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一章 【另有打算】(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陈道临并不知道整个帝都已经为自己而风起云涌——或者说这个家伙明明知道,但是却依然躲在魔法学院里不出门。

    魔法学院旁的工厂已经建成,人员入驻,原材料囤积。这片地皮是安古洛出面向魔法学院租用的,据说价钱并不便宜,不过安古洛却也没吃亏。

    这家伙故意把工坊建造在魔法学院旁的消息传到了市面上,而且还把工坊和魔法学院进行合作的事情也故意传扬了出去。这样一来,就会给人一种“这家的东西可是魔法学院的人参与制造出来的”的印象。

    用陈道临的话来说,就是凸显出自家的“专业性”。

    在这个时代,魔法学院的权威性还是很深入人心的。

    陈道临自己却是清闲了下来。反正原力之剑的设计图和材料都已经备齐,之前在实验室里小规模的制作出了一批,已经锻炼出了一批以魔法学院的学员为首的“熟练工”,只要将这些熟练工丢到工坊里去,每个人再带上一批魔法学徒和工匠,就可以大规模制造了。

    陈道临并不是不想弄出流水线作业来。

    从效率来说,流水线作业的确是现代化工业制造提高效率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但是在罗兰帝国这种地方,根本没有流水生产线,还是停留在人工的阶段。

    不过陈道临也因此而打出了另外一个噱头:

    “魔法师亲手制作!”

    “我们的每一件产品,都是由一位魔法师亲磨制作出来的!”

    这可就难得了!

    在这个世界。魔法师是属于稀有群体,高高在上的特权阶层。而如果能拥有一件魔法师亲造制作出来的物件,这种优越感绝对会吸引大批的贵族来掏钱。

    “无双坊”的招牌已经建立了起来,商铺也在制金街上筹备完毕。

    按照陈道临的要求。安古洛在制金街上挑选了一家紧邻在康大师的剑铺隔壁的武器商店,然后由庞贝商会出面,直接收购买下了对方的店铺,拆去了招牌。重新装修扩建一番。

    就等新年之后开业了。

    然而这其中还发生了一件让陈道临意想不到的小插曲。

    之前自己去过的那家“拍卖行”居然找上门了门来拜见自己。

    来的人陈道临倒也认识,正是自己上次和罗斯帕宁一起去的时候,负责接待自己的那个管事。

    这次对方登门,是专门送礼来的。

    上次陈道临拍下的那件山寨版的“缺月五光铠”,当时因为自己的全部钱财都用来救蓝蓝了,所以在最后成交的时候,陈道临并没有现金提货,而是把这套铠甲留在了拍卖行里。

    之后陈道临吃了一个暗亏,半路被劫持。

    他自然很清楚。消息是拍卖行泄露出去的的。

    陈道临不是傻瓜。他已经隐隐的知道了。这家拍卖行的后台老板必定是皇室,说不定就是皇帝陛下本人。

    而自己上次也的确是无妄之灾,皇帝都说了。本来是准备让别人去买下蓝蓝,然后引蒙托亚等教会的人出来。结果自己却抢走了蓝蓝,争着把这个诱饵的角色给扮演了。

    陈道临也不好去找这家拍卖行的麻烦——人家后台老板可是皇宫里的那一位呢。

    不过那套铠甲,陈道临也不打算提货了。反正自己也没付钱,就当是定金打了水漂吧。

    可没想到,拍卖行的人居然找上门来了。

    这个管事将铠甲带了来,送到了陈道临的家中。

    “听闻达令教授的无双坊即将开业,鄙店主人就遣我前来,向您道贺,祝无双坊生意兴隆,名扬帝国。”这个管事笑的非常客气:“鄙店主人说了,若是送什么礼金之类的,未免太过俗套,反而冒犯了您这样的高人。刚好想起,上回您光顾鄙店的时候,似乎对这套铠甲还算入眼,就让我带了来,算是庆贺您旗下无双坊开业的贺礼,还请达令教授千万不要拒绝,一定收下鄙店主人的这点心意。”

    陈道临眯起了眼睛。

    这套铠甲的价值,当时自己可是花了几万金币的价码拿下的。对方出手这么大方,价值几万金币的贺礼送上门来。

    这示好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陈道临心中明白,这必定是皇帝的意思。上次自己无意之中被弄成了诱饵,算是吃了个暗亏。虽然后台老板皇帝陛下不会在乎自己,但是拍卖行的人,却是不愿意轻易得罪自己这个帝都新贵的。

    和安东尼那种人比起来,达令哥才算是真正的帝都新贵,不但被皇帝赏识,更是进入了几个豪门的视线,又有魔法师的身份,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帝都的一流人物,必定是有他的名字的。

    这家拍卖行倒也聪明,知道上次的事情肯定将彼此的关系弄的很僵,这就派人上门来修复关系了。

    陈道临也不想和他们闹的太僵,毕竟人家背后站着皇帝。送上门来的东西,不要白不要,何况这套铠甲,他是真心挺喜欢的。

    既然大家都有心修补关系,这场会面就变得很愉快了。

    陈道临也没摆架子和做脸色,和这个管事和颜悦色的寒暄了一会儿,还请对方喝了一杯茶。

    而随后,对方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我家主人还有话请我带给达令教授您。”这管事恭恭敬敬陪笑道:“主人说,您这次造势出来要和那个安东尼一战,还把时间定在了新年,眼下这事情在帝都闹得沸沸扬扬,必定是您的手笔。又刚好您的无双坊要开业——我家主人妄自揣测。想来您必定是打算借助这场盛事,要推出什么特别的玩意儿了。”

    “哦?”陈道临一皱眉:“你家主人怎么会这么想?”

    这管事赶紧低下头去,以示不敢和陈道临对视,陪笑道:“主人说了。比武盛事,又加上无双坊开业,两件事情凑到了一起,想来不是什么巧合了。推测下来。您又宣称不用魔法改用武技来比试,那么想来,无双坊接下来推出的东西,必定是特别的武器装备之类。说不定,当日比武,您就会用上这些装备,亲自为这东西造势……”

    陈道临心中一凛:这拍卖行的经营之人,倒是好眼光啊。

    “达令教授请放心,这只是我家主人私下里的一点小小的猜测。也绝不会泄露给旁人知道。不过我家主人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什么?”

    “若是我家主人有幸猜对了的话。那么您比武之后。可否将您比武所用的武器装备,交给我们拍卖行进行拍卖?作为这件盛事之后推出的第一件东西,而且还是您亲自试用的。那么这东西必定是价值昂贵,再加上我们拍卖行为您造势。必定可以把它的价值推到一个让您满意的数字。而且……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这次拍卖,我们拍卖行的中介费一分不取。”

    陈道临眼睛亮了。

    这个提议倒是大有操作余地!

    这家拍卖行在帝都的势力不小,而且尤其是在上层的贵族阶层里拥有许多客户,例如罗斯这样的伯爵身份的人,都是拍卖行的客户群体。

    自己当天比武结束之后,将使用过的“原力之剑”拿到拍卖行去拍卖的话,就等于是利用了拍卖行的客户渠道,将这件东西的名气彻底打了出去!

    更重要的是,这家拍卖行历来给人的印象就是,拍卖的东西不是好的就是贵的!

    自己的原力之剑,从他们家的店铺里走一趟卖出去,就等于是借助了拍卖行的金字招牌了。

    何乐而不为?

    而反过来说,拍卖行提出这样的要求,还申明不收中介拍卖费,其实也并不是没有拿好处。

    自己这场比武在帝都闹得沸沸扬扬全城皆知,可谓是今年新年时候的第一件盛事。

    自己亲自上台比武,亲手使用过的武器拿去拍卖行拍卖,也是一个十足噱头。虽然不收拍卖中介费,但是却能为拍卖行吸引足了眼球!对于他们来说,中介拍卖费那几个小钱要不要无所谓,关键就是要拿到这个噱头!

    可谓是双赢。

    “这样的事情双方两利,我为何要拒绝?”陈道临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就说定了。比武之后,东西就交给你们来拍卖。”

    这管事大喜,站起来对陈道临鞠躬行礼:“我先代我家主人谢过达令教授了!我不敢打搅您的宝贵时间,这次告辞回去,将好消息回报我家主人。”

    “不用客气。”陈道临也站了起,亲自送这个管事出去到门口,笑道:“也代我向贵主人问好,就说他的好意,我已经收到了。”

    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都知道,之前那件事情的芥蒂,就此结束,烟消云散了。

    等这管事走了之后,陈道临回到书房里,却看见达格利什在那儿脸色有些怪异。

    “老爷。”

    “怎么?”

    “这拍卖行的人……难道上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达格利什上次陪陈道临回来,半路遇到截杀,差点丢了性命,此刻想起来心中还有些不忿。

    陈道临哼了一声,上去一巴掌拍在了达格利什的脑袋上:“蠢。”

    “呃?”达格利什摸了摸自己的脑门。

    “人家送来的礼物就是示好……而且,这不仅仅是一件礼物,而是代表着一种心意。”陈道临幽幽道:“比武还没开始,他们上门示好,又送东西,又谈合作。礼物的价值就不说了,更重要的是一种态度,就是无言的告诉我:他们是很看好我的,他们对我有信心,认为我一定会在比武之中胜出。这种态度才是真正的示好,远比那件铠甲的价值来得更重要。明白了么?”

    ……

    达令陈挑战安东尼的事情在帝都引起的轩然大波,各路势力都在议论纷纷。

    安东尼在帝都混得风生水起,背后有郁金香工坊撑腰支持,这并不是秘密。而陈道临和庞贝商会合作弄出无双坊,消息也公开了。这次的事情,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是庞贝商会对郁金香工坊的一次挑战。

    就在市面上对这件事情越炒越热的时候。忽然一个惊天消息公布出来,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走了!

    一时间,消息席卷整个罗兰帝国,四方风起云涌,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犹如一场大地震,带来了一系列的后续影响和变化……

    ……

    就在整个罗兰帝国的民众都在准备迎接着新年节日,迎接着伟大的罗兰帝国即将跨入第一千一百个年头,而且帝国这种自上而下,都在为这帝国一千一百年大庆而做着准备的时候。

    这场大地震。对于有些少数人来说已经预先知道风声。而对于绝大多数罗兰帝国人来说。却是毫无预兆的发生了……

    罗兰帝国历一千零九十九年,十二月一日。

    在距离帝国的第一千一百年,只差一个月的时候。罗兰帝国的国教,光明神殿正式宣布:

    神圣的。至高无上的,伟大的光明女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全体罗兰帝国教民的精神领袖,光明神殿现任教宗,高士拿十七世陛下,因为身染重病,无力继续主持教务,而宣布退位!

    原光明神殿红衣枢首席大主教海因克斯,继位为新教宗。

    原光明神殿裁判所审判长霍多克,迁位为红衣大主教。

    原神圣骑士团副团长亨克大骑士,光荣退役,迁任为新任裁判所审判长。

    原……

    ……

    …………

    就在十二月一日,按例每月月初在帝都光明神殿的大教堂进行了月初大弥撒仪式上,前任教宗在宣讲教义结束之后,当着在场的三千余名教众教徒以及神职人员,亲口宣布了这个决定。

    而根据当时在场的人的描述,当这个消息从教宗口中说出的时候,现场一片哗然,有人震惊,有人哀恸,有人愤怒,有人茫然。

    无数虔诚的教徒教众为之流泪,还有教会之人为之而愤怒悲伤……

    教宗退位,新教宗继位!随即是一连串的光明神殿高层人事变动!

    这一场大地震不紧紧局限于教会高层,更是对光明神殿内部的势力派系分布进行了一场彻底的重新洗牌!而作为屹立千年不倒的帝国国教,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更是影响到了帝国的方方面面诸多领域。

    一时间,帝都的舆论为之失声!

    ……

    光明神殿教宗退位,引发的大地震很快就席卷了整个帝国,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在了教会身上,而陈道临之前掀起了这场热闹,已经变成了过气话题。

    在帝都的光明神殿总部大教堂,据说每天都有很多虔诚的教徒前往朝拜,还有人跪在教堂前迟迟不肯离去。

    帝都方面,王城近卫军已经加强了戒备,对教会附近的几条街区进行的戒严。

    而城中的近卫军的频繁调动,以及城外的军营之中,有帝国雷神之鞭军团调来了一个师团驻扎,更是引发了不少人的各种遐想和猜测。

    联想到之前帝国之中爆出来的好几件关于教会的丑闻,以及这次教宗忽然宣布退位,不少人就隐隐的猜测到,这必定是皇室又出压教会了。

    ……

    “陛下,眼下的局面有些不稳啊……”

    皮特战战兢兢的站在皇帝的面前。

    这个密不透风的书房里,只有他和皇帝两个人。

    皇帝静静的坐在书桌后,手里捧着一本《大陆通史》正在仔细的读着,对于皮特的话,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一样。

    过了许久,皇帝才翻过一页,抬起头来瞥了皮特一眼,淡淡道:“怎么不稳了?”

    “我在教会里的人传来消息,神圣骑士团群情激愤,不少骑士甚至已经割去头发。写下血书……他们对于,对于帝国的不满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程度。”

    “哼,我看不是对帝国不满,而是对皇室的统治不满吧。”皇帝淡淡一笑。轻轻将书放下,就平摊在了面前的桌上。

    他略一沉吟,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看着面前自己这个忠诚的内廷总管。笑道:“皮特,你可知道,我从小到大,阅读史书,历代帝王之中最钦佩的是谁?”

    皮特一愣,他不明白皇帝的话题怎么跳跃得这么厉害,略一思索,试探道:“应该是……开国大帝陛下吧?”

    “呵。”皇帝摇头,淡淡道:“开国大帝陛下雄才伟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武勋盖世。建立万世基业,自然是伟大的。不过开国大帝陛下晚年却也犯下了不少错误,尤其是建国之后。没有什么有效的手段来限制教会发展,以至于教会坐大。危害了帝国数代,渐渐尾大不掉。”

    “那么……陛下心中最佩服的,想必是奥古斯丁王朝开拓者,奥古斯丁一世陛下了?”

    “奥古斯丁一世陛下以公爵之位,为难之中继承皇位,南平叛乱,北抗异族铁骑,又能慧眼识珠,捡拔罗林家族豪杰委以重任,开创了帝国中兴的局面,自然也是一代明君。”皇帝说到这里,轻轻一笑,摇头道:“不过他坐稳江山之后,就开始猜忌罗林家族,收兵权,独断专行,以至于明明有大好机会扫平西北,却因为担心罗林家势大,而白白坐失良机,让帝国扫平西北的时间足足推迟了两百年……”

    皮特愣住了。

    他所说的两个皇帝,一个是开国大帝,一个是中兴明君,都是罗兰帝国历史上为大众所公认的最伟大的两个皇帝。可是眼前这位大老板却并不怎么赏识。

    “陛下,我可猜不到啦。”

    皇帝看了一眼皮特,淡淡一笑,然后缓缓站了起来,然后居然也不再说这个话题了,而是走到了一旁,轻轻从墙壁上摘下一柄挂着的长剑来,握在手中。

    他面色上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屈指轻轻一弹,剑锋上发出了嗡嗡的声响。皇帝才转过身来,他的眉宇之中流露出一丝冷峻之色来,缓缓道:“让城外的雷神之鞭第三师团不必进城,就地驻扎,没我的命令,军队不得出营。”

    “啊?”皮特脸色一变,皱眉道:“陛下,光明神殿现在很是不稳,那些神圣骑士都是狂热之人,万一在城里闹起来……”

    “怕什么。”皇帝持剑在手,淡淡道:“两千多神圣骑士,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帝都有两万王城近卫军,有八千御林军。若是这样都压不住教会,那么这个帝国就算是亡了,也是活该!至于教会……让他们闹!神圣骑士团闹得越大越好!闹到最后的话……”

    说到这里,他轻轻将剑锋一点,指着皮特的鼻子,微微一笑:“难道他们当真以为,我的剑杀不得人么?”

    皮特鼻尖流淌出一粒汗珠,战战兢兢退出了书房。

    皇帝看着皮特离去,转身将剑重新挂回了墙上,走回书桌前,眼神扫过了自己放在桌上的那本《大陆通史》。

    书正翻到了一页,页脚正是自己方才读到的地方,折了一小角。

    书页之上的文字是:

    摄政王传——辰.奥古斯丁

    ……

    “我实在不明白陛下到底想做什么。”

    此刻,在帝都的某一个并不起眼的街道上,一座并不起眼的小院里。

    一株大树,树冠茂盛,犹如华盖一般屹立在那儿。

    树下,一方泥炉,炉上一只小壶,壶下火苗轻舔,壶口上缭绕出丝丝白色水汽。

    两张椅子对面而放,正坐着一老一少。

    弥赛亚.罗林.鲁道夫,郁金香家族的现任领袖,杜微微大小姐端坐,面色沉静,神色凛然。

    这位郁金香家族的未来女公爵,原本外界都以为她此刻还在西北,可没想到却居然置身于帝都!

    而就在杜微微的对面,坐着一个老者,一身麻衣,却极为干净整洁,懒洋洋的缩在椅子上,腿上还盖了条厚厚的毛毯。他相貌平庸,更是一身疏懒的味道,毫无任何气场,缩在椅子上的样子,和世界上千千万万在冬天晒太阳的老头子浑然没有任何区别。

    可如果陈道临站在这儿,一定会吃惊。这老家伙,正是和他有过一次面谈的,李斯特家族的现任族长,洛黛尔的老爹!

    郁金香家族和李斯特家族已经分道扬镳,可是没想到,这两大家族的头面人物,居然在帝都的这个小院子里秘会。

    杜微微看着李斯特族长,看着这个老头子缩头缩脑的晒太阳,她也并不恼火,只是淡淡一笑:“我是想不明白的,难道您想明白了?”

    李斯特族长摇头:“我哪里知道皇帝打的什么主意。他这般运作调动,叫人看不透。”

    “嗯。”杜微微点头:“若是想逼反教会趁机铲除的话,就应该故意示弱,可陛下这一系列的动作,却是在示强,先斩了两个地方教区的主教,又调兵盯住了教会的骑士团驻地,再抽调雷神之鞭来帝都……这般大手笔之下,逼教宗退位,教会就算再怎么愤怒,也不敢擅自动作了。可这么做的话,除了能出出气,又有什么用处。”

    “不错啊。我原本以为皇帝的意思是一系列的动作逼迫教会,若是把教会直接逼反了,就干脆一股脑铲除掉了,一劳永逸。可没想到陛下却是这般动作,偏偏调了军队来,这样一来,教会如何还敢动作?”

    “除非……陛下是另有打算,另有目的?”(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