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四章 【救人】(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两百二十四章

    台上那个女子,虽然脖子以上都蒙在纸套之中,看不到她的相貌。可陈道临毕竟和蓝蓝有过男女之前最最亲密的肌肤之亲,而且在冰封森林曾经一起度过那么些日子,耳鬓厮磨之际,对蓝蓝的身体自然极为熟悉。

    即便不看脸,只看到她的身形体态,就能辨认出几分。

    尤其是台上这女子,裸露在外面的肩上,有一个小小的拇指大小的粉红色胎记,这却是陈道临印象最深刻之处。

    再加上这熟悉的体型身影,还有那双惊人的美腿,哪里还认不出来?!

    ……

    认出了台上这个被拍卖的女人,居然是蓝蓝,陈道临这一惊非同小可,随即瞬间就怒气勃发起来!

    此但凡男子,此刻忽然遇到这种情况,哪里还会有心思细细去想其他,只是怒火中烧,瞬间就失去了理智。

    陈道临双手狠狠拍在玻璃窗上,大声吼叫。可这玻璃窗乃是特制而成,陈道临用力捶打了几下,却纹丝不动。

    陈道临怒火上涌,后退一步,转身就一把提起了身后的椅子,抓起来就要往玻璃窗上砸。

    他这一番举动,终于在震惊之中的罗斯和帕宁两人反应了过来。

    帕宁虽然距离最远,但反应却是最快,只见他身影一闪,就站在了陈道临的面前,抬起手来架住了陈道临挥下的椅子。

    陈道临大喝一声:“滚开!”

    帕宁面色冷峻,喝道:“你发什么疯!”

    说着。劈手就将椅子夺了过去,丢在一旁。陈道临愤恨,挥手还要再往前,帕宁已经闪电般的伸出手里手来。一把捏住了陈道临的手腕。

    陈道临纵然现在身体素质惊人,可遇到帕宁这等实力高强的武士,和人家肉搏,那也是远远不够看的。如果两人公平决斗。陈道临发挥自己的魔法实力,或许还能周旋一二,可和帕宁肉搏,那就是自寻羞辱了。

    被帕宁捏住了手腕,陈道临的半边身子都麻了,顿时身子酥软,再也施不出一分力气。

    帕宁将陈道临直接按在了椅子上,冷冷喝道:“达令,你到底发什么疯!”

    这时候。罗斯也已经走了过来。站在陈道临的面前。看了看陈道临,又扭头看了看台子上……他毕竟心思灵巧,立刻就脱口道:“难道。这台子上的女人,你认得?”

    陈道临被帕宁拿捏住了。动弹不得,只是咬牙,涨红了脸,怒道:“放开我!放开我!”

    罗斯叹了口气,沉声道:“达令,先不着急发狂,你慢慢说,这到底怎么回事?这台上的女人你认得?和你是什么关系?”

    陈道临此刻怒气渐渐消退了些,心中虽然焦急,但终究还是恢复了几分理智,深深吸了口气,面上红得几乎要渗出血来,咬牙切齿道:“这,这女人,是我的……朋友!”

    虽然他说是“朋友”,但是这等语气,这等反应,罗斯和帕宁都不是傻瓜,自然能听出其中的复杂之意。男女之间,这种所谓的“朋友”,也就心照不宣了。

    听了这话,罗斯和帕宁两人都是皱起眉来,两人立刻交换了一下眼色。

    “真是你朋友?”罗斯面色有些复杂。

    “当然是真的!”陈道临目中喷火:“这混账拍卖行,居然敢绑架拐卖我的朋友!老子要拆了这家店铺!”

    “……”

    “……”

    两人都是沉默了会儿,帕宁却皱眉,依然用力按住了陈道临,然后对罗斯丢了个眼色。

    罗斯会意,他毕竟是伯爵身份,经历见识得也多,略一思索,放缓了语气,低声道:“达令,你别着急,既然事情已经摆在眼前,咱们想法子慢慢解决,你这般发怒大闹,只怕于事无补。”

    顿了顿,他低声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就算不知道内幕,看这场面,难道还不明白么?这种地方,岂能是你一个小小的魔法师能撼动的?别说是你,就算是我和帕宁这样的身份,来到这里,虽然能被尊为贵客,但是想要和这里的主人翻脸,只怕也不太够分量!如果台上这女子是你朋友,你这么大闹,救不了她!”

    陈道临不是傻瓜,此刻已经冷静了下来,深呼吸了几下,虽然喘息依然急促粗重,却终于闷闷道:“好!你们……放开我!我不闹!”

    帕宁松开了手,却依然站在陈道临身边不肯离开半步。

    陈道临重新站了起来,面色铁青,恨恨道:“我要救她!不管如何,先把人救回来再说!”

    “你要想救人,闹是没用的。这地方的背景后台,我们都惹不起。你若是胡来,只怕反而更糟!想救人……”罗斯想了想:“现在就是个机会,他们不是拍卖么?咱们花钱把人买下来就是了!”

    陈道临一听,顿时点头:“好!就把人先救回来再说!哼……这里的主人居然敢绑了她来卖掉!这其中必定有内幕!不管如何,这事情绝不会就此算了!”

    他毕竟也是聪明人,此刻冷静下来,也意识到,自己一个小小的没背景没根基的人物,在帝都这种龙潭虎穴,若是大肆闹腾,当真是找死,到时候别说救不了蓝蓝,连自己都会陷在这里。

    今天要救蓝蓝,说不得还要多多借助眼前这两人的力量了。

    连罗斯和帕宁都自承惹不起这拍卖行的背景后台人物,自己就更要忍住怒气,不能莽撞。

    罗斯心思最是灵巧,看陈道临平静下来,就立刻道:“这女人是什么身份?”

    其实罗斯心中未尝不震惊。

    他虽然不知道台上这女人的身份,但是仅仅凭着古乐说的“全套的光明法术修炼法门,神圣斗气修炼法门”这样的言辞。就可以判断出,这女人必定和光明教会有极深的关系!

    难道……是光明教会的人?

    这里的后台老板,连光明教会的人都敢绑了来卖掉?这等事情做出来,未免太惊世骇俗了吧?就算这里的后台再硬。也绝不敢如此行事的!

    既然陈道临要救人,罗斯虽然也有心帮忙,但至少得要先问问清楚才行。他虽然因为罗小狗的拜托,愿意和陈道临结交一下。但是身在帝都,他这种权贵之人,也绝不会因为一点私交而贸然将自己陷进什么困境里。

    说到底,他毕竟还是一个伯爵,要对一个家族负责的。

    陈道临此刻心中无疑是最复杂的。

    蓝蓝当初和自己分开之后,是跟着杜微微走了的。

    后来杜微微告诉自己,蓝蓝离了她而去,但是杜微微却说过,蓝蓝应该是很安全的。

    可为什么。蓝蓝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居然被绑了来拍卖?!

    要知道。她的身份可非同寻常!什么人如此胆大?

    想到这里。陈道临心中就有了计较,要仰仗借助身边这两人的力量,就不得不把一些事情说的明白些才行。

    蓝蓝的身份么……

    光明神殿教会的候选圣女。这个身份,却是不太好说的。因为蓝蓝因为跟了自己。已经失去了贞洁,就等于背叛了教会,背叛的信仰。所以蓝蓝是绝不能回到教会的,也绝不能被教会的人抓住,否则的话就是死路一条!

    教会虽然这些年渐渐势微,可毕竟余威犹在。虽然对外人的影响力渐渐降低,但是如果说要惩罚一个内部的叛徒,一个背叛了信仰的高级神职人员。这种做法,那就是无可厚非,谁也不能指责阻拦。

    哪怕是郁金香家族,也没有借口这么做。这也是杜微微虽然身为郁金香家族的接班人,却不能明着将蓝蓝带回去,只能暗中保护着她。

    教会后补圣女的身份,最好还是不说为好,不过另外一层身份,却可以透露一点的。

    “这个女人,身份自然不一般。”陈道临咬牙,缓缓道:“别的且不说,她和郁金香家族的弥赛亚小姐,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交情莫逆,可以说是过命的朋友!若是郁金香家族知道蓝蓝居然在这里被人如此残害,必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一听这女人身份还牵扯上了郁金香家族,罗斯却反而平静了下来。

    郁金香家族?

    既然有郁金香家族,那就更复杂了……

    陈道临看着罗斯,缓缓道:“我们是否可以找这里的主人,告诉对方,蓝蓝是郁金香女公爵的朋友,勒令对方立刻放人?”

    “不好!”

    罗斯却意外的拒绝了陈道临的提议。

    “为什么?!”陈道临瞪眼:“这里的主人后台就算再硬,难道这罗兰帝国里,还有硬得过郁金香家族的势力么?!我就不信,难道这些人知道了蓝蓝的身份,还敢如此做事!”

    罗斯和帕宁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震惊,两人都是微微摇了摇头。

    罗斯随即低声叹了口气:“达令……假如……这里的主人,根本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和郁金香家族的关系呢?”

    “……怎么可能?”陈道临吃惊道:“明知道她是郁金香家的人,还敢绑了来卖?难道不怕得罪郁金香家么?”

    “……”罗斯沉默了会儿,面色复杂,苦笑道:“达令,你来帝都时间太短,这里的境况不是你看的这么简单的。郁金香……放在整个帝国来说,固然是个庞然大物。可也未必就一手遮天。你怎么知道,就没有人敢和郁金香家叫板作对?郁金香家固然厉害,可现在已经不是一百年前的杜维时代了!”

    已经不是一百年前了!

    “若是一百年前的杜维殿下时代,谁敢对郁金香家有半点不敬,那简直就是自取灭亡。那个时候,郁金香威震天下,杜维手握帝国的一切大权。无论是国政还是军队,都对郁金香旗帜唯命是从……那个时候,生杀予夺,尽在郁金香一族手里!可如今……情况却不同了!郁金香家族固然还是庞然大物。但一百年下来了,数代公爵都在最辉煌的时候抽身而去,郁金香家族虽然依旧屹立不倒,可说到真正的实力。却毕竟远远不如昔年。想挑战郁金香家的,未必就没有人。”

    罗斯苦笑道:“我也不对你细说了,只是告诉你,假如……今天的事情,是这里的主人故意弄出来的,就是故意要以这种事情来挑衅郁金香家,你贸然去交涉,反而是自取其辱。”

    “这……”陈道临皱眉。

    “你不是帝都中人,更不是世家子弟。自然不懂。”罗斯淡淡道:“就算这女子是郁金香公爵的朋友。可就算是郁金香公爵本人。也未必就能为了一个朋友的生死,而贸然对其他的势力全面开展!大多数的时候,这种豪门势力之间的斗争。都是充满了妥协和威慑。彻底撕破脸的情况,毕竟还是极少的。所以……我不建议你去说。万一对方是明知故做,反而我们就没了救人的机会。”

    陈道临正皱眉。

    “买下来!”

    忽然,帕宁冷冷的丢来一句,这个冷面人语气平静,淡淡道:“达令,你方才不是也说了么?不管如何,先把人买回来再说!至于这事情到底内幕如何,救人回来之后,再慢慢的细问,将来找机会,再找回场子就是了!当务之急,先救人吧。”

    陈道临对帕宁的反应倒是十分意外,看了看帕宁,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感激。

    “好!”陈道临深吸了口气,恢复了几分精神:“那就先把人买回来!”

    他咬咬牙,看了罗斯一眼:“这是暗拍是么?该如何买才行?”

    说到这里,他忽然脸色一变!

    让陈道临变色的不是别的事情,而恰恰是此刻最要命的!

    钱!

    他身上哪里还有钱?

    虽然魔法袋里有海量的黄金珠宝,可这些都不是现金啊!

    拍卖这种事情,人家只接受现金,你拿出黄金珠宝来换,对方未必肯接受。

    可陈道临哪里还有现金?

    蓝蓝居然被列入了暗拍,只怕没有巨额的钱财,是买不下来的。

    自己身上仅有的几万金币的金票,都用来买了那件复制版的缺月五光铠了。

    一看陈道临的脸色变化,罗斯微微一怔,很快就猜到了陈道临的为难之处。

    他淡淡一笑,就从怀里摸出了一叠厚厚的金票,轻轻放在桌上:“若是钱不凑手,我这里的你先拿去。”

    陈道临顿时大为感激,看了看罗斯,犹豫了一下:“我……”

    “好了,不说废话,我是借你,又不是送你。咱们俩虽然还算投机,但是我也没大方到随便拿几十万金币来送人。不过你是魔法师,又是炼金术师,想来你不会缺钱的,这点钱,你还得起,我才借你的。”罗斯故意把话说得很轻松。

    帕宁不声不响,也拿出了一叠金票来放在桌上,淡淡道:“我带的不多,只有二十万。”顿了顿,他淡淡道:“不过这些钱加起来,也未必保险。”

    罗斯听了,也皱眉点头:“不错,不管她身份如何,只一个光明法术的修炼法门,还有神圣斗气的全套修炼法门。这两件东西,就足以叫人眼红!光明教会千年底蕴,光明系法术何等博大精深,神圣斗气更是公认的顶尖武技,这样的绝技拿出来拍卖,只怕炒到百万金币都是轻松的事情。”

    “百万!”陈道临咬牙:“就算是千万,我也出得起!”

    帕宁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忽然道:“这样,达令,你尽管出价,不论你出多少,不够的钱,我借你!反正我在这里还算有点身份,以我家族作保,他们应该是能信得过的。这些钱就算我借你的好了。”

    罗斯一惊,看了看帕宁:“你倒大方!”

    帕宁淡淡道:“我和你不同,我对这家伙更了解一些,他可是很有钱的,千万金币,他倒是真出得起!”

    陈道临立刻会意……帕宁可是知道自己的家底的!

    当初在地下宝藏里的时候,帕宁可是看见了自己从哪里搜刮走了海量的财富。

    “好吧!”罗斯是个聪明人。既然帕宁都这么说了,他也干脆愿意就此卖陈道临一个人情:“我也全力助你。不管如何,你尽管开价好了,我和帕宁两人为你作保。这拍卖行还是认的。”

    就在三人商议的时候,下面台子上的古乐已经尽力的渲染了一番,言辞之中,极力鼓动。

    蓝蓝被他公然喊出来的标价是三十万金币。

    这已经是今天所有拍品之中底价最高的了。不过冲着光明法术和神圣斗气的价值。这个价钱倒是绝对物超所值的。

    可以想象的,一会儿的竞价必定会激烈无比!

    “暗拍,只有一次出价的机会。”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要想万无一失,只有出个高价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拿下!”

    陈道临话虽然这么说,可心中一定打定主意,若是拍卖失败的话,那么说不得,就算是自己明知道不敌。也只能拼了这条命。也要大闹拍卖行。怎么也要把蓝蓝救下来!

    虽然蓝蓝曾经舍自己而去,可毕竟她曾经是自己的女人!

    身为男人,岂能坐视不管!

    ……

    陈道临面色冷酷。然后走到了窗前,将铜管的软塞拿下。冷冷的报出了一个价格。

    “五百万金币!”

    这个价格报出来,顿时让罗斯和帕宁两人倒吸一口子凉气!

    五百万金币,这哪怕对于一等一的顶尖家族来说,也是一笔惊人的巨款了!

    要知道,罗兰帝国的一年的财政总收入,也才五千万金币而已!

    五百万金币,已经能抵得上两三个行省一年的总收入了!

    按照罗兰帝国的生活水准,帝都的一个中等的普通人家,一年的开销也不过就是几十金币而已。五百万,足够养活全帝都的人一年!

    “这价钱……”罗斯摇摇头,苦笑一声,看了看陈道临,心中更是笃定,台下那个女子,肯定和这个达令陈关系不一般了!

    就算是光明法术和神圣斗气,这两件东西,虽然诱人,可罗斯心中估算,这加起来最多也就能卖到一百万金币了。这就已经算是天价了!

    毕竟,虽然光明法术的修炼法门和神圣斗气,都是一等一的秘技,可毕竟这不是独门,教会之中,高级神职人员都能修炼到的。虽然难得,也没达到那种绝顶境界。

    如果是换成了郁金香家的星空斗气,或者是星辰魔法,恐怕就大不相同了。

    光明法术和神圣斗气么,还差了点意思。

    一百万金币,罗斯认为就已经足以拿下了。

    没想到,陈道临直接就报出了五百万金币!

    这真的是拼命,势在必得了!

    ……

    报价的过程很快就结束了。

    下面台子上的古乐,在得到了报价之后,也是神色大震,面露惊奇的表情。

    然后,片刻之后,他便宣布了结果。

    当古乐宣布结果,报价最高的为五百万金币之后……

    陈道临坐在窗前,虽然面色不变,但是手指却在隐隐的颤抖——他是紧张的!

    虽然他也自信,自己的报价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但是也难保会出现什么意外。

    此刻听见“五百万金币成交”从古乐口中说出,陈道临才终于长舒了口气。

    “达令,准备一下,我们去带人。”帕宁已经站了起来,看了看陈道临。

    “好。”陈道临也不愿意再等下去了。

    这个时候,门外已经有人来敲门。

    进门来的,除了方才一直伺候几人的那个管事之外,又多了一个穿着一身锦袍的中年人。

    这人面相憨厚,肥肥胖胖,但是偏偏脸上却不带一丝笑容,神色严肃,走进门来之后,对着房里的几人欠了欠身:“请问,暗拍之中出价五百万的贵客,是在这里了吧。”

    “是我。”陈道临走上一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