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一十六章 【冲突】(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知道为什么,夏洛这人也算是精明能干,若真的是个废物的话,也不能在郁金香家的北方商队里混到队副的职位。

    毕竟郁金香家的北方商队,要出入兽人王国,进出冰封森林,一身本事也是做不得假的,遇事也颇有几分干练。

    可偏偏夏洛一见到陈道临,就仿佛怎么都看不顺眼。大约这世界上真的有“气场不合”这种事情存在吧。在夏洛眼中,只觉得陈道临这个家伙怎么看怎么讨厌,无论是说话做事,都让自己生出无比的厌恶。

    偏偏在精灵部落的时候,这家伙孤身一人跑单帮,却能赚得盆满钵满,而自己这些郁金香家的商队之人,却只能赚些辛苦钱。这家伙全身上下,更是没半点本事,就是靠着嘴巴能说会道,运气也偏偏还那么好。

    这种家伙,简直就是天生来气人的么!

    所以夏洛心中总是按捺不住,想给陈道临一点难看。当初在精灵部落的时候,就再三的出言挑衅,一路上更是刻意针对,在大元湖畔的那晚,杜微微受伤昏迷,夏洛更是借机发挥,狠狠的整治了陈道临一顿——可自己才刚刚出了气,转眼之间,少主醒来,就责罚了自己,让自己丢掉了多年辛苦挣来的职位。

    原本在商队里的时候,队长格颜就曾经私下里对夏洛交代过,他已经在北方的商队里待了多年,家族多半会很快将他调回去,而北方商路在家族之中极为重要,这信任的领队之职,按照惯例,家族是不会从国内重新调个新人过来的,总要在商队里的老人里挑选出最能干的人,而格颜当初也私下里说明·他是意属夏洛的,并且也承诺在自己调离的时候,会向家族推荐夏洛来接位。

    可如此大好前途,就这么烟消云散。自己明明有机会可以做到商队的领队——这可是郁金香家族里的一条金光大道!数十年来·家族里升迁最快的,便是各个商队的领队人物,但凡能当领队的,本领自然不用说,更是有多年的实践经验和资历,一旦升迁,将来至少也是一个大管事的位置。

    夏洛想着·自己若是能当了领队,在北方的商队里再打熬十年——那个时候自己也不过就是四十岁,到那时·自己混足了资历,在商队里干上十年领队,也算是捞足了油水,届时在升迁上去,少说是一个地方管事的位置,若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去家族的领地大本营当个大管事,那就算是真正的家族之中的核心高层人物了。

    可惜,这些前程·这些金光大道,都在那天之后,全部化作乌有。

    夏洛这种人·心胸狭窄,但凡这种性子的人,是绝不会懂得自省自己的错误·只会将一切错误怪罪到旁人身上,他自然是恨透了陈道临。

    而且,让他愧疚的是,因为一再的包庇自己,商队的领队格颜,也因此而失去了家族的信任,在那次回来之后·格颜就被家族找了个借口,调离了商队·到了西北的一个分会里,挂了个闲职,虽然级别未曾降低,但是却等于是闲职了起来,无权无钱。

    夏洛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对格颜却是真心感激,多年来格颜一直纵容自己,还流露出让自己接位的意思,这等恩情,他也是感动的。自己不但倒霉,还因此连累了格颜,这也让夏洛越发的痛恨陈道临这个“骗子”!

    此刻看见陈道临,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又听见陈道临出言训斥自己,顿时夏洛就觉得心中一把火腾的一下涌起起来,再也压不下去了!

    “混账东西,你说什么!”

    夏洛大喝一声,翻身就从台阶之上跳了下来,口中一边喝骂,就大步朝着陈道临扑上来,仲手就要去抓陈道临的脖子。

    陈道临站在那儿,只是冷笑不动,即不躲闪,也不退让。

    夏洛的手才仲过来,忽然就看见面前人影一晃,一个精壮的中年汉子就拦在了自己的面前,对方已经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腕,然后用力一送。

    夏洛心中一沉,只觉得对方的手下力量浑厚,自己手下连甩了两下都不曾甩脱。

    胡克抓住了夏洛的手,冷笑道:“郁金香家的仆从就这么没教养么!”

    说完,他手里一送,夏洛连退了两步,站定之后,狠狠的瞪着胡克,忽然就一拧腰,从腰间拔出一柄短剑来,喝道:“好大的胆子,敢在郁金香工坊撒野!”

    夏洛虽然面色凌厉,其实心中也有些忌惮。胡克方才一抓,力量远远胜过了自己,自己怎么都无法挣脱,显然对方绝不是弱手。

    要知道胡克船上是什么人?那是在海上纵横多年的海枭,虽然说真是的武技,未必就强过夏洛,可单拼力量,那绝对不是夏洛能比的——人家是在海上和海浪风暴搏击磨练出来的,成天不是拉风帆就是拉铁锚,打熬出来的气力。

    而夏洛,武技虽然不俗,可毕竟是一个以弓技见长的技巧型的武士,拼力量实在不是他的擅长。

    就在夏洛正要举剑扑上去的时候,陈道临不等他动手,就厉声喝道:“郁金香家是什么规矩!仆从居然拿着利刃对客人招呼?!”

    说话之间,他手指轻轻一弹,指尖带着的一枚戒指,就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弱光芒。

    这是一个低阶的“摄心术”,是陈道临在制作戒指练手的时候,加上去的。他在制作魔法戒指的时候,为了了练手,在戒指上加了不少低阶的法术——这些低阶的法术,其实没有多少实战价值,纯粹是为自己积累制器的经验。反正他库存的材料丰厚,也不怕浪费,若是让别的魔法师看见他居然在这些珍贵的魔法宝石戒指上加持这种低级法术,一定会痛骂他暴殄天物的。

    低级的摄心术,其实也就是一个精神魔法,随着陈道临一声暴喝,法力随着声音传出去·落在人耳朵里,顿时就叫人一震!

    夏洛虽然武技不俗,但面对魔法也是没有什么防御的,被这摄心术一震·顿时瞬间心中一乱,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么愣了只有两秒钟的功夫,周围已经有不少人都围!。

    原本店堂里就有不少其他宾客,还有店中的其他仆从侍从,此刻看见这里闹了起来,都纷纷涌上来看热阄。

    陈道临语气越发的凌厉,高声斥责道:“我上门光顾·就是客人!郁金香家的护卫,居然拿着刀剑,对我无礼逼迫·这是什么规矩!难道这是郁金香家的待客之道吗!!”

    夏洛这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他不知道自己方才为什么忽然发愣,心中不由得更是恼恨,听了陈道临的话,就反击道:“你算什么客人!骗子一个,只怕是来为非作歹的,正要抓了你!”

    说着,夏洛脑子发热,也顾不得身边有许多人围观·挺剑就要再往上扑。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一声厉喝从人群外传来。

    “夏洛!放肆!!”

    人群分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苗条的身影来。

    来的是一个艳丽女子·看年纪大约三十左右,虽然穿了一件素白的袍子,但是那袍子裹在丰腴的身上·却尽显风情万种,这种成熟的如同水蜜桃一般的风情,和那种年轻女孩,却正是完全不同的风味。

    这女子走进来的时候,两旁的人群已经自动分开,陈道临眼尖,正看见对方那被袍子裹得紧紧的高耸胸前·绣着一朵火焰郁金香。

    这女子虽然穿的保守,但是却偏偏生了一张充满魅惑之意的脸·尤其是那双眸子,此刻虽然是怒斥夏洛,面含怒意,可偏偏眼角眉梢,依然还带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柔媚之意——这便是天生的了。

    这么一个艳丽成熟的女子缓缓走来,行走之间,扭腰摆臀,款款生姿,一股浑然天成的烟视媚行的味道。

    在场众人之中,不少男子,就忍不住看的眼睛发直,挪不开眼神了。

    陈道临也是个普通男子,虽然一眼看过去,也有些惊艳,不过毕竟他是魔法师,精神力强大,瞬间就恢复了正常。而且他看出来了,这女子胸前绣着火焰郁金香图,而且走进来的时候,周围站着的店铺里的侍从和护卫,都对她低头行礼。

    “费欧娜小姐……”

    夏洛一看这个女子,立刻收起短剑,反握剑柄,对着她低下头。

    费欧娜走过来,站在了陈道临和夏洛中间,她看了看夏洛,然后瞧了瞧陈道临。那双勾人的眸子,目光闪烁,从陈道临身边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陈道临身上,仔细的瞧了又瞧,最后才抿嘴一笑。

    她这一笑,果真是风情万种,从嘴角到眉梢,每一个细微之处,都仿佛含着一丝叫人心神荡漾的风情。

    “这位客人,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费欧娜的声音并不算很动听,甚至仔细听来,还略微显得有些沙哑,可偏偏她说话之间,天生就含着三分鼻音,就使得她的声音听起来,额外添了几分慵懒的味道,而这种味道,对于很多男人来说,却是更具备了额外的诱惑力。

    陈道临面色从容不迫,看了一眼这个女人,面带矜持的淡淡微笑:“先不着急问,我想知道,这里的事情,你能管得么?”

    费欧娜抿嘴一笑,眼波流转,缓缓道:“说句让您见笑的话,在帝都的郁金香工坊,我管不了的事情,只怕还没几件吧。”

    这个时候,达格利什凑近了陈道临,在他耳边低声道:“老爷,这位是郁金香工坊在帝都的大管事,费欧娜小姐。”

    果然身边有一个地头蛇就是方便许多,陈道临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就更轻松了些。

    他瞧着费欧娜的眼睛,道:“好,既然你能管得,那就最好不过了。我想问一问,请问郁金香的规矩,什么时候变了?进门的客人,莫名其妙的被你们的护卫拿刀拿剑的威逼?这等待客之道,难道是郁金香家的门风么?”

    这句质问已经十分难听了·直接就涉及了郁金香家的名誉。

    这费欧娜果然不愧是郁金香工坊在帝都的大管事,闻言居然也不着急,也不气恼,只是淡淡一笑:“您言重了·我想这其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存在的。”

    说着,她故意抬高了几分音量,看着周围围观的众人,高声道:“郁金香家工坊打开大门做生意,四面八方的来宾,只要进了这扇门,便是我郁金香家的客人·我们热情招待服务还来不及呢,绝不敢怠慢的。想来这些年,有口皆碑·在场的各位客人,应该都是知道的。”

    说到这里,她才看了陈道临一眼,目光颇有深意,那意思仿佛是说:想往郁金香家的招牌上抹黑,却没这么容易的。

    陈道临淡淡一笑:“好,既然如此,那就请您解释一下眼下这情况吧。面前这位叫夏洛的家伙,是你郁金香家的人吧?他手里拿着的·是剑不是?总不会是烧火棍吧?在这店堂里,你郁金香家的护卫,拿着剑对着我·喊打喊杀的,总不是我红口白牙胡说八道吧,在场这几十双眼睛可都瞧得真真切切。”

    费欧娜点了点头·这才转过头来,眼神瞧向了夏洛,目光里含着几分森然的味道,低声道:“怎么回事?”

    “费欧娜小姐······他们……这人……”夏洛额头冒出几粒冷汗来,显然这费欧娜平日里积威甚重,面对这位大管事,夏洛说话居然也失去了往日的气势·低声道:“这个家伙,是个骗子!我在冰封森林里就见过他招摇撞骗·现在这家伙带人来到咱们店铺里,刚才我听到他在这里叫嚷,说要带着人闯上楼上的贵宾区,还说一定要带他身边的那个狼人护卫一起上去,我……”

    费欧娜听到这里,点了点头,看了夏洛一眼,淡淡笑道:“好,我明白了…···夏洛,无论如何,你在店堂里,总是不该拔剑的,店里有店里的规矩,你这次是莽撞了些,还不快向诸位客人道歉。以后记住,纵然有什么事情,处理起来也要拿捏分寸才行,切不可冲撞了其他的客人。”

    这话说的,明里是敲打责备夏洛,可话里的意思,却分明就是袒护了。

    什么叫做撞了些”,什么叫做“冲撞了其他客人”?!

    那就是说,冲撞了其他客人不好,但是对付达令哥就是对的?

    陈道临听到这里,明知道对方的话里意思,却也不生气,不慌不忙,只是静静的瞧着这个费欧娜淡淡的笑着。

    夏洛不敢违背,收起短剑,对着周围鞠躬欠身,语气诚恳的说了一番道歉的言辞。

    陈道临看了,依然不说话。

    等夏洛道歉完毕,这个叫费欧娜的女子就开口,道:“叫诸位受惊了,打搅了诸位的兴致,都是我郁金香家失礼了。今天在场的诸位,但凡在店中有看中的东西,一律九折。我知道诸位都是身份不凡的贵宾,自然是不在乎这点小小钱财的,不过却是我们的一番心意,还请诸位千万不要拒绝。”

    这女人做事情果然有些手段,这话一出,周围人群顿时就传来了一番愉悦的交谈和话语,还有人高声笑道:“费欧娜小姐客气了。”

    陈道临听到这里,才点点头:“果然是郁金香家的大管事,这才是豪门气派。”

    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顿,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旁人的交代给了,那么我的交代呢?这位管事阁下,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理呢?”

    费欧娜笑了笑,正要说话——可事情就坏在这里了,这个夏洛果然草包,一听陈道临的话,顿时火气又撞了上来,不等费欧娜发话,就已经厉声喝道:“小混蛋!要什么交待?你这种招摇撞骗的东西,就该拿了捆起来交给治安所才对!”

    这话说出来,陈道临非但不生气,反而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容来,当下也不说话了,只是眯着眼睛,瞧着费欧娜,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费欧娜原本脸上还带着从容不迫的微笑,此刻一听夏洛的话,顿时就变色了。

    纵然她涵养再好·此刻也恨不得能回头一脚踢死这个夏洛!

    这混蛋,难道就一点不明白现在的场面处境嘛!

    费欧娜心中恼火,面上却发不出来——原本她其实对这个夏洛就颇为不满。夏洛的来历她很清楚,是从北方商队里调过来的。而且这个夏洛·在商队里行商走了多年,走南闯北惯了,虽然见识经历很多,但却难免养了一身的草莽江湖匪气,身上缺乏了管教,平日里大错不犯,却小错不断。

    郁金香工坊在帝都的生意·那是什么地方?这里进进出出的不乏权贵豪门,在这里做事情,要的就是一个守规矩!不管你是什么人·有多大本事,在这里,第一条就是要守规矩,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偏偏这个夏洛,桀骜不驯,一身野性,让费欧娜一直都瞧不惯的。可毕竟他是家族里的老人,虽然是犯错了被贬下来的,可毕竟在北方商队效力多年·轻易也不好开革了他,免得被人说闲话。

    可没想到,这个夏洛·今天居然敢如此莽撞,在店堂里就对人拔剑相向!

    这是何等的混账举动!

    这里可是郁金香工坊!不是什么北方的商队,更不是什么兽人部落精灵部落!在这郁金香工坊里·来往的权贵高官贵族,多如过江之鲫,在这种地方,喊打喊杀的,简直就是混账之极!

    至于眼前这个年轻人,费欧娜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什么来路—可不管是什么来路,哪怕就真的是什么招摇撞骗的骗子·夏洛也绝不该在店铺里就闹起来!

    这个蠢货,难道就不知道低调处理么?找人悄悄的把人带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该打该捆,还不是任凭处置?偏偏在店堂里就打闹动手?这不是叫人看笑话么?

    自己上来给他收拾残局,才有些眉目,这草包居然又闹起来……

    这一刻,费欧娜心中打定主意,今天事情不管如何,这个夏洛都绝不能留在这里了!”夏洛!闭嘴!”费欧娜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面色铁青,冷冷的盯着夏洛。

    夏洛一愣,随即满脸不服,皱眉道:“管事,这人分明就是骗子,我可没说假话,他······他不是好人!”

    “很好。”陈道临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冷冷看着夏洛,他的目光忽然变得锋利如刀,犀利无比,然后冷冷的喝道:“夏洛,你说我是骗子?有什么证据么?”

    “证据?哼,你在冰封森林里的时候,就招摇撞骗,跟着我们的商队骗吃骗喝,骗得我们的信任,然后……”

    不等夏洛说下去,陈道临就飞快的打断了他:“好,你说我是骗子,那么······”说着,他一指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这伙人身边服侍的店铺里的侍从:“你来说,我自从进店里来,可曾骗了你们店里一个铜板?我可曾做了任何欺骗人的事情?”

    “这个······”那个侍从一愣,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来,可毕竟郁金香家的规矩森严,而且众目睽睽,他也不敢撒谎,就看了一眼费欧娜,直言道:“这位客人看货物的眼光挑剔了些,下面的货色,没能入客人的眼……其他的,倒真没别的什么事情了。”

    陈道临冷笑道:“所谓挑剔的才是买货人!我上门买东西,挑剔一些,才说明我的购买诚意,况且,我买东西挑剔与否,那是我自家的事情,貌似······买东西喜欢挑剔,也没犯了帝国哪一条法令吧!”

    夏洛顿时语塞,可随即他恶狠狠道:“你这混蛋狡猾的很,只怕是想行骗,却还没来得及动作,你偏偏要带人闯到楼上贵宾区,必定是不怀好意!”

    “笑话!”陈道临大笑三声,厉声喝道:“夏洛,你眼睛是瞎的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