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娘娘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中午的时候,陈道临和蓝蓝一同去见了格颜。

    格颜的商队已经整理完毕,一共四辆马车,原本的货物都销售一空,而现在也装载上了从精灵部落之中采购的各种东西。

    商队之中加上格颜在内,一共十五个人。幸好格颜等人常年在外,准备充分。这十五人的商队却带了近三十匹马。

    这结伴上路的事情,郁金香商队的人对于蓝蓝的加入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大家都知道这位蓝蓝小姐乃是家中贵人的朋友。陈道临么……在人眼里,不过是个附庸罢了。

    虽然马匹有富裕,但是陈道临并不会骑马,自然也不会傻乎乎的自爆其短,就干脆坐在了马车上。

    而蓝蓝显然是骑术很不错,不过却拒绝了格颜牵来的一匹马,而是跳上了一辆马车,和陈道临坐在了一处。

    这马车都是敞篷的货车,并没有车棚车厢,陈道临和蓝蓝坐在车上,周围人都能看的到。

    郁金香家族的人除了四个人担任车夫之外,其余人包括了格颜在内,都骑马上路。

    陈道临在离开之前,倒是特别去拜会了一下那位精灵长老——他总觉得这位精灵长老主动邀请自己来行商似乎有什么图谋。这次自己过来,却正好遇上郁金香家的商队,生意也没做多少。不过这位精灵长老却仿佛并不在意,而是温言鼓励了陈道临几句,更热情的表示自己的部落将来会一直欢迎陈道临的到来,任何时候,他来行商,都会受到草木精灵的欢迎。

    可直到最后,这位精灵长老也没有说出什么干货来,这种客套话让陈道临越发的心中疑惑——不过既然这样,也就暂时当做一个谜团先放在心中好了。

    队伍在午餐之后上路离开了这支精灵部落。

    跟随这一支队伍行走,至少在感觉上似乎是安全了不少。

    格颜早派出了一名部下骑马在队伍最前面,并且挑着一名旗帜,旗帜上分明便是火焰郁金香的图案。

    蓝蓝对陈道临解释:在这冰封森林里,沿途都是各个精灵部落的领地,是绝不欢迎外人进入的。只有打着郁金香家族的旗帜,沿途所过的精灵部落才会不来骚扰。

    森林之中马车行走不便,一行车队便只好沿着湖畔的开阔地带而行。

    这倒是正中陈道临的下怀——他的那个穿越之门就是在大圆湖的湖畔不远的树林。

    沿着湖畔往南而行。骑马行车的速度,自然比陈道临之前在两次的步行要快得多了。

    这么走了大约四天,按照格颜等人的说法,已经算是走出了大元湖北段湖畔的草木精灵部落的领地。

    而队伍之中的气氛也仿佛就随之一变。

    这天晚上在宿营的时候,格颜却早就拉了七八个部下到了一旁低声商议了会儿,然后几个部下就分别走进了树林之中,也不知道去做什么,半晌之后才回来。

    半夜的时候,陈道临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就被外面一阵动静给惊醒。

    他立刻下意识的摸到了放在脑袋旁的那柄精灵匕首,看见匕首并没有放出示警的光芒,这才心中稍微一松。

    爬出帐篷来的时候,蓝蓝已经站在了帐篷外,手握短剑,看了陈道临一眼,低声道:“没什么……是他们捕获到了什么猎物。”

    陈道临站到了蓝蓝身旁,就看见了格颜正带着七八个同伴从林子里回来。他们手里拿着刀剑或者弓弩武器,有的刀剑上还有未干的血迹。

    队伍后有两个身材最健壮的汉子合力抬着一头壮硕的狼,那狼毛泛着银灰色的光芒,额头上还生长着犄角,分明便是陈道临曾经遇到过的那种魔兽。

    而还有几个汉子在队伍最后,却用一个巨大的网兜,合力抬着一具怪物的尸体。

    那网兜之中的怪物,远看上去就仿佛鳄鱼一般,全身角质厚皮,尖嘴长鳄,身扁尾长。不过和鳄鱼不同的是,这怪物却是生长着八只腿,虽然腿脚很短,但是却粗壮有力,坚固的皮质下分明是那惊人的饱满肌肉。

    这些郁金香家的商队随从们把猎物抬回营地,在火堆旁放下。

    格颜等人都是心情畅快,欢声笑语。

    然后他们连夜开始干活,将那条狼的尸体用钉子先钉在了树干上,然后格颜熟练的操刀,就将一整张狼皮给剥了下来。

    队伍里有熟练的老手立刻找出了一些特殊的材料,将狼皮硝制起来。

    格颜更是亲手剖开了狼头,从里面将狼的犄角连根挖了出来,再挖出了这头魔狼的魔核。

    “那是一只成年的暴风魔狼。”蓝蓝低声道:“这狼皮做成斗篷,可是很不错的防具,普通的弓箭都很难射透。那狼角和魔核都可以卖给魔法公会,价格相当不菲,一根魔狼的狼角,若是品质好的话,可以卖到上百金币。我看他们打到的这头魔狼等级不低,那狼角品相很好,可以卖上个好价钱的。”

    “那个是什么?”陈道临指着那头酷似鳄鱼的怪物。

    “一头钻地龙。”蓝蓝道:“土系的魔兽。说起来倒不算是什么高等的魔兽,不过却有一身石化术的本事,遇到敌人的时候可以让自己的皮肤石化,刀剑难伤,而且擅长钻地打动,别看它看着笨重,其实动作迅速,很难对付的。”

    顿了顿,蓝蓝看了陈道临一眼:“这地龙的魔核不值钱,但是它的身体里有一个腺囊,却是能分泌出一种让血肉便的坚硬如石一般的奇妙液体,涂抹了之后,有效的时间可以持续上近一个时辰。这东西却是在罗兰帝国大受欢迎。”

    说到最后,蓝蓝脸色绯红,瞥了陈道临一眼。

    陈道临开始有些茫然,随即看见了蓝蓝脸上的红晕,猛然醒悟过来。

    我擦……这不就是印度神油嘛!

    “这些郁金香家的商队,居然也兼职当猎户啊。”陈道临叹息。

    蓝蓝笑了笑,低声道:“你要明白,他们都是郁金香家之中蓄养的家将。能被挑选出来走冰封森林这条线路行商的,自然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好手,无论是胆色还是身手,都是从众人之中挑出来的。可纵然如此,北上入冰封森林,毕竟还是一个危险的活儿。途中要先进过兽人王国的地盘不说,这冰封森林里更是处处魔兽,虽然精灵族对郁金香家族一直还算友好,但也总有一些极为偏执保守的精灵部落不卖郁金香家族面子的。总之,肯北上来做这件事情的,自然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儿。跑一趟生意,固然能赚到不菲的财富,可那些都是家族的钱,他们这些人得到的报酬虽然也不低,可毕竟是拿命在拼,谁不想多赚一些?所以家族之中也就容许他们在适当的时候给自己某点私利。”

    “哦?”

    “冰封森林的魔兽众多,虽然危险,但毕竟魔兽一身都是宝,这些东西弄到帝国之内就能卖出高价。”蓝蓝道:“这些郁金香家的武士人人都不是弱手,既然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归。他们的传统便是在每次回程的路上,货物贩卖掉之后,便可以在领队的同意之下,顺手做几次捕猎,捕猎的收货,运送到帝国内卖掉的所得,便是这些武士们的私产,家族是不会管这些的。更加上这些东西随商队运到国内,挂的郁金香家族的名义,就不用再缴税,也算是家族对他们的一种变相的补贴。”

    陈道临点了点头。

    这一晚的捕猎收货,让格颜等人都是非常满意。而接下来的行路连着三天晚上宿营的时候,格颜都会带着人进入树林之中。

    这些家伙人人都是丛林之中的老手,设伏下套子之类的活儿干的得心应手。而且他们很是聪明,绝不去招惹那些实力强大自己无法兑付的高等魔兽,只对一些中低级的魔兽下手。

    一连四天晚上,每晚都没有空手而归,格颜等人脸上喜笑颜开。

    只是第五天晚上,格颜却下令不许再狩猎了。

    显然这个郁金香家族的管事还是很理智的。虽然狩猎所得都是进大家的私人口袋,但是他却很清楚贪得无厌的下场。自己一行人连着打猎了几天,收货已经不小。所谓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见好就收就得了,若是真打猎打上瘾,万一出了什么岔子……

    要知道,这次交易收货的全部所得还在车队里呢!打猎固然可以发点小财,但若是这几车的财货出了问题,那可得不偿失。

    显然,这个格颜能混到一个商队的头目,还是能分得清轻重和分寸的。

    而队伍里的人也很是信服他,格颜既然说不许打猎了,大家也毫无异议。

    而这天晚上宿营的时候,陈道临便心中一直在盘算一件事情。

    因为从下午开始,他观察周围的地形,按照心中的记忆,自己穿越而来的那扇门的坐标,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晚上宿营之后,陈道临在吃晚餐的时候就仔细的反复计算过,这宿营的地方距离那扇门并不太远。

    心中盘算事情,他不免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在格颜等人发了一笔小财正高兴,也没有人会在意陈道临这个家伙。

    至于蓝蓝,虽然看出了陈道临似乎有心事,但是也只以为他随着越来越往南,担心回归罗兰之后的麻烦,却没有想到其他的。

    入夜的时候,陈道临在帐篷里耐着性子等到了午夜之后,然后才爬了起来,将魔法包袱背在了身后。

    他将匕首插在腰间,弩箭挂在大腿上,悄悄的爬出帐篷。

    蓝蓝的帐篷紧靠着他的不远,陈道临才爬出来,蓝蓝便听见了动静,远远就传来一句:“达令?是你么?”

    陈道临咳嗽一声,道:“嗯,晚上那汤喝的多,我……”

    蓝蓝顿时就沉默了下去。

    陈道临飞快的走开,走了几步,在宿营地旁,就有连个守夜的郁金香家的武士坐在篝火旁,其中一个看了陈道临一眼:“喂?哪儿去?”

    陈道临故作苦笑,捂着肚子,指了指点树林里。

    这两人也没多想,哈哈一笑,看着陈道临钻进了树林,两人还窃窃私语,言语之中颇有几分鄙夷。

    陈道临进了树林,心中稍微松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指南针来,辨清了方向,就飞快的一路小跑。

    他有精灵族的魔法匕首护身,倒是不担心会有突如其来的危险。不过这夜半三更在树林之中独自一人奔跑,陈道临毕竟提心吊胆。

    好在自己的记忆没出错,跑了大约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就找到了那个穿越之门的方位。

    陈道临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跟着,这才走到了那片树丛之中。

    渐渐的,那扇门板在空气里浮现了出来,陈道临松了口气。

    此刻他心中却生出了一丝挣扎。

    按说自己若是就这么打开门回去,自然就再没有麻烦。这一趟来的收货已经够大了,一袋金币,加上那四枚金丝火钻,回去绝对能换到丰厚的财富。

    可……蓝蓝……

    哎,陈道临叹了口气,打消了就此跑路的念头。

    他尝试着动了动这穿越之门的门框,发现了这门框居然可以挪动,心中立刻就松了口气。

    这就好办了。

    他取下了魔法包袱来,然后将这门框小心翼翼的放平,一点一点的塞进了包袱里。

    这魔法包袱果然神奇,这偌大的门框一靠近包袱,便立即仿佛就没有了体积限制,轻易就被塞了进去。

    陈道临将这门框塞了进去,然后心中还不放心,又取了出来,打开门看了看门里面,确定了门那边确实是自己的世界。

    这才终于心中踏实了,装好了门框进了包袱里。心中越发兴奋起来!

    有了这魔法储存包袱,果然就是方便!

    今后可以把这穿越的大门随身携带,岂不是想什么时候回去便可以什么时候回去?

    陈道临大为得意,就立刻起步回程。

    可辨认了方向之后走了好一会儿,却发现不对了!

    自己虽然有指南针,大体的方向是没错。

    可问题是陈道临毕竟是一个现实生活之中的宅男。虽然在这冰封森林也有了不少日子的行走的经验,但毕竟还只是一个二半调子,更何况,半夜时候黑咕隆咚的在树林里赶路,就算是老手都难免会出现错误,更何况他这个菜鸟?

    陈道临走了足足近一个小时,然后不得不无奈的承认了一个事实:

    自己迷路了!

    陈道临略微沮丧了一下之后,倒很快就振作了起来。

    若是在冰封森林里迷路,恐怕他还真的会害怕。

    可别忘记了,这里靠近大圆湖湖畔,这片林子也是围绕着大圆湖湖畔。只要自己认准了方向走到湖边,然后沿着湖畔走,总能找回宿营地的。

    只不过回去之后,恐怕要被那些人盘问自己为什么消失了这么久。大不了被人取笑自己出去拉屎却迷路呗。

    陈道临沉下了气,果然很快就走出了树林,来到了湖边。

    辨认了方向之后,最后无奈的发现自己在树林里兜了好大一个圈,虽然现在终于找到了湖畔,但是距离宿营地恐怕有好几公里地远了。

    不过陈道临的性子一向是比较看得开的,既然确定了是这样,却反而不着急了,干脆就信步闲走,沿着这湖畔一路缓缓而行,顺便欣赏起这难道的湖边夜景来。

    走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却忽然看见前面湖畔居然有微弱的火光,他开始只以为是找到了宿营地了,可越往前走就发现不对。

    这篝火只是微弱的一小堆而已,周围也没有马车和马匹。

    篝火前,却只有一个孤独的身影坐在那儿。

    此刻天色漆黑,林间和湖面也仿佛一片寂静,仿佛天地之间,便只剩下了那岸边篝火和那一个孤独的身影。

    远远看去,居然有几分鬼气森森的感觉。

    陈道临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可都已经走到这里了,他也不好绕过去,干脆就大步迎了上去。

    来到了篝火不过十多步远的地方,陈道临就大声道:“阁下打搅了!我是赶路经过这里,没有恶意,那个……咦?”

    陈道临走到了篝火旁,看清了这火堆前坐的人影,不由得呆住了。

    “原来是你。”篝火旁这人抬起了头来,看了看陈道临。

    那斗篷帽之下,脸庞在火焰的映照下忽隐忽现,但是却无法掩饰那俊美惊人的容颜。

    这人轻轻拉下了帽子,露出了一头金色的秀发来,那双尖尖的耳朵,毫不掩饰的说明了它身为精灵族的身份。

    而这人的那双眼睛,目光落在陈道临身上的时候,顿时就让他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你……你是……啊,你是那个叫落雪的精灵,我记得你。”

    落雪轻轻一笑:“我也记得你,有趣的人类。”

    陈道临不得不承认,这个叫落雪的精灵微笑时候的样子,实在是会让人瞬间就打消所有对它的警惕和敌意。

    这种笑容配上它那英俊不凡的面容,就会叫人生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夜路相逢,而且居然还是两次,不得不说我们之间的缘分果然不浅。”落雪笑的很从容,不过那眼神之中却隐隐的更有几分深意,细细的打量了陈道临两眼。

    陈道临苦笑。

    他哪里会忘记这个奇怪的精灵?值得一提的是,当初他就觉得这个精灵必定不凡,而蓝蓝也说过,从这个精灵的身上感觉到一种奇特的无形的压力。

    毫无疑问,这个家伙必定身份特殊。

    自己当初为了避免麻烦,那番装逼的做派,却让这个精灵似乎很是感兴趣,没想到今晚居然又在这湖边遇到。

    难道……它是在这里等人……

    会不会,是郁金香家的?

    想到这里,陈道临顿时心跳加速。

    陈道临正酝酿着想说什么……

    忽然,就从那林子里传来了一声满是嘲弄的笑声。

    “哈!落雪你这个娘娘腔,说话还是这么酸气冲天啊。什么缘分不浅。嘿嘿,娘娘腔就是娘娘腔。”

    话音才落下,就看见有两个人影缓缓从树林之中走了出来。

    当头的一个,一个面含古怪笑容的少年,一身素袍,身材修长,清秀的脸上,眉宇之间一股淡淡书卷气,陈道临一眼就认了出来,果然是那个郁金香家族的少年……啊呸,差点忘记了她是个雌儿!

    可这个郁金香家族的女孩身后,却还有一个人影,而刚才说出那句话的,也显然便是身后那人。

    那人缓缓走来过来,坐在篝火旁的落雪,脸上笑容顿时收敛了起来,缓缓站起,眼睛里一丝一丝的迸发出惊人的锋芒来!

    站在落雪身旁的陈道临,忽然就感觉到了全身陡然如坠冰窖之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