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光明之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里原本就是一座庄园。

    漆黑的夜幕之下,院墙之外,黑暗中密密麻麻的亮着无数火把,骑枪如林,大队的骑兵已经将外面围得水泄不通。

    原本的大门已经被撞开,就有穿着罗兰帝国铠甲的骑兵当先冲了进来,马蹄践踏在倒下的大门上,飞驰而进。

    有困守在这里的人,试图抵抗,可大门被撞开之后,骑兵再无阻拦,长驱直入,连人带马冲锋起来,原本挡在门口的几个人,不过是转眼的功夫就被奔马践踏成了肉泥。

    骑兵冲进院子里来,就立刻四面散开,四处剿杀。

    这个庄园的院子占地极大,院子里还有数十名顽抗的刺客,有的站在屋顶,用弓箭还击,可射了没几下,就被军队之中的神箭手以牙还牙射了下来,带着惨呼,从楼顶一头栽落。

    落地之后,就有策马而过的罗兰骑兵,手持长剑,弯腰腰去,剑锋一闪,就将人头割了下来,挑在剑锋上,收割而去。

    院子里已经变成了一片修罗屠杀场,刺客虽然拼死顽抗,然而罗兰骑兵的数量占据了绝对优势,而且又是以军阵搏杀的技巧来,刺客们虽然凶狠,但是散兵游勇,面对这等正规精锐军队的集团冲锋,哪里能抵挡得住?

    眼看惨叫声音此起彼伏,刺客们节节败退,已经有人不得不退进了宅子里。

    可没来得及关上大门,就已经有骑兵冲了上去,马蹄扬起,直接将还没来得及合上的大门踹开,策马冲了进去。

    随后骑兵蜂拥而入,宅子里顿时传来了一阵喊杀惨叫之声。

    宅子的后院里。已经有骑兵涌了进去,可就在几个骑兵刚冲进,忽然就看见马棚里放出一团红色的光芒!

    这红色光芒如同流动的火焰,气焰卷过,顿时将冲在最前面的几个骑兵烧成了火团。

    之间一人一骑如同旋风般冲马棚里冲了出来!黑色的战马嘶吼,马上正是那个持枪的汉子。

    这持枪刺客在马上,一柄长枪挥舞起来,更是如虎添翼,红色的气焰沸腾。顿时杀得罗兰骑兵溃散开来!凡事都当在他面前的骑兵,都被他一枪枪挑落马下。

    而就在持枪刺客的马背上,他的身后还有一个人,用绳子固定住了捆好在他的背上。

    这持枪刺客一马当先冲出来,顿时杀出一条血路。而紧随其后的,马棚里又冲出三骑,都是人人长矛,紧随着持枪汉子之后,突围而出。

    紧跟长枪汉子之后的第二个骑士,马背上捆着一人,正是陈道临。

    陈道临早已经醒来。此刻被捆在马背上,颠簸不已,更加上周围都是喊杀惨叫的声音,他心中惊魂不定。就感觉到耳旁冷风嗖嗖,身子在马背上来回起伏颠簸。

    渐渐的,那喊杀的声音已经被抛到了身后,越来越远。只听见追兵连连叫嚷呐喊。可是却终于没有追上来。

    几骑冲出重围,不敢回头。沿着小路疾驰而去。

    持枪汉子冲在最前,一马当先,有他这样的猛人充当开路先锋,自然是无往不利。

    路上虽然偶尔也能遇到几个在外围把风的罗兰军兵,都被他轻易的击溃。

    只是一口气冲出了有一顿饭的功夫,身后再无追兵的声音,持枪汉子这才呼哨一声,停下马来。

    这一看,这汉子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

    他的身后,原本一起骑马突围冲杀出来的同伴,一共是有四骑的,可此刻身后所见,就只剩下两人了。

    “大人!”

    陈道临马上的那个人喘着粗气,飞快道:“这里停不得!”

    这声音出来,陈道临立刻辨认出,正是自己偷听到的之前和这个持枪汉子在火堆旁对话的那个陌生的声音。

    持枪汉子睚眦欲裂,双目喷火,握着枪杆的手指骨节泛白,咬牙切齿道:“这些罗兰骑兵来得如此突然,而且层层围堵,一看就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咱们这据点如此隐秘,怎么会被他们找到!这事情有鬼!我们一定是被内鬼出卖了!”

    “大人!无论如何,先冲出去再说吧!只要您活着,咱们的大事就总有机会!到时候,找出内鬼来,一刀一刀把他劈成肉泥!”

    持枪汉子长长吐了口气,远远看着身后的方向,树林深处,已经冒起了冲天的火光,显然是自己的据点已经被焚起大火。

    眼看自己苦心经营,身边带领的这么多精锐的部下,还有这么一个隐秘的据点,都毁于一旦,这持枪汉子心中滴血,只觉得眼前一黑,瞬间万念俱灰,险些就要从马背上摔下来。

    幸好他也是一个性子极为刚强的人,用力咬了咬嘴唇,嘴角流淌出了鲜血,却依然挺直了身子,一字一字沉声道:“留下有用之身!今日的事情,来日我必十倍回报给皇室!我们走!”

    三骑飞奔而去,不敢走大路,只是沿着小路岔路里狂奔,直跑了大半夜,到了天色渐明的时候,终于放缓了速度。

    纵然是人还能支撑,可奔跑了半夜,马匹也已经吃不消了。

    这三人的坐骑虽然都是上等的好马,但经过了半夜驰骋,也已经口吐白沫,若是再强行压榨马力,只怕随时都有倒毙的可能。

    不得已,他们只好停了下来休息,想来经过了半夜的奔驰,这里已经距离帝都颇远了。

    停在了林子里,那个持枪汉子取出水袋来喝了几口水,又把剩下的水都喂了马,扭头对同伴道:“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那个陌生声音的汉子,取出了一个仿佛是指南针一样的小罗盘来,看了看方向,又拿出一张地图来看了看,最后才确定下来:“如果没看错的话,前面应该是跃马涧。”

    “跃马涧?”持枪汉子听了。皱眉道:“那岂不是快到飞马镇了么。这里已经距离帝都有一百里了,想来那些官军也追不到这里来吧。”

    “不错。”陌生声音的汉子点头道:“那些官军的做派,咱们还不清楚么?他们抄了咱们的据点,这一场下来功劳甚大,只怕打扫战场也得用上一个晚上,那些军官现在只怕还在忙着抢夺功劳,未必会追得这么远。”

    持枪汉子叹了口气:“虽然是这么说,不过还是小心为上。咱们就住在跃马涧了,为了安全。不进镇子,在山中休息吧。”

    跃马涧是位于帝都西北方向大约一百里的位置,一座并不算大的山。

    天然的地貌,将一条山脉从中切成了两段,两座山峰之间的距离不过只有数米。站在一座山峰上眺望另外一边,仿佛伸手就能触及,只要跃马就能飞腾过去——所以这地方才会被叫做跃马涧。

    这个地方并不算出名——这么一个距离帝都有一百里的小镇,自然是毫不起眼的。

    不过对于魔法界的人来说,这个地方却是如雷贯耳。因为伟大的魔导师甘多夫,就是出生在这里。

    几人都是被帝国通缉的要犯,不敢进入镇子。一路穿梭山林,钻进了山野之中。随后在山涧旁的一条小溪边停下休整。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不用担心光线会引来注意,所以几人也就大着胆子生了堆火。

    拼杀逃亡了半夜。取出了些干粮,又在山溪之中捉了两条鱼来烤了,胡乱吃了个半饱。

    昨晚遭遇如此大挫,几人都是心情低落。吃饱喝足之后。那个操着陌生嗓音的汉子,就忽然跳了起来。两步走到陈道临的身边,伸脚在他身上用力踢了几下:“小子!起来了!!”

    陈道临虽然早已经醒来了,但是却不敢暴露,被踢了几脚,原本还打算继续装死。可随后,那个持枪汉子的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他还在装死!哼,小子,我知道你早醒来了,你若是再装死,我就叫你真的醒不过来,你信不信!”

    陈道临知道这几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狠之人,闻言不好再继续伪装,只好冷冷哼了一声。

    脑袋上一松,蒙着眼睛的布就被扯了开来。

    陈道临勉强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光线,才长长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开始打量身边的人。

    那个持枪汉子,身穿皮甲,但是身上到处都是砍杀的痕迹,皮甲上多出划痕,好几处也是鲜血淋漓,最重要的是,他的左侧大腿上,受了重创,左大腿上用厚厚的布包扎了起来,可依然还在隐隐的渗着血。

    而站在陈道临面前的,想来就是那个陌生声音的汉子了,这人相貌比较清秀,看上去似乎不像是个武者,可偏偏却身材魁梧修长——陈道临注意到,这人的手指修长,但是骨节粗大,加上背后背着一副长弓,显然是一个厉害的弓箭手。

    而最后一个刺客同伴,则看上去比较没什么特点,身穿一件破旧的皮甲,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一脸彪悍之色。

    这三人,很显然是以这个持枪汉子为首,而这个相貌清秀的弓箭手为副,至于那个凶悍的家伙,应该只是一个部属的角色。

    “大人!!”那个相貌清秀的家伙盯着陈道临,头也不回,冷冷道:“这家伙很是可疑!咱们昨天才抓了他回去,当晚就被围剿。说起来,这家伙疑点不少!”

    那个持枪汉子哼了一声,还没说话,陈道临却已经不得不分辨了。

    他冷笑一声,毫不畏惧的看着面前这个相貌清秀的弓箭手,淡淡道:“我被你们抓回来,绑了手脚堵了嘴巴,又弄晕了我。我又哪里还有这种本事去召唤军队来?”

    这清秀的汉子一愣,可却依然不甘心,狠狠盯着陈道临:“我怎么知道你用的什么办法!总之你们这些效忠皇室的走狗,狡猾得很!否则的话,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我们昨晚才抓了你,半夜就被围了!说不定就是你用了什么法术,泄露了我们的藏身据点!”

    陈道临怒极反笑,哈哈大笑两声,不屑的看了看这个家伙,然后干脆不理会他,眼神越过了这个家伙,而投向了那个持枪汉子:“你呢?你也是这么想的么?”

    持枪汉子疑惑的看了看陈道临:“你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陈道临阴着脸:“你难道还看不出么?我和你们一样,都是被人给阴了!”

    持枪汉子的神色越发古怪,皱眉看着陈道临:“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陈道临心中早有了底,此刻不慌不忙,轻轻一笑,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到了头顶,估算时间,应该是差不多快到正午了吧。

    “就要正午了,应该到了你们要做祈祷的时间了吧?”

    陈道临这句话说出来,三个刺客同时都是神色剧变!

    ……

    罗兰帝国国教光明神殿,教义是崇拜唯一真神:光明女神。

    古老教义之中,最正统的说法,认为光明是一切正义神圣力量的源泉。而这世界之中,最大的光明来源,毫无疑问便是太阳。

    所以,在一千多年前,光明教会的前身就曾经被称为“拜日教”,只不过在罗兰帝国建国之后,才正式定下了“光明神殿”这个官方的名字。

    按照教义所说,每天的正午,是太阳当空,最炙热,也是光明力量最甚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光明笼罩天地,也是公认的神圣力量最强大的时刻。

    正午太阳最炽烈的时候,也是被光明教会认为是一天之中,最最接近女神的时候。

    所以,但凡是光明神殿的教徒,都会有习惯,在每日正午的时候,行祈祷之是事。尤其是教会之中的那些信仰最笃定最虔诚的人,每日正午的祈祷都是例行功课,绝不会耽误的。

    陈道临这句话虽然语气说的轻飘飘,可却一句道破了几个刺客的真实身份来历!

    叫他们如何不变色震惊?!

    那个清秀的汉子还没说话,持枪的刺客已经长身而起,大步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吗,伸出大手抓住他的衣襟,将他提了起来,失声喝道:“你怎么知道的!!!”

    陈道临面色不变,虽然被他提了起来,却丝毫不畏惧,冷冷的和他对视,然后不慌不忙,又轻轻问出了一句:

    “你们是叶尼派,还是摩萨派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