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两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断先生,何必为难一个孩子。”落雪淡淡一笑,虽然笑的风轻云淡,只见它轻轻一抬手,却已经手掌搭在了赤水断的肩膀上,赤水断一皱眉,一耸肩膀,顿时把落雪的手掌弹开,落雪深深吸了口气,再次一掌按了下去,这一次却是朝着赤水断的手臂上而去。

    赤水断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冷冷一笑,却忽然就把陈道临丢开,也是深吸了口气,迎着落雪的手掌就拍了过去。

    两人的手掌相击在一起,无声无息,可是周围,就在那十多步之外,忽然之间就出现了一圈无形的透明的气流涌动,瞬间,嗡的一声,一圈冲击波就以弧形朝着周围散开!

    赤水断和落雪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是眯起了眼睛。

    随即落雪收回了手,叹了口气,转过身去,将陈道临从地上扶了起来。它这个动作,分明是将自己的后背彻底暴露给赤水断,不过赤水断却哼了一声,反而将手收回,往后退开一步。

    陈道临被拽起来,只觉得胸腹如火杀一般,喉咙剧痛,几乎就喘不上气来,落雪微微一笑,在他后背一拍,陈道临哇的一声,便吐了口血出来,只是吐出来的鲜血却如同是结成了冰块一般。

    “断先生,何必这么着急。对一个小孩子使用冰霜斗气,未免太过了。”落雪摇头,从怀里摸出一个皮袋来拧开,送到陈道临嘴边,低声道:“喝两口。”

    陈道临张口,就有一股液体顺着喉咙流了进来,却正是他喝过的那个叫做“迦楼罗花汁”的精灵族的珍贵之物。

    两口迦楼罗花汁进肚,顿时一团暖意散开,让陈道临呼吸匀称了起来。

    赤水断却皱眉,冷冷道:“我哪里知道这小子居然什么本事都没有?落雪,这家伙是你什么人?全身上下既没有斗气,也没有半点魔法波动,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人,却怎么会半夜三更和你一起在这冰封森林大圆湖畔?”

    落雪笑了笑,却并不说话,而是看着陈道临不语。

    弥赛亚已经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蹲了下去,伸手在陈道临的胸前按了按,一团乳白色的光芒从她掌心没入了陈道临的胸腹之间,随即弥赛亚点了点头,低声道:“没事了,你最多咳嗽几天便会好的。我这位长辈脾气急了些,你……”

    陈道临苦笑,却哪里能说出一个字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弥赛亚神色凛然,蹲在陈道临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你怎么会读懂我郁金香家族的这种文字?”

    陈道临神色紧张,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赤水断冷笑,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来,忽然就大声道:“这小子古里古怪,我最是讨厌这种家伙,管他是什么来路,一拳打死了干净!”

    说着,他哈哈一笑,握起拳头,便要朝着陈道临打过去。

    这一次,落雪虽然站在一旁,却脸上笑容古怪,并不阻拦。

    只见赤水断拳头就要落下了,终于听见了那树林的方向同时传来了两个清脆的呵斥声音。

    “住手!”

    “别伤他!”

    几乎是同时的,从湖畔往北方向的林子里,忽然窜出一条苗条修长的身影来,人在半空之中,就已经挽起长弓,咻的一声,一道利箭飞射而来,正是奔着赤水断的面门要害!

    看那修长的身影,还有半空之中拧腰拉弓的姿态,分明便是蓝蓝无疑!

    而在赤水断的身后树林树丛里,一个身影也如燕子般飞了出来,身后一双透明的双翼震动,飞快的飞翔而来,手里一柄短剑闪动着寒光,直奔赤水断!那双透明震动的双翼,已经暴露了她草木精灵的身份,借着一点火光,陈道临瞬间就看清了她的脸庞,赫然便是巴罗莎!

    一前一后同时两人的袭击,赤水断却哈哈一笑,他站在原地,甚至连脚下都不曾挪动半分。

    蓝蓝的箭术固然犀利,一箭射来又准又恨,可奈何面前这对手,却实在是当今世上屈指可数的几个顶尖强者之一。

    赤水断不过只是微笑之间,就忽然张口,对着射来的这一箭方向轻轻吹了口气……那原本如闪电一般锐利的利箭,忽然就如同落入狂风中的落叶,顿时就直冲上天而去,瞬间便消失无影。

    而巴罗莎已经飞到了赤水断的身后,一剑刺过去,赤水断头也不回,随手一指过去,却偏偏就那么精准,不偏不倚的点在了巴罗莎手中剑锋的剑尖上!

    就这么轻轻一指,精灵女孩立刻如中电击,短剑脱手,整个人顿时跌在了地上,痛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陈道临看在眼里,心中又急又痛,大叫一声:“啊!!”

    他奋力挣扎跳了起来,只是身子无力,才想起来就重新坐倒了下去。

    蓝蓝已经跃到了面前,她飞快的跑到了陈道临的身边。弥赛亚原本就在她面前,眼看蓝蓝冲过来,她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来,略一犹豫,脚下终于退开。

    蓝蓝看了弥赛亚一眼,欲言又止,却终于咬了咬牙,飞快的冲到陈道临面前,将他用力抱住扶了起来。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借着蓝蓝的力气站起来,就立刻道:“她,她……”

    此刻巴罗莎也坐了起来,精灵女孩脸色痛楚,但是更多的却是震惊和畏惧,她看了看地上自己的短剑,却发现那短剑早已经碎裂成粉末,只剩下了一个剑柄。

    这个发现更是让精灵女孩心中发寒。

    倒是落雪,看了一眼这精灵女孩,轻轻一叹,低声道:“断先生,谢谢你手下留情。”

    “哼。”赤水断冷笑:“在你的地盘,我当然不好意思对你的徒子徒孙下杀手,就算我刚才真的出手重了,你也一定会阻拦,我何必做那恶人。”

    巴罗莎心中惊骇,挣扎几下,几步跑到了陈道临面前,低声道:“你……”

    陈道临叹了口气,看着精灵女孩脸上惊魂未定的样子,苦笑道:“你怎么在这里?”

    巴罗莎嘴角一撇,眼中含着泪水,并不回答陈道临的问题,却反而:“你……你离开的时候连话都不曾和我说一句,你便是这么,这么一点都不曾想着我么?”

    陈道临一呆,看着这娇媚可爱的精灵女孩满是幽怨的眼神,不由得心中一软。

    蓝蓝在一旁叹了口气,苦笑道:“达令,这便是那天我看到和你一起的精灵女孩吧?哎,你这蠢人,还有什么好问的,她既然在这里,必定是心中放不下你,一路跟随过来的。”

    巴罗莎看了蓝蓝一眼,她虽然性子柔弱了一些,不过此刻精灵女孩居然也不知道哪里生出的一股勇气,咬了咬牙齿,走上一步,抓住了陈道临的胳膊,对蓝蓝道:“你,你不许叫他蠢人!你……”

    陈道临叹了口气,看着巴罗莎,心中越发柔情涌动,低声道:“你……你真的是为了我离开部落一路跟着走来的?”

    “好了!”赤水断眯着眼睛,不满的冷笑道:“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子!两个乱七八糟的小妞。我老人家也懒得管你们的这些糊里糊涂的事情,我只一句话问这个小子,你若是老老实实回答便罢了,你若是不肯说实话,我老人家虽然近年来不怎么杀人了,但是今天破个戒,杀上三个五个,也不是什么问题。”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看了看落雪,又看了看弥赛亚。

    弥赛亚果然就已经皱眉走上了两步,对着赤水断欠了欠身,低声道:“断先生,这位……”她看了看蓝蓝,低声道:“这位是我的故人好友,我想……”

    “咦?你这个丫头倒是古怪。”赤水断皱眉看着弥赛亚:“这小子会秘语,难道你就不好奇么?你却袒护他起来?”

    弥赛亚摇头,神色很恭敬:“断先生,我自然是想弄清楚的,不过……这事情请交给我来问吧。”

    赤水断哼了一声,看了看落雪:“你呢?娘娘腔?”

    落雪却仿佛笑了笑:“这个精灵女孩是我族人,我总不会看着她在我眼皮下被你欺负吧?好了,既然这郁金香家的正主儿在这里,断先生何必这么着急。”

    赤水断眼神一凛,却终于闭上了嘴巴站到一旁。

    弥赛亚神色凛然,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原本蓝蓝下意识的想拦在前面,可弥赛亚低声道:“蓝蓝,这事情事关重大,我……嗯,你放心,我总不伤他就是了。”

    蓝蓝咬了咬嘴唇,可是终于还是让开了站到陈道临身边。

    弥赛亚深深看了蓝蓝一眼,然后神色严肃看着陈道临,语气很是诚恳:“阁下,你我这是第二次相见。”

    陈道临苦笑:“不错。”

    “嗯,上一次相见的时候,我们还曾经一起喝茶谈心,我虽然和阁下相交不深,也觉得阁下谈吐绝非俗人。”弥赛亚的声音语气很从容,不急不缓道:“只可惜,那晚你和蓝蓝着急连夜离开,路中遇兽人袭击,我赶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能救下了蓝蓝,却没有能就回你。”

    陈道临叹息:“你不用客气,这原本就是我自己倒霉罢了。”

    “嗯。”弥赛亚淡淡一笑,道:“前些日在精灵部落见到阁下安然无恙,我便放心了。只是没想到,今天在这样的场合,又见到了阁下。”

    “好啦。”陈道临苦笑道:“你不就是想问我怎么会看明白你写的字么?”

    “不错。”弥赛亚一字一字道:“这事情事关重大,是我郁金香家族的重要隐秘之事。这谜语乃是我先祖传下,家中历来只有我郁金香嫡系传人才能学习。”

    说着,她看了一眼落雪,道:“除了我郁金香自家人之外,先祖当年也曾经把这一套秘语教给了落雪先生,以作为双方联络的隐秘文辞之用。”顿了顿,她看了一眼赤水断,道:“我先祖是大雪山门人,故而这秘语在大雪山上也有一些留存的。只不过如今真正掌握了全部的,便只有我郁金香自家的嫡传之人了。”

    说到这里,弥赛亚的眼神渐渐的严肃起来:“但无论如何,阁下既不是精灵,也不是大雪山之人,更和我郁金香家族非亲非故,却如何会这门秘语,这实在是事关我家族隐秘的大事,还请阁下务必给我一个解释吧。”

    陈道临心中各种念头如闪电般闪过。

    最后就只化为一个问题:

    老子该怎么回答?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