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兽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简直就是在赌命啊。”

    陈道临喘息渐平,看了看地上的巴罗莎,却发现这个精灵小妞已经不知道何时晕了过去,双目紧闭,满面红潮。

    难道……这些精灵的体质和自己那个世界的人类差异真的有这么大?一点巧克力下去居然有这么大的反应?!

    不过陈道临此刻没有时间去多想了。自己用狗哨赶走了那个狼人,纯粹是趁其不备投机取巧。而且这次给与对方的创伤完全不能和上一次相提并论。上一次的箭创加上电击,足以让狼人短时间内失去战斗力。

    可这一次,狗哨只能暂时将它驱走,只怕它回过味道来,随时都会逆袭。而要破解这狗哨的法子也是极简单的,只要用东西把耳朵塞住即可。

    最好的法子,便是立刻狂奔跑路,跑的越快越好越远愈好。

    可问题是,看着躺在地上的巴罗莎——让陈道临扛着一个人,再加上那重重的背包,以他这种宅男的体质,想在这树林里跑过那个实力强悍的狼人武士,简直就是痴人做梦。更何况,人家还有一条那么彪悍的巨狼坐骑。

    自己两条腿的,哪里能跑得过四条腿的?

    纵然是巴罗莎没晕过去,只怕也是逃脱无望。那狼人既然有本事追上来,那么再想甩掉它……

    陈道临绞尽脑汁的飞快思索。

    最可气的是,自己手里的那柄精灵族的魔法匕首,却居然没有提前发出预警的光芒。

    那个精灵长老不是说这魔法匕首能预测到任何怀着敌意或者杀气的目标靠近么?

    陈道临取了些水泼洒在巴罗莎的脸上,把精灵小妞叫醒。巴罗莎依旧有些迷迷糊糊神志不清的样子,不过在陈道临把一瓶子凉水泼在她脑袋上之后,巴罗莎才终于清醒了过来。

    “刚,刚才发生了……”

    陈道临看着巴罗莎,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说话。

    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

    无非就是你吃了块巧克力,结果却像吃了催·情·药一样意乱情迷起来,然后我们俩差点天雷勾地火……

    不过陈道临自然不会这么想,只是凝神道:“那个狼人追上来了。”

    “啊!”巴罗莎这才脸色狂变,想了想才道:“我,我刚才昏过去之前,好像似乎看见了它……”

    “没功夫废话了。”陈道临把巴罗莎扶了起来:“我赶跑了那个家伙,不过它随时会跑回来。打的话我们肯定不是对手,现在得赶紧想个逃命的法子。”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离开这里吧!”

    “跑?”陈道临叹息:“人家有坐骑巨狼,我们两人跑得过它么?”

    “那……”巴罗莎脸色泛白。

    “唉,实在不行的话……赌一把吧!”陈道临咬了咬牙齿。

    ……

    大约过了一顿饭的功夫之后,树林之中,那个狼骑武士果然卷土重来。这一次它坐在巨狼的背上,只是却做好了准备:它自己的一双耳朵,还有坐骑的一双耳朵里,都塞进了布条。

    这狼人武士来到这里,翻身下了坐骑,脸色异常难看。

    地面上还残留着陈道临和精灵小妞宿营的痕迹,草地上有一片草叶被碾压过的痕迹,此外还有一些水迹。

    陈道临和巴罗莎自然是不见了踪影。

    狼人手里紧紧握着弯刀,愤怒的一刀将身边的一丛灌木劈开。

    然后它深深吸了口气,仿佛丝毫强行将怒气压下,又和在地上搜索了一遍,最后如获至宝一般的找到了一块带着血迹的白色绷带纱布。

    正是巴罗莎裹伤口的时候残留下的一点布头。

    可惜,狼人将这布头拿到坐骑的鼻子前让它嗅的时候,巨狼坐骑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呜咽,耸了耸鼻子,只是抬头看着自己的主人,并没有行动。

    其实它的鼻子上分明还能看出红肿的痕迹。

    狼人愤怒的咒骂了一句什么。

    那个人类使用的红色粉末,真是该死!直到现在,狼人呼吸的时候还能隐隐的感觉到鼻腔里的丝丝痛楚。呼吸虽然已经无碍,可是嗅觉却真的是彻底丧失,根本闻不出任何味道。

    狼人擅长丛林作战不假,可嗅觉是也是它们所依仗的很重要的一项技能,眼下嗅觉暂失,这追踪的本事就被去掉了一大半。

    “看来是跑掉了。”狼人皱眉。

    不过这个结果倒是并没有出乎它的意料:那个人类分明没有半点本事,追思会靠着卑劣的手段。至于那个精灵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两个家伙既然被自己追上了,自然不会坐在这里等死等着自己重新追杀过来,肯定是逃掉了。

    狼人冷笑了一声。

    虽然它失去了依靠嗅觉追踪,但是它依旧还有自己的判断。

    “他们必定是跑不远的,而且……他们若是想求活命,只能寻求庇护。附近这片森林,往北再走一天便是一个精灵族的部落,他们必定是往北而去了。”

    做出了判断之后,狼人愤愤呸了一口吐沫,拉过自己的坐骑巨狼来,缓缓离开往北而去。

    就在这宿营地旁一株大树之上,陈道临趴在那儿双臂死死抱住树干,距离地面虽然有十多米,中间隔着茂盛的树叶,但是方才那狼人站在树下的时候,陈道临依然险些心都跳出嗓子眼了。

    而巴罗莎自然也在他身后,精灵小妞也和陈道临一般,伏在树干上,一手紧紧攥着匕首。

    终于等那狼人远去,陈道临这才长出了口气。

    这算是暂时躲过一劫吧?

    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那个家伙必然认定了自己会跑路,绝想不到自己会藏身在原地。

    可就在陈道临心中警惕稍去的时候,忽然之间林子里传来了急促的蹄声!

    就看见那已经离去的金毛狼骑武士,忽然就飞快的退了回来!

    它胯下的巨狼奔跑如飞,在树木之间几个纵跃便来到了近前!

    陈道临顿时心中如坠深渊,顿时后背发寒!而巴罗莎也是攥紧了匕首。只以为是这金毛狼骑武士看穿了自己的计谋,忽然杀了个回马枪。

    可偏偏就在此刻,陈道临怀里忽然冒出一团光芒来!

    陈道临低头看去,之间自己插在腰间的那柄精灵魔法匕首,散发出了预警的光团!

    还没等陈道临做出什么反应,树林里已经传来了几声呼哨。

    随即蹄声密集,周围四面八方同时传来了“呜呜呜呜”的叫声!

    就在这一片呼啸声之中,十多条影子飞快的从林子里蹿了过来,从不同的方向,却是共同的朝着那金毛狼骑武士窜了过去!

    陈道临和巴罗莎呆住了!

    ……

    从林子里跃出的,分明是十多骑狼骑兵!这些带着铁盔身穿铁甲手持弯刀的狼武士,每一个都是那么的彪悍凶狠,胯下的坐骑狼也都是张牙舞爪,同时口中不停的发出狼嚎。

    更让陈道临吃惊的是,这十余骑狼骑,杀气腾腾的扑来,而扑击的目标,却居然是那个金毛狼武士!!

    那金毛狼武士早已经长啸一声,它用力一夹双腿,胯下的坐骑立刻朝前一个飞跃,迎面扑上了冲在最前面的狼骑,金毛狼武士手里的弯刀挥舞,一条寒光在夜色之中闪过,嚓的一声,顿时鲜血喷洒出来!

    那首当其冲的狼骑,居然被它一刀之下,连着头盔在内,整个头颅都被一劈成两半!!

    而金毛狼武士的坐骑更是凶狠,前爪扑下,就将这个倒霉的狼骑的坐骑给按了下去,直接扑在了地上,一口就咬住了对方的坐骑咽喉!

    这时候,身边传来“噗噗”两声短促而尖锐的破空声。

    却是周围两个狼骑还没冲到面前,却已经手持着手弩,对着金毛狼就是急射。

    金毛狼哼了一声,它甚至都没回身,弯刀反劈两记,夺夺两声,两枚弩箭被它的刀锋直接挡飞,钉在了身边的大树树干上。

    陈道临额头满是冷汗,这一枚弩箭就直接钉在了距离他的脸庞不到十公分的地方,若是再偏上一些,只怕自己就要当场见血。

    树下的厮杀很快进入了白热化。

    金毛狼人十分凶悍,它胯下的坐骑也比其他的狼骑要更敏捷。

    十多个狼骑围着它在树林里混战,金毛狼人武士却驱使着坐骑不停的跳跃腾挪,总是不给对手合力围攻的机会,它的动作迅猛,总是来回游走,然后抽冷子逼近一个敌人就是一刀,得手之后立刻遁走远去,绝不停留!

    片刻之间,居然被它又砍翻了四个狼人。

    同伴连连死伤,激发了这些狼骑兵的雄性,先是一个狼骑忽然咆哮怒吼起来,双目充血赤红,然后整个身躯陡然暴涨起来,裸露在外面的肌肉瞬间就膨胀变大了一倍有余!

    随即其余的狼骑也纷纷学着样子吼叫,在一声声凶狠的嚎叫声之中,狼骑纷纷变身,暴涨的身躯和肌肉立刻带来了显著的实力提升,它们的速度和力量立刻增加了一倍有余。

    金毛狼终于应付的开始吃力起来,它虽然竭力的游斗,又一刀重创了一个狼骑,但是变身狂化之后的狼骑显然在抗击打的能力也提升了许多,金毛狼的一刀狠劈,虽然带着一团淡淡的气焰,却居然没有能将对方劈毙,刀锋虽然突破了铠甲,但是却卡在了对方的肩胛骨上!这些狼骑变身狂化之后,骨骼的强度仿佛也惊人的增加了。

    这种生死搏杀,随时随地都在刹那间决生死,这金毛狼人的刀锋被卡住,还没等它来得及往回抽刀,身后一个狼骑已经扑了上来。

    金毛狼大喝一声,左手飞快的摘下了一柄挂在坐骑上的鞭子来,手腕一抖,那鞭子就立刻被抖的笔直的伸展了出去!如此强悍的腕力,顿时让躲在大树上的巴罗莎看的猛吸了口凉气!

    那皮鞭抖直了出去,顿时就把身后扑来的那个狼人连人带坐骑一起卷了进去!金毛狼武士手臂一挥皮鞭,顿时就把这被鞭子卷住的狼骑给丢了出去,重重砸在了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只见那狼人和坐骑同时都是口中喷血,落地就没有能再爬起来,眼看是不活了。

    可这么一分神的功夫,那被砍中了肩胛骨的狼骑却得到了机会,这家伙也果真是凶狠,居然直接就从坐骑上扑了过来,直接一头就朝着金毛狼撞了上去!

    金毛狼终于被正撞入怀!

    这些狼骑个个身材魁梧又是身穿铁甲,这狼骑情急拼命,这么奋力一撞在加上自己原本的体重和铠甲的分量,顿时就把金毛狼武士给从坐骑上撞掉了下去。

    两个狼人落在地上,咕噜咕噜滚做了一团。金毛狼武士毕竟更加彪悍,滚在地上的时候,已经飞快的伸出了爪子扼住对方的喉咙,手指用力,咔嚓一声就拧断了对方的脖子!

    等到它飞快的推开对手重新跳起来的时候,周围已经被七八个狼人围住了!

    这些狼骑十分狡猾,七八个人团团围住了金毛狼,却并不再着急上前拼命,显然是知道对方实力高强。可却分出了两骑去,朝着金毛狼的坐骑巨狼逼了过去!显然打的主意,是想先杀掉对方的坐骑,让金毛狼失去机动力。

    一个没有了坐骑的狼武士,失去了坐骑奔跑跳跃的能力,失去了那种进退自如,好似鬼魅一样的速度,实力自然就会大打折扣。至少……想跑是跑不掉了。

    另个狼骑逼上了金毛狼的坐骑,同时举刀就劈,那坐骑巨狼也甚是聪明,飞快的就朝着后面躲避。

    但是它一个畜生,纵然凶狠,却哪里能敌得过精锐的狼骑武士?

    两个狼骑左右逼迫,很快就把它逼住了,几刀下去,这巨狼终于躲闪不及,后腿上被创,一下子步伐就踉跄起来。

    金毛狼眼中喷火,几次欲冲出去营救,但是七八个狼骑围住了它,只要它脚下一动,就是数柄弯刀同时劈过来!

    金毛狼虽然实力高强,但是它站在地上面对七八名狼骑,对方坐在坐骑上,高度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它左冲右突,却被死死纠缠住。

    忽然就听见一声悲呼,金毛狼顿时全身的毛发都仿佛竖起来了,它抬头看去,之间自己的坐骑已经被一刀刺进了腹部!却是一个狼骑武士在搏斗之中被扑下了坐骑之后,就地一滚,直接用弯刀就插进了巨狼的腹部!

    金毛狼武士看的睚眦欲裂,大吼一声,不要命的冲了上去!面前虽然有狼骑阻拦,但是金毛狼武士此刻双目充血,面对眼前的几把弯刀却是视而不见,口中吼叫连连,就朝着刀丛狠狠的撞了过去!

    它手里的弯刀横斩而过,刀锋上那淡淡的光焰陡然明亮起来,顿时两把弯刀直接就被斩断!可随着金毛狼的身子扑上去,毕竟还是有两把弯刀终于砍到了它的身上,一刀从它左侧上臂撩过,扬起一片血花,而另外一刀则更甚,弯刀直接就从它的肋下划了过去!

    幸好这金毛狼武士临危猛然吸气拧腰,这一刀只是从它的右侧肋下划过……若是躲避满上半分,只怕这一刀就要将它的右侧肋骨切断几根!

    可纵然如此,它的半边身子也是血流如注。

    金毛狼武士奋力挥舞弯刀,铿铿几声,挡开周围的攻击,终于冲到了自己的坐骑身边的时候,它又砍死了两个狼骑,但是后背上也被砍了一刀狠的,直接砍破了它的甲胄,险些就把它的脊背都要砍断!

    金毛狼扑在了自己的坐骑身上,这坐骑已经趴在地上,腹部那创伤豁口惊人,鲜血喷洒,巨狼只是在那儿瑟瑟颤抖,脚下拼命试图站起来,却哪里还有力气。

    金毛狼嘴角满是鲜血,猛然回过头去,对着身后那些狼骑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吼声之中充满了愤怒和怨毒,凄厉无比!

    其余剩下的狼人,看着这金毛狼的坐骑倒下,看着金毛狼武士痛恨发狂的样子,仿佛一时间也有些迟疑了,有的狼骑,眼神里居然流露出几分兔死狐悲的味道来。

    金毛狼眼睛流淌出了泪水来,盯着面前的狼骑,咬牙狠狠说了出了一句话:“狼骑兵的弯刀,居然砍向了同族的巨狼坐骑!你们还配得上狼族的荣耀吗!”

    这些狼骑纷纷无语,这金毛狼武士此刻气势冲天,虽然明明身受重创,又被团团围困,但是那气场,却居然将这些狼骑们压的纷纷低头。

    终于,还是有一个狼骑咬了咬牙齿,低声的吼了一声。其余的狼骑听见了,眼睛里的愧疚和无奈才飞快的消退,取而代之的,是重新凝聚起来的凶狠。

    “杀了它!”

    几个狼骑同时呐喊,举刀扑了上来。

    金毛狼此刻全身浴血,但是却杀气冲天,面对这些对手,那一双眸子里却满是死志!

    陡然之间,它一声断喝!这喝声从它口中爆发而出,就如同陡然之间打了个炸雷一般!

    一个冲到面前的狼骑忽然就被震的仿佛呆了一呆,可金毛狼却已经迈步一刀,噗的一身,这一刀从它的脑袋上劈了下去,一直劈到了小腹下,然后整个人就直接被这么一刀劈成两半!!

    鲜血全部喷洒在了金毛狼的身上,它仿佛一个血人一般!

    一刀得手,它的全身都是那种淡淡的气焰闪烁,忽然就拧身朝着一旁撞了上去!

    砰的一声,它直接撞上了一个狼骑,将对方连人带坐骑都撞倒在了地上!手里的弯刀第一时间狠狠捅进了对方的脖子里!

    而对方的坐骑狼张开嘴巴朝着金毛狼武士的脖子咬下去,它却大吼一声,一拳捣过去,这一拳居然就将这狼头顿时打爆!

    砰的一声,血光冲天!

    剩下的狼骑似乎被惊呆了,金毛狼已经奋力跳了起来,抓起了被自己杀死的狼骑兵的弯刀来,大喝一声飞起一脚踹了过去!这一脚踢的速度极快,面前的狼骑虽然竭力抵挡,但是被这一脚踢中了大腿,顿时咔嚓一声,狼骑痛嚎一声跪在了地上,这金毛狼已经飞身而起,脚下践踏在这狼头上,整个人腾了起来,最后一刀横斩,一个脑袋冲天飞起!

    它刚落地,身后就有声音,金毛狼也不回头,直接一脚将地上的这个尸体给踢了过去。

    砰的一声,尸体撞在了身后的狼骑身上,把对方阻了一阻,尸体弹飞,却直接撞在了一旁的一棵大树上。

    只见那大树晃了几晃,砰的一声,就从树上掉下了一个身影来!

    一骑狼骑正在树下欲巨刀劈向金毛狼,这身影落下,正当头砸下,落在它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这狼骑兵也是活该倒霉,就被这么一砸之下,脖子顿时受力扭曲,直接就送了性命!

    这掉下来的人,自然就是陈道临了。

    他屁股落地,也没想到自己一屁股居然把一个狼骑的脖子给坐断了,只是掉在了地上,全身都在做疼,心中忍不住暗骂自己:看打架看的出神,居然都忘记了要抓紧树干啊!

    正想爬起来,一个血盆大口已经到了面前!却是被陈道临砸断了脖子的那个倒霉狼人的坐骑,扭过了头来,满口獠牙,就要朝着陈道临的脸上咬过去。

    陈道临大叫一声,猛然就地往一旁滚开,那狼口咬了个空,再要追上想补上一口,陈道临已经飞快的跳了起来,手里拔出了腰间的精灵匕首来。

    这匕首此刻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被他握在手里,倒是真添了几分气势。

    这狼盯住了陈道临,正要往上扑,身后精灵女孩巴罗莎已经跳了起来。

    陈道临落地,巴罗莎岂有不救他的道理?精灵女孩的伸手可比陈道临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了,落地的身形轻盈矫健,就站在了这匹狼的身侧,飞身一刺,一剑就戳进了这狼脖子!

    巴罗莎身形飞起,剑锋一转,就把一个狼头直接切了下来,等她落地的时候,就站在陈道临的身边,关切道:“你怎么样?”

    陈道临脸色倒是并不十分难看,居然还有余力点了点头,沉声道:“我没事。”

    只是精灵小妮并没有察觉,达令哥的声音实在是有些颤的不像样,虽然脸色故作镇定,但是双腿已经软的好似面条了。

    两人落地之后解决了一狼一骑,那边金毛狼已经又砍死了一个对手。

    此刻剩下的狼骑只有三骑了。

    金毛狼武士再次受创,这次则是胸前挨了一刀,它喘息粗重,身子颤抖,仿佛连站都有些站不稳。

    陈道临和巴罗莎忽然从树上落下,那些狼骑固然是震惊,这金毛狼武士又如何不吃惊?

    不过它只是一惊,随即就飞快的冷静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陈道临和精灵巴罗莎,咬牙低声道:“哼,原来是你们。”

    陈道临看了看那两个凶狠的狼骑,又看了看全身是血仿佛个杀人狂魔一般的金毛狼武士,吞了吞口水,嘴角肌肉扯动,干笑道:“哈哈,那个,你们继续打,就当我们是路过的好了。”

    只是他的罗兰帝国语,金毛狼才能听懂,那两个狼骑却哪里能听懂?——纵然听懂,也只会当做他胡扯吧。

    三个狼骑互相看了一眼——这些家伙只怕是把陈道临和巴罗莎当成是金毛狼武士一伙了。

    毕竟陈道临从天而降,立刻就干掉了它们的一个同伴啊。

    三个狼骑发了一声喊,同时动作。两个狼骑朝着金毛狼扑了过去,最后一骑则杀向了陈道临和巴罗莎。

    陈道临看着面前狼人冲了过来,那坐骑的血盆大口,狼骑手里的雪亮弯刀,达令哥哪里有本事抵挡?只是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就飞快的朝后退开。

    巴罗莎却已经拧身迎上,精灵的轻巧步伐,是的她轻轻一个转身,就躲开了那狼武士的弯刀劈砍,但是精灵反击的一剑,也被这狼骑兵弯刀挡开。

    铿的一声,兵器碰撞,那狼骑兵毕竟还有胯下坐骑借力,而受伤未愈的巴罗莎有些气力不支,勉强退了几步。

    眼看巴罗莎被击退,退到后面的陈道临已经飞快的取出了狗哨来含在了嘴巴里,鼓起腮帮子就是猛的吹了起来!

    狗哨发出的声波频率,陈道临和精灵都是听不见,但是在场的狼人武士和狼坐骑却都是受惊不小!

    这等频率的声波,却是这些狼族的天敌,刺耳的声波冲击着它们的耳膜和大脑,顿时就让狼族痛苦的嚎叫起来。

    可偏偏那个金毛狼武士,却因为之前就有布头塞住了耳朵,此刻却反而不受影响。

    这些狼骑兵被狗哨的声波袭击分神的时候,金毛狼武士已经飞快的冲了上去,一刀一个,就砍下了两个狼骑的脑袋来。最后更是一个大步冲到了陈道临的面前!

    陈道临吓的面色苍白,不过这金毛狼武士却只是冷冷的看了他和巴罗莎一眼,手里的弯刀被他脱手投了出去,噗的一声,就戳在了攻击陈道临的那个狼骑武士的胸口!

    最后三个狼骑武士被这么轻易解决,陈道临顿时吓的吸了口气,狗哨的声音自然就此消失。

    剩下的还有活着的三匹狼坐骑,没有了声波的侵袭,三匹狼顿时爬了起来,悲呼连连,跑到了各自的骑士尸体旁连连哀嚎。

    陈道临看了巴罗莎一眼,两人都是握紧了武器警惕,倒是那个金毛狼武士,冷冷看着这三匹狼,忽然就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那三匹狼同时转过头来看了看金毛狼武士,犹豫了会儿,就扭头跑去,瞬间就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咦?”陈道临吃惊的看着这金毛狼武士:“你放它们走了?”

    巴罗莎却低声叹了口气,低声道:“这是狼族的传统,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会杀同族的狼坐骑。”

    陈道临撇了撇嘴角,还没说话,就看见这金毛狼武士的眼神射了过来,他赶紧握紧了匕首,紧张的看着对方。

    金毛狼武士全身是血,但是它眼睛里却满是顽强,虽然前胸后背肋骨大腿肩膀到处都是刀伤,但是偏偏这身躯却挺的笔直,仿佛一柄标枪一般。

    似乎犹豫了一下,金毛狼武士才望着陈道临冷冷道:“刚才……谢谢你帮忙,不然我没可能收拾下它们最后几个。”

    说到这里,顿了顿,它盯着陈道临的眼睛:“所以,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吧!”

    “……”陈道临没说话,只是拉着巴罗莎站在自己的身边。

    金毛狼随后不再看陈道临一眼,而是大步朝着不远处走了过去。

    它的那匹巨狼坐骑,就躺在地上,此刻早已经断气,身下草地上殷红的鲜血流淌了满地。

    金毛狼跪在狼尸前,双手捧头,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它哭的嗓音尖锐而难听,可偏偏此刻,这难听刺耳的声音里,却仿佛包含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悲怆的情绪!

    陈道临和巴罗莎两人站在那儿,似乎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陈道临看了看巴罗莎。

    精灵的天性是最为敏感的,巴罗莎听了这金毛狼武士哭声之中的深深悲痛,看着这彪悍凶狠的金毛狼,此刻却跪在自己的坐骑身旁如杜鹃啼血一般的哭泣。

    这精灵女孩心中忽然一软,眼睛也有些泛红。

    “我,我们……帮帮它好不好……”巴罗莎转过头看着陈道临,眼神有些哀求:“它,它很可怜啊。”

    陈道临有些不解:“它……虽然是受伤很重很惨,但是也谈不上什么可怜吧……不过,它跪在自己的坐骑旁哭,看来它倒是对自己的坐骑很心疼啊。”

    巴罗莎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达令,这个你却不知道了。这些狼族的狼骑兵,它们和坐骑之间的关系,可并不仅仅是骑兵和坐骑而已。你不知道……其实每一名狼族的狼骑兵,它们的坐骑,都是骑兵的亲兄弟呢!”

    “……”陈道临一听,顿时呆住了!

    他张了张嘴:“亲,亲兄弟?!”

    “是的。”巴罗莎看着不远处金毛狼武士的背影,压低了声音道:“这是兽人族之中的一种特殊的存在……”

    随即,巴罗莎低声向陈道临说出了一个让他吃惊的情况:

    狼族的这些巨狼,不像是人类的战马,是驯化出来的野兽。

    狼族的情况很是特殊:通常情况下,在狼族繁衍后代的时候,一只成年的狼族兽人女性,大约一生可以生下四到五胎。然而大概是因为这个种族的天生的缺陷或者是某种特殊的种族遗传因素。这四到五胎的狼族后裔之中,总是会出现至少一胎,出现之中特殊的后代:这种后代从模样上,根本不像是正常的“兽人”,而更像是它们的远古的祖先:狼!

    这特殊的一胎,从出生之后,就缺乏智慧,无论是体形和头脑,都几乎宛然和那种野生的狼一样,只是身形更大庞大,更加残暴,更加彪捍。这样的特殊的后代,哪怕是到了成年之后,智力水准也依然保持在了普通狼族兽人的幼年时期,再也无法成长。

    这种特殊的后裔,在兽人之中,有一个特殊的称呼,叫做“兽亲”。这些兽亲和其他的兽人也是一母同胞所生,但是体形和智慧却不像是“人”。

    狼骑兵它们对自己的坐骑都格外的亲昵格外的好,并不仅仅是因为普通意义上的骑兵爱惜战马,而实际原因是:这些坐骑,都是它们的一母所生亲兄弟!狼族骑兵之所以强大,它们和坐骑几乎能心意相同,哪怕是人类再精锐的骑兵,骑术也无法胜过它们。只因为,这些家伙是骑着自己的亲兄弟作战!这不是驯化而来的,而是天生存在于血脉之中的那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东西……作战的时候,这些巨狼,都会誓死保护自己背上的骑兵,保护它们的亲兄弟。这种亲密的关系,是无法用驯化来做到的。

    陈道临听完了这些,下意识的深深吸了几口气。

    原来如此……这狼骑兵果然邪门啊!不过,如此骑兵和坐骑的关系,果然特殊,难怪这些狼骑兵如此彪悍,纵然骑兵身死,那些坐骑也会疯狂的战斗。

    骑兵和坐骑之间这样的心意相通,果然不愧是兽人的犀利兵种了。

    不过,看着那金毛狼痛哭悲伤的背影——陈道临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金毛狼武士,对兄弟倒是情意深重的很呢。

    `

    `

    `

    `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