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吃货小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有趣的地方?”

    “去吃点宵夜……嗯,我知道这镇子上有一家特别的地方,我自己也没去过,今天便带你去一饱口福。”

    陈道临一呆,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杜微微一皱眉,淡淡道:“怎么?着急回去见你的精灵小美人么?放心,那个旅店是我家族开的,安全的很,绝不会有闲杂之人去打搅的。”

    杜微微这么一说,陈道临也无话可说,况且他也的确有点饿了。

    马车飞快行驶,片刻之后,便挺在了一条小街的路口。

    这小街很是狭窄,目测宽度,两三人并肩而行就可挤满了,这马车是万万开不进去的。

    陈道临和微微下了马车来步行,那个刀疤车夫则看着马车在这路口之外等候。

    “这地方你熟悉么?”陈道临看着这黑咕隆咚的小巷子,有点犹豫:“这里可不像是有吃饭的地方啊。”

    杜微微神色从容:“这地方也是别人告诉我的,据说这里的美食是整个自由港第一,只是知道的人不算太多,只有老客光顾。”

    说着,她自然而然的挽住了陈道临的胳膊就往里走。

    这巷子看似狭窄,其实却极长,而且弯弯曲曲,越往里走就越深。两旁都是矮小的住宅,房屋连着房屋,院墙连着院墙,都是一些看似很普通的小门小户的人家宅院。

    巷子里自然没有灯光,两人就这么一路走进去。陈道临越来越好奇,但是身边杜微微却仿佛兴致极高,越走越快。

    终于,又转过了一个弯,就看见前面有一个小院的院门大开。院门上挂了一面花花绿绿的旗帜,院子里还有灯火的光芒从门中透了出来,两人距离那院门还有数十步,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人说话喧哗的声音,空气之中,更有飘香扑鼻。

    这香气入鼻,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勾起了食欲,不由得精神一震。

    两人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这院子的热闹和外面这僻静的小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人才走了进院门,就有一个穿着亚麻袍子的中年男子快步迎了出来。这个男子一头如鸡窝一般的乱发,身上的亚麻袍子也是脏兮兮的,不过眼睛却是很亮,迎过来之后就弯腰行礼:“两位客人,请问是……”

    “这么晚来,当然是吃东西。”杜微微笑的很轻松,她下车之后就将面纱重新戴了起来,不过依然能从眉眼之中看出笑意。

    中年人立刻眉开眼笑,一指身后:“请吧!”

    这院子不算太大,陈道临目测过去也只有二三十步宽,摆了七八张桌子。

    此刻已经坐了五座食客,男女老少都有,让陈道临好奇的是,这些客人明显身份不同,有的衣着华贵,而有的穿戴则很是简陋,偏偏这些人都同坐在这个小院子里。而陈道临和杜微微走进来,院子里的客人并没有惊动,偶尔有人随意投来一束眼神,也随即就收了回去。

    院子呈椭圆形,周围的房屋都被打通了,楼下分出了几个小房间来。也都是大开了房门,门里也能看见几张桌子,想来都是吃饭的地方。

    陈道临多看了几眼之后,就看出了一些门道来了。

    原来这小院,的确是个吃饭的地方不错,但是……这院子里却并不只是一家。

    左侧的房屋挂着一面铜质的招牌,屋子里能看见一个烧烤架上挂了一只整羔羊,一个膀大腰圆满脸油光的汉子正穿着厚厚的袍子戴着手套,不停的往那羔羊上刷着调料,同时握着烤夹子不停的转动,尽量让这羔羊的每一个部位都均匀的承受火苗的烧烤。

    一个相貌颇有几分姿色的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则在一旁的台子后,拿着把明晃晃的短刀,正在将一大块羊肉切开,她手下动刀极快,只看见刀光闪烁不停,那一块羊羔肉便被切成一片一片。

    就在这烤羊的屋子隔壁,另外一个屋子里,则是一个干瘦干瘦的男子,带着个大帽子,坐在那儿,身前是一个足足半米高的大铁桶,那铁桶架在炉子上,桶里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那瘦子一手拿着大勺正不停的在桶里搅来搅去。而就在这屋子外的桌子上,两个身穿华贵的客人正坐在那肮脏的小桌子旁,每人手里端了个小碗,碗里却是浓浓喷香的不知道是什么料的粥汤,两个客人就捧着碗正喝的稀里哗啦不亦乐乎。

    卖粥的隔壁,又是一个小屋,房门大开,里面却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坐在那儿,身前身后的台子上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罐子,另外还有厚厚一摞盘子搁在面前。

    陈道临正好奇,却看见一个坐在烤羊屋子前的客人跑去了过去,对那个年轻的女子说了些什么,那个年轻女子轻轻点头,很开就拿起一只盘子来,随意打开身前的两个罐子来,手里灵巧的夹起个小勺子飞快一舀,然后在盘子里略微一搅匀,递给了那个客人。客人大喜,拿着盘子跑回自己桌子前抓起羊肉蘸了蘸就往嘴巴里塞,不停的发出满足惬意的叹息。

    “这只怕是个卖酱料的?”

    陈道临更是好奇。

    酱料屋子对面,则更有趣的,一个老的满脸皱纹的老婆子正坐在那儿,面前两个大盆,盆里热气腾腾的却是堆的满满的煮豆子。

    一盆绿色的青豆,一盆黑豆,都是煮的热气腾腾,远远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偶尔有客人走过去,拿起个小碗来自己舀上一碗,然后随意在老婆子面前的一个罐子里扔下去几个硬币便走开。

    陈道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也不禁有些古怪——这地方,居然倒像是一个微型的美食中心?

    各种小吃经营,聚集在这么一个偏僻难找的小院子里。却是古怪啊……

    “这地方有点意思啊。”陈道临叹了口气。

    “当然。告诉我这个地方的,可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家伙。”杜微微也眯着眼睛四处观望,明显也很是好奇:“听说这里的东西都是非常好吃,在外面是花多少钱都吃不到的呢。”

    说着,两人就随意找了个空桌子坐了下来,陈道临对这那个引路的中年男人笑道:“我们第一次来,这里的吃食,麻烦你每样都给我们来上一点。”

    那个头发乱糟糟的中年男人笑的很客气,等陈道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金币递给他的时候,他的笑容就变的越发的亲热了,点头哈腰的离开。;片刻之后,他手里捧了个硕大的托盘就跑了回来。

    托盘里放了一碗刚烤出来羊肉,两碗浓汤粥,一盘子香喷喷的酱料,一小盘煮青豆一小盘煮黑豆,最后还一个小玻璃瓶子,打开一闻,却是一股淡淡的酒香。

    陈道临和杜微微两人品尝之后,都是赞不绝口。

    这羊肉烤的外焦里烂,而且调料和火候都十分均匀。浓汤也不知道是什么料的,入口便融,顺着喉咙一气儿下去,一股子香气就直接沁透了肺腑。酱料香咸鲜俱足,羊肉蘸上一点,第一口下去陈道临险些连自己的舌头都咬了。至于那煮豆子,豆子煮的软而不烂,咬在嘴里粒粒弹牙,清香满口。

    两个年轻人吃了几口,都是目光发亮,顿时食欲大开,片刻时间,面前的这些食物就下去了一大半。

    “好地方!”陈道临竖起大拇指:“果然好地方!介绍你来这地方的人,你可一定要好好感谢人家才行啊。”

    杜微微吃的眉开眼笑,看了陈道临一眼,道:“介绍此处的不是别人,却是我的那个当亲王的侄儿,今晚你还用了人家的戒指印章呢。不过我这个侄儿,却从来不喜欢拘束,自己的王宫是很少待的,常年都带着亲随满世界晃悠,很多有趣好玩的地方,都是他告诉我的。”

    咦?听起来倒好像是一个逍遥的王爷啊。

    陈道临也没多想,随口问道:“那这个地方,他是怎么找到的?”

    “我怎么知道。”杜微微笑了笑,看了看院子里的其他客人,低声道:“我听我那侄儿说,这个地方的院子里住的都是普通穷苦人家,自由港这地方聚集天下财富,虽然繁华,无数人前来这里销金,但是物价却是极贵的,生活在这里的普通人,便不没有看上去那么美好了。这里的粮食价格,比帝都都要高了一倍。”

    顿了顿,她一指那个站在院子门口迎客人的中年人,低声道:“听说这人是这个院子的房产主人,祖上曾经是第一批定居自由港的老人之一,只是后代不会经营,没有能发财,就只留下了这么一个院子房产。至于这里卖各种吃食的老板,原本都是这院子里的租房住客。自由港天下闻名,不知道多少人抱着发财美梦前来这里淘金生活,但是想发财却哪里是这么简单。自由港藏龙卧虎不假,出头更是难上加难。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这里的老板和几个住客商议之后,居然就想出了这么一个点子来,将自家的小院子改成了这么一个所在,几个住客来自天南海北,各出奇招,都做的一手特别的好吃食。这里虽然地方偏僻,但是好在东西是真好吃,便渐渐的在一些小范围的熟客之间传扬开来。”

    “这么好的地方,应该名声很快就传开了吧?”陈道临叹了口气:”现在看来生意倒是很好。”

    “不错,听说这地方开了有快十年时间。”杜微微笑了笑:“我那当亲王的侄子,生性便喜欢到处乱跑,可前几年他来到这自由港的时候,就因为喜欢这院子的食物,就硬生生的在这自由港上住了两个月,对他那种性子的人来说,已经算是稀奇了。”

    说着,她一指那院子外的旗帜:“我那侄子还给他们这个院子取了名字,还难得的示明了自己的身份,亲手给他们写了个铜牌院名,就挂在屋子里呢。”

    陈道临一笑:“院名?取的是什么?”

    杜微微神色有些古怪,略微一犹豫,才叹了口气:“这个名字说起来可有些不寻常,叫做……嗯,叫做……”

    她轻轻咳嗽了一声:“叫做……吃货小院。”

    “……”

    听到这名字,陈道临险些把嘴巴里的一口浓汤从鼻子里喷出来,咳嗽了几声之后,才有气无力的竖了竖大拇指:“好名字!你那亲王侄子,是个人才啊!”

    杜微微也是神色有些古怪,轻轻叹了口气:“我这个亲王侄子,其实是一个绝顶聪明之人,只可惜心思太过疏懒,常常自号‘当世第一不务正业之人’,哎,却是可惜了他的聪明才智。”

    陈道临听了,略微思索了一下,就笑道:“倒是觉得你这个亲王侄儿很是个妙人。成天游手好闲,对于旁人来说固然是不务正业,但对于他这种亲王来说,恐怕便不是坏事。”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瞧了一眼杜微微脸上的神色。

    果然,杜微微神色一凛,皱眉看着陈道临:“想不到你也有这等心思。嗯,你说的道理我自然明白……哎,可惜他生在皇家,又是亲王的位份,皇位没他的份儿,一身的聪明才智,却碍于传统不能出来做什么正经事,只能每日游手好闲,荒废大好人生。”

    陈道临嘿嘿一笑,正要说什么,忽然他脸色一变,低头朝着自己腰间看去。

    他腰间挂的一柄短剑,却忽然散发出了一团幽幽的光芒来。正是自己的那把精灵匕首!

    “咦?”陈道临脸色一变。

    精灵匕首发光,便是附近有杀气逼近了!

    杜微微也是神色变化,深深看了陈道临的短剑一眼,皱眉道:“精灵族的器物?嗯……是有什么人过来了?”

    两人同时都是站了起来,一起朝着院门口看去。

    果然,不过是片刻的功夫,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那狭窄的院门外一下就涌进来十多个人来。

    这进门来的十多个人,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男子,身材魁梧高大,身穿一套上等的牛皮甲,身后背着一把长柄的双手斩剑,满脸的凛然之气。

    而身后的十多个人,都是满身的精干之气,昂首挺胸,彪悍的味道溢于言表。更是人人佩戴了武器,身穿皮甲皮靴,满身的杀伐之气。

    更让陈道临和杜微微吃惊的是,在院子外面的小街上,还有数十个人在外面牢牢把守住了街道!

    这么一伙儿人摆明了来者不善,冲进院子里,顿时就把院墙院门的方向都堵死了,院子里的食客都惊呆了,大家放下了手里的食物纷纷站起来。

    那个院子里的主人,满头乱发的中年人赶紧迎了上去,口中大声道:“各位,各位……”

    “请问你就是这里的老板么?”那个背着双手斩剑的汉子用冷冽的语气开口问道。

    “呃……这位贵客,我就是这里的主人,请问您……”

    “打搅了,我们来这里,只想找一个人!”

    说着,这人抬手一把将身后的长柄斩剑把了出来,双手握住,然后重重的拄在了地上!

    铿的一声,剑尖顿时将地上的石板砸出了一个坑来。

    这人的目光满是锋芒,犀利的眼神在院子里扫了一圈,从宾客到周围那些屋子里的店铺老板都一一看了过去,然后冷冷道:“打搅各位了。我们也不想多生事端,今晚的事情无关之人我们绝不侵扰,若是大家愿意配合的话,便站到一旁,一会儿事情结束,大家亮明身份便可以离去。”

    这院子里的主人神色也变了,他面色阴沉了下去,皱眉道:“阁下可知道这里是自由港!镇子有规矩,阁下这样带人在这里做这等事情,难道……”

    那汉子傲然一笑,神色冷峻,从怀里摸出了一枚小小的徽章来扬了扬:“赏金猎人协会的特许徽章在这里,有隐身会的背书许可。若是不想惹麻烦的话,还请不要多管闲事吧!”

    说着,这汉子如鹰一般的眼神就扫了过去,语气很是凶狠,一字一字大声道:“阁下!你在这里隐居了多年,岂不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等受赏金猎人联盟的委托,代表苦主来这里找你来了!昔年的那笔恩怨,你是逃不掉的!想你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此刻就不要再藏头露尾,直接爽快站出来吧!”

    说完,他狞笑一声,抬起脚来重重跺下!

    砰的一声,他身上闪过一团银色的光芒,地面上那一块厚实的石板,被他一脚之下,踏的粉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