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前所未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两人一路往北,又走了三天,虽然行走的速度并不快,但是三天时间下来,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那金毛狼骑也不曾追来,让陈道临渐渐放心下来。

    他也问过巴罗莎:是否可以用她的草木精灵种族天赋的自然呼唤的法术来和森林里的树木沟通,让树木告诉她狼人现在在哪里。

    这种无知的建议很快就被巴罗莎狠狠的鄙视了一番。

    “你以为自然呼唤法术是可以和树木们聊天么?”巴罗莎看着陈道临的眼神有些怒其不争,脸上的表情仿佛分明写着“你是魔法小白”的字样:“自然呼唤虽然可以让我们和树木植物生灵沟通,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可以随意交流,复杂的思维方式更是不可能。毕竟植物并不是高等生命。自然呼唤,只能能让我们感觉到森林里植物树木们的气息。当树林里出现了强大或者有威胁的目标,比如凶狠的魔兽,或者是兽人,尤其是兽人,因为经常损毁森林,所以它们走到那里,身上的煞气都会让周围的树木植物产生排斥的气息——这种气息普通人是感受不到的。所以只有我们精灵族的天赋才能感应到。这就是所谓的自然呼唤的天赋法术。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以为我们可以随便和树木聊家常嘛?”

    陈道临嘿嘿笑了笑,丝毫没有被鄙视后的心虚模样,却又思索了会儿,然后才叹息:“原来是这样,我之前的想法却是想差了。嗯,这么看来,我们还得小心点,那狼人……只怕也很擅长丛林作战的,说不定会有什么法子悄悄追上来而不被你发现。”

    巴罗莎也认真点了点头:“不错,我上一次被他撞上,想来也不是什么巧合,这些狼人骑兵在丛林之中的作战能力的确强悍,虽然没有自然呼唤这样的天赋魔法,但是恐怕也有什么别的隐瞒气息的法子。”

    顿了顿,巴罗莎仿佛是自我安慰一样,补充了几句:“幸好,按照这路程,再走一天,咱们就要走到一个精灵部落的领地了,这个部落和我们部落一向交好,我们可以请求它们的庇护,那个金毛狼人就算再凶狠,总不可能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跑来追杀我们。”

    两人想到再有一天就彻底安全了,不约而同都是心中稍安。

    休息的时候,巴罗莎身上有伤,自然不能让她出去寻找食物。好在陈道临这次携带了不少东西,他从背包之中翻出了一块巧克力来,轻轻撕掉了包装纸,然后递到精灵女孩的面前。

    巴罗莎愣了愣,看着面前这黑黢黢的东西:“这是?”

    “尝尝吧。”陈道临微笑:“你一定没吃过。”

    嗯,从前他曾经看过一篇关于为什么男人喜欢送巧克力给女孩子吃的详细科普:食用巧克力之后,会刺激人体分泌一种叫做多巴胺的激素,使得人会产生兴奋,欢愉等等情绪。食用后的女孩子,只要对你不是很讨厌,就会在这种激素的分泌效果之下,生出良好正面的情绪,对于捕获女孩子的芳心,是具有积极作用的。

    这篇报道陈道临看过之后,就牢牢记住了。虽然之前他也送过前任女友巧克力,不过却并没有得到什么太过明显的效果。此时拿出巧克力来给巴罗莎吃,倒真心没有太多邪恶的想法,纯粹就是好奇,这些精灵肯定没吃过这种东西,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看着陈道临把食物递至自己面前,巴罗莎的脸上不由得飞上一层红晕,下巴低了低,那眼神似乎也有些含羞带怯,犹豫了一下,接过来轻轻咬了一小口。

    巧克力入口,片刻即化。浓郁的香滑甜美的口感,顿时让巴罗莎的眸子亮了起来!

    精灵小妞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又咬下一口,她脸上的惊奇之色就越来越明显,不过是片刻的功夫,这块巧克力下去了一小半,精灵小妞原本白皙柔嫩的脸庞上,却已经红霞满面,就连呼吸也仿佛粗重了几分。

    陈道临若是此刻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巴罗莎的眸子里,一双瞳孔已经悄悄放大,眼睛里的光芒越来越亮。

    在微微紊乱粗重的呼吸之中,巴罗莎的眼神落在陈道临的身上,那目光仿佛越来越柔媚,看了两眼之后,她自己却有些畏惧一般收回了目光,低低垂下头去,手指忍不住绞在了一起……

    陈道临开始没注意,可随着巴罗莎的反应越来越奇怪——这小妞仿佛是喝醉了酒一般,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呆滞发直的样子,面红耳赤,呼吸急促。

    陈道临有些诧异,先是皱眉,伸出手朝着巴罗莎的额头上摸去:“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随着手掌触碰在巴罗莎的额头上,冰凉的手掌感受到精灵女孩额头的滚热,陈道临吓了一跳,就听见精灵女孩忽然眼神一醉,身子也颤栗起来,那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鼻子里发出了一声腻腻的哼声。

    “……嗯~~~~”

    有经验的男人才会知道,当女孩子在这种仿佛迷醉状态之下,用鼻子哼出来的声音,当真是对男人具有巨大的杀伤力!

    别人怎么样陈道临不知道,只是这巴罗莎小妞用几乎要滴出水来的大眼睛凝视着自己,鼻子里那软软的含糊不清的一个哼声,顿时让陈道临半边身子都酥软下来了。

    此刻他的手掌还摸在人家女孩的脸蛋上,触手滑腻温软,更有巴罗莎粗重滚热的呼吸喷在陈道临的掌心,就好似一直痒到了他的心底深处。

    巴罗莎眼神迷离,望着陈道临,嘴唇蠕动:“我……我这是怎,怎么了……”

    陈道临听闻这声,才猛然醒悟过来,忽然就看见了自己丢在地上的巧克力纸,心中生出一个古怪的念头来:

    不会吧!老子只给她吃了块巧克力啊!又不是迷幻-药催``情剂!

    难道……这精灵种族的体质和自己那个世界的人类太过不同,对这巧克力催发多巴胺的效果特别敏感不成?

    陈道临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毕竟还不是那种满脑子X液的禽兽,赶紧收回了自己摸在人家脸蛋上的手,讪讪一笑,拿出水壶来:“那个,你不舒服的话,喝点水……”

    “我,我没有不舒服啊。”巴罗莎在强烈的强烈的反应之下,那一双眸子媚眼如丝,紧紧盯着陈道临,说话的嗓音也变得越发的娇柔婉转,糯糯软软的嗓音更是让陈道临险些连魂儿都飞了,巴罗莎忽然一把抓住了陈道临的手臂,手指紧紧握住他的手腕:“你,你到底给我吃了,吃了什么东西……啊……你……”

    陈道临心中发虚,哪里还敢被她抓住手,轻轻一挣脱,谁知道此刻巴罗莎更是身子虚软,陈道临不过是一抬手,精灵女孩却顺势就倒在了陈道临的怀里。

    她轻轻哼了一声,仿佛想挣扎,可是眼神之中越来越迷离,身子软软的,心中却偏偏一丝挣扎的念头也无,只觉得倒在这个家伙的怀里,这么仰视着陈道临的脸庞,那张平平无奇的脸庞,此刻看上去却是如此的可亲。

    几乎是本能的,巴罗莎略微仰起了头来,那双媚眼渐渐眯成一线来,双唇微微颤抖,似张非张。

    陈道临看到精灵女孩的这个反应,忽然脑子里鬼使神差的想起一句电影台词来。

    “女孩子闭上眼睛就是想要你亲她啊魂淡!”

    瞬间,心跳一百八。

    ……

    …………

    怀中的精灵女孩神魂俱醉,软软的身子就躺在自己的双臂之间,微微仰起的下巴,那爽红唇就仿佛新鲜的草莓一般诱人。

    陈道临狠狠咽了三次口水,终于脑子发热,颤颤巍巍的垂下头去,一点一点的撅起嘴巴缓缓凑了上去……

    亲,亲就亲吧……

    ……

    就在嘴唇几乎终于就要触碰到一起的时候,陈道临忽然就全身猛然一寒!

    仿佛正在全身炙热的时候,一桶冰凉的水当头浇了下来!顿时全身狠狠打了个激灵!原本已经有些发涨的脑子和发胀的某个部位,也瞬间就冷却了下来。

    这是一种仿佛被什么本能刺激到的自然反应,心中那深深的危机感,就仿佛头皮都炸开来一般!

    陈道临豁然扭过头去,因为动作太猛,脖子险些都扭伤了。

    身后,那个魁梧雄壮的身影,就站在一棵大树下,那金色的毛发,在夜色之中笼罩在隐隐出一团淡淡的气焰之中。

    “很抱歉啊,看来我似乎来的不是时候呢!”

    这个狼人字正腔圆的说着标准的罗兰帝国语,然后一步一步的从丛林的阴影之中走出来。

    它的手里提着一柄弯刀,那匹彪悍的坐骑巨狼静静的跟在它的身后。

    狼人的手腕轻轻一转,弯刀的刀锋雪亮,一团青光映照在了陈道临的脸上,让他的心已经瞬间就沉到了谷底。

    这狼人眼睛里满是冲天的杀气和恨意,但是偏偏说话的嗓音和语气是如此的平静,从容不迫。明明是恨毒了陈道临,可偏偏它的动作也是那么的谨慎而缓慢。

    “卑鄙的偷袭者,这一次,我不会给你半点机会的!”

    狼人说着,嘴角一咧,露出让陈道临心中泛寒的冷笑。

    陈道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身后,警用电棍倒是挂在了屁股上,只是剑和弩却和背包一起放在了一旁。

    他眼神才一扫过去,狼人就已经顺着眼睛看到了地上的背包和武器。它哼哼冷笑,却居然走上两步,伸脚一挑,将地上的那柄剑踢到了陈道临的脚下。

    “人类,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狼人的语气冷峻而骄傲:“我们狼人是真正的战士,纵然你这样的卑鄙偷袭者,我也愿意给你一个公平战死的机会!捡起你的剑,然后让我……”

    它的声音里充满了那种隐隐的骄傲,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武者冲天的气势!

    而陈道临站在这个狼人的面前,他看了看地上的那柄做工精良的长剑,又摸了摸屁股后面挂着的电棍。

    再看了看面前这个明显战斗力爆表的狼人武士,还有它身上虬结充满了爆炸性力量的肌肉。

    咕嘟。

    陈道临吞了吞口水,然后忽然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

    他一脚把自己脚下的那柄剑踢开!

    狼人先是以为这个家伙要把剑踢过来射自己,可陈道临这软绵绵的一脚,只是将地上的剑斜斜踢开而已。

    然后,面前这个人类,居然脸上做出了那种无耻而谄媚的笑容!

    这,这个魂淡居然举起了双手!

    “那个,英~~~~雄啊!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话说如此良辰美景,大家坐下来喝杯酒,然后化干戈为玉帛,你意下如何呢?”

    陈道临毫无节操同时又情深意切的大声求饶,然后用力擦了擦自己的鼻涕。

    “…………”

    这狼人惊呆了!

    它身为狼族之中的精英,身平大小激战不下百余场,什么样的对手没有见过?

    凶残的狡诈的勇敢的不怕死的卑鄙的阴险的……

    可偏偏像面前这个家伙如此这般卑劣无耻毫无节操的东西。

    还……还……还真他妈的前所未见啊!!!!

    而因为实在没见过这种东西,狼人一时间,却居然口拙哑然无言了,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道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倒是陈道临满面不要脸的谄笑,手掌擦了擦鼻涕又擦了擦嘴巴……

    然后,他的眼睛里,悄悄的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

    “混,混蛋!!”狼人终于在怒气上涌之后说出了话来:“你!你……”

    忽然之间,一股强烈的悲愤从心底疯狂的涌起来!

    这!就是这么个无耻的东西,居然之前偷袭打伤了我!居然让我受伤重创,流出了尊贵的血!更,更可耻的是,他攻击的部位,还是那么的,那么的叫人羞于提及!!

    我,我,我居然伤在了这种混帐王八蛋的手里?!!!

    狼人心中热血疯狂涌上,再也不顾及什么所谓的武士尊严了,此刻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刀劈死眼前这个杂碎!!

    “你!去死吧混蛋!!”

    狼人举起了弯刀。

    就在这个时候,陈道临忽然腮帮子用力鼓起起来!然后……

    他狠狠的吹了口气!!

    猛然之间,面前的这个狼人脸色陡然狂变!

    它眼睛瞬间瞪大瞪圆,然后大叫一声,身子猛的弹了起来,手里的弯刀下意识的丢到了一旁来,双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口中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哼声!

    陈道临还在鼓着腮帮子面红耳赤的狠狠的吹着,仿佛要把自己肺部的所有气都这么迫发出来!

    狼人口中无意识的狂叫出了声来,满脸痛苦,居然身子一软,直接就踉跄往一旁倒了下去!

    而就在它的身后,那匹原本还在龇牙咧嘴的巨狼坐骑,也是“嗷呜”的一声狂叫,身子猛然哆嗦起来,双股夹紧,忽然就忍不住四肢一软,跪爬了下去!

    那狼人死死的瞪大了眼睛,身子瑟瑟颤抖,望着陈道临的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忽然就猛然大吼一声,转过身去分出一只手来抓住了自己的坐骑,然后再也顾不上身后的陈道临,身子踉踉跄跄飞奔而出!

    它果然实力出众,虽然抓了一只巨狼在手里,而且全身颤抖,踉踉跄跄,但是却片刻就没入了树林之中,不见踪影。

    陈道临直到狼人逃入了丛林,又等了片刻,终于这才长长出了口气,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然后按着胸脯,疯狂的喘息起来!

    在他的面前,一个小小的东西被他吐了出来咬在牙齿间。

    那赫然,是一个哨子!

    “妈,妈的。”陈道临因为吹了半天,几乎就喘不过气来,嘴巴里断断续续的低声咒骂:“幸好老子早有准备!早知道这个世界的兽人有狼人,哥岂能不做准备!哼,这狗哨果然有用啊,那卖家没骗我,调了频率,对狼果然也有效!”

    这狗哨真是陈道临这次穿越来之前准备的一件利器之一!

    既然早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兽人里有狼骑,而且自己还险些遇到过,陈道临哪里会不做好准备?

    他那几天泡图书馆,就是在寻找各种对付野生动物的法子——那些兽人,怎么说也是和动物有莫大的关系吧。说不定一些对付动物的法子,就对这些兽人有用呢。

    尤其是这狗哨,便是陈道临获得的惊喜之一。

    要知道,狼和狗这些犬科动物的耳朵听觉和人类是不同的,能接收的音波频率也是和人类不同。具体的数据就不说了,反正陈道临准备的这种狗哨,吹起来后可以发出一种只有犬科动物的耳朵才能捕捉到频率的超声波!这种超声波会让犬科动物听到了之后,刺激耳膜,产生厌烦……而如果弄到最大的功效,就会产生强烈的痛苦!

    原本这种哨子是用来训练狗用的。

    当然了,如果稍微改动之下,也可以用来当做对付犬科野生动物的辅助武器。

    陈道临刚才这么一吹,这声波对于人类的耳朵是完全捕捉不到的,所以完全无害。但是落在那个狼人的耳朵里,就是会带来巨大痛苦刺激它耳膜的超声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