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章 【有想法的年轻人】(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来到了一座木质结构的小楼前,德古曼斯笑着往前一指,道:“先生,这里就是学院里的综合事务部了。新的教职者报道,以及一般的日常事务都是在这里申请的,将来如果你有什么其他的需求,比如申请实验室什么的,也可以在这里递交申请书。”

    陈道临看了看德古曼斯,笑道:“多谢你了,你陪我走了一路,只怕耽误了你的时间,我知道,魔法师的时间都是比黄金都宝贵的。”

    “可惜我还不是魔法师。”德古曼斯谦虚的笑了笑。

    其实陈道临在这一路上已经通过精神力的感应,观察到了这个德古曼斯身上的魔力波动——他虽然还只是一名学员,但绝对已经拥有了正式魔法师的实力水准。

    德古曼斯随即笑了笑,道:“我还要去一趟学员委员会,就不陪您进去了。不过以后在学院里,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可以来找我。毕竟我在这里已经待了三年。”

    “多谢!”

    陈道临诚心诚意的向对方道了谢,然后目送德古曼斯离开,这才重新转身抬头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座小木楼。

    这座建筑并不大,看上去甚至有些破旧的样子,墙壁上斑斑驳驳,就连爬山虎都是黄绿杂乱。周围的灌木也都是东倒西歪,仿佛很长时间无人打理了一样。

    真不明白,在这么一个掌管了整个魔法学院日常综合事务的所在,却居然这么不起眼。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缓缓走上台阶,推门而去。

    迈步入门,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顿时眼前的场景就让陈道临惊呆!

    ……

    脚下是光滑可鉴的大理石地板,明亮得甚至能当镜子来照,放眼所见,自己现在置身所在一条走廊里。这走廊往前看去,至少有十多米深……可自己分明记得刚才从外面看的时候,这座小楼绝的长度和宽度都绝对没有十米!

    走廊两侧的墙壁都是粉刷得崭新,墙壁上挂着油画,浮雕。走廊两侧各有几扇房门,有的敞开,有的虚掩。

    陈道临心中有些好奇,一步步的往里走,才走了两步。忽然就听见身边传来一声:

    “你好!”

    陈道临吓了一跳。他豁然回头。却看见在走廊的左侧,一个石架子上,蹲着一只红毛鹦鹉。

    这鹦鹉毛色鲜亮。就这么站在石架上,却正看着陈道临。就在陈道临还在愣神儿的功夫,这鹦鹉又开口说话了。

    “你好,有何贵干?”

    “…………”陈道临一时有些吃不准,只是好奇的看着这只鹦鹉。

    似乎因为没有得到陈道临的回应,这鹦鹉有些不满,它在架子上跳了两下,然后再次开口:“先生,请说明您的来意。”

    “……呃,你在和我说话?”陈道临深吸了口气。

    “当然。”鹦鹉点头,反问道:“难道这里还有第三个人么?”

    陈道临忽然生出了一种荒唐感,他看着面前的这只鸟,哭笑不得:“那个……”

    “如果您是要提出各类申请,请去左边第一个房间填写申请单,如果您是投诉,请去右边第三扇门。如果您是领取申报结果,请直接往里走最里面的那扇门……请问先生,您到底是办理什么事务?”

    陈道临只是好奇的看着这只鹦鹉,然后忽然道:“你……不是一只鸟吧?”

    “……”这鹦鹉看着陈道临:“有什么问题么?”

    “你变形术练到第几级了?为什么要变成一只鸟守在这里?”陈道临好奇的问道。在最初的惊奇之后,他已经用精神力探测了一下,感觉到了这只鹦鹉身上有淡淡的魔力波动,显然这家伙绝不是一只普通的鸟。

    “……第五级。”鹦鹉忽然压低了声音:“别问这些了,我犯了错误,所以被惩罚在这里变成鹦鹉迎客,我还有七天的时间就可以结束惩罚了,所以在这之前,我是不允许随便和人聊天的。”

    说到这里,鹦鹉重新提高了声音:“那么先生,请问您到底办理什么事务呢?”

    陈道临不再多问了,他压下了心中的疑惑,取出了自己的那套宫廷法师的身份,在鹦鹉面前晃了晃:“我来办理新的教职学者的报道。”

    “请往里走,走到走廊尽头往左拐弯第二扇门就是。”鹦鹉立飞快道:“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呵呵,也祝你早日结束惩罚。”陈道临笑了笑,然后大步往里走去。

    经过走廊两侧的房门,他好奇的往里面打量了几眼,发现这两侧的门里,房间都十分宽敞明亮,无论是装饰还是摆设都十分整洁干净,一点都没有从外面看上去的那么破败陈旧。

    房间里都是坐着一些穿着银色袍子的魔法学徒,想来都是办事人员,偶尔也能看到几个穿着黑色袍子的学员。

    陈道临沿着这条走廊往里走,足足走了接近二十米才来到了尽头,左拐之后,找到了第二扇门。

    这扇门紧闭着,他轻轻拍了拍房门,就试着推开。

    这房间非常宽敞,足足有一个教室那么大。房间里摆着十几张桌子——而陈道临走进来的时候,房间里却是一片寂静。

    房间里当然不是没有人,每张桌子前都不是空的,然而此刻,房间里的十多个魔法学徒和学员,却都沉默着,用紧张的眼神看着同一个方向。

    就在房间里的右侧,站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非常年轻美丽的女人。

    跃入陈道临眼中的,是一名看上去最多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女子居然没有穿着长袍!

    是的。在魔法学院这个地方,陈道临看到的所有的人都穿着长袍,区别无非就是颜色的区分罢了。

    然而这个女子,却穿着一件鲜红色的长风衣。对襟开的式样,腰部裁剪十分贴身,而下摆却刻意放得很宽,将人的身材衬托得十分修长。

    这个女子拥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卷曲长发。如瀑布一般披散而下,一张精致而艳丽的脸庞,鼻梁挺翘,白皙的皮肤和那如烈焰般的红唇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细长的眉毛下,两侧的眼角微微往上翘,是标准的凤目,显得即媚又艳。

    标准的一张锥子脸,下巴尖尖,脸庞的弧线绝对可以让陈道临现实世界里看到的所有那些拼命追求锥子脸型。不惜从韩国整容回来的嫩模们羞愧至死!

    一句话吧。陈道临就从来没有见过相貌如此“二次元”的美女!

    她那张锥子脸的脸庞。绝对不是整容出来的——这个世界压根没整容这回事,却偏偏生出了一张可以媲美漫画女主角的脸蛋。

    而就在此刻,这位尖脸美女。正瞪大了眼睛,脸上挂着一层寒霜。冷冷的看着房间里的众人。

    而房间里所有人,除了陈道临之外,大家都小心翼翼的望着这个美女,静若寒蝉。

    “都哑巴了么!”

    这女子的声音清脆悦耳,只是语气却冰冷,毫不掩饰她的恼火和不满,仿佛那声音在空气之中传递,都会掉下冰渣子来。

    “怎么没有人说话?”这位美女扬起眉毛:“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勇敢的站出来,为这件事情负责么?难道你们的责任心都已经全部丢掉了么?我真的非常失望!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会带来多大的损失!”

    没有人敢说话,所有人都是或惶恐或愧疚的垂下头,没有人敢接触这个女人的目光。

    “你们的专业素养呢!这简直是一个笑话!要知道你们现在供职的地方是这个世界上最最专业最最严肃的魔法领域最高学府!你们每一个人能坐在这里,都是经过了最严格的选拔和挑选,你们的专业素养应该是最高级别的!可是偏偏就是你们,却居然犯下了如此低劣的错误!天啊,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堂堂的魔法学院的工作人员,居然会把虎叶草和巴比隆草的根茎都弄错了!下一个季度的采购订单,这可是一笔巨大的损失!你让魔法药剂课的老师们该如何给学生们上课!难道下个季度的魔法药剂科,我们要把教材里的石化复方汤剂的配方给修改掉么!没有正确的药剂,让学生们怎么亲手做试验?难道让他们只是背诵配方么?!”

    没有人说话,房间里除了这个年轻美女愤怒的声音,没有一个人敢吱声。

    “虎叶草是中和剂!巴比隆草是增幅药剂!虽然这两种东西从外观上是有几分相似,可它们的效用却是彻底相反的!难道你们都丢掉了自己的专业学识?这样的话,你们和那些菜市场看着菜叶子买菜的家庭妇女又有什么区别?!我真的对你们非常非常失望!”

    这个美女越说越是愤怒,饱满的胸膛不住起伏,可是这完美的曲线美景,此刻却哪里有一个人敢去欣赏?人人都恨不得能将脑袋深深的埋到地下去才好。

    “怎么了?一个人都不敢说话么?”这个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冷:“就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承担责任么?”

    她的眼神里失望之色越来越浓……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石化术的复方汤剂……或许我有办法可以解决。”

    ……

    说话的当然是陈道临。

    他站在门口足足看了一分钟——这个场面让他想起了自己现实世界的工作:在学校里当一个年轻的教职人员,有的时候,也会做错事情,被系里的领导狠狠的责骂。

    此刻虽然还不知道这个年轻的美女到底是什么人,不过看她的年纪,应该是魔法学院里的那个学员委员会里的头脑吧。自己路上似乎听德古曼斯说过,在魔法学院里,学员委员会是拥有相当权力的。

    立刻的。陈道临就感觉到了一束犀利的眼神射向自己——这个年轻女子的目光十分锐利,那眼神似乎能将人一眼看穿一般。

    陈道临被这眼神笼罩住,都忍不住言语一滞,吞了下吐沫。

    “你有什么办法?石化术的复方汤剂的标准配方。虎叶草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你不要说用别的东西代替,代替品虽然有很多种,但是虎叶草是最经济适用的,因为它最廉价最容易寻找。其他的代替品要么就是比它昂贵得多。要么就是会影响效力,并不适合让学员大规模的进行试验,而且学院的库存也未必有其他的代替品。”

    对方的言辞十分不客气。

    陈道临笑了笑,他缓缓走近了几步,一边走一边笑道:“我承认你说的不错,无论换任何一种替代品,都有缺陷。比如最常见的中和剂的替代品:霍兰鱼的肝脏粉末——这东西虽然很适合,但是一般都是用在更高级的药剂配方里,这种昂贵的东西用来制作普通的石化复方汤剂。实在是浪费。如果让学员们大规模的进行试验。成本实在太过吓人。”

    “哼!”这个美女不置可否,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霍兰鱼的肝脏粉末不行,其他的猴儿花的花蕊。以及皮克草的根茎,这些中和药剂替代品都用不上。猴儿花的花蕊会对人造成一些兴奋刺激的作用。至于皮克草,在水系和风系魔法元素的融合性上是很强的,不过石化术属于土系,所以效果恐怕就要打个折扣……”

    听陈道临说到这里,这个女子看了他一眼,忽然仿佛笑了一下:“你的魔药学的底子倒是很扎实,这些药剂的功效倒是背得很熟。”

    “多谢夸奖。”陈道临虽然故作谦虚,其实脸上却有些火烧——他哪里背过一天的魔法药剂学的配方,脑子里所有的这些学识,都是自己的那位便宜老师石头夫人临死之前用灌顶的法子传输给自己的,自己是一天的功夫都没有花费,就白白的得到了一位高级魔法师一生积累的魔法学识和经验。

    “配方背得再熟悉,也不过就是做做纸面的文章。”这个女子忽然语气一转,又变得冷了下来:“我可不是在夸你,看你也是魔法师,身为魔法师,若是连这些基本的药剂学的东西都背不下来,那么也就愧对你的魔法师徽章了。我也不想听你背诵配方,你就直说,你有什么法子吧。”

    “很简单,既然一种替代品不行,就多用几种。”陈道临笑着,他看着对方的眼睛,不慌不忙的从口中吐出了几个词儿:

    “滑石粉,铜锈草,古柯石粉……嗯,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再加上一点……”

    陈道临说到这里,还没等他说完,那个女子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她开始脸色还很冷漠,可随着陈道临一个一个报出的名词,这女子的脸色就一点一点的出现了变化,开始是惊奇,可随即就变成了深思,再然后就流露出了惊喜和疑惑。

    不等陈道临说完,这女子已经飞快道:“再加上一点……珈蓝?”

    这下,陈道临却反而愣住了。

    他一拍自己的大腿:“不错,我正要说的就是珈蓝!”

    陈道临也吃惊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年轻女子,心中的震惊无比强烈!

    要知道,这个配方是来自于石头夫人的魔法学识,这个中和药剂的替代配方,是石头夫人一生研究炼金术的成果之一,自己不过是继承了老师的智慧财富罢了。

    可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子,居然举一反三,自己才说了三味药剂,她居然就很快就能顺着自己的思路,立刻想出了下一步,直接就猜出了最后一味的配方……

    这种本事,除非拥有对魔药学非常高的造诣,否则的话是绝无可能的!

    这女子此刻脸上哪里还有半分恼火和不满,取而代之的已经是惊奇欣喜,而望向陈道临的眼神,更是毫不掩饰的闪现着赞赏之色。

    “天才的想法!”这女子叹息道:“滑石粉可以弱化土元素,铜锈草则是有金属物质,可以弱化魔法附和性。古柯石粉则是有着中性的融合一切矿物的效用……再加上珈蓝这种消除负面效果的常用药剂……如此一来,正是一味非常不错的中和药剂!天才的想法!”

    这女子越说越是欣赏,思索了一下,道:“更重要的是。这几味东西都是寻常可见之物,价格低廉,学院的库存里应该有大量储备,如此一来。倒是真的解了燃眉之急啦。”

    她抬起头来平视着陈道临,缓缓道:“你很好!非常好!天才的想法,很久没有见到过你这样有独特想法的年轻法师了。”

    说着,她又扭头看了看房间里的其他人,皱眉道:“好了,既然事情又了解决的法子,那么至少可以避免大部分的损失了。不过这件事情虽然解决了,你们的工作失误的责任却不能免,明天你们自己向委员会申报请求处分吧!”

    说完。不理会房间里众人的面色各异。这女子已经缓缓的迈步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来。

    她的身材很高挑。站在陈道临的面前,几乎和陈道临一般高:“你是谁?”

    陈道临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之后。浅浅一笑,拿出手里的宫廷法师身份文书和徽章:“达令.陈。我是来这里报道的新教职人员,请问我该把这些资料交给谁呢?”

    这女子微微一笑,居然伸手就把陈道临的文件徽章拿了过去,在手里看了一眼,笑的更愉快了:“宫廷法师……二十四岁?很出色的年轻人啊。”

    说完,她才又抬起头来:“好了,达令先生,你的东西直接给我就好了。至于你……哼,我担心如果让学院里这些做事僵化的人来安排,会把你这样的年轻人派去图书馆当管理员——这种恶劣的事情可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我可绝不允许这样浪费人才的事情发生在我眼皮底下。”

    “呃?那我……”陈道临眼巴巴的看着对方手里的东西:“……你,难道要把我弄去学员委员会?”

    “学员委员会?”这女人瞪大了眼睛,反问道:“你不是学员,怎么可以去学员委员会任职?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新任的魔药学课程助教了!”

    “魔药学……助,助教?”

    陈道临顿时呆住了。

    他可是在学校里当过辅导员的,助教……助理教授?难道是真的让自己去教课??!

    而且是……给眼前这个人当助教?

    她是教授?!

    这,这女子是什么人?!

    “你现在的表情,就好像刚刚生吞了一包苦艾草。小子!”

    这个女子轻轻一笑,尽显妩媚丽色。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陈道临彻底失去了欣赏美色的兴趣了。

    这个女人对陈道临伸出了一只手来:“自我介绍一下吧,年轻人,我的名字叫苏丽.卡门,现任魔法学院魔药学教授,霍格沃兹分院院长,院委会首席委员。你可以叫我卡门教授,或者叫我卡门院长……可是你记住,请千万不要叫我卡门女士,因为我讨厌这个称呼。”

    卡,卡门?!

    卡门院长?!!

    传说之中……郁金香公爵的秘密亲人?萧德尔的妈妈?!

    陈道临彻底凌乱了!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身红衣飘飘,艳若桃李,风姿卓绝,无论横看竖看,上看下看,年纪都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岁!!若是说她二十岁,恐怕都有人相信!!

    卡门院长?!!

    这种BOSS级别的人物,难道不应该是那种白发苍苍相貌古板,穿着一身肃穆长袍的老太太才对么?!

    见鬼!这个卡门看上去比她的儿子都还要粉嫩啊!!

    “…………”

    ……

    卡门大概已经习惯了被初次见面的人如此惊奇的打量。所以她很有耐心的忍耐着陈道临惊奇的目光,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在陈道临打量她的同时,卡门也在细细的观察这个年轻人。

    看上去相貌还算讨喜,当然了,陈道临的外表如何,卡门并不关心。她关注的是刚才陈道临说出的这个中和药剂的配方。她是魔药学的教授,是此领域的大行家,整个罗兰帝国的魔法领域,在魔药学的造诣上,卡门绝对是可以排名前三的,这一点她从来都是相当自信。

    可方才陈道临报出的这个配方,虽然极其简单,但是却异想天开——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配方,但是在卡门这种大行家的眼中却能看出与众不同!这等打破常规的思路,看起来简单的就如同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可细细思考起来,这种打破常规的思维方式,却是最最可贵之处!

    眼前这个年轻人,有扎实的魔药学的理论知识,又能有这等可贵的打破常规的想法——卡门一向认为,所谓的出色的人才,最最重要的就是有超越常人的想法。

    毫无疑问,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引起了卡门的兴趣和赞赏。这等出色的年轻人,她自然而然就生出了要招揽到身边来当助手的心思。

    “好了,达令先生,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霍格沃兹分院的魔药学助教了。”

    卡门等陈道临回过神来之后,随手将陈道临的文件和徽章丢到了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我还有事情,剩下的手续,自然会有人给你办妥的。”

    说着,她看了陈道临一眼,迈步越过他身侧,走到了门口。

    陈道临兀自愣在那儿——他还是忍不住怀疑自己会不会是被人耍了。

    卡门?一个看上去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姑娘,居然会是卡门?!

    霍格沃兹分院院长?魔法学院的事实上的第一号BOSS?!

    “你还在等什么?”

    就在陈道临发呆的时候,卡门已经站在了门口,皱眉不耐烦的看向陈道临:“我的话你没听清楚么?”

    “……呃?什么?”

    “我说,你的手续,自然会有人给你办理妥当的。”卡门皱眉。

    “哦……哦,好的。”陈道临站在那儿,手足无措。

    “那么……你还在等什么呢?”卡门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满:“我的时间很宝贵!”

    “咦?您的意思是?”陈道临嚅嚅道。

    “废话!你是我的助教,当然是要跟着我走了!你最好动作麻利些,我下午还有二十一个试验要做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