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皇帝的条件】(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位红羽骑的军官终于信了陈道临的话进去通报。

    陈道临则面色平静,甚至有些悠闲的在皇宫门口等着,让那些守门的御林军看在眼里,颇觉得古怪。

    果然,片刻之后,皇宫里有宫廷侍者一路小跑出来,看见了陈道临站在这儿,长长的舒了口气,面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上去就一把拉住了陈道临的胳膊袖子,苦笑道:“达令法师!你可终于来了!”

    陈道临看着这个宫廷侍者,也笑了笑——这人正是当初自己第一次来到皇宫里,自己等了好久,等到尿急,然后带着自己去见皇帝的那个家伙。这人给陈道临的印象很不坏,当初因为宫廷里行刺的事情,差点要把这些内侍都清洗掉,陈道临还帮他说了几句好话。

    看这个家伙的神色气派,似乎并没有受到牵连,反而似乎地位还有所提高?

    陈道临笑着跟着这个侍者走进了皇宫,至于马匹自然是随手丢给了城卫。

    路上一路急走,这宫廷侍者看了看左右无人,压低了声音道:“达令法师,陛下昨日很是不开心呢,我在一旁伺候的时候,似乎,听陛下提起过两次你的名字。而且……方才陛下正在用午餐,听见通告说您来了,陛下的表情似乎也不太好看呢……”

    顿了顿,他咬了咬牙,似乎终于下了什么决心。低声道:“您可要小心应对!若是把握不大的话,最好等陛下午餐结束之后才去觐见。我了解陛下的脾气,每天中午午餐之后,他的脾气都会比较好一些。”

    陈道临微微一笑。看了看这个家伙,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语气里也带了几分诚恳:“多谢你的好意!”

    “法师客气了!”这宫廷侍者垂下头:“那日……若不是您在陛下面前说了几乎句话,恐怕当日我们所有随陛下身边伺候的人,都要被……”

    他抬起头来,看着陈道临,目光很是诚恳:“这样的恩德,我就想着,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您的!”

    陈道临哈哈一笑,;拍了拍他肩膀:“放心。来日方长。我会给你还人情的机会的。”

    能在宫廷里混到皇帝身边内侍的人。自然不是傻瓜,看陈道临神色从容淡定,就知道他今天必然无事。这人也就放心了。

    一路上再也无话,陈道临被带到了皇宫之中的一间肃穆而安静的大厅里。

    这大厅里摆放了一张长长的餐桌。足足有七八米长,铺着雪白的厚厚桌布,精致的金银器皿,烛台,满满的摆放了一桌。

    而皇帝似乎已经用过餐了,桌上的餐具和食物都已经撤去了,而这位帅哥皇帝就坐在餐桌的而一头,手里捧着一枚酒,正在一点一点的抿着。

    看见陈道临走进来,皇帝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轻轻将酒杯放下,抬手轻轻一摆。

    房间里的几名侍者立刻鱼贯而出退去,临走前还把房门关上了。

    陈道临注意到,那个带自己进来的内侍走之前对自己投来了一个“小心”的眼神。

    看着对自己似笑非笑的皇帝,陈道临深吸了口气,走上两步,垂首抚胸,行礼道:“宫廷爵士,宫廷法师,达令.陈,觐见伟大的皇帝陛下……”

    皇帝看着陈道临,这眼神上上下下,似乎要将陈道临彻底看个穿透一般。

    过来好久,陈道临才听见了皇帝的一声冷笑:

    “玩够了?舍得回来了?”

    “……呃……”陈道临抬起头来,嘻嘻笑了一声:“陛下,若是我不回来的话,只怕红羽骑就已经要杀到魔法学院是捉拿我了吧。”

    “哼!”皇帝又抿了一口酒,然后看了陈道临一眼:“好了,废话不用说了,你倒也聪明,知道自己主动跑来见我。你只要告诉我,你怎么会和那些乱贼搅到了一起去的。若是这个解释不合理的话……也不用让红羽骑奔波了,今天你就走不出这皇宫,脑袋也就可以直接挂到皇城门口了。”

    陈道临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苦笑了一声。

    他鬼鬼祟祟的看了皇帝一眼,眼珠转了转,笑道:“陛下,我一路从城外赶来,口渴难耐……”

    皇帝抬起眼皮,略有些意外的看了陈道临一眼,然后失笑道:“你这个家伙,胆子倒是真的不小。”

    说着,一指桌上的酒壶:“自己动手吧。”

    陈道临给自己倒了一枚鲜红的葡萄酒,喝了两口,才叹了口气,看着皇帝,悠悠道:“陛下其实什么都知道,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对您解释了……重要的是,我主动来见您,这便是表忠心,站对立场。至于其他的么……反正一切都在您的掌控之下,我说什么都不重要。”

    皇帝听了,哈哈一笑,然后又紧紧皱眉:“你这家伙,知道了多少?”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一概不知道。”陈道临浅浅微笑,却做出一副谦逊臣服的样子。

    “别弄玄虚,老老实实的说吧。”皇帝摆手。

    “那个蓝蓝,是教会的候选圣女。这身份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帝都的那个拍卖行,纵然后台背景再深,送他们个胆子,也觉不敢把堂堂的光明神殿的圣女绑去拍卖吧。除非是陛下您的意思,否则的话,谁敢这么做。”陈道临叹了口气:“怪就怪我自己,莫名其妙的掉进了这个坑里。我想,那天若是我不出手,自然也有陛下安排好的人买下蓝蓝,然后送出城去,也自然有人将消息故意送给蒙托亚那些傻瓜。引诱他们去半路拦截。而我么,只不过是一个躺着中枪的倒霉鬼而已。”

    皇帝听了,冷笑一声:“你倒是都想得明白。也不怕告诉你吧,拍卖那天。我就在那儿亲眼看着。当手下人告诉我说人被你买走的时候,我也觉得甚是惊讶。”

    一听这话,陈道临心中一惊!

    那天……这个帅哥皇帝本人,居然也在?

    “你和罗斯还有帕宁在一起。罗斯是帝国忠臣之后。帕宁更是我信任的御林军统领,我自然不会相信他们和那些教会狂徒有什么瓜葛。”

    陈道临立刻赶紧道:“我也是和那些人没什么瓜葛的。”

    “哼。”皇帝冷哼一声,目光如电,扫了陈道临一眼,淡淡道:“若是没有那天在花园里,你真的救了我一次……”

    这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却也很明显了。

    第一次在帝都大街上陈道临的“护驾之功”其实是假的,当时皇帝身边自然还有保命的底牌,陈道临努力阻拦刺客。只不过让皇帝对他的做法很赏识而已。谈不上真正的救命之恩。

    但是第二次在皇宫花园里的那次傀儡术刺杀。却是真真正正的让皇帝身临险境!若不是陈道临及时识破,将皇帝撞开的话……

    所以,那一次。才算是陈道临真正的救了皇帝一命。

    也正因为有了这次事件打底,皇帝才不会相信陈道临是和教会的人有串联。否则的话。皇宫花园里的那次,陈道临若是见死不救,或者再加上一手的话,皇帝早就挂掉了。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达令陈。”皇帝凝神,紧紧盯着陈道临:“红羽骑夜袭这些乱贼据点,蒙托亚带着你逃了出去,那个时候还可以说是你身不由己。可是在跃马涧的时候,艾格特早已经是我的人,我得到回报,你和蒙托亚的交谈,多出提醒他的错漏,还故意把艾格特支开。等艾格特带人回去搜捕的时候,你们却已经跑掉了!”

    皇帝的语气越来越严厉,冷冷道:“小达令,这件事情,你又如何解释?难道你敢否认,你是故意纵蒙托亚逃跑么?”

    “……”陈道临额头出了些冷汗,后背也暗中流出了汗水,不过面上却依然保持着冷静镇定,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抬起头来,看着皇帝,迎着这位帅哥皇帝的如电眼神。

    然后,他并没有直接回答皇帝的问题,而是轻轻一笑,反问道:“陛下,您觉得,蒙托亚这人如何?”

    “哼。”皇帝皱眉,略一思索,道:“武技精湛,算是一员猛将。不过骄蛮得很,行事只凭一股气,却没有什么谋略。这等人,若是当一把尖刀是很不错的。”

    “是了。”陈道临淡淡道:“陛下,教会这次暗中筹划谋逆大罪,却派出这等鲁莽之人来领导全局,难道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么?”

    “哦?”皇帝笑了笑,盯着陈道临:“你想说什么?”

    “我看蒙托亚身边,死士武勇之人是不少的,但是他身边却实在没有什么智者。有一个叫阿丹的副手,比他更鲁莽。我实在不明白,光明神殿也算是有千年根基的教会,底蕴深厚,难道教会之中,就找不出一两个有脑子的人来举事么?这等杀头抄家的大罪,行事更是要千万小心仔细,若没有智者才一旁谋划布局,要能成事的话,那才叫见鬼了。”

    皇帝听了,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我总有一个奇怪的感觉,教会弄出这么一批狂热的宗教疯子来——难道真的以为靠这么一群没脑子的家伙,就能动摇帝国的根基么?古往今来,若是连这么一群莽汉都能成大事的话,那么史书上的那些真生的豪杰,只怕都要从坟墓里气得吐血爬出来了。所以……我有一个荒唐的猜测,似乎……”

    陈道临说到这里,故意看了一眼皇帝的脸色,看见皇帝并没有什么神色变化,才心中一横,缓缓说了出来:“似乎……教会根本就没真的打算让这些人成事。就好像是故意把这些人丢出来送死一样。我听说现任教宗虽然年老病弱,但是也不应该是个没脑子的家伙,教会之中那么多大小主教长老。绝对不乏聪明智慧之人,随便挑一个出来。虽然在武勇上不如蒙托亚,但是头脑绝对比这蒙托亚要聪明多了。却为什么偏偏丢出来这么一个莽汉?除非……教会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指望这些家伙能成事!”

    “所以你就故意放跑蒙托亚?”皇帝冷笑。

    “蒙托亚这家伙。虽然我和他接触时间不长,但是这人对宗教极为狂热,纵然是我不放跑他,艾格特带着红羽骑来抓捕。也难以捉住他。这人宁死不屈,最后时刻,肯定是选择死也不会被活捉——就算是被捉住,也绝没可能从他口中撬到什么东西的。”陈道临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着皇帝的神色:“而且,这等莽汉,虽然有些武勇,却其实并不难对付。留下这么一个家伙,继续领头和您作对。应付起来也很容易。可若是要弄掉了他。教会派出一个新的家伙来……那就未必如他一样这么没脑子了。”

    皇帝微微一笑。看着陈道临,语气里有些嘲弄:“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都是强词夺理罢了。小达令,按照你这么说。你故意放跑了行刺我的要犯,还是为了我好。是对我大大的忠心不成?”

    陈道临苦笑一声:“不敢。”

    “好了,歪理说过了,现在说说你真正的理由吧。”皇帝淡淡道:“你若是说的答案不能让我满意的话,小达令,你以为我真的舍不得杀你么?”

    最后这话,杀气毕露!一个帝王的威严,尽显无疑!陈道临绝对相信,若是皇帝要杀自己,只要一声令下,自己今天绝没有命活着走出这个房间!

    他想了想,然后终于深呼吸了一下,直视着皇帝的眼睛:

    “陛下……如果我说,我做这些,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这样的答案,您会砍了我的脑袋么?”

    “女人?”皇帝一挑眉毛,看着陈道临,失笑道:“你……不会真的和教会的那个圣女小妞儿有什么瓜葛吧。”

    “……陛下英明。”

    “噗!”

    皇帝一愣,居然将口中的一小口酒都喷了出来,丢下了杯子,指着陈道临,失声道:“你,你……你居然?”

    陈道临面色尴尬,讪讪的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帝顿足大笑几声,指着陈道临大声笑道:“你居然……和教会的圣女?哈哈哈哈!小达令!你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啊!!”

    “…………”

    “那个小妞可是教会的候选圣女,而且还是唯一的候选之人。历来按照光明神殿的教律,圣女都是必须要保持贞洁之身,终身侍奉神灵,绝不能和男人有一丝瓜葛的!你这个小混蛋,胆大包天,你,你,你,你居然把光明神殿的圣女给上了?”

    “……那个,陛下,这话反过来说也行啊。明明就是她把我给上了……”陈道临哭丧着脸。

    皇帝面色古怪,看着陈道临,眼神里又是好笑又是意外,更多的是深深的嘲弄:“好!好一个好色妄为的小法师!你和李斯特家的那个洛黛尔闹得满城风雨,又居然勾搭了光明神殿的圣女!你这小家伙年纪轻轻,想不到女人缘却居然这么好。”

    女人缘好?

    有嘛?

    哥在现实世界里都是当备胎的命好不好。

    到了这异世界也还是备胎的命啊。跟着蓝蓝的时候是给杜微微当备胎,遇到了洛黛尔小妞,也是被推出来当挡箭牌的好不好!

    就在陈道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皇帝忽然悠悠的丢过来一句话:

    “在罗兰帝国之内,敢和郁金香公爵抢女人,你的胆子倒真的不小。”

    嗯?!

    陈道临身子一震!

    这事你也知道?!蓝蓝和杜微微有一腿,这事情你也清楚?!

    不过嘛……

    皇帝陛下你不是叫杜微微一声姑姑么?你敢把你姑姑的女人拿出去拍卖,你的胆子,可也不小啊……

    “所以说,你不是为了救蒙托亚,更不是和教会有什么瓜葛,只是为了救那个叫蓝蓝的圣女小妞儿了?”皇帝冷笑。

    “……是。”

    “可是这些人毕竟是教会的乱贼,而且更是谋刺我的罪犯。你却放跑了他们,这个罪过,又该怎么算呢?”

    陈道临听了,只能叹了口气。干脆放下了酒杯,后退两步,单膝跪了下去,苦笑道:“所以。我一赶回帝都,就立刻来觐见陛下,向您请罪来了……那个,主动自首,可不可以给我宽大处理啊?”

    看着陈道临一脸可怜的样子,皇帝忽然笑了出来,站起来,对着陈道临就虚踢了一脚:“混账东西,起来吧!你哪里是来向我请罪。分明是卖乖来了!”

    说到这里。皇帝语气一转。淡淡道:“也算你聪明,知道回来就来见我。否则的话,现在红羽骑已经杀到魔法学院去捉你了。不仅你。还有你身边那个精灵小妞,小女仆。还有你带的那个海盗护卫,狼人护卫,统统都要被砍了脑袋。你知道回来见我,看来你还不算太昏头。”

    陈道临赶紧笑道:“那是自然,我是陛下亲封的宫廷爵士和宫廷法师……”

    “起来吧!”皇帝看着陈道临,皱着眉头,没好气道:“历来魔法师里可没见过你这样无赖的家伙。”说着,又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居然对我下跪!哼……这几百年来,你可是对皇帝下跪的第一个魔法师了。”

    “……啊?”

    陈道临站了起来。

    妈的,辫子宫廷戏害死人啊!自己大概是看多了什么四阿哥八阿哥马尔泰若曦之类的辫子宫廷戏了,里面动辄就是下跪请安。

    还好自己没有对眼前的这位皇帝口呼万岁。

    “不过你终究是做了错事。”皇帝淡淡道:“念在你之前的功劳,这次的事情,我不杀你。不过之前你救了我一次的情分,也就没有了!下次你若是再弄出这种事情,可没这么容易饶过你。你可明白?”

    陈道临叹了口气,他自然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算是放走了“钦犯”,之前救了皇帝一命的恩情,这次也就真的抵消掉了。

    “还有两件事情要问你。”皇帝看着陈道临站了起来,忽然问道:“听说,你和安古洛那个家伙裹到了一起,要一起做生意了?”

    陈道临心中一凛——这皇家的“锦衣卫”好厉害啊!居然连这种事情都摸得清清楚楚?难道这皇帝一直都派人盯着我的么?

    他心中震撼,脸上去做出惶恐的模样,赶紧回到道:“是一些小生意。安古洛先生赏识我的一些微末魔法技能,所以……”

    “哼,一个堂堂的炼金术师,又是能载入《魔法药典》的魔药学高手,可不能算是‘微末’的魔法了吧。”皇帝颇有兴趣的看了看陈道临,笑道:“我倒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小达令。你居然精通魔药学,就连卡门院长那样的人物都对你赞不绝口,甚至为了你,在学院里的会议上和其他分院长拍了桌子。这些年来,可没见卡门院长这么维护过谁呢。而且,你居然还会炼金术……虽然还不知道你炼金术的本事怎么样,不过么,连安古洛那个胖狐狸都这么赏识你……那个家伙是历来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看来你倒真的有几分本事啊。”

    “不敢……”陈道临擦了擦汗。

    “好了,你不用妄自菲薄。只要你对我忠心,你越有本事,我会越高兴。”皇帝嘿嘿一笑,然后道:“罢了,你不是要和安古洛那个家伙开一个什么‘无双坊’么?我倒是有些兴趣,帝国财政有些紧,皇宫的用度也是一再缩减,内廷早就哭爹喊娘了。皮特那个老家伙成天对我哭诉,说皇后都快没钱做新衣裳啦……”

    陈道临心中一动……赶紧抬头笑道:“陛下对我的恩德,我无以为报,愿意报效……”

    “好了!”皇帝一摆手,故意怒道:“你以为我是向你索要钱财么?哼,我是帝国皇帝,哪里会做出向臣子伸手要钱这种下作的事情。”

    顿了顿,他想了一下,道:“我不会白拿你的钱财,这样吧,你和安古洛弄的那个‘无双坊’,我也插一份吧。我出些钱做本金,算入一股。”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陈道临知道皇帝这可不是和自己商量——人家是皇帝,这么说了,就是最终决定了。

    陈道临虽然心中颇有几分不乐意,心想自己堂堂穿越者,光环在身,金手指护体,做生意肯定是日进斗金嘛,本钱根本就不缺啊,却平白无故的被这皇帝插手占去一股……

    可虽然心中不乐意,却只好脸上做出欢喜的样子来:“陛下要入股,那是再好没有了。有陛下坐镇,我们的生意自然是……”

    “你先别得意。”皇帝冷笑道:“我入股的事情,不许对外说。也更不许你和安古洛两人打着我的旗号去做事情!明白么?”

    陈道临心中腹诽,却只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好了,这件事情具体如何办,皮特会和你商量的。”皇帝随即又继续道:“第二件事情么……”

    说到这里,皇帝居然语气柔和了几分,看着陈道临,微笑道:“我姑姑来信了,信中说了一件事情,是关于你的。”

    你姑姑……杜微微?

    陈道临愣住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