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郁金香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落雪的气息已经沉缓了下来,而精灵周围开始散发出了一团隐隐的冰冷气息来。

    陈道临只觉得站在落雪的身边,仿佛置身于一块巨大的寒冰之旁,下意识的便往一旁走开了几步。

    远处那人,原本是走在郁金香家的女孩身后,可几步之后,仿佛眼前的场面陡然一阵扭曲,这人仿佛随随便便几步,居然一下就走到了篝火前!

    这忽然的奇异变化,让陈道临看在眼中,心中难受的险些就要吐血。

    仿佛是某种东西被陡然扭曲起来,陈道临双腿一软,就要栽倒。

    就在这时候,落雪却忽然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搭在了陈道临的肩膀上,随即一丝清凉流淌进陈道临的胸腹之间,他大为松了口气。

    陈道临心中一惊,低声道:“谢,谢谢。”

    落雪微微一笑,看了看陈道临:“你不会法术,莫要看他眼睛,免得牵引你心神,伤了你精神力。”

    这话陈道临虽然听不懂,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敢再看那人的眼睛。

    这人站在了篝火旁,一挥袖子,那原本微弱的篝火陡然就旺盛了起来。

    此人身材极为矮小,正是那种标准的“五短身材”,陈道临目测过去,觉得这家伙恐怕比自己都要矮了一个头。

    他一身白袍,腰间随便扎了个一指宽的绳子,一头脏兮兮的长发,乱蓬蓬的随便一束,可脸上却偏偏戴了个铁面,将一张面孔遮住,本来的相貌丝毫没有露出来。

    然而,那一双眼睛却是目光如电!

    这眼神仿佛只是随意的扫过陈道临的脸庞,陈道临居然就有一种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刺痛的感觉!

    郁金香家的那个年轻女孩也走了过来,先是看了看落雪,她微微欠了欠身子,开口用清脆的嗓音低声道:“落雪大人,蹉跎多日,终于得以和您相见。我被一些俗事所困,却让您久候了。”

    落雪看了看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两遍,然后轻轻叹了口气,笑道:“不妨,我左右一个闲散家伙,在这湖畔多住上些日子,看着青山绿水,也是逍遥自在。”

    这女孩随即却看向了陈道临,眉宇略微一蹙,眼神里闪过一丝疑虑。

    陈道临心中原本就对这个郁金香家的颇有怨念,此刻看着她,心中不免就有些不爽,也是下意识的盯着她多看了几眼。

    落雪看了看陈道临,又看了看这郁金香家的女孩,眼神不免古怪起来,然后轻轻一笑:“我只是奇怪,你既然是以郁金香家后人的身份来赴约,却怎么和这个家伙凑到了一起?我若没记错,你先祖和这个家伙的仇恨,可并不浅呢。”

    郁金香家的女孩没说话,倒是那个铁面的矮子冷冷一笑,他的嗓音尖锐刺耳,有一股铿锵金属的感觉,缓缓道:“落雪,这小妞的先祖虽然和我当年却有一段不对付,但我们怎么说也是同门吧。”

    落雪皱眉,却不看他,而是面向郁金香家的女孩儿,微笑温言道:“我和你先祖有约,你们家族每一代的继承人都会来与我一见。你的祖父和你的父亲当年来见我的时候,都是请了你先祖的那位大师兄蓝海先生一同前来见证。可为什么这次到了你来见我,却没有请蓝海先生前来,却是……”它看了一眼那个铁面矮子,淡淡道:“却是换了这个家伙陪你一起来?”

    这郁金香家的女孩沉默了会儿,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伤感来,轻启嘴唇,声音虽然清脆,却掩饰不住其中的苦涩:“落雪先生您还不知道,蓝海大师,已然,已然于十年前故去了。晚辈无福,却是没有机会得到蓝海大师的教诲。”

    落雪脸色一变,身子一震,随即眼睛里露出几分哀色来,它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终于幽幽一叹:“原来如此。”

    那张俊美的脸庞上流露出悲伤“蓝海悦先生博学,我昔年与他几次相会,心中甚至钦佩,不想今日得闻他已经辞职。唉……这世上,却是又少了一位故友。”

    落雪这才看向了那个铁面矮子:“原来如此,是你师兄蓝海先生亡故了,所以这次聚会,却是劳动了你前来。”

    铁面矮子听了,却是冷冷一笑,如电的目光盯着落雪:“娘娘腔,这种酸话也就少说吧。我师兄虽然亡故,但是他生平洒脱不羁,早已看透这生死,昔年便有言在先。他这一生经历已经足够精彩,晚年回顾往事,也是再无牵挂,纵然身死,也足慰平生,没什么看不开的。我这做师弟的都不曾伤心,你这个娘娘腔,却何必这般做派!”

    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顿,缓缓道:“若不是我师兄临死前留下了亲笔信求我,我也不会理会这郁金香家的俗事。不过么,想来是来见你这个娘娘腔,当年我们两人就互相看不顺眼,这次前来,若是有机会和你打一场,狠狠教训你一顿,也是一大快事。”

    落雪听了,哈哈一笑,眯着眼睛望着这铁面矮子,语气也不客气了起来:“断先生,昔年在大雪山一见,我知道你将那日一战输给我视为生平大耻。可已经转眼百年过去,昔年故人一个个凋零,到了今天,已经没剩下几个啦,你我何必在纠结于昔年那点小小的恩怨。”

    “哼。”这个铁面矮子语气依然充满了桀骜不驯的味道:“你说我看不开,可是你又何曾看的开了?落雪,你若是真如你说的那样心中洒脱,你脸庞上的那条伤疤,又为何一直故意让它留在那儿?”

    他的嗓音越发的充满了嘲弄;“你当年在大雪山上被我师弟打伤破了相,你就发誓说一日不能战胜我师弟找回这个场子,便一日让这伤痕留在脸上。可百年都过去了,你落雪恐怕就算再怎么努力,现在只怕连我那师弟一根手指都接不住吧?说到执念,你心中的执念又难道比我少了?”

    落雪听了,脸上表情终于变了,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盯着这个铁面矮子,沉默了会儿,终于苦笑一声,大声道:“你说的不错!的确我也是和你一般的看不开!我是没有资格笑话你的,赤水断!”

    陈道临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心中越来越好奇。隐隐的就觉得对方说的,恐怕是一段昔年的传奇往事。毕竟这事情夹杂了郁金香家族先祖那个穿越者在内,恐怕就绝不简单。

    至于什么“大雪山”这个名字,就更肯定是一个不凡的地方!

    这铁面矮子赤水断听了落雪的话,点了点头:“难得,你这娘娘腔也说了句还算入耳的话。罢了,我这次下山来,便是陪这个郁金香家的小女娃来办事,等她正经事做完,我们便好好打一场吧!”

    落雪含笑点头:“必当奉陪。”

    说着,落雪看向了郁金香家的女孩,对她点头笑了笑:“既然这样,我们便开始吧。嗯,我和你先祖当年有约,这百年来,按照那约定,你的祖父和你的父亲都先后来见过我,如今轮到了你,只是你居然是个女孩子,却是让我有些意外。”

    这女孩一挺胸,抬起头来,看着落雪,沉声道:“落雪大人何出此言,我虽然是女子,但自问心志不输于这世间任何男人。我听闻落雪大人惊才绝艳,却没想到也有这男女之分,实在让我失望的很。”

    落雪也不生气,淡淡一笑:“嗯,你这个女孩儿倒是个倔强硬脾气,这点和你先祖很像。”顿了顿,他神色渐渐严肃起来:“先说说你的名字吧。”

    “我叫弥赛亚,弥赛亚·鲁道夫。”这女孩眼神里一股骄傲之色。

    “弥赛亚。”落雪沉吟了会儿,叹了口气:“若是我没记错,弥赛亚这名字,是取自于千年前贵国开国时代的一位传奇女英雄的名字。你父亲给你取这名字,想来是对你期望很高啊。”

    弥赛亚却摇头:“落雪先生猜错了,我原本是不叫这名字的,我父亲离开之后,我自己翻看大陆历史,然后便决定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弥赛亚。”

    “哦?”落雪笑了笑:“倒是一个有心气的孩子。嗯,你的名字叫做弥赛亚·鲁道夫。不过我知道这名字是对外,你郁金香家族一贯传统,都是有个族内的私名的,你私名却是叫什么?”

    弥赛亚脸上闪过一丝讶然,随即消失平静,点头道:“落雪先生果然熟悉我家之事,嗯,我的私名倒是有,叫走……”

    说道这里,她忽然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的陈道临,那意思,显然是不想让自己的私名被外人晓得。

    然后她干脆从火堆里抽出一根树枝,轻轻一抖,树枝上的火苗便熄灭,随即她手握树枝,便在地上飞快的划出了几个字来。

    弥赛亚将树枝一丢,笑道:“落雪大人和我先祖交情莫逆,我先祖早将这一门奇特的语言教过您,我这名字,您应该是能念出来的了。”

    落雪笑了笑,猜到了这女孩的意思,点了一下头。

    陈道临站在一旁,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忍不住悄悄的瞥了两眼,只见这个弥赛亚在地上划的那几个字,赫然正是三个大大的标准的中文汉字!

    “嗯,杜微微……”

    陈道临心中也没多想,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居然就把这三个字给念了出来。

    这另外三人哪一个是简单角色,一听陈道临的话,三人都是同时变色!

    落雪还好,神色虽然诧异,却是眯着眼睛望着陈道临,眼神里满是一股深思。

    而弥赛亚则是一脸的惊奇,目瞪口呆吃惊的望着陈道临,失声道:“你,你怎么会……”

    那个赤水断则最是干脆,他忽然就一抬手,陈道临顿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身子陡然就飞了出去,被这赤水断一把扼住了喉咙,直接高高举过头顶!

    赤水断冷冷道:“你这个小子是什么人?怎么会我大雪山一脉的不传之语!”

    说着,他冷冷横了落雪一眼:“娘娘腔,这个小子是什么来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