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章 【规矩】(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如此隐秘的拍卖场所,就连卖家的身影都弄的这么神秘隐晦,陈道临可想而知,这里拍卖的东西必定是非同寻常。

    在帝都这种地方,权贵豪门遍地,却能弄出这么一个场所来,这里的老板,后台恐怕也十分惊人的。

    这里面的拍卖场,与其说是好像一个剧场,不如说它更像是一个……角斗场?

    一想到角斗场,陈道临顿时眼睛一亮,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他立刻想起了自己当初在自由港那个小镇,晚上和杜微微两人夜游自由港,杜微微还带着自己跑去了一个隐秘的角斗场去看角斗和押注,结果自己赢了钱,还赢来了狼人查克。

    现在仔细想来,自己方才和罗斯帕宁一起走进这个地方,就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熟悉,这里的大厅,走廊,房间的装饰风格,还有这里的仆从侍者的穿戴举止,都隐隐的和那个自由港的角斗赌场如出一辙。

    很显然,都是一脉相承的风格啊。

    也许,这些仆从侍者都是受的完全相同的培训,才会风格如此相同。

    记得在自由港的时候,杜微微说起那里的幕后老板,言语之间都颇为隐晦,似乎那背后老板的身份,连她这位未来的郁金香公爵,都很是重视。

    正想到这里,忽然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随后房门打开,那个方才在外面迎接自己等人进来的管事再次走了进来。连连行礼,随后就有一群仆从鱼贯而入,捧来一盘盘美食。

    罗斯原本还坐在那儿吞云吐雾,一看送上来了食物。顿时就拍手笑道:“好好好,我一闻到这炖山龟的香气,就流口水。我说,上次和你说的事情。你可转告你们主人没有?”

    这管事嘿嘿一笑,略一迟疑,苦笑道:“伯爵大人总是喜欢开这些玩笑来为难我们这些下人啊……”

    罗斯听了,顿时露出失望的神色,挥挥手:“算了算了,就知道你们主人小气的很,看来是不肯了。哎!”

    说着,他已经招呼陈道临坐了下来,就坐在他身边。至于帕宁。则依然远远的坐在一旁。看着窗外发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罗斯根本不管帕宁,等仆人们将食物和美酒放下,挥手让他们出去。然后又对那个管事低声交待了两句什么,这才转过身来。对陈道临笑道:“来尝尝吧。这地方,拍卖的东西是好是坏,我也说不好。可这里的厨子手艺,绝对是帝都第一!我就一直说,他们有这么好的厨子,却不开饭店,实在浪费。我和这个管事说了几次,让他转告主人,把这厨子让给我,我愿意出一万金币,可惜这家伙却偏偏小气的很。哼……”

    说着,他就对陈道临极力推荐了几道面前的美食。

    这里的东西做的果然精奇,和陈道临吃到的罗兰帝国的食物颇为不同。

    面前一盆炖山龟,居然是将整只山龟去了龟壳炖得透透,揭开盖子之后,香气扑鼻。这罗斯似乎最爱这道菜,吃得不亦乐乎,而陈道临其实本人对这种奇怪的菜品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碍不过罗斯的极力推荐,才略微喝了口汤。

    只喝了第一口,他的眼神就微微一动!

    咦?

    一般来说,这种山龟,做出来都难免会有一股子土腥味。可这汤鲜美,却毫无土腥味——最关键的是,陈道临在这汤里,居然品出了熟悉的味道!

    现实世界里,这两种调料在中华美食之中早已经极为普遍,用来去腥是最好,还可以提味,陈道临哪里会不知道?

    只是……这东西,罗兰帝国也有?

    陈道临顿时就心中疑惑起来。

    这种现实世界才有的东西,居然能在罗兰帝国品尝到——难道这里的主人,和郁金香家族又有什么关系?能弄到这种现实世界东西的渠道……除了自己之外,这个世界上,就只有郁金香家族的那位初代公爵杜维了吧。

    这炖山龟实在不合陈道临的胃口——在现实世界之中,他最最惧怕的就是粤菜,天上飞的地下跑的,似乎就没有粤人不敢吃的。这种勇气,陈道临自问是没有的。

    不过除了炖山龟之外,其他的几道菜,陈道临倒是吃的很有味道。

    一道炭火烤鱼,却是用烧红了的鹅卵石铺在下面,将剖洗好的鱼直接平铺在上面,烤得外焦里嫩,人口很是鲜美。

    还有一道菜,是将巴掌大的扇贝整个儿端上来,打开之后,扇贝里里却是塞满了豆子。豆子炖得柔软弹牙,更浸透了扇贝的鲜美,入口很是爽快。

    其余还有一道菜,用海苔晒干了,里面包上些各色蔬菜,就蘸了些特殊调制出来的调料,味道很是脆爽。

    陈道临开始只是随意品尝,可吃了几口之后,不由得吃得嘴滑,干脆也就不顾矜持,甩开腮帮子,和罗斯一起,不顾形象的大吃大喝起来。

    达格利什在一旁当跟班,就干脆做起了端茶送水斟酒的活儿。

    而帕宁么,依然坐在一旁,不声不响。

    陈道临和罗斯两人饱餐完毕,罗斯才满足的吐了口气,看着陈道临,笑道:“如何?我可没骗你吧?这里的厨子,绝对是帝都第一。”

    陈道临也吃得八分饱了,擦了擦嘴角,竖起拇指:“很好!与众不同得很。”

    随后两人又喝了几杯据说是这里特殊酿造出来的梅子酒,陈道临只喝了两口,就不由得赞叹了一句。

    这酒入口清冽而柔和。最让他惊奇的是,这种果酒,最难的就是脱糖的工艺。

    要知道。但凡果酒酿出来,酒味里难免都会带着水果原本的糖分味道,过于甘甜,就未免失了酒味。

    所以。即便是在现实世界里,上等的葡萄酒,都绝不可能是有甜味的。

    这里不得不小小的吐槽一下,正宗的欧洲的葡萄酒工艺。都是用了百年的时间才摸索出的将葡萄酒脱糖的工艺,让葡萄酒去掉糖分甜味。

    可偏偏流入天朝之后,也不知道从哪里鼓捣出来的怪异喝法,非要将葡萄酒兑上雪碧可乐之类的饮料来喝,一定要把好好的红酒,弄得甜不拉几,才能入口。这种做法,其实真心是土鳖到家了——人家欧洲人用了百年的时间才弄出了脱糖的工艺,结果国人却偏要往里兑糖水饮料。百年脱糖工艺。废在了一罐可乐之中……欧洲人对这种做法。恐怕会哭笑不得吧。

    就如同乔帮主为了让苹果手机做的更薄,花费了天价的研发资金,让手机的厚度减去一毫米。结果买到中国,很多人买到手之后。立刻就给手机套上个厚厚的壳子。

    乔帮主地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郁闷的活过来呢?

    陈道临喝了两杯梅酒,心中就暗暗思索,这酿酒的法子倒不稀奇,难得的是这酒里没有甜味,难道罗兰帝国的酿酒工艺,已经弄出了脱糖的技艺了?

    随后陈道临又和罗斯随便寒暄说了些闲话。

    这罗斯虽然相貌古怪,脾气也有些怪异,但是说话做事,却颇有几分爽快的样子。言辞虽然有些尖酸,但好在却不做作,陈道临和他聊了会儿,渐渐也就习惯了他的做派。

    陈道临对这拍卖行的好奇之意展露了几分,罗斯就立刻对他介绍了起来。

    “这里的拍卖一般来说么,分为两种。一种是明拍,一种叫暗拍。

    明拍的货物,就是将东西列出来,标个低价,然后上面的各路买家比着出价,层层加价,直到加无可加,出价最高者得。这等拍卖的法子,用得最多,可以说,九成的东西,都是以明拍的法子交易的。

    而第二种暗拍,就有些特殊了。所谓的暗拍,和明拍的唯一不同,便是每个买家,只有一次出价的机会。

    列出一件东西之后,标明一个底价。然后呢,买家可以有时间思考,在限定的时间结束之前,可以有一次出价的机会,出价必须是高于或者等于底价的——不管出多出少,出价的机会只有一次,价格一旦喊出去,就不能再更改了!然后,以所有人之中,出价最高者得。这法子和明拍的区别,其实就是一点:每个人只有一次出价的机会。”

    陈道临听了,不由得好奇:“只有一次出价的机会?那岂不是拍的成交价,会比明拍的要低么?明拍可以无限次的加价,暗拍只能一次……”

    “那倒也未必。”罗斯笑道:“虽然暗拍只有一次出价机会,可就因为只有一次机会,所以真心想得到货物的买家,如果势在必得的话,就要慎重出手。机会只有一次,不像明拍,你可以试探出价,可以用加价的法子来试探竞争对手的底线。暗拍的时候,这些法子统统都不能用了,你如果非常想的到一件东西,那么唯一的做法就是……尽量的出一个高价!因为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过,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的。”

    罗斯说到这里,低声笑道:“所以,在这里,反而是那些暗拍的货物,经常会飙出一些让人吃惊的天价来。”

    顿了顿,罗斯微微一笑,眼睛里露出一丝古怪的光芒来,缓缓道:“今天我拉你来这里,除了来这里品尝美食,便是也来看一场热闹……今天的拍卖,就有几件暗拍的货物!”

    陈道临一奇:“这暗拍的货物,很少么?”

    “非常少。”罗斯点头:“一般来说,暗拍的货物,来历都有些特殊,大体都是一些不太能见光,或者是有些违禁的东西。这等东西,外面是想找都找不到。所以,这里的主人自然是奇货可居,有这种难得的好机会,当然不会客气,直接上暗拍,此时不宰。更待何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罗斯哈哈大笑的时候,一直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帕宁,忽然冷不丁的丢来一句:“你这家伙笑得这么得意,难道忘记了上次你暗拍回去的那件东西。被坑了多少钱?现在却又有心情笑?”

    罗斯听了这话,脸上笑容顿时一僵,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人脸皮似乎很厚。眼神一转,就大声道:“不错,上次我花的钱是多了些,虽然是很肉疼。可事后真把那件东西拿到手,却也觉得物有所值!哼,帕宁,你说这种怪话给我听,莫不是你妒忌么?那件东西,你也出价了吧?最后花落我手。你心中不忿。对么?”

    帕宁听了。居然并不辩驳,冷冷哼了一声。

    两人斗了这几句嘴的功夫,忽然就看见那窗户外面的拍卖场下。台子上忽然亮起了光芒来。

    原本昏暗的拍卖场里,顿时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周围的墙壁上。无数灯台全部点燃,这等精巧的设计,让陈道临叹为观止——这世界可没有电灯!

    陈道临看的仔细,已经看清了那台子下有一圈凹槽,此刻那凹槽里已经亮起了光芒,也分不清到底是火光,还是什么魔法光芒。

    陈道临心中暗暗称奇。

    就在这个时候,拍卖场下的台子上,缓缓走上了一个人来。

    这人一身干练的黑色武士袍,身材修长,英姿勃发,头发更是梳理得一丝不苟,走上台来的时候,风度翩翩,对着四面八方墙壁上的窗户欠身行礼。

    一看这人,陈道临顿时就笑了——居然又是个熟人。

    陈道临记得这人的名字是叫做古乐,当初在自由港的那个角斗场,他也是主持拍卖的人。

    记得杜微微说过这人,是帝都一个很有名的人物,颇有手腕,长袖善舞。

    古乐在那台子上对四面行礼之后,然后开口说话——虽然距离甚远,而且还隔了一层窗户,但是这古乐说话的声音,居然能清晰的传到房间里来。

    陈道临先是有些诧异,可随即就看见了,这房间里的墙壁上角楼,有几根金属管子,想来就是传声的设置了。

    虽然用这种比较原始的金属管传音,使得古乐说话的声音略有些失真,不过好在还算清楚。

    “各位尊贵的客人,鄙人古乐,先代表此间主人,欢迎诸位贵宾今天的驾临。今天这里也准备了一些珍奇货物,想来绝不会叫各位失望。古乐不才,先预祝诸位贵宾,今天能够满载尽心而归!”

    顿了顿,古乐又对四周行了个礼。

    “这窗户是特殊设计的。”罗斯看了一眼陈道临:“我们能看到外面,但是外面却绝看不到里面。”

    陈道临心中一动,果然透过窗户朝着远处看去,对面一排排窗户,都是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人。

    他试图用精神力伸展出去,可才一动念头,罗斯就已经猜到他想干什么,赶紧笑道:“你可别打什么主意!在这里用精神力去探测,可行不通的。此间主人能做这样的生意,岂能想不到会有你这种的魔法师客人光临?这个拍卖场的设计精巧,有魔法阵存在,在这里,窥探的法术,是行不通的,一旦有人暗中施法,就会引来这里的人知道。人家开了这样的生意,这拍卖场里,自然也有坐镇的魔法师,你还是别自讨无趣了。”

    陈道临听了,就打消了念头——反正他是来看热闹的,又不是来惹麻烦的。

    既然这里有这种禁忌,自己何必去触人家的霉头?

    而下面的古乐,已经继续说了下去。

    “……想来诸位都是此间的熟客,不过按照规矩,我还是要把一些事情先说清楚,还请各位不要嫌我啰嗦。”古乐轻轻一笑,他的确很有风度,这些俗套的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却偏偏就有几分亲和力,不会叫人厌烦:“第一,今晚的一切拍卖,都受到此间主人的担保,无论是买家还是卖家的信息,都绝不会泄露。此间拍卖行多年的信用,想必诸位是信得过的。

    第二呢,在拍卖开始之前,凡是愿意参与今天拍卖的客人。请先交纳一笔保证金,房间外的侍从会向您具体介绍。按照规矩,若是您今天购买了什么物件,结算的时候保证金可以充抵一部分货款。而如果没有成交的话。保证金会在您离开之前全部奉还。当然了……如果出现了拍得货物之后却又违约的现象,那么就抱歉了,保证金将作为赔偿,交付给卖家。这是本店历来的规矩,还请各位谅解。”

    说到这里,古乐哈哈一笑:“不过我想,诸位能坐在这里,都是大有身份之人,所以这最后一条的事情,想来是绝不会发生在诸位贵人身上的,我一番赘述,还请大家莫要嫌我烦躁。哈哈哈……”

    顿了顿。他才正色道:“下面。我们将休息片刻,一刻钟之后,拍卖正式开始。若是要交保证金参与拍卖的客人。可以现在就招呼您身边的侍从办理了。今晚拍卖货物的清单,也会发放到您的手里——不过呢。有几件暗拍的货物,按照规矩,是不在名单之上的,只有到拍卖的时候,才能揭晓。”

    随后古乐走了下去,台子又空了出来。

    包间的房门被推开,那名管事面含微笑走了进来,看着罗斯,低声道:“伯爵大人?您看?”

    罗斯哈哈一笑:“我今儿就是冲着那几件暗拍的东西来的,当然要好好见识一下。”

    说着,他就从自己的袖子里抽出一叠金票来,放在了桌上,淡淡道:“郁金香家开的金票,认票不认人,足额兑付。两万金币在这里了。”

    这管事走过来,将金票拿起,放在了身边一个仆人捧着的盘子上,然后将一根金色的丝线轻轻放在了罗斯的面前,恭恭敬敬道:“伯爵大人,这是您的凭证。”

    帕宁这时候咳嗽了一声,居然也掏出了几张金票来,轻轻丢到了那仆人的盘子里。

    这管事脸色一变,露出惊讶的表情:“加罗宁将军,今天也有兴致?”

    帕宁哼了一声,并不说话。倒是罗斯哈哈一笑,看了一眼这个管事,道:“你莫奇怪,这小子今天就是为了你们暗拍的东西来的,你也知道他就要大婚了,想寻几件稀罕的东西送给他的未婚妻,想来你也知道他未婚妻的身份,寻常的东西,可不能入眼的。但愿你们今天暗拍的货物,可别叫人失望。”

    帕宁脸上闪过一丝青气,冷冷道:“大脑袋,就你多嘴!”

    管事对帕宁连连欠身,赶紧双手奉上一根金色的丝带。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陈道临笑了笑,开口道:“等一下。”

    这管事虽然不认不得陈道临,但是也明白,这位既然能和罗斯和帕宁两人同行,而且言行举止,一派从容,身份必定也是不一般的,赶紧站住,对陈道临弯腰陪笑:“贵客有什么吩咐?”

    “我也想参与竞拍,可以么?”陈道临笑了笑。

    这管事略微有些犹豫,似乎有些为难,缓缓道:“这个……这位客人,我们这里的规矩,生客是不接受竞拍的,要想参与竞拍,得要在我们这里挂了号,才有资格能竞拍……”

    言下的意思,倒也明白:不是什么人的钱我们都赚的,没有一定身份,可没资格入局。

    陈道临心中好笑:这拍卖行,居然还玩私人会所那一套。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套,在帝都这种权贵横行的地方,却往往更加吃香。

    “那么,要怎么才能有这个资格呢?”陈道临笑道。

    “这个么,要把您的身份登记下来,我们要验明一番,并且有些标准,得请拍卖行里的一些长老一起通过了,才能颁发这会员的资格。而且……”这管事笑了笑:“我们这里的会费,价钱也是不低的。不过请您放心,我们所有会员的资料,都绝对保密,绝不会泄露到外面半个字!”

    陈道临还没说话,旁边的罗斯已经站了起来,走过去,一巴掌拍在管事的肩膀上,笑骂道:“瞎了你的狗眼,你这家伙,我总说你,聪明是聪明,却改不了的小家子!你可知道这位是什么身份?哼,可是你们请都请不来的贵客,他愿意入会,是你们的荣幸!我要是你家主人,别说是会费了,倒贴钱也要把他请来的!”

    说着,他看着这管事,淡淡道:“听仔细了,这位是宫廷魔法师,宫廷爵士头衔,魔法学院的正牌魔法教授!这样的身份,难道还不能当你们的会员么?别说是区区一点会费了,你可知道,这天下的魔法师,又哪个是缺钱的?还不赶紧收起你的废话,老老实实的把凭证双手奉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