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零五章 【卡门宣言】(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霍格沃兹分院的那位新来的年轻魔药学助教,很快就成为了整个学院瞩目的人物。

    这位年轻的助教先是打破了卡门院长那份难度变态的考验清单的最好成绩记录。

    然后卡门院长这位眼高于顶的学员首脑,居然就为他打破常理,破格录用,将这个刚来报到第一天的新人,任命为了魔药学的助教!

    别小看这个助教的职位,这个助教的职位,意义代表着卡门院长认为这个年轻的魔法师,拥有在魔法学院任教的能力。注意,不是任职,而是真正的“任教”!

    一字之差,意思可就大大的不同了!

    然后,就在他上任第一天,临时代课的时候,又无意之中爆出了三种新的魔法药剂配方!

    要知道,罗兰大陆这个魔法世界,魔法文明固然已经发展到了一定文明程度。可随着这个文明的日益成熟,也就意味着魔法的各个领域已经进入了缓慢的发展期。

    如今的魔法界里,基本上已经拥有了很完善很固定的魔法体系,各个科目各个领域,都已经基本完善,几乎很难再找到什么空白了。

    这个时候,要想有所突破,有所发明有所创新,那绝对不是一般的高手能做到的,必须得是那种大师级的高人才能有所斩获。

    比如卡门,她两年前发明创造了一种新的石化术解除药剂配方,这种突破性的发明,使得她的名字被载入了最新版的《魔法药典》里。正式从一个当代著名的大魔法师。蜕变晋级成为了一名可以史书留名的大师级人物。

    而达令陈,这个资料上才二十四岁的年轻魔法师。居然……

    居然一下就抛出来三条新的配方!!!

    这已经不仅仅是什么“年轻天才”的头衔可以来形容了!

    要知道,要想在魔法领域里的任何一个科目有所创新有所突破,必须拥有极为扎实渊博的专业学识。同时也只有那种浸淫一生的大师级的人物,最后才能厚积薄发的有所突破,这种事情,是绝做不得假。也绝没有捷径可取的!

    这个年轻的达令陈……

    且不说他真正的魔法实力如何,战力如何。

    只从他能发明创造出三条前所未有的魔药配方——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只靠着这个成就,就足以奠定他的“魔药学大师”的身份了!

    今后新版的《魔法药典》上,必定会有他一笔!从此就能名流史书,成为后世魔法师都要膜拜的大师级人物!

    靠着这个头衔,就算陈道临从现在开始什么都不干了,只挂着这个头衔,就足够让他在罗兰帝国醉生梦死吃喝玩乐一辈子。而且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高高的供奉起来!

    虽然还暂时称不上是魔法高手。但是魔药学大师的称号,是绝对跑不掉了。

    ……

    事实上,当那节魔药学的课刚刚结束。陈道临就落荒而逃了——他不得不跑,因为当他写下那三条新的配方之后。整个教室就已经彻底沸腾了!

    学员们开始争前恐后的向他提出各种疑问。这些年轻的学员们无比激动,甚至有的近乎狂热,崇拜……

    他们问陈道临是如何想到这个配方的,如何发现药性之间的关系的,相克,融合的,中和的,药效的时效性,药理性,魔力衰退期……等等等等。

    而专业的问题问过之后,这些年轻的学员们毕竟抵抗不住年轻人的天性,开始疯狂的八卦起来。

    他们问陈道临是从哪来来的,钻研魔药学多少年了,问他是在哪里求学的,师从何人,怎么找到的灵感,这三条配方是什么时候发明出来的,最后又开始盘问陈道临的诸多私人问题。

    比如陈道临的实际年纪到底多大——不是没有人怀疑他的年纪,因为在大多数人看来,能拥有这么深厚魔药学功底的,应该是一位年迈的老魔法师才对—。没准这位达令助教先生就是用魔法改变了自己的外貌,掩藏了真正的年纪呢。

    还有人关心陈道临是否会继续教学,不少学员就开始迫不及待的表示,如果陈道临要单独授课的话,他们一定第一时间选修——所有人都认为,有这种成绩的达令助教,绝对应该是被赋予独立授课的资格的!

    整个魔法学院里的魔法老师,有几个是拥有自己的发明创造的?

    学员的热情,让陈道临下课之后就落荒而逃。然而他留下的那三条配方,却毕竟还是被人抄录了下来。

    而就在陈道临回到了住处,心中隐隐的有些担忧的时候,学院里却已经为这件事情引发了一场争论。

    ……

    魔法学院管理委员会,也就是俗称的魔法学院长老会,在这天下午的例会,就把陈道临的事情列入了议题。

    原本这种每日的例会,并不是所有的学院长老都会参加。不少学院长老都是德高望重的魔法师,平日里都很忙碌。

    若是往常的话,除了每个月的三次重要会议之外,每日的例会,能出席的长老人数最多不会超过一半。

    可今天的例会,几乎所有的长老都出席了!除了有两位是因为人不在帝都而缺席。

    魔法学院的长老会议,是摆在一张圆桌上。

    这是为了体现昔年杜维创建魔法学院的时候,倡导的学院管理层的平等理念。然而这种想法毕竟是过于理想化了。

    哪怕是现实世界之中的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会议,所谓的平等也只是一个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罢了。

    既然有这么多人,坐在一起商谈,自然就有主有次。有领导者和被领导者。

    作为学院里的实际上的一号人物,卡门担任了首席委员,就坐在了圆桌上象征着一号人物的位置:她的座位,正面对会议室的大门。

    而在她的身边。也几乎都是按照学院里的身份开始排列,德文分院的雨果院长,卡尔顿分院的库尔切院长,摩德纳分院……

    虽然大家嘴上不说。但是排列的座位,却都巧妙的按照了各个分院在学院里的地位的顺序进行的。

    “我认为这件事情不能这么草率!”

    发言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一身白色的魔法师袍,一尘不染,白得就如同他的头发一样。这个白衣老法师一手支撑着桌面,右手的手指在桌面一边敲,嘴巴里一边大声说道:“这件事情需要经过核实才行!!”

    “库尔切院长。”卡门开口了。

    她依然是那身拉风的红色风衣——整个房间里,也只有她一个人没有穿魔法师袍。

    卡门坐在一群年长的魔法师之中,越发显得她娇艳如花。不过在座的人都是她多年同僚。自然知道卡门的真实年纪。

    卡门一开口。那位白发苍苍的库尔切分院长立刻皱眉:“怎么?卡门院长。难道你一定要坚持这么做么?”

    “我只是想说,这件事情其实没什么需要核实的。”卡门的眼神平视着库尔切,缓缓道:“那三条配方。我想包括你在内,在座的各位。每个人都看过了!我想大家都很清楚,这三条配方都是真实有效可行的!这还有什么可核实的?既然配方是正确的,不是虚假的,不是胡编乱造的,那么这件事情,我不明白还有什么需要等待的?别忘了,我们是魔法学院,不是魔法工会!只有工会的那些家伙才会满口的‘核实核实再核实’‘申请申请再申请’!”

    库尔切脸色一僵,可随即他深深的看了卡门一眼,然后吸了口气,仿佛也是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道:“卡门院长,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质疑这三条配方的真实性!我虽然并不是主修魔药学的,但是我也至少能判断出这三条配方是否正确。它从魔法元素的搭配,药理,都是无可挑剔的,我承认这是三条具有创造性的新配方。”

    说到这里,库尔切眼看卡门还要开口,他用手指在桌面用力敲了一下,大声道:“我质疑的是,这三条配方,恐怕未必是那个小家伙鼓捣出来的!”

    这话一出,顿时桌前的十几名长老,有一大半都露出了深有同感的表情。

    卡门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她那双漂亮的媚眼眯成了一线,凝视着库尔切:“我需要你解释一下这句话!”

    “很好,那么我也不用再兜圈子了。这个房间里的人,都是钻研了魔法一辈子的人。我想卡门院长您应该很清楚,魔法的钻研之路,是严谨的,是没有捷径的!这个世界上固然是有天才存在,但是学术这种东西是绝不可能取巧的!那个小孩子,今年才多大?二十四岁!就算他十岁开始学习魔法,最多也不过是十四年的魔法生涯!十四年的时间!我们学院的标准流程,魔法理论基础需要学习四年,就算这个小子是天才,他三年能学完吧!然后是各系元素的理论掌握,他至少也需要两年时间才能熟练的掌握这门科目!再然后是魔药学的基础理论,各种现有的配方,现有的魔法药剂,药性,元素性质……这些至少要学习五年时间才能算是勉强入门!我想问,卡门院长,当年您从一个天真的小女孩成为一名合格的魔法药剂师,期间学习了多久?”

    “……”卡门没说话。

    “也就是说,一个对魔法一无所知的人,哪怕是天才纵横,要成长成为一个合格的魔法药剂师,也至少需要十几年的时间!注意,这十几年的时间,仅仅只能保证他成为一个合格的药剂师,只是合格而已!”

    库尔切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渐渐流露出一丝笃定:“这个叫达令陈的家伙,才二十四岁,他一共学习魔法也只有十几年时间——我们甚至不知道他到底学了多久。最重要的是,他似乎并不是一个专业的魔药师。我听说他还擅长土系魔法和风系魔法。你们想想!一个魔法师,十几年的魔法生涯。能把魔药学研究到大师级的水准,同时还要分心去修炼土系魔法和风系魔法……这可能么?难道他的一天不是二十四个小时,是两百四十个小时么?”

    “那么……你的意思呢?”卡门垂着眼皮。

    “很简单,我个人有一个猜测……这三条配方。应该是他从别处得来的。”

    卡门失笑道:“别处得来的?库尔切先生,别忘了,现在可不是一百年前的那种魔法封闭时代了!现在的魔法界十分开放,任何新的发明创造。都会第一时间披露出来,每个魔法师都希望能名留史册!每个魔法师都想让自己的发明创造轰动天下!你以为现在这个时代,还可能会存在什么不被人知的重要发明?而且还是一下出现三条?又或者,你有实际的证据,能证明你以前在别处看到过这三条配方?”

    “……这个,当然没有。”库尔切摇头:“我承认,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三条配方。”

    “那就行了。”

    “可这也不能说明这三条配方就是达令陈发明的。”

    “那么就仅仅凭借你的推论,就可以断定这不是他创造的了?”卡门冷笑。

    “也许,是他的什么老师或者长辈……”库尔切道。

    “哈哈哈哈哈!!”卡门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这个女人站了起来。就站在桌前。然后居高临下。用眼神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库尔切的脸上:“这就是你的结论?你因为达令陈先生,是剽窃了别的魔法师的成就?”

    “不。我并不是指责他剽窃,只是。或许他是继承了别的魔法师的传承,也许是他的老师,也许是他的什么长辈……”

    “那么你认为是谁呢?”卡门冷冷质问。

    库尔切一愣,他张了张嘴,没法回答。

    “库尔切先生,各位!我想,大家对于现在的魔法界都是很熟悉很了解的。事实上,我们必须要面对一个现实,这几十年来,帝国的魔法界,正面临一个人才凋零青黄不接的时代!我想问问诸位,请大家心中想一想,回忆一下,现在还在世的,魔药学方面拥有深厚造诣的法师,算来算去,那就是那么几位罢了!能数出五个,还是六个?这些人,我想大家都认识,甚至是非常熟悉了!当然了,其中就包括了在座的德文分院的雨果院长。”

    坐在卡门身侧的一个身材肥胖体魄庞大的白衣老者,谦虚的点了点头,微笑道:“苏丽,你太客气了,你也是其中之一。”

    “是的,我可以保证,这三条配方可不是我苏丽.卡门创造的。雨果院长也可以申明这不是他的杰作。那么除此之外,还有谁?”卡门冷笑:“魔法工会里有两个,不过那两位先生我都认识,我下午已经询问过他们的,他们甚至不认识达令陈这个人!”

    卡门最后冷笑看着库尔切:“你说达令陈的配方是从别的魔法师那儿弄到的,可别的魔法师,我们所知的大师们,都根本没有参与其中!那么库尔切先生,请告诉我,你所谓的‘别的魔药学大师’,从何而来?难道你认为,在如今这个时代,还会存在那种与世隔绝,逍遥世外,从不为人知的大宗师么?我要提醒你,现在可不是蛮荒时代!”

    库尔切嘟囔了一句:“也许……就真的存在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隐世的魔药学大师,也说不定……”

    “很好!既然你承认这个假设:也许真的存在一个我们之前都不知道的魔药学大师。那么,这个人为什么就不能是达令陈?!”卡门的语气忽然变得犀利起来,她瞪圆了眼睛,目光锋利如刀,冷冷的盯着库尔切。

    “因为……他……”

    “就因为他太年轻?”卡门故意放声冷笑了起来,然后她的语气越发的不客气了:“库尔切先生,我真为您感到悲哀!你在没有任何实际证据的前提下,仅仅因为你哪无聊的推论,就一口咬定的否决掉一位出色的魔法师的成就!而原因,仅仅是因为他的年轻!!请问你。这合理吗!!”

    “卡门院长!!”库尔切大怒,他也腾的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喝道:“你请尊重我!!我库尔切不需要任何人来为我感到悲哀!”

    “尊重?”卡门的语气越发的不屑,她看着气势汹汹站在那儿的库尔切。她自己却反而缓缓的坐了下来,看了看自己纤细的手指,淡淡道:“尊重是要自己争取来的,而不是向别人索取的。库尔切院长。你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就质疑我霍格沃兹分院的一名教员,请问你对我尊重了么!”

    “你!你……”库尔切指着卡门,手指微微颤抖,他似乎想放两句狠话,但是话到嘴边,却毕竟还是没有说出来。

    卡门抬着眼皮,看着库尔切,看着他发怒。又看着他压抑着情绪不敢对自己继续咆哮。然后卡门轻轻叹了口气:“真可惜……如果你刚才真的对我说出什么来。我或许还真的会敬重你几分。可惜……库尔切院长,看来你不但丧失了判断力,更丧失了勇气。”

    说到这里。卡门故意顿了顿,然后缓缓道:“库尔切先生。我不像您那么胆怯,我现在就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因为你对我霍格沃兹分院教员的无端指责,这种行为已经冒犯了我,并且冒犯了霍格沃兹的荣誉!所以,我会在年底的学院杯比赛上,让你好好的体会一下什么叫做‘尊重’!库尔切院长,我们年底见分晓吧!我希望贵院能保住那一点可怜的积分,否则的话,我想明年的这个时候,委员会就应该考虑一下,您是否还适合担任分院院长的职务了。”

    说着,她摇摇头,似乎很惋惜的样子,自言自语,却偏偏用了所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难怪……卡尔顿分院这几年都没有出什么人才。哼……”

    库尔切一张老脸先是涨红,然后渐渐泛白。

    只是卡门如此做派,圆桌上却没有人敢公然反驳她,库尔切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没有任何一位长老流露出要为自己说话的意思,他终于闷闷的叹了口气,缓缓的坐了下去。

    “那么……我想现在,我们应该谈论些实际的问题了。”卡门坐直了身子:“对于这位达令陈法师,我们应该给予这样的人才匹配他成就的待遇!”

    “可是……他依然还是太年轻了吧。”说话的是雨果,德文分院的院长。

    德文分院是整个魔法学院之中仅次于霍格沃兹分院的所在,而雨果本人也是一位德高望重实力强大的炼金术师,他说话的分量,卡门就不能如同对待库尔切那样的对待了。

    卡门深深的看了雨果院长一眼,看着他那张圆滚滚的脸庞,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雨果院长,您的意思,也是质疑他……”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雨果笑了笑,他原本就生得肥胖,此刻一笑,更显得笑容可掬,颇有亲和力,他缓缓道:“我认同您的观点,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我们不能无中生有的否定掉一名魔法师的成就。所以我并不想质疑这位达令陈法师的成就,我的顾虑是,他毕竟太过年轻了,我们魔法学院从来就没有这么年轻的正式教员!他现在是助教,可如果要让他单独的拥有授课的资格,就必须要给他更高的待遇……难道给一个二十四岁的年轻人授予正式教授的头衔么?这个……会不会有些太……我觉得,这样天赋才华出众的年轻人,或许应该给他一个宽松的幻境,让他有更多的精力来继续他的魔法研究。或许,可以给他正式的魔法研究学者的身份,给他一些好的待遇,然后留在学院里的研究实验所……”

    “年轻。”卡门忽然精神一振,她看了看众人:“雨果院长的建议,请问大家都认同么?”

    雨果的身份毕竟不同,很快,就有人附议了。圆桌上,又有几名长老发言表示支持雨果的建议。

    “年轻……年轻……”卡门看着雨果的支持者,然后无奈的摇摇头:“因为他年轻,所以他不能当学院的正式教授么?”

    卡门说到这里,再次站了起来,然后她忽然离开了桌旁,缓缓走到了一旁的窗户旁。

    哗!!

    卡门忽然伸出双手,将窗户上那硕大的落地窗帘用力拉开!

    外面的阳光,立刻照入了这间肃穆的会议室。

    卡门就站在窗前,她转过身来,背对窗外,面朝圆桌。

    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身影映在桌上,此刻看过去,这位卡门院长的身体就仿佛沐浴在阳光之下,带着一团光环……

    “谁说,年轻就不能担任教授?”卡门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却带着一丝决然和坚定:“还有雨果院长刚才说的,学院从来就没有过任命这么年轻的正式教员……我想说的是,这恐怕不是事实吧!谁说没有先例?”

    她的声音提高了几分,然后一字一字沉声道:“一百多年前,当这座学院刚刚创建的时候,伟大的郁金香公爵杜维殿下,以二十岁不到的年纪而担任了学院的委员会成员,兼霍格沃兹分院院长以及正式教授!!而当时,杜维殿下的年纪,比这位达令陈还要年轻几岁!!他不但担任了教授,更担任了分院院长!”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

    不过很快,就有人出声道:“这个……卡门院长,您将这位达令陈,和伟大的郁金香公爵相提并论,这,这或许……或许……”

    “达令陈当然还比不上郁金香公爵,至少现在看来远远比不上。”卡门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坚毅:“可他同样年轻,同样充满了才华!!先生们,我刚才说了,我们现在的这个时代,是一个悲哀的时代!是一个人才凋零的时代!我认为,造成这种现状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思想开始渐渐僵化!!我们之中有人经历了伟大的杜维殿下的时代,也经历了后来的几任郁金香公爵的时代,我们之中有人经历过那伟大的黄金时代,有人甚至到现在还在追忆,在缅怀那个伟大的时代!然后,我们开始坐在前人的财富上,渐渐变得保守,变得胆怯,变得不思进取!变得……固执而愚蠢!就如同我们一向瞧不起的魔法工会一样!我们魔法学院,已经从一个锐意进取的新兴魔法学院,变成了一个日益老气横秋,暮气沉沉的地方!这个地方,越来越像魔法工会!我们的思维方式,也越来越变得陈旧!!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我们学院培养出的人才越来越少,因为我们越来越胆小,越来越缺乏创新的思维,越来越不敢打破常规的条条框框!我想问的是,在一百多年前,伟大的郁金香公爵开创那个黄金时代的时候,他可曾是按照什么固定的规矩一步一步的去做的么?不!不是的!”

    卡门的语气越来越亢奋,越来越激昂,她最后深深吸了口气:“我认为,我们在有些时候,应该适当的打破一些陈旧的观念了!年轻人为什么就不可以被破格提拔?我认为,只要他有足以匹配的才能,我们就应该给予他相应的待遇和地位!一个教授?我可以告诉你们,如果在未来的三年时间内,这个达令陈能一如既往的表现出这样令人惊奇的才华,我甚至会在三年后的换届上,提名他担任霍格沃兹的分院副院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