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人畜无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巴罗莎这么一哭,陈道临顿时就泄气了。虽然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耳光,但是仔细一想,自己偷窥——嗯,不应该是偷窥,自己根本就是光明正大的跑去参观啊!

    这种事情换了哪个姑娘也真心不能忍了,自己参观完了之后,还把人家姑娘的衣服给抱走了。这么一想的话,精灵小妞没上来直接拿刀子捅,只是打了一个耳光,已经算是非常善良的了。

    陈道临对于如何安慰哭泣中的女孩显然缺乏手段,更何况他自家理亏,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站在那儿唉声叹息。

    巴罗莎哭了会儿,眼睛肿的好似个桃子——也不知道是哭的还是辣椒粉给刺激的。

    看着精灵小妞满脸的眼泪和鼻涕,陈道临忽然灵机一动,赶紧摸出了手帕来递给巴罗莎。

    精灵小妞这条正宗的小碎花格手帕,却是一愣。

    陈道临这条小手帕却是正宗的苏绣——虽然在现代社会所谓的苏绣已经烂大街了,就算出口到国外也卖不上什么价钱。不过这个异世界却是没有啊!

    丝绸这东西,陈道临上次就听说在这个世界似乎很稀罕,显然那个郁金香家族也没弄出多少来。

    这丝绸手帕不过是陈道临在市场上买的一块普通货色,但是落在这精灵小妞的眼里,就完全不同了。

    巴罗莎只觉得的这方手帕在手中,触感滑腻柔软,那上面的花纹也不知道是如何绣出来的,那样的细腻,浑然天成一般。

    这小碎花的风格,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却隐隐的暗合了那种自然的味道。却是大大符合精灵族的口味。

    巴罗莎一看之下,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她吃惊的抬起头来,看着陈道临:“这……这……”

    “好好擦擦吧。”陈道临笑眯眯的样子,这家伙的笑容极具欺骗性,正是那种标准的温和可亲人畜无害的样子。

    “擦?”巴罗莎呆住了,她看着手里的这条丝帕,这样的东西,分明就是艺术品啊!他,他居然就拿给自己来擦脸?

    这种东西,若是落在精灵手里,当成传家宝倒是没那么夸张,但是却一定会珍藏起来,作为爱情的信物送给心上人。总之,绝不会有谁会真的拿来擦脸的!

    巴罗莎痴呆的眼神和有些震惊的表情,陈道临却是早就估算到了,他嘿嘿笑了笑,然后走近了两步,此刻脸上的表情那是要多诚恳有多诚恳,低声道:“前些日子是我对不住你啦。那个,我向你道歉好不好?你看你现在脸上的样子……”

    说着,陈道临仿佛自然而然一样,顺手从巴罗莎手里拿起丝帕来,就这么轻轻的在精灵小妞的脸上擦了擦。

    柔软丝滑的手帕擦在脸部的肌肤上,巴罗莎整个人仿佛都被石化了一样,呆呆的看着陈道临,仿佛一时半会儿没有回过神来。

    陈道临擦了两下,巴罗莎这才“啊”的叫了一声,一把将陈道临的手掌连同丝帕一起抓住,看了一眼,原本干净的丝帕上,却因为擦了脸,多了一些黑乎乎的污痕,巴罗莎立刻心中痛惜起来:“这,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

    “这算什么。”陈道临轻描淡写一笑,他并没有故作豪爽或者豪气干云,但是这种风轻云淡的做派,却恰恰是装逼到了极致,只听他的声音轻轻的落在精灵小妞的耳朵里:“这手帕虽然也还不错,但是在你这样可爱的姑娘手里,我却只嫌它不够配的上你。”

    这样装逼的言辞,哪里是这种蠢萌属性的精灵小妞能招架得住的?她有生以来,虽然也不是没有其他的男性精灵对她示过好,一些深情的话语她也不是没听过。

    可关键是……却从来没有哪个精灵财大气粗的用这种价值高昂的丝帕来装逼啊。

    这几乎就相当于一个超级高帅富直接拿一个限量版鳄鱼皮的香奈儿包包直接扔在一个女孩面前,然后温情的说:“只管拿去当一次性塑料袋用,这种低档货根本配不上你。”

    巴罗莎这个小妞明显对于这种装逼流的言辞毫无经验,只是觉得手里捏着这条珍贵的丝帕,似乎就有些心虚起来。

    陈道临却已经飞快的从背后的包里翻出了几个备好的药物。

    巴罗莎身后的精灵双翼已经损伤,一片长翼已经不自然的弯曲起来,陈道临试图用手摸了一下,巴罗莎立刻面红耳赤,眉宇之间有些痛楚的哼了一声。

    陈道临叹了口气,先帮她将伤口清洗了一下,然后拿出云南白药喷上,又找出了纱布轻轻包好。

    他虽然动作粗笨拙劣,但是巴罗莎却仿佛已经呆掉了,只是一动不动的发傻,任凭陈道临的动作。

    “那个,这些天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陈道临眼看精灵小妞的气势已经彻底弱了下去,这才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

    巴罗莎听了,眼睛里又流露出委屈的目光来,撇了撇嘴角,满是幽怨的语气:“你……你把我骗的好苦!那天你……”说到这里,大概是想起了陈道临大模大样参观自己洗澡时候的无耻嘴脸,脸上一红,声音又微弱了几分,继续道:“我在树林里找你不着,只好在附近等候。我就在大元湖畔不敢走远。”

    陈道临看着精灵小妞脸颊绯红,心中一乐,笑道:“嗯,是我害了你啊。你是怕回去被长老责罚,所以才一个人在这树林里等了我这么多天吗?”

    巴罗莎点了点头,可随即忽然下意识的挪开了眼神,低声道:“还,还有……你不会魔法,又没练过武技,我担心你一个人在这冰封森林里会遇到危险,所以……”

    “呵呵。”陈道临眼神里也多了一些笑意:“你果然心肠好,还念着我的安危。”

    巴罗莎抬起头来看了这个家伙一眼。

    说实话,陈道临的相貌倒是并不丑。在人类之中也只能算是普通。

    可偏偏是这种平庸的相貌,才是以陈道临为代表的**丝宅男群体的悲哀。

    试想,你若是丑的惊天动地如八两金或者罗玉凤那样,至少也能给人点震撼,还能搏一个出位。

    偏偏是这种徘徊在及格线附近的相貌,普通,平庸,毫无特点可言,丢进人群就再也找不着了。

    真是活该了一辈子都默默无闻。

    但是这样的相貌,却也有一个好处,就是看上去极度没有倾略性,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毫无威胁感。

    陈道临此刻笑容暖暖的,声音也是暖暖的,让人自然就有一种亲和感。

    巴罗莎说不出话来,反应有些奇怪,只是低头“嗯”了一声。

    原本精灵小妞是有一肚子怨气要质问陈道临的,比如这个家伙欺骗了自己半路把自己甩掉,而且还是用了那么无耻的法子。还有,他为什么在冰封森林里把自己甩掉,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之类的。

    诸如此类的一肚子疑惑,此刻却仿佛一下就全部抛到了脑后。

    陈道临看着这个精灵小妞怯生生的眼神,心中叹了口气:果然蠢萌属性的小妞容易哄骗啊。

    巴罗莎虽然受了些伤,不过幸好她还能走动。毕竟刚刚脱险,两人不敢停留,陈道临只好扶着她上路往北而去。

    这样的搀扶,难免两人就有亲密接触,精灵小妞受伤虽然不算太重,但是毕竟气力虚弱,走着走着,身体重心就忍不住倾向了陈道临。那娇柔的身子几乎就是半挂在了陈道临的胳膊上。

    陈道临再一次毫无阻碍的感受到了精灵小妞柔软的胸部挤在自己手臂上的滋味。

    他自然不敢说破,就这么默默的大吃豆腐。倒是精灵小妞,却似乎比上次分别之前,要少了几分矜持,对陈道临多了一丝亲昵——虽然两人赶路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言辞交流,但是这巴罗莎却一路涨红个脸,不时的悄悄抬头去偷看陈道临,每走上一会儿,便看上一眼,走上一会儿,再看上几眼。那双明媚动人的眸子里,似乎情绪就越来越复杂起来。

    两个沿着大圆湖一路往北。这么走了小半日,两人都是累的不轻。

    巴罗莎固然是身体有伤气力不济,陈道临也是累的气喘吁吁,他原本身上就负重惊人,背包里的储备加上一身的武器装备。还得一路搀扶着这个精灵小妞。

    这么停下来休息,他立刻就表现的比巴罗莎更加不堪。

    两人停下吃了点东西,休息的时候,陈道临终于开口问了巴罗莎一个问题:“那个狼人,你是怎么遇到的?”

    巴罗莎横了陈道临一眼,低声道:“还不是你,我在附近逗留了许多天,一直没有你的消息,也没有遇到危险,我便心中有所松懈。没想到就被它撞上。”

    随即精灵小妞也说明了,那个狼人欲抓住自己逼问之前的狼骑俘虏下落。

    陈道临默不吭声,等巴罗莎说完这些,他才心中一动,皱眉道:“俘虏?嗯,是上次你们草木精灵伏击了那些放牧兽潮的兽人骑兵么?”

    “嗯。”巴罗莎点头。

    “那些狼骑,难道一直被你们抓着没放?”陈道临有些意外:“我记得你之前似乎说过,你们的精灵族的王已经警告过那些兽人,这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么?你们精灵怎么还留着那些狼骑俘虏?”

    巴罗莎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这其实也并不奇怪。”她看了陈道临一眼,低声道:“其实,这些年来,我们精灵族,尤其是草木部落,和兽人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啦。虽然我们曾经和你们人类有过战争,但是说起近些年来的关系,倒反而对人类的感官更好一些。这些兽人侵占我们草木部落的森林领地。它们砍伐森林,焚林为田,种植粮食,捕猎野兽,放牧兽潮。一步一步的蚕食我们草木部落的根基……”

    说到这里,巴罗莎的脸色有些凝重:“我记得我哥哥曾经告诉过我,他曾经随我们部落的长老去参加部落大会,几个部落的长老,都赞成要和这些贪婪的兽人族打一仗,狠狠的教训这些家伙呢。我们草木精灵的各个部落都有这个心思,只不过……后来大精灵族的王派下了使者来调停,这才作罢了。”

    陈道临“咦”了一声:“大精灵族的王,就是你们所有精灵部落的王,应该是支持你们才对啊,怎么却反而不支持你们反抗呢?”

    “这个……”巴罗莎的语气有些古怪,她犹豫了一下,摇头低声道:“精灵王的智慧,我们这些凡人哪里能揣测的。王的决定总是有它的道理的,我们只要执行王的意志便好,其他的就不用问那么多了。”

    陈道临不说话了。

    这种话,就算是陈道临这种没有接触过权力政治的宅男都明白,实在是太过天真幼稚。两个不同种族之间的矛盾,而且还是涉及到无法弥合的生存矛盾,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轻易就以领导者的个人魅力来抹平?

    若是这样下去,精灵族迟早会对那个精灵王产生不满了。

    想了一下,陈道临就暗中摇头:这精灵族的事情与我何干,精灵王是英明还是蠢蛋,关我屁事。

    想到这里,他就岔开了话题:“那个追杀你的狼人,好像倒是很厉害的样子呢。”

    “是的!”巴罗莎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她看着陈道临,肃然道:“它的确很厉害!我在它的手里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若是它想杀死我,我恐怕根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呢。幸好,它只是想抓住我,逼我折服,所以几次都明明可以置我于死地,却故意放过了我。”

    “我好奇的是,狼族派人来想营救那些被你们俘虏的狼骑兵,我并不奇怪,只是……为什么只来了这么一个家伙?”陈道临摇头。

    “我也觉得奇怪呢。”精灵低声道:“我们草木精灵和兽人族的冲突经常发生,我们俘虏了兽人,往往都会把俘虏送到冰封森林的北方去做苦力,我们虽然不会杀死这些俘虏,但是为了惩罚它们对自然森林的毁坏和对精灵族的冒犯,都会让这些家伙好好的吃一些苦头。我们精灵在冰封森林的北方部族领地的内腹,有一座各个精灵部族联合建造的仙境城市,这些兽人俘虏送到那里去,正好去做苦力。”

    陈道临苦笑道:“原来是劳动改造啊……”

    “这个追杀我的狼人,身份肯定不一般呢。”巴罗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听哥哥说过这些狼人,它们在兽人王国里的地位很高的,兽人王国里,虎族,狼族还有蹄族的地位是最高的三个部族呢。”

    顿了顿,看着陈道临好奇的眼神,巴罗莎继续道:“如今兽人之中,虎族的地位最高,因为兽人的现任国王便是虎族的族长铜虎,它可是顶尖的强者,传说它的实力超凡入圣,而且它在一百年我们和人类的战争时候,便是兽人族的三巨头之一。一百年下来了,兽人族的其他两巨头都已经不在,这铜虎便是兽人族现在的最强者。而蹄族,则是兽人之中人口最多的种族,不论是牛人马人羊人,都属于蹄族,而且蹄足之中还有一支犀牛族,犀牛战士的战斗力可以和强大的虎族战士媲美,加上人口最多,所以,虽然现在蹄族没有能和铜虎国王抗衡的高手,但是在兽人之中的地位也依然很高的。”

    “嗯,那最后说说狼人吧。”陈道临笑了笑。

    “狼人……”巴罗莎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来:“说起来,我们精灵族和狼人的关系,当真是复杂的很呢。”

    “哦?”

    “是呢。”巴罗莎笑道:“我听族里的老人说起过,一百多年前,我们和人类的那场战争的时候,狼人是兽人族之中最亲近我们精灵族的兽人。当时我们的精灵族是所有种族的领导者,矮人族和兽人族都要听我们的精灵王的领导,在精灵王的指挥之下和人类对抗。但是,那些兽人族一直心中很不服气,只有狼人,当时却是一心一意的听从我们的精灵王的指挥,最是臣服。可后来……”

    “后来,一定是变了,对吧。”陈道临叹了口气。

    “是的。”巴罗莎道:“开始的时候,狼人在兽人族之中也并不算是多高的地位,但是在一百多年前的战争之前,我们的伟大的精灵王用它伟大的智慧指引了狼人,它告诉大家,狼人一族将是我们对抗人类军队的最有力的武器!因为纵观远古时代,我们几个种族每次和人类对抗,最后失败的重要一个原因,便是人类的骑兵是我们很难抗衡的。而一百年前精灵王就利用狼人组建了属于我们的骑兵。在所有的种族之中,只有狼人可以胜任骑兵这个角色。狼人的身材和人类接近,作战凶狠顽强,而且擅长群体合作。最重要的是,狼人一族出产的巨狼,是最适合的骑兵坐骑。其他种族,都没有这个条件。蹄族的战士大多没有骑术天赋,而且其他兽人族的战士,体型都比较庞大,可以胜任优秀的步兵,却没法充当骑兵。狼骑兵的建立,在战争之中发挥了非常厉害的作用呢。而狼族的地位也就因为狼骑兵的存在,而节节提高,成为了兽人之中的三大种族之一了。”

    陈道临想了想,也点头承认:“这些狼骑兵的确是很厉害。”

    虽然他只见过两次狼骑兵,而且第一次看到的是精灵族伏击,全歼了那些放牧兽潮的狼骑兵。而第二次,见到的就是追杀巴罗莎的那个家伙。

    但是短短的两次接触,这些狼骑兵给陈道临留下的印象却是十分深刻!

    这些狼骑兵的作战特点是凶狠,而且敏捷。那些充当坐骑的巨狼,在速度和敏捷上都占据了天然的优势,不但奔跑迅速,而且在复杂的地形环境之下,还可以轻松的跳跃腾挪。

    比如在密集的森林里,或者是山坡峭壁等地带。普通的骑兵只有在平原开阔地带才能将战斗力全部发挥出来,而一旦到了复杂的地理环境里,人类的骑兵就会大大削弱。可狼骑兵却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

    还有一条,在作战的时候,狼骑兵的骑兵战士可以攻击对手,而坐骑同时也可以协助作战!那些巨狼坐骑力气庞大身躯雄壮,还有尖锐的獠牙和爪子,可绝不是摆设看着好玩的。

    “一百多年前的战争时候,当时的狼族感念我们的精灵王指点它们组建了狼骑兵,提高了狼族在兽人之中的地位,而且当时它们的领袖狼王,也是兽人族的三巨头之一,是兽人最强的高手之一,十分臣服我们的精灵王。那个时候的狼族,完全是依附我们精灵族的。可后来,随着战争结束,狼人族的领袖狼王在战争之中死去,后来继任的狼王,却被兽人族其他部族给拉拢了过去,渐渐的便和我们疏远了。而狼族的骑兵虽然厉害,但是在战争之中也是打的最坚固的,战争之中,连续有三任狼王很快就陨落了。兽人族之中,其他的种族巨头,尤其是现在的兽人国王铜虎,就趁着狼族连续失去领袖内部混乱的时候,把狼族给拉拢了过去。毕竟狼族是兽人,虽然和我们精灵族交好,但是毕竟还是异族,它们最终还是投靠了其他的兽人,就和我们精灵族渐行渐远啦。”

    陈道临默默的听完了这些,忽然心中一动,闪过一个念头,他看着面前的这个精灵小妞,皱了皱眉,道:“这些事情,你知道的倒是很清楚啊。”

    方才巴罗莎将这些古老掌故一一娓娓道来,说的头头是道,尤其是对兽人族之中的内部动乱,领袖更迭,还有对狼族的拉拢等等,以及狼骑兵这个兵种在战争之中的重要性……等等。这些事情,从别人嘴巴里说出来或许不奇怪。

    但是,巴罗莎,陈道临对她的了解,这个精灵小妞是一个天真烂漫,蠢萌蠢萌的小妞,羡慕人类的文明,同时还是个郁金香工坊的脑残粉。

    这么一个简单的如白纸一张的小妞,怎么会知道这些复杂的事情?尤其是什么战争啊骑兵啊之类的事情,就绝不是这个小妞能想出来的!

    巴罗莎看着陈道临,随意笑了笑,回答的很轻松:“这些我自己哪里会想到,都是长老教会我哥哥的,有的时候长老教哥哥的时候,我会在一旁听到一些。有时候,哥哥回来会和我说一些。我们的长老,可是一个非常聪慧的精灵呢!”

    陈道临立刻脑子里浮现出了那个精灵长老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杯,一脸淡淡微笑的模样来。

    原来陈道临对这个精灵长老邀请自己行商的举动就有些警惕,此刻听了巴罗莎的话,心中更是提醒自己要小心那个老精灵。

    看了看天色,陈道临想了想,道:“休息到现在了,如果你有了力气,咱们就继续走吧。那个狼人虽然被我伤了,但是天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追上来呢。”

    随后他心中盘算了一下:“我用的辣椒粉,会灼伤它的鼻子粘膜,两三天内它别想好好的用鼻子嗅出味道。狼族追踪的天赋应该就是靠嗅觉吧?它和它的坐骑都吸入了我的辣椒粉,这一条倒是不怕的。只不过,还是小心为上,万一那个家伙追来,我们两人可不是人家的对手。”

    巴罗莎也仿佛想起了什么,深深吸了口气:“你说的不错!那个家伙,可不是普通的狼族呢!我记得哥哥说过,普通的狼族,皮毛都是棕色灰色或者黑色。而这个狼族的毛发是金色的!我记得,好像只有狼人之中的狼王一系,才是金色毛发的呢。这个家伙,恐怕是狼族之中的王族!”

    王族?

    陈道临倒是没有太过在意这个身份。

    王族怎么样,还不是被老子用电棒捅了蛋蛋~

    哼,就算是王,现在也知道蛋疼是什么滋味了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