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凌厉手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的这位姑姑倒是真的对你另眼相看。”皇帝笑吟吟的望着陈道临,道:“知道你来到了帝都,就写信来要关照你。她已经知道你进了魔法学院,宫廷法师和爵士的头衔你戴上了,也就不怕再多一个头衔——她的意思么,是想邀你加入魔法学会。”

    魔法学会?

    陈道临愣住了。

    魔法学会是魔法学院和魔法工会之外的第三大魔法组织。不过这个魔法学会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势力,而是一个纯粹的学术性的组织,类似于一种博物馆或者档案馆一样。专门负责收集和收藏各种魔法研究成果,并且接纳魔法师的加入成为会员,同时可以在魔法学会之中得到共享的魔法研究成果。

    按理说,陈道临只要通过了魔法师中阶的考核之后,就可以申请加入魔法学会,而且一般来说,这种申请是没有其他门槛的,一定会被接受。

    那么,杜微微的这个“邀请”,看来就绝不是什么普通会员这么简单了。

    “你一来到帝都就弄出了些成就,已经被定下要载入下一版的《魔法药典》,我的这位姑姑可是魔法学会的名誉会长,等她正式继承爵位之后,就会成为正式的会长了。实际上,这两年她已经开始接手魔法学会的一些事情。她的意思是……”皇帝说到这里,看了陈道临一眼:“想请你在魔法学会里挂上一个魔法学士的头衔。”

    陈道临没说话。

    皇帝知道他不太了解,干脆就继续多解释了两句:“你已经有了魔法学院教授的身份。身为魔法学院的教授,自然在魔法学会的地位也不能太低,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会员,那么说出去也不太好听。这魔法学士的身份。对你今后也是大有好处。别的不说,一旦成为学士,在魔法学会之中,就可以查阅到一定级别以下的所有馆藏魔法成果。多少人想都想不到的事情。非是有名气的魔法师,是很难弄到这个头衔的。她有意邀请你,那便是对你极为看重……”

    听到这里,陈道临忽然双腿一软。

    极为看重我?

    皇帝这话,摆明了就是有所暗示了。

    就像他上回说的:为了帝国,为了国家……你去追究郁金香女公爵吧!

    “你年纪轻轻,贸然走的太高,未必是什么好事。”皇帝淡淡道:“你最近风头已经够大的了,先是和李斯特家洛黛尔的绯闻闹得满城风雨。然后在魔法学院又是一鸣惊人。如今再加上个魔法学会的学士头衔……你年纪轻轻。旁人未必服气。不过好在你是魔法学院的人。学院派自然是会支持你的。而且有了杜微微的邀请,魔法学会方面也会接纳。唯一的问题便是,工会方面。会不会有所微词。听说你的中阶法师考核还没有完成,你最近就小心些吧。我担心工会会在这件事情上做些文章。”

    陈道临就道:“我听卡门院长说了。她打算亲自担任我的考核人……”

    “难。”皇帝听了,摇头道:“若是之前,以卡门院长在魔法公会里挂的闲职,提出要主动担任一个年轻魔法师的考核人,倒也没有人会在乎。但是你最近闹的事情太多,风头太劲。魔法工会方面,未必会愿意看见一个学院派的新星太过威风。不说别的,考核的事情,故意卡一卡你,只要让你一次考核不过,就会对你的名声造成不小的影响。卡门院长未必能当你的考核人,工会方面的事情……就连我也很难插手的。你好自为之吧。”

    陈道临点点头。

    其实他对中阶法师的考核倒是并不是太过在乎。自己现在的头衔和光环够多了,中阶法师的资格,早一点拿晚一点拿,倒是不那么重要了。

    “行了,你回去吧。”皇帝似乎说了半天话,也有些疲倦,摆摆手道:“今天的事情,虽然饶过了你,但是也不可不略加惩罚。你最近这些天就好好在学院里待着,闭门读书吧,没什么事情就别出来走动了。”

    “……是。”陈道临点点头。

    闭门思过么?

    也好。

    陈道临随即告退离去,至于皇帝要如何对付教会,又有多少后手,那就和他达令哥无关了。

    ……

    等陈道临离开之后,皇帝坐在那儿,默默的将一杯酒喝完。

    他那张英俊的脸庞上,气色却越来越阴沉,脸色越来越难看!

    轻轻将酒杯放在桌上,皇帝低声喝了一句:“皮特来了么?”

    很快,房门被打开,内廷总管皮特躬着身子缓缓走了进来。

    等身后房门重新合上之后,皇帝才静静的看着皮特,轻轻道:“事情查得如何?”

    皮特脸上不喜不怒,只是低声道:“还在查。”

    顿了一下,他才挑了挑眉毛:“抓到了二十三个乱党,已经审问了一天一夜,六个趁着我的人没注意而自杀,九个重伤不愈而死,三个没扛过严刑也死了。还有五个活口,我都叫人仔细看牢了,可是……到现在还是没问出什么来。”

    说到这里,皮特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些教会的家伙,都是疯子。”

    “人有了信仰,自然就变得勇敢了。”皇帝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让皮特不由得一呆。

    可随即皇帝冷冷道:“有信仰本无错,可被过于狂热而失了本心,变成了宗教疯子,于这个国家就有害而无益。我讨厌光明神殿的那些家伙,就是因为这一点。若是放任他们乱来,不知道会弄出多少这种宗教法疯子来。只懂破坏却不知建设,这就是罪!”

    说到这里,皇帝冷冷的扫了皮特一眼:“不用审了。也审不出什么。还剩下的人,都处决了吧。”

    “是。”皮特神色并无任何意外。

    不过皇帝接下来,却又做出了另外一个命令:“将这些家伙的脑袋都砍了,用盒子装了。派人送去教会,就说是我送给教宗的礼物!这些狂徒冒充教会神职人员,图谋篡逆之罪,已经正法了。”

    冒充教会……正法……

    皮特额头冒出几粒冷汗来。忍不住抬头看了看皇帝,犹豫了一下,低声道:“陛下……这么做,会不会太……”

    “就是要示之以强硬!”皇帝冷冷道:“教会敢越过了底线,那么这一次我就要强硬到底才行。否则的话,这些宗教狂人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这件事情还没有完!等教宗受到了我送去的礼物,看他如何反应了。还有一件事情,你把那个逃跑掉的蒙托亚,画影图形。张贴通缉令。同时抄送教会。告诉教宗,这就是这次冒充教会谋逆的主犯,请教会协同一起通缉!”

    “是!”

    “还有。上个月报上来的两件事情,一件是科特行省的教区主教有煽动教众抗拒宗教税的嫌疑。还有一件是……”

    皇帝说到这里,似乎有些记不太清楚,皮特赶紧飞快接着说道:“还有一件是敦尔刻行省教区主教,和当地总督为了教会的地皮归属发生了争执,部分教众和官兵对峙,出了些小骚乱。”

    “嗯。”皇帝的眼睛闪过一丝煞气,冷冷道:“科特行省的主教和敦尔刻行省的主教,立刻抓捕,明正典刑,以谋逆和煽动叛乱罪,就地处决!再抄送光明神殿,勒令他们内部整顿,给一个交代!”

    皮特一惊!

    一口气诛杀两个大主教……这可是连杜维时代都没有过的强硬举动啊!

    “还有……”

    还有?

    皮特心中一凛,赶紧打起精神来看着皇帝。

    皇帝脸色铁青,冷冷道:“传令,调雷神之鞭军团,抽两个师团来帝都,对外就说是为了明年开春的春季操演。再传令,各神圣骑士团驻地附近驻军,凡教会神圣骑士团调动,超过五十人的必须向当地军政申报,擅自调动者,以图谋不轨罪,就地诛灭格杀!”

    皮特的身子有些发抖,他知道,皇帝这次是真的震怒,要对教会下狠手了!

    一口气杀了两个大主教,然后吩咐各地钉死教会的神圣骑士团不得调动。这是要……

    “陛下……”皮特费力的吞了口吐沫:“我担心这样激烈的举动,会引起教会的反弹,他们……”

    “我不怕他们反弹。”皇帝摇头,皱眉道:“他们若是反弹的话,这事情倒是好办了,我有了借口,正好一口气打下去,就算不能直接灭了他们,总能叫他们元气大伤,几十年恢复不过来了。就怕……他们这次再当了缩头乌龟,哼!”

    皮特一一记了下来,默念了一边,确定自己没有遗漏,就道:“我这就去起草皇令,等成文之后,再请陛下签印。”

    “去吧。”皇帝一挥手。

    皮特正要离开,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犹豫了一下,道:“陛下……那么……上次皇宫里行刺的案子……”

    “嗯?”

    “审问没有结果,这次抓回来的教会的人,对长街上行刺的事情倒是没有掩饰。不过对于皇宫里的行刺的事情……就连倒向了我们的那几个家伙,都似乎真的全然不知情。”

    “蠢货。”皇帝目光一闪,冷冷道:“现在你还看不出么?”

    “呃……”

    “教会这次是被人当枪使了。”皇帝轻轻叹了口气:“皇宫里花园行刺那件事情,和大街上的那次行刺,并不是同一伙人做的。哼,以蒙托亚那种莽撞之人,长街行刺是他的风格不错。可皇宫里刺杀,而且还能不声不响的弄妥了宫廷内侍,还有厉害的法师以傀儡术行刺,布局周全,事后线索全无。这等谋划,哪里是蒙托亚那种蠢货能做出来的。”

    “您的意思是?”

    “长街行刺是掩护,皇宫里的刺杀才是真。”皇帝摇头:“长街的刺杀根本伤不到我,只是闹腾出些动静。而皇宫里的那一次。若不是有小达令在,我恐怕真的要受些损伤了。哼……这些家伙倒是聪明,只怕教会也是被他们坑了一次。若是咱们也蠢一些,只怕这笔账都要给教会那帮傻瓜去背了。”

    皮特张了张嘴。吃惊的看着皇帝:“陛下,那您的意思,皇宫里行刺的主谋……”

    “除了‘那些家伙’还能有谁这么憎恨我,欲除我而后快?哼……”皇帝微微苦笑。语气也带着几分苦涩:“那些家伙一直都认定了,是我们这些流着郁金香血液的人,抢夺了他们奥古斯丁家族的皇位,他们才是奥古斯丁家族的正统,我却是郁金香家的杂种!哼!他们背后里叫我杂种,难道我不知道么?如今我又没有皇储,这两年,这些家伙就越发的坐不住啦!哼,看吧。过不了多久。这藏在水下的东西。都会一个个的冒出头来。”

    皮特身子一抖,面色惊恐的看了一眼皇帝,赶紧又垂下了头去。

    说到这个话题。皮特哪里敢插口说半个字,只是噤声不语。

    皇帝的脸色阴沉。不过渐渐的,恢复了平静,瞧了一眼皮特,低声道:“嗯……那个地方,你最近去看过没有?一切可还好?”

    “还好。”皮特缓缓道:“我不放心别人,每次都是我亲自去看,一切安好。我派去的人都是亲自精心挑选的,绝对忠诚可靠。现在在那儿负责的,是我的亲侄儿,我是当儿子养的,绝无问题。”

    “很好。”

    皇帝松了口气,身子往后靠了靠,靠在了椅背上,抬头看着天花板,悠悠笑道:“今年的新年,就是时候了。到时候,我送上这么一份大礼,那些家伙一定会非常吃惊吧!哈哈哈哈哈……机关算尽,却没想到我还有这么一份厚礼等着他们。嗯,是了,就是新年,新年大典,正好可以……”

    说到这里,他仿佛又想起来一个念头,皱眉道:“亲王殿下最近可有消息?”

    “呃……”皮特脸色有些发苦,苦笑道:“陛下,您又不是不知道,亲王殿下的性子疏懒惯了,不喜欢人跟着。前些日子收到消息是在南方沼泽打猎,据说后来有迷上了当地的一道土菜的味道,在那儿学了十多天。我派去的人一直远远的跟着,护卫左右,倒也不会出问题。”

    “……”皇帝想了想,摇头苦笑道:“我这个弟弟,就是不务正业。罢了,随他去吧。他喜欢当一个清闲的逍遥亲王,也是他的福气。不过派人好好保护他的安全。这些家伙对我动手,未必就不会对他下手,若是他出了什么意外,你就自己抹脖子吧。”

    “是!”皮特赶紧顿首。

    “小达令和庞贝商会的生意,你去和他谈。下去吧。”皇帝终于再次挥手。

    皮特赶紧告退,撅着屁股退出了房间来,一摸脖子,发现自己身上全是冷汗。

    ……

    陈道临从皇宫里悠悠走了出来,陪同他的依然是那个宫廷侍者。

    送他到了皇宫门口,陈道临从御林军的手里接过了自己的马匹,在众目睽睽之下翻身上马,一面吹着口哨,悠闲的策马离去。

    他沿着凯旋大街一路往南而行,人在马上,神色悠闲,可是心中的念头却并不轻松!

    阳光之下,凯旋大街上一派太平盛世的气象,陈道临看着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心中却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帝都,看似风平浪静,可其实杀机四伏啊。皇帝都连连被刺……妈的,这可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浑水,老子这次回魔法学院,一定躲在家里不出门,决不能卷进这种事情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