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一章 【名匠】(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罗斯这番话说出来,这个管事的脸色顿时就有了变化,瞧向陈道临的眼神里立刻就多了几分敬畏和恭敬。

    罗斯是何等身份,年纪轻轻就已经继承了伯爵爵位,家中更是帝国的豪门世族,在军中根深蒂固,在帝都之中,年轻一代里,也算是一号了不起的人物了。听他说话言语之间,对陈道临如此推崇,原本这管事就已经多加了几分小心,此刻听罗斯报出了陈道临的身份。

    宫廷爵士头衔倒也罢了,在帝都豪门遍地,伯爵侯爵之类的数不胜数,一个小小的宫廷爵士,甚至都当不得真正的贵族。

    可宫廷魔法师的身份,那就不同了。更何况再加上一个魔法学院的正牌教授!

    魔法师已经十分了不起了,能在魔法学院里当教授,那更是魔法师之中的佼佼者。

    虽然陈道临看上去面相很年轻,不过这个管事也算是见过世面的,知道魔法师大多都神神秘秘,有许多古怪法子来掩饰自己的真容,难保眼前这个看上去年轻的家伙,不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怪物呢。

    瞬间脑子里转过这么多念头,这个管事赶紧对陈道临连连赔礼,然后飞快就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张卡片来,双手奉上。

    陈道临接过,这卡面居然是纯金打造的——以这个世界的工艺水准,要想将金属打磨成这薄薄一片,也算是费心了。

    卡面上有一个如鬼画符一般的符号。陈道临也看不懂,只知道这必定是什么特殊的记号。

    “法师阁下,这是本拍卖行的入场会员凭证,以后的拍卖。您都可以凭此证前来参与竞拍,楼上的这些包间,您都可以预定下。并且,如果您愿意留下一个地址的话。我们拍卖行每个月都会定时将当月排除的计划拍卖的货物清单送到您的府上,此外还有……”

    陈道临不等他说完,就将这纯金的卡片收了起来,淡淡笑道:“好了,不用多说,这东西我收下了。至于地址么……我现在就住在魔法学院里,你去报我的名字达令陈就好。”

    说着,他也不让这管事为难,主动掏出了几张金票来。笑道:“这是保证金。两万金币的金票。”

    罗斯看了陈道临一眼。笑道:“魔法师果然是有钱的,我还担心你钱不凑手。”

    陈道临摇头:“我一个孤家寡人,哪里比得上伯爵大人家大业大。这点是我压箱底的钱了,反正也没打算买什么。就当买票看场热闹,最后不还得退给我么。”

    这管事城府颇深,听了这话,也不变色,微笑将钱收下,然后奉上一根金色的丝带。

    陈道临一直暗中瞧着这个管事,接过他的丝带,忽然冷不丁道:“自由港的角斗场最近有新货到么?”

    管事听了,微微一笑,欠身道:“每个季度例行的新人都是有的,只不过如果法师阁下想要些特殊的新鲜货,那就得体现预约了。”

    顿了顿,他反问道:“看来法师阁下是光临过自由港的角斗场?”

    陈道临不过是想试探一下,看自己猜测是否正确,印证了心中的推测,也就点了点头:“去过,那地方不错。”

    随后这管事看了一眼墙角摆放的沙漏,笑道:“那么我就不打搅诸位的兴致了,祝各位今晚满载而归。”

    “哈哈!我们若是满载而归,那你们主人就大发横财了。”罗斯笑着挥挥手,让这管事退了出去。

    随后罗斯拉着陈道临一起坐到了那扇罗迪玻璃窗前,想陈道临飞快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拍卖的事项。

    在窗台前,有一拍铜管,是用来传声的装饰,铜管上有个木塞。当想报价的时候,只要拿下那软木塞,对着铜管里说话,下面台上的主持之人,就能听见报价。而如果塞上软木塞,房间里说的话,就不用担心会被下面的人听见。

    至于其他房间的报价,自然会有台上的主持人宣读出来。

    罗斯才介绍完,之间下面的台子上,古乐已经再次走了上来,站在了台子中央,这个风度翩翩的中年人,依然对着四周欠了欠身,朗声笑道:“手续已经办理妥当,拍卖即将开始。承蒙诸位的赏脸,今天共有一百四十六位客人参与竞拍。有几位不打算参与竞拍的客人,已经请出了拍卖场,去前面的舞会里饮酒了。拍卖的过程之中,如果客人有任何不适或者想退出,都可以随时招呼房间外的仆从。好了,那么我就不耽误诸位的宝贵时间,今天的拍卖,现在开始。接下来,是今晚的第一件拍品……”

    ……

    随着有几个侍从缓缓的将一架推车推到了台中央,这推车上一件东西,盖着一层黑布。从体积看来倒是不小,似乎有一个人那么高。盖着布的轮廓,看上去也仿佛是人形的样子。

    陈道临心中好奇,飞快的翻了翻方才仆人送进来的一份清单,却发现清单上列明的第一件货物,根本对不上。清单上第一件东西分明写的是一件珍贵的珠宝首饰,可架子上这个巨大的东西,显然就不是什么首饰了。

    不过罗斯之前已经告诉过陈道临,这是常有的事情,这拍卖行神通广大,经常能弄到一些特别的稀罕东西,这些东西来历不明,想要遇到,就只能碰运气,也绝不会列明在拍卖清单之上。

    古乐缓缓走到那东西旁,就站在黑布边上,微微笑道:“诸位请看,今晚的第一件东西,可以说是极为难得,是昨日本店刚刚从一个特殊的渠道得到的,所以没来得及列入清单名册之上,还请诸位谅解。这东西的来历。说起来可谓是如雷贯耳。这件东西,在异族之中所向披靡,无论是矮人族兽人族还是精灵族,无不闻之丧胆!昔年我罗兰帝国那位传奇英雄。伟大的郁金香公爵杜维殿下,就曾经穿着它征战南北,扫平宇内,外击酋敌!

    诸位请看。今晚的第一件珍品,便是昔年郁金香公爵杜维殿下曾穿戴过的铠甲,宇内闻名的神器!名铠.缺月五光铠!”

    说着,古乐一手用力将覆盖在上面的黑布拉开,黑布飘扬,下面的东西露出了真容面目。

    刚刚听见“郁金香公爵”这个名字的时候,陈道临就已经立刻留了意,听到后来,更是面上动容!

    好家伙!郁金香公爵杜维穿过的铠甲!还是……神器?

    这拍卖行拿出来的第一件东西。就如此吓人?

    要不要这么凶残啊!!

    ……

    ……

    只见拉开黑布之后,下面露出了一尊完整的金属铠甲来。

    这是一套完整的全身铠甲,造型精美之极。隔着老远,陈道临并无法确认这铠甲到底是什么质地的,只觉得这铠甲周身散发出一团柔和的盈盈光芒。

    铠甲的造型也极为奇特,可以说是……华丽!

    无论是胸甲和护臂护腿上,都布满了精美的镂空花纹,这花纹也不知道是什么文字还是什么特殊的图案,看上去更仿佛是某种古老的图腾。一般来说,铠甲上弄镂空花纹,只会降低铠甲的厚度,使得其变得华而不实,可偏偏这铠甲全身都是镂空花纹,可看上去非但不显轻浮,反而越发的有一种华丽高贵,叫人不敢逼视的凛然之气。

    护臂的两侧,有尖锐的倒刃,那头盔上覆盖着铁面,整副铠甲,线条优美舒展,看上去忽然不像是一件战场上的利器,却更仿佛是一件艺术品。

    陈道临只看了一眼,就不由得被这铠甲华美的造型所吸引,忍不住啧啧出声。

    就在陈道临叹息的时候,一旁的罗斯却忽然火了。

    他飞快的扯下了铜管上的软塞,就对着铜管破口大骂了起来。

    “古乐!你这家伙搞什么花样!能坐在这里竞拍的,哪一个不是老顾客了?你却弄这种花哨货来哄骗人吗!缺月五光铠?我呸!信不信今天出了门我就去拆了你家大门!!如果是真的缺月五光铠,你别说敢卖了,只是敢把这件东西引进门。别说是你古乐,就算是这里的主人,今后也别想在在罗兰大陆活下去!缺月五光铠?郁金香家的人知道了,不把你直接剁碎了丢进楼兰湖里喂鱼才怪!你弄这种混账货出来,还大言不惭,以为我们都是白痴嘛!!”

    古乐被这一番痛骂,居然也并不生气。

    他也不分辨这声音是从哪来传来的,只是对着四面的墙壁窗户欠身,然后笑道:“贵客且不着急动怒,我的话可还没说完啊。”

    顿了顿,他哈哈一笑,指着身边这尊铠甲,笑道:“方才我那番话,说的是真品.缺月五光铠。郁金香公爵的传奇,大家自然是耳熟能详,对于杜维殿下所有的那些神器装备,大陆上早有无数传奇传闻。若是真的缺月五光铠,我古乐就算是有三个胆子,也绝不敢把它弄进门,更别说是摆在这里拍卖了。我虽然不算胆小,可郁金香家的雷霆之怒,也不是我这种小角色能承担的啊。

    好啦,闲话少说,诸位看到的这件,自然不可能是真品了,真正的缺月五光铠,自然是在郁金香家族所有,那等神器,我们是一辈子没机会能染指的了。至于眼前的这件,自然是一件仿冒之物。”

    讲到这里,古乐故意又停顿了一下,似乎又是听见了哪扇窗户里的客人喝骂,他嘻嘻一笑,道:“先别着急,且听我说完!

    这件虽然是仿品。可也是大有来历的!若是什么不值钱的东西,我们哪里敢摆上来污了诸位贵客的眼睛?这位铠甲虽然是仿品,但是它却是出自康大师之手!”

    此话一出,顿时包括了罗斯在内。原本在各自房间里痛骂或者腹诽的客人们,一肚子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

    “康大师?这是什么人?”陈道临毕竟是外来者,听了古乐的话。就不由自主的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人。

    达格利什作为达令哥的身边亲随,又是地头蛇,此刻自然要为自家老爷解惑了,赶紧凑上来,低声介绍了起来。

    “老爷这位康大师,可是帝都的一位名人啊,也是目前帝国公认的顶尖的锻造大师,传说他出手打造的武器刀剑和铠甲,技艺足以媲美矮人族的工匠。可以说。我罗兰帝国的炼器工匠之中。这位康大师可以说是宗师身份了。

    传闻他家传五代铁匠。自己十岁开始随父亲学习炼铁锻造,十三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已经无技可教他了。他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家乡远近数百里首屈一指的名匠。后来。他背井离乡,去大陆各地游学,凡是有名的工匠,他都会上门拜访,向对方讨教锻造炼器的本领,十年时间,他就已经走遍了帝国,无数名匠都输给了他。此后他去了西北三年,在郁金香家的领地里,投军加入了郁金香家的私军,专给郁金香家私军打造装备,又被郁金香炼铁工坊高价聘请。被誉为西北第一名匠。

    在他三十岁那年,他又辞了郁金香家的高薪厚禄,独自出境,去了乞力马罗山脉,在矮人族的部落之中游历了五年,向矮人族学习了不少炼制金属的秘技。有些传闻,据说他还得了几位矮人部落之王的赏识,向几位矮人工匠大师都学到了不传之秘,就连一向排外的矮人族,都对他的锻造炼铁的技艺赞不绝口。要知道,这世界上,炼铁辨矿的本事,矮人族历来都是最强,连矮人族都如此推崇他,可见这人的本事了。

    可没先到,这位康大师,却依然不满足,他后来又远赴了冰封森林,在精灵族部落里待了三年,向精灵族学习……”

    “向精灵族学习?”陈道临听到这里,忍不住好奇,问道:“精灵族不擅长炼铁,向它们能学什么?”

    达格利什笑道:“这位康大师说过,一件装备,若是想打造到最好,东西本身就会有了灵气和生命,就不再是一件死物了。不论是武器也好,铠甲也罢,做的再出色,可若是不能赋予它灵气,终究不能算是顶级。而这位康大师当初的话,没人能明白,因为他去精灵族那儿,却是向精灵族学习……”

    说到这里,达格利什自己的表情也有些古怪:“学习艺术。”

    艺术?

    陈道临瞪大了眼睛。

    说到艺术天分,这世界上的确是以精灵族为尊的。精灵族天生就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对任何美好的东西都毫无抵抗力,精灵这个种族天生就敏感而感性,仿佛生来就全身的艺术细胞,要说到艺术大师,精灵族的艺术造诣,从来都是人类无法媲美的,人类之中的艺术大师,总不免会有穿凿附会的痕迹,而精灵族对艺术的理解,往往却是浑然天成,独成一脉。

    “这位康大师说过,要想让东西有灵气有生命,就要将艺术的生命附加其中。一件东西,不仅仅要好用,还要好看……”达格利什说到这里,自己也觉得无法自圆其说,只好无奈摇头,苦笑继续道:“他在精灵族部落游历了三年,等回到帝都的时候,已经快四十岁了。原本他离开罗兰的这些年,他昔日的名气已经渐渐散去,可他回到帝都之后,立刻就做出了一件惊人的大事。

    这位康大师直接去了骑士协会,帝都的骑士协会后有一条街,叫做‘制金街’。

    那是整个帝国都闻名的打铁铺,那条街上一共有铁匠铺三十三家,可以说,罗兰帝国的名匠,有一半都在那条街上。康大师去了制金街后,就直接在街尾的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买下了一栋房子,在那儿开了个铺子,专门制器。

    制金街有一个传统老规矩。但凡有人新来开店,总要向其他的各家铁匠铺表示一下,若是制金街上的那些名匠们一起点头,认可了这人的本事。才有资格在那儿开铁匠铺。否则的话,制金街的铁匠铺,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开的。

    可这位康大师,却不管这些。直接就开了铺子,随后就引来了其他铁匠铺的不满,据说有几家铺子里的匠师,就带人去堵上门找他。

    康大师离开帝国已经多年,回来之后,那些人自然不肯轻易放过他,于是康大师就方言;既然你们不服气,我就一家一家的拜访过去,总要叫你们服气才行。”

    听到这里。陈道临不由得来了兴趣:“这话是什么意思?”

    达格利什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向往的身材。眉飞色舞道:“他……他当真就从街头开始。挨家挨户的上门去拜访了每一家铁匠铺,说是拜访,其实……是去踢馆的!”

    踢馆?

    陈道临笑了。只听说过开武馆的可以踢馆,没听说开铁匠铺的也能踢馆啊。

    “他踢馆的法子倒也简单。他每进一家铁匠铺,都会问主人‘你家店里最好最锋利的刀剑武器是哪件?’,这种事情,是他们匠行的规矩了,踢馆上门,就是要让对方拿出最好的武器,然后自己拿出带去的最好的武器,试上一试,切砍碰撞,总之要分一个高下,谁的武器更锋利,谁的铠甲盾牌更坚固,这些都不用嘴巴说,一试就知!

    按早规矩,他上门之后,第一家的铁匠铺就拿出了一柄自家最锋利最好的刀来,等着和康大师比试。谁也没想到,这位康大师却根本就是两手空空上门,他根本没带任何武器去比试,只是等着对方拿出了自己的刀剑,他就笑笑,说‘好,等我半日。’,老爷,你猜这康大师是怎么做的?”

    陈道临狠狠瞪了达格利什一眼:“少卖关子,快说!”

    达格利什缩了缩脖子,讪讪一笑,才继续道:“这位康大师,实在是个神人,他自己不带比试的武器,而是就在人家的铁匠铺里,在铺子里随便看了一圈,就随手拿起了一把人家丢在架子上的最最普通刀剑货色来,说‘但凡器物,都是有生命灵气了,就看制器的工匠能不能把这灵气打磨出来。我若是自己带来什么利器,斩断了你的刀,你也未必服气,我就在你店铺里就地取材,就在你店铺了,用你的这把刀,用你的炉子用你的工具,打出一把好刀来!”

    “哦?”陈道临听到这里,精神一振!

    “这位康大师,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拿着在人家铁匠铺里随手捡起的一把破刀,用了人家的炉子和工具,就开始了锻造。他用了半天时间,将那柄普通的刀锻造了一遍……然后……”

    达格利什用力吞了口吐沫:“这件事情过去很多年了,我不曾亲眼看过,只是听人传闻,听说,康大师一日之内,将那柄普通的刀重新锻造了一遍后,当场就拿起来和对方店铺里的镇店之宝的好刀比试了一下,结果……一刀两段!那对方店铺里最好的宝刀,就被这康大师手里的新锻之物,当场斩断!众目睽睽之下,这事情绝做不得假的!

    那天踢馆,就有不少人围观!

    可这事情还没完,康大师击败了第一家铁匠铺,就放话出来,他从那天开始,会挨家挨户的上门拜访这制金街上的三十三家铁匠铺,每一天拜访一家!

    他这人说出的话,果然就这么做的。接下来的那些天,从街头开始,他每天都会挨着上门找一家铁匠铺踢馆,每次去,都是如出一辙,自己两手空空上门,并不带任何准备好的武器,而是当场就让对方店家拿出对方最好的刀剑,自己则在对方的铺子里随便捡一柄最最普通的货色,重新锻造一遍。

    他每次锻造,也只用不到一天的时间,可每次这一天时间仿佛是随手锻造出来的武器,却总能将别人家店铺里最好的刀剑直接斩断!

    这事情,等到第八天的时候,他已经连败了八家店铺。这样的消息,顿时轰传整个帝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