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六章 【杜维·鲁道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真心很想从魔法储存皮袋里掏出两本书来扔到这个郁金香家小妞的面前,然后很装逼的告诉她:什么狗屁不传秘语,老子生活的那个地方人人都会!

    可问题是如果自己真这么干的话,只怕接下来就要被这帮强人大卸八块,自己那点秘密也绝不能见光。

    在这么一瞬间,道临哥的心中已经飞快的回顾了无数本穿越小说故事里的情节,试图找到一个应对这种状况的法子。

    然后他很失望的发现:没有。

    因为绝大多数穿越故事都不会出现自己遇到的这种奇葩状况:好不容易穿越来到一个神奇的世界,却发现早在自己之前一百多年已经有一个穿越者来过了!而且还做了很多牛逼的事情直接把后来者穿越同志的路给堵死了!

    你说,这种事情,让陈道临怎么去解释?

    “若是别的什么事情,我也不欲为难你。”弥赛亚看出了陈道临眼神里的为难之色,她的表情微微有些异色,低声道:“可这问题却是我不得不问!更关系到我郁金香家的隐秘,所以……”

    “我也不是想隐瞒。”陈道临故意叹了口气:“我只怕我说出来,答案太过荒唐,你们却不肯相信,那可怎么办?”

    弥赛亚的眼睛忽然一亮,也不知她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就道:“你只管说就是,只要你说的是真话,我绝不为难你。”

    “好吧。”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看了看眼前的这几位,他的目光从落雪,赤水断,弥赛亚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又看了身边的蓝蓝和巴罗莎两人一眼,低声道:“蓝蓝,巴罗莎,你们都曾经问过我是哪里人。我……很抱歉,之前一直都没有对你们说真话。其实……我并不是你们罗兰帝国人。”

    巴罗莎是个精灵,原本就不是人类,对陈道临的这话倒也没什么太多表示,对于精灵而言,反正不是自己的国度,至于你是哪一国人,实在没有什么区别。

    倒是蓝蓝听了,略微一思索,就低声道:“嗯,我早就觉得奇怪,你似乎对罗兰帝国的事情一无所知,当时我便奇怪。可你说你是南洋来的,我也没有往深处想。”

    “南洋?”弥赛亚那双好看的眸子眯了起来,随即睁开,看了陈道临一眼,摇头道:“他绝不是南洋之人。”

    说着,弥赛亚笑道:“南洋人身材矮小,头发卷曲。这两点便绝不像。”

    顿了顿,弥赛亚补充道:“他也绝不可能是在罗兰帝国生活的南洋后裔。要知道,南洋历来是我罗兰帝国的海外粮仓,来到帝国内的南洋人,多半都是被捕捉回来的奴隶。看他的样子,面白体宽,双目有神,气血旺盛,必定是出身生活富足的人家。若是奴隶的后裔,岂能有这种体型?”

    “我的确不是南洋来的。”陈道临点了点头,看了蓝蓝一眼,低声道:“抱歉,我之前骗了你。”

    蓝蓝摇摇头,并不说话。

    “我来自的那个地方,距离你们罗兰帝国远隔万里之遥。”陈道临叹了口气:“只是这说法太过匪夷所思,我才担心你们不信。”

    “万里之遥?”落雪仿佛笑了笑:“你所说的万里之遥,到底是从哪而来?是从北方而来么?”

    “自然不是。”陈道临摇头,道:“你们这个地方,大陆东部临海,有漫长的海岸线。我也知道你们的船只出海往南而去,南洋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岛屿,对于你们罗兰人来说便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可是,我要说的地方,却比南洋更远。”

    “更远?”弥赛亚的眼神越来越古怪了。

    “是的,更远。”陈道临干脆硬着头皮道:“若是出海,一路往东而行,只管一个方向下去……沿途都是大海茫茫,可你们谁知道,大海的尽头,却是什么地方所在?”

    弥赛亚想了想:“大海的尽头?难道另有一个世界存在?”

    陈道临一拍大腿,就大声道:“不错!大海之外,另有一片陆地,另外一族人民繁衍生息,自成一国。那便是我的家乡了。”

    他看着弥赛亚,飞快道:“在我家乡,这语言叫做中文,我们那儿人人都是说这种语言,使用这种文字,文明传承,都是如此。”

    “咦?中文!”弥赛亚目光闪动,她深深吸了口气:“先祖曾经留下的笔记里的确说过,本族这秘语,正是叫做‘中文’。”

    陈道临舒了口气,苦笑道:“所以,你们问我怎么会说这语言,我却要反而奇怪你们怎么会我家乡的这种话语才对。你们问我为什么会说这种话,那是因为在我家乡,人人都是说这种话。”

    “可,可为什么我先祖初代郁金香大公却会你们的语言?”

    陈道临很无耻的摊开手:“这我怎么知道?你先祖是一百多年前的人物了吧,我现在才二十岁出头,哪里会知道一百多年前的人的事情?”

    “嗯,如此说来,你的意思是,我不应该问你怎么会说这中文,而是应该思索我先祖为什么会说你们的语言?”弥赛亚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这笑意让陈道临看了,不由得有些心虚,他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不错。”

    “哼。狡猾的家伙。”弥赛亚微微一笑,道:“你说海外另有世界,这说法虽然荒诞,不过我也勉强可信,毕竟这世界上既然有南洋诸岛,我也的确听闻过远海的地方另有许多我们未曾开发的地方。既然有这个传说,便不能否定你的说法可能。只不过……”

    弥赛亚看着陈道临的眼睛:“你说你的家乡是万里海外,那么我倒是想请问阁下,是怎么来到我罗兰大陆?又是如何来到了这冰封森林的?”

    这个……

    陈道临后背又出汗了。

    老子做火箭来的!老子做航天飞机来的!老子做企业号来的!行不行啊!

    陈道临真的很想狠狠的骂人。

    不过此刻他实在没有叫板的资格,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道:“我从家乡出发随船出海冒险,然后,那个海上迷失了方向,大船在海上漂流月余,又遇到了风暴海难,海船沉没,我落水后昏迷,醒来的时候,便已经在岸上,就这么到了你们罗兰。”

    “……”弥赛亚听了,脸上嘲弄的笑容越来越浓,却居然不再追问了,而是摇头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转身朝着落雪看去。

    落雪却神色严肃,眯着眼睛,仿佛在思索着什么问题,片刻之后,落雪终于开口:“阁下,请问你的家乡所在,那国度很大么?”

    “人口亿万。”陈道临大声道。

    “国力如何?”

    “繁荣昌盛。”陈道临飞快道。

    “历史如何?”

    “数千年古国文明,悠久深远。”陈道临毫不犹豫就回答。

    “那么……贵国皇室何如?”

    “我国无皇帝,也不是帝制。”陈道临不假思索道:“国家大事为党派所制,有最高领袖若干人,一人为主其余为辅,共掌国事。而主事之人,数年一换。”

    ”没有皇帝?!”弥赛亚惊呼一声,脱口道:“咦,这倒是和我先祖的大陆通史笔记里写的元老议会制颇有相似。”

    “切。”陈道临不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位女情敌,终于生出了几分优越感。

    元老议会制?那是古典民主制度的萌芽好不好,别拿来和**的民主集中制政体做比较啦。若是讨论这个问题,哥能把你爆出翔来,好歹哥的政治经济学是都是考过高分呢。

    “请问贵国,这种议政制度,是数千年来便这样的?”落雪似乎有些惊奇。

    “不是。”陈道临立刻就道:“也就是百多年前的时候,我国爆发革命,推翻了皇帝,才取消了帝制。”

    落雪点了点头。

    赤水断和弥赛亚却是眼神古怪,尤其是弥赛亚,表情又是震撼又是疑惑。要知道这个世界的人类国度,历来便是封建帝制。以他们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实在是无法想象出一个没有皇帝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

    反倒是落雪这个精灵却毫无惊奇。

    毕竟精灵族也没有皇帝,而是一个种族分布了大大小小无数部落,都是部落长老为尊,而整个种族,虽然也有一个名义上的精灵王,但世界上精灵王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族内的大部分事务,也都是由长老们商议来做的。

    更何况,就算是精灵王,也不是世袭传承的。而是挑选出来的。

    这种形式,倒颇有几分古典民主的味道。

    “如何?”弥赛亚看了一眼落雪。

    “应该是真话。”落雪笑了笑,看着陈道临,道:“若是别的谎话,编起来或许是有的,但是他说起家乡国度,政体和历史都是脱口而出,绝无编造痕迹。更何况,没有皇帝没有帝制却是那种选出来的领袖共商大事,这等奇怪却偏偏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政体,绝不是一时半会能编造出来的。”落雪说到这里,点了点头:“至少他的出身来历,是没说假话的。”

    落雪说到这里,深深的看了弥赛亚一眼:“如此说来,我倒是有个念头:只怕你的那位先祖,倒好像是这个家伙那个国度来的人呢。”

    弥赛亚摇头:“绝无可能,我先祖乃是罗兰帝国武勋世家出身,是土生土长的罗兰人,这是绝不会错的。”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你先祖必定是去过那个海外的国度。”落雪叹息。

    “哼。”赤水断却立刻反驳道:“未必!这文字是我大雪山上传承,难道我大雪山上的祖先……”

    “这倒是有可能的。”落雪悠悠道:“说不定你们大雪山的祖先,便真的是来自海外呢。”

    “荒唐。”赤水断拂袖,冷冷道:“胡说八道!”

    落雪却正色道:“我并非是调侃你大雪山的祖先。要知道别的东西或许可以凭借一代人的惊才绝艳而创造出来,比如某种武技,某种魔法,或者是某种特殊的技艺。可是,若要说到一门单独的语言,却绝不是什么凭借几个人一拍脑袋就靠着自己的聪明就能创造出来的!一门语言的诞生,必定是一个民族经过无数代的人千锤百炼,文明和文化的沉淀,最后才能形成的!由此倒是可以说明,这门语言,绝不是你大雪山祖先创造出来的,而只可能是你大雪山的祖先从别处带过去的!”

    精灵的这番对于语言的分析,赤水断虽然想反驳,却无法反驳。他虽然性子狠辣,可却是极骄傲的,不是那种强词夺理的人,听了落雪的话,虽然心中不服,但是却也知道对方说的有道理,只好沉默了下来。

    “不管是大雪山的祖先从海外带来的这种语言,还是我的先祖郁金香初代大公曾经亲自赴那海外国度去过。”弥赛亚笑了笑:“落雪先生,我想,咱们关心的都不是这个问题吧。”

    “不错。”落雪点头:“一门语言而已,纵然神奇,倒也不必太放在心上。我想,我们三人关心的应该是同一件事情。”

    “不错。”赤水断居然也叹了口气,他原本那艰涩刺耳的嗓音,居然变得多了几分温和:“我们三个人此刻心中最想知道的,便是那个家伙的下落吧!昔年他飘然远去,这么多年来谁也不知道他的下落,那个混蛋家伙,难道……难道是……”

    说着,他扭头盯着陈道临,那如电的眼神几乎要把陈道临刺穿!

    “达令阁下。”弥赛亚深深吸了口气:“我也不问你是如何来到罗兰的,你方才话里虽然有所保留,但是人都有秘密,我不为己甚,也不追究。你说的海外国度,我愿意相信你说的是真话,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问你……我想相你打听,你家乡那个国度是不是有这么一个人……”

    “呃,我想你可能弄错了。”陈道临苦笑道:“我在家乡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且我家乡的国度人口众多,土地辽阔,若是打听区区一个人,我哪里会知道?”

    “这不是问题。”落雪微微一笑:“以那个家伙的本事和性子,无论他在任何地方,都绝不可能是默默无闻。”

    “不错。”赤水断咬牙切齿:“虽然讨厌那个家伙,但不得不承认,无论到了什么地方,他都会很快变成最耀眼的那一类。”

    “那么,达令阁下,请问……”弥赛亚缓缓道:“在你的家乡,你可曾听说过一个名字:杜维·鲁道夫?或者说,中文名字:杜维。”

    说着,弥赛亚的眸子紧紧盯着陈道临的脸庞,似乎不肯放过他脸上表情的哪怕一丝一毫的细微变化!

    `

    `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