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达令的智慧】(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光明教会之中历来也有分歧,按照对教义理解的差异,分为叶尼派和摩萨派。叶尼派的理念比较激烈偏激,对宗教十分狂热,认为神权至高无上,任何抱着不同观点的都是异端敌对,主张采取一切激烈的措施来“净化”这个世界,在这一派的观念之中,他们主张使用暴力来清扫一切和教会作对的人或者组织,不惜流血不惜牺牲,只要能达到本派的主张,一切牺牲都是可以付出的——按陈道临的眼光看来,这一派的教义,似乎已经脱离了基本的宗教范畴,而有些类似于宗教恐怖主义了。

    而摩萨派的主张则比较温和,虽然也主张维护教会的地位,但是更愿意通一些比较温和的妥协的方式来达成,这一派不太愿意使用暴力和激烈的手段,被誉为“改良派”。

    关于光明教会里的这两个派系,陈道临在书中有读过,此刻忽然问出来,一针见血,面前这几个人顿时都脸色剧变。

    尤其是这抓住了他衣襟的面目清秀的汉子,神色忽然一变,随即惨然一笑,看了看陈道临,然后颓然松手,将陈道临丢在了地上,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叶尼派摩萨派!现在的教会里,哪里还敢再有什么派系!咱们都已经朝不保夕,若再分成派系内斗,只怕早晚都会被铲除干净了!”

    他这话,虽然并没有正面回答陈道临的问题,但是言语里的意思,却是默认了陈道临的猜测。

    “阿丹!”

    那个持枪汉子沉声喝了一声,走了过去,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副手。神色之中颇有几分不满,然后低声道:“胡说什么!退下去!”

    说完,他蹲在了陈道临的面前,盯着陈道临的眼睛,满脸杀气:“你还知道什么?”

    陈道临对这家伙表露出来的杀气,却丝毫不畏惧,凝视着对方的眼睛,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这位阁下,你总是喜欢用这种居高临下的霸道做派来行事么?难怪你们会失败了。”

    “你说什么!!”持枪汉子还没说话。那个名字叫阿丹的清秀男子就瞪眼喝骂起来。

    “怎么,我说的不对么?”陈道临神色镇定,他不理会那个阿丹,只是冷冷的瞧着持枪汉子的眼睛,缓缓道:“昨晚我带着蓝蓝出帝都。就被你们伏击,你们捉了我和蓝蓝回去,立刻就被抄了老巢!这其中的蹊跷,傻瓜和瞎子都能看的出来了!我若是你,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弄清楚事情的究竟,而不是在这里一味的摆出一副凶狠霸道的做派来,喊打喊杀的恐吓人——这等幼稚白痴的做法。现如今也只能吓唬吓唬小孩子了。我若是你,放着我这么一个敌友难辨的人在眼前,就不会贸然做出一副威胁凶狠的样子来,而是先弄清楚事情再说!你这样做事情。岂能不失败的……哼。”

    持枪汉子脸上闪过一丝青气,咬了咬牙:“你……”

    “我什么我,不服气么?”陈道临仰天哈哈大笑几声,然后深深吸了口气:“怎么?被我说得恼羞成怒?想打想杀?你这人行事莽撞。刚烈有余,却毫无韧性。真不知道教会怎么会把这么大的事情交给你来做!”

    这次不等持枪汉子发火,陈道临就已经飞快的说了下去:“你不服气?好,我先问你几个问题,你若回答上来,就算你对!”

    “……你说!”持枪汉子原本是想一拳直接将眼前的这个家伙打死,可念头一转,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居然压下了怒火,咬牙道。

    “好!第一个问题,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持枪汉子皱眉,不屑的看了看陈道临:“这算是什么问题!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叫达令陈,一个小小的魔法师!只不过上次在帝都街头的那场事情被你阻拦,你因功而被那个混蛋皇帝封赏,有了宫廷法师和宫廷爵士的头衔!你这皇室的走狗,我岂会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陈道临大笑三声,斜着眼睛看着持枪汉子:“可笑!这事情不算秘密,在帝都稍微打听一下便可知道!你们做这种刺杀皇帝谋反叛国的大罪,若是连这点消息都不知道,那干脆自己抹脖子算了!除了这两个宫廷头衔,我的其他身份你们可知道?”

    “……”这下持枪汉子倒真的说不上来了。

    陈道临神色冷峻,看着这家伙,缓缓道:“我还是魔法学院霍格沃兹分院的魔药学教授!”

    “你是魔法学院的教授?!”

    不等持枪汉子说话,那个阿丹就忍不住叫出了声来:“你才多大年纪!”

    “你管我多大年纪!”陈道临斜着眼睛不屑的看了一眼这个阿丹,然后扭头继续看着持枪汉子:“现在你明白了么?”

    持枪汉子眉头一紧,眼睛里却露出一丝为难和茫然的样子。

    陈道临故意叹了口气,看着他,表情不无怜悯和惋惜:“你这样的脑子,也居然负责来组织领导这种谋反叛国的大事,看来教会当真是人才凋零得厉害了!”

    “怎么说?”持枪汉子果然被激上当,忍不住问道。

    “首先,从我把蓝蓝从那个拍卖行带出来说起!”陈道临冷笑:“你们不就是怀疑,我带蓝蓝出来,是故意引你们来救,然后顺势有人跟踪,找到你们的据点么?”

    “难道不是这样么!”持枪汉子神色冷酷:“我们那据点十分隐秘,想来是昨晚我们出动去救蓝蓝,然后才被你们这些皇室走狗暗中盯住,一路跟踪……”

    “蠢货!”

    陈道临毫不客气的骂了一句,不等持枪汉子发火,他就飞快道:“你有这种想法,不能说错,只算是正常的推断。可是你想想。如果要做这种事情,派出一个诱饵来带着蓝蓝,引你们现身……做这种事情,派什么人不行?有必要把我这样的人丢出来送死么?”

    陈道临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缓缓道:“我可是一个魔法师……这还不够的话,再加上一个魔法学院教授的身份!这样的身份,若你是主事之人,会把我丢出来当一个必死的诱饵?”

    “……”

    这话一出。三个刺客都是沉默了下来。

    的确,如果按照持枪汉子的这种推论,那么带着蓝蓝出来引刺客现身,这个任务,显然是一个九死一生。不,应该是十死无生的诱饵!纵然完成的诱刺客显身的任务,可自己也是死定了!

    做这种必死的人物,随便派个什么小角色就能完成了,何必丢出一个魔法学院教授这样的人物?

    “我是魔法学院的教授,用你的脑袋想想,帝都之中。有什么人才有资格命令我去做这种找死的任务?皇帝么?还是郁金香公爵?就算是魔法学院的几个分院长,也是没这种资格的!”

    从一般意义上来说,魔法学院的教授,在帝都的确也算是一个不小的人物了。

    想把这种人派出来当炮灰诱饵去送死……说起来的确不太能让人信服。

    “第二个问题。”陈道临不等持枪汉子回过神来。就飞快道:“蓝蓝落入那个拍卖行的过程我不知道,先不提,我只问你,我从拍卖行里把蓝蓝买下救出。拍卖行应该是严守秘密才对!可你们却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而且还能在半路拦截?这消息又是如何来的?”

    持枪汉子有些为难。不过随后就摇头道:“我们自然有消息来源渠道,岂能告诉你!”

    “你不说我也能猜到。”陈道临摇头:“你们是教会的么,教会有千年的历史,根深蒂固,纵然这些年势微了些,但是影响力还在,盘根错节,不知道还有多少隐藏的力量。我想,你们在帝都的一些比较重要的地方,一些大的势力,团体之中,应该都有眼线和暗棋。这也是理所应当的。蓝蓝落入拍卖行,然后被我这么一个客人拍卖带走,这个消息想来是你们的暗棋传出来的。只是我奇怪的是……”

    陈道临轻轻一笑:“你不知道我是魔学院教授的身份……可我在拍卖行里已经将身份告诉他们了。如果你的消息是拍卖行里你们的卧底送出来的,那么为什么你们的卧底却没有将我的身份详细的告诉你们!要知道……我出城的路线,还有我的目的地,你们都能找的很准,半路拦截!正是因为卧底知道我是魔法学院的教授,知道我连夜是要赶回魔法学院的!可是,这个卧底却为什么没有告诉你们,我是魔法学院的教授?”

    持枪汉子身子一震,脸色狂变!

    阿丹却似乎不肯相信,大声道:“这也不算奇怪,不过是漏掉了你的身份没说清楚罢了……我们的目的是救回蓝蓝,至于你是谁,有什么关系!”

    这话虽然说出来,但是持枪汉子却自觉都无法自圆其说,越想脸色越是难看!

    他心中雪亮:这事情里,不管如何,埋伏在帝都那个拍卖行里的卧底之人,必定是变节了!

    “最后一个问题。”陈道临看着这个持枪汉子的脸色,知道对方的心防已经崩溃,飞快道:“你们昨晚抓住了我和蓝蓝,回去之后,却不及时的审问我,而是把我丢在一旁不管不顾……我实在很好奇你这人做事情怎么会如此粗陋!要知道,哪怕当时你不知道我是敌是友,可我居然能从拍卖行里把蓝蓝带出来,那么这事情何等重要!岂能不问问清楚?!你救了蓝蓝,抓了我回来,却不及时审问我……这种重要的事情,你都能错漏,我说你难当大事,哪一个字是说错了的?”

    陈道临冷冷看着持枪汉子,一字一字道:“我明告诉你!昨晚你抓了我回去之后,如果立刻就弄醒了我,和我仔细的询问交谈一番,说不定立刻就能找出这事情里的破绽!那个时候,若是有所警觉,距离官军围剿,还有半夜时间。至少也能安排应对一番!而不至于被官军杀上门来,才狼狈的抵抗,溃不成军!这位阁下,你料事不明,这是愚!查情不清,这是蠢!行事不周,这是莽!你这人愚蠢莽撞,做个勇将冲锋陷阵也还够了,做这种杀头谋反的大事。远远不够——请问,我说的哪一句话错了?”

    持枪汉子身子一震,忽然就坐在了地上,猛然之间,只觉得眼前飞暗黑。心中羞愧欲绝!

    按照陈道临的说法,今晚的事情,原本处处都是漏洞,可自己偏偏却错漏掉了这么许多机会!原本被官军围剿的事情,都是可以避免和应对的,结果就因为自己的鲁莽和骄蛮,错过了挽回的机会!今晚这场围剿。自己手下那数十名对教会忠诚不二的兄弟部属战死牺牲,都是被自己所害……

    此刻他心中悔恨交加,又想起牺牲了如此之多的人,不由得心疼如刀绞。忽然就张嘴,一口血喷了出来!

    “大人!”

    “蒙托亚!”

    那两个刺客同时惊呼,只不过那个阿丹脱口喊出了持枪汉子的名字来。

    两人先后赶到了持枪汉子蒙托亚的身边,一左一右将他扶住。那个阿丹对陈道临怒视:“你这混蛋花言巧语,居然骗得蒙托亚大人吐血。我杀了你!!”

    说着,拔出一把尖刀,就要往陈道临身上捅!

    陈道临脸色一变,眼看这把刀刺了过来,正惊骇之中,忽然蒙托亚却抬起手来,一把捏住了阿丹的手腕,用力将他的手按住了。

    蒙托亚吐了口气,看着阿丹:“不要伤他!”

    他虽然语气阴郁,眼睛血红,但是这说话的嗓音里,却是带着说不出的颓然和失落。

    陈道临听了这话,顿时心就一松……暗中长出了口气。

    终于搞定了这个家伙,看来自己的命是保住了。

    “大人!”阿丹有些不满:“这家伙胡说八道一番,你可千万不能轻信!今晚的事情,绝不是你的责任!平日里若不是你带着大家一起干这大事情,我们哪里来的希望!这混蛋居然把责任归咎于你,实在可恨!”

    “闭嘴!”

    蒙托亚双臂一振,用力站起来,挣脱了两人的手臂,吐了口气,沉声道:“他说的……一个字都不错!今晚的事情,的确是我的责任!我这人骄蛮霸道,耽误了大事!今晚牺牲的这些兄弟,可以说都是被我害死的……”

    陈道临眼看火候已经到了,若是再弄下去,只怕反而弄巧成拙,听了蒙托亚的话,他立刻摇头,大声道:“这位蒙托亚阁下,你的这话,可又说错了。”

    “你……你还说!”阿丹面色涨红,焦急的喝道:“你你你闭嘴!”

    方才这家伙几句话就说得蒙托亚大人吐血,若是再让他说下去……

    陈道临根本不理会阿丹,只是看着蒙托亚,然后轻轻一笑:“你这人虽然骄蛮粗心了一些,但好在还算有担当。你说今晚的人都是你害死的,却也不必这么怪罪你自己。说到底,你也是被陷害之人,若不是你们内部有人变节,对方岂能挖出这么个坑来给你跳?说到底,罪魁祸首,是你们内部的叛徒。”

    说到这里,陈道临忽然神色一肃,盯着蒙托亚的眼睛,一字一字道:“古往今来,欲成大事之人,除了要有勇气有担当之外,还得要有百折不挠的韧性才行!你若是想做大事情,这点挫折就垮掉的话,还是趁早算了吧,免得害人害己。”

    蒙托亚听到这里,居然也肃容,对着陈道临抬手行了一礼,缓缓道:“阁下这几句提点,我一定仔细记下,不敢忘记!”

    “大人!”阿丹瞪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着蒙托亚:“这,这家伙狡猾得很,咱们可不能……”

    “给这位魔法师先生松绑吧。”蒙托亚叹了口气。

    “啊?”阿丹更是惊奇。

    蒙托亚摇头:“他应该不是咱们的敌人。”

    阿丹还在犹豫,蒙托亚却叹了口气,主动上前,伸手在陈道临身上的绳索一扯,就将绳索扯断。

    陈道临四肢能动弹了,赶紧活动了一下筋骨,舒展血脉。让麻痹了半夜的手脚恢复知觉。

    “达令先生。”蒙托亚对陈道临的态度有些古怪:“我也有几个问题问你。”

    陈道临看了他一眼:“想问我是怎么猜到你们是教会的人?”

    “……”蒙托亚点了点头。

    “很简单啊。”陈道临苦笑:“昨晚半路被你们伏击,我原本以为你们是来抓蓝蓝的坏人,可谁知道,你们却是为了救蓝蓝。这就好猜了,我和蓝蓝认识,知道她是你们光明教会的候选圣女,你们豁出命来救她,我自然就会往教会上去想啦。”

    “不错。”蒙托亚点头,他神色越发的难看:“这些事情。说穿的话,其实是如此简单,我若是早细心一点,早早和你问清楚,也不至于昨晚遭逢这样的惨败了!”

    “可。可是大人!那日我们当街行刺皇帝,这个家伙却是真真切切的拦在皇帝面前啊!这个家伙必定是咱们的敌人!!”阿丹忽然想起了这件事情来,高声叫道,同时手里的刀子依然对着陈道临不敢放松。

    陈道临瞪了这个家伙一眼……这家伙白长了一副清秀的模样,其实也是个愣头青啊,他吐了口气,郁闷道:“敌你妹啊!当日你们大街上行刺皇帝。我恰好被皇帝接见,在他身前!当时你们这位蒙托亚先生杀出来,人挡杀人,神挡杀神。凡是站在皇帝前面的人,见一个杀一个,我当时若不出手,难道就等着被杀么?与其说我是出手保护皇帝。不如说是我为了活命而自保才对!”

    说着,他苦笑道:“我可不是什么皇室的忠臣。我一个魔法师,不求权势爵位,何必效忠皇帝?只是这事情被我遇到了,我想活命,只能奋力出手抗衡了。”

    蒙托亚仔细回忆了一下那日大街上行刺,果然是如同陈道临所说的,仔细想来,自己当时冲向皇帝,见人就杀……人家一个魔法师,总不能白白束手等死任凭自己杀掉吧?出手反抗,也是说得通的。

    “可……就算,就算他不是皇室走狗……可……”阿丹面色一沉,咬牙道:“蒙托亚大人,咱们做的是什么事情!这人知道了咱们的身份,哪怕不是对头,也留不得了!”

    陈道临听了越发摇头。

    这几个教会里的家伙,实在是让他无语。

    教会为什么要组织出这么一批死士来做谋反刺杀皇帝的大事情,陈道临还不得而知。

    但是从目前看来,这些家伙,实在没有成大事的样子。

    这话领头的蒙托亚,勇猛是够勇猛了,放在军队这种绝对是猛将一名,战场上无双利器。可偏偏骄蛮太过,粗陋大意,放不下身段来,满身的骄气。

    而这个阿丹,也是一味莽撞,只知道喊打喊杀……

    陈道临看了看阿丹,冷笑道:“哦,你是怕我泄露了你们其实是教会之人的秘密,要杀我灭口么?”

    阿丹哼了一声,看着陈道临:“成大事必然有所牺牲,那也只好对不起你了。”

    对不起你妹!”陈道临气得反而笑了出来:“我真不明白教会怎么派出你们这群人来做事的!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今晚的事情,摆明了是你们内部有人变节叛变了,才会弄出这么个圈套来让你们钻!你以为现在,你们是教会之人的秘密,皇室还不知道么?要泄密,你们的叛徒早就泄得干干净净了!还用等我去说么?杀我灭口,有什么用?”

    “…………”阿丹张大嘴巴瞪圆眼睛。

    主事之人有勇无谋,副手更是莽夫一个……这种人员配置,居然也想来完成谋杀皇帝叛国谋反的大事,真不知道教会里的首脑是不是脑子都坏掉了。

    蒙托亚今晚遭此大挫,此刻心思灰冷,倒是反而静下了心来,看了一眼阿丹,皱眉道:“好了,你不要再说话了。达令先生不是咱们的敌人,方才若不是他一番话,我们现在还蒙在鼓里懵懂无知呢。”

    陈道临淡淡道:“我知道你们也未必肯信我……这样吧,先把蓝蓝救醒过来,你们信不过我,总信得过蓝蓝吧。”

    说着,他就往一旁躺在树下的蓝蓝看去。

    蓝蓝一路过来,都是被蒙托亚放在马背上。蒙托亚倒是真的十分看重蓝蓝。遇到重重阻杀,都是尽力保护蓝蓝的安全,他自己多出受伤,却不肯让敌人的刀剑加身于蓝蓝,所以蓝蓝只是衣衫上染血,却并没有什么损伤。

    陈道临和蒙托亚来到了蓝蓝身边,蒙托亚皱眉道:“她至今没醒,我只能看出是中了什么魔法药剂,可是却……”

    陈道临点头。缓缓道:“魔药学的事情,我多少还有几分把握,让我来吧。她中的魔法药剂,倒是不难破解,只要给我点时间配一剂药就好。”

    蒙托亚顿时心中一松。

    陈道临方才自称是魔法学院里的魔药学教授。堂堂的魔药学教授出手,想来应该是有十足把握的了。

    陈道临在蓝蓝身上检查了一下,幸好他被抓的时候,这些家伙很是粗陋,并没有搜去他身上的魔法袋——陈道临的魔法袋被他缝在了衣衫里。

    因为这个细节,陈道临也对这群教会的人大大的摇头——就算是山贼,抓了俘虏归来也知道要搜身的!这些家伙。抓了自己这么一个魔法师回来,居然不知道要搜身,真是……

    也许他们是太过信任蒙托亚的那个什么“封魔指”吧。

    “她中的是一种迷幻药,倒是不难驱除。”陈道临从怀里摸了摸。在魔法袋里摸出了两三个小瓶子,配制了一下,皱眉道:“我身上带的东西不全,配制药剂。还缺一味东西,这东西叫做山竹根。是一种草药,专门用来配置药物的调和剂,我身上没带,所以……”

    他看了看蒙托亚,道:“这里附近有什么小镇没有,我缺的这味药物,一般的店铺都有卖的。”

    蒙托亚听了,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阿丹还有另外那个部下。

    阿丹和那个部下同时开口,表示愿意去冒险下山去镇子上买药。

    陈道临故意看了看两人,道:“蒙托亚,你是首领,说不定现在外面已经张贴了你的画像在找你,你自然是不能去的。至于我,想必你们也是不放心放我离开的。”

    阿丹立刻就道:“我去!”

    另外那个部属也道:“还是我去吧。”

    蒙托亚看了阿丹一眼,正准备让阿丹去,陈道临却忽然道:“不如两个人都去。”

    “嗯?”蒙托亚奇怪的看了陈道临一眼。

    陈道临摊开双手:“除了给蓝蓝的药之外,你们还需要一些伤药才行!蒙托亚,就算你再强悍,你的身子毕竟不是铁打的,你受了这么些伤,若是不用伤药的话,恐怕只会恶化下去。这等刀剑伤药,去买的话太过扎眼。我报个配方清单出来,你的这两个部下一起出去,分头去买原料来,不会引人注意,买回来,我给你配制成伤药,这样一来,岂不是万无一失?”

    蒙托亚眼睛一亮,虽然嘴上不说,心中却已经动了。

    那个阿丹却不放心,皱眉看了看陈道临,道:“你这家伙,把我们两人支开,只留下你在这里和蒙托亚大人待在一处,难道是想什么鬼主意?哼!大人,我看这家伙没安好心,说不定是想把我们支开了,要害你!”

    陈道临撇了撇嘴:“蒙托亚先生武技高强,我若是有本事害他的话,你们这点身手,留下不留下又有什么区别?”

    阿丹一听,倒也无话了——他对蒙托亚的武技是极为崇敬的。

    “那就这样,阿丹,还有艾格特,你们两人分头下山,去镇子里买药。”

    蒙托亚做出了决定,陈道临立刻手写了一份药物清单,都是一些原材料,吩咐两人去分头购买,不会引人注意。

    等这两人离开,陈道临看着两人下山的背影,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转过身来,看着蒙托亚,陈道临的神色严肃,深深吸了口气:“蒙托亚先生!请原谅,我是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嗯?你说什么?”蒙托亚奇道。

    “其实,无论是解救蓝蓝的药,还是伤药,我身上都有的。”陈道临缓缓道:“可我方才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想法子支开你的这两个部下。”

    蒙托亚立刻跳了起来,盯着陈道临,眼睛里闪动着凌厉的光芒,沉声道:“你说什么!”

    “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陈道临看着他的眼睛,然后说了一句让蒙托亚勃然变色的话。

    “我怀疑,你的身边,还有内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