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百五十八章 【学院的态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两百五十八章 【学院的态度】

    陈道临随卡门驱车前往didu,这一夜的变故巨大,经历了几次生死线上的挣扎。两人在路上的时候,陈道临自然感觉到了卡门院长的态度有了一丝改变。

    从前卡门虽然对自己很是善待,但那是一种标准的学院领导对于新兴年轻天才的爱护和器重。而经过了昨晚的这一场危机之后,在一路上,陈道临感觉到卡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虽然依旧语气是那种冷酷的味道,可偶尔的话语之中也更多的流露出了几分对自己的关心和亲近。

    显然这是因为自己昨晚在危机时刻没有抛下她独自逃离,这等忠诚可靠的行径打动了卡门——至于其中有没有几分,是因为自己曾经扒掉了这位美女院长的衣服,这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这件事情,陈道临自然是让它死死烂在肚子里,绝不敢再提及半个字的。

    卡门一路上又仔细的问了一番陈道临是如何干掉那两个魔法师的,又让陈道临将交战的过程仔细的说了两遍。随后卡门院长叹了口气,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你这人,运气倒是好到了极处,胆子也是大到了极点!这两场厮杀,若是有半分差错,现在你我都已经惨死了。”

    陈道临笑了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当时情况危急,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不拼一把就要死,我也是运气好罢了。”

    “这可不是运气。”卡门瞄着陈道临,神se古怪:“这等生死关头,搏杀之间,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勇气,还需要经验,眼光,和瞬间的判断力,把握战机的敏感xing。一个普通人是绝做不到这点的。只有多次游走在生死关头的人,多次历练过生死线,才能做到这种程度……达令,你之前,一定经历过不少事情吧?”

    陈道临一阵语塞。

    仔细想想,自己来到罗兰世界的这近一年时间,改变得也真是不少了。

    从一个原本的胆小懦弱,偷jian耍滑的小草根宅男,而渐渐蜕变成了一个面对死亡也敢于放手一搏的勇敢之人。

    之前多次生死经历,也的确是将自己的气质和xing子磨砺得天翻地覆,整个人都仿佛蜕变之后,焕然一新了。

    细细想来,自己来到这罗兰世界之后可真是多灾多难,在冰封森林里就几次差点死在兽人的手里,后来带着巴罗莎跑到人类世界,先是遇到小院子里的石头夫人一伙人,就又差点送命。随后南下,破坏了李斯特家族的联姻,当了挡箭牌,就差点被李斯特族长派人干掉。带着洛黛尔私奔,又跑去东海外,和海盗们数次周旋,可谓是九死一生。后来离开了恶魔岛,又落入海盗手里,差点就和那个该死的独眼同归于尽了。

    带着夏夏两人坐船在海上漂流,几乎就陷入了绝境,当时已经万念俱灰,就坐着等死了……

    一个普通人就算是一辈子……不,就算是几辈子都遇不到这么多事情,却让自己在大半年的时间里一下全遇到了。

    如果说自己原本是一把破锈的烂刀,但是在这半年时间里不停的反复淬炼磨刀,也算是终于磨砺出几分锋芒来了吧。

    此刻卡门说出这样的话来,陈道临也是心中一动,忍不住审视了自己一番,心中也是感慨。

    “你杀了那两个法师,身份总能查得出来。凡是魔法师,在魔法工会中总有身份登记,我身为工会的高级执事,也有权限去查这些东西的。”卡门淡淡道。

    陈道临点了点头。

    “不过,我倒是有一句话想劝你。”

    “院长请说。”

    “你虽然杀了两个中阶法师,但说起来都是投机取巧,并不是你的真实本领。若是拼真正的魔法修为,其中任何一人,你恐怕都收拾不下。所以……这击杀两人的战绩,若是真的给你戴在了头上,以你的年纪,和你最近的风头……我担心你太引人瞩目,你应该明白木秀于林的道理,你年纪轻轻,出太大的风头未必是好事,而且还难免会引人嫉妒,今后也恐怕少不得会有些不长眼的急于成名的人跑来挑战你找你麻烦。这样的事情,还是能省则省……”

    说到这里,卡门看了看陈道临,故意停顿了话语。

    陈道临立刻就道:“院长您说的是,我自知实力不济,干掉那两个法师纯粹是运气好,就算说不出恐怕都没人信呢。我看……这事情还是瞒着好了,免得惹来麻烦。我年纪轻轻,最近出风头已经出得够多啦,院长您为我考虑,我心中实在是感激得很……”

    卡门仔细的看着陈道临,试图判断出他到底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只见陈道临目光清澈,态度诚恳,卡门不由得点了点头,对陈道临的感官又上升了几分。只觉得这个年轻的小子果然还是有点意思的:若是换了其他那些轻佻好名爱慕虚荣的年轻人,只怕恨不得能把这件事情张扬得全世界都知道!一战击杀两名中阶法师,这是何等的惊人战绩!只要传出去,立刻就可以名扬天下!

    陈道临年纪轻轻,居然不贪图这种虚名,看来倒是那种能沉下心来做事情的人。这种肯沉下心踏实做事的年轻人,如今可是越来越少了。

    其实卡门却是少想了一样:陈道临固然也是不想太过出风头。但答应得如此痛快,还有一项重要的原因是:怕人报复!

    自己阻止了对方一次如此重要的暗杀,那是何等的遭人嫉恨?若是还故意大肆宣扬出去,还大肆宣扬自己杀死了对方的两个魔法师,这样赤luo裸拉仇恨的做法,陈道临可没那么傻!

    “对外,就说那两个法师是我杀死的吧。”卡门仿佛笑了笑,侧目看了陈道临一眼,似笑非笑道:“你不会心中腹诽我这是欺世盗名,抢了你的名声吧?”

    “我怎么会这么想!”陈道临赶紧正se道:“院长这是帮我挡祸!若是这点道理我都不明白的话,也就白受您这么长时间的栽培了!”

    ……

    两人终于驾车来到了didu城外。

    宵禁的时候,城门紧闭,可卡门亮明身份之后,城卫军哪里会阻拦这等特权人士?

    而卡门随即就带着陈道临进城后,就直奔皇宫而去!到了皇宫门外,守护皇城的御林军一看是卡门深夜到来,哪里敢怠慢,很快就有一位统领赶来。

    卡门也不多废话,只告诉那个统领自己有要紧事要面见皇帝。对方原本还想推脱,半夜觐见皇帝这种事情,毕竟有些不妥。

    可卡门随即冷冷的丢过去一句:“我昨晚遭遇众多乱党袭杀,险些丧命,这等事情关系重大!你若不去禀告,天亮时候皇帝知道了,只怕会要了你的脑袋。”

    一听连魔法学院院长都遭到了刺杀,这位御林军统领顿时大惊,赶紧进去禀告,不多片刻,就有更多的御林军来到了皇城门口,大开大门,护卫着卡门和陈道临两人进了皇宫里。

    此时已经是黎明前,皇帝陛下原本还未起床。可一听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这位皇帝赶紧就起身。

    陈道临和卡门被带到了皇宫之中的一间大厅之中等待了片刻,就有宫廷侍者进来,态度战战兢兢的通告:皇帝陛下请卡门院长前去叙话。

    至于陈道临,他虽然也颇受皇帝的赏识,但是这点赏识毕竟还远远不足以和卡门这样的大人物相提并论。宫廷侍者就告诉陈道临让他在这里等待就好,至于皇帝会不会见他,何时见他——等着吧!

    卡门去觐见皇帝,陈道临一个人在这里等着,他拼了一夜,也的确是累的,加上jing神力耗尽,饥渴交加,请宫廷侍者弄了些吃的来垫了垫肚子,在椅子上几乎就要差点睡着。

    他一觉醒来的时候,窗户外的太阳已经照到了头顶,陈道临一个机灵,赶紧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擦嘴角,还有些口水。

    这个时候,他发现了这间休息厅里,并不止自己一个人了。

    卡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站在陈道临不远处的一扇窗口,背对着陈道临,凝视着窗外,怔怔出神。

    “醒了?”

    卡门并没回头,而是轻轻的丢来一句。

    陈道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整理了一下衣服:“我也不知道怎么,居然睡着了。”

    卡门转过身来,一双眸子盯着陈道临看了几眼,然后轻轻笑了笑:“你的确是累坏了。昨晚那些事情,你已经耗尽了所有的魔力,能撑着没倒下便已经很值得骄傲了。”

    顿了顿,她又笑道:“饿了么?我让人送些吃的来吧。”

    陈道临摸了摸肚子,苦笑道:“还真是饿了。”

    卡门点点头,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对外面低声说了两句什么,然后转身回来,径自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找了张椅子坐下,平视着陈道临。

    陈道临忽然才反应过来,卡门的装束都有些不同了。

    她已经换了一身新的衣服,正是她平ri里最喜欢穿的那种鲜艳的红se的长袍。而且坐得近了,陈道临更嗅到了卡门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沐浴后的清香,而卡门的发梢还有些chao湿,显然是在自己睡觉的这段时间里,她居然已经洗过澡换了身衣服了。

    这里……可是皇宫啊!

    卡门注意到了陈道临的眼神,摇头一笑:“我和皇后颇有些私交,平ri里也偶尔会来皇宫里陪她几ri,所以她那儿有我的衣衫,倒是你……昨晚厮杀了半夜,要不要叫人安排你……”

    陈道临哈哈一笑:“所谓臭男人臭男人,洗澡就不必啦,臭男人嘛,臭一点倒也没什么。”

    顿了顿,他才认真的看着卡门:“院长,你见过陛下了?”

    卡门的眉头一皱,随即又松开,叹了口气:“见过了。”

    看着卡门的神se有些古怪,仿佛有些怅然若失的样子,不由得让陈道临有些诧异。

    卡门随即微微一笑:“你心中一定有许多疑问吧?我想,你现在最好奇的,一定是想知道,我遇刺的事情,为什么要连夜闯宫来禀告皇帝……”

    陈道临抓了转头发:“您是学院院长,您这样身份的人遇刺,自然是要赶紧禀告皇帝的,所以……”

    “言不由衷。”卡门摇头:“也难怪,这是你的优点,年轻人知道要把紧口风,不乱说话,这是优点,我不会怪你的。不过,现在这里就只有你我两人,你有什么话,对我不妨不用隐瞒。”

    陈道临愣了一下,才道:“院长……我……”

    “你昨晚救了我的命,所以,这事情我也不必隐瞒你。”卡门淡淡一笑:“其实……希洛亲王的态度上,你应该已经猜到几分了。他迫不及待的想置身事外,就是因为,我遇刺的事情,只怕和皇储之位有关系!”

    陈道临心中一凛,他想不到卡门居然会主动对自己说起这些话。

    “关于立储这件事情,帝国的各方势力都在着急,可偏偏大家虽然着急,但也都要有所克制,最多就是上书建议皇帝早早立储。可对于到底立谁,却是没几个人敢说话的。毕竟这是皇家之事,而这问题也太过敏感。达令,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陈道临想了会儿,道:“我想……大概是因为这次立储,是一件非正常状态下的事件。若是正常的立储,立储之人是皇帝的儿子,下面的大臣建议立谁不立谁,倒也正常。可如今皇帝无子,几个候选人不是他的弟弟就是他的远亲——如果我是皇帝的话,这几个人恐怕都不是自己心中的得意人选。谁不想把家业传给子的亲儿子?谁愿意把自己拼力维护了几十年的江山拱手送给外人?所以,皇帝现在的心思一定是极复杂的,若是此刻建议太多,而且如果公然上书建议皇帝立谁不立水,反而会引起皇帝的极大反感:我还没死,你就这么热心的帮着想把我的江山送给外人了?!

    所以,现在帝国的大臣们,最多只能上书建议皇帝立储,却不敢建议皇帝立谁。

    建议立储,可以标榜自己是一心为国,毕竟皇储是一国之本,迟迟不立储,会动摇统治根基,让下面的人心中不稳。建议立储,可以说自己只是为了国家着想,是尽一个臣子的本分。

    可立谁不立谁,那是皇帝的权力了,若是臣子说得太多,就显出了自己有所私心了。”

    陈道临说到这里,卡门点了点头,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说的有些道理……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几分政治上的见解。”

    陈道临心想,现实世界里虽然我没见过这种事情,但是什么夺嫡啊立储啊之类的宫廷戏影视剧,小说故事之类的,不知道看了多少了,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

    可随后卡门淡淡一笑:“大部分人是不敢妄谈立谁的。但是皇帝立储的事情,却总要问几个人的意见。这事情,旁人不敢置喙,可有几个人的意见,陛下却是必须要认真考虑的。”

    陈道临点点头:“我明白。陛下立储一定也要参考几个帝国最重要的大人物的态度嘛,比如什么宰相啊,军队的大佬啊,贵族的领袖啊什么的……”

    “我的意思是……这几个人之中也包括了我。”卡门淡淡道。

    “……呃……呃?”

    这下陈道临是真的愣住了。

    皇帝要参考卡门的意见?

    这……似乎就有些奇怪了吧。

    卡门是谁,她是魔法学院的头号人物。

    对,没错。魔法学院的分院长,哪怕是放眼帝国,也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了,魔法界的翘楚,学院的领袖,本身也是实力强大的魔法师,这样的人,跺跺脚就能引发一场地震。

    可魔法师……似乎从来不会参与到皇家立储这等“国家大事”上吧。

    魔法师不是应该都不参与世俗事务,不争权夺利么?何况是卡门这种xing子淡漠的人,她怎么会参与到皇家立储上去?而皇帝……为什么会一定要重视她的意见?

    卡门看着陈道临,淡淡道:“第一,我是霍格沃茨分院长。你知道的,魔法学院从无院长,按照帝国法令,魔法学院的院长只能是皇帝陛下本人担任,所以,未来的皇帝,也会接任学院院长的头衔。而且,魔法学院也一直是皇家势力拼图中重要的一块!未来的新皇帝要想能继续牢牢的笼络住魔法学院,想要让魔法学院上下对他的号令尊重,那么前提就是,这个皇帝的人选,不能是魔法学院所讨厌的。我是霍格沃茨分院院长,我代表的是霍格沃茨分院的态度,而霍格沃茨分院几乎就可以代表魔法学院的态度了。更加不用说……我能当上霍格沃茨分院院长,必然是得到了郁金香家族的全力支持。所以……我的态度,很可能也会隐隐的代表着一些郁金香家的看法。”

    “嗯。”陈道临点点头——这么说的话,倒也有点道理。

    “不过,若是说皇帝立储,就因为这样,而要重视魔法学院的意见,也不尽然。”卡门淡淡道:“皇家立储,牵扯太大,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未来,魔法学院方面,其实也从来不会主动的参与其中,任何人选,魔法学院都从来不怎么发表意见,所以……”

    陈道临苦笑:“您把我说糊涂了,到底……”

    “魔法学院从前从不发表意见,因为前几代皇权更迭,都是父传子,正常传递。但是这一次不同,是兄传弟,甚至是要传给外戚远亲。这个时候,魔法学院就不会如往常那样毫无态度了。新皇的人选,自然也会有亲厚疏远的区别。”卡门低声道:“我也不怕告诉你,在昨晚之前,我一直都意属希洛亲王的。”

    “啊!”レ..レ梦レ岛レ小说レ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