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三章 【历史的问题】(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看着陈道临目瞪口呆的样子,杜微微轻轻叹了口气。陈道临的脸色渐渐严肃起来,他直视着杜微微的眼睛,皱眉道:“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因为……帝都不稳!”

    杜微微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勉强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帝都,不稳?

    这个答案看似没什么,可是陈道临却依然听出了其中的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他摇头道:“帝都最近的确不稳,皇帝遇刺,教宗退位,教会出现大地震……这些我都知道啊。可这和你要我离开帝都去西北有什么关系?”

    “……”杜微微看着陈道临,深呼吸了一下,她的眼神流露出一丝不满,皱眉道:“达令陈,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和我装傻?我不信你这么聪明的人,会嗅不到最近帝都的风声变化!”

    陈道临嘿嘿笑了笑。

    他的确是察觉到了什么。

    自从皇帝遇刺,自己救下蓝蓝,又被蒙托亚劫持……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就已经隐隐的猜到了什么:刺杀皇帝的人,并不止教会那一波!

    帝都风起云涌,而自己和皇帝走的很近,被皇帝赏识,这还罢了。可偏偏自己破坏掉了一次对皇帝的刺杀,而接下来自己在帝都就风生水起……陈道临隐隐的感觉到了这帝都的暗潮涌动。

    而皇帝建议自己“没事别出门”,这其实并不只是因为陈道临放跑了蒙托亚而勒令他闭门思过,更多的也是一层警告和保护他的意思。

    就连皇帝都让他最好远远躲开,可见这局面绝不是眼下能看见的这么简单的!

    但是此刻,就连杜微微都试图劝告自己离开——难道帝都的局面已经危险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陈道临想了想,疑惑的而看着杜微微:“你的意思是……帝都会有一场动乱?”

    “我什么都没说。”杜微微摇头。但是她随即叹了口气:“达令,我视你为友,绝不会害你的,你若是信我的话,就听我的劝告,暂时离开帝都吧。”

    “哈!被你这么一说,仿佛这帝都忽然变成了龙潭虎穴一般。”陈道临笑了笑,他忽然做了个鬼脸,笑道:“喂。杜微微,你不会是因为我公然挑战了你们捧起来的安东尼,所以才想把我哄走吧?”

    “呸!不识好人心的家伙。”杜微微啐了一口,横了陈道临一眼:“安东尼那种蠢货,我愿意的话随时可以再捧一百个出来!何况。郁金香工坊只是郁金香家族基业很小的一部分,郁金香工坊的利益并不能代表家族的态度。那个小子,你愿意折腾那是你的事情,我可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情来干涉你什么。”

    “哦?那么假如我联手了安古洛,在市面上把你郁金香工坊的生意打得一败涂地,你也不在乎么?”陈道临故意问道。

    “你这是小看我么?”杜微微瞥了瞥陈道临,不屑道:“我郁金香家族没那么小气!你以为已我郁金香家族的实力。若是想一统宇内,还有安古洛胖子的庞贝商会生存空间么?一个庞大的势力团体,若是没有外在的威胁,就会失去警惕感和紧迫感。从而失去进取心,慢慢的腐朽而崩溃!所以,你若是有本事把安古洛那家伙弄成我郁金香家族的强力对手,我反而会开心才对。近年来家族之中一股懈怠的风气越来越浓烈。我倒是很期待你们变成一把鞭子,在后面狠狠抽一下这些人。让他们清醒些,意识到还有竞争者的威胁,不能停下进取的脚步。”

    说到这里,杜微微傲然一笑:“先祖杜维就曾经有言说过:国无外患而恒亡!一个国家尚且如此,何况是家族势力?”

    “……”

    陈道临翻了个白眼,险些一口老血喷在杜微微的脸上!

    你先祖杜维说的?

    要脸不要!!

    这分明是孟子说的好不好!!

    杜维啊杜维,要脸嘛要脸嘛要脸嘛!!

    原句分明是“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啊!

    陈道临强行压下吐槽的冲动,勉强一笑:“这么说,你是不介意我把你的郁金香工坊打得满地找牙了?”

    “你若真有这本事,我还要谢谢你才对。费欧娜那个女人现在也越来越昏庸了,若是有人给她当头一棒,让她清醒一下也好。”

    “你……你就真的不怕郁金香工坊被我打得元气大伤?”

    杜微微傲然一笑,摆摆手,轻描淡写道:“不怕,我家大业大,亏得起。”

    “…………”

    陈道临无话可说了。

    家大业大,亏得起!

    这话说的何其的狂霸酷拽,简直碉堡了啊。

    不过转念一想,人家的确有说这话的底气啊!

    想想,杜维仅仅在罗林家族城堡的书房地下密道里,就藏下了那么多海量的财富!那么郁金香家族自己,天知道他已经积攒了多少惊人的财富!

    “好了,不和你说笑了。你到底愿不愿意和我去西北。”度微微叹了口气,皱眉道:“你若是不愿意加入郁金香家族,也可以只是去西北暂住些日子,你和安古洛的生意,可以等将来局势稳定了,你回帝都再来搞就是了。至于你弄的那个什么原力之剑,迟上一年半载再弄,也没什么吧。”

    杜微微三番两次劝说,陈道临也终于严肃认真了起来。

    他看着杜微微,低声道:“局面……已经严峻到了这种程度了?”

    “倒也未必,只是……这次的事情,连我都看不透。”杜微微摇头:“我总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可教会不是已经被陛下压服了么?”

    杜微微不满的看了陈道临一眼:“你总喜欢这么和我装傻么?小心扮猪吃老虎扮多了,自己真变成猪!”

    顿了顿,看着陈道临讪讪的表情,杜微微才道:“我就不信你没看出来。刺杀陛下的势力,可不止教会那些蠢人。”

    “……好吧。”陈道临无奈的点头,然后他忽然眼睛一亮:“你知道另外那拨刺杀皇帝的人是什么来路?”

    这句话才问出来,陈道临就后悔了,险些没气的扇自己耳光!

    好奇心害死人啊!自己好端端的多这么一句嘴干什么!

    这种大事,寻常人沾染上一个不小心的话就是家破人亡的下场!自己躲还来不及,又什么好问的?

    杜微微似笑非笑看着陈道临:“哦?你真的想知道?”

    “不!不想知道!你还是别告诉我吧!”陈道临赶紧改口。

    “晚了!现在我憋得难受,偏偏要说,你不听都不行!”杜微微横眉竖眼。

    “…………你到底是郁金香公爵还是坑人公爵啊!”陈道临惨叫。

    杜微微笑看着陈道临。仿佛这个家伙在自己面前越吃瘪,她自己心中就越发的愉快。虽然她也清楚,这家伙油滑得很,这模样多半是装出来哄骗自己的。

    “好了,别做出一副胆小懦弱怕死的模样。我可知道你胆子大得很!”杜微微哼了一声:“你若是胆小的话,也不敢公然放掉刺杀陛下的钦犯了,蒙托亚和蓝蓝都给你放掉了,你事后还敢跑去皇宫里请罪,就是料定了皇帝不会杀的,对么?”

    “……当然了!我当然是料定了皇帝不会杀我,我才回去的!不然的话。我早他妈撒丫子远走高飞了,还跑回去做什么?”陈道临缩了缩脑袋:“我可活得正滋润,还不想这么早就死掉。我还有美女没娶,豪宅没住。高官没做,月票没求,稿费没拿……”(咦?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在里面?)

    杜微微无奈的瞪了瞪陈道临:“所以我就说你这家伙是天底下最无赖的东西,胆大包天却偏偏又怕死得要命。明明满肚子奇怪的本事却偏偏喜欢玩什么扮猪吃老虎的把戏。猥琐起来让人恨不能伸脚踹你,可发疯起来却能将天都捅个窟窿!”

    “喂!说话不要太过分!我什么时候把天捅出窟窿了?”

    “拐跑李斯特家的大小姐私奔。不是你干的么?”

    “…………”

    两人又斗了几句嘴,杜微微才觉得心中松弛了许多,原本这次回到帝都以来一直压抑着的心情,也畅快了不少,长长的松了口气,看着陈道临,笑道:“好了,不和你斗嘴了。我只告诉你,教会这次算是走了霉运,他们和谁合作不好,却偏偏找上了一伙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这世界上还有比神棍们更吃人不吐骨头的人么?”陈道临笑了笑。

    “反正这事情其实也不算秘密,你也不用担心知道了会被灭口啦。”杜微微笑了笑,然后她才收敛起了笑容,沉下声,缓缓道:“你可知道‘奥古斯丁’这个名字?”

    陈道临怔了怔,随即苦笑道:“我就算不怎么聪明,可也总不是聋子吧。”

    开什么玩笑,在罗兰帝国谁不知道“奥古斯丁”这个称呼?

    准确的说,这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姓氏——罗兰帝国的皇室之姓!

    就如同宋家皇帝姓赵,明朝皇帝姓朱,满清鞑子姓爱兴觉罗,呃……棒子的胖子王朝姓金,金大胖金二胖金三胖……

    罗兰帝国的皇室,便是姓奥古斯丁。

    “这个姓氏怎么了?”

    杜微微苦笑,然后叹了口气:“这事情说起来,祸根还是从我先祖杜维那一代埋下的。”

    说到这里,顿了顿,她目光闪动,看着陈道临:“你应该读过《大陆通史》,可记得其中一篇《摄政王传》?”

    “读过。”陈道临点点头:“就是那个虽然不是皇帝,一辈子掌权却不曾加冕为皇,可死后却依然被认为,虽无皇帝之名却有皇帝之实,所以还是被列入了皇帝传纪之中的,唯一的一个没有称帝的君主吧。”

    “是的。”杜微微点头:“这位摄政王,是和我先祖杜维同时代的杰出人物。不……甚至可以说。就连我先祖杜维都曾经有言说过,这位摄政王是我生平仅见的惊才绝艳之人,先祖还说过,若是说他这一生有什么真正的让他敬佩甚至是有些忌惮的对手或者朋友,就是这位摄政王了。”

    陈道临想了想,没说话。

    他读大陆通史并没有太用心思,不过是为了了解这个世界,而粗略的读了一些罢了。

    他依稀记得,这个摄政王的大概生平。似乎是通过政变上台,政变的过程里用高明的手段弄死了自己的哥哥,然后软件了自己的父皇,以摄政王的名义把持了帝国的权柄。

    虽然手段有些……但是因为据说他的父皇是一个出名的昏君,而他上位之后帝国在他的治理之下终于出现了中兴的气象。所以民间对他的口碑却是十分好的。

    而最最重要的是……

    如今在帝国大名鼎鼎首屈一指的顶梁柱豪门郁金香家族,就是这位摄政王封的!

    也就是说,穿越前辈杜维同志,就是在这位摄政王的手下发家致富的……

    这个摄政王在位的时候,杜维还只是一个郁金香公爵,虽然大红大紫,但依然还只是俨然一副“名臣”的姿态。

    而两人亲密合作。数年之内将帝国整理得国立日渐昌盛,为后来和异族的战争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而且,就连第一次和异族的战争,也是在这位摄政王的统治期间进行。并且取得胜利的。

    然而,之后的事情……

    这位一代英主却气运不济,早年英逝。他一辈子不曾加冕为皇帝,只是以摄政王的身份执政。

    后来他的儿子继承了皇位。结果才三年就不幸被刺身亡。

    而随后,在郁金香公爵杜维的全力支持之下。将摄政王的女儿卡琳娜拥立为了女皇。

    而再后来,杜维又娶了女皇为妻子……

    ……

    “当初拥立卡琳娜女皇继位是一件逼不得已的选择。”杜微微叹了口气,低声道:“那位摄政王只留下了一儿一女,他的儿子继位三年就死了。而当时的皇位空了出来,情况就很复杂了。

    虽然皇室还有其他的旁系血脉存在,而适龄的人也有比卡琳娜更适合的——当时的卡琳娜才不满十岁。

    但是要知道的是,摄政王当初是靠政变上台的!所谓政变,自然是压制了皇族的其他血脉势力。而当是帝国的重臣,都是摄政王留下的那一派掌权。

    所以,若是立了其他皇族旁系血脉的人来当皇帝,一来担心当时的帝国重臣会不安,二来,也担心皇帝成年之后会清算当初政变的旧账。

    所以,为了安抚人心,也为了帝国稳定,只有让摄政王的后代继承皇位才是最适合的。

    所以,先祖杜维就力主让年纪才十岁的卡琳娜公主继位为女皇,这一决定也得到了帝国当时大多数重臣的一致认同——所有反对的人都被清洗掉了。

    再后来,卡琳娜女皇成年之后,我先祖杜维经过方方面面考虑娶了女皇为妻子。”

    “喂!这话说的太无耻了吧!”陈道临忍不住吐槽道:“娶一个女皇,而且还是从幼女开始养成的!这种事情换别人早就偷笑得连觉都睡不着了!你还说的好像你家那位先祖很吃亏很不情愿的样子!还‘方方面面考虑’……”

    杜微微脸一红,苦笑道:“其实……一来因为卡琳娜女皇原本在当公主的时候,是师从我先祖的,对先祖早就情根深种,再不肯嫁给旁人了。二来是女皇成年之前那些年,都是我先祖执掌帝国权柄,大权在握,威势几乎已经凌驾于帝王之上。而帝国不少贵族和重臣,都很担心我祖父会进一步干脆篡位自立为皇,改朝换代。所以,为了照顾方方面面的情绪,我先祖娶了女皇为妻,是一个最好的局面。”

    “而接下来,你先祖和女皇生下了后代,就代表了两家的共同利益登上皇位。也等于是……郁金香家族和皇室有了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了,对吧?”陈道临笑道。

    “是的。”杜微微点头:“但是……这貌似皆大欢喜的局面,却总有人不满的!”

    陈道临眼神一动:“你是说……皇室的其他旁系?”

    “是的。”杜微微再次点头:“那些……号称‘真正的奥古斯丁’的家伙。”

    ……

    真正的奥古斯丁。

    这个说法十分奇怪。

    但是最早出现这种说法的,其实是在史学界。

    因为卡琳娜是一位女性皇帝。所以她和杜维结婚,生子,立为皇储。

    而虽然为继承皇位,女皇生下的儿子不能随杜维姓,也不能进郁金香家族族谱。只能随着女皇姓“奥古斯丁”!

    但是,毕竟随母姓这种事情,在法理上虽然是具备合法性的。但是在继承优先权上,就不那么叫人信服了。

    对于很多真正的奥古斯丁家族的后裔而言,他们会认为:奥古斯丁家还有男丁存在!为什么要把皇位传给一个外姓人?!

    是的!外姓人!

    自从女皇和杜维的儿子被立为皇储的那一天。皇族奥古斯丁一脉的旁系,就有人开始在背后这么称呼那位皇储。

    在这些人看来,杜维和卡琳娜女皇的后代,根本不能算是真正的“奥古斯丁”!而是彻头彻尾的外姓人。应该是算作郁金香家的后裔。

    其中一些激进和偏激的分子甚至私下里宣称,这是郁金香家族利用这种手段。偷窃走了属于奥古斯丁家族的皇位!

    这种说法,甚至在史学界也颇有市场。

    从纯碎的血脉伦理来看,这种说法的确有些道理。

    在奥古斯丁家族还有正统男丁后裔的情况下,用一个外姓改姓的后代来继承皇位,这的确是一种僭越。

    不过考虑到当时帝国的军政局势,这种事情也是别无选择。只有一个郁金香家族和皇室双方都认同的后代继承皇位才能得到帝国当时的军政要人方方面面的认同。

    至于皇室的那些守旧派,也就只好无人问津了。

    但是对于这些真正的奥古斯丁家的后裔而言。他们却从此而心怀怨恨。

    因为他们认为,杜维和女皇的后代,是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的皇位。

    他们更认为,罗兰帝国的“奥古斯丁王朝”。其实已经名存实亡!

    因为后来继位的几代皇帝,都是出自于郁金香家族的血脉的外姓人!

    甚至还有一些偏激分子,背后宣称台上的皇帝是“篡位者”。

    这样的人,还不在少数。

    ……

    “其实昔年先祖。根本就不贪图皇位!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并不打算让自己和女皇的后代来继承皇位!要知道。先祖根本就是完全有机会自己自立为皇的!以先祖当时在帝国的威望,一呼百应,军队和民间都是极度崇拜他!只要他愿意当皇帝,只要伸伸手指,就能做到。”杜微微冷笑道:“可先祖却对皇位毫无企图,他甚至说过,当皇帝是这个世界上最辛苦最危险最无趣的职业。试想,连他自己都不愿意当皇帝,他又怎么会希望自己的儿子去当?只是当时迫于无奈,没有别的选择罢了。若是选了旁系血脉的人上台,就会引发帝国内部不稳。”

    “这个我明白。”陈道临点头。

    “而一旦先祖和女皇的后代被立为皇帝,这一步迈出,就再也收不回来了。皇帝这种位置,上位之后,就再也下不来的。哪怕是你自己心甘情愿退位让给别家,别的皇帝上位,第一时间就是要清洗旧皇势力!而杜维的后代,也就一代传一代,一直把皇位坐到了今天。”

    说到这里,杜微微苦笑道:“而就在百年前,和兽人异族的战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帝国的局势从战争归于和平建设时代。整个帝国欣欣向荣,帝国的国策也从战争过度到了和异族的长期对峙阶段。在接下来的几代人,都把和平发展作为帝国的首要国策。而在这个时候,随着上一个时代的英雄人物们渐渐逝去,后来的皇室,为了收买人心,也为了平息皇室内部的不满。更重要的是,皇帝已经坐稳了皇位,而局面又出现了改变。皇室不可能永远只靠着一家来维持自己的统治,皇室必须要团结所有的皇族才行。而这个时候,奥古斯丁一脉的旁系,也在皇帝的拉拢团结的目标之内。

    为了彰显皇帝皇家的气度,也为了显示皇家并不是刻薄寡恩,也为了平息一些民间不好的口舌流传风评,所以后来的皇帝,对这些奥古斯丁一脉的旁系,都十分优待。

    原本是期待以种种优荣,化解这些人心中的不满和怨愤,渐渐的将他们重新拉拢团结过来,紧密的站在皇室身边,融合成一个团结的皇族。

    所以,在几代皇帝,都致力于这种策略。

    于是,很多在杜维时代都已经退隐的奥古斯丁一脉的旁系家族重新站出来到了台前,再一系列的优荣政策之下,有的获得爵位提升,有的获得官位,获得权柄。

    总的来说,帝国在一定的限度之内,尽可能的给与了他们一些好处。

    这种策略,不能说完全失败。因为有一部分人,的确被分化掉了,拉拢到了皇室的身边。

    但是还有一批人,现在看来则是阳奉阴违,利用这种机会大力扩种实力,其实他们暗中对皇室的不满,对皇位的觊觎,却并没有消失。

    只不过,他们一直在隐忍,一直在演戏。

    不得不说,在很多时候,他们表演的相当出色,隐忍得也十分成功。

    随着这些奥古斯丁旁系血脉的势力表现得越来越顺从,而几代皇帝对他们的警惕心也在渐渐下降。

    最重要的是……这个时候,皇室和我们郁金香家族也出现了矛盾。

    你应该明白,虽然有着共同的血脉,但是任何一个皇帝都无法容忍自己帝国内有一个如同郁金香家族一般的庞然大物存在,分掉属于皇帝的权柄。

    所以,哪怕是为了巩固皇权,皇帝都会不自觉的渐渐压制郁金香家族,然后壮大自己皇族的力量。

    这个时候,很多奥古斯丁旁系的家伙,都是在这一时代得到了充足的发展,以至于渐渐的形成了一些气候。

    他们一直在等待,一直在忍耐,等待着属于他们的机会。

    也许,如果不出现好的机会的话,也许再过几十年,再过一两代人,那么这些所谓的以“真正的奥古斯丁”而自居的旁系皇族,就真的会被彻底同化掉,消失掉,时间的长河会慢慢磨灭掉他们的野心和不满以及怨愤。

    但是偏偏,就在这一代,出问题了!

    一个巨大的机会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个机会让他们重新看到了希望,重新看到了机会!他们忽然发现,原来,他们距离那个九五至尊的宝座的距离,并不像是想象之中的那么遥远!”

    杜微微说到这里,看了陈道临一眼。

    陈道临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你说的是,当今的皇帝陛下……无后?”(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