弄到教授或者分院长的签名,你随时都尅有进去看书。嗯……馆藏里有一个教职区,是不向学员开放的,只供老师和魔法学者进入,听说那里有许多好东西!可惜我还没有机会能进去看看。”

    “啊!看那儿,我们左右边的那座圆顶的建筑,对,就是白色墙壁的那个。那是公共博物馆。那里珍藏了许多魔兽的标本还有许多珍贵的魔法古董文物!可惜大部分真正的好东西都不会摆放出来,在公共博物馆的地下室里有一个内部的珍品馆藏,每年只对学员开放一次。而且只有成绩特别优秀的学员才会得到奖励进入地下珍品馆藏去参观,我去年有幸进去过一次,那儿连龙蛋都有啊!!”

    “哦!那是花圃,不过用围墙圈起来了。大部分魔法药剂需要的魔法植物都种植在那儿,还有花房,大棚,还有几个地窖。不过我建议里最好不要靠近那儿。去年为了防止有调皮的学员进去偷摘,他们在花房里放了两个魔法傀儡,上个月有几个学员半夜跑进去,结果被魔法傀儡揍得鼻青脸肿,连骨头都断了几根呢。”

    “这里是学生宿舍。看见这栋古怪的楼了么?我们都说它看上去就好像一座大风车,所以我们都叫它风车楼。这里有一千六百个房间……不过可笑的是,这里从来没有住满过,我们一直向学院申请,既然有那么多的空余房间。为什么不能让学员们一人一间住得宽敞些。现在的低年级学员都是三四个人住一间。他们成天都在学生会里抱怨,弄的我们很头疼。”

    陈道临听到这里,看了这个德古曼斯一眼。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丝消息:这个家伙应该是一名优等生。而且还是学生会组织里的人。

    “其实,我倒是认为让学员住在一起是个不错的选择。”陈道临笑道:“人是群居动物,魔法师不应该是孤僻的,和同学住在一个房间里,可以培养大家与人相处的能力。如果一个人一直独处,那么就很容易形成孤僻古怪的性格,我认为学院的选择是有道理的。”

    “哈哈!您真的不愧是魔法师,说的理由和学院告诉我们的话是一样的。”德古曼斯笑了笑。

    “那儿是老师的住处了。”德古曼斯忽然站住了脚步,指着远处。

    远处有一块湖泊,面积大约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就在湖泊的岸边,建造了一片小房子,一栋一栋的错落有致,散布在湖泊的沿岸。

    “等您正式报道之后,以后应该就会住在这里了,那里的房子会分给您一栋。”德古曼斯笑了笑。

    陈道临看着这片地方,湖泊水波粼粼,风景极好,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恬淡宁静的感觉。

    “是个好地方。”陈道临叹了口气。

    想到自己即将可以住在这个地方,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看了德古曼斯一眼:“学院里所有的老师都住在这里么?”

    “当然不是。”德古曼斯笑了:“大部分魔法师都有自己的住处,而且也需要有自己的魔法实验室,所以这片房子里住的人并不多。而且分院院长们还有长老会的成员们,都另有住处。”

    “……我以后可以使用学院里的实验室么?”陈道临问道。

    “应该是可以的吧。”德古曼斯有些不太确定:“任课的老师都会得到一件专属自己的实验室,不过如果没有任课的话,魔法学者们就不会有专属自己的实验室,除非您可以申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课题,向学院申请一间专属的实验室,还可以从学员之中挑选一些人作为助手——学员们都非常愿意竞争这种实验机会的。”

    “哦?”

    “当然。”德古曼斯笑道:“在成为真正的魔法师之前,能跟着真正的魔法师实践许多魔法理论,是一件非常不错的积累经验的经历。我去年开始就申请进了卡门院长的实验室小组,年初的时候终于得到了批准。我必须要说,在卡门院长的实验室里工作的这大半年来,是我收获最大的一段岁月!”

    陈道临心中一动。

    “你……是卡门院长实验室里的助手?”陈道临看着德古曼斯:“哦,那么你认识……萧德尔么?”

    提到了萧德尔,德古曼斯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他看了陈道临一眼:“您……怎么问起这个?”

    “哦。我今天在魔法工会总部里见到了他。”陈道临笑了笑:“他看上去……嗯,怎么说呢……有些……呃……特殊。”

    “特殊……”德古曼斯似乎苦笑了一声,然后他深深吸了口气,认真的看着陈道临:“达令先生,我给您一个忠告吧。”

    “什么?”

    “或许这些话,从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学员嘴巴里说出来,对您这么一位身份高贵的魔法师而言,是有些冒昧和唐突的。但请您相信我的诚意,我觉得您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所以这些告诫,只是希望您以后能在学院之中生活的愉快罢了。”德古曼斯说到这里,语气渐渐的严肃起来:“以后您在学院之中,最好……不要和任何人议论关于萧德尔的话题!因为卡门院长非常介意这一点——虽然她从来不说,但是我们都很清楚,议论这个话题,是会触犯到卡门院长的——而且,卡门院长非常受到学员们的爱戴,如果你不想被学员们排挤的话,最好不要议论或者打听这些事情。”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