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不能忍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必须公正说明的是,在给这个银眸女子处理伤口的时候,陈道临的确是心无半分色念。

    这倒并非是说我们的道临哥是正人君子一枚,而实在是因为这女子身上的伤势太过恐怖,那鲜血淋漓血肉模糊的样子,实在没有半分美感——他陈道临又不是那种喜欢血腥的变态狂人,一般人纵然不晕血,看见这种伤势不吐出来就算是心理承受能力强悍了,哪里还会有半点色心?

    幸好包里带的医用酒精还在,清理了伤口然后包扎。道临毕竟不是专业学医的,这绷带就包的歪七扭八,忙完了一切之后,也累的道临满头大汗。

    看着兀自昏迷熟睡的银眸女子,陈道临叹了口气:“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你自己的人品了,反正哥能做的都做了。”

    重新生了堆火,陈道临开始一件一件的将自己的东西收拾了起来,然后老实不客气的将属于自己的那件玻璃钢的胸甲穿回了自己身上。

    但愿……不会再有什么凶猛的野兽跑来吧。

    天亮的时候,这个女子终于醒了过来,她刚一睁开眼睛,立刻就警惕的坐直了身子,一双银眸眯着,目光如电的扫向周围,下意识的便伸手去摸武器——自然是摸了个空。

    随即她才仿佛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坐在附近靠着大树上闭目的陈道临,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被解开的衣衫,歪七扭八的绷带将自己的左侧胸膛和肩膀都裹在了里面。

    这女子仿佛皱了皱眉,随即目光就变得古怪了起来。

    陈道临是真累坏了,原本只是闭目养神,却没想到居然真的睡了过去,等到他被人踢醒的时候,抬起头来就看见那个银眸女子站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身上裹着绷带。

    因为背着光,陈道临看不清这女子脸上的表情,却能感觉到那双银眸里的眼神似乎要将自己穿透一般。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这个女子才缓缓走到一旁,对着那团篝火,忽然就缓缓单膝跪了下去,一手按胸,一手指地,闭上双眼,满脸虔诚,口中低声念念有词。

    这摸样似乎实在进行什么宗教的祈祷仪式。

    让陈道临诧异的是,随着这祈祷的仪式进行,银眸女子的身上居然渐渐的散发出了一团神圣凛然的光芒来,这乳白色的光芒看上去暖洋洋的,却隐隐的蕴藏着一股叫人不敢逼视的威严之意。

    而这个女子进行完了仪式之后,满脸疲惫,但是眼镜却越发的亮了起来。

    过了会儿,银眸女子站起来之后,重新走到了陈道临身边,却指了指陈道临身边放着的那柄长菜——她自己的短刀早已经毁掉了。

    陈道临犹豫了一下,将菜刀递了过去。

    这女子接过,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开,却是跑去了周围将那些倒毙的狼尸一一剖开,她动作熟练,如同一个娴熟的屠夫,片刻之后,就将那狼群的首领头狼脑袋上的犄角给连根割了下来,而一张一张或破损或完好的狼皮也被剥了下来。

    最重要的是,她剖开了那条头狼的脑袋,从里面挖出了一枚桃核大小的晶体石一般的东西,看上去散发着微弱并不明显的银光。

    自始至终,陈道临都安静了坐在一旁看这个女子如何将一头头狼肢解,最后看她挖出那没小晶石,陈道临心中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大概是因为陈道临没有趁机逃跑,又大概是因为陈道临出手给自己包扎了伤口,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个银眸女子对陈道临的态度客气了许多。

    虽然依旧语言不通,但是两人却都能够耐下性子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肢体手势交流。

    这女子居然将那枚晶核直接丢到了陈道临的怀里。

    陈道临愣了愣,银眸女子指了指地面——那正是被削成了两截的电击棒。

    “呃?算是补偿么?”陈道临有些费解。不过女子银眸里的善意陈道临还是能领悟到的。他龇牙笑了笑,从登山包里拿出了一根火腿肠撕开递了过去。

    看着银眸女子面带狐疑的将火腿肠吃了下去,眼神顿时一亮,一根火腿肠很快就进了肚子,这女子看向陈道临的眼神越发和善,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非常清晰的说出了几个音符。

    陈道临开始没明白,不过在这个女子锲而不舍的反复念着那几个音符,同时还指着自己的鼻子——陈道临终于明白过来了,那是她的名字。

    “你叫……不撸?腐撸?哭撸?啊……是布露?咦?这正巧是英语蓝色的意思么?就叫你小兰好了。”

    反正语言不通,也不管这女子是否愿意,陈道临就给对方加了一个“小兰”的匪号。

    最后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临!”

    在他反复的念了几遍之后,小兰终于听明白了。

    然后这个银眸女子盯着陈道临的眼睛,那张脸庞上居然流出了一丝奇异的羞涩来——幸好这羞涩只是瞬间即逝,快的甚至陈道临都没有来得及捕捉到。

    最后她口中清晰的喊出了陈道临的名字:

    “达令!”

    ……好吧。陈道临很邪恶的默认了这个称呼而没有纠正。

    虽然你相貌经济适用又平胸——不过腰细腿长,尤其是那滚圆修长的大腿还是非常诱人的——这若是放在陈道临自己的那个世界,这等美腿妹纸虽然胸小了一点,但绝逼是那种能登杂志封面的超模身材。

    被这样的妹子叫“达令”,反正陈道临心中还是蛮爽的。

    随后小兰指着陈道临身上的胸甲,准确的说是指着胸甲上的那朵火焰郁金香的图案,表情严肃的问了几句什么。这已经是她第二次用如此严肃的态度对这图案发出疑问了,就算是再傻的人也会察觉出一些端倪,何况陈道临并不傻,他也意识到有些不妥,可惜语言不通,两人目前能交流的仅限于对方的名字而已。

    无奈,只能再次作罢。

    在陈道临看来,这位小兰姑娘实在是一位彪悍的妹子,身受这么重的伤,却居然还能支撑着活蹦乱跳。倒是休息了半日之后,她居然就把身上的那绷带给扯掉了,让陈道临目瞪口呆的是,原本那狰狞吓人的伤口,居然已经愈合了一大半!

    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势基本消失,只留下了一些淡淡的粉色的疤痕而容易。

    “这是什么体质啊!”陈道临惊诧了,然后他脑子里忽然跳出了一个小兰今天早上在火堆前进行的那个神秘的宗教祈祷仪式……那全身乳白色的神圣光芒。

    毕竟也是看过无数穿越故事,玩过无数游戏。陈道临立刻就把握住了其中的关键。

    难道这就是传说之中的魔法……治疗术什么的?

    休息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傍晚时候陈道临终于忍不住了,他对小兰做了几个手势,也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看懂了,抓起自己的登山包就朝着那湖泊岸边跑去。

    走到了岸边,陈道临飞快的脱去了自己的衣衫,然后扑腾着跳进湖水里,一手那着块肥皂,痛快的洗了个干净——那一身的血腥臭气终于被洗去之后,陈道临心满意足的走上了岸来。

    回头看去,却看见了让他大喷鼻血的一幕!

    原来小兰看着陈道临跳进湖水里洗澡,并没有阻拦,却也走了过来,一边走,这个长腿的妹纸就将身上的衣衫渐渐脱去。

    来到湖边的时候,这位妹纸身上的布料的稀少程度已经可以直接媲美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了。

    她仿佛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躯暴露在陈道临的目光之下,只是一手抚着胸,缓缓走进了湖水之中。

    此时此刻,陈道临心头狂跳,脑子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就算胸小……那也是胸啊!!

    ……

    就在陈道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时候,小兰却面色如常的缓缓来到了他的身边,虽然此刻湖水已经没过了胸膛,只是那湖水清澈,却仿佛也遮挡不了多少春色。

    陈道临顿时觉得自己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倒是小兰却比他要大方多了,凑了过来,鼻子在陈道临的周围嗅了嗅,眼睛里放出惊喜的光芒,最后目光落在了陈道临手里的香皂上,指了指。

    很显然,她这是要借用。

    陈道临赶紧将香皂塞进了小兰的手里。

    就在他准备往后退开的时候,小兰却忽然纵身贴了上来,这个女子就这么贴在了陈道临的身上,甚至那轻柔的呼吸就这么喷在陈道临的脸颊上,有些痒痒的感觉,简直就是痒到了心中!

    随后,小兰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她忽然低下头去,吐出粉嫩的舌头来,在陈道临的脖子上轻轻一舔……

    “…………”

    麻痹的!真心不能忍了!!这要还能忍,那还算男人嘛?!

    陈道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嚎叫一声张开双臂扑了上去,顿时两人就扑腾在了这清澈的湖水之中……

    ……

    …………

    `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