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九章 【兄弟倪墙】(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第两百四十九章【兄弟倪墙】(二合一)

    (二合一,六千字大章节)

    阿克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道临顿时眼角就一抽。

    旁边的奥格瑞玛伯爵也略有些诧异,好奇道:“咦?阿克尔,难道和卡门院长是认识的?”

    阿克尔.罗林淡淡一笑,坦然道:“不错,是旧识。”

    他说很简单干脆,不过这样场合和他们两人的身份摆在这里。旁人也不会来追问。倒是只要略一想想,卡门院长和郁金香家族的关系颇深,而罗林家和郁金香基本等同于血缘兄弟的关系,两人之前就认识,倒也并不奇怪。

    只是阿克尔.罗林出生于罗林平原,之后就一直在各地四处任职,从他的履历看来,却从来没有在帝都任职过。

    看了看周围的人,阿克尔淡淡一笑,随口解释道:“我年少时家人也曾经让我进魔法学院进修,可惜只是短短半年,就因为没有天赋而退学,转入了军事学院,当年卡门院长也还在魔法学院求学,我们便是那时候认识的。”

    说着,他又深深地看了卡门一眼,叹了口气:“这么一晃,已经几十年过去啦。一别经年……”

    卡门的神色依然冷峻,看不出丝毫变化,闻言也只是略点了点头,淡淡道:“阁下如今已经贵为帝国中将,军中栋梁,可喜可贺。”

    阿克尔的脸色似乎有些古怪,皱眉看了看卡门,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光芒,随即也笑了笑:“想不到今日在这里能见到您,奥格瑞玛伯爵大人不曾告诉我您会出席,对我来说可是一个惊喜呢。”

    说着。他看着卡门的眼睛:“故人重逢,今日一定要和卡门院长好好的喝几杯。”顿了顿,他仿佛眨了眨眼睛,笑道:“苏莉,你可别拒绝,我记得当年你可是酒量很好的。”

    卡门仿佛皱了皱眉,看了一眼阿克尔,然后居然点了点头。

    旁边的奥格瑞玛伯爵眼看他们是旧时,以为他们自然有叙旧的话要说。随意说笑了两句,就笑着走开了。

    等旁人离开,阿克尔的眼神看向了陈道临,笑道:“这位是?”

    “达令陈。”陈道临不等卡门介绍,就主动开口微笑。颔首示意:“魔法学院任职。”

    阿克尔的神色一凛,表情也重视了许多,笑道:“原来您就是达令陈法师,我倒是听说我那位未来女婿也是您的门下。”

    卢修斯?

    陈道临反应了过来。

    卢修斯那个小子可是和罗林家的那位盲眼小姐有婚约的,那位盲眼小姐可不就是这个阿克尔.罗林的女儿么!

    一想到这里,陈道临不由得有些脸红起来。

    自己当初和卢修斯还有罗林家的那位吉尔小姐一起坐船来帝都。当时自己还对吉尔小姐承诺过,自己可以治好她的眼睛。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准备。

    可自己来到帝都之后,一件事接着一件事情,让自己应接不暇,哪里还有精力记挂这件事情。

    况且那个吉尔小姐。陈道临对她的感官实在不怎么样,只觉得这样的女人绝非卢修斯的良配,所以心中潜意识就对这件事情有些不太情愿。卢修斯那个小子,在前几个月还经常在自己面前晃悠。试图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了给他的未婚妻治眼睛。

    但是要治疗吉尔的眼睛,陈道临就得把“五行微义”的法术练通才行。这事情也急切不得,所以就这么一直拖了下来。

    可不管怎么说,自己毕竟是答应过人家的。眼下人家的父亲站在了自己面前,倒让陈道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达令哥倒也算是个做事很光棍的人,听了阿克尔的话,就叹了口气:“不知道吉尔小姐的眼疾最近如何了?”

    “承蒙您关心,小女的眼睛还是老样子,不过倒也没怎么恶化。”阿克尔笑了笑,沉声道:“小女和卢修斯都说过,您有把握能治好她的眼睛,这件事情我也是刚知道不久。身为人父,我一直想找个机会能当面对您表示感谢!小女命苦,年幼失明至今,我这做父亲的却一直不能在她的身边照顾,实在是……”

    陈道临不由得脸上微微发热,苦笑道:“将军大人客气了。吉尔小姐的眼疾,我虽然已有治疗的方案,但是却还要做些准备,一时之间还难以立刻展开治疗,倒是让小姐苦等了这么久……”

    “哪里的话!”阿克尔正色道:“小女眼疾已经多年,多少名医和帝国法师都看过,束手无策,唯独您给了她一线希望。我自然之道旧病缠疾,不是急切之间能驱除的,哪里会急于一时。对您的援手只有感激之情,绝无他念!将来不管您能否治好小女,这份义举,都会让我一直感激的!”

    这话说的极有气度,让陈道临心中对这个阿克尔将军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好感来,当下就点头道:“将军放心,吉尔小姐的眼疾,我也有七八分把握,现在迟迟不动手,只是因为我还要做些准备,一旦做好准备,我一定尽力让吉尔小姐重见光明。”

    阿克尔大喜,他立刻从身边的侍者手里拿过两杯酒来,亲手递给陈道临一杯,正色道:“身为人父,一定要敬您一杯!达令法师,今后您就是我罗林家的朋友!”

    说着,他一仰头,一饮而尽。

    这已经算是表现出对陈道临格外的礼敬了。

    罗林家族可不是一般的豪门世家,乃是郁金香家族的血缘兄弟。而阿克尔自身又是掌握重权的统兵大将,未来的罗林家族长,身份是何等的尊贵。陈道临虽然名气甚大,但是身份和他还差得太远。此番这位帝国中将主动敬酒,已经算是将姿态摆的很低了。

    陈道临也一饮而尽,阿克尔随即对他善意的笑了笑:“过些日子便是小女成人礼暨与卢修斯的订婚仪式,您是卢修斯的老师。届时可一定要到场出席,我再与您痛饮几杯。”

    这番表现已经给足了陈道临面子了。随即阿克尔又看了看卡门。

    方才他和陈道临寒暄的时候,卡门就在一旁不言不语,神色依旧是冷淡而平静。阿克尔再看向卡门的时候,苦笑了一声:“苏莉,多年不见,你依然是容颜依旧,而我,却已经老啦。”

    说着。他又端起一杯酒来:“昔年旧识,如今已经很难再聚首。我敬你一杯!”

    说完,一饮而尽。

    卡门默默端过一杯酒,然后喝了下去。

    一杯下去,卡门面不改色。看着阿克尔,缓缓吐了口气:“雷神之鞭驻扎城外,何等重任。你这样进城难道不怕出事么?”

    阿克尔一呆,似乎没想到卡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摇摇头,皱眉道:“苏莉,你何时也开始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了?”

    卡门淡淡一笑:“雷神之鞭这次移师帝都勤王。最近局面何等微妙,将军大人更应该置身事外,不可轻易踏足帝都才对。这么公然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难道不怕有心人做文章么?”

    阿克尔的神色越发古怪。不过随后他傲然一笑:“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陛下知我甚深,旁人若想做文章,只怕就想错了主意!”

    卡门摇头。语气依然冷淡:“局势难测,将军大人还是小心些好。”

    陈道临站在一旁。只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隐隐的有些古怪。

    阿克尔明显和卡门之间颇有渊源,而且交情应该不错才对。可偏偏阿克尔直接称呼卡门的本名“苏莉”,但是卡门却依然一副冷峻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每一句话都必称对方“将军大人”,显得泾渭分明。

    果然,阿克尔神色隐隐一变,深吸了口气:“苏莉……你一定要对我用‘将军大人’这样的称呼么?”

    “尊卑有别,礼不可废。”卡门依然一板一眼的回答。

    阿克尔的眼神有些郁闷,仿佛想说什么,但是却先下意识的看了陈道临一眼。

    陈道临自然很有眼色,眼看这样的场面,立刻就笑道:“院长,我肚子有些饿,先去那儿弄些吃的。”

    说着,他一指远处的餐桌,然后笑着走开。

    陈道临一路走到餐桌旁,随意挑选了点食物,虽然这样的宴会,食物自然是精美昂贵,不过陈道临却是食不知味,只是远远的看着卡门和阿克尔两人,心中暗暗的揣测。

    阿克尔和卡门就站在那儿,仿佛交谈什么。陈道临可没有胆子释放精神力去偷听——卡门院长的魔法实力可以完爆自己几条街。

    只是看着阿克尔和卡门之间那奇怪的态度,就不禁让陈道临浮想联翩了。

    难道……这位阿克尔将军,是卡门的老情人?

    不对不对……看卡门冷漠的样子,大概是当年阿克尔爱慕卡门而不得吧。

    心中这般揣测,陈道临胡乱吃了些食物,然后眼睛四处打量周围的这些来宾。

    就在这时,忽然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达令!哈哈,我还在想,今晚这样的场合说不定就能看到你这位帝都红人呢。”

    陈道临转过身,就看见一个大脑袋,锃亮的脑门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真是那位比利亚伯爵,罗斯阁下。

    两人虽然相识不久,但是却颇为投契,当初在拍卖行的时候罗斯就出力帮助过自己,后来还派了他自己的护卫护送自己回学院,半路遇到蒙托亚的截杀,罗斯的护卫死伤不少。说起来,自己还欠了他一份大大的人情。

    事后陈道临回到帝都之后就被陛下勒令回学院闭门思过,也曾经派了手下达格利什送了一封信给罗斯表示感谢和歉意。

    这家伙倒是丝毫不介意,相反还派人给自己送了一次礼,说是庆贺无双坊开业。

    今天在这里,算是两人第二次见面了。

    眼看罗斯在这里,陈道临顿时露出了真心的笑容来,哈哈大笑着走了过去,和罗斯对视了一眼。也不行礼,直接互相拥抱了一下。罗斯看了看陈道临,笑道:“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你最近风头正劲,今天又这么刻意打扮一下,果然不同凡响。我方才远远看见你,还有些不敢认呢,只当是帝都哪一家的年轻才俊。”

    陈道临哈哈一笑,看了看自己这一身精心挑选的衣衫。道:“这衣服穿得十分憋闷,倒不如法师袍来得宽松。”

    罗斯和陈道临说笑了两句,也抬头看了看远处的阿克尔和卡门,皱眉道:“达令,你和罗林家的关系很好么?”

    “不算很好。不过卢修斯是我的徒弟,所以算是有些渊源吧。”

    罗斯叹了口气,欲言又止,不过终于还是苦笑一声,含糊道:“近来风声古怪,这位阿克尔将军来到帝都,只怕不知道多少人心中暗恨。你还是别和他走得太近为好。”

    “嗯,我明白。”陈道临点头。

    他自然知道,阿克尔的雷神之鞭军团第一师团,是皇帝特意调回帝都的一把锋利的屠刀!用意就是震慑目前帝都的暗潮涌动。威慑那些宵小。而这把屠刀最后会落在谁的身上,谁也不知道。

    但可以确定的是,不论是教会方面,还是那些“真正的奥古斯丁”。肯定都是对这位阿克尔,恨得牙痒痒的。

    “说起来。今晚这宴会,到底是为什么举办的?”陈道临道:“在这种微妙的局势,还举办这种规格的宴会……”

    “可不是么。”罗斯哈哈一笑,侧头低声笑道:“你看这些来宾,有亲教会的,有亲军方的,还有亲皇室的,你看见那些在角落里的家伙了吧……那是一些喜欢自称‘真正的奥古斯丁’的家伙,这些家伙你最好不要招惹。你看这些人,彼此立场迥异,虽然心中恨得几乎要打出人脑子,可脸上却依然做出一副和煦笑谈的样子来,也实在是难为他们了。”

    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看了罗斯一眼,低声道:“那么,你呢?”

    “我什么?”

    “你又是哪一方的?罗斯?”陈道临淡淡道:“亲皇室的?还是亲教会的?抑或是亲这些‘奥古斯丁’的?”

    罗斯一愣,他的眼神有些复杂,随即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陈道临的眼睛:“我么……我和你一样,哪一派都不是,闲云野鹤。”

    “哦?”陈道临有些不信。

    “我三岁受洗礼入教。”罗斯苦笑:“不过那是家中长辈安排的,我自己其实并不信教会那一套教义,但名义上却是信徒。十五岁进军事学院,算是被挂上了学院派的军方标签。我本身又是伯爵,是标准的传统贵族保守派一员,同时呢……我和几个‘奥古斯丁’的年轻小子私交不错。”

    说完这些,罗斯笑吟吟的看着陈道临:“你说,我是哪一派的?”

    陈道临呆住了。

    他实在没想到,这位罗斯的背景居然如此复杂!他居然把帝国的几个阵营的势力几乎都沾上了些关系!

    “所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哪一派的。”罗斯叹了口气,拿起一杯酒来喝了下去,笑道:“达令,听我的一句劝告……和罗林家距离远些!尤其是这个阿克尔.罗林。”

    “嗯……”

    看着陈道临依然还有些茫然的样子,罗斯叹了口气,干脆就拉着这个家伙走到了一旁。

    “你大概还不知道这个‘雷神之鞭军团’的来历吧?”

    陈道临摇头。

    “雷神之鞭军团,是一百多年前建立的军团。军团建立之初,对外的名义是为了抵抗兽人入侵而扩军新建的一支新军。”罗斯压低了声音:“但实际上,这支军团的建立,是当时在位的摄政王为了平衡帝国的权力倾斜,打压越来越势大的郁金香家族的杜维殿下而创建的新军。可以说,雷神之鞭,这支军队从创建之初,它的使命就是:对抗郁金香家族。”

    嗯?!

    陈道临一愣。

    忍不住远远的看了一眼阿克尔!

    他……可是姓罗林啊!罗林家不是郁金香家的血缘兄弟么,怎么会在雷神之鞭这支“对抗郁金香”的军队之中担任将领?

    ……

    “雷神之鞭的创建虽然是为了对抗郁金香家族,但当时的帝国领袖摄政王并不是个昏君,他这么做只是一种正常的帝王之术。这样的对抗,也只是停留在一定限度内。可是当摄政王去世之后,一些反对郁金香家的贵族聚集在了雷神之鞭的军团长身边。试图以武力来……总之,面对杜维那样的传奇天才,这些人的下场自然就不用我说了。

    不过杜维大人倒是当真是一代人杰,在他掌权之后,虽然清洗了那批反对者,可对于雷神之鞭这支军队,却并没有什么不公正的处理。

    恰恰相反,因为这是一支新军,建军之初。又是以对抗郁金香家为目标了,所以军队十分精锐,装备也都是帝国最好的。这样一支强军,杜维殿下认为荒废掉太可惜了,所以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而雷神之鞭。在后来的对抗兽人的战场上,也被委以重任,立下了赫赫功勋。

    等到战争结束之后,杜维殿下执政那段岁月,他非但没有打压雷神之鞭,反而越发的投入财力来栽培这支军队,渐渐的就把这支军队打造成了帝国的第一王牌强军!

    没有人知道杜维殿下这么做是为什么。

    不过。当杜维殿下和女皇的孩子诞生之后。立为皇储。杜维就直接让刚成年的皇储进入雷神之鞭军团之中任职历练。

    而这个时候,所有人才终于明白了,原来,这支‘雷神之鞭’是杜维留给皇储的最大的一份礼物。

    皇储毕竟也是杜维的儿子。虽然不算郁金香家的人,但毕竟儿子就是儿子。

    杜维殿下看的很长远,郁金香家自然有郁金香家的继承人,有郁金香家庞大的家业。但是皇储虽然有皇位。但要想皇位巩固,也需要掌握一定的力量才行。

    而‘雷神之鞭’。便是杜维一手打造出来,交给自己儿子,拱卫皇室的最强的一股力量。

    雷神之鞭在那些年里,一直被当做帝国的王牌军打造,无论是兵员素质,装备,训练,都是帝国最好的!

    可以说,在帝国一直公认,罗兰帝国最强大的两支军队。一支自然是郁金香家的私军,而另外一支,便是雷神之鞭!

    而随着一百年时间下来,郁金香家的后代为了韬光养晦,家族的私军规模已经逐渐削减,而雷神之鞭,却一直是几代皇帝牢牢把持的嫡系力量!

    一百年来,皇族的一个新的传统,便是每一任皇储,在成年之后都会到雷神之鞭军团之中任职历练一番!一方面是培养皇储的军略和能力,另外一方面,也是给皇储一个空间,让他培养和收拢下一批心腹班底。

    这样一来,雷神之鞭在帝国的所有军队之中,地位超然。然而,其中依然还有一个不变的责任,就是隐隐的和郁金香家的私军较劲。

    对于这一点,郁金香家的人很清楚,自家树大招风,一直都试图低调,但是雷神之鞭军中上下,一直都有着一个传统,就是要和郁金香家的私军分个高下,到底谁才是罗兰第一强军。

    双方多年来暗中较劲,也不知道有多少龌龊。

    可以说,雷神之鞭,是帝国的军队之中,唯一一支郁金香家族影响不到的军队。

    但是,当年,偏偏皇帝把阿克尔.罗林调入了雷神之鞭,这件事情,当时就曾经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轩然大波……

    难道说,罗林家族和郁金香家族,也要兄弟倪墙么?

    “罗林家……这么做……”陈道临皱眉。

    “人都是有私心的。就算是亲兄弟都有翻脸的时候,何况是几代人的远亲了。”罗斯叹了口气:“其实,说实话,罗林家的做法,我倒是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第一,他们也是为了自家的发展,毕竟能掌握军权,总是对一个家族的声势有巨大帮助。第二么,郁金香家族这几代人来,实在太不像话了。每一代家族掌舵人都会莫名其妙的退隐,这种做法看似潇洒不羁,其实却让诸多盟友和追求者无所适从。而第三点,却是最致命的!原本罗林家也不会自己去谋其兵权而将,但是偏偏郁金香家这一代的掌门,却是一位女公爵!这就不得不让罗林家生出别的心思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