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殿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古乐那几句话很快就点燃了现场的气氛。

    “一万金币我出了!”

    “一万五,我出一万五!”

    “一万八!”

    “两万!”

    “两万五!!”

    “三万!”

    “哼,五万金币!!”

    “嘿,老盖斯,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买回这四个小妞你吃得消么?小心折寿!我出八万金币!”

    “要你管,隆多家的小子,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我出八万五千金币!”

    观众席上,一个个男宾客仿佛斗鸡一般杀红了眼睛,争先恐后的叫价,很快价格就攀升到了十万之巨!

    如此多的争抢出价,顿时忙坏了各个区域的侍者,这些侍者紧张注视着自己负责的区域,一旦有客人叫价,便立刻飞奔过去记录下对方的报价然后传递到下面的角斗场里去。

    古乐站在下面当中,不停的接到一个一个新的报价,随着数字的攀升,古乐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

    “哦,现在的报价已经到了十万。”古乐故意用惊奇的语气大声道:“果然够豪气!所谓一掷千金为美人。要知道普通的美人易得,可这四位英姿飒爽的女英雄却是难寻啊。十万金币,物有所值啊。可惜我古乐穷光蛋一个,否则我都想一掷千金,抱回美人……试想,这四位骄傲英武的女子收入房中为禁脔,身为男人是何等的大快之事……”

    他这几句渲染,顿时再次激发了观众席的争斗。

    “十一万!我出十一万!”

    “哼,十五万金币!”

    当报价攀升到了十五万的时候,终于现场开始安静下来了。

    在场的诸多宾客虽然都是豪富之人,但是毕竟也不是傻瓜,拍卖斗气或者有,好色也是没错,但是毕竟那种冤大头还是极少数的。

    十五万金币买下四个女子,这个价格已经是天价了。

    要知道,在这地方外面舞会里的那些交际花少女,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精挑细选出来的年轻漂亮的如花朵一般的女孩儿,扔出几千金币就可以随便挑选一两个来暖床。

    这四个女战士,虽然在设计和出场上颇为新奇刺激,女战士的身份也颇能引起男人心中的一种特殊的征服感,加上她们四个女孩的姿色也颇为不俗。

    可再怎么说,十五万金币,这个价格也已经是太过离谱了。

    在场这些宾客们纵然再好色,但是以这些人的身家,谁会缺女人?自然不会再往外砸钱了。

    古乐站在中间,这第一场的拍卖能把价格攀升到十五万金币,已然让他十分意外了。这第一场算是打响了头一炮,他也知道见好就收,就笑道:“十五万金币,如果没有更高的出价,那么这四位美丽英武的女战士便……”

    “出价!”微微忽然凑过去在陈道临的耳朵旁飞快的低声说道。

    “什么?”

    “出价!这四个女孩我要了。”微微的语气轻快却十分干脆。

    “……”陈道临深深的看了这个女孩一眼,心想:她也对这四个女战士动心了么?

    “愣着做什么,快出价!钱我自然会给你。”

    陈道临不再迟疑,深吸了口气,就大声喝道:“十六万金币!”

    他的喝声周围人都听见了,顿时引来了一阵啧啧惊叹声,很快那个侍者跑了过来,对着陈道临鞠躬,然后飞快的记录下了他的报价,小跑送到了下面去。

    “哦!十六万!有一位贵宾出价到了十六万。”古乐也是吃了一惊。

    实话说,他很清楚,赤炎会馆从奴隶市场之中挑选买下了这四个女孩,然后数年来养活她们吃喝,再加上培训各种武技和技艺的费用,一切的成本加在一起,都不会超过五千金币。

    原本此间的交易前估算,这四个女孩能卖到个三五万金币已经算是大赚了。

    可没先到居然能买到十六万……

    “妈的!谁和老子抢人!”

    观众席的第一排,一个中年男子恼火的站了起来,这人身材身材高大,但是却极为肥胖,满脸横肉,一个硕大的脑袋却是油光锃亮,一根头发也没有。一双眼睛满是怒火,朝着周围扫了过去。

    这人刚才报价到了十五万,本以为就可以顺利将这四个看中的女孩收为禁脔,却没想到再有人抬价,他心中自然不爽,恼火之下,就干脆站了起来。

    这人能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自然身份很是尊贵的,他站立了起来,周围不少人都认得他,连站在角斗场中间的古乐,也走上前两步,对这人欠了欠身子,微笑大声道:“小隆多先生,此间的规矩,价高者得,一切买卖都是公平的……”

    “哼!”这叫小隆多的中年胖子满脸骄横,重重哼了一声,指着古乐喝道:“古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么?我出二十万!”

    他说完,眼神狠狠的朝着周围扫了过去,同时大声道:“我倒是想看看是哪一位朋友和我争夺。”

    陈道临坐在后面,看了一眼身边的微微,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意思是:怎么办?

    微微哼了一声,眉宇之间有些懒洋洋的,淡淡道:“出价啊,拍什么,第一场我们赢了,你刚才压的六十万金币已经翻了一倍,足足赢回了六十万金币。就算咱们只留个本钱,把赢的六十万都扔出去,我也不亏!这胖子很嚣张么?用钱砸死他!”

    陈道临心中吸了口凉气。

    这女人……方才还说我败家!现在按照她这意思,赢的六十万全部砸出去都不心疼……就为了买四个小妞?

    不过反正这钱不是自己的,陈道临也没必要为她心疼钱,于是干脆就大声道:“二十五万金币。”

    这话喊出来,周围正好都安静,这一下人人都看清了他的位置,前排的那个小隆多也盯住了陈道临,远远的看了陈道临一眼,这个中年胖子皱眉,看陈道临很是陌生,不由得一呆。

    要知道,够资格能进到今晚这个地方的,至少都是帝国有头有脸的豪富之人,毕竟大陆上的豪门权贵也就那么多人,来来去去的,互相之间纵然没有什么交情的,也大多都至少认得。

    可陈道临这个家伙,在场没有一个人认得他是什么来路,看他的年纪不大,似乎应该是什么大家族豪门的年轻子弟,可偏偏却眼生的很……

    这小隆多胖子,哼了一声,眯着眼睛打量了陈道临几眼,忍不住冷冷道:“这个小子眼生的很,不知道是哪一家的晚辈?”

    这话语气里就流露出几分倨傲来。要知道他自己的身份的确不凡,能坐在这个地方的第一排位置,自然是底气十足,眼看陈道临只是坐在后排,心中就先生出了几分轻视,再加上众目睽睽之下,以自己的身份已经开出了十五万的天价,旁人哪怕就算是也喜欢这四个女子,但自己都亮相了,再怎么都会给自己点面子。

    可这个小子却偏偏一再加价,那就是摆明了不给自己颜面。

    故而小隆多的话,便说的很不客气,颇有几分质问的意思。

    可陈道临……他是什么人?

    道临哥可是高唱着“穿越者牛逼不解释”来到这个世界的。

    要知道,他此刻怀中抱着的美女可是郁金香家族的未来公爵!

    郁金香家族这等罗兰帝国首屈一指的第一豪门的继承人,他都敢抱在怀里,他都敢对人家横眉竖眼……这前排的胖子,你算哪一个?你很牛逼?有郁金香家族牛逼么?

    陈道临也不站起来,就懒洋洋的坐在那儿,挑着眼皮瞧着第一排的小隆多,那脸上的表情要多轻蔑有多轻蔑,要多不屑有多不屑,然后大声道:“来人啊。”

    侍者飞快小跑到了他的身边,低声道:“贵客您有什么吩咐?”

    “我就是想问问。”陈道临撇撇嘴角,大声道:“你们这里的规矩,拍卖的时候还要自己报家门才能出价么?”

    “……没有这种规矩。”这侍者擦了擦冷汗。

    “嗯,那就是了。”陈道临咳嗽了一声,用一种古怪的语气道:“我就说么,若是都自报家门的话,还拍卖什么,直接按照各自的家门爵位高低领取战利品好了。”

    说完,他随便晃了晃手指:“三十万金币,我出了。”

    这话说的声音却不大,但是此刻全场鸦雀无声,周围人都是听的清清楚楚,第一排的小隆多自然也听见,这胖子顿时气得面色铁青,咬牙切齿就喝道:“哪里来的混蛋小子!敢在老子面前嚣张,我……”

    他正要喝骂什么,可是身边的同伴却立刻用力拉了拉他的衣袖。隆多低头一看,他身边的一个年级稍微大一些的朋友飞快低声道:“隆多,你喝多了么?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可不是你自己的庄园!”

    隆多顿时心中一惊,怒火立刻就消了一半。他方才只是颜面被扫而愤怒之下有些失去了理智,此刻被同伴一提醒,果然就清醒了三分。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自己的老巢一亩三分地,这里可是自由港!此间的老板后台,便是自己也是惹不起的,若是自己敢在这里拍卖的时候公然威胁其他的竞争者,那便是破坏了人家的规矩!此间的后台老板,自己可不愿意去得罪的。

    况且,这里可是藏龙卧虎的自由港!能出现在今晚这种地方的,岂能有善茬儿?自己这种威胁人的言辞说出来,实在是贻笑大方。

    ”哼。”小隆多咬了咬牙:“我出三十五万金币!”

    陈道临撇撇嘴角,故意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穷逼。”

    这话虽然看似自言自语,但是说的音量却刚好让周围的人和小隆多听的真真切切!尤其是这个“穷逼”的词儿,更是让隆多气的那张脸庞顿时涨红,红的发紫,几乎就要渗出血来。

    “五十万金币,这四个小妞老子要了。”陈道临晃了晃手指。

    “五……”隆多翻了个白眼。

    他虽然也有钱,但是这钱再多也不是这么花的啊!五十万金币,那可以买下多少个美丽的处女?就算买下几百个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换一个,五十万都花不完!

    自己方才喊道三十五万,心中已经很是肉疼了。

    可这个小子,不动声色,随随便便就一下把价格又抬高了十五万金币!

    妈的,这可是整整五十万金币!不是铜板不是银币,而是金币!黄橙橙的金币啊!!!

    吃惊之余,小隆多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暗暗的心惊……随随便便就敢这么把几十万金币胡乱花出去,而且眼皮都不眨一下,有这种实力……这个小子到底什么来路?

    他也不敢太过嚣张了,深深的吸了口气,干脆坐了回去,哼了一声,说了一句场面话:“罢了,这四个小妞,我就割爱了。”

    此刻隆多心中怒极,只是在这个地方他不敢造次,心中却想好了,一会儿必定要派人去好好查查这个小子的底细,若是对方后台当真很硬,自己招惹不起的话,那便罢了……

    如果不是的话……那么自己怎么也不能把这口气咽下去!

    要知道这里可是自由港!是整个大陆通缉犯罪犯最泛滥的地方!

    虽然自由港的城镇里治安很好,禁止争斗。

    但是……出了镇子,哼……那句话怎么说来的,自由港镇子外的道路上,到处都埋着死人呢!

    “五十万!没有更高的价格的话……那么很好,第一场的战利品,便属于这位出价最高的贵客了!”

    古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用意味深长的眼神远远的看了陈道临几眼——他算是半辈子都在帝都的豪门权贵圈子里打滚的,帝都的一等一的豪门贵族世家他都是座上客,此刻他心中怎么回忆,也实在是辨不出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到底是哪一家的年轻子弟。

    不过古乐老江湖老油条一个,自然懂得做人,远远的对着陈道临的方向行了一礼。

    ”既然四位美女已经名花有主,那么第一场的另外一方战利品么,便是这位……”古乐一指被牢牢捆住,跪在一旁的那个狼武士:“这位狼武士,方才各位贵宾已经见识到了它的实力,它拥有狼族天赋的英勇善战,出色的战斗力和丰富的经验……这样的勇者招揽到麾下去,绝对可以为您在角斗场上冲锋陷阵披靡四方!”

    古乐一番鼓吹之后:“低价三千金币!”

    对于这个狼武士的报价,就显得冷清了许多。

    要知道这种狼武士虽然实力还算不错,但是这种兽人战士买回去,却很难收回自己的麾下使用……虽然带着一个兽人战士当跟班,这种事情很拉风也很有面子,听说在帝都的豪门贵族就特别流行这种事情。

    但是兽人战士野性难驯,尤其是对人类很是仇视。即便是有战场上俘虏的兽人战士,也无法收回己用,最多是丢去做苦力,基本不可能得到对方真正的忠诚。

    再说了,罗兰帝国本身不缺武者,帝国尚武之风极盛,几千金币,足以雇佣一个佣兵小队了!这狼武士不过也就是四级武者的水准,虽然有巨狼坐骑可以加成战斗力,但是按照市场价,几百金币就能雇佣到一个四级武士给自己当保镖了。

    三千金币?买一个根本不可能对自己忠诚的狼战士……有什么用处?

    而几个寥寥的出价者,也都是经营角斗场的商人,买下这个狼骑士,也不指望是能收归自己的心腹,只要买回去当角斗士,平时关在笼子里,用的时候放出去角斗就好。

    三千金币的低价,抬价不过每次一百两百金币,被抬高到了四千,便涨不太动了。

    古乐想来早就猜测到这狼骑士的行情就是如此,倒也不沮丧。

    倒是陈道临在后面看着,心中颇有几分不平。

    要说起真实的战斗力,这狼骑士的实力远远超过那四个女战士!真的厮杀起来,四个女战士绑在一起都绝不是这个狼骑的对手。

    可偏偏在拍卖的时候,四个女孩子能卖出几十万的天价,而这个实力不俗的狼战士,却只叫到几千金币……

    想到这里,陈道临心中一热,忍不住就道:“一万!”

    “咦?”

    周围的人都听见了他的叫价,经过了刚才第一次的拍卖,不少人都已经注意着陈道临这里,一听他的报价,立刻就有人关注了过来。

    价格很快就被报到了下面角斗场里。

    “你……做什么?”微微皱眉,低声问道。

    “没什么。”陈道临面色不变,淡淡道:“这个狼骑士我买下了……你放心,这钱我自己出好了。一万金币,我还出的起。”

    大不了卖了一颗金子火钻就是。陈道临心中暗想。

    微微笑了笑,低声道:“第一轮是你帮我压的赌注,赢了六十万,刚才花了五十万,还剩下十万……这是你帮我赚的,我也不占你便宜,我们两人平分了就是——这十万有你一半。”

    陈道临一挑眉,惊奇的望了微微一眼,这个女孩倒是迎着自己的眼神,目光平静。陈道临想了想,也不矫情:“好!有人给我送钱,我为什么要拒绝!我收了!”

    随后,下面的古乐已经大声宣布了结果。

    陈道临叫价一万金币,没有人再和他争夺——对于那些角斗场的商人,一万金币买一个狼骑士回去,盈利的空间已经太小,便不值得加价了。

    就这样,陈道临买下了那个狼骑士。

    角斗场里,很快就有这里的武士上来,将那个狼骑士带了下去,那四个女战士也都被带走,古乐对着观众席行了礼,留下一句:“下一场比赛在短暂休息之后便会重新开始。”也从侧门出去。

    陈道临坐在那儿,正想和微微说什么,已经有两名侍者飞快的跑了过来,其中一个正是一直伺候这个区域的那个侍者,对陈道临弯腰行礼后,低声道:“贵客,您拍下的第一场的战利品,文件契约已经准备好了,贵客您看,您有没有什么随从管家,便请您派了去和我们做交割手续吧,还有那货款……”

    “少不了你们。”陈道临哈哈一笑:“不过我没带什么随从,这个么……”

    “我们的贵宾休息室便在上面,您若是方便的话,可以亲自去一趟,一切手续我们都会做好契约,您只需要画押签章便好。当然了……如果您想继续看下一场赌局,可以等到今晚的全部节目结束之后再……”

    旁边的微微忽然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靠在了陈道临的身上,又故意用那种甜蜜腻人的嗓音道:“亲爱的,我看了节目单,下面的是什么狮头人大战虎头人,还有什么牛头人和南洋奴隶的厮杀……都太过血腥没意思,我可实在不想看这些血腥了,咱们还是走吧。”

    陈道临听了,就立刻点了点头:“好吧,那不看也罢。”

    他瞧了瞧这侍者:“走吧,带我去办理交割吧。”

    他既然发了话,侍者立刻赶紧前面带路。两人跟在后面,离开了这角斗场,不过陈道临并没有注意的是,那个第一排的中年胖子小隆多,看着陈道临立刻,也立刻起身走了出去。

    陈道临和微微跟着侍者从侧门出了这角斗场,走过一条走廊,沿着楼梯上了楼,重新回到了这座豪宅的建筑里,到了二楼的一间安静的休息室之中。这房间布置的很是肃穆整洁,两人在休息室里等了不到片刻,就有侍者进来送上了美酒和香茶,以及各种美食甜心水果之类。

    最后有一个身穿礼服,面色严肃古板的男子走进来,自我介绍了一番,自称是此间主人手下的管事,然后取出了一叠准备好的契约文书来。

    “尊贵的客人,所有的交割手续都在这里了。”这管事缓缓道:“您今天投注六十万金币,这里是六十万金币本金金票,原封奉还。此外赢得的六十万金币赔付,按照规矩,此间抽水半成——不过方才我们管事发了话,贵客似乎是第一次来这里,这一次的抽水便免了,算是我们对贵客的一点小小的见面礼。扣除您拍卖的花费,还余下九万金币,这是金票,也请您收好。”

    免去半成的抽水,那便是百分之五啊。给自己省钱,自然不会拒绝。

    陈道临笑了笑,没说话。

    随后这个管事却将那几份契约推倒了陈道临面前:“这是奴隶契约,还请您签押,这文件在罗兰帝国都是具备了法律效力的。贵客您只需要用能证明您身份的签章画押,这文件我们自然会去办理首尾,最后会把官方画押的正式文书送到您的府邸。我们这里做事,信誉自然是不用您担心的!”

    签押?

    陈道临有些发呆了。他可是一个黑户啊,在罗兰帝国可是没有身份的。

    微微在一旁看出了陈道临的顾虑,微微一笑,低声道:“亲爱的,你的签章,不是放在钱袋里了么?”

    说着,她的小手又在陈道临的腰间轻轻抚过。

    陈道临古怪的瞧了她一眼,果然伸手从自己的腰间摸出了一枚小小的戒指。

    只是这戒面却不是什么普通的宝石,而是泛着淡金色吗,同时雕刻了古怪的花纹。

    陈道临也不太会使用,直接就把这戒指丢到了桌上扔给了那个管事。

    这管事一看这戒指,顿时脸色就是一变,倒吸了口凉气,吃惊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陈道临,原本就弯着的腰,几乎就要九十度垂下来了,态度更是格外的更恭敬了几分。

    他小心翼翼拿出一个特质的铜壶,在契约上滴下一滴漆脂,然后用戒面在上面用力一压,便留下了一个花纹古朴的印章图案。

    ”大,大,大人。”这管事说话也激动了起来:“文件我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准备好。您看,那几个战利品,我们是送到您府上什么地方?还是您派人来领取?”

    这个问题陈道临倒是已经和微微商量过了,直接道:“你们先给我托管着,我会派人来领取的。”

    “是是是!”管事连连点头:“我们一定把您的拍品好好保管,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绝不会出一点意外。”

    顿了顿,他撅着屁股告退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这管事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尊贵的客人,请饶恕我们怠慢!之前不知道您的身份,我这就回去禀告,想来此间的主人知道您这样的贵客亲临一定会十分欣喜,如果您不着急离开的话,我想我们主人一定非常希望能邀请您……”

    “不用了。”陈道临立刻摇头道:“今晚已经尽兴,请去通知接我来的马车,我这就回去。”

    管事不敢多说话,赶紧就点头退了出去。

    陈道临皱眉回头,看了一眼微微:“看他的态度那么恭敬。你……那枚戒指印章,不会是你郁金香家的吧?你不是说要隐藏身份的么?”

    “我自然不会用我家的印章。”微微淡淡一笑,将桌上的那枚戒指收了回去:“这印章不是我的,却是上次我从一个亲戚手里要过来把玩,没想到今天倒是用上了。我那个亲戚身份也不一般,他们看了这印章,自然会毕恭毕敬。”

    陈道临也没多问,两人走出了房门,就在门外恭候的侍者的引路下一路走出了豪宅,经过了那富丽堂皇的舞会,重新走出大门来。

    外面那辆马车已经等候在台阶下,微微挽着陈道临的胳膊,两人并排走下台阶,微微先上了马车,陈道临正要进去,身后那大门打开,那个管事已经飞快的一路小跑追了上来。

    跑到陈道临的身边,这管事低头恭敬道:“那个……请原谅我的冒昧,尊敬的……啊,尊,尊贵的,尊贵的……殿……啊,阁下!我家主人恰好今晚不在宅子里,不过我们已经把您大驾光临的消息用魔法阵传递过去,主人有言,务必让我来对您表达一下今晚怠慢的歉意,并且竭诚欢迎您今后随时大驾光临这里。”

    说着,他郑重取出了一只小小的黑漆木盒来双手奉上:“这里是此间的顶级贵宾的凭证,您手持这枚徽章便可以随意来这里享受一切服务,并且可以随意透支五十万金币的赌注!”

    陈道临看了车厢里的微微一眼,眼看微微并没有任何表示,他干脆就接过了那个盒子,在手里抛了抛,随意就扔进了车厢里:“代我谢谢你的主人吧。”

    说完,他钻进了马车里。那个管事主动上来恭敬的关上车门,等马车开动之后,他依然对着马车离去的方向鞠躬行礼不止。

    ……

    “……你,那个戒指,到底是什么身份?”在车厢里,陈道临干脆用中文对微微问道:“那个管事的样子,几乎就要随时跪下来舔我的靴子了。”

    他的神色凝重:“还有,他刚才称呼我‘殿……’不过立刻就改了口,明显是有什么顾虑的样子。喂,你到底搞什么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