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五十一章 【伏击】(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第两百五十一章【伏击】(上)

    陈道临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位刚来帝都的亲王,居然也知道了这件事情。旁边的罗斯也是一脸好奇:“是啊!达令,这事情我早就想问你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握赢下这场比试?我可是下了重注在你身上的!”

    陈道临笑了笑,看了罗斯一眼:“你对我这么有信心么?就不怕输钱?”

    “怕当然是怕的,但是大家是朋友,我总不好意思押你输吧!”罗斯哈哈一笑。

    希洛也流露出几分兴趣:“哦?看来这事情是真的了。既然如此,不如我也凑个热闹吧。”

    说着,他随意吩咐了一声,他这样的亲王身后一直跟着两名随从,听见呼唤,立刻赶紧凑了上来。

    “记下这件事情,明日一早,去押注一万金币,在这位达令法师身上。”

    随从立刻拿出本子来记下了,就又退到一旁。

    陈道临原本还想和这位亲王再聊几句,可忽然眼神不经意的一转,看见了在远处一个角落里,卡门院长一个人站在那儿。

    他心中一动,客客气气笑道:“殿下,伯爵大人,我还有些事情,先告退。”

    希洛和罗斯目送他离开,陈道临却已经飞快的走到了角落里,来到了卡门院长的面前。

    “院长?”

    陈道临看着卡门,发现卡门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角落里的一张酒桌前,卡门立在那儿,红衣飘飘。

    一旁的窗户被推开了,晚风从外面吹进来,将卡门的长发扬起。她凝视着窗外,面色平静如水。

    看上去仿佛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但是陈道临却发现,卡门的眼神里,隐隐的似乎有火星闪过。

    看的出来,此刻她的心境并不似脸上那般平静。更让陈道临诧异的是,卡门手里轻捻一支半空的酒杯,还有……面前桌上摆放的那长长的一排空酒杯。

    手中的酒杯半空,剩下的酒色碧绿,陈道临走到面前的时候,就嗅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

    他立刻辨认出来。这是“英雄血”。

    这是郁金香工坊酒庄出产的一等名酒,号称是罗兰大陆最烈的烈酒,入口辛辣,入喉如刀割,最是壮烈。所以号称“英雄血”,寓意着非英雄男儿不能享受这等辛烈!

    陈道临当初在冰封森林精灵部落,遇到郁金香商队的那个领队格颜的时候,曾经有幸喝到过这种酒。

    达令是个**丝男出身,从来只懂拼酒,不懂品酒。这酒的好坏他喝不出来,但是酒精浓度却是能辨认出高低的。

    这英雄血的酒精度数。绝对不亚于现实世界天朝的白酒。

    眼看着卡门面前桌上放着的长长一排空酒杯,也不知道她自己一个人喝了多少。陈道临粗略算了一下,如果这些酒杯都是卡门一个人喝掉的话,那么这个女人只怕已经灌下了接近一斤了……

    “院长……”陈道临叹了口气。走到了卡门身边,低声道:“您……”

    “怎么?”卡门回头,看着陈道临,眼神清澈而冷淡。她的面色依然那么苍白,丝毫没有半点酒色。语气也如往常般清冷平静。

    “饮酒伤身。”陈道临皱眉,犹豫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我听人说过一句话:借酒消愁,愁更愁。”

    “愁更愁?”卡门闻言,略一品味,然后仿佛笑了笑,看了陈道临一眼:“你哪里看出我心中有愁了?”

    说着,她又将手里杯中酒一饮而尽,轻轻放下:“别忘了,我是魔法师。这点酒,伤不得我。”

    陈道临叹了口气:“喝这么多酒,总有原因吧?”

    “……想喝。”卡门略一迟疑,轻轻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平静的看了看陈道临:“你能喝么?”

    不等陈道临说话,卡门已经飞快道:“不能喝酒,算什么男人。”

    说着,她已经转身走开,走向了宴会之中的人群,陈道临苦笑一声,只好在后面跟上。

    随后卡门在人群之中穿梭,陈道临跟在她身边。卡门又和几位帝都之中的权贵寒暄交谈了一阵子,这个女人喝酒起来果然豪爽——豪爽得几乎让陈道临都腿软!

    一杯一杯的英雄血,在她手里简直就如同白开水一样喝了下去,自始至终,她都是面不改色,走路也是又稳又快,眼神清澈。

    奥格瑞玛伯爵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了过来,和卡门说笑了几句,陪卡门喝了两杯,这老头子就已经不行了,满脸醉态,很快就被身边的人搀扶了下去。

    卡门一一应对着身边的宾客,酒到杯干,毫无半点迟疑。到了最后,眼看那时间已经到了午夜,卡门这才回头看了陈道临一眼:“走!”

    陈道临心中默默数了一下,这女人已经喝掉了十八杯英雄血。

    眼看卡门招呼自己,陈道临赶紧喝众人告辞,紧紧跟着卡门走出了宴会大厅。

    在门外台阶上稍等片刻,马车就已经缓缓行驶而来停下。

    站在门口等待的时候,卡门依旧神色从容,就连眼神都不曾恍惚一下,直到上马车的时候,陈道临跟在后面,才看见这位院长大人忽然脚下一乱,赶紧上去搀扶了一下。

    卡门豁然回头,眼睛冷冷的瞧着陈道临扶着自己的手,陈道临赶紧缩手,苦笑道:“大人……”

    “放心,我没那么没用。”

    上车之后,陈道临刚在卡门身边坐好,卡门已经飞快的敲了敲车厢,那个刀疤车夫立刻执鞭驾车,飞快离去。

    等马车走出来又一条街了,陈道临坐在那儿,有些紧张的看着卡门——他总觉得这位院长今晚的表现有些古怪,尤其是这么一杯杯的烈酒灌下去,居然看上去丝毫没有半点变化,却反而叫人有些不踏实。

    ……果然!

    马车还没行驶到帝都城门。陈道临就看见卡门原本白皙的脸庞,忽然一点一点的泛红起来,很快,那张脸就红得几乎要渗出血来一般!

    卡门的呼吸渐渐粗重,就连口鼻之中喷出的都全是酒气,小小的车厢里,顿时就弥漫着浓烈的酒精味道。

    陈道临心中不安,正要开窗透气,卡门却飞快道:“别开窗!”

    “啊?”

    “我让你别开窗!”卡门横了陈道临一眼。

    陈道临发现。这位院长的眼神,似乎也不如方才那么清澈了,眼神一点一点的恍惚了起来,渐渐的醉意浮现出来,就连看人都似乎看不直了。一双细长的眸子。水汪汪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达令,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

    卡门轻轻一笑,只是笑容却似乎甚是苦涩:“你可知道,我生平有一件无奈之事?”

    “……”陈道临不说话。

    卡门却低声道:“我……饮酒从来不醉!”

    陈道临不信。

    卡门的笑容越发苦涩,摇头道:“我一生钻研魔法,年轻的时候以身试药,早已经百毒不侵。诸多魔法药剂都对我无效,何况是小小的酒精。你刚才说,借酒浇愁,愁更愁。这话似乎很有道理。但浇愁,终归还是能享受到醉后的那片刻轻松安宁……可是对于一个连醉都醉不了的人来说,就是连浇愁的这一点轻松都享受不到!”

    “我……院长,您的话。我不懂。”陈道临苦笑。

    “我从小修炼的水系魔法,酒水入腹。片刻身体自然就有反应,将酒气从呼吸之间就排了出去,绝不会留存身体中。我从小到大,从未喝醉过一次!”卡门说到最后,却脸色越发的阴郁,一字一字道:“今晚,我想醉一醉!”

    陈道临眼神一变!

    酒气从呼吸之中就能排出去?

    这等水系魔法的研究程度已经看成登峰造极了吧?!这位卡门院长对水元素的操控,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了么?

    可是……

    看着卡门脸色越来越红,眼神越来越涣散,陈道临忽然之间明白了!

    她不让自己开窗,是想让酒气不散,而此刻,陈道临分明感觉到了卡门身上传来一阵一阵的魔力波动!

    “院长……您这是在……”

    陈道临清晰的感觉到,这车厢里原本浓烈的几乎叫人窒息的酒气,飞快的淡了下去!

    而卡门呼吸越发急促和沉重,就看见空气之中,仿佛有一丝淡淡的白线,被她从口鼻直接吸了回去!

    这女人……她居然是用这种法子来……

    求醉?!

    这简直是疯了!

    “院长!你……逆运水系魔法……你这是何苦?”陈道临叹了口气。

    卡门的声音已经有些含糊,她依然还在笑。

    只是此刻,这位院长的脸色已经从方才的血红重新变得苍白起来,脸色越来越惨白,到了最后,白得近乎透明。

    她低声道:“这些年来,我从不曾有半刻轻松,醉……若是能有片刻安宁,我很想尝尝这滋味!”

    说着,她哈哈一笑,然后忽然往后一倒,眼睛闭上,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陈道临叹了口气。

    到底是什么样的伤心事,让这位平日里冷若冰霜的院长大人,如此伤感?

    身为一名顶尖的魔法师,居然要用逆转水系魔法的办法,强行将酒精吸进自己的身体里,以这种方法来……谋求一醉?!

    看着歪倒在座位上的卡门院长,陈道临立刻想起了今晚……

    那位当面对阿克尔将军的时候,院长似乎就有些不对劲了。

    难道……

    陈道临苦笑,看着已经熟睡的院长大人,随手拿起车厢里的一条毛毯给她盖上。

    马车渐渐行驶出才城,往学院方向而去。

    此时已经是半夜,城郊的大路上空空荡荡,只有两旁的树木和旷野,就连远处旷野间的村落,也早已经没有灯火。

    陈道临晚上也喝了几杯酒,在车厢里待久了,也渐渐觉得燥热起来,干脆打开了窗户,让外面清冷的晚风吹入。

    这冬日冰冷的空气吸入肺腑,却反而叫人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陈道临深呼吸了几下,看着马车渐渐行驶到了岔路中,两旁树林越来越茂密。陈道临心中一动,忍不住想起,当初自己救回了蓝蓝,连夜坐车回学院的时候,貌似就是在这一代遇袭?

    心中才想到这个念头,忽然之前,就听见急促的马嘶,随即身下的马车陡然瞬间减速,车轮和地面摩擦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声音!

    惯性将陈道临撞到了座位上,他还没站起来,就听见车外那个刀疤车夫用嘶哑低沉的声音喝道:“不对劲!你们别下车!”

    陈道临从车窗往前看去,之间这并不宽阔的道路上,有两棵大树被放倒,正横在了路面上,将去路堵死!

    陈道临心中一沉!

    他立刻反手扯开了自己的衣衫,从里面的衣衫里摸入魔法袋,取出了几件东西来。

    刀疤车夫已经跳下了马车,他手里拔出了短剑,冒着腰贴着马匹往前走了两步,仔细的看着左右。

    当他一眼看见了横在面前的两棵大树,断落的地方,切面整齐,显然是用刀斧砍断的,这车夫脸色一凝,立刻喝道:“有埋伏!”

    就在此刻,草丛之中已经传来一声弓弦响动。

    这刀疤车夫显然是个厉害角色,只听弓弦响,他已经不假思索,身体立刻往一旁猛的扑了过去!

    扑的一声,一箭射中了拉车的马,那马顿时长嘶一声,前蹄扬起,就发疯了一般的往前冲了出去。

    刀疤车夫眼看如此,顾不上自己还躺在地上,也来不及调整,居然一个翻身,身体就如弹簧一样从地面弹了起来,飞身窜了过去,手里的短剑一挥,咔嚓一声,就将缰绳割裂。

    只见马飞快的狂奔而去,越过树干,就往树丛里撞了进去,片刻就跑远了。

    马车被带着往前踉跄了七八米,终于没有撞上树干,但是前轮一歪,却车身顿时倾斜起来!

    “敌袭!!”

    车夫一声怒吼,已经飞身朝着左侧的树丛里扑了进去!他的眼睛十分毒辣,早从第一箭射来的时候就判断出了对方弓箭手的位置。

    可是他刚扑进树丛,就有两三个人影从树上跳了下来,手持利刃,顿时就斗在了一起。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