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一十一章 【奇才?】(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安古洛回来的时候,陈道临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

    房间里的那位彭彭法师实在是个奇葩,他就在那儿,除了会喘气之外,简直就如同一尊雕塑,陈道临几次试图开口和他寒暄一下,可一接触到那双死鱼眼,就有些退缩了。

    这家伙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来,陈道临这么个大活人就在他眼前,可是他却偏偏就好像看不见一般,眼角都不曾朝着陈道临这里瞟上一下。

    和这么一个人呆在一个房间里,偏偏又无话可说,陈道临实在有些郁闷。

    幸好安古洛回来,陈道临才如释重负,他忍不住生出一丝好奇来:安古洛平日里是怎么和这个彭彭法师相处的?

    “抱歉,让你久等了。”

    安古洛笑的异常热情,走到陈道临身边,拍了拍他肩膀,笑道:“达令法师,请多包涵啊。”

    “庞贝迪先生客气了,您事务繁忙,我能理解。”

    安古洛故作不悦之色:“又来啦,达令法师,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可千万别叫我什么先生,这么称呼,就显得太过疏远了。难道我安古洛,就不配当您的朋友么?”

    “呃……”陈道临一愣。

    “咱们也算是一见如故,如果您不介意的话,以后可千万别在这么叫我了,我年纪比你大几岁,你若是愿意的话,就叫我一声安古洛,或者喊我一声大山老兄。我呢,也不再扭扭捏捏的叫你什么法师啊先生了,我就叫你一声达令老弟。你意下如何?”

    陈道临心中暗笑——其实他已经多少猜到了安古洛忽然之间态度转变的原因。

    平托在知道了自己是炼金术师之后,方才又对安古洛丢颜色,又把他叫出去说悄悄话……再加上自己已经知道了庞贝商会急缺炼金术师坐镇。

    此刻他哪里还会想不到安古洛的心思?

    不过……和这么一个帝国的顶尖大富豪交朋友,倒也算是一件好事。

    如果是在现实之中。陈道临一个小小的草根。遇到这种级数的大富豪,只有远远仰望的份儿。最多也就是在心中默默的YY一下: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而且,貌似还是眼前这位土豪求着想和自己结交。

    “倒不是不愿意,只是觉得有些高攀了。”陈道临抿嘴笑着,笑容很矜持:“我不过是一个年轻的小法师。您却已经是帝国举足轻重的人物。”

    “你这话可就太妄自菲薄了。”安古洛连连摇头,语气十分真诚:“您可是拥有了三项新魔法药剂配方发明的人物,将来也是注定要留名史册,魔法药典上必定是有您名字的。你这样未来的**师,说起来倒是我高攀了你才对。”

    两人都客气了几句,实际上是一个有情一个有意,**一拍即合。

    不多片刻。就居然真的热情的称兄道弟起来。

    陈道临实在不像是这个世界的标准的魔法师,他性子疏懒而大大咧咧,说话做事,都充满了一股子世俗的味道。浑然不像这个世界的那些魔法师不通世务。

    两人既然都有心思结交对方,那么下面的事情倒也简单了。

    安古洛拉着陈道临坐了下来,这胖子也当真不愧是能把家业做到这么大的人物,也不扭捏造作,就干脆直截了当的开门见山了。

    “达令老弟,我也不隐瞒你,咱们既然交朋友,那么我就不妨把话说在明处了,因为交朋友么,就贵在坦诚,若是我这个做老哥的吞吞吐吐和你兜圈子,却反而显得我不诚心了。”

    “嗯,大山老兄,你有什么事情就尽管说吧。”陈道临笑了笑。

    “呃……我想今天平托带着你参观的时候,应该也和你多少说了一些我现在的情况。”安古洛正色道:“我这生意现在做的虽然还算不错,可毕竟有着一个瓶颈,却是怎么也过不去的。魔药坊的生意,如今已经无法再有突破,我缺的就是一位炼金术师!你是魔法师,应该知道炼金术师有多难得,我虽然多年来一直试图花费重金寻找,可依然……”

    说到这里,安古洛摇摇头,一面叹息,却一面用期待的眼神瞧着陈道临:“平托和我说了,我才知道老弟你居然对炼金术也有独到之处,哎,你看这不是上天赐给我的么?我看就是光明女神保佑,才把老弟你带到了我的面前啊!可笑我今天还和你谈什么配方的生意,卖成品药剂,那才能赚几个钱,我也不妨和你说实话,我找你收购配方,其实看重的是你这个人,你年纪轻轻就有了魔法发明,将来成就必定不可限量,我只想着,能先和你建立合作关系,今后你有什么魔法发明成果,我也好近水楼台……嘿嘿,我这做哥哥的,把话都挑明了,还希望你不要见怪。”

    陈道临面色如常,摇头道:“你的话太客气了,我自然是明白的,怎么会见怪?做生意,本当如此。只是承蒙你这么高看我,还是让我有些惭愧的。”

    “好,那我就明说了吧。”安古洛深深吸了口气:“原本不知道也就罢了,可现在既然知道了,老弟你擅长炼金术,那么你也知道我这魔药坊的现状了,正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来帮我。我也知道,你在魔法学院任职,是万万不可能为了赚钱而离开魔法学院的,我也不敢那么贪心,我只想,老弟你能在得空的时候帮帮我,我这生意就缺一位炼金术师坐镇,如果老弟你肯帮我的话……我大山今天就丢一句话在这里,条件任你开!今后只要我大山有的,都有你达令老弟一份!”

    陈道临自然不会被对方几句话就说的昏头,他笑了笑:“大山老兄,你的这个话可就让我不敢当啦。我也不是那种贪心的人。”

    顿了顿,他缓缓道:“说起来。你既然对我开口了,我也总不好驳了你的面子,这样吧,我在魔法学院的事情的确不能荒废了。你这里的事情。既然你开口了,我总不能不帮忙的。当然了。你说的什么条件任我开,这话可太严重了。我家乡有句话,叫做:亲兄弟,明算账。私人交情上。朋友之间固然是可以不分彼此的。可生意上,还是说的比较清楚些为好,免得将来有了分歧,反而伤了感情。”

    安古洛看着陈道临,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诧异。

    他立刻明白,这个年轻的魔法师绝不是那种被自己几句话吹捧就昏头转向的人,其实陈道临的话虽然说的客气。但是意思却很明确:你别和我玩虚的,什么只要你有的就有我一份,这话说的太笼统了。既然要我帮你,那么你就把条件说的清楚些。该开什么条件就什么条件,别那那些虚话来忽悠我。

    安古洛略一思索,然后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两份契约。

    胖子忽然伸手,将那张魔法药剂配方授权的契约拿在手里,几下就撕掉了。

    陈道临对大山的举动,丝毫没露出半点意外,依旧笑吟吟的瞧着他。

    “这合约自然作废了。”大山道:“我的意思是这么想的,达令老弟,我这魔药坊的生意,有你坐镇,魔法药剂,炼器制器,还有魔法原材料这些生意,对外么的那些俗事,还是平托来应付。但是咱们自家工坊里,你说了算,平托给你当副手!今后你就占三成股!生意的收益,每年你分两成。今后你我之间是合作伙伴的关系,而不是雇佣关系。”

    这价钱开的可绝不低了!

    可陈道临听了,只是微微一笑,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安古洛。

    安古洛被他瞧的心中越发的忐忑,苦笑道:“老弟,你到底是什么想法,就别这么瞧着我,直接说出来吧。”

    “嗯。”陈道临略一思索,正色道:“既然这样,我就说了。咱们先说好了,我说的条件,你可以考虑,行不行都没关系,绝不伤我们的私人交情。”

    “好!”安古洛一拍桌子。

    “那么,我的意思是这样的。”陈道临想了想,他看着大山的眼睛:“老兄,我今天在你的这座魔药坊看了这么长时间——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你的魔药坊虽然现在做的规模不算小,但如果让我来看的话……不怕得罪你,老实说,我还真看不上。”

    “…………”安古洛一愣,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强行忍住了,只是吞了口吐沫。

    “或许不止是你庞贝商会,还有郁金香工坊和李斯特家族,你们的魔法药剂和魔法器具的生意,都太过局限了。比如您的这个魔药坊……我说句实话,在我看来,实在是没有经营好。你先别瞪眼,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陈道临笑道:“第一,你能告诉我,庞贝商会的魔药坊的东西,和其他那两家的东西相比,有什么优劣之处?”

    安古洛听了,倒也不用思索,立刻就道:“我家的东西,质量自然是无话可说的,我们能给魔法工会和魔法学院和光明教会供应魔法药剂,东西自然不会差了。”

    “这不够。”陈道临摇头:“你的东西不差,难道其他两家的东西就差了?”

    “嗯……我手里的魔法药剂的配方所有权最多,所以现在,说到做魔法药剂,我们家的货物是最齐全的,有些魔法药剂,只有我家有做,另外两家都是没有的。”

    “嗯……这算是一个优点吧。”陈道临想了想:“品种齐全。可这优势并不太明显,你的魔法药剂品种齐全一些,可是别家也有他们的长处,至少魔法装备你们就没有。”

    “还有,魔法药剂的生意,我做的最大,所以价格上,我比其他两家要稍微低了些……”

    陈道临听了,越发的摇头,皱眉道:“说来说去,你的魔药坊的生意,还只是停留在‘价廉物美’的策略上,这个固然是重要的,也是根本所在。可要想在竞争之中击败对手,恐怕远远不够。你做的固然是价廉物美,难道另外两家就是价贵物差么?恐怕也不见得。”

    安古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苦笑道:“我的达令老弟。你就别再吊我胃口啦。有什么话,你就痛痛快快讲出来吧。”

    “好吧。”陈道临笑了笑。然后他先竖起一根手指:“我有点自己的小小的看法,这第一呢,做生意要想立于不败之地,首当其冲的一个诀窍了就是: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奇!总之,先要立足于自家的产品。”

    人无我有,人有我精……

    安古洛细细品味这两句话,眼睛不由得亮了几分。

    “在我看来,咱们这魔药坊现在远远达不到这点,虽然你的魔法药剂的种类是比比较多了些。但是这优势太小。而且,在我看来,大部分的产品,其实我们和另外两家都是雷同的。无论是货物的质量还是价钱,都没有本质的差别,无法形成真正的优势。”

    安古洛不说话。

    “这第二呢,就是明确自己的目标市场。”陈道临笑道:“我想问你的第二个问题就是,老兄,你的魔药坊,有没有想过,针对的主要的客户群体,到底是哪些人呢?”

    “这个……魔法药剂和魔法装备,自然是卖给魔法师了。”安古洛笑道:“当然了,还有些其他的群体,比如佣兵组织,冒险团队,也都会大量采购魔法药剂来备用,还有军队,也都常年采购一些军中使用的。至于魔法装备,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做,不过如果你肯帮我的话,情况就不同了。不过……就算做起来,也都是卖给魔法师群体,和佣兵行会,军队之类的。至于普通人,谁会买魔法器具啊。”

    陈道临笑了。

    然后他摇头道:“就这一点,我就要说,安古洛老兄,你做生意做不过郁金香工坊,实在是一点都不亏。”

    他随即笑道:“我虽然还没有去郁金香工坊看过,但是我却看到过不少郁金香工坊出产的东西,比如他们有一种衣服,是专门做出来出售给贵族豪门的那些贵妇人的。衣服的用料什么的,也无非就是些常规的好材料布料,裁剪设计么,也算是很不错的,但最重要的便是,他们能想到,在这衣服上,用些魔法材料,加持上些小小的法术,比如一个最最低阶的水系魔法加持,让这件衣服能自动吸收空气之中的水元素,使得穿上这衣服的人,时时刻刻在身体周围都会有一团若有若无的水气包围。

    这种衣衫,夏天穿着,就格外的凉爽,而且女人么,都是爱美的,身体周围保持一些潮湿的水气,对皮肤也有好处的,可以避免皮肤干燥。

    据我所知,郁金香家的工坊,在这种魔法衣衫的生意上,每年就能赚到大把大把的金币。”

    安古洛想了想,苦笑道:“不错……郁金香家的工坊,最强的便是这一套了,他们可以把魔法应用到日常的生活之中,他们家的东西,不仅仅是魔法领域的人,就连普通人之中也是极为受欢迎的。他们家做的魔法装备,尤其是那种贵族使用的佩剑,做的就好像和教会里的圣骑士一样,虽然华而不实,也没多大实用战斗价值,但是却偏偏让那些贵族子弟都……现在几乎整个帝都,一个贵族子弟出门,若是不能佩戴一把郁金香家工坊出产的‘圣骑士佩剑’,简直就是丢人的事情。”

    “这就是他们的聪明之处了!这就是我说的,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奇!郁金香家做到了这第一天。而他们的第二点做的也非常不错,他们已经成功的把魔法装备生意的领域,拓展到了非魔法群体的普通人。

    您应该知道,罗兰帝国的魔法师,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四千人,就算加上那些魔法学徒,也不不过就是有个两三万人,这才是多大的一点点市场?可罗兰帝国的总人口?已经有数千万了!你说说,是两三万人的市场大,还是几千万人的市场大?”

    “我……”安古洛苦笑:“我何尝不想把生意拓展,可我身边没有炼金术师……”

    “一定要炼金术师么?”陈道临摇头:“我看并不是炼金术师的问题,而是您的魔药坊的经营,一直以来,都太固守陈规了。比如郁金香家的那种魔法衣衫,难道一定要有炼金术师才能做出来?普通的魔法师,在衣服上加持个水系法术,并不算太难。这种东西,还用不到太高深的炼金术。可是你们却一直没有做……这就是自己本身的问题了。你们依然还很保守的把魔法生意的目标盯着那些传统的魔法领域的群体,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那……”

    “郁金香工坊可以把魔法装备卖给那些根本不懂魔法的贵族……可贵族阶层才多少人?”陈道临笑道:“假如,我们能有法子,将魔法装备卖给那些成千上万的普通人……当然了,且不说那些平穷的群体,只是在帝都,那些家庭富裕,中等收入的人家,就有几万户啊。那么整个帝国有多少?”

    “普通人?真正的普通民众?”安古洛疑惑了:“这些普通民众买魔法装备干什么?还有,我们能做出什么魔法装备,是适合他们使用的?那些魔法衣衫,和魔法圣骑士佩剑……普通人也用不起啊。”

    “弄出什么样的产品,那是我要考虑的事情,如果我来当你的炼金术师,那么这些问题我自然会解决。”陈道临说这话的时候,信心十足的样子,顿时让安古洛眼睛放光。

    “第三个问题。”陈道临竖起第三根手指:“这一点也是您现在生意的一个弱点……品牌!”

    “品牌?”安古洛一愣:“你的意思是,招牌么?我庞贝商会的招牌已经非常响亮了,整个帝国,提起我庞贝商会来,谁不竖起大拇指?”

    “品牌,并不仅仅是说您商会的招牌。”陈道临笑道:“这里面的细分可就太多了。品牌不仅仅是商会本身,同时也涉及到产品。品牌就是产品的形象,最具备代表性,让人过目不忘,一提起来,就立刻会想到:哦,就是它!”

    “郁金香家的品牌意识做的是最好的,它们拥有好多独家的产品,都非常受欢迎,比如说那些魔法衣衫,一提到这个,人人都会第一时间想起郁金香工坊的成衣。可是您的魔药坊……可曾有自己的特殊的品牌,是旁人不可替代的么?”

    陈道临笑看着安古洛。

    安古洛摇头。

    “首先,要有一个响亮,或者是特殊的名字。”陈道临道:“您的魔药生意,叫做‘魔药坊’,这名字么,太过平淡无奇。虽然意思准确,但是却让人感觉毫无特殊之处。就如同卖烧饼的,难道门口的招牌就挂个‘烧饼店’么?做酒馆的,难道门口就挂个‘酒馆’的牌子么?您的魔药坊,就是这么个意思,连个能让人记住的新奇的名字都没有,让人一看到这名字,就会给人一种:大众,普通,毫无特点的印象。

    郁金香家的名字就很有特点,撇去郁金香家族本身的传奇性不说,只是‘郁金香’这个名字本身,就会让人有一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

    安古洛越听越是心中好奇,忍不住换了个姿势,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好了,老弟,你说了这么多,想来你心中必定是了全套的想法了,你可别再让我着急啦,还请你把你的主意说出来吧。”

    陈道临叹了口气,他知道吊胃口吊得差不多了,收网的时候到了。

    于是他收起了笑容,满脸凝重:“既然你让我说,我可就说了!还是那句话,成不成都没关系,你可以考虑,但是不管如何,咱们都还是朋友关系。”

    “行!!”

    安古洛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随即,陈道临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