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五十六章 【亲王的请求】(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此刻星空当头,夜se清冷,凉风透骨。

    就在这旷野的树林旁,陈道临和希洛亲王相视而坐,周围那些jing锐的军士站在远处,空气之中一片肃杀之意!

    陈道临惊奇的看着面前这位帝国亲王殿下,却无论怎么想都想不通他的这个要求,到底是为什么。

    别的不说,如果连卡门都隐瞒的话,那岂不是……要知道,卡门是魔法学院的一号人物!如果卡门知道了是希洛救了自己一命,这就算是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甚至可以说,是整个魔法学院都欠了这位亲王殿下一个天大的人情!

    可想而知,能让卡门院长这样影响力巨大的人物欠下一次救命之恩,这人情是何等的宝贵!价值是何等惊人!

    而这些,这位希洛亲王,居然全部都不想要?

    ……

    “你知道的,我……是一位亲王。”

    仿佛过了好久,希洛才轻轻的,叹息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我……不明白。”

    希洛哈哈一笑:“您已经在didu不少ri子了,想来,对didu眼下的局势应该算是有些了解吧。”

    陈道临点了点头。

    希洛的眼神更是古怪,他定睛看了看陈道临,才又缓缓继续道:“有些话,大可不必说得那么云山雾罩。达令法师年轻天才,自然不是那些庸碌之人,所以,我们的对话,也就可以省去那些遮遮掩掩了。达令法师……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

    说到这里,希洛的眼神居然仿佛有些无奈的样子:“我……不想沾染这些麻烦。”

    陈道临皱眉。

    眼看陈道临不说话,希洛幽幽道:“我今年二十八岁,从生下来就来到了这个皇家。从出生开始,就主动拥有一个尊贵的身份和头衔。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皇兄已经二十岁,成为了皇储,在雷神之鞭军团之中历练。那个时候,我虽然过着富贵之极的生活,但是身边的人,无论是我的老师,还是父亲。又或者是别人,都明理暗里,不停的用各种方式提醒我,要谨守自己的分,他们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暗示我。让我明白,让我牢记:我是帝国的皇子,未来将是尊贵的亲王……但,也只限于亲王!绝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陈道临神se一凛,听到希洛居然说起这个话题,他又是诧异又是吃惊。

    “我从来没有非分的想法,我也很满足于当一个逍遥的皇子。将来当一个逍遥的亲王。但是……身在皇家,对于一些纷争,那是无论你怎么躲都躲不开的!”希洛的眼神一黯:“皇兄是皇储,他是要继承皇位的。他自然会培养一批班底,在贵族阶层,在官方,在军中……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皇兄固然是聚集了一批班底在他的身边,那么就必定也有很多人是站在了他的对立面的。哪怕不想和他为敌。但是皇兄的那些班底,将来要上位,要掌权,要成为拱卫皇帝的未来的大佬,就必定要挤下很多人,就必定要抢占很多人的利益,就必定有人的利益要受到损失。所以……这些人,总是不甘心的。他们……要想保住自己的权力,保住自己的利益,就只有和我的皇兄对抗,和他的那些班底对抗。然而……要对抗一个未来的皇帝,那么无论如何做,终究还是会输的。想要赢,就只有一条路……除非他们自己捧出一个皇储来,捧出一个新的皇帝来!”

    陈道临眼角微跳。

    希洛却依然在缓缓叙述:“从我十岁开始,就有许多人,明里暗里的,试图接近我,讨好我,甚至是蛊惑我,鼓动我。他们试图将我推出来,试图将我捧上去……总有些人,用各种方式,向我示好,向我表示要为我效忠……我不想争,他们却试图让我争,我不想做,他们去总鼓动我做。甚至软的不行,就用硬的手段!我十二岁的时候,就有人在外面打着我的旗帜招揽同盟,就已经出现了一批人团结了起来,以支持我争夺皇储之位凝聚了一批人。而可笑的是,那些人,我大部分根不认识,而少数认识的,也仅仅是被他们有心安排的时候,仓促的见过一面,糊里糊涂的说过几句话而已。”

    陈道临依然没说话……这种话题,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口,于是干脆闭上了嘴巴。

    “十二岁的时候,父皇就曾经敲打过我,他一口气处死了几名以我的名义在外面行事的贵族,去爵剥夺封地,又将雷神之鞭的军中将领清洗了一遍。父皇甚至在一个晚上,亲口jing告过我,他告诉我,有些事情,不许去争,那是属于我皇兄的,如果我不争,可以富贵一生,如果我敢去争,那么可能就是死掉。”

    陈道临暗中叹息。

    不过他可以理解。罗兰帝国这一百年来,无论是各方面,都把帝国的国策定在了稳定发展的路线上。

    帝国需要长期的稳定发展。而内部更需要稳定,所以一个稳定的皇权更迭的秩序就极为重要了。现在的那个帅哥皇帝很早就被确立为了皇储,接受的是皇储的教育,老皇帝也故意默许他培养班底,这样一系列的做法,就是为了能给帝国培养出一个出se的皇位接班人。

    这种情况下,帝国不需要,也绝不允许一个皇权挑战者出现!这样的话只会带来内讧内耗。

    所以,这位希洛亲王,是注定上位无望的。

    希洛说到这里,轻轻一笑:“幸好,我自己从来没有什么野心。我对皇位那种事情,从来就没什么兴趣。我喜欢逍遥自在,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看着皇兄年纪轻轻,每天就要吃那么多苦,做那么多事情……他才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白头发。为了保持皇储的完美形象,他不能随便玩耍。不能亲近女se,不能喜好音律……否则就会被人说是玩物丧志。那样的皇储,不做也罢。所以,我从来不争,所以,我一直在躲避。

    “我十五岁的时候,父皇去世,皇兄成为了新皇,我成为了帝国的亲王。皇兄上位之后。为了巩固皇位,清洗了一批曾经和他作对的人。这并不奇怪,任何一个皇帝上位都会这么做。任何一个帝王,都总会有一些敌人存在。然而我却知道,这种事情会给我带来很多麻烦。的确。有人暗中联络过我,有人试图站到我身边。我选择了逃避,我离开didu,到处逍遥玩耍,天南海北,就是不肯留在didu,留在这个漩涡zhongyang。

    三年前。皇兄出事,他的孩子夭折,然后他坠马受伤,重伤后就一直无后……于是我的麻烦又来啦!不论我躲到哪里。总有一些人,一些势力,会找到我,试图说服我。靠拢我,他们想把我推上去。把我捧出来。这几年,我不停的从南跑到北,从东跑到西……你可能想象不到,我一个堂堂的帝国亲王,简直就如同一个逃犯一般,时时刻刻的都在逃避着那些想拥护我当皇帝的人。”

    说到这里,希洛看了一眼陈道临,笑道:“其实这次我都不想回didu的。因为我知道,最近关于立储的事情,didu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这种时候我跑回来,实在是自寻烦恼。我已经跑去了南方沼泽躲避了几个月……但终究,却是皇兄的一封亲笔信,他命令我无论如何也要在新年之前赶回didu来,我不得已才奉命返回。而就在昨晚的宴会,会上不知道多少人给了我各种暗示,有的当面和我做出了各种承诺,还有的要和我约定时间私下里见上一面……可怜我堂堂的一个帝国亲王,都不敢住在didu里,只能连夜的逃出didu来,住到城郊的皇家别院去。我是打定了主意,在新年庆典之前,没有天大的事情,打死我也不会进didu去的!”

    陈道临听到这里,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那个……殿下,您就真的……真的对皇位一点想法都没有?”

    希洛笑了,他看着陈道临:“如果我告诉你一点都没有,你信不信?”

    “不信。”陈道临摇头:“那毕竟是皇位!至高无上的至尊之位,号令天下,生杀予夺!”

    “是的,我自己也不信。”希洛对陈道临眨了眨眼睛,低声笑道:“其实……我和你说实话,我年少的时候,也的确是有过一些动心,有过一些想法的。”

    “哦?”

    陈道临心中一动,顿时好奇了起来。

    这位公认的一直对皇位不屑一顾的亲王,居然……真的曾经有想过当皇帝?

    “那是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小小的孩子懂得什么,加上又被一些有心接近的人刻意蛊惑,只觉得皇位是那么诱人,一旦坐上去就可以号令天下,是何等的威风。还有人甚至会很险恶的挑起我对皇兄的嫉妒,让我忍不住想:同样都是父皇的儿子,凭什么皇位就一定是他的?父皇为何如此偏心?这样的想法,我不是没有过。”

    陈道临呆住了。

    “不过……那个时候我毕竟年纪很小,还不太懂得许多世间的险恶。”希洛苦笑:“我的父皇用一场血腥,及时激醒了我!我刚才告诉过你,我十二岁的时候,父皇一口气清洗了几名试图拥立我的贵族。而就在那个夜晚,我被父皇叫了过去,我亲眼看见那几个曾经蛊惑过我的人,被剥去了华服,跪在了雪地之中!父皇下令,让御林军武士,当着我的面,将这些人勒死在了雪地里!那个时候,父皇就用这件事实告诉了我:你哥哥的东西,你不许抢!”

    陈道临心中一凛。

    希洛却仿佛苦涩的笑了笑:“我当时被吓坏了,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心中很害怕父皇,甚至还恨过他一段时间,我恨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但是后来,我终于明白了过来。就在父皇死的死后,我和皇兄一起在父皇的床前……”

    陈道临听得心中砰砰乱跳!

    “父皇拉着我皇兄的手,先是对他交代了一些国家大事,然后……他一手抓着皇兄,一手指着我,对皇兄说:皇位已经给了你,那么你就要保证让你弟弟一世平安!除非是叛国谋逆大罪,否则终你一生,你不得有一指加害于他!”

    说到这里,希洛的脸se越发的黯淡,他低声苦笑:“然后,父皇居然让皇兄先出去,只留下了我一个人跪在他的床前。他最后握着我的手,对我说:我知道你恨过我,可其实我心中一直最爱的是你。民间的人都有偏爱幼子的习惯,何况是我。正因为我格外偏爱你,才不希望你卷入那些权势倾轧之中,作为你的父亲,我只希望你一生快快乐乐简简单单逍遥自在的生活。……然后,父亲是握着我的手闭目的。”

    陈道临心中猛的跳了几下。

    希洛仿佛侧过了脸去,遥望着远处黑暗的旷野,过了会儿,他才低声道:“所以,我后来就再也没有兴起过和皇兄争夺的念头。我这些年来,逍遥自在的度ri,再也不追求那些事情。有的时候,我也曾经会想过,如果是我当上皇帝会如何,不过我很快就告诉自己,我无法比皇兄做的更好。对帝国来说,他是一个出se的好皇帝,而我,是一个逍遥的富贵王爷,这一生,我已经过得很快乐了。”

    说完这些,希洛才转身,凝视着陈道临:“达令先生,我的这些话,你信不信?”

    看着希洛清澈的眼神,陈道临点点头:“我信!”

    “所以……我已经躲了这么多年,我可不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又卷入什么事情当中。”希洛淡淡一笑:“那么我的这个请求,请您务必答应吧!”

    陈道临思索了会儿,却忽然脸se一变!

    他豁然抬头,盯着希洛,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字道:“殿下……难道……您猜到了什么?你一味的想置身事外,难道……卡门院长遇刺的事情,会和皇储之位的归属有关?!”レ..レ梦レ岛レ小说レ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