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五十五章 【惊艳一箭】(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第两百五十五章【惊艳一箭】(二合一)

    (二合一,六千字大章节!)

    路西法的眼神四顾:“你将院长藏在了哪里?”

    陈道临不说话,只是暗中戒备——其实也没什么好戒备的了。此刻他的魔力耗尽,剩下的魔力只怕连一个小小的火球术都攒不出来。

    至于肉搏么……看看路西法一身皮甲,身材健壮,腰间挂的利剑,绝不是什么摆设,就可以清楚,以自己现在全身酸软的状况,只怕都难以在对方面前支撑一个照面。

    眼看陈道临不说话,路西法微笑着开始踱步,他低声道:“今晚你拼死护着院长,想来也是学院中人吧。听闻最近学院出了一个叫做达令陈的年轻法师,难道就是你么?”

    陈道临“哼”了一声。

    “果然是你。”路西法一边走一边摇头,又瞧了一眼周围那些尸体:“年纪轻轻的,手段倒是够狠辣!难怪卡门院长这么赏识你,居然让你当了魔法教授。你可是一百年来,学院里最年轻的一个教授了。”

    陈道临依然不说话,他暗中试图积攒魔力,要做最后一击。

    “你还有出手的气力么?”路西法看着陈道临,先是摇头,然后皱眉:“你的魔力应该耗尽了吧?可你为什么还能保持着风系飞翔术?难道你主修的是风系魔法,有什么特殊之处么?还是你身上携带了什么风系的魔法装备?”

    他一边走,一边观察着陈道临的眼神。

    终于,路西法眼睛一亮,露出了一丝笑意:“找到了!”

    他停下了脚步站住,然后用魔杖对着不远处的一株大树,摇摇一指。

    咻的一声。一道光芒射了过去,大树之下,卡门躺在那儿的身影浮现了出来,身上笼罩着一件黑色的斗篷,正是陈道临的那件幻影斗篷。

    “隐身的道具么?”路西法笑道:“果然好手段。”

    说着,他大步朝着卡门走了过去。

    才走了两步,陈道临就已经纵身拦在了卡门的身前。他虽然气力不济,但是利用土行术,这悬空滑行的速度还是维持在常人水准的。

    可路西法只是冷笑一身。身子一晃,陈道临就看见眼前的人影一花,路西法就已经闪身到了他身后!

    一只冰凉的手摸上了陈道临的脖子,陈道临顿时心中一沉!

    (……罢了!)

    就在陈道临已经放弃了抵抗的时候,这只冰冷的手却又缩了回去。

    陈道临豁然转身。就看见路西法站在自己的身后,冷笑看着自己:“怎么?想要对我不杀你表示感激么?”

    “…………”陈道临说不出话来。

    路西法却已经不理会陈道临,而是直接飞身来到了卡门的身边蹲下,看了看卡门,然后他皱眉苦笑:“原来如此……院长,居然……喝醉了?这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啊。”

    说着,他已经站了起来。摊开手笑道:“这我就放心了……我原本心中还担心。以院长那样的修为,怎么会一路上被追杀得如此狼狈,遭遇伏击的时候,居然连还手都那么软弱。我还以为院长受了什么伤害……原来只是喝醉了。”

    这话说出来。让陈道临听了心中越发古怪。

    这个路西法……似乎……好像没有伤害卡门的意图?

    “好了,别做出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了。我若是要杀你,你现在尸体都已经冷掉了。”路西法冷笑:“你以为那些追杀你的杀手怎么会迟迟没追上来?让你可以从容的将这两波魔法师分别干掉。”

    “……你……不是来杀院长的?”陈道临终于忍不住问道。

    “准确的说,是有人委托我来杀院长的。但委托是一回事。我自己会不会这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明白了么?”路西法对陈道临眨了眨眼睛。

    陈道临这才真的松了口气!

    可路西法此刻的表情却严肃了起来,他正视着陈道临:“你今晚拼死护卫院长,有这样的心思,我也就放心了!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牢牢记住,不管你听懂没听懂,你都要如实转达给院长,不得遗漏!”

    “……好!”陈道临郑重点头。

    “今晚的刺杀,是一次预谋。背后的主使之人我并不知道是谁,我是在帝国的一个杀手组织里受到了委托!对方的组织很严密,今晚连同我在内,一共有三位魔法师,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死去的那两个人,身份也不用追究了,很多魔法师都会在业余的时候,接受一些这样的委托来赚些好处。杀手组织本身没有动机,而委托方据说很有钱。至于具体是谁……院长大人自己会查的,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反正今晚的行动,显然是对方掌握了院长的行踪,这样一个条件,就可以缩小目标范围了。”

    “我明白!”陈道临点头。

    “往东是魔法学院的方向,不过我劝你别往哪里走了,对方既然对院长动手,在往魔法学院的方向的路上,已经准备了人在拦截,他们设下的伏击人手可不止你今晚遇到这些,为了预防万一,据我所知,在通往学院的方向还有一队人在那儿守着。”

    路西法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陈道临:“你带着院长往西去吧!最好的办法,我建议你是……回城!返回帝都!因为正常人的思维方式推测,遭遇截杀之后肯定是试图往自己的老巢逃跑。你不妨反其道而行!我想那些家伙应该想不到你居然敢返回帝都。往帝都的方向,道路上遇到拦截的可能性比较小——当然了,我也不敢确定一定就没有人,你要自己小心。”

    “……好!”陈道临依然点头。

    “我会往东,帮你引开一部分追兵,但是我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了。”路西法叹了口气:“今晚之后,那些家伙肯定会发现我不对劲。所以我引开这些人之后就会立刻离开。所以……院长就托付给你了!记住,一定要带着院长跑回帝都!必要的时候,只要到达了帝都城防,可以向王城近卫军求助。我想那些家伙就算再神通广大,也总不敢公然在帝都和王城近卫军开战的。那就不是刺杀,而是谋反了。”

    说完了这些,路西法不再看陈道临,而是重新扭头看着熟睡的卡门。

    他的脸庞上,缓缓的露出了一丝复杂的表情。低声开口:“老师……我要走了……”

    路西法此刻的语气很轻,充满了敬意,低声道:“我曾经非常恨你,当年我离开学院的时候,你那样痛斥我。我心中曾经一度非常的恨你。我也发誓,一定要取得伟大的成就,然后站在你面前,让你为曾经轻视我而付出代价。

    可是……原来终究,错的那个人是我。我辜负了你曾经的期望……

    五年了!

    这五年来,我用尽一切办法都无法再取得一丝一毫的突破。开始的时候,我心中非常生气。我认为是你在诅咒我,我非常恨,恨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不支持我!你曾经是那么信任我。那么器重我的……

    可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是我的一意孤行,葬送掉了我自己。

    其实我一直在后悔。

    五年来,每个日日夜夜。我都会想起当年在学院的时候,想起在您身边的时候。想起您给我讲述咒语学。想起您教我做合成药剂的试验,想起我犯错的时候您痛骂我的样子,想起……”

    路西法说到最后,声音渐渐的哽咽。

    然后他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深深的看了一眼卡门。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当年我离开学院的时候,我心中有多愤怒,您的心中就有多痛惜。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请求您的原谅,原谅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吧!”

    说完,路西法深深的弯腰鞠躬,然后扭头就走,他大步流星,片刻之前就消失在了树丛之中……

    ……

    路西法离开之后,陈道临兀自还愣了会儿神,不过他赶紧压下了心中的杂念和诧异——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

    这个路西法虽然说会帮助自己引开追兵,但是天知道他能不能成功。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别说再来上一队杀手了,就算来上一两个人,自己也就只有束手待死的份儿。

    陈道临不敢再耽误时间,赶紧收拾了一番。

    他没忘记去把那两个被自己干掉的魔法师身上的东西搜刮了一下,魔力增幅戒指,魔法储存戒指,魔杖什么都直接扒了下来丢进了自己的魔法储存袋里。

    然后回头抱起了卡门,往肩膀上一扛,就朝着帝都的方向而去。

    陈道临此刻已经没有力气奔跑的,幸好有土行术,利用悬浮滑行的法子,虽然这样的速度提升到极限,也只是正常人奔跑的速度,但好在这种法子不用消耗任何体力和法力——恰恰相反,陈道临还可以趁机休息,重新凝聚出一丝魔力出来,和缓缓的恢复体力。

    陈道临扛着卡门“滑行”,黑夜中他也不认识路,只能辨认出大概的方向。他遵照了路西法的建议,往帝都而去。

    走了大约有近半个小时左右,前面的树林渐渐稀松,陈道临隐约的看见了道路。

    来到这里,陈道临就认得路了。

    他认出,这是前往帝都的毕竟之路,自己今晚就是从这条路回来的。

    他不敢耽误,就在这夜晚,一个人扛着卡门,身形漂浮着往帝都飞去。

    原本陈道临已经渐渐的放心下来,可没想到才跑了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忽然就听见了身后的道路上传来了一阵马蹄声!隐约的还有狗叫的声音!

    陈道临心中一凛,果然,就听见身后道路上那马蹄急促,正是朝自己而来!隐约还能听见有人才厉声呼喝。

    “快!猎犬有发现了!目标就在前面往帝都去了!!”

    “想要赏金的,就别满手慢叫了!”

    “快快!”

    间或之中,还有猎犬疯狂的吠声!

    陈道临心中顿时一凉!想不到自己还是被人给撵上了!

    他有心想避开大路,往树丛里逃窜,但是身后对方居然有猎犬。那就没办法了……往树丛里逃的话,虽然可以让对方的马匹失去速度优势,但自己在树林里也飞不快啊!

    陈道临别无选择,此刻除了硬着头皮逃跑也没别的办法了。

    身后渐渐出现了火光,也就是过了几分钟之后,远远的就能看见一对人马飞奔而来,有几个马上的人还举着火把,冲在最前面的是几条猎犬,一边飞奔一边狂吠。

    陈道临心中越发焦急起来。而就在此刻。身后的追兵已经发现了他!

    “就在前面!”

    “找到了!找到了!”

    “快围上去,别让人跑了!”

    几声吆喝,就听见骑手不停催促马匹的呼喝,陈道临又跑了十几米,忽然就听见身后传来咻咻的破空声!

    夺夺夺!

    几枚箭已经射到了身后。钉在了地上,陈道临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回过头来,飞快的举起龙牙剑,念了一句咒语之后,几枚火球远远的射了出去。

    这是他一路上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点魔力。

    这几枚火球的威力并不太大,射到了那伙人当中,就看见那些家伙不少人都举起了盾牌来。火球砸在盾牌上火光四射,但是却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

    不过这么阻了一阻,就让追兵又慢了几步。

    对方以为陈道临还有还手的能力,虽然焦急。却似乎也有些畏惧……毕竟,魔法师的威慑力还是深入人心的。

    不过追兵毕竟人多势众,又有高手坐镇,就听见有人厉声喝道:“怕什么!对方就一个魔法师。追上去!只要贴身靠近了,就算是再厉害的魔法师也是一刀砍成两断!现在隔着这么远反而吃亏!难道你们都忘记了魔法师最擅长远攻吗!”

    有人当主心骨。队伍追赶的速度顿时重新快了起来。显然对方的指挥之人十分精明,一面催促追赶,一面有分派了弓箭手来不停的射箭,给陈道临施压。

    陈道临射出火球之后,再次陷入了魔力耗尽的窘迫局面,只能继续往前。只是他心中清楚,自己的速度处于绝对劣势,最多再有几分钟,必定会被对方追上无疑!

    追上的话,就必定是死路一条了!

    陈道临心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念头来:想要活命,现在把卡门抛在路上!这些人的目标是卡门,他们抓到了卡门,未必还会继续追自己!

    可这个念头刚浮现上来,就随即被压了下去。陈道临用力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心中暗骂自己:老子平日里是猥琐了一点,但是男人大丈夫,若是做了这种事情,今后一辈子都别抬起头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身后破空声到!陈道临猛然身子一震!他的肩膀一痛!

    噗!!

    一枚利箭从他的后背肩胛骨的位置扎了进去!

    这一箭力道极大,居然将他直接射穿,箭尖从右前方透出!

    陈道临剧痛钻心,顿时哇的一声,吐了口血!

    身子一晃,就从半空之中栽了下来!

    他这么一受伤,顿时土行术也被打断,猛然栽在了地上,跌了一个头破血流!

    身后追兵渐近,方才陈道临中箭落地,那些家伙对看得真切,顿时引发了一阵欢呼!

    “射中了!射中了!快上啊!!”

    ……

    陈道临痛的眼冒金星,眼看就已经只有坐地等死一条路了……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道路前方,帝都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这马蹄声又快又疾,显然是夜晚之间有大队骑兵在赶路!而且从蹄声听来,这些人马人数众多,却显得极为整齐!显然是训练有素的精锐军队在夜晚急行军。

    陈道临一听到这马蹄声,此刻也顾不得许多了,立刻就张口大声吼叫起来:

    “魔法学院院长遇袭!魔法学院院长遇袭!魔法学院院长遇袭!”

    他连喊了三遍,还生怕对方看不到,终于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用痛苦激得自己精神一震。终于又逼出来半句咒语来,高举手,从指间迸发出了一股火苗来!

    火焰直窜上了半空,然后才砰的一声散掉。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夜晚之中,火光就显得格外醒目。

    陈道临这么一吼,这支急行军的队伍,前面的开路斥候显然已经发现了,立刻加快了速度飞驰而来!

    身后的追兵也发现了现状,他们也试图加快速度追上来。

    此刻陈道临命悬一线。身后的马蹄急促,前面的救兵也似乎距离不远……

    自己是死是活,就看是追兵先至还是救兵先到了……

    此刻的陈道临,即便他从来不信任何宗教,也忍不住满口胡言起来。

    “上帝真主阿拉玉皇大帝如来佛祖三清道尊……妈的随便哪个神仙。求你显显灵吧!!”

    咻~~~~

    一道破空声传来!!

    夜空之中,仿佛有一朵流星从远而至!这流星看似光芒璀璨,在夜空之中映入陈道临的眼帘,耀眼无比!

    陈道临此刻神智已经有些模糊了,仿佛看见这朵流星越过自己的头顶朝后而去……

    然后就听见一声惨叫!

    身后那群追兵,当头跑的最快的一骑,忽然就被这朵流星撞上。马上的人在这流星的光芒之中,整个上半身陡然之间就四分五裂,化作一蓬血雾!!

    好强的箭!!!

    追兵之中顿时一片哗然,而就在此刻。陈道临就听见自己的身前传来了一声厉喝!

    “驾!!”

    一骑飞驰而来,如闪电一般冲到了自己面前!

    这匹骏马全身雪白,在黑夜之中,白色的毛发仿佛会自己发光一般!而马上之人。身材修长,一头金色的头发飘扬。陈道临坐在地上,以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这人那人下巴轮廓,分明是一个英俊之极的美男子!

    而他的手里,正拿着一张空空的长弓!!

    而偏偏这人……陈道临,是认得的!!

    这人纵马到了陈道临面前,只差两步,就要马踏陈道临身上了,而这人却抬起手臂一提缰绳,双腿一蹬!

    就听那骏马一声长嘶,纵身飞跃而起,就在陈道临的头顶跃过!落在了陈道临身后,随即一骑当先,迎着那群追兵就正面冲了上去!

    一阵尖锐的呼哨声,马蹄如雨般响起,也不知道多少骑兵奔到了面前!

    这群骑兵精锐之极,冲到了陈道临面前,立刻如潮水般从他身边两侧分开,然后呼啸着涌向了身后!

    瞬间,一片厮杀喊杀声响起!

    陈道临终于身子一晃,他心神一松,随后倒在了地上。

    ……

    陈道临是被水淋醒的。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架着,依然还躺在地上。不过面前还有一人,正在拿着水袋往自己嘴巴里灌水。

    陈道临早已经喉咙冒烟了,醒来之后,主动的咽下了几口水,这才喘了口气,微微摇头,示意自己喝够了。

    眼前拿着水袋的是一个身穿轻铠的年轻骑兵,神色精干,看了陈道临一眼,收起了水袋站起来闪到一旁。

    而当这个骑兵让开之后,陈道临立刻看见了他身后站着的一个男人。

    因为……那头金色的头发,实在是太醒目太耀眼了。

    陈道临注意到,他的手里,依然提着那张弓。

    不由自主的,陈道临忍不住想起,就在自己昏倒之前,那如流星般惊艳的一箭!

    他勉强笑了笑,然后深深吸了口气:“多谢殿下救命之恩!若不是今晚亲眼所见,想不到殿下还有如此神射之术。”

    面前这个金发飘扬,英俊得如同希腊神话之中太阳神一般的男子,正是今晚不久前在宴会之中刚刚见过的那位帝国皇帝的亲弟弟,目前帝国皇储之位的最热门的人选,却偏偏不喜权位,一心想当个闲云野鹤逍遥亲王的尊贵人物。

    希洛.奥古斯丁!

    希洛亲王微微一笑,他的笑容即便是在夜晚看来,也是如此的和煦动人。这位亲王殿下走到陈道临的面前,然后蹲了下来,看着陈道临的眼睛:“达令法师,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快就再见,而且是在这样的特殊情况之下。”

    陈道临叹了口气,然后他用疑惑的眼神看了希洛亲王一眼。

    希洛会意,点了点头,低声道:“卡门院长无碍,就在旁边的树下休息,虽然还没醒来,不过我的贴身仆从正在照顾她。”

    陈道临放心了,他感激的看了希洛亲王一眼,问道:“那些……追兵呢?”

    “交战的时候被我的人杀死了十七个。”希洛皱眉:“夜晚混战厮杀,不能留手,也掌握不好分寸,不过总算还抓到了三个活口……剩下的,都逃了。”

    一听到有三个活口,陈道临顿时眼睛一亮,他看着希洛,沉声道:“多谢亲王殿下援手!若不是今晚遇到您,恐怕卡门院长和我都要遭到毒手了!”

    希洛摇头,他的神色凛然,缓缓道:“达令法师,这件事情无论是谁遇到了,都绝不会袖手旁观的。你倒不用这么客气……不过,说起来你的运气也真的很好!我也是刚从宴会出来,带着这皇兄给我的五百亲卫红羽骑护卫。我原本还打算今晚就住在城里,不过我不喜欢现在帝都里的诡异气氛,这才临时意动,决定出城去皇家别院赞助……若是我当时没动这个念头的话……”

    “那么我现在和院长都已经遭了毒手了。”陈道临苦笑。

    两人相视一眼,都是笑了笑,只是笑容的味道,就各不相同了。

    “好了。”希洛笑完之后,这位亲王皱起了眉头,眉宇之间颇有一丝愁容,他苦笑着,将手里的长弓随意往身后一抛,丢给了一个手下,然后对着陈道临摊开双手,道:“达令法师,我也和你说实话吧,我是最不想理会帝都里的所有权势倾轧这些事情的,这才远离帝都一直避开。可今晚这事情偏偏叫我遇到了,我就算想摆也摆不脱干系了!在帝都城外公然谋杀一位魔法学院的分院长,一位享誉帝国的大魔法师!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绝不可能轻易抹去!所以,现在,如果你已经冷静下来的话,还请你把今晚的事情经过,和我详细的说一遍吧。”

    陈道临点点头,对方说的话也是理所当然的,他想了想,却忽然心中一动。

    “我……想先看看院长大人,可以么?”

    希洛亲王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当然可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