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六章 【落入虎口】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看到这个凶人,陈道临顿时唬得魂飞魄散!

    这长枪刺客当日大展神威,一个人杀入御林军红羽骑之中,势如破竹。

    一人只凭借这一杆长枪,就杀得精锐的皇帝近卫御林军丢盔卸甲,后来就连帕宁赶到,以帕宁这种公认的年轻一代的天才武者,都拿不下他,还让他从容离去。

    这件事情引得皇帝震怒,更是被御林军红羽骑视为奇耻大辱,事后红羽骑大肆清洗,多名将领因此而去职,引发了一场大地震。

    追溯源头,可都是眼前这个凶狠的猛人引起的。

    陈道临虽然自问最近自己实力大涨,可遇到这种连帕宁都收拾不下的强人,也是远远不敌,一看这人露面,将罗斯派给自己的护卫杀的四散,顿时手脚发凉,背后冷汗泉涌。

    这持枪的汉子威风凛凛,长枪飞舞,再将两名护卫直接扫飞了出去,面前就再无遮挡!罗斯一共派来的六名骑兵护卫,一死五伤,五个受伤的也都是伏地不起。

    这人顷刻的功夫就解决了护卫,大步朝着马车奔了过来。

    陈道临硬着头皮,此刻别无选择——若只是他一个人,他达令哥自然是掉头就跑,绝不死撑。

    可现在车上还有蓝蓝。这凶人分明就是冲着蓝蓝而来,陈道临好不容易才将蓝蓝救回来,岂能再丢下她不管?

    不由多想,一句最熟悉的咒语就已经脱口而出。

    魔力随着龙牙剑射出,地面上顿时泥土翻滚,随即拱出了一个土包来,数枚尖锐的地刺忽然就出现在了这长枪刺客的身前。

    这人反应敏锐。大喝一声,原地飞身跃起,人在半空,长枪就朝着地面扫了过去,噗噗几声,几枚地刺被他长枪上的红色气焰轰得粉碎!

    不过有了地刺这么阻上一阻,陈道临已经将第二句咒语顺畅的念了出来。

    很快,地面上伸出一只大手来,随着一声咆哮。一个土元素破土而出,庞大的身躯屹立在夜空之下,一面咆哮,就伸出大手,对着长枪刺客狠狠的抓了过去。

    陈道临顾不得许多。召唤出这个土元素之后,掉头就跑回了马车里,一把来开车门,对立面喝道:“达格利什!自己躲起来!”

    说着,他已经将蓝蓝拽了出来,扛在肩膀上,掉头撒腿就跑。往树林深处一路狂奔而去。

    身后咆哮吼叫连连,那土元素巨人已经和长枪刺客战在了一处。

    陈道临心知肚明,这个土元素巨人绝不是刺客的对手,最多阻拦上他片刻而已。

    陈道临跑出几步。已经冲进了树林里十多米,就听见身后一身巨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心中一沉!

    那刺客手里的长枪化作一团红光。轰进了土元素巨人的身躯里,那土元素巨人顿时土崩瓦解。化作粉碎!

    陈道临不敢耽误,早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了飞天扫帚来,跨坐在上面,一手扶着扫帚柄,双腿一蹬,魔力疯狂的催发出来,咻的一声,冲天飞起。

    他虽然焦急,但是心中却还留着一丝清明,辨明了方向,是朝着魔法学院的位置飞了出去。

    他很清楚,不管这刺客再如何厉害,只要飞到了魔法学院,就自然安全了!

    魔法学院里高手如云,这刺客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绝不敢在魔法学院里大闹。

    陈道临想的倒是很清楚,可对方既然能在这里伏击,岂能不把他的底细摸清楚?

    陈道临刚飞出去,后面那刺客站在原地,愤怒的一声大吼,迈开大步,就追了上来!

    陈道临一看,顿时身子发软!这家伙在地面上狂奔,速度居然不逊于奔马!他身子在地面上几起几落,一步迈步,就能跃出好几米!

    十几步之后,居然就越追越近了!

    陈道临大惊,奋力的催动魔力。

    可他胯下这件飞天扫帚,虽然原本的航速很快,但是承重却是有限,若只是陈道临一个人,要逃走自然没问题,可加上一个蓝蓝的分量,速度就降低了许多。

    那刺客实力强悍,奔跑起来的速度惊人,只见后面越追越快,陈道临已经奋力将飞天扫帚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却始终甩不掉他。

    再往前飞了数百米,忽然就听见地面上传来几声轻响。

    陈道临心中一动,隐约辨认出来,这似乎是弓弦的声音。这念头才涌出来,顿时就有一枚利箭咻的一声,擦着他的耳旁飞过!

    他低头看出,之间地面上树林里,出现了数条敏捷的人影,在树林之中穿梭奔跑,手里持着弓箭,对着天上的自己,边跑边射!

    陈道临原本操控扫帚的技艺就是自己摸索出来的野路子,此刻更要腾出一手来抱着蓝蓝,操控扫帚就越发不稳了,努力做了几个规避的动作,却越飞越慢,就听见身后一声冷哼,这声音仿佛已经到了脑后,陈道临大惊失色,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见身后不过数米之外,那个刺客已经追到,人高高跃起在半空,凌空将长枪狠狠的刺了过来!

    这凌空一刺,虽然隔着数米远,但是枪尖上一道红色的光芒已经射到陈道临的身后!

    陈道临这一下终于躲闪不开了,只觉得后背一震,顿时就如同被巨锤砸中一般,眼睛一黑,口中一甜,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连人带扫帚,就这么一头从天上栽了下去!

    幸好地面还有树林,陈道临一头栽下,落在了一棵大树的树冠之上,就听见噼噼啪啪,不知道砸断了多少树枝,坠落之势也终于缓了许多。

    等到他摔在地面的时候,落势已弱,原地滚了几下。就感觉到左臂咔嚓一声,一阵钻心的疼痛。

    陈道临知道危在旦夕,强行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不让自己晕过去,落地之后,却死死抱住蓝蓝,听见身后的动静,头也不回,就直接反手甩出了一件东西。

    长枪刺客已经追到了陈道临的身前。忽然看见眼前一件东西飞来,他下意识的用长枪去扫。

    这一下,就看见“砰”的一声,火光四射,他没有防备。顿时被几道火星浇在了脸上身上,须发和衣衫都烧了起来。

    陈道临趁机又往前跑了几乎,深吸了口气,五行微义土行术施展出来,身体立刻漂浮起来,借助浮力,朝着前方飞快的滑行出去。

    可身后那个刺客果然勇猛。虽然身上着火,原地一滚,就将火焰熄灭,看着陈道临又跑出去。一声断喝,长枪脱手丢了出去……

    陈道临又往前滑行了数米,那长枪已经飞到他身后,砰的一声闷响。枪杆狠狠的抽在了他的后背上!

    陈道临这一下吃亏太大,口中再次喷血。这次终于承受不住,一头栽在了地上,任凭如何努力,却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口鼻之中鲜血长流。

    那个刺客已经追到了身前,伸手将地上的长枪捡起,就一步迈出,踏在了陈道临的胸口,枪尖抬起,就对着陈道临的脖子就要扎下去!

    陈道临心中一叹:妈的,想不到老子居然死在这里……

    此时万念俱灰,正绝望之中,等了会儿,却不见枪尖落下。

    睁开眼睛一看,这刺客正怔怔的看着自己,夜色之中,他的眼睛闪亮,满是疑惑和惊奇,用那嘶哑的嗓音道:“咦?居然是你?!”

    这刺客认出了陈道临来!

    要知道当日当街行刺皇帝,陈道临在中间多番阻拦,一个个魔法施展出来,虽然威力未必有多强,但是却花招百出,让这刺客很是头疼恼火,事后想来,若不是有这个家伙作梗,只怕说不定自己就杀到皇帝身前了。

    那天的事情,陈道临自然也给这刺客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此时认出了陈道临来,认出这个家伙就是当日保护皇帝阻挡自己刺杀的魔法师,这刺客手里的长枪却反而没有落下。

    他哈哈一声狂笑,伸手一把抓住了陈道临的脖子,就把他直接提了起来。

    陈道临被扼住了喉咙,呼吸不畅,双腿拼命乱蹬,伸手去抓对方的手,可这刺客力气极大,陈道临又是重伤之余,哪里能拉得动?

    “原来是你这家伙!”刺客厉声喝道:“当日就是你坏我大事!今天落在我手里……哼哼!”

    陈道临因为缺氧,面皮已经涨红,那刺客心中畅快,将陈道临重新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刺客的同伴也赶到,只见七八个身形矫健的汉子,都是穿着黑色的衣衫,黑布蒙面,手持刀剑,有的身后背负着弓箭,将陈道临围在了中间。

    有人已经过去,将地上的蓝蓝抱了起来。

    陈道临看得心中滴血,厉声喝道:“住手!放开她!!”

    他眼睛充血,死死瞪着那个刺客,咬牙道:“我知道你们敢行刺皇帝,胆大包天!可这个女子是郁金香公爵的好朋友!你们敢伤了她的话,郁金香公爵必定会将你们碎尸万段!”

    他也是绝望之下,口不择言,虽然明知这种凶人不太可能被自己的言语而吓唬住,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有一丝希望,也要试试。

    那刺客原本想一枪下去结果了这个可恶魔法师的性命,一听这话,手里的长枪却反而一顿。那双眼睛里露出惊奇的目光来,皱眉看了看陈道临,口中发出了一声:“咦?”

    他嘿嘿冷笑一声:“你是想护着这个女人?”

    陈道临狠狠吐了口血,此刻他也干脆豁出去了,一字一字道:“你要么就现在杀了我!否则的话,你敢伤了她一根头发,我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把你挫骨扬灰!”

    “……”这刺客盯着陈道临,看了好几眼,然后哈哈一笑:“好!那我就现在杀了你吧!”

    说完,伏下身来,伸出手指,在陈道临的额头眉心一点。

    陈道临哼也不哼一声。就此眼前一黑。

    ……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终于有一丝意识回到自己身体的时候,陈道临迷迷糊糊醒来,就感觉到自己全身沉重,全身上下,一丝力气都没有,别说是动弹四肢了,就连眼皮都睁不开。

    他喘息了会儿,才渐渐的确定了。自己是躺在地上,身下是粗粝的沙土泥石,鼻子里能闻到一股焦木的味道,还有噼噼啪啪的声音。

    很显然,附近有人在生火。从温度感觉来。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应该是有一个火堆。

    陈道临动弹不得,但是耳力却是恢复了,对周围的感官,也随着意识的清醒而渐渐清晰。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足都被捆住了,眼睛上还蒙了布。

    他虽然恢复了直觉,但是确定了自己的处境之后。却不敢张口说话,强迫自己静下心来。

    原本他打算释放出精神力去探索周围,可稍微一催发精神力,顿时就心中一沉!只觉得自己的精神意识空间一片虚空。一丝精神力都提不起来,更别说是凝聚成精神力触角去探测周围了。

    他回忆了片刻,就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那个刺客一指点在自己的额头。推测下来。大概是对方用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法子,封住了自己的魔力?

    就在陈道临胡思乱想的时候。听见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他赶紧屏息静气。

    悉悉索索的动静,似乎有人坐了下来,就坐在了火堆旁。

    陈道临仔细倾听,就听见了一声重重的冷哼。

    “哼!”

    这声音一出,陈道临顿时就辨认了出来,正是那个持枪的凶猛刺客。

    这刺客的声音传来,语气里隐隐的含着一丝忧虑:“蓝蓝……还没有醒来么?”

    然后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语气里满是敬畏:“大人,还没有。我们用了好多法子,都没法弄醒她。只是能确认,她多半是被下了什么魔法药剂,才使得她至今昏迷不醒。可咱们这些人没一个懂得魔法的,所以……”

    持枪刺客沉默了会儿,轻轻的叹了口气。

    陈道临心中越发的古怪起来。

    这持枪刺客,提起蓝蓝分明言语之中带着一股无法掩饰的关切之意……

    ”大人,抓来的那个魔法师……您打算怎么处理?”

    刺客沉吟了片刻,淡淡道:“这家伙有点古怪。我们本以为是什么不相干的人,一刀杀了倒也简单。可这小子,似乎很是维护蓝蓝,我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可就要慎重些了。”

    顿了顿,这刺客的语气越发的凝重:“咱们做的这些事情,不知道牵扯了多少人的生死性命。可原本一腔热血,只以为杀了那个狗皇帝,便能恢复昔日的伟业。可没想到,这事情到了如今,却越来越复杂!我只觉得周围处处险恶,处处强敌。我们这些人早已经有誓言,将一生都奉献给大业,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可蓝蓝……她毕竟和我们不同!这事情原本就不是她应该承担的。而且……她身份特殊,将来大业有成,她大有用处。”

    “大人,我实在不明白。”那个陌生的声音苦笑道:“咱们这些人出生入死也就罢了。纵然是刺杀皇帝,大家死伤这么多,也没一句怨言。可眼下帝都戒严,处处都在搜捕我们这些人。这个时候,我们为了蓝蓝而又在这城外大闹一番——为了她一个女人,暴露了咱们的行踪,兄弟们虽然嘴上不说,可……”

    “我哪里会不知道大家的想法。”刺客的声音深沉:“可蓝蓝的身份特殊,我们就算是刺杀成功,将来要想成就大事,也必须借助她才行。所以蓝蓝至关重要,绝不能让她有丝毫的差错!哼!这次的事情,我越想越觉得不对!蓝蓝的身份一直保密,却没想到居然被人突袭了据点,还把她掳去。居然还把她拿去了拍卖行……我担心,这里面必定有什么阴谋诡计!别的不说,咱们在帝都的据点,是谁泄露了出去!还有蓝蓝的身份!他们为什么不抓别人,却偏偏抓了她去!”

    那个陌生的声音立刻道:“若不是咱们在帝都有消息渠道,得知了蓝蓝被抓紧了那个拍卖行里,恐怕这一次,蓝蓝就找不回来了。”

    陈道临越听越是心惊!

    听这刺客的对话……

    难道说,蓝蓝,居然和他们……是一伙的?!

    “蓝蓝背叛了教会,原本这等大罪,是罪不容赦的。”那个陌生的声音:“留她戴罪立功,待罪之身,为大业出力,已经是法外容情……”

    这话说的时候,语气里颇有一股不以为然的味道,那个刺客听了,轻轻叹了口气,并不言语。

    “大人,咱们抓来的这个法师……难道就这么一直带着么?这人身份不明,我担心……”

    “我在他身上用了封魔指,这家伙一身的魔法被我封住了。哼,一个魔法师,若是没了魔法傍身,就和废人无异,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我只是好奇,他和蓝蓝究竟是什么关系……”

    陈道临又听了会儿,这两人却不再说关于蓝蓝的事情了,言语之中只是说一些“大业”“计划”“狗皇帝”之类的言辞,听了半天,只觉得毫无头绪。

    这两人对话很是谨慎,重要的关键,都是绝口不提。

    陈道临听了会儿,只觉得精神疲惫,正觉得头昏脑胀,就要再次晕过去的时候,忽然之间,猛然一声巨响传来!

    轰的一声,仿佛是什么东西轰然崩塌,然后远处传来了一阵骚乱和惊慌失措的呐喊!

    急促的脚步声,还有狼狈的呼喊传来。

    “大人!大人!!有人夜袭!是骑兵!是帝国骑兵!!”

    这话音刚落,远处已经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战马嘶叫,骑士呐喊,刀剑铿锵!

    远处的喊杀声震天,还有混战的动静!

    “大人!我们……我们被围住了!!”

    那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刺客已经大喝道:“慌什么!!!!”

    他忽然就窜到了陈道临的身边来,一手将陈道临提了起来,往自己肩膀上一扛,然后抄起长枪,厉声喝道:“分派人手!让暗组的人断后!且战且退!其余人,立刻从密道走!!”

    就在他刚刚喊完这一句,忽然就听见一声巨响!

    轰的一声,远处传来一阵欢呼和呐喊,战马奔腾嘶叫,夹杂着一阵叫嚷。

    “撞开了!门撞开了!杀进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