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和巴罗莎两人在那儿站着,相视无语,金毛狼武士跪在死去的坐骑身前,沉默良久,看着它的背影,忽然有一种寂寥孤独的感觉。

    良久良久,金毛狼武士忽然转身看了看陈道临,低声道:“可以借你的刀一用么?”

    陈道临叹了口气,从背包里找出了一柄短刀,缓缓走上去递上道:“……要不要我帮你一起埋了它?”

    金毛狼武士看了陈道临一眼,低声道:“不用……它是我的兄弟,这事情只能我一个人来做。”

    巴罗莎叹了口气,这精灵妹纸的脸上有些不忍,低声对陈道临道:“这是它们的传统。”

    陈道临立刻点头退开。

    金毛狼武士深深吸了口气,拿起陈道临的短刀看了一眼,伸手在这刀锋上弹了弹,哼了一声:“好刀!”

    这刀是陈道临从现实世界带来的那一套订制的全钢武器之一,现代工艺打造的刀具,自然不凡。

    金毛狼武士随即深深吸了口气,举起这刀来,在自己的手掌上一抹,顿时将掌心划出一条血痕来。

    鲜血从它的手掌上滴滴落下,金毛狼武士眼神里流露出一股神圣凛然的光芒,然后轻轻将鲜血在自己的额头上抹过一条血痕。

    它的口中,开始低声的念着出一些含混不清的声音。

    这声音仿佛是吟唱,又仿佛是细语低喃。似乎带着某种奇特而古老的节奏和曲调,娓娓道来,抑扬顿挫,仿佛是在轻轻歌唱着一种肃穆而古朴的歌谣。

    这声音越发的悠远,陈道临听着听着,不由得心中忽然泛酸起来。这调子似乎带着一种奇特的感染力,那种仿佛浑然古朴一般的调子,让人听了不由得心中肃穆,再也生不出一丁点的轻佻。

    金毛狼武士的歌声越来越悲伤,越来越肃穆。

    终于,它抬起了刀锋来,这次却是一刀将狼坐骑的尾毛割下一簇来,然后飞快的从自己的衣角上划下一指宽的布条来,然后灵巧的将这狼尾毛束成一簇。

    就如同毛笔一般,饱蘸鲜血,然后开始在这狼尸的身上书画起来。

    一条一条造型奇特的纹路在它的手下画了出来,布满了这狼尸的全身。

    金毛狼武士声音越发哽咽,等那狼身上满是血色的纹路之后,它才将刀轻轻的插在了地上,双手合掌在一处。

    此刻,金毛狼武士全身开始散发出那团淡淡的光焰来,随着这光焰的蠕动,它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从脸部开始,出现了一条一条斑纹,如鲜血一般的颜色显露在脸庞上,从眼角到脸颊,然后一路蔓延下去,脖子,双臂……

    陈道临心中诧异,渐渐的辨认出来,这金毛狼武士身上的这些纹路,居然和它画在狼尸上的纹路一般无二!

    随着这些纹路的闪现,金毛狼武士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抓起一把泥土来,轻轻洒在了坐骑巨狼的尸体之上……

    渐渐的,那一把泥土散落,在它的光焰之下,就仿佛点点光尘,落在狼尸上,随即那狼尸就似乎落入了火焰之中,缓缓的焚烧起来!

    这个奇特的场面,让陈道临顿时目瞪口呆起来。

    那巨狼坐骑的尸体,开始缓缓的,一点一点的焚烧——却没有一丝烟雾,只是这么一点一点的,化作了光尘,然后渐渐的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这个过程持续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整个过程里,金毛狼武士口中那奇特的吟唱的声音都不曾停歇。

    而陈道临和巴罗莎两人站在后面,也被这神圣的场面所震慑,一个字也不敢说,生怕打搅了这一幕。

    等到那条坐骑巨狼的身躯全部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化作无数细密的光尘随风散去,再也不见半点踪影之后……

    金毛狼武士才终于停下了那奇特的吟唱,它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过身来。

    它的脸庞上满是泪痕,脸颊上和身躯上的那奇特的斑纹才缓缓的消失。

    陈道临看着这个之前还和自己生死对头的家伙,忽然心中生出一丝同情来。

    亲手埋葬自己的兄弟……这种滋味,他从来不曾体会过,但是此刻,却仿佛感同身受一般,隐隐的能感受到这金毛狼武士心中的悲伤。

    金毛狼武士缓缓走来,双手将这柄短刀捧到陈道临的面前:“谢谢你。”

    陈道临略一迟疑,就低声道:“这刀……你留着吧,算是做个纪念。”

    金毛狼武士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终于点了点头:

    “谢谢!”

    沉默了会儿之后,陈道临看着这个家伙全身都是鲜血,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低声道:“那个……你身上的伤……”

    金毛狼武士淡淡道:“死不了的。”

    陈道临不说话,却转身从自己的背包里找出了纱布绷带和伤药之类的东西来,看了看金毛狼武士:“你若是相信我,不怕我害你的话,不妨用这个。”

    金毛狼武士忽然笑了笑,这笑容有些奇怪。它伸手接过了陈道临的绷带和伤药。

    陈道临笑了笑:“你若是放心,不妨坐下我来给你包扎,嗯,我这药物恐怕你也不太会用呢。”

    金毛狼武士神色从容,丝毫不以为异,居然就这么坐在了陈道临的面前,然后除下了身上的铠甲。

    它身上的伤实在太重,这么轻轻一番动作,伤口上鲜血淋漓流淌不息,陈道临看着都心中发寒,这彪悍的狼人却是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随后,陈道临强忍心中的不适,亲手帮它清洗了伤口。

    为了怕感染,陈道临用医用酒精给它处理了伤口——这医用酒精触碰伤口,金毛狼武士明显的皱了皱眉——但也只是皱眉而已,却不肯发出一声痛哼。

    陈道临心中叹息,他自己尝试过医用酒精清洗伤口,疼的自己哇哇乱叫眼泪汪汪。

    随后他给金毛狼武士喷上了云南白药,至于包扎伤口的活儿,则交给了巴罗莎来动手。精灵女孩包扎伤口的手法可比陈道临要高明多了。

    一切都处理完之后,金毛狼武士重新将盔甲穿了起来。

    它额头满是汗水,把毛发都粘成了一簇一簇的,气息也不免虚弱下来,穿盔甲的动作,也有些缓慢和不支,但是偏偏却依然将腰板挺的笔直。

    陈道临不免心中有些佩服。他自己不是硬汉,却对这种硬汉越发的钦佩。

    随即他和巴罗莎两人也自己收拾了一下。又拿出了一些食物来补充能量。

    金毛狼武士面对陈道临递给自己的食物,倒也不拒绝,接过来就吃下去,显然是对陈道临丝毫没有半点怀疑了。

    三人在这里休息了会儿,陈道临才忍不住笑道:“大家也算是不打不相识,那个,阁下的名字我还不曾请教。嗯,我叫达令,这位是我的朋友精灵族的巴罗莎。你……”

    “我的名字,用狼族的语言说起来恐怕有些拗口。”金毛狼武士犹豫了一下,道:“若是翻译成罗兰帝国语的话倒是很简短,你们就叫我‘雷’吧。”

    雷?

    这名字倒是好记得很。

    金毛狼武士看了看陈道临,又看了看巴罗莎。精灵女孩似乎对它还有些畏惧的样子,显然是之前在它手里吃过苦头不少,心有余悸。面对金毛狼武士的眼神,有些畏缩躲闪。

    雷轻轻一笑,淡淡道:“精灵,你不用畏惧我。我既然说过一笔勾销,那便是一笔勾销。我们狼族武士说出的话,字字如铁!”

    巴罗莎脸一红,低声道:“我,我不是不信你。”

    随后雷沉默了会儿,看着神色复杂的陈道临,道:“我知道你们一肚子疑问,若是想问,不妨直说好了。”

    陈道临搔了搔自己的脑袋,犹豫了一下,才道:“那个……雷阁下,我只是奇怪,你身为狼族武士。嗯,我听巴罗莎说,你这样的金毛狼武士,在狼族应该是地位颇高的,怎么会被同族追杀呢?”

    雷听了,神色也不变,淡淡道:“我知道你必定疑惑这件事情。不过你这精灵朋友倒很有见识,居然知道我们狼族的事情。嗯,不错,我不妨和你说,我的确是狼族之中的王族后裔。”

    说到这里,它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骄傲来,声音也提高了几分:“当年兽人族的三巨头之一,我狼族的伟大领袖多米内斯大人,便是我的祖先!”

    这话说完,什么三巨头多米内斯这样的名字,陈道临自然是浑然不知,他还没什么反应,倒是巴罗莎却忍不住惊呼一声,随即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低声道:“你……你……你是多米内斯大人的后裔?!”

    “不错。”

    巴罗莎神色越发的奇怪,然后看了看一脸茫然的陈道临,低声道:“多米内斯大人,是昔年兽人的三巨头之一,是和现如今的兽人国王铜虎大人并列的强者呢!狼族的狼骑兵便是在多米内斯大人的手里一手创建起来的。”

    随后精灵女孩越发的好奇,皱眉道:“雷先生,既然你是多米内斯大人的后裔,那应该是正统的狼王后裔,怎么会如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