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绝世好剑】(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回到魔法学院之后,又有一番波折。

    那天他被半路截杀,罗斯送的护卫被杀散,达格利什这个家伙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不见了陈道临的踪迹,跑回去报信,自然是吓坏了巴罗莎等人。

    精灵小妞这两天以泪洗面,天天就带着狼人查克和胡克船长在陈道临出事的那片树林里似乎搜寻,已经两天不曾回家了。

    家里只留下了夏夏和达格利什等消息。

    陈道临回去之后,再派人出去找了巴罗莎回来。

    和巴罗莎重逢,自然又是一番好言安慰,好不容易哄住了这个受惊的小精灵,陈道临就安心的在魔法学院里住了下来。

    每天就在家中读读魔法典籍,去实验室里做些自己有兴趣的试验,无聊的时候再试着炼制几件魔法小装备,算是提升一下自己炼金术的经验。

    霍格沃兹分院的魔药学课,他也偶尔去授课了两次,因为他的名声,两次授课,课堂之中座无虚席,就连其他分院的学员,也慕名而来,想看看这位新晋撅起的魔法天才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可陈道临却刻意低调了起来,两次授课,都故意按部就班的照章读书,一字一句只按照魔法学院里的魔法药学教科书来讲授,除此之外,一字不提其他。

    两次一过,慕名而来的学员们不由得大失所望,不少人就不再来旁听了。还有些人,心中甚至生出了:看来这人也不过如此,好大名气,却名不副实得很。

    旁人的疑惑或者看轻。陈道临也根本不在乎。

    让他高兴的是,卢修斯也终于进了学院里旁听了,只不过却没有分在霍格沃兹分院,而是去了德文分院。

    不过卢修斯依然会跑来旁听陈道临的魔药学课。课余的时候,也会跑去陈道临的住所听他传授些东西,就连陈道临的实验室,他也是进出无阻。

    学院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总督家的独自,学院里的旁听生,居然是陈道临的弟子,不由得也有人对他有些侧目。

    除了卢修斯之外,这些日子来。那个学院里的奇葩学员。闯祸大王迪克森.霍尔特。也每天跑来和陈道临套近乎。这家伙干脆就做了陈道临的助手——开始陈道临对这家伙有些敬而远之。

    一个接连犯了所有学院教规的奇葩,天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不过迪克森却仿佛对陈道临极为亲近,更是厚着脸皮往达令哥身边贴。

    久而久之。陈道临发现,这家伙的魔法造诣着实不差。

    他可不仅仅会变形术变成鹦鹉鸟人。对于魔法理论的功底也是很扎实的,尤其是魔法元素方面也颇有些独到之处。

    毕竟变形术这种魔法,原本就有些类似于无视属性区分的全系魔法。陈道临和迪克森交往旧了,偶尔也会用迪克森的变形术的一些见解,来和自己的德鲁伊法术印证,倒也颇有一些意外的收获和心得。

    一连过了有一个月,陈道临的活动范围都只限于学院之内,绝不踏足走出魔法学院半步,对外界的消息也是一概不关心,就连卢修斯偶尔和他说一些帝都里的见闻,陈道临也摆出一副“关我屁事”的样子。

    久而久之,他在学院之中,倒也过的甘之若饴。

    闲暇无聊的时候,居然也会拉着几个同伴,在湖边垂钓,钓上几条食人鱼来,或油炸或清蒸或烧烤,大快朵颐。

    其他的学院里的学员和老师,对这位刚刚成名却如此低调的年轻教授,渐渐的失去了兴趣。

    ……

    这一天,陈道临在住所旁湖边又钓鱼,旁边早有迪克森支好了烧烤架。

    却看见远处,安古洛那个大胖子带着一群仆从,摇摇晃晃的朝着自己的住所走来。

    陈道临将于特制的鱼竿一丢,笑道:“有大金主土豪来啦,迪克森,去把我地窖里的酒搬出来。”

    隔着老远,安古洛就大声笑道:“达令老弟,好闲情逸致啊!”

    陈道临站在那儿,双手负在身后,咧嘴一笑。

    安古洛走到面前,不等说话,就耸了耸鼻子嗅了几下,笑道:“嗯,烤食人鱼么?达令老弟果然是我道中人!这食人鱼看着吓人,其实肉质鲜美,是难得的好食材啊!想不到老弟你也是识货之人。”

    识货之人?

    陈道临脸上在笑,心中却暗想:哥可是来自于天朝吃货大国的!在我天朝,吃货文化登峰造极,哪里是你们这些蛮夷能想象的……

    安古洛这次来,自然也不会空手,又让手下人送上了大量的礼品。

    陈道临也不和他客气,直接笑纳了,然后也不请安古洛进屋,两人就在这湖边垂钓之处席地而坐。

    身后,安古洛带来的仆人,也接替了迪克森的工作,来充当烧烤和端茶送水的工作,迪克森知道陈道临有事要谈,很识相的就退到了屋子里去。

    等身边无人了,陈道临才看了一眼安古洛:“老兄,最近发财了?”

    “发财?”安古洛一听这话,顿时就脸色苦了下来:“哪里是发财,根本就是一直在亏钱啊!从月初的魔药生意,就一直被李斯特家族打压,到了如今,不到一个月,我就被他们抢了不少订单。还有,前几天,我魔药坊里的几块矿石被买走,转眼之间就在郁金香工坊出现了,人家把我的矿石买走,就有炼金术师做成了几件好的魔法装备,直接价钱翻了三十倍!现在整个帝都,都在看我安古洛的笑话呢!”

    说到这里,安古洛眨巴着眼睛看着陈道临。苦笑道:“我说,咱们的无双坊,可得早些开业才行啊,我最近丢脸丢得太多。若是再不弄些动静出来,新年的大典上,我也就没脸见人了。”

    陈道临听了,不动声色。只是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就侧目看着安古洛:“内廷总管皮特大人,找过您了吧?”

    “找过了。”安古洛居然神色一喜:“想不到老弟你如此受到陛下的赏识啊!咱们的无双坊,若是有了皇家的资本在里面,今后这生意,岂不是大杀四方,无往不利!”

    “有什么可高兴的。”陈道临摇头,撇嘴道:“还没到手的钱,就被分走了一份。”

    “话不能这么说。”安古洛搓了搓大手。笑道:“陛下入资。那是看得起咱们。有了皇室这块招牌——哪怕是平日里不能挂出来。可一旦遇到什么事情,那就是护身符啊!这等好事情,一点钱算什么。钱嘛。什么时候能赚得完,若是因为这件事情。能让陛下高兴,生意大好,也算是给陛下的内廷库房增加些收益,就算是给陛下立功啦!今后……”

    陈道临笑看着这个家伙不语,安古洛说了几句,也觉得不好意思,渐渐的也就不做声了。

    过了会儿,陈道临才终于开口:“好吧,无双坊的事情呢,我这些日子倒也没忘记了。在学院里待了这么久,倒也弄出了些成果。原本也想着这几天要去找你,既然你先上门来了,那正好,看看我弄出来的几件东西吧。”

    安古洛顿时满脸期待的模样,抚掌大笑道:“达令老弟,你弄出来的东西,一定是……”

    这话才说完,只见陈道临从怀里一摸,就从魔法袋里掏出了一件东西来,然后用力插在了他面前的地上。

    噗!

    一柄造型华丽而奇特的长剑,插在湖边的泥土上,入土三寸。

    安古洛的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

    这柄剑,整体造型大体参照了最最流行的十字斩剑的架构,剑柄上镀银,有两圈螺纹,吞口更是刻意打造成了一张颇为古朴的图腾脸庞的造型,看上去有几分狰狞威严,剑锋呈现出一个颀长的三角形,两侧的剑刃更是弄出了几道锯齿。

    整柄长剑上,镶嵌了大大小小七八枚宝石,一圈圈宝石的光芒浮现在上面,看上去光芒四射。剑锋更是似乎是掺入了某种秘银在其中,剑锋之上更是自然就带着一团光芒,仿佛是武者的斗气在闪烁。

    这样的一柄长剑,先不说别的,光是卖相上就绝对是占尽了风光,华丽无匹!若是只看外表的话,仿佛根本就是为那种顶级强者圣阶之人准备的。

    这样华丽的装备,可偏偏安古洛却仿佛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满脸憋闷的样子。

    “这……”

    “安古洛老兄,这东西想必你是认识的?”陈道临微笑。

    “……当然认识!”安古洛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皱眉道:“这是郁金香工坊出品的最畅销的圣骑士斩剑,名字叫做‘霜之哀伤’……这东西在帝国最是畅销,那些大小贵族青年,若是出门打猎不带上一把郁金香工坊出品的‘霜之哀伤’,简直都无脸出门见人了。”

    安古洛的语气很是不好——当然好不起来!这“霜之哀伤”,是郁金香工坊的主打拳头产品,在帝国已经畅销了数十年!销量遥遥领先,在帝国的权贵圈子里闻名遐迩,将其他同类产品打压得喘不过气来!

    安古洛的庞贝商会主营业务就是出产武器装备,可是高档的武器之中,却没有任何一类长剑的销量能比得上郁金香家工坊的“霜之哀伤”,这些年来,庞贝商会的几代人也弄出了许多产品来试图抗衡,但是每一次都被打得屁滚尿流,大赔血本。

    这把“霜之哀伤”简直就是庞贝商会的苦主,他哪里会不认得?!

    陈道临看着胖子的脸色难看,心中忍不住好笑。

    这把剑正是他让卢修斯从帝都的郁金香工坊里花了高价买回来的。

    当初一看到这把剑的时候,陈道临就大骂过杜维无耻。这位穿越前辈,居然把这种神器都山寨出来了。魔兽世界阿尔萨斯的霜之哀伤,何等鼎鼎大名,简直就是居家旅行,装逼泡妞的无双利器啊!

    而且郁金香工坊做的极为无耻。

    以实战效果来说。这种造型华丽无匹的东西,简直就是一团渣,真正打起来的时候,这种造型华丽的东西。就是被人虐被人爆的命运。

    可郁金香工坊弄出这种东西来,本来就不是卖给那些真正需要实战的武者,他们面向的客户群体,就是罗兰帝国开国千年以来,培养出的那无数的贵族阶层。

    那些成天吃饱饭没事干的贵族年轻男子们,生活的全部时间无非就是吃饭喝酒打猎泡妞,这种华丽得掉渣的东西,简直就是天生为他们准备的!

    这等奢华利器带在身上,就是为了拉风。为了装逼。为了彰显尊贵身份的华丽标志啊!

    至于实战?

    开什么玩笑!那些贵族豪门的子弟。哪一个出门不是带着成群的仆从侍卫,哪里需要他们自己动手打架的?

    看看这把“霜之哀伤”,剑刃的打造之中掺入了一种类似于秘银的东西。会自动散发出一种酷似斗气的光芒——任凭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拿在手里,也会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高手的风范来。一剑在手,简直就是秒杀众多贵族女子们春心的利器啊!

    至于锋利程度么……陈道临试过了,三个银币买来的普通精钢剑,就可以毫不费力的在这“霜之哀伤”上敲出一个缺口来。

    “达令老弟,你拿出这东西来,是消遣我么?”安古洛有些不快。

    陈道临不慌不忙,微微一笑,道:“老兄,我自然知道,这些年来在生意上你被郁金香工坊压得很是不如意,这柄‘霜之哀伤’,就是郁金香家在贵族市场上无往不利的利器,我拿出这件东西来,自然不是故意要刺你痛处,而是要告诉你,从今而后,这把‘霜之哀伤’,就不再是你的眼中钉了!因为,我已经弄出了一件东西来,虽然不敢说能彻底压过郁金香工坊的霜之哀伤,但是却足以和它分庭抗礼!”

    “哦?”

    安古洛顿时重新激动起来:“不知道老弟你弄出了什么宝贝?”

    “就是这个了!”陈道临哈哈一笑,缓缓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件东西来,然后捧到安古洛面前双手张开:“请看!”

    “……呃?”安古洛面色一僵:“这……这是什么东西?!”

    陈道临手里,是一柄大约二十公分长的金属柄,看上去倒是打磨得光滑可鉴,上面还隐隐的有一圈圈并不规则的纹路,似乎是某一种自己看不懂的符文。

    一头上有一枚红色的宝石,而金属柄上,还有一枚指甲盖大小的圆形凸起,仿佛是个按钮。

    “这是什么?”

    “这就是我苦思出来的对抗郁金香工坊‘霜之哀伤’的东西了。”陈道临笑的很诡异:“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原力之剑’!”

    安古洛似乎有些沮丧:“这东西……居然是一把剑?它的剑锋呢?”

    陈道临嘿嘿一笑,退后了几步,将这金属柄握在手里:“你仔细看好了。”

    他的手指轻轻按下了那个小小的按钮……

    嗤的一声,金属柄的一头,顿时就冒出了一截大约一米多长的红色圆柱形光芒来!

    这红色圆柱形光芒,长度大约一米出头,粗细的程度,恰好只比这金属铜宽了一圈,握在手里,那红光闪烁,还隐隐的发出一种叫人心中凛然的“嗡嗡”的声音,红光似乎还隐隐有波动,一圈一圈的红色光弧往上流淌着……

    若是杜维站在陈道临面前,一定会反过来大骂陈道临无耻!

    这厮弄出来对抗‘霜之哀伤’,是现实世界里每一个技术宅男最喜欢的玩具之一!

    星球大战里的捷达武士专用的激光剑啊!!

    要弄出这么个东西,可也是让陈道临很是费了一番脑筋的。

    这个世界自然弄不出什么激光来,而即便是在现实世界,这种东西也只存在于科幻电影之中。

    然而在这个世界,幸好是有魔法这种东西存在。

    陈道临经过了多次试验,在掌握了其中的窍门。

    他用火系的魔法宝石作为能量源。然后在剑柄上弄了一个微小的魔法阵,一旦按下按钮,就可以巧妙的启动剑柄里魔法阵。在剑柄里,暗藏了几枚火系的红宝石来。利用魔法阵的启动,催发了火系红宝石里的火系魔法元素来,凝练成了一束火系魔法元素光柱。

    至少看上去,基本上和原版的激光剑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了!

    为了能测试出最佳的效果来。陈道临也是花费了不少时间的。

    毕竟,要将火元素催发出来不难,但是要恰好凝聚成一米左右的长度,而且是像剑锋一样的圆柱体,还得让火元素凝聚而不散,就花费了不少心思。

    幸好陈道临继承了石头夫人的全部炼金术师的学识,经过了数次试验,终于将魔法阵的催发幅度调试到了一个最佳的程度。

    弄出了这么一个山寨版的激光剑来。

    一看见陈道临手里一按,原本一把不起眼的金属柄。就赫然冒出一截火红色的“剑锋”来。而且。这种完全没有实体金属,而全部使用红色光芒凝集而成的光束,看上去更是精妙华丽。顿时让安古洛的脸色就精彩起来!

    胖子盯着陈道临手里的东西,忍不住狠狠吞了口吐沫。激动道:“这,这东西……”

    “它的名字叫‘原力之剑’!”陈道临笑道。

    安古洛越看这东西越是心惊,他仔细的想了想,越想越觉得这东西的心思巧妙!原本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金属柄,只要轻轻一弄,就变成了一柄华丽的光束剑来!

    这等前后奇妙的变化和强烈对比,叫人大开眼界!

    “别出心裁!别出心裁啊!!”胖子越看越是欢喜,忍不住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

    陈道临淡淡一笑:“我仔细想过了,郁金香工坊的‘霜之哀伤’已经将华丽做到的登峰造极,若是想在外形的华丽程度上胜过它,实在太难了。我想,庞贝商会和其他的商会,历年来一定早就走过这条路,但是都没有成功吧。”

    胖子不由自主点了点头——这倒是事实,为了对抗霜之哀伤,庞贝商会和其他商会都曾经推出过类似的产品,都尽量将东西打造得华丽无比,但是却偏偏在市场上被“霜之哀伤”杀得落花流水,大亏血本。

    因为,当年杜维干得最无耻的事情,就是打造出了一把真正的很锋利的“霜之哀伤”来,然后让自己旗下的恶魔骑士之中的一个高手拿着使用了一阵子,还上了战场,用那把剑斩下了几个兽人高手的脑袋来立威!

    借着这样的威名,弄出了一批山寨版的霜之哀伤,自然是大受那些喜欢招摇的贵族子弟的欢迎。

    其他的商会,纵然弄出再华丽的东西来,可自己旗下可没有郁金香家那些顶尖的高手来当代言人啊!

    “什么叫贵族?所谓的贵族,就是要彰显出优越感和与众不同的感觉!旁人用好的,我就要用更好的!旁人用少见的,我就要有更罕见的!旁人用极品,我就最好用限量版的极品!我们既然在华丽上做文章已经是死路一条,那么就不妨反其道而为之!用一把看似平平无奇的剑柄,然后轻轻一变,来一个华丽的大转身!

    试想,当一个贵族面对其他同伴的时候,别人用的都是华丽的装备,一看就是招摇过市,骚包拉风。可这个时候,面对旁人不屑的眼神,忽然将这剑露出真正面目,峥嵘忽显……这种强烈的对比和变化,哈哈,若是说到装逼,还有比这更适合的么?

    一味的追求华丽,在现在的贵族圈里已经越来越不流行了。因为周围所有的贵族,都在走‘华丽路线’,而这个时候,我相信,很多贵族其实都是希望能弄出一些新的感觉来,以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原力之剑’必定会大有市场。

    所以,我给这款产品设计的销售策略是:低调之中不经意显露出奢华,内敛之中自然散发出的尊贵!!”

    “低调下的奢华,内敛中的尊贵……”

    安古洛默默的将这一句话反复念了几遍,越念越是激动,到了最后已经是满脸红光,兴奋的脸上肥肉都颤抖了起来!

    以他老辣的眼光,已经可以预料到了,这件东西,配合上陈道临的这一句极有创意的销售策略口号,在帝国的贵族圈里,必定是大受欢迎,这一点毋庸置疑!!

    因为那些贵族,成天闲着无聊,不就是憋着要弄出些新鲜的与众不同的玩意儿么?

    这件东西,简直就是天生契合了贵族们的装逼天性啊!

    可随后,安古洛脸色一动,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达令老弟,你弄出的这件东西……成本几何?”

    他是识货之人,自然能看出这件东西的巧妙来。

    别的不说,在装备上加持一个魔法阵,这成本就绝对不低!而且看样子,是用魔法宝石弄出来的纯魔法装备啊!

    郁金香工坊的“霜之哀伤”,看似华丽,其实成本简直就是黑心到家了!

    上面用的材料虽然金光闪闪,可都是普通的宝石,剑锋上的山寨斗气光芒,也根本不是秘银,而是某种特殊配置出来的金属材料,类似于夜明珠的那种荧光罢了。

    真正的成本,一柄霜之哀伤,最多也就不会超过三十个金币。

    可是郁金香工坊,就敢叫价五千金币一把!而且还绝不讲价!最离谱的是,这东西居然还是限量版!每年只出产一百柄!!多一件都没有!

    结果帝国的那些贵族,宁可哭着喊着托人找关系购买,哪怕买不到,也愿意苦心等待,都不愿意花钱去买别家商会弄出来的同类东西!

    而郁金香家族,只靠着这霜之哀伤,每年就有数十万金币的纯利润!几十年下来,这霜之哀伤给郁金香家族增添了多少财富?!

    陈道临笑了笑:“目前看来,这东西在实验室里做出来,成本还是有些高的。我用的是火系的魔法宝石,一把剑的剑柄里,需要二等的宝石七块才能提供魔法阵的需求,而魔法阵的加持,需要微量的秘银来增加金属的魔法粘附性,所以……”

    “这个……”安古洛是做了一辈子生意的,略一心算,就得出了一个数字来:“那么成本大约是……接近两千金币了?”

    他心中微微一惊,不过随即也释然了:成本虽然高了一些,但是如果这东西定价和“霜之哀伤”持平的话,也是大有赚头的,最重要的是,能在市面上抗衡郁金香工坊,那就大有面子了。

    胖子想了想,道:“这么看来,咱们定价一把五千金币,再去除销售之中的运输,人工等等成本,一把剑也有一倍的利润了。”

    “一倍的利润?”陈道临冷笑一声:“若只是这么简单的话,岂能显示出我的手段?”

    说着,陈道临微微一笑,压低了声音,对安古洛说出了一番话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