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二章 【杜微微的要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帝王之术,既然看不透,也就不必去猜了。”李斯特族长耸了耸鼻子。

    杜微微盯着面前这个老头子,尽管他做出一副老弱昏庸的样子来,但杜微微心中却绝不敢有半分轻视眼前这个人,听了他的话,杜微微也只是笑了笑:“您说的有道理,帝王的心思,的确不宜太过揣测。”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李斯特族长揉了揉鼻子,身子也稍稍坐直了几分,端起面前的小杯,抿了一口茶,然后才抬头瞧了瞧杜微微:“你今晚就回西北么?”

    “是的。”杜微微点头:“草原上有些不稳,几个部落反叛争夺草原王位,预计下雪之前会结束这场王位归属的战争吧。这种事情,我总不能不管。”

    “唉……”李斯特族长轻轻叹了口气,语气很诚恳:“也难为你了,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却要操劳这些烦心事。草原是帝国战马的主要来源之地,还有矮人族在乞力马罗山上虎视眈眈,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担子,却都要压在你的肩膀上啦。”

    杜微微从容一笑,也端起茶杯来抿下一半,才亲手抓起小壶来,给两人的茶杯重新斟满,她动作轻柔缓慢,一边斟茶,一边缓缓道:“倒也没什么难的。我郁金香家在草原经营了数代,历来都是如此。那些草原人分分合合打打杀杀,只要不让他们统一起来,就由得他们打下去。便如同割韭菜一般,长一发,割一发。”

    “哼。”李斯特族长皱眉:“这次。又准备要杀上一批了?”

    杜微微手下动作一顿,不过也只是瞬间的功夫,随即就恢复了正常,语气从容不迫,但是那平静的话语之下,却隐隐的含着杀机!

    “我……准备了一万俱绞架。”

    李斯特族长被这杀气凛然的话似乎震了一下,老头子原本伸出手去端茶,闻言却缩回了手来,抬头仔细的又看了看杜微微。仿佛第一次才将这个女孩的面目看清楚一样。

    他端详了好久,才幽幽叹了口气:“杀伐决断……你比你父亲强!”

    杜微微浅浅一笑。

    李斯特族长端坐了起来,盯着面前的茶杯,看着上面水汽缭绕,低声道:“那么。你悄悄来到帝都见我老头子,总不是只为了请我老头子喝上一口茶吧?虽然这雪山的雪莲茶的确是珍品……”

    “我这次来,只想问您两件事情。”杜微微神色不动,语气依然这么轻飘飘。

    “问吧。”李斯特族长似乎情绪有些低落。

    “第一件事情……陛下三番两次遇刺,虽然说是教会那些人做的。可是我思来想去,还是想亲口问您一句:这事情,李斯特家族可有瓜葛?”

    听着杜微微用轻描淡写的语气。居然问出了这么一个惊悚的问题,李斯特族长却并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老头子沉默了会儿,然后嘴角一丝一丝露出笑容来,缓缓摇头。道:“没有。”

    杜微微点了点头:“那便好。我明白您有雄心大志,李斯特家族也不甘于为郁金香的附属。这些我都可以容忍……可若是两家争斗手段太过恶劣,动摇到了帝国的国本,那便……”

    “那便如何?”李斯特族长冷笑:“郁金香家族兵强马壮。拥军数万,堪称帝国一等精锐。又坐拥草原这等出产战马的战略要地,富家天下,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若是我李斯特家族真的参与了陛下的刺杀,难道你就打算挥军南下,平了我李斯特一家?”

    “那当然是不会的。”杜微微掩嘴一笑,她笑得轻松,可说出来的话却锋芒毕露:”郁金香在西北,李斯特在东南,若是我调兵南下,私军公然越界穿越整个帝国,岂不是被人诟病郁金香谋逆?这等事情,我是万万做不来的。”

    李斯特族长忍不住问了一句:“若……这行刺的事情真的和我李斯特家有关呢?”

    “……”杜微微深深的看了老头子一眼,然后她的表情平静,语气也十分坦然,轻轻缓缓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亲自出手,杀了你,杀了李斯特家的高层,甚至必要的时候,我会连洛黛尔一起杀了。”

    言语温和,然而这话语之中,却是一股说不出的寒意森然!

    李斯特族长沉默了好久,他被面前这个年轻女子言语之中流露出的那一股果决和杀气所震慑住了。

    过了好久,老头子才冷冷道:“郁金香家好霸道啊,难道这罗兰帝国,就只能你一家把持么?”

    “自然不是。”杜微微收起了杀气,淡淡笑道:“对于一个帝国来说,如果永远只是靠着我郁金香一家来支撑,绝难长久。因为就算是我也不能保证郁金香家族永远昌盛下去。这世界的规则,有日升就有日落,有潮起就有潮落,自然规律率无法抗拒。为了帝国的长久,我郁金香家族也愿意看到帝国有新的势力崛起。我郁金香家族也从来不是那种霸占权位不肯放弃的短视豪门。李斯特家要崛起,我们可以容忍,可以让出一些领域。李斯特家族要想在政界拓展势力,我也可以容纳。所以小范围之内的一些争斗,不过是任何一个时代和帝国都会有的事情,我也可以以平常心看待。可如果李斯特家族为了上位而不择手段……我明白您的意思是想利用夺嫡的事情借势上位,但若是做出了大逆不道行刺皇帝,动摇国本的事情,那样的话,即便两家再好的情分,我也只能不得不做出一些不忍言之事了。”

    ……

    傍晚的时候,陈道临正坐在湖边垂钓。

    鱼线是特制的,鱼饵是上好的牛肉。

    这些日子来,他越来越喜欢坐在这湖边钓鱼。帝都里风起云涌,闹得再厉害,仿佛也都和他无关。坐在这湖边垂钓。颇有一种看遍潮起潮灭的感觉。

    什么教会,什么皇帝遇刺,都和我达令哥无关。自己只要和庞贝商会把生意做好了,慢慢赚钱,然后在学院之中布展自己的计划就好……

    这小小的魔法学院,就是自己的避风港湾,也是自己施展的天地。

    可惜今天陈道临坐在这儿钓了好久,却一无所获。

    一来是因为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心中总是有中心神不宁的感觉。似乎隐隐的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事实上这几天来,这种感觉一直纠缠着陈道临,只不过前些日还能克服,这些日子,这不宁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明显了。譬如此刻坐在这湖畔垂钓。任凭陈道临如何用道家心法或者是魔法冥想术来凝聚心神,却总觉得心中不安。

    至于第二点么……则是因为这湖里的食人鱼的数量已经大为减少。在陈道临的带领之下,魔法学院之中掀起的这一股食人鱼美味潮流,渐渐有愈演愈烈之势,如今在学院之中,谁若是请客吃饭,餐桌上若是没两条碳烤食人鱼或者是食人鱼汤。简直都不好意思见人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大肆捕捞吃喝,湖里的食人鱼几乎已经要为之绝种了(我大吃货威武满载!)

    又枯坐了会儿,看着太阳渐渐西落。陈道临无奈提起鱼竿,看着空空如也的水桶,不由得苦笑,自言自语道:“看来得要让迪克森想办法再弄一批食人鱼的鱼苗来了。这么洒下去。等明年开春之后,我弄出一道剁椒鱼头来。还不让这些蛮夷吃掉自己的舌头?”

    身后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笑道:“蛮夷是什么意思?”

    陈道临不假思索,下意识就随口道:“蛮夷的意思就是说……嗯?!啊!!!”

    他猛然反应过来,奋力扭过身子,因为用力过猛,一屁股就从小凳子上跌了下来,坐在了草地上,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身边这说话之人。

    就在陈道临的身后不到三步之遥,俏立着一个女子。

    一头棕红的头发披在双肩之上,脑后轻松的扎了一个松松垮垮的马尾——若是别的女人这么弄头发,必定会给人一种邋遢的感觉,可落在这人的身上,却只会给人一种慵懒悠闲的感官。

    修长的身姿,虽然笼罩着一袭黑色长袍,但是却难以掩饰那婀娜多姿的曲线,清丽的脸庞,五官精致,眉眼细长,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清澈,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

    杜微微就这么站在陈道临的面前,面上带着一丝笑意,只看着陈道临目瞪口呆坐在地上的样子,忍不住才故意叹了口气,道:“我听说你最近实力增长不少,可没想到这一见面,却发现你这喜欢发呆的毛病还是没改。”

    之前在冰封森林里的时候,陈道临就有这个毛病,一到休息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坐在火堆旁发呆,当时陈道临和杜微微两人每天晚上都要“闲谈”上一阵子,其实都是各自搜肠刮肚用尽所学来试图折服对方,争斗之时,杜微微就常常取笑陈道临喜欢发呆的毛病。

    陈道临看见这位郁金香家族的大老板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先是用力揉了揉眼睛,然后确定了自己没眼花,才终于露出了苦笑,叹了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拍打身上的灰土,一边苦笑道:“你怎么来了?”

    “这可是魔法学院,霍格沃兹分院。这个地方是我家先祖一手创办的,我为何不能来?”杜微微故意反问道。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陈道临闷闷道:“我听说你现在应该是人在西北,怎么这么悄无声息的跑来了帝都?”

    说到这里,陈道临略一思索,道:“也对……帝都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这位郁金香家的大老板出面来稳定局面倒也是应该的。不过眼下这局势,你应该是很忙才对吧。怎么会有兴致跑到魔法学院里来吓唬捉弄我?”

    杜微微缓缓走上前几步,就站在了陈道临的身边,和他并肩而立,远眺湖面。

    此刻威风抚过,轻轻扬起了杜微微的秀发,有几缕长发飘到了陈道临的面前。抚过他的鼻尖。陈道临隐隐的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也不知道是这位女公爵用的什么高级的香水,还是女孩儿家天生的体香……

    杜微微和自己站的很近,近到达令甚至可以清楚的听见杜微微轻柔的呼吸。

    忽然之间,陈道临心中生出了一丝荒唐古怪的绮念来,忍不住悄悄侧过脑袋来,偷偷的瞟了杜微微两眼。

    从侧面看去,杜微微的脸庞弧线非常优美,脖子颀长。而胸前那凸起的饱满曲线,更是让陈道临看了一眼,就忍不住脸上发红,赶紧扭过头去。

    他自己心中都不由得觉得奇怪起来:以往自己和杜微微多次打交道,因为知道这个女人是个百合。所以即便杜微微相貌再美,可自己从来都是把她当男人看待,怎么今天却居然如此神驰神摇?难道是撞邪了么?

    “咦?你脸怎么红了?”杜微微看着陈道临,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呃……”陈道临故作镇定,咳嗽了一声:“湖边呆久了,冷风吹的。”

    “哦?那么你刚才为什么偷看我的脸?”

    “呃……那是因为好久不见了,处于朋友的关系。看看你气色如何,是不是瘦了。”

    “哦,原来是朋友的关心啊。”杜微微笑容更古怪:“那么请问这位‘好朋友’,为什么还要偷看我的胸呢?”

    “噗!”

    陈道临自己被自己的口水差点呛死!

    他猛烈的咳嗽了几声。指着杜微微,心中发虚,却大声叫嚷道:“你你你你别胡说八道,谁偷看你胸来着!”

    杜微微眯着眼睛在笑:“难道没有人教过你一个道理么?女孩子对男人的眼神是十分敏感的。尤其是男人偷看自己胸部的眼神,哪怕只是瞬间的功夫。女孩子都能察觉到的。”

    “我我……我……”陈道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最后他恼羞成怒,喝道:“你……你一个百合,你喜欢的是女人!老子看你胸有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哦,你也知道我喜欢的是女人啊。”杜微微神色镇定,从容不迫的又是一笑:“既然如此,我怎么听说了某个‘好朋友’接受了皇帝陛下的一个特殊的委托,还说什么‘为了帝国的希望,为了千千万万的子民热切的期盼,为了让那个荣耀伟大的名字继续伴随着帝国传承……为了这所有一切崇高的目标!’,要来追求我这个郁金香公爵呢?”

    “你你你你你你……”陈道临这一下脸色都白了,随即又猛然涨红,此刻双腿一软,差点没坐在地上!

    这话是当时皇帝和自己私下里说的,这等隐秘的言语,怎么会落入这个女人的耳朵里!而且居然还是几乎一字不差的复述了出来?!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简直太可怕了!

    连皇帝和自己的私下交谈的内容,她都能窥探打听到!!

    “好了,吓成这个样子做什么,难道我会吃人么?”杜微微莞尔一笑,伸手扶了一把有些踉跄的陈道临。

    陈道临却飞快的缩了缩手臂,不敢和这个女人有什么肢体接触。

    “怎么?你就这么怕我么?”杜微微眯起眼睛来,笑的很是古怪。

    “我……”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才苦笑道:“这个……这个要求的确是皇帝提出来的,不过我可没答应啊。”

    “你没答应自然是很好的。”杜微微点点头,轻轻笑道:“你若是当时不自量力,为了讨好皇帝,连这种荒唐的事情都敢答应的话,早就被我扫出帝都去了,哪里还容你像今天这样快活。”

    陈道临连连摇头:“我哪里有这么蠢。你我也算是朋友,甚至曾经是情敌。你对我也算是很不错的,我怎么可以用那种轻佻的态度来对待你。”

    杜微微抿嘴一笑,看了一眼陈道临,忽然道:“说起来,我那位皇帝侄子倒是有一条说对了。我生平所结识的男子,你的确是让我格外赏识的一个。这么想来,我反正将来总是要结婚嫁人的。与其随便找一个面目可憎的,倒不是找一个看得顺眼之人。你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妨可以试试。反正不过就是一个夫妻的名义,到时候婚后,你我两不干涉,你外面找女人也好,养情人也罢,哪怕把你的精灵小情人直接带在家里住,我也都不管你。只要对外的时候。把门面撑住就行了。”

    这几句话说下来,陈道临忍不住心中一动……这个杜微微无论是相貌地位,都是这世间顶尖一等一。此刻站在自己身边,如此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居然亲口对自己说出愿意委身的话语来。叫陈道临心中如何不心跳加速?

    也真是见鬼了,今天怎么自己面对这个杜微微,如此新潮难平?只觉得看她怎么看怎么顺眼,说话的声音也仿佛比从前好听了数倍,就连轻轻的呼吸声,都能引得自己心痒难搔。

    这不是撞邪是什么?!

    陈道临用了很大的毅力,才用力扭过了头去不看杜微微的眼睛。深呼吸了几下,才摇头道:“算了吧!你这样的女人,哪里肯真的和男人亲近……”

    “又不是真做夫妻,只是一个名义罢了。你若是想占我便宜。动左手斩左手,动右手斩右手!”

    “咦?可你将来总是要有一个后代来继承家业的吧?没有……那种事情,孩子从不会凭空从天上掉下来吧。”

    杜微微笑的双眼眯成了一线,看了看陈道临:“哦?这么说来。你仿佛倒是真的想过这件事情啊?”

    “没有!绝对没有!”陈道临拼命摇头。

    杜微微这才收起了笑容,认认真真的看了陈道临两眼:“但愿你说的是真话。”

    说完。她缓缓走到一旁,坐在了方才陈道临钓鱼的那个小凳子上。

    杜微微走开,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自己头脑一清醒,方才那种头昏脑胀,面红心热,心驰神摇的冲动,顿时一扫而空。再看杜微微,方才那种让自己莫名心动的感觉,也仿佛消失不见了?

    陈道临揉了揉眼睛,心中古怪。

    不过他毕竟也是魔法师,略一思索之后,顿时就反应了过来,瞪着杜微微,惊呼道:“啊!你!你!!你刚才对我用了‘魅惑术’!!!”

    杜微微抬头一笑,看着陈道临:“你这才反应过来么?哼……听说你实力进步不少,我看倒也平平。我今天走到距离你三步的地方你都不曾发觉,对你用了魅惑魔法,你这个帝都的新晋魔法天才却茫然不知,若是敌人的话,你不知道早死了几百回了。”

    陈道临站在那儿,呆了一呆,才摇摇头,走了过去,皱眉瞧着杜微微:“我说,你的是郁金香女公爵,郁金香家的大老板,跺跺脚帝国就要颤抖的大人物。眼下帝都一团乱,你这位大佬跑回来,不去见皇帝,不帮着皇室收拾局面,却跑来魔法学院里戏弄我,难道很有意思么?”

    杜微微沉默了会儿,摇头道:“我来帝都,皇帝不知道。”

    “不知道?你悄悄回来的?”陈道临问道。

    “……”杜微微又想了想,笑道:“或者说,我这次回帝都,不想让人知道。所以,即便皇帝知道了,他也会装作不知道。”

    这话有些绕,不过幸好陈道临不是笨蛋,略一思索,就明白了杜微微的意思。

    不过他心中却更是费解。

    郁金香家族不是一直都鼎力支持皇室的么?眼下皇室遇到这么大的事情,和教会斗争越来越激烈,这个时候,杜微微身为郁金香家族的领袖,为何不出面公开支持皇室呢?

    而就在陈道临陷入沉思的时候,杜微微却忽然站了起来,伸出右手来轻轻搭在了陈道临的肩膀上。

    她脸上之前那嬉笑的模样此刻都收敛了起来,神色很严肃,眼神也很认真,沉声道:“达令,我今天是特意来见你的。作为朋友,我有一句忠告和很认真的建议。”

    “什么?”陈道临看了一眼杜微微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你……暂时抛下帝都的这些事情,立刻动身跟我去西北吧!!”

    “……啊?”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