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机会难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背上搭着那个魔法储存皮袋,在这精灵部落里闲逛了会儿。只因他上一次的货物太受欢迎,所以他一路走来,不少路过精灵都会对他投去友好的眼神。

    甚至还会有精灵热情的上来,和他一边比划一边说着什么。

    遗憾的是,陈道临对于精灵的语言实在一窍不通,而曾经的御用贴身小翻译巴罗莎现在恐怕也是指望不上了,和精灵语言不通,也没法交易。

    陈道临在这部落里边走边思索,有心去寻巴罗莎。不过想来那个精灵小妞这会儿心中只怕是恨死了自己,自己这么找上门去,恐怕也没有好脸色看。而且……蓝蓝就在部落里,自己还是不要玩火好了。

    可没有巴罗莎当翻译的话……

    陈道临忽然眼睛一亮。

    这部落里不是来了一个郁金香家族工坊的商队么?

    一来是对这个闻名已久的传奇家族生出了浓厚的兴趣,二来么……自然也是因为蓝蓝的缘故,忍不住想去试试看这个家族到底是什么样子。

    至于第三么,若是能顺便讨点便宜,对陈道临来说更是何乐而不为呢?

    他此刻已经把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郁金香家族的少年看做是心中头号情敌。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坑情敌更爽的事情?

    陈道临既然打定了主意,就立刻付诸行动。

    他虽然不通精灵族的语言,但是这精灵部落不过千余人口,才多大点地方?在这部落里走了一圈,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部落的边缘,靠近大圆湖的地方,有几棵大树之间的草地被开辟了出来。

    这里显然已经被精灵部落划为了一个临时的宿营地。

    几辆马车就停在一旁,车厢上满载货物,堆积的如小山一般的圆形的木桶,还有皮质的大箱子,更有一捆一捆用厚厚的仿佛是油布之类的材料紧紧包起来的东西。

    拉车的马已经被牵走,远处的湖畔,有几个穿着短衫的人正拿着刷子在湖边给马刷洗身体,同时还有人扛着一包一包的草料过去放在马匹面前。

    这宿营地,就在紧靠着马车旁,立起了几个大小不一的帐篷。帐篷是呈圆弧状态排列的,而在中间,则是生起了一个篝火架子。

    此刻已经是接近天黑,虽然夕阳还有些许余晖,湖面上霞光鳞鳞,但是那篝火已经点燃,几只铁壶就挂在那篝火上烧着。

    还有两只大铁锅,就架在那儿,下面是火苗旺盛,铁锅里满是浓汤,还有一个身穿短衫面白无须的年轻汉子,一手拿着条巨大的白萝卜,一手拿着锋利的小刀,正一块一块的把萝卜切成小块丢进汤中。

    那汤水已经咕嘟咕嘟的沸腾,微风吹过,顿时一片诱人的扑鼻喷香。

    那香气,居然让陈道临都忍不住用力吞了吞口水。

    就在篝火旁,还有几个男人,都是清一色的短衫打扮。有一个坐在马车的车轮下,正仔细的擦拭着一柄马刀的刀锋。

    还有两个人,则是手拿刀剑和盾牌,在马车后的空地上练习切磋攻防,互有攻守,正打的乒乒乓乓不亦乐乎。

    陈道临从远处走近,这些人顿时就警觉起来!

    那个正在切萝卜的立刻放下了萝卜,有意无意的站了起来。

    而那个擦拭刀锋的则立刻收起了布,不动声色的将刀握在了右手里。

    至于两个在河边对练的家伙,则更是小心翼翼的停止了动作,悄无声息的从两侧靠了过来,有意无意的将陈道临夹在了正当中。

    “请问阁下是?”

    那个切萝卜的人主动开口。

    陈道临笑了笑,故意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没有恶意,大声道:“今天在部落长老那儿见过了格颜先生,承蒙他相邀,这会儿得空了,特意前来拜会一下。”

    “哦?”对方这几个人神色并没有太多变化,警惕丝毫不减,依然将陈道临围在了正当中。

    倒是在这个时候,那一排帐篷中间最大的那间里有了动静,帐篷的帘子被挑开,那个身材孔武有力的格颜,顶着那醒目的地中海秃顶发型走了出来,远远的脸上就露出爽朗的笑容来:“哈哈哈,是达令阁下!我正想请人去邀你前来晚餐,想不到阁下却自己先来了,快请一起坐下吧!”

    说着,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些同伴,口气很轻松:“这位是达令先生,也算是咱们的同行,是来冰封森林的冒险者,既然大家在这里相遇便是缘分,晚上一起共谋一醉吧。”

    其他那些人,这才纷纷收起了武器,只是或多或少的打量了陈道临几眼,脸上和眼睛里也终于褪去了戒备。

    不过,陈道临却是从那个切萝卜的家伙的眼里看出了一丝淡淡的不屑和鄙夷。

    想来也难怪,人家是名满天下的郁金香家族工坊的商队,即便是来到这处处危险的冰封森林,也是被骄傲排外的精灵族奉为上宾的。同样是做生意,人家似乎正轨军,自然不会看得起自己这么一个跑单帮的。

    不过陈道临既然是打定了主意想来套点消息或者是讨点便宜,自然不会在意人家的这种鄙夷的眼神或者态度了。

    他对格颜热情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和他一起坐在了篝火前。

    这格颜一看便是跑江湖的老手,是这商队的领导者,说起话来破局江湖气,貌似豪爽八面玲珑,其实却十分谨慎细微。

    陈道临和他寒暄了两句之后,对方就直接笑道:“阁下已经知道我们是郁金香家族的了,咱们不过是为公爵大人的产业跑跑腿罢了,挣点辛苦钱养活一家老小。说起来,我也在冰封森林这条线跑了好些年,和附近的精灵做过不少年的交易,阁下这样的同行,今天却是第一次见到。不知道达令先生之前是在哪里发财呢?”

    陈道临哈哈一笑,直言道:“我哪里发什么财,明和你说吧,我其实是第一次来到冰封森林做生意,只是听说这里机会多,才过来冒险碰碰运气。”

    “哼!”

    陈道临这话说出来,格颜还没有什么反应,旁边那个切萝卜的男子忍不住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淡淡道:“这冰封森林可不是随意就能走得通的地方,历来冒险碰运气想发财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最后呢,大部分都变成了魔兽的粪便了。”

    格颜脸上僵了一僵,皱眉看了一眼这个同伴,然后转脸对着陈道临笑道:“不要管他,这家伙中午马尿灌多了,此刻还没酒醒呢。天生一张臭嘴,其实没有什么恶意。”

    顿了顿,不等陈道临说话,格颜就继续问道:“不过我也真的好奇,我看您行走步伐身形,似乎不像是练过武技的人,敢于独自在这冰封森林里冒险,必定是身怀绝技,恕我眼拙,难道您是一位魔法师么?”

    陈道临心中叹了口气——他倒是不介意装逼冒充一下魔法师,可问题是他压根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对于这个世界的魔法师是什么样子什么情况根本就是一无所知,想冒充也无从下手,免得说了没两句就被人戳穿,那才丢脸。

    想到这里,他干脆摇头道:“格颜先生说笑了,我哪里是什么魔法师,我不过便是普通人一个,除了胆子大一点之外,其他的真谈不上有什么本事。”

    这话让格颜略微吃了一惊,他仔细看了陈道临一眼,心中哪里肯相信陈道临的话?只认定了对方必定是有什么深藏不露的本领却不肯说罢了。

    他行走江湖多年,也知道对方既然有所忌讳,便不好多问的道理,随即就打了个哈哈岔开话题:“我听阁下说的罗兰语,似乎就有些西北口音,莫不是您也是来自咱们西北人?那么说起来,可真的算是自己人了。”

    这话看似说的随意,但是随着这话说完,格颜的那双眼睛却是仔细的盯着陈道临。

    陈道临知道,自己若是不说出点东西来,恐怕也是糊弄不过去的。他笑了笑道:“见笑了,我并不是西北人,嗯,说起来,我却是从南边来的。嗯,我算是南洋人吧。”

    南洋人这个身份还是之前别人说起的,陈道临听到之后就仔细记住。他要想混入这个世界,总得有一个说得过去的伪装身份才好。

    “南洋?”格颜似乎皱了皱眉,仔细看了陈道临会儿,笑道:“达令先生你说的当真?”

    陈道临还没说话,一旁那个切萝卜的家伙却已经将一根萝卜切完,随手把那柄短刀往身边的一块木桩上一插,夺的一声,刀柄嗡嗡作响。

    这人冷冷瞧着陈道临,冷笑道:“南洋?说起来,对南洋的了解,这世界上还有比我郁金香家族的人更甚的么?你说你来自南洋,这话我可不信。要知道,格颜大哥年轻的时候就曾经为家族船队效力去南洋贸易!你这人说话藏头露尾,好不老实!”

    说着,他飞快道:“南洋的人虽然也都是黑色头发,肤色也和你相近,但是南洋那儿气候炎热,人的头发大多都是黑而卷曲,你却是直短头发。况且南洋人大多天生身材矮小,你的体型却分明和那些南洋猴子不像。至于你说话的口音,更是没有一丁点南洋的味道。我看你不像是南洋人,你这肤色和黑发,倒是有点像那些西北草原的蛮子。”

    陈道临被说的有些语塞,一旁的格颜故意等自己的同伴说完,才假意大声喝道:“你说的什么话!你才去过南洋几次,难道南洋的风土人情你就以为自己全部知晓了?不要以为自己知道了点儿东西便喜欢晃荡,快快向达令先生道歉!”

    那个同伴哼了一声,皱眉道:“老大,你太过客气,这种在冰封森林里跑单帮满心发财的傻瓜,理他作甚,说不定过几天就变成魔兽的粪便了。”

    说完,他一把拔起了木桩上的刀,冷笑一声,大步走进帐篷里去了。

    陈道临不是傻瓜,哪里看不出对方玩的是红脸白脸的把戏?他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硬着头皮笑了笑,然后道:“也难怪那我老兄疑惑,我只说我算是南洋人,其实我并不是从南洋生活而来。”

    格颜淡淡一笑:“哦?难道达令先生的先人前辈是南洋之人了?”

    陈道临淡淡一笑,却并不回答。这一来,他即不肯定也不否定,却让格颜反而不好继续追问了。

    这家伙的确健谈,立刻就岔开了话题,道:“大家既然算是同行,不知道达令先生这次来冰封森林,弄了些什么稀罕货物呢?”

    陈道临哈哈一笑,道:“我一个跑单帮的,哪里能有多少家底,倒是郁金香家族工坊名满天下,不知道有多少奇珍异宝,我只盼能格颜先生的手指缝隙里漏下点东西来,便够我吃喝的了。”

    这话说的,将姿态摆的极低。不过这格颜身为郁金香家工坊的商队头目,走南闯北,经验何等丰富,岂会被陈道临几句恭维话就弄昏?

    况且,格颜既然知道这个小子和蓝蓝的古怪关系,岂能对陈道临不重视?

    “达令先生您又何必妄自菲薄。”格颜眼看套了半天话,这家伙油盐不进,就干脆刺了他一句:“我虽然走南闯北多年,但是您这样有胆色的年轻英雄,我却是少见呢!说起来,连蓝蓝小姐那样的神殿中不食人间烟火般的人物,都会对你倾心。阁下这等功力……嘿嘿,我辈同为男人,实在是心中佩服的很啊!”

    这话说的,就让陈道临顿时脸色垮了下来。他故意挤出苦涩的笑容来,连连摆手:“格颜先生不用这么刺激我吧?说起蓝蓝的身份,你夸我有种,我自己却现在想起来便满身冷汗啊!若是不小心被那个神殿的人抓住,岂不是就要绑到火刑柱上烧死?”

    格颜一呆,看了陈道临一眼,皱眉道:“阁下这话说的可奇怪了……神殿虽然戒律森严,但是说起什么火刑柱烧死人这种事情,那是早已经不复存在的陈年往事了。自从我郁金香家族先祖主掌国事,力推宗教变革,尽收了神殿的教权。如今的神殿虽然威望深重,但是说起神权却已经削弱许多,现在的神殿,已经绝不能跳过帝国的国法而随意剥夺任何一个小民的生命!此等善法,让教会的火刑柱已经百年不曾点燃过火焰,我郁金香家族初代先祖功德无量!阁下现在说什么火刑柱,倒是笑话了。”

    咦?还有这种事情?

    陈道临听了,神色顿时大为轻松。

    听起来,似乎这个郁金香家族的先祖,也就是那个穿越者搞过宗教改革?貌似这个世界的那个神殿没有权利烧死人,也没有权利跳过国法随便处死人?这可就让让陈道临放心多了。

    不过随后格颜却又继续道:“……说起来呢,这火刑柱固然是不可能有的,但是阁下要知道,圣女人选乃是神殿花费了无数心血和气力培养出来的未来的人才,还要从无数候选人之中挑选出来的杰出者,花费堪称巨大。这么一个重要的人,却被阁下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给挖走了,说实话,纵然是我郁金香家族,恐怕也是不好意思这么干的。阁下的胆子果然是不小!难怪敢独自一人来冰封森林冒险。”顿了顿,他继续道:“虽然神殿直接判死刑是帝国法令不允许的,但是神殿毕竟根深蒂固,还是有一些神权特权。若是阁下没有什么背景的话,神殿想要整治阁下这样的人,也实在是没多大难度。再说了……那个老弟,你拐走了神殿圣洁的圣女候选人,这简直就是**裸的打脸啊!这种奇耻大辱,神殿岂能忍受?纵然法令不许,说不定暴怒之下,为了维护掩面,也会派神圣骑士来先追杀要了你的命再说。大不了事后和帝国再扯皮一番,帝国中不会为了你区区一个人和神殿翻脸吧。”

    陈道临脸色又是一变,看着这个格颜,心中暗骂:这混蛋,说话先说一半叫老子白开心一场,就不能一口气直接说完么!

    格颜这话已经算是交浅言深,陈道临心中想了想,抬了抬手,算是表示了感谢。

    这个时候,格颜已经从怀里摸了摸,却摸出了一个小小的布袋子来,缓缓掀开,笑道:“来来来,晚餐还有点时间,不妨先尝尝我的这点好东西。这烟叶子可是我郁金香家族的船队从南洋运来的,我得到的这些虽然不是什么上等货色,不过若是拿出去卖的话,那些乡下的小贵族还是会打破头来抢的。”

    说完,他手里这个掀开的布袋上,果然装了一小坨黑黑绿绿的干涩叶子。

    陈道临只看了一眼,就笑道:“多谢老兄了,不过么,说起这烟叶子,我这里倒也有些好东西。我那东西么,肯定是不如您这个上品,不过我自问却是个稀罕货物,就算您走南闯北惯了,恐怕也是真的没尝过。”

    说完,陈道临从自己的身后魔法储存袋里假意摸了摸,就摸出了一张牛皮纸包来。

    这牛皮纸包当然是陈道临从现实世界带来的,是他在烟草专卖店里买的一些上等的好烟丝!

    现代工艺的烟丝制作,自然是远胜这异世界了。

    陈道临拿了出来,缓缓打开牛皮纸包,这纸包里还有个夹层,夹层里装的却是烟纸。

    陈道临抽出两张烟纸来,两根手指捻起一小簇烟丝,细细的卷了两根卷烟。一根喊在自己的嘴里,另外一根递给了神色有些惊奇的格颜。

    随后他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燃烧的柴火,给自己点燃了卷烟,又给格颜点燃。

    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略一酝酿,黛青色的烟气从口中喷出,陈道临故作陶醉的表情,却悄悄眯着眼睛偷看了格颜一眼。

    一眼看去,格颜这个家伙已经深深吸了一口,当烟气进入喉咙之后,这家伙顿时瞪大了一双牛眼,死死的盯着手里这点燃的卷烟,然后一时半会儿居然激动的忘记了呼吸,直到烟气从嘴巴和鼻孔里呛出来,这家伙才狼狈的连连咳嗽,却迫不急的待的用急促的声音问道:“达令阁下!这,这烟,这也是烟叶?!这味道怎么可能如此……如此甘醇?我……”

    他说了两句话,气也稍微顺了些,睁大了眼睛瞪着陈道临:“我也去过南洋,那南洋虽然生产烟叶,可这等味道醇厚的东西,只怕是那些南洋上等货色也难以媲美啊!更难得的是,您这烟叶却怎么是绞成了那么细的丝儿?这种做法,是何种工艺,我在家族工坊多年,却是闻所未闻啊!”

    你当然没见过了。

    陈道临心中得意,心想:那个郁金香家族的祖先就算是穿越者,难道他还能整出一套完整的烟丝流水生产线不同?

    格颜又连续深吸了两口,细细品味了会儿这卷烟的味道,忍不住就连声赞道:“好!好!好好!好东西啊!这味道醇厚,却丝毫没有烟叶的辛辣,而且我闻来,似乎也没有香料的味道……南洋烟叶的做法,为了掩盖烟草的辛辣味道,都是用香料,有的时候用多了,就难免失去了本味。阁下这……这叫做烟丝是么?这到底是如何……”

    陈道临微微一笑:“这个么,格颜老兄,我可就只能说一句抱歉了。在商言商,这东西是我独家技艺做出来的,却是不便相告的。”

    “是了!”格颜顿时就从激动之中清醒过来,他也是行商老手了,自然深知道这行业的规则,这烟丝既然是陈道临的独门技艺弄出来的东西,那自然是金贵之极的,这种所谓的独门技艺,对任何一家商家来说,便是命根子所在,岂能轻易就示人的?倒是自己刚才贸然相问,才是唐突了。

    不过这格颜随即心中念头转动,就皱眉看着陈道临:“咦?老弟,恕我直言,你这东西虽然好,可是……却有一点不对啊。”

    “嗯……不对?”陈道临一愣。

    “唉。”格颜正色道:“要说你这烟丝的品质那是没的话说,不过……这冰封森林是精灵族的地盘,这些精灵族却是从来不嗜好烟草,对于烟草这东西更是有些厌恶。而这世界上,除了咱们罗兰人喜欢烟草之外,就只有远在西边乞力马罗大山脉的矮人才好这一口。说起来,矮人族才是嗜烟如命,我们罗兰帝国每年都要贩卖大量的烟草去给那些矮人族。”

    顿了顿,他看着陈道临:“你手里这东西虽然好,但是拿到这精灵族的地盘来,恐怕再好的东西,也卖不出去啊。”

    啊?!

    陈道临呆了呆。

    说实话他倒是真没想过精灵族不抽烟的念头,当时从现实世界挑选带来的货物的时候,烟草也是作为他的一个计划之中的大杀器的。

    可现在听格颜这么一说,陈道临回想了一下自己看过的所有的小说故事和影视剧,似乎……精灵真的没有抽烟的。哪怕是国外的奇幻电影也只有人类或者是矮人族才会叼着大烟斗。

    不过么……这个格颜提起这个茬儿,只怕也没那么单纯吧?

    陈道临心中想着,脸上就故意做出了吃惊的表情来,故意叫了一声:“哎呀!这一条我倒是真没想到啊!”

    他脸上一副后悔不已的样子,就连连拍着自己的大腿道:“糊涂糊涂,真是糊涂啊!我对这精灵族了解太少,却没想到带来的东西却居然用不上啊。”

    说着,他抬起头来看了看格颜:“老兄,多谢你的提醒,不过这次我恐怕是要赔上一些了。”

    格颜哈哈“豪爽”一笑,拍了拍陈道临:“老弟,说起来咱们在这里相遇也是缘分。虽然这烟草精灵是不喜欢的,不过若是弄回罗兰帝国去,却是很好销的。我郁金香工坊便有做这生意,你若是信的过我,不妨就把这烟丝专卖给我吧。这样也免得你空背一个来回,我带回去顺手也好卖掉它。”

    “也好。”陈道临摸了摸脑袋,看了看格颜:“不过么,老兄,这价钱……”

    “呵呵,我郁金香家族做生意,绝不亏了你就是。”格颜哈哈一笑,想了一下,就道:“这烟草么。在南洋我们收货的时候大概是二十个铜板一两……”看了看陈道临的脸色,他立刻改口道:“不过那是普通货色的价钱,若是遇到上等稀罕货色,一两烟草就能卖上一个银币呢。我看你这货色相当不错,我便按照上等的烟草价收了,你看如何?”

    陈道临听了,脸上微笑,心中却不由得恼火起来。

    妈的,这是把老子当傻瓜来坑吗?

    他立刻就收起了笑容,淡淡道:“老兄,要说你的话也不算错。不过却有一点没弄明白吧。这烟草在南洋是什么价格?可是在大陆上又是什么价格?南洋远在海外,那种价格收过来,运送到大陆上来,还要加上昂贵的海运和保管的费用,还有路上损耗的都要算在其中。这上等的烟草在罗兰帝国里,那是什么价钱呢?”

    格颜听了,脸上的笑容略微有些不自然,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哈哈哈!这倒的确是我欠考虑了。”

    他思索了会儿,道:“老弟,你手里的烟草,还有多少呢?”

    “两三斤吧。”陈道临随意道。

    格颜笑了笑,摇头道:“量倒是不大。这么点东西,我倒是可以全收了去,不过老弟,我有句话要说在前。我看上的可不是你手里的这么一点儿,既然这是你的独家技艺,那么咱们今后大可以好好合作。你这独家技艺弄出来的东西,我郁金香家的工坊就全包销了也不是什么问题。”

    说到这里,格颜略一沉吟,伸出脚在地上划了个一横。

    陈道临看了看对方,有些疑惑。

    “一个金币一两烟丝。”格颜淡淡道:“不过你要保证今后的货物,品质绝不能低于你手里的这些。若是能做到,那么一个金币一两烟丝的价钱,我现在便可以做主和你定下了!”

    陈道临心中顿时火热起来!!!

    一两烟丝,一个金币?!

    要知道……这个罗兰帝国的金币,陈道临可是见过的!一枚金币差不都比现实世界的一元钱硬币稍微大那么一些。分量么,一枚金币大概有差不多十克左右。

    这便是十克黄金啊!!

    一两烟丝,换十克黄金!!

    按照自己现实世界的金价,便是四千块钱左右!!

    而这些烟丝,自己买来花了多少钱呢?

    那些比较好的进口烟丝,一两也不过就是二三十块钱而已!

    这一转手,就变四千多?!

    自己现在有了这么一个魔法储存皮袋,若是拿去现实世界敞开收购上几顿烟丝过来,然后卖给这财大气粗的郁金香家族……

    妈的,真的可以就此退休,下半辈子都不用愁啦!!

    “不过……老兄,一个金币一两烟丝?你确定?”陈道临倒有些不敢相信了。

    格颜淡淡一笑:“你的这东西品质甚好。我在家族工坊里见过那些上品的货色,只怕也不过就是这样了。”

    他心中却暗想:那些上品的烟草,在帝都卖给那些豪门贵族,多少烟草就能换到等重量的黄金!算起来,一两烟丝就可以卖出五六个金币的价钱!

    对于那些家产亿万的豪门大贵族来说,这点享受,算得了什么?

    陈道临立刻就把自己的包里的两包烟丝全拿了出来,笑道:“这里夹了十几张卷烟纸,便当我附赠的了。”

    格颜淡淡一笑,他此刻倒是展现出了几分大家族商人的气魄,拿过烟丝也看也不看就直接放到了身后,然后取出了一个小袋子来,掂了掂,就听见里面哗哗作响,道:“老弟,这里是是三十个金币。若是多的便当做是老哥我请你喝酒了。将来咱们再交易的时候,我请你喝我们西北特产的美酒!”

    陈道临也不矫情,接过了钱袋子看也不看就往包里一塞。

    这举动让格颜眼神里露出几分赞赏来。

    随即格颜就笑道:“生意既然说完了,咱们就可以吃饭了吧。”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把那根卷烟熄灭,然后郑重放进了怀里。

    陈道临却哈哈一笑,吸了口香烟,道:“老兄且慢,既然你如此豪爽,我还有一些东西,想请你看看。”

    哎,好不容易遇到个大凯子,不现在好好宰他,更待何时啊?

    想到这里,陈道临已经笑眯眯的从自己的皮袋里又掏出了一件东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