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耳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巴罗莎从自己的大腿上抽出一柄匕首来握住,努力放低重心,咬牙面对面前这狼人。

    金毛狼人咧嘴一笑,笑容狰狞恐怖,那眼睛盯着巴罗莎,眼神颇有几分玩味,忽然翻身一跃,就从坐骑巨狼背上跳了起来。它脚下皮靴践踏在土地上,拍了拍旁边躁动不安的坐骑,那巨狼很快就乖乖的伏下了身子。

    狼人将手里的弯刀从右手交到左手,昂首盯着巴罗莎,然后伸出右手,勾了勾手指。

    这个举动分明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和轻视,精灵小妞咬了咬牙齿,眼睛却盯着狼人,不敢动弹。

    狼人嘿嘿笑了笑,挥了挥手,它那匹坐骑巨狼更是往后退了退。

    狼人又对着巴罗莎勾了勾手指,那意思是:来吧。

    巴罗莎眼神越发的慌张起来,她很清楚面前这个对手的实力,在树林里把自己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自己自恃的神射之术,都被对方轻易的破解,虽然还没有短兵相接,但是显然,武技上自己只怕也绝占不到什么便宜。

    狼人的表情渐渐不耐烦起来,对着巴罗莎连连发出威胁的呜咽声,巴罗莎终于心中一横,下定决心,努力往前扑了上去,手里匕首飞快的挺刺。

    狼人眼角这才冒出笑意来,它雄壮的身躯以惊人的敏锐速度往后一缩,巴罗莎这一刺就落空,随后狼人身子一侧,瞬间一个侧滑步,就到了精灵小妞的侧面,伸手轻轻一拍巴罗莎的手腕,巴罗莎如中电击,痛呼一声,手里的匕首已经落地。

    狼人飞快的退了开,远远站定了,看了看巴罗莎,指了指地上的匕首,那意思仿佛是:捡起来,再来。

    巴罗莎满脸羞愤,身为骄傲的精灵一族,从来都是把这些兽人当做野蛮的低等种族,此刻自己却居然被一个狼人如此羞辱。

    精灵小妞怒气上涌,飞快的捡起匕首来,这次她尖叫了一声,飞身扑了上来,人在半空,忽然手里一扬,那匕首奔着狼人的面门射了出去。

    狼人的眼神里流露出了几分满意来,迎着匕首而上,却忽然侧了侧脑袋,一口将射到面前的匕首张嘴咬住!随后他拧身贴上了巴罗莎,巴罗莎虽然奋力的挥舞拳头直捣狼人的咽喉,但是这狼人身材高大,轻易就捏住了巴罗莎的手腕,然后轻轻一抖,就把巴罗莎反拧了过来,足见在巴罗莎的膝盖后弯一顶,精灵小妞痛叫一声,不得不单膝跪了下去。

    狼人手里一送,巴罗莎就扑倒在了地上,在想翻身,已经被狼人一脚踏住了后心。

    “精灵族,不过如此。”

    一句带着嘲弄和讽刺的冷笑声,居然是标准的精灵族的语言,清晰的落在了巴罗莎的耳朵里。

    这狼人的嗓音并不像其他兽人那样的粗豪嘶哑,隐隐的却仿佛有一种四平八稳从容不迫的味道,那说话的强调,尤其是精灵族的语言,居然隐隐的有一种高贵的强调,说的正是标准的大精灵族的口音。

    巴罗莎呆了一呆,身子一紧,却被那个狼人直接抓住头发提了起来。精灵小妞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是这狼人脸色冷酷,将她提在手里,凑近了过去,几乎就要碰到巴罗莎的鼻子了,狼人舔了舔腥红的舌头,冷冷道:“我有一个问题问你,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你应该很清楚,你的这点微末本事,在我面前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所以,我想怎么处置你,你没有一点办法的。”

    “……”巴罗莎脸色苍白。

    “一般来说,我的脾气都很好,我也不愿意对精灵族做出太过分的事情。”这个狼人的语气依然是那么缓慢而从容,可是偏偏这种语气里,那种对生命冷漠到了骨子里的寒意,却让巴罗莎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只听这狼人用慢吞吞的语速继续道:“但是很不巧的,我现在却没什么耐性,所以,如果你不肯听话,那么我只好用一些我自己都不喜欢的手段来对待你了。可怜的精灵。我不介意杀了,你吃到你……甚至,我可以做的更邪恶一些,我可以在杀死你之前,先好好的用一用你。虽然我从来没有尝试过女精灵的滋味。”

    这话说的更是露骨邪恶,可让巴罗莎心中发寒的是,这狼人说起这话来,语气平缓冷静,丝毫没有威胁人的样子——就仿佛是在叙述一件简单的事实。

    偏偏是这种轻描淡写的语气,却让巴罗莎真的是恐惧到了骨子里。

    狼人感受到了手里的精灵小妞在颤抖,它满意的笑了笑。

    “好,看来你是真的害怕了。现在,我需要你回答我的问题……”狼人深深吸了口气:“前些日子,有些狼人在大圆湖附近放牧兽群被你们草木精灵伏击了,那些被俘的狼人,被你们抓到什么地方去了?”

    巴罗莎被抓着头发,疼的眼泪直流,听了对方的问题,立刻就叫道:“我不知道……啊!!”

    她只回答了一句,这狼人已经轻轻一笑,另外一只手竖起一根手指,那尖锐的爪尖,轻轻的刺进了巴罗莎的肩膀上,然后……嗤的一声,将巴罗莎的肩膀部位连衣服带皮肉的划下一条口子!

    狼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凑过去,那舌头在精灵的肩膀伤口上舔了舔,然后低声笑道:“很甜美的血液味道呢。”

    它凑到了巴罗莎的耳朵旁,低声道:“别欺骗我,精灵。你是草木精灵族,我跟了你三天,你具备了你们草木精灵部落的自然呼唤的天赋。能具备这样天赋的草木精灵,绝不是什么普通的小角色。你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

    巴罗莎鼻子里轻轻的哼了哼,却只是紧紧咬住牙齿。

    狼人摇头,眼神渐渐冷了下去。

    可就在这时候,身后,它的那匹坐骑巨狼,忽然不安的昂起头来,鼻子在空气里嗅了嗅,然后发出了威胁的呜呜的低吼声。

    狼人心中一动,看着自己的坐骑,立刻就警觉起来,将巴罗莎丢在了地上,握着弯刀,双眼眯成一线,盯着林子深处扫去。

    呼!

    一团黑影子飞了过来,狼人冷笑一声,挥手一刀劈过去。

    砰!

    那黑影子被一刀劈爆,忽然就漫天红色的粉末洒落下来!

    狼人原本脸色镇定,可就在呼吸之间,陡然就觉得口鼻之中顿时火烧一般,胸口肺腑如沸腾了起来一样,眼中泪水长流,刺激的几乎就看不清东西,忽然就张口来,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它的那匹坐骑巨狼也是,在这一片红色的粉末之下,巨狼原本正张嘴低吼,这红色粉末顿时就小半喷在了狼口之内,巨狼狠狠的打了个喷嚏,然后痛苦的翻滚起来,用力张开嘴巴,吐出舌头来,仿佛发狂了一样。

    树林里,陈道临已经疯狂的冲了出来,他手里端着弓弩,飞快的狂奔而出,对着狼人狠狠的扣动了扳机!

    噗噗噗!

    连续三连射!

    价值两万的高级货的威力果然惊人!

    虽然陈道临是在奔跑之中发射,准头稍微歪了一点,有一枚弩箭脱出,只命中了两箭。

    但是穿透力惊人的弩箭依然给狼人造成了不轻的创伤。

    狼人虽然穿了胸甲,但是这弩箭是现代工艺制造,更比这个时代的军用手弩的穿透力强了何止一倍?一枚弩箭直接就将狼人的胸甲射穿,钉在了狼人的胸前正中央的位置!而另外一枚则命中了狼人的右臂,一箭下去,直接就射进去了小半,整个弩头都没入了肌肉之中。

    那狼人被袭受伤,怒吼一声,虽然在一片红色的粉末之中,满脸泪水睁不开双眼,口鼻肺部都如在火中焚烧,几乎连呼吸都已经无法继续。但是凭借着出色的战斗本能和无数厮杀历练出来的经验和感觉,却已经飞快的将陈道临的位置定位,手里的弯刀狠狠的掷了过去!

    那知陈道临早有准备!

    这家伙很清楚,和这些异界里武技强悍的兽人相比,自己只不过是战斗力为五的渣渣炮灰罢了,哪里敢和这狼人正面对拼?

    早在偷袭得手,根本就没等狼人还手,陈道临自己就第一时间飞快的往地上狠狠的扑了下去!

    这倒是绝对的先见之明了。

    狼人虽然反应也极快,这一刀射的精准凶狠,可谓是集它一声武技和厮杀经验之大成!若是换了一般的刺客敌人,纵然武技高强,也绝想不到这狼人的反应居然如此迅猛精准,必定是要吃个亏。

    可问题是陈道临根本就没等狼人抬手,他早就主动扑倒地上去了。

    这一刀自然是射了个空。

    陈道临就地连连滚了过去,却已经滚到了狼人的脚下!

    这狼人其实绝非弱手,无论是身手还是经验都是极为强悍的。只是陈道临这混蛋实在太过卑劣,偷袭用的手段太过下作。

    而现代工艺带来的警用弩更是威力强大,远超这个时代。

    狼人先是被那红色的粉末偷袭,视觉受挫,同时呼吸困难,再连中两弩,能及时反射弯刀出去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陈道临这一个懒驴打滚,直接滚到了狼人的脚下,他就朝着狼人的大腿摸了上去。

    狼人虽然震惊,但是被陈道摸上了自己的腿,它依然做出了一个出色的武者的反应!它立刻沉下了重心,然后腰部发力,准备顺势一脚踹死这个近身偷袭自己的混蛋……

    可就在它这一踹还没来得及真正发力,忽然之间,一股强大的电流就狠狠的打在了它的身上!

    而更让它愤怒欲绝的是,这电力袭击它的部位,却是胯下正中!

    陈道临手里拿着加强版的警用电棍,几万伏的强电流,狠狠的打在了这个狼人的身上!

    若是其他部位被创,这狼人一身强悍的武技,只怕还能强行支撑。

    但偏偏那受创的部位,却是普天之下所有雄性生物最要命最脆弱之处。无论似乎人类精灵还是矮人兽人,这地方若是受到重击,只怕没有谁能硬挺下来了。

    这狼人全身一阵抽搐,终于痛叫了出来,双股一夹,终于横着倒在了地上,全身抽搐起来。

    陈道临飞快的拔出了一柄插在腰间的匕首,就要上去补刀——他可是经过了无数影视作品小说故事熏陶过来的,趁胜追击,痛打落水狗这种道理岂能不知道?那些脑残电视里的脑残角色,经常出现把敌人打趴下,却不知道上去补刀,结果等敌人重新站起来之后就会遭到凶狠反扑。

    这种脑残的事情,陈道临怎么会去做?

    可就在他握着匕首要补刀的时候,身边一声凶狠的低吼,陈道临毫不犹豫,立刻就放弃了补刀的念头,飞快的往后缩了过去。

    一团黑影带着腥风从面前扑过。

    那头坐骑巨狼扑倒了主人面前,虽然这狼满脸红色的粉末,一双眼睛睁不开,在刺激之下,鼻子的嗅觉也暂时彻底失去了作用。

    但是此刻,这狼却张牙舞爪,拦在了地上的狼人身前,横着身子,对着陈道临的方向龇牙连兰低吼。

    陈道临看了看对方的个头,心中迅速作出了一个判断:纵然这头狼失去了视觉和嗅觉,可自己要想干挺对方,那也绝对是九死一生。这种凶狠的野兽在绝境之下的拼命,绝不是自己能HOLD的住的。

    他立刻做出了判断之后,飞快的后退了开来。

    那巨狼仿佛也很聪明,听到了陈道临后退,也不追赶,只是小心翼翼的盘踞在自己的主人身前,口中连连发出威胁警告的低吼。

    陈道临飞快的退到了精灵小妞的身边,一把将她拽了起来。

    精灵小妞连连咳嗽,脸上满是鼻涕眼泪——刚才那一团红色的粉末,也有小半洒落在了她的脸上。

    此刻巴罗莎的一双眼睛红的好似个兔子,陪上那双精灵族的长耳朵,倒真有几分像。

    陈道临死死抓着她的手,就没命的往林子里疯狂的跑了出去。

    巴罗莎心中混乱,原本被陈道临这么一抓住手,心中正慌,幸好耳朵里听见了一个熟悉却含糊的声音:“是我!”

    心中一松,这才脚下跟着陈道临拉扯的方向跑了出去。

    ……

    两人在林子里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陈道临跑的几乎快要断气了,身上背着个偌大的包袱,累的他胸中几乎都要炸开了。

    “不行了!停下!停下!!”陈道临终于缓下了脚步:“再跑下去,我就要缺氧昏倒了!”

    巴罗莎也停了下来,精灵小妞的眼睛还是没法睁开,只能眯着眼睛看着陈道临——这家伙装束甚是奇怪。

    陈道临脸上蒙了个大大的口罩,眼睛上却戴了一幅防风的风镜。

    此刻他摘下了风镜和口罩,大口喘息了会儿,然后才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拧开,塞进了巴罗莎的手里:“自己洗洗眼睛漱漱口吧。”

    精灵小妞鼻涕长流,早已经痛苦不堪了,接过了水来,拼命的漱洗起来。

    “眼睛还会疼一阵子。”陈道临苦笑道:“这辣椒粉可是我从一个正宗川菜厨子那儿买来的好东西,绝对够劲的。只怕一时半会儿这劲是过不去的。”

    “什么,什么粉?什么川菜?”巴罗莎的嗓子都被呛哑了。

    “哈哈。”陈道临也不解释了,只是看了看身后的林子,想了想:“那个追杀你的狼人,想来短时间是没本事追上来了。虽然狼啊什么的嗅觉灵敏,但是这辣椒粉被吸了进去,会刺激鼻子里的粘膜,嗅觉会损伤很大,不过上一段时间都别想复原,加上我射它那两箭,也伤它不轻。”

    巴罗莎渐渐冷静了下来,她终于可以睁开眼睛来看清了陈道临。

    精灵小妞眼泪汪汪,盯着陈道临,却是用力咬着嘴唇,眼睛里满是委屈和幽怨。

    也不知道是因为辣椒粉还是别的什么,这泪水,却是怎么也停不下来。

    “那个,我说布布,你怎么盯着我看做什么?”陈道临咧嘴嘿嘿笑道:“多日不见,我可是挺想念你的啊。”

    巴罗莎忽然撇了撇嘴角,然后深深吸了口气,脚下两步走到了陈道临面前。

    然后……这精灵小妞忽然扬起手来!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就打在了陈道临的脸颊上!

    陈道临顿时被打懵了,他还没来得及做出愤怒或者惊奇或者激动等等诸多反应。

    巴罗莎却已经忽然就放声痛哭出来!

    这精灵小妮哭的肝肠寸断伤心欲绝。

    “你!!你偷看我洗澡!!你!!你!!你玷污了我的纯洁!!我已经不纯洁了!!!回去之后,再也不能参加月光舞祭了!!!你,你这个恶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