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留得有用之身】(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什么!”

    蒙托亚脸色一变,紧紧盯着陈道临:“你……你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有好处么?”陈道临看了看他,淡淡道:“我可不是为你,而是为了她!”

    说着,陈道临指着躺在地上的蓝蓝,道:“你们内部有什么事情和我无关,但是如果因为这内鬼的原因,你们被官军一起抓了,蓝蓝岂不是跟着遭殃?我只是要救她而已。”

    蒙托亚伸手按住了陈道临的肩膀,他的力气很大,陈道临被按住肩头,顿时动弹不得,不过他倒也不在意,只是皱眉看了看蒙托亚:“你不信?”

    “当然不信!”蒙托亚咬牙:“阿丹是跟了我十年的!而艾格特也是对信仰极为虔诚,跟随了我有五年多!他们两人都是可以信任的,绝不会背叛!”

    陈道临笑了笑,他看着蒙托亚,忽然问了一句:“这个世界上有收买就有背叛,从古到今都是如此,难道你不知道这个道理么?”

    蒙托亚顿时语塞。

    “你们这些宗教分子,狂热得吓人,可幼稚起来也让人失笑。”陈道临缓缓道:“我也不和你多说,让事实说话吧。我现在虽然不能确定这两人之中谁是内鬼——也许两人都是,不过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的,待会儿你自然就知道了。”

    ……

    下午的时候,山下忽然传来一阵鼓噪之声。随即就看见一条人影从林子里飞快穿梭,朝着山上而来。

    这人全身是血。左手提着一柄剑,而他的右臂,却已经齐着手肘的部位被切了下来!一边奔跑的时候,鲜血还在喷洒。

    他虽然踉踉跄跄。却速度飞快,一面狂奔,一面声嘶力竭,疯狂的大声吼道:“大人!!快跑!!快跑!!!”

    这人正是那个阿丹!

    阿丹又往山上跑了几步。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咻”的破空之声,随后一枚利箭飞到,噗的一声,就射穿了他的小腿。

    阿丹惨叫一声,就地一滚,却依然强行站了起来,咬牙一把将箭拔了出来,带着血肉,扔在了地上。悲愤的吼道:“艾格特。你会遭到惩罚的!!”

    身后的山林之中。有密密麻麻的刀光剑影,无数穿着罗兰军队铠甲的军兵涌了上来,长矛短剑盾牌。为首还有个一身红色披风的将领,身上铠甲鲜亮。

    阿丹又往前跑了几步。再中一箭。

    这一次,利箭从他胸前穿过,虽然是右侧,但是带出一片血雾。

    这样的重创,他再也无法承受,带着惯性往前几步,终于扑倒在了地上。

    此刻身后的追兵已经到了近处,有几个士兵围了上来,就要用长矛往阿丹身上捅。

    “等一下!”

    一声厉喝,一个红披风将领跑了上来,喝止了手下的军兵,走到阿丹身前,一脚将他踢翻过来,看着阿丹仰面朝天,这个将领皱眉,淡淡道:“先捆了。”

    这个将领身后,还有一个人,身材粗壮,一身皮甲满是血污,络腮胡须,正是蒙托亚手下的另外那个人,叫艾格特的。

    这人走到将领身边,皱眉道:“大人,这人留不得,我熟悉他的性子,最是死硬,恐怕难以收服。”

    “呸!”

    躺在地上的阿丹狠狠啐了口血沫,用喷火的目光死死盯着艾格特,一字一字道:“艾格特!你背叛了你的信仰,女神终会惩罚你的!你逃不过审判的!!”

    艾格特的脸色一变,可随即露出一丝狠戾之色来,走上两步,居高临下看着阿丹,狠狠道:“女神?女神在哪里?你倒是告诉我!!一百年了!教会再也没有接受到任何一道女神的神谕!连续两任教宗终年祈祷不休,毫无收获!阿丹,你这个蠢货!女神早已经抛弃了教会!还谈什么信仰!若是女神真的会降临的话,那么杜维打压教会的时候,她为何不曾现身!那么皇室剥夺教会权力的时候,她为何不曾护佑我们!女神?哈!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事到如今,也只有你这种蠢货,还会依然信仰什么女神!一个早已经抛弃了你们的神灵!”

    阿丹面色狂怒,可是喉咙里格格作响,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呼吸先是急促,可渐渐的就缓慢了下来,终于停止。

    艾格特一皱眉,看着阿丹渐渐失去神采的目光,弯腰摸了摸他的鼻息,转身对那个将领皱眉道:“大人,他死了。”

    这个将领分明就是御林军红羽骑的装束,闻言哼了一声,一挥手:“死了也要带回去!”

    几个军兵涌上来,将阿丹的尸体扛下了山。

    一伙军兵此刻已经到了山腰那条小溪旁。这个将领看着溪水旁空无人影,只有一堆熄灭的火堆,不由得面色阴沉,看了看艾格特:“你说的人呢?”

    艾格特也是面色难看,看了看四周,张了张嘴:“分明,分明是在这里的……我们说好了,我和阿丹下山找药,他们在这里等着我们回来,可……”

    “四处找找!”这个红羽骑的将领面色铁青,一声令下,手下军兵四散开来,这个将领一字一字狠狠道:“这跃马涧已经被围住了,山下都是我们的人,除非他们变成飞鸟跑了,否则的话,绝不可能凭空消失!”

    这个将领却走到了溪水旁的火堆前,伸手摸了摸火堆灰烬,脸色就越发难看了起来。

    “灰烬是冷透了的。”他站起来叹了口气:“看来他们早就离开走远了。”

    说着,转身看着艾格特:“你是不是漏出了什么破绽?看这火堆灰烬的温度,他们走了至少有两个小时了。应该是你刚离开,蒙托亚就带人逃了!一定是你被他看出了破绽,故意支开了你,就溜掉了。”

    艾格特也是面色疑惑。想了想,摇头道:“这……这不可能吧,大人。蒙托亚的性子我最了解,他性如烈火。若是看穿了我的身份,当时就不会忍下来,一定会立刻发作,出手杀了我才对,怎么可能还会故意支开我放我下山,这……”

    “蠢货,这有什么难猜的。”这个将领冷笑:“蒙托亚虽然厉害,想来必定是受了重伤,他看出了你的破绽。但是却因为重伤。无力杀你。又怕被你害,所以当你的面,故意压制伤势。不叫你瞧出来,然后支开你之后。才好逃跑。嗯……一定是这样的了。”

    艾格特仔细想了想,也觉得这将领说得有道理,不由得点点头:“不错,他倒是的确受伤不轻,不过……我却不知道他原来伤得这么重!唉!!可惜了,若是早知道,我当时就把他拿下了!!”

    这将领虽然失望,不过却依然过去拍了拍艾格特的肩膀,笑道:“哈!虽然错事了一桩大功,不过你这次立功已经不小了,回去之后必定有厚厚封赏。至于这个蒙托亚么,身边的人都死光了,教会经过这次事情,元气大伤,再也难有作为,留下一条小命也没什么。迟早一天,把他抓了!”

    众多军兵在四周搜索完毕,草丛树丛都找过了,却毫无收获。这个将领虽然有些失望,不过却只好叹了口气,挥手喝了一声,整顿了队伍,下山而去。

    等过了片刻,搜山的军队已经全部消失在树林里,远得听不见声音了……

    就在这溪水旁的一棵大树上,就是方才那个将领和艾格特两人站立的位置头顶上,传来声音。

    陈道临轻轻收起了幻影斗篷,树干之上,显露出了三个人影来。达令哥手里抱着蓝蓝,身边是满脸苍白的蒙托亚。

    方才三人根本就不曾离开,只是裹了陈道临的幻影斗篷在身下,一起躲在了树干之上。

    这些搜山的军兵虽然搜得仔细,连草丛树丛都没有放过,可是此刻毕竟已经秋天了,树叶稀疏,抬头看树顶上,一眼就能看的清清楚楚,空空荡荡。也就没有人爬树上去寻找了。

    借着幻影斗篷,隐去了身影,这才躲过了军兵的搜查。

    三人跳下了树来,落在地上,陈道临依然抱着蓝蓝,回头一看,只见蒙托亚脸色越来越白,胸膛起伏,忽然张口,又是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陈道临知道他此刻必定是心中大受打击,悲愤难过之极,赶紧上去,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飞快道:“蒙托亚!蒙托亚!!深呼吸!深呼吸!现在你还不能死在这里!你听好了!你若是死在了这里,那么一切都完了!所有人的牺牲,所有人的死去,都全部葬送掉了!我知道你恨透了那个叛徒,可只有你活下去留着命在,才有机会让他血债血偿!”

    陈道临在蒙托亚耳边一口气说了这么一番话,蒙托亚那空洞的眼神里,才一点一点的恢复了光彩,深吸几口气,呼吸终于缓和平稳了些,又吐了口血,才摇头,闷闷道:“我……我不会死的。”

    他勉强爬了几步,靠在了树下,喘息着,看着陈道临,目光复杂而充满了疑惑。

    “怎么,你这么看着我,是恨我刚才抓住你不让你下去和他们拼命么?”陈道临摇头:“我知道,看着那个阿丹死在你眼前,切不能出手相救,必定是……”

    “你不用多说,我明白的。”蒙托亚一点一点的捏紧拳头,骨骼发出咔咔的声音,眼睛里缓缓流淌出泪水来:“我方才如果跳下去,非但救不了阿丹,自己也是必死,而且,还会连累了蓝蓝也一起葬送在这里……”

    陈道临听了,心中不免腹诽:妈的,你只说蓝蓝,却不提老子!若不是老子帮忙,你早就挂掉了!这种宗教疯子,果然是没良心得很。

    蒙托亚却重新挺起了身子来,缓缓爬到了方才阿丹咽气的地方,跪在了那儿,双手狠狠插在了泥土里。

    他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这个彪悍的汉子一面痛苦,口中低声道:“阿丹兄弟!请原谅我方才见死不救!我并不是怕死,也不是惜身,只是我身负教会重任。绝不能死在这个地方!只有我活下去,才能继续我们的伟大事业,才能有希望重振教会的荣耀辉煌!请原谅我……我,我……”

    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

    陈道临站在一旁,知道他此刻需要这么发泄,所以并不上前安慰,而是任凭蒙托亚痛哭。

    过了好一会儿,蒙托亚哭泣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忽然一抬头,却看见站在面前的陈道临,面色平静,伸手递来了一条手巾,却是用溪水打湿了的。

    “擦擦脸吧。”

    “……谢谢。”蒙托亚结果了。用力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和血污。然后他忽然郑重的对着陈道临。跪在那儿,垂首道:“达令法师,今天的事情若不是你的提醒。我已经死在这里了!我欠你一条性命!不……我欠你一个大恩情,光明教会也欠你一个大恩情!我们光明教会之人。一定会回报你今日的……”

    “好啦。”陈道临脸上自然做出一副淡淡的样子:“我说了,我不是为你,而是为了蓝蓝。”

    说着,他拉蒙托亚起来,一起走到了一旁溪水边坐下。又拿出了些食物来分着吃了几口。

    蒙托亚情绪渐渐冷静下来,毕竟是杀伐决断惯了的首领,蒙托亚虽然心中因为失去同伴而哀痛,又因为内部有人背叛而愤怒,但是此刻渐渐平静下来,忍不住看了看陈道临,道:“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

    “说。”陈道临掬起一捧清凉的溪水洗了洗脸。

    “方才……你既然已经猜出了有内鬼,猜到那个混蛋会带人回来搜捕,为什么还敢带着我留在这里?”

    陈道临哈哈一笑,淡淡道:“不然你怎么会死心?不让你亲眼看到事实,你这种宗教狂人,是不会相信我说的你身边有内鬼的话。”

    顿了顿,他看了看蒙托亚:“况且,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故意把火堆弄凉了,他们以为我们早就跑远了,哪里会想到我们胆子这么大,还敢留在原地,在暗中看着他们?哼……”

    蒙托亚此刻心中对陈道临已经生出了几分钦佩和信服。

    这人机智冷静,这一天一夜下来,所见所遇的事情,一桩一件,都被他料中!我们行事粗陋,自己却不自知,他却能一针见血剖析利害……这等人才,若是能在教会之中,协助大业,我也不会遭到今日的惨败了……若是我身边有这样的人辅佐,那么教会伟业……

    想到这里,蒙托亚又看了看陈道临,忍不住心中叹息:可惜,他不是教会的人,而是一个魔法师。

    魔法学院又历来地位超然,从不愿意参与这些纷争……

    想要拉拢这样的人才加入自己的阵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蒙托亚越想越是无奈,陈道临在一旁却是不理会他,只是弄好了魔法药剂,喂进了蓝蓝的口中。

    他这样的魔药学高手,配出的药剂,自然是药到病除。不过片刻之间,一直昏迷的蓝蓝,胸膛就开始起伏,眼皮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蓝蓝一睁开眼睛,立刻就感觉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她顿时心中一沉,本能的就要挣扎,可手才一抬,顿时感觉到自己身子酸软无力,胳膊只抬起了一寸,就再也无力举起来。

    就在蓝蓝心中惶恐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喂,长腿妞儿,你醒啦。”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蓝蓝瞬间身子一紧,可随即,就顿时放松了下来。

    冷静下来之后,也辨认了出来,自己鼻子里嗅到的分明是那个熟悉的气息……

    “达,达令?”

    ……

    陈道临干脆把蓝蓝横抱了过来在怀里。蓝蓝终于看见了陈道临的脸庞,看着这熟悉的面容,脸上那一如既往的似笑非笑的表情,蓝蓝忽然心中一热,只觉得眼睛发热,似乎就有什么东西要流淌出来。

    陈道临看着蓝蓝的脑袋枕在自己怀里,眼睛流出泪水来。不由得轻轻一叹,伸出手指帮她轻轻弹去泪珠,低声叹道:“好啦,怎么才醒来就流眼泪呢?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性子坚强。瞪眼杀人的女武士啊。”

    “我……”蓝蓝心中酸苦,可随即就冷静了下来,嗓音嘶哑,却急忙道:“我。我怎么会在,我记得……”

    陈道临面色严肃起来,看了一眼身旁。

    蒙托亚的脸进入了蓝蓝的视线之中,他神色严峻,缓缓道:“蓝蓝!”

    “蒙托亚大人?!”蓝蓝用力挣扎了一下,似乎要起来。

    陈道临却一把按住了她,皱眉道:“乱动什么!你中的是魔法迷药,虽然我给你配制了解除药剂,可是你的力气恢复还要至少半天时间才行。”

    蒙托亚神色有些复杂。看了一眼陈道临和蓝蓝。眼看陈道临将蓝蓝抱在怀里。蓝蓝却仿佛并没有什么抗拒的意思——这样的态度,不免让蒙托亚心中生出一丝疑惑来。不过随即他也顾不上想这些细节,立刻就问道:“蓝蓝。你现在已经清醒了么?”

    “我……没事了。”蓝蓝想了想,道:“只是身体没力气。不过脑袋已经清醒多啦。”说着,她忍不住看了陈道临一眼,目光有些意味深长,然后问道:“蒙托亚大人,你,你怎么会和他……达令在一起?”

    达令?

    这个称呼倒是亲切的很。

    蒙托亚心中越发的有些疑惑了。蓝蓝乃是教会里钦定的候选圣女人选,平台里性子很是冷漠,对任何男子都是不假颜色的,从来没见过她和任何异性如此亲密过。

    这个……达令陈,到底和她是什么关系?

    “这个先不忙说。”蒙托亚飞快道:“我有事情要先问清楚,你想好了仔细回答。”

    说着,他吐了口气:“你可还记得你昏迷之前的事情?”

    蓝蓝的神色一变,随即眼睛里露出一丝淡淡的哀伤,她看着蒙托亚:“大人……我们,恐怕是被人……出卖了!”

    果然如此!

    蒙托亚心中一沉,虽然早就有预料,可此刻听蓝蓝亲口说出来,依然还是心中一痛:“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些。”

    “是!”蓝蓝面容一肃,沉吟了一下,缓缓开口:

    “那天,我在城中的据点里,有几位受伤的教会兄弟被送了来隐藏。傍晚的时候,我正在给一位伤者用光明治疗术,可忽然就听见外面传来厮杀的声音,随后大门被打破,城卫军就冲了进来,我们被攻了一个措手不及。虽然大家拼死反抗,可终究寡不敌众。对方有几个厉害的军官,我抵抗了一阵,就被打晕了过去……”

    听了蓝蓝的一番诉说,陈道临不由得暗中皱了皱眉。

    原来,当初自己刚来帝都那天,遇到蒙托亚等人在大街上行刺皇帝——那个时候,蓝蓝居然就已经在帝都了!

    根据蓝蓝的诉说看来,蓝蓝这些日子来,一直都是和这些教会之中的极端分子在一起。而行刺皇帝,试图谋反……这种事情,蓝蓝也显然是有份参与的!

    那天蒙托亚等人在大街上行刺失败,事后刺客逃散,有些伤者潜伏隐匿在了帝都城中教会的秘密据点,而蓝蓝也就一直藏在那儿。

    让陈道临不明白的几个疑点:蓝蓝为什么会和教会的人又裹在了一起?她之前明明是和杜微微在一起的,虽然后来她离开了杜微微,可蓝蓝的情况特殊,他和蓝蓝两人都很清楚,蓝蓝因为和陈道临在大元湖畔的那一夜情缘,早已经失去了圣女的资格,这样的做法等同于违背了教会严律,背叛了信仰。

    按理说,她应该是躲着教会才对,一旦被教会发现她违反了严律,必定会遭到严厉的惩罚。

    这样的情况,她却为何又和教会的人裹在了一起?

    而且……还居然参与了谋杀皇帝这种大事!!

    以蓝蓝的性子,为何要参与到这种杀头大罪之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