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正宗高富帅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接过了肥皂,细细打量这个少年。

    这少年却只看了陈道临一眼,就将眼神转向了一旁的蓝蓝,然后他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意外,轻轻一叹:“想不到在这里能见到一位教会的苦修者。”

    他对着蓝蓝颔首,蓝蓝神色有些古怪,一张脸却已经涨红,仿佛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咳咳!”陈道临用力咳嗽了一声,然后看着这个少年——这少年良好的风度让陈道临本能的生出一丝不爽来。这纯粹是**丝遇到高富帅的那种本能的心理排斥。他斜着眼睛看着这少年:“赶路么?”

    “是。”少年脸上的微笑依然难么谦和有礼,而且明显是有些微微的羞涩:“这里就是大圆湖了吧?”

    顿了顿,在得到了陈道临的肯定点头之后,他微微一叹:“果然是好远的路,晚上这么黑,我在树林里差点就走错了方向。”

    说到这里,他看着两人:“两位……是来冰封森林里的冒险者吗?”

    蓝蓝依然不说话,她似乎变得有些古怪,悄悄的往陈道临身后站了站,试图用陈道临的身体阻挡住对方的视线。

    陈道临察觉到了蓝蓝的怪异,他不动声色的往前走了两步,笑道:“不错,我们正生了篝火准备宿营。”

    这少年仿佛松了口气,看着两人,那俊秀斯文的脸庞上生出了一丝奇异的表情,微微一沉吟,语气有些为难:“那个……相逢不如偶遇,我也正好要宿营,既然大家遇到了,不如就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嗯,阁下以为怎么样?”

    陈道临心中叹了口气,看了蓝蓝一眼,发现这个小妞依旧不说话,不由得心中有些无奈:“好吧,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不过,这森林里的可怕的东西很多,晚上……”

    “魔兽什么的倒是无妨。”

    说着,这少年微笑,他抬起左手来,手指上戴了一枚戒指,戒指上的宝石碧绿,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他仿佛只是随意一晃手腕,立刻手里就多出了一个小小的布包来。

    陈道临眼睛顿时一亮……魔法?

    察觉了陈道临的眼神,这少年微微一笑:“冒昧了。其实……我算是一名魔法师。”

    “哦……”陈道临连连点头,眼睛却盯着对方手上的那枚戒指。

    接下来,这个少年开始变戏法一般的,手里不停的变出了各种东西。

    帐篷啦,宿营用的锅子啦,食物啦,干净的淡水啦,甚至还变出了几套干净的衣服。

    最后这个家伙甚至弄出了一包茶叶来,用小锅生了火,咕嘟咕嘟的煮起了茶。

    陈道临看的心中大为羡慕。

    这家伙手里的那个戒指,就是传说之中的储物魔法装备吧?

    虽然之前从不少传说故事里听说过这种东西,不过此刻真的亲眼看到,陈道理依然心中羡慕不已。

    这少年极为和气,煮好了茶之后,甚至主动倒了两杯邀请陈道临和蓝蓝同饮。

    陈道临倒是没拒绝,蓝蓝却借口太疲惫,而躲到一旁休息去了。

    陈道临对这个衣服上有郁金香标志的少年颇为好奇,而且感觉到了这个家伙似乎性子和气无害,就干脆和他坐在了一起,想着是不是能套出点有用的消息。

    当然,他趁着对方没主意的时候,就已经先抓了一把柴灰抹在了自己的胸甲上,把郁金香图案给抹上了。

    这少年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浓浓的世家风范——用陈道临的话来说,就是一股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装逼气质。喝茶的时候,所有的仪态都极为得体,就连说话的语气,也似乎永远是那么谦和——只是这种谦和却让陈道临有些不太舒服的感觉。

    “对了,你见过这个东西?”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拿出那块香皂来。

    “肥皂而已。”这少年失笑道:“这东西虽然少见,不过在帝都我认识的那些人之中还是常见的,虽然产量少了一些,不过我家里的工房就有专门做这个的。”

    嗯……家里的工坊……郁金香家的工坊。

    肥皂……

    陈道临心中暗暗的记下这些有用的信息,然后笑道:“看您的样子,应该也是一位身份高贵的贵族吧?一位贵族老爷,怎么会远离繁华的地方,;跑到这种危险的丛林里来呢?”

    这话若是换了刚才那个叫做落雪的精灵,陈道临就绝不敢问出口。因为那个落雪虽然也很和善,但是却总是给陈道临一种危险的感觉。

    至于这个少年——他仿佛就是那种还没有见识过人间艰险狡诈的淳朴的世家少年,说话的时候都还带着几分羞涩和天真。

    这种温室里长大的,还没有经受过风雨的花朵,才是最好骗的。

    果然,这个少年略微一沉吟,就笑道:“不错,我的确是出身贵族。”

    顿了顿,他干脆指着自己的衣衫上的符号:“想来您也看见这图腾了。我是郁金香家的人。”

    陈道临立刻做出了惊讶的表情来——他心中早做好了准备,脑子里模拟了数次自己的反应,此刻这惊讶的表情从脸上表现出来,倒是恰如其分,不温不火,丝毫看不出破绽——就算有破绽,也不是这个未经人事的小贵族能看的出来的。

    “郁金香家的人啊!”陈道临故意深深吸了口气,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来:“你……不会是郁金香公爵的传人吧?”

    少年轻轻一笑,并没有正面回答陈道临的问题,却反而说了一句:“您太客气了……其实贵族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而我来到这冰封森林里冒险,也和贵族的身份没什么关系……您别忘记了,我同时还是一位魔法师。”

    陈道临嘿嘿一笑:“魔法师也有不认识路的么?”

    这少年脸上微微一红,不过看来他家教的确极好,被陈道临嘲笑了一句,却丝毫不生气,只是低声道:“那个……我第一次出远门,没什么经验。而且……之前我听见北边有兽潮的声音,把这片林子踩的面目全非,所以我一路过来,还想着要躲开它们,却险些就走错了路。”

    “兽潮?”陈道临笑道:“这个我倒是看到了。你是说那些狼族的狼骑兵么?我看也没什么厉害的。”又看了这少年一眼:“你既然是一个魔法师,为什么要要畏惧那几个狼骑兵呢?”

    少年淡淡一笑,并不说话,只是看了陈道临一眼。

    陈道临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幼稚了。

    人家是什么人,是郁金香家族的传人……根据蓝蓝的说法,那是在这个世界的人类帝国之中大有身份的大人物。

    而兽人是人类的死敌。

    这位郁金香家族的人穿过兽人王国的地盘来到这冰封森林,当然要小心的隐藏身份,不能让那些兽人知道——否则的话,兽人若是得到消息,人类帝国的大人物郁金香家的传人跑到北边来了,还不干脆直接集中力量来一个斩首行动么?

    两人喝了会儿茶,陈道临越来越觉得这个少年有趣。仿佛每说两句话,他的脸就会红一下,交谈的时候,虽然也是保持了让人钦佩的风度,可是偏偏在陈道临看来,那种没出过门的雏儿的味道,却是怎么都挡不住的。

    这种涉世未深的少年郎,怎么就敢跑到这么遥远的险恶的地方来呢?

    他又试探着打听了一些关于郁金香家族的事情,不过让陈道临失望的是,这个少年的家教极好,似乎对于自己的家族的背景,并不喜欢炫耀。每每陈道临提出的问题,他都是轻轻的岔开话题,不愿意深谈。

    陈道临心中羡慕的直流口水。

    这种人根本就不用装逼了,已经牛逼到了骨子里。甚至不屑于谈论自己的背景。

    若是换了自己这种**丝……假如老子是这个牛逼哄哄郁金香家族的后人,那恨不得把郁金香三个字刻在脑门子上才好呢。

    ……

    两人喝完了一杯茶,陈道理看了看月色,忽然听见了远处林子里传来一阵仿佛狼嚎般的野兽嚎叫。

    陈道临顿时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他可没忘记前天晚上自己和蓝蓝遇到的那群魔兽狼的袭击。

    这个郁金香家的少年神色不变,只是随着陈道临的眼神方向,朝着树林里看了一眼,笑道:“嗯,晚上休息的时候是要防着这些畜生呢。不过,幸好我带了好东西出来。”

    说着,他又一抖手腕,从左手的那枚魔法戒指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倒出了一些绿色的粉末来,均匀的洒在了篝火宿营的周围一圈。

    这绿色粉末毫无味道,被风一吹就即散去了。这郁金香家的少年神色很是自信:“好了,我们这就休息吧,今晚任凭什么魔兽,都绝不敢靠近这里的。”

    “咦?这么神奇?你弄的这绿色的粉末是什么东西?是魔法药剂么?”

    “不是……只是一点出门野营用的东西,不是魔法药剂……嗯,这东西对人应该是无害的。”

    无害啊……

    陈道临忍不住在地上残留的一点绿色的地方,伸出手指来蘸了一点,凑到鼻子前用力嗅了嗅,可怎么也嗅不出味道,他毕竟在这位高富帅小贵族面前有些自卑,忍不住就装逼学着自己看过的那些野外生存电视节目里的专家的样子,将手指伸入自己的嘴巴里舔了舔,然后故作深沉道:“嗯……有一股淡淡的咸腥味道……”

    那郁金香家的少年眼看陈道临忽然这么一个举动,那张俊脸上顿时就仿佛石化了一般,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陈道临,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陈道临装逼不成,可心中好奇心毕竟无法忍耐:“这到底是什么?”

    “呃……”这郁金香家族的少年果然还是心肠厚道,看了看陈道临,勉强笑了笑:“这个么,我还是不说了吧。”

    顿了顿,他忽然就从戒指里又取出了一套仿佛是牙膏牙刷一样的东西:“休息前好好的漱漱口吧。”

    陈道临一看他手里的东西,眼睛一亮:“咦?这也是你家里的工坊弄出来的?”

    得到了这郁金香家少年的肯定回答之后,陈道临心中已经渐渐可以肯定一个猜测了!

    这郁金香家族的初代大公,必定和自己一样也是个穿越者!

    哼……卡巴斯基防线,肥皂,牙刷牙膏……

    这要不是穿越者,道临哥就敢脱光了跑去市政广场唱江南丝带!

    眼看再也套不出什么话来,陈道临干脆就和这位少年打了个招呼,走到了蓝蓝那儿。

    蓝蓝身上裹了条毯子正在篝火的对面闭目养神,陈道临走了过来,坐在她身边,看着蓝蓝,心中想着,等白天自己恐怕就要离开了……又想起两人之前在湖水里激情的那一晚,不由得心生几分柔情。

    下意识的伸手去抚摸蓝蓝的秀发,可蓝蓝却立刻睁开眼睛,看了陈道临一眼:“你还不去漱口?”

    “呃?”陈道临有些茫然。

    “人家好心不告诉你而已……”蓝蓝恼火的看着陈道临,那眼神里颇有一种怒其不争的懊恼:“你真是个没见识的土豹子。赶紧去漱口,没弄赶紧不去靠近我!”

    说着,就把陈道临往外推了推。

    “喂!你……咦不对!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陈道临不傻。

    “哼!”蓝蓝坐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陈道临,脸上的表情仿佛也是哭笑不得:“你觉得在野外,用什么东西最容易能吓退那些野兽不敢靠近?”

    “我怎么知道。”

    “当然是强大的魔兽的气味。”蓝蓝低声道:“在森林里,只要有狮子老虎这种猛兽的地盘,别的野兽就不敢轻易进入。而猛兽一般都是靠用粪便来留下记号的,所以……”

    陈道临脸顿时脸就绿了,猛然就大叫一声,抓着自己的脖子拼命干呕起来,一边吐一边叫道:“妈的!那不会是什么老虎的粪便吧?”

    “当然不是了。”蓝蓝一句话让陈道临心中稍稍放心,可下一句话就让他重新跌进了谷底。

    “那是龙的粪便,傻瓜!”

    `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