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章 【以短击长】(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蠢货!混账!!”

    费欧娜那张娇媚动人的脸庞却因为愤怒而略显扭曲。这位帝都郁金香工坊的大管事狠狠的瞪着安东尼,脸上丝毫不掩饰痛恨和鄙夷的表情。

    安东尼脸色铁青,只是咬着牙站在那儿——面对别人或许他还敢摆一摆“帝都新贵”的架子,但是面对这位郁金香工坊的大管事,郁金香家族在帝都所有产业的掌控者,安东尼却丝毫不敢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桀骜不驯。

    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似娇媚动人,其实却是一个手腕凌厉冷酷的人物,自己能从一个小小的武士摇身一变,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成就,都是眼前这个女人一手捧出来的,若是自己胆敢在她面前招摇的话,对方只要伸伸手指就能将自己打落云霄—如果说这个认识在今天之前他还没有充分认识到的话,那么在陈道临上门拜访那一番斥责之后,安东尼已经清醒了许多了。

    可虽然表面上表现出了臣服,但是并不代表安东尼心中就真的服气。

    看着费欧娜在房间里恼火的来回走了几圈。

    这个女人的确是一个极品熟女,尤其是那紧紧包裹在裙中的滚圆翘臀,行走之间,腰臀轻轻扭动,带起的一圈一圈的波弧,都让安东尼忍不住会悄悄多看上几眼。

    他最近混迹帝都的贵夫圈子多了,倒也没少沾一些露水情缘。这种事情经历得多了,想到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女人,都会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有了这种事情,在安东尼心中,这位郁金香工坊的女管事,自然就权威性大大降低了。

    哼,你再怎么厉害,也终究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那些贵族夫人豪门寡妇,千金小姐,哪一个不比你的身份更高贵更傲慢?可不都是对老子俯首帖耳,在床上的时候任凭我驰骋?

    这个女人性子这么冷酷傲慢虽然讨厌,但是不得不承认,她却的确拥有许多女人都无法媲美的本钱,这等成熟诱人的风情,如同熟透的蜜桃一般,若是能狠狠咬上一口,不知道那滋味是何等甜美····…

    心中转动着这些龌龊念头安东尼面上却保持着沉默,只是暗中腹诽:终有一天,若是有机会的话必定要将这个女人拿下,好好的惩罚一番,找回先前的诸多折辱!

    又听费欧娜斥责了几句,安东尼心中渐渐压不下火气了,他这些天实在是被宠坏了,忍不住就反驳了一句:“好了,费欧娜小姐,不就是一个魔法师么?就算他敢向我挑战,难道我还会怕了他不成?我虽然不懂魔法但也知道魔法修炼比武道更困难,要想练出高强的魔法实力,都要长年累月的积累才行。这个达令陈才多大年纪魔法实力能有多高?若是他敢挑战我的话,我自然有把握让他灰头土脸!”

    “…···”看着安东尼眼睛里流露出的这一丝满不在乎的眼神,费欧娜心中却反而一沉她的眼睛里怒火迅速消失,目光却是越来越冷。

    缓缓走到了安东尼面前,看着这个身材高大修长,英俊不凡的男子,费欧娜小嘴一撇,从那红润诱人的双唇一种轻轻的迸出了一句话:

    “白痴!”

    “……什么?”

    “我说你白痴!”费欧娜毫不留情的冷笑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那个达令陈说的一点都没错,你真的是过了几天好日子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你真的以为你是帝都的什么大人物了吗!安东尼.拜伦你给我听好了!别说你能不能打得过他!只是这个达令陈的身份摆在这里,你得罪了他今后在帝都,你就根本别想活下去!一个宫廷魔法师,魔法学院教授的身份,无数人挤破头讨好他都嫌找不到机会!你居然敢得罪他,那么不用他动手,只要稍微流露出一点意思,就自然有人会愿意代他出手来收拾你!”

    安东尼不信。

    他皱眉道:“我也不是他想踩就能踩的吧!格里高利男爵和我交好,还有科伦家的少爷,洛克萨斯家的少爷,还有······”

    啪!!

    费欧娜再也忍受不了这个家伙的愚蠢,不等他说完,扬起纤细的手掌,一个耳光就抽在了安东尼的脸上!

    安东尼丝毫没有防备,两人距离又近,虽然费欧娜一耳光抽过来,他武者本能之下已经做出了躲闪的动作,却没想到费欧娜这一巴掌的速度惊人!以安东尼的速度,居然都没有躲闪过去!

    挨了这一个耳光,他的左边脸颊上顿时多出了五根清晰的手指印记!

    安东尼顿时勃然大怒,脑子里没思索,本能的就刷的一下拔出了腰间的短剑来。

    可短剑才拔出了一半,费欧娜冷笑一声,瞪眼喝道:“怎么,你还要对我动手么?”

    安东尼顿时一盆凉水浇在头上,脸上忽青忽红,咬了咬牙齿,默默将剑插进了剑鞘中,深深吸了口气,垂下头去:“······不敢。”

    他将头低下,只是眼睛里却闪动着怨愤狠毒的目光。

    “说你是白痴,简直就是抬举了你。”费欧娜痛心怒道:“你以为你最近结交了几个贵族,你就真的以为你自己也是贵族了?别做美梦了!你这个蠢货!那些贵族和你为友,只不过是追赶潮流!你现在当红,所以他们不介意和你亲近一下,沾染一下你身上的光环而已!只要你一旦名气下滑,这些家伙根本理都不会理你!在这些贵族的眼中,你不过就是一个高级一点的玩具,一个装饰品而已!可那个达令陈不同,他是皇帝陛下亲封的宫廷爵士,宫廷魔法师,魔法学院的教授!虽然他平日里低调了一些,但是只这几个身份,想压死你简直就是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你不信的话,这几天可以睁大眼睛看看!只要你和达令陈法师发生了剧烈冲突的消息传出去,那些平日里对你亲善的贵族们一个个就会对你避之不及!”

    看着安东尼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很显然自己说的这些话,他是未必信的。费欧娜心中无奈:自己当初怎么挑中了这么一个愚蠢透顶的傻瓜!若不是看在他有一副好皮囊的份上,这等蠢材实在没有培养的价值。

    而且,这个家伙自从发起之后,对自己的命令都有些阳奉阴违了。仗着这些日子在贵族圈子里如鱼得水,而且还管不住!自的色心,居然和几个帝都有名的交际花有染——这也就■,可他居然胆大包天,居然敢招惹上了两家来头不小的贵族千金小姐!

    若不是费欧娜派人暗中给他擦了屁股·恐怕这家伙早就被人给收拾了!

    费欧娜心中暗下决心:先把眼前这麻烦给解决了,等这事情一结束,这个棋子就可以扔掉了!一个不听话的傀儡·留着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趁着他的还有名声,等这一系列的工坊的推广扩张结束之后,一定要把这个愚蠢傲慢的混蛋解决掉!

    一个不听话的傀儡,是没有继续留下来的价值的。

    “现在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我们还能怎么办?也只有应战一条路了。”安东尼咬牙道。

    费欧娜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深深吸了口气,道:“应战是下下策!以达令陈的身份,你和他打,不论输赢·你都是吃亏!你输了,今后帝都再无你的一席之地!就算你赢了,哼…···你就彻底得罪死了他!他背后可是有皇室支撑·还有魔法学院!你赢了他,就等于剥了皇室和魔法学院的面皮,帝都之中大把的人愿意出面来干掉你·讨好皇室和魔法学院!

    还有······这小子据说和李斯特家族的洛黛尔小姐有关系,只是李斯特家族,你就招惹不起!”

    “哼······难道郁金香家族还怕了李斯特家族么?”安东尼不服气。

    费欧娜不屑的看了一眼安东尼。

    郁金香家族当然不会怕了李斯特家族。但是······你安东尼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而已,居然就以郁金香家族的人自居了?简直笑话!

    就算郁金香家族再怎么强,也没有必要为了一条狗公然和李斯特家族开战吧!

    达令陈是李斯特家族的绯闻姑爷,你安东尼算什么东西?

    “总之,不能仓促应战。既然不想打·就只能用一些办法来逼达令陈不敢过分进逼了。”

    陈道临登门拜访安东尼的消息,很快就被庞贝商会的人故意散布了出去·而且达令陈法师决定挑战帝都新晋武道天才安东尼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帝都!

    这个消息可谓是劲爆之极!

    安东尼风头正劲,达令陈则是有诸多头衔在身,这一个武士一个魔法师居然杠上了,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和期待。

    尤其是如今的罗兰帝国帝都,已经有了“报纸”这种东西。

    不用说,这东西必定是杜维弄出来的玩意儿。

    虽然罗兰帝国的报纸还比较原始,发行紧紧局限于帝都和周边附近地区,而且购买报纸的也多半都是一些生活宽裕的富裕阶层,但是通过报纸将这次两人的冲突发布了出去,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时间,就连帝都的几个地下赌场,都开出了盘口来,让人押注赌这一场比斗的胜负。

    安东尼是新晋的武道强者,达令陈则是被各方看好的魔法天才。一时间从盘口来看,两人倒是半斤八两平分秋色。

    但是几天之后,舆论忽然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首先是郁金香家旗下的报纸开始表现出了一些“奇怪”的言论:达令陈的身份是标准的贵族老爷,是魔法师,是特权阶层,拥有高高在上的法理地位。而安东尼则被包装成了一个励志形象的草根英雄,着重讲述了安东尼是如何从一个军队之中的基层行伍家庭走出来,又如何投身佣兵团,搏杀多年,才终于历经艰辛走出了一条道路,在帝都出人头地。而达令陈,则是那种可以随意进出皇宫,有魔法学院撑腰,又是魔法师特权阶层的大人物。

    而且报道之中·似乎也暗示了一番,当日达令陈法师和安东尼两人发生了冲突,是达令陈主动上门挑衅,安东尼一忍再忍·最后忍无可忍。

    言辞虽然没有挑明,但是却俨然将陈道临说成了是一个嫉贤妒能,然后上门寻衅,利用自己的贵族和魔法师特权身份,在安东尼面前作威作福,然后逼迫安东尼的形象。

    恃强凌弱!

    最后还做出了总结:魔法师历来都是拥有呼风唤雨的神奇能力,而达令陈作为特权阶层·实力自然不弱,试想一个草根出身的武者,如何能敌得过一位著名的魔法师?这个世界上·武者原本就是要弱于魔法师的,一般来说,武者对抗魔法师,只能用凌厉的手段来性命相搏才有一线生机,而若是将两人放在擂台上比试,有了擂台的规矩束缚,魔法师就可以从容念咒施展法师,到时候,一个武者·如何能抵抗得住?

    就算安东尼能破了魔法,但是他一个小小的草根,如何敢对达令陈这样的特权人物性命搏杀?若是伤了对方一根手指·只怕今后都会遭到无穷无尽的报复……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论调:陈道临挑战安东尼,根本就是一场极不公平的恃强凌弱·这等比试,是一场毫无意义的闹剧。

    有了郁金香家旗下的报纸做出这样的论调,舆论的风向也渐渐出现了变化。

    很多人也忍不住会认为,这场比试实在是缺乏公平可言。

    武士要想战胜魔法师,就必须要以凌厉的攻势打断对方的施法念咒,但是在擂台上,这就根本做不到了。一个魔法师完全可以在比武开始之前从容的念咒·然后从“开始”的那个时间节点,就以魔法轰杀对手。

    而且陈道临又隐隐的有身份和地位的特权·这样的身份也会给草根英雄安东尼造成巨大的压力。

    一时间,舆论的导向,渐渐的变成了同情安东尼。

    这种时候,若是陈道临继续坚持比试,那就真的会被人说成是恃强凌弱了。

    陈道临这几天在魔法学院安然度日,没事就泡在实验室里测试“原力之剑”的实战版本。

    这天下午,胖子安古洛气喘吁吁的跑了来找他,才一进门,就忍不住抱怨道:“老弟,我说你做什么不好!你何等尊贵的身份,何必要亲自和安东尼那种小白脸泥腿子比试?他的身家性命加在一起,都及不上你一根头发贵重,你这样做,岂不是自降身份嘛。”

    陈道临微微一笑,放下了手里正在测试的一个剑柄,然后笑了笑,拉着胖子走出了实验室,到一旁自己的教授办公室里坐了下来,还亲手给安古洛倒了一杯茶,点了一根烟。

    这胖子最近是越来越喜欢跑到!这里来蹭烟蹭茶了。!

    自己从现实世界带来的上好的茶叶和烟草,是罗兰世界的工艺水准无法做出来的。

    “怎么了?”陈道临微笑。

    胖子取出了一张报纸来递给了陈道临,陈道临接过,大概看了两眼,忍不住就笑了:“咦?这危机公关做的很不错嘛,居然玩舆论导向,博取舆论同情么?”

    “老弟,我的意思是,咱们这样的身份,还是爱惜羽毛,不要和这种东西一般见识了。这比武的事情,我看还是找别人来代替吧。”

    陈道临哈哈一笑,将报纸丢下了,摇头道:“我若是现在表示放弃比武,你觉得会怎么样?”

    “自然是会竖立你宽宏大量,爱惜羽毛的形象了。”胖子笑道。

    “错。”陈道临摇头:“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我若是现在放弃的话,有些人或许会认为我是宽宏大量自重身份。但是也有些人,也会认为我是坐实了欺软怕硬,只不过因为惧怕舆论,才不得不收手。这盆脏水,我岂能白白的受了?”

    “那······怎么办?”胖子皱眉:“我倒不担心别的,你的实力,我相信擂台上绝对能把这家伙轰成渣!但是……咱们这次比武是小,推广产品才是重头戏。若是被千夫所指,我们的‘原力之剑,,还怎么推广?”

    “呵呵。”陈道临眼珠转了转,笑道:“他们不是说我恃强凌弱么?好吧·你这样办……”

    说着,陈道临故意凑到了胖子耳朵边上低声说了几句······

    “什么?!”胖子一听,顿时就跳了起来,他胸膛起伏·瞪大眼睛看着陈道临:“你······你···…这么怎么可以!你这不是将自己陷于危险之中吗!我说老弟!你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我看这事情绝不可行!我就算拼着这原力之剑的钱不赚了也不能让你如此冒险!!擂台上刀剑无眼,万一······万一······”

    陈道临笑的很从容,深深看了胖子一眼:“我又不是傻瓜,你觉得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么?你放心,我胆子小得很,又非常要面子,所以没有把握的事情·我可不会去做,你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办吧,到时候必定有惊喜给你看。”

    一日之后·帝都的一份报纸上公开刊登了一篇署名为“达令陈”的公开宣告!

    “近日有言论,我以魔法对武道,利用擂台规则,胜之不武,殊为不公。又有言论,我以贵族法师身份恃强凌弱。我深以为然,擂台之事,若失了公平,便没有了意义。

    为示公平之精神·本人郑重宣布:

    一者,与安东尼.拜伦阁下比试之时,我将放弃一切魔法手段·只以武道应战,若有违背,便甘愿认输!

    二者·此战若我败北,本人远离开帝都就此归隐海外,有生之年绝不踏足帝都一步!

    帝都有识之士,皆为见证!

    —达令陈。”

    一日之内,帝都皆惊!!!

    达令陈主动放弃了魔法,又表示了不计身份,若是战败就退隐·离开帝都绝不踏足!这等于放弃了自己所有的长处!

    如果这样还被人说成是恃强凌弱的话,恐怕连鬼都不信了!

    顿时·舆论出现了剧变,纷纷倒向了陈道临。

    只是赌场博彩方面,却立刻调整了盘口赔率,一时间,安东尼成为了大热门,而达令陈的赔率相比之下就是天差地别了······

    没有人相信一个魔法师丢掉法杖之后,能和一个武士比剑。

    “这小子疯了!”

    罗斯合上面前的报纸,面色剧变,晃了晃大脑袋,摸了摸自己锃亮的脑门,苦笑道:“他难道是自己找死么?若是比魔法,我倒是还敢赌他赢,可比武技······他一个魔法师,以短击长,要和一个练了二十年武技的高手去拼武技,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说着,罗斯扭头问道:“你认识这个家伙时间比我长,难道他还有什么底牌么?难道他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武道高手么?

    就在罗斯身边,帕宁正仔细的擦拭着一柄长剑,闻言将手里的剑放下,略一思索,摇头道:“不是!”

    开什么玩笑,那天晚上在罗林家城堡的地下密道里,这个家伙和自己交手过,他的魔法固然是花样百出,但是说到武道······他的身体素质和天赋倒是很不错,但是对武道的确是一窍不通的。

    关于这一点,自己就是武道高手的帕宁,自信自己觉不会看错的!

    “他倒是比常人力气大些,速度敏捷一些,可真正的武道,他根本没修炼过。”

    罗斯苦笑:“这……就见鬼了。”

    想到这里,这个大脑袋伯爵忽然一拍大腿:“来人啊!!”

    门外有管事小跑进来,罗斯大声喝道:“去城东的赌场里,下五千金币买达令陈赢!”

    “咦?”帕宁看了一眼罗斯:“你不是不看好他么?”

    “我当然不看好他。”罗斯瞪眼:“可是既然是朋友,我怎么也不能不支持他一下吧。若是压他输,就算我最后赢钱了,这钱也花得不安心。”

    皇宫之中,皇帝看过了报纸之后,忍不住莞尔一笑。

    书房之中,皮特就站在皇帝面前,苦笑道:“这位达令法师,倒是真能闹腾。陛下,您看,我是不是想办法阻止这场比试?”

    “不必了。”皇帝一摆手。

    “啊?”皮特皱眉:“可是,他一个魔法师,却偏偏要放弃魔法,和对方比试武技……”

    “这小子很聪明,油滑得很,是一个只肯占便宜不肯吃亏的家伙,他既然敢这么做,必然有他自己的办法,这事情不用去管了。”皇帝微微一笑:“你拨一万金币出来,去下注押他赢。这种白来的钱财不赚白不赚,多些收益,新年也好给皇后她们做几件新的礼服吧。”(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