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零九章 【炼金术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庞贝迪家族的魔药坊,距今已经有一百三十余年历史了。说起庞贝迪家族,可算是帝国出名的望族了。庞贝迪家族的兴起,启始于一百三十年前,甚至还要早于郁金香家族。

    说起来,当年庞贝迪家族的还只是一个帝国二流的商会,不过庞贝迪家族出了一位传奇人物,外号叫做魔兽山。这位传奇的族长,当年是帝国的摄政王的心腹,更和郁金香公爵杜维殿下私交也很不错。庞贝迪家族原本只是做军队里的军械生意,为军队供应一些武器军械军资,也会负责筹集些军粮。

    庞贝迪家最早是靠这些生意起家的。不过到了魔兽山大人主持商会的时候,这位先生很明确的指出了,如果家族只是保守的满足于做一个军需供应商,那么是绝成不了气候的。

    所以,当时虽然帝国处于战争时期,庞贝商会因此而赚了很多钱,不过魔兽山大人依然为商会做出了新的规划,他用了一生的时间,将庞贝商会从一个单纯的军需供应商,变成了一个综合大商会。目前商会的生意涉及了餐饮,珠宝,古玩,杂物,魔法药剂,南洋特产,粮食,武器等等……总之,几乎所有的行业领域,庞贝商会都有涉猎。目前庞贝商会在帝国是公认的第三大商会团体,同时也是第一大军需供应商和第一大魔药工坊。”

    这番介绍的言辞,平托十多年下来也不知道说过几百遍了,所以说起来十分娴熟。欠身带着陈道临往大厅里走,穿过一个小门,就来到了里面的一间展示厅。

    刚进门,陈道临居然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件东西。叫他为之一愣。

    这是一只火焰犀牛的标本!

    火焰犀牛的内脏早已经掏空了,身躯用特殊的药物处理过,就摆放在大厅入口处,四蹄张开。做咆哮状,栩栩如生。

    火焰犀牛已经可以算是中阶的魔兽了,这么一个东西,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而随后,这个展示厅有一面墙壁,挂着的全部都是魔兽头颅的标本。有火焰犀牛,冰雪魔狼,雪狐,沙狐。甚至还有一头狮鹫!

    “准确的来说。我们的魔药坊并不仅仅只做魔法药剂。而一些常见的魔法材料,我们也有经营。比如一些魔兽的材料。我们庞贝商会和帝国的几个大佣兵团都有常年的良好合作关系,每年这些佣兵冒险团队在冰封森林或者南方沼泽地区冒险狩猎魔兽。带出来的收货,我们都会大批采购来囤积。当然了。如果客人有什么特别的需求,也可以直接预订,我们会根据客人预订的需求,向佣兵团进行悬赏求购。”

    顿了顿,平托笑道:“上半年的时候,有一位客人……很抱歉,为了保护客人的**,姓名我就不便透露了。那位客人指名要一种只在南洋出产的海中的怪兽皮,我们向三个顶尖的佣兵团下了求购悬赏,后来又不惜重金组织了一支船队远赴南洋,在海上搜寻等待了两个月时间,最后才终于找到了那只怪兽的踪迹,将它猎捕了回来。”

    平托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里不由自主流露出几分得意和骄傲。

    “在帝国的北方,冰封森林的生意,基本上被郁金香家族垄断了,只有他们的商队才能进出冰封森林,其他的商会车队,都会被那些该死的兽人阻拦。不过我们庞贝商会也和郁金香家族有了协议,我们的车队可以挂郁金香旗进出冰封森林,我们每年也会去大圆湖和精灵族交易,精灵族制作的一些器物,比如弓箭,魔剑,还有一些木雕,在这里都是极受欢迎的。”

    说着,平托忍不住看了一眼陈道临身边的巴罗莎,低声笑道:“若是我没看走眼的话,您的这位女伴,应该是来自大圆湖畔的吧。”

    陈道临看了巴罗莎一眼,巴罗莎抿嘴一笑:“您果然是慧眼,我正是一名草木精灵。”

    “那么我代表庞贝商会,欢迎精灵神的子民光临。”平托微微一笑,然后居然抚胸做了一个精灵族的礼节。

    巴罗莎赶紧还礼,再看向平托的时候,眼神就不免多了几分亲近。

    “四年前为了一些客人预订的货物,我亲自曾随商队去了一趟北方,在大元湖畔,受到了精灵部族的热情款待,那次旅程,让我至今难忘。”平托笑道:“当时我曾经受到过葛亚罗长老的教诲,不知道您是否认识葛亚罗长老?”

    巴罗莎听了,轻轻一笑:“葛亚罗长老是栖落部落的祭祀,我并不是来自栖落部落,不过我去年曾经有幸见过葛亚罗长老,他是一位高贵而睿智的长者。”

    “愿他安康,愿精灵之神护佑他。”平托的语气很诚恳。

    说这话,几人走出了展示厅,沿着楼梯往二楼走上去。

    走到了二楼,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让陈道临异常熟悉的气味。

    各种魔法植物,萃取的药剂,这些气味飘在空气之中,让陈道临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

    房间里摆放着一排排柜子,就如同图书馆里的那些书架一样,只是柜子上摆放的自然不是书籍,而是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箱子盒子。

    “基本上,常见的魔法药剂材料这里都能找到。”平托的语气充满了骄傲:“可以说,去年最新版《魔法药典》上列出来的常见的三千六百四十四种材料,在这些架子上都能看到。当然了,一些特别珍惜特别稀有的材料,是没有摆放出来的,而是在库房里藏着。”

    说到这里,平托客客气气的对陈道临笑道:“当然了,您这样的魔法行家在这里。我就不做赘述了,想来这些东西,您自然是比我更熟悉的。”

    陈道临摇头:“不用客气,我毕竟年轻。您却已经是研究这行多年了。”

    “二楼有三个房间,这件放的是植物类的材料,里面还有两个房间,一间摆放的是矿物类。还有一间摆放的是从魔兽身上提取的原料,还有一些杂项材料。”

    陈道临知道巴罗莎是精灵,爱好和平,不喜欢杀生,想来那个魔兽厅里应该有许多魔兽的标本——刚才进门看到的那些标本,已经让巴罗莎面上露出不忍了,陈道临心疼自己的小精灵,所以干脆就决定不去魔兽厅了,而是让平托直接带自己去了矿物厅。

    矿产厅里摆放的自然是各种魔法宝石。从最最普通的各种品质等级不同的魔法水晶。到各类不同属性的魔法宝石。

    陈道临注意到。这里的宝石大多数都是原材料,也就是一些裸石,并没有打造成任何器物。比如戒指,魔杖。指环,手环,幸运符等等器物。而甚至还有一些,则连裸石都不是,而根本就是一些原石。

    所谓的原矿石,就是还没有打磨开采出来的矿石,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块块不起眼的破石头。

    不过陈道临毕竟有石头夫人那种大炼金术行家的学识,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石头,在他眼里就是一堆堆宝贝,看了会儿,就辨认出来,其中不乏一些价值不菲的高等魔法宝石蕴藏其中。

    平托眼看陈道临看得认真,显然并不是走马观花,而是仔细的品鉴,不由得心中生出几分敬意来。他自然是知道的,除非是对魔法矿石有着相当造诣的,否则的话,对这么一堆原石是看不出什么门道的。

    甚至,就算是一些普通的低级魔法师,都对这些原石都未必能看出什么来。毕竟很多低级魔法师,一辈子也难得能看到几块高级的魔法宝石,更别说是原石了。

    陈道临看了会儿,才忍不住惋惜的叹了口气。他一面叹气,一面摇头。

    “达令法师……这个,是有什么问题么?”平托眼看陈道临脸色古怪,忍不住问道。

    “可惜了,可惜了啊。”陈道临皱眉:“这些原石也还罢了,倒没什么问题。可是……这开采出来的裸石,却……哎,问题多多啊,浪费,浪费了!暴殄天物!”

    “这,这怎么说的?”平托疑惑问道。

    陈道临看了平托一眼,犹豫了一下,才道:“不知道这些裸石,你们是打算用来制器么?”

    “嗯……”平托的语气有些扭捏,然后苦笑道:“制器么,我们是自己不敢想的。这些裸石只是开采了出来,打磨好了,然后就这么卖掉,至于客人买走之人,拿它做什么,只做成增幅戒指,还是手镯,又或者是镶嵌在什么魔法装备上,我们都是不得而知的。”

    “果然是这样。”陈道临摇头:“所以我才说,浪费了。”

    顿了顿,他随手指着台子上一个玻璃柜里的宝石——这是一枚有拳头大的火红色的宝石。

    “这枚火系红宝石,看上去倒是能吓唬人的。这么大的个头,从体积上看倒是难得了,品质也还算不错。”陈道临说到这里,平托看了两眼,就笑道:“不错,这算是我们这里的一件好东西了,从南方沼泽的深处的一处矿区开采来的,品质达到了中阶四级。”

    “可惜,你们不该把它开采出来的。”陈道临摇头:“若是原石运过来,倒好了。”

    看着平托不解的眼神,陈道临道:“开采原石,打磨宝石,这种活儿看似简单……可是要知道,魔法宝石可不是普通的宝石!不是说随便找一个珠宝工匠来就能把宝石开采打磨出来的。哎!

    你这块石头,大是够大的,可是这么大的宝石能做什么用?用来镶嵌魔杖么?四级的宝石,镶嵌魔杖实在是太差了些。好一点的魔法师,都不会选择用这么低级的宝石来镶嵌,个头大,分量重,可魔力却还比不上一个体积不足他十分之一的六级宝石。你觉得,哪个魔法师会愿意抱着这么一大块石头成天举在手里?

    四级的宝石,一般来说。也就是用在一些普通的魔法阵上当做基料。

    你看这枚火系红宝石,它的品质虽然大体来说是达到了中阶四级,但是其中也是有分别的,它的右侧角这儿。颜色更深一些,从质地上来看,应该是能达到了五级!这高出了一级,可就区别大了!

    五级的宝石。勉强可以做成戒面了,可以镶嵌在戒指上的。

    可是我看你这块宝石打磨的痕迹,这个角明显是被磨过了——我想,打磨这石头的应该是你们工坊里的工匠吧?一定不是魔法师干的,既然不是魔法师,只怕打磨的时候,也看不出四级或者五级的细微差别,只要打磨的时候稍稍不小心磨掉了芝麻粒大小的一点……那就损失太大了。哎!

    你这块石头,最有价值的就是右侧这个角儿。可惜却被打磨掉了一半。剩下的整个一大块。无非就是当当基料的份儿。”

    陈道临说到这里。也不管平托的脸色,随手又指着另外一块黄色的石头。

    这是一块金丝火钻,可算是魔法宝石之中的珍品了。

    “这金丝火钻的成色很是不错。可惜你们却没弄好。”陈道临苦笑道:“这台子上的金丝火钻一共是三枚,若是我没看错的话。这三枚火钻,应该是一块原料然后你们自己把它割开的吧?”

    平托一愣,连连点头:“您好眼力!正是这样的。我们的工匠说,这原料虽然是一大块,但是原料的品质不均,有一部分的品质差些,就干脆把它切开了。;品质差的切了两块,品质好的单独一块,这样出售的时候,也好区分。”

    “不该切的切了,该切的却没切。”陈道临叹了口气。

    然后他缓缓道:“金丝火钻这种东西,是很难得的火系宝石。平托,你也是学过魔法的,对于任何一个火系法师来说,金丝火钻都是法师最喜欢的东西,你这块金丝火钻,如果没有切割的话,体积足够镶嵌在魔杖上了!如果是镶嵌魔杖的话,讲究的就是魔力的输出量,其实就不太在乎宝石本身的细微成色差异了,可你们这么一切,倒是将成色差异给切出来的,可是你切出来之后呢?这三块宝石,随便一块拿出来,做魔杖镶嵌,太小了,魔力输出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做魔法阵吧,用金丝火钻做魔法阵,恐怕只有魔导师才会这么奢侈吧。

    至于做别的……做戒指的话,却又太大了些,一旦再切割,又会有浪费。

    唯一的选择,就只能做些装备上的镶嵌了。

    你看看,本来是一块很不错的魔杖镶嵌宝石,被你们这么一切,就只能去做些魔法装备的下脚料了,你说,这是不是很可惜?”

    陈道临说到这里,忽然闭上了嘴巴,看着平托。

    平托目瞪口呆,额头满是冷汗,双手垂着,手指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眼看平托这幅模样,陈道临不由得有些疑惑,他走近了两步,低声道:“平托,平托先生?”

    平托这才仿佛猛然清醒过来,身子一震,然后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声音居然有些颤抖:“达,达令法师,我,我冒昧的问一句,请问您,是否钻研的炼金术?”

    陈道临闻言,笑了笑:“钻研说不上,不过对炼金术还算有些涉猎罢了。”

    平托听了,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盯着陈道临看了好久。

    终于,他长长的吐了口气。

    “达令先生!!”平托郑重其事的弯腰行礼,抬起头来的时候,满脸诚挚:“多谢您刚才的一番提点……若不是您的提点,只怕我死也想不出这些。我虽然学过魔法,但对于炼金术却是一窍不通,也只是对魔法理论和魔药学有些了解。可魔法制器炼金,都是一窍不通。这些年来,魔药坊的发展一直处于瓶颈,我却以为我们这原材料卖得也不错。

    可今天您这么一说,让我忽然醒悟过来,这些年来,也不知道在我手里,废掉了多少好东西啊!!”

    平托一脸的惋惜。

    陈道临倒有些好奇了:“咦?难道你们的工坊,就没有魔法师顾问么?毕竟你们是做魔法材料生意的,就算你通晓些魔法理论。可毕竟也需要有个魔法师在这里坐镇才行啊。庞贝商会家大业大,难道招揽不到一个魔法师么?”

    “魔法师顾问么,倒是有两位。”平托苦笑:“一位是魔法工会里的,平日只是偶尔过来瞧瞧。另外一位是常年供奉着。不过却只是一位低阶法师,好在对魔药学很是精通。”

    平托说到这里,语气越发的无奈:“您刚才也看到了,我们这里只有些原石和裸石……其实。我们何尝不想做成品器物的生意?卖原石才能赚多少?一块原石最多三五千金币,可若是制成魔法装备,价码就能在后面加个零!”

    陈道临点头:“这倒不错。”

    “可……”平托苦笑:“可是能制器的魔法师,却实在找不到啊。”

    “哦?”陈道临疑惑的看了看平托。

    平托也皱眉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么?魔法师虽然有,可炼金术师却不常见啊!炼金术师可是魔法师之中最最稀少的也是最最难得的一类人了。若是懂得炼金制器,哪怕是一个低阶的法师,都会被豪门奉为最最欢迎的贵宾,可以享受最最优厚的待遇!可炼金术师实在是太难得了,而且要成为炼金术师。比其他类的魔法师要难上数倍。一个炼金术师。要通晓所有各系的魔法理论,并且拥有深厚的造诣,同时精通魔药学。精通各种魔法矿物,魔法生物。魔法理论,魔法元素,以及各种材料原理,还必须拥有高超的技巧和天才的想法……总而言是,一个炼金术师,几乎就是一个魔法万事通才行。这样的人物,如今已经越来越稀少了。整个帝都,有名有姓的炼金术师,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而这些人,有的身份高贵,是绝不可能被我们请来聘用的,其他的,都被别的豪门攥在手里,像防贼一样防备着外人挖角……”

    陈道临听到这里,不由得脸色越来越古怪了。

    他倒是也知道炼金术师,似乎是比较难得的。

    可是,他从来没想到,炼金术师,居然稀缺到了这种程度?!

    毕竟陈道临并不是土生土长的罗兰人,他的魔法学识,对于魔法界的情况的了解,都是来自于石头夫人的记忆。

    可石头夫人因为她自己就是炼金术师,所以她自己就并没有认为自己有多稀罕。

    毕竟人对已经拥有的东西,都不会特别的珍惜和重视。

    而除此之外,陈道临打交道最多的魔法领域的人,就是卢修斯那个小孩子——这个家伙也是毛都没长齐的二半吊子,哪里懂那么多?

    所以从来没有人告诉过陈道临,炼金术师在罗兰帝国居然稀缺到了这种程度?!

    平托看着陈道临,忽然眼睛里流露出一股狂热之意:“达令法师,我……想问一下,这个问题很冒昧,不过……还是……嗯……那个……不知道,您的炼金术,达到了一个什么境界呢?”

    “境界?”陈道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的法师资格应该很快能考到中阶了,不过炼金术么,我不知道该怎么衡量。”

    说着,他忽然一拍脑袋,然后伸手从怀里摸了摸,就摸出了一把东西来。

    全部都是一些魔法戒指啊,指环啊,手镯啊,挂饰啊,幸运符啊之类的东西。

    这些都是陈道临平时闲着无事,自己亲手制造出来的魔法装备,有大有小。

    他自己从来没把这些东西看得太重……反正他那些魔法宝石来的太过容易了。

    可没想到,这一把戒指手镯之类的东西掏出来,平托只看了一眼,就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到地上去了!!

    “这,这些!!这些都是您,您……您亲手做出来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