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生平幸甚】(八千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杜维·鲁道夫?

    这个名字,大概就是那位郁金香家族的先祖吧?那个穿越者?那个把老子的路都给堵死的先行穿越者啊。

    陈道临的脸部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就连呼吸的节奏也不曾乱了一点,他眨巴了眨巴眼睛,看着弥赛亚——此刻弥赛亚的眼神明显有些紧张。

    然后,陈道临缓缓摇了摇头。

    “肯定没听过,从来不认识。”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不仅仅是弥赛亚,就连落雪和赤水断的眼睛也都是注视着陈道临。

    “……”

    弥赛亚的眼神里原本那一丝希望的光芒,终于一点一点的熄灭。然后,这个女孩儿轻轻叹了口气。

    大概是错觉吧,陈道临忽然觉得,这个郁金香家女孩的叹息,虽然是惋惜之意,可怎么在自己听来,却仿佛也隐隐的有一丝松了口气的味道?

    嗯,没错,是松了口气的意思。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么?

    落雪和赤水断也将目光挪开,不同的是,赤水断重重“哼”了一声,而落雪则是摇头轻叹。

    只听那个赤水断却低声冷笑道:“当年我便觉得杜维那个小混蛋神神鬼鬼的,果然是有很多秘密!现在想来,恐怕他是真的去过那个海外国度。”

    顿了顿,赤水断冷笑道:“没有皇帝的国度,哼,我倒也想见识见识。”

    落雪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赤水断:“你肯离开大雪山么?”

    “……”赤水断眯起眼睛来。

    弥赛亚的面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看了陈道临几眼之后,才终于道:“好,我信你说的话,我也自然说话算话,不会再为难你。”

    陈道临咳嗽了一声,苦笑道:“我说的本来就是真话,你再想问别的,我也掏不出东西了。”

    弥赛亚似笑非笑,看了陈道临一眼:“阁下讲话三分真七分假,不过我却也不管你这些,只要我问的问题你没撒谎便好。”

    说完,弥赛亚居然就不再理会陈道临,而是走到了落雪面前,弯腰行了一礼,缓缓道:“落雪先生,已经耽误了这么许多时间,我们这就开始吧。”

    落雪含笑看着弥赛亚:“你准备好了?”

    弥赛亚笑的很是洒脱,她虽然是女儿身,可此时一身男装,原本满脸的书卷气,可这么一笑之下,却居然就平添了几分飒爽英气。

    “也没什么好准备的。我先祖曾经有言,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

    眼看两人的神色都严肃起来,陈道临在一旁忍不住心中暗想:这不是要打起来吧?

    可接下来发生的却让他失望了。

    落雪和弥赛亚两人互相对视一笑,同时飘然而起,两人却同时朝着大圆湖的湖面上飞了出去。

    片刻之间,就飞到了湖畔有百米之外的距离。

    只见两人的身子就悬浮在烟波浩渺的湖面之上。

    “他们,这是干什么?”陈道临下意识自言自语。

    “应对。”

    这个冷冰冰的回答,却居然是那个矮子铁面人赤水断说的话。

    陈道临一呆,看了看这个满身煞气的矮子,不由得缩了缩脑袋。

    “小子。”赤水断冷冷看了陈道临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你便心中不痛快,你这个家伙鬼鬼祟祟的样子,实在是有点当年那个家伙的影子。”

    陈道临赶紧苦笑道:“那个,我可不认识您说的那一位。和他也没啥关系啊。”

    “我自然知道。”赤水断摇头,眼神里略有些鄙夷。

    陈道临呐呐道:“前辈,你说他们在应对,这又是什么意思?”

    “应对便是应对。”赤水断的语气很不耐烦,不过随即叹了口气,愤愤道:“都是那个杜维留下的鬼主意!他和这个落雪娘娘腔,一个是疯子,一个把自己当圣人,两个胆大包天的混蛋,以为可以联手操控这个世界。哼……”

    陈道临还是有些茫然。

    赤水断冷笑一声:“这落雪么,一百都年前的那场战争,这家伙便是精灵族之王,更是所有异族联军的共同统帅,无论是矮人族还是兽人族,都是要听它号令的。”

    “啊!!”

    赤水断的话,让精灵女孩巴罗莎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这个精灵女孩瞪大了眼珠子看着赤水断:“你,你说,它是,它是……它是北方之子?!”

    “北方之子……”赤水断的语气越发的不屑:“真是让人发笑的称号。昔年这个家伙表面带着异族和我们人类为敌,而罗兰帝国这里的统帅自然便是郁金香家族的初代大公杜维那个混蛋,。这两个家伙都明白,那场战争其实是无谓的牺牲,双方都没可能真正的灭了对方,打下去毫无意义,战争的后期,双方早就有了默契,然后暗中有了约定,便结束了战争。罗兰帝国这里默许了异族占领北方的土地。精灵族得到了冰封森林,矮人族迁徙到乞力马罗山脉,兽人族得到了一片平原建立它们的小王国。算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嗯,落雪这个娘娘腔却因为带领异族在北方站稳了脚跟,得了一个北方之子的尊号,真是可笑。”

    巴罗莎涨红了脸,忍不住就反驳道:“你……北方之子是何等伟大!你,你莫要出口中伤……”

    陈道临吓了一跳,只怕巴罗莎惹恼了这个凶狠的家伙,赶紧追问道:“那和今日的应对,又有什么关系?”

    “蠢话。”赤水断冷笑:“我大雪山人都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人类和这些异族之间的仇恨,岂能是轻易就熄灭的。纵然是暂时停战,但是终究还是互相看不顺眼。要想继续保持和平,郁金香家和落雪之间就有一个秘密的约定,每一代郁金香公爵,都会为了这个和平的契约而努力。但是初代公爵杜维那个混蛋,在干了些年之后,就偷懒撂挑子了,直接把这任务交给了他的后代,自己却不知道跑去了哪里逍遥快活,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他跑去了哪里,是死是活。不过他的子孙后代却不得不把这个担子背了起来。每一代郁金香家族的传人,都会亲来北方面见落雪一次,算是一次谈判,而落雪也要看看当代的郁金香传人是不是有足够的聪明才智,有没有资格和自己一起来维持这个局面。若是得到了落雪的认可,那么大家的盟约自然可以继续下去。若是……”

    “若是不被它认可呢?”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

    “那很简单啊。”赤水断冷笑:“如果人类的领袖郁金香家族出了一个废物传人,那么这些异族还客气什么?直接就南下入侵,什么狗屁和平契约,撕掉好了。”

    陈道临看着这个口无遮拦的赤水断,哭笑不得:“这个……这种约定未免有些荒唐吧?若是这个落雪心狠一点,把前来赴约的郁金香家的人干掉的话……”

    “……我虽然很是讨厌这个娘娘腔。但是不得不说,那种没品的事情,它还是做不出来的。”赤水断叹了口气,随即冷冷一笑:“更何况,它若是真的这么做了,万一惹恼了那个不知道躲去什么地方逍遥的杜维,那个小子一旦跑回来发飙的话……这落雪当年可是吃了他不少苦头的。”

    从这家伙的言语能听出来,昔年那个第一代郁金香公爵,那个穿越者,想来是做了很多很牛逼的事情吧。

    陈道临无意之中一回头,却正好看见了蓝蓝,脸上凝重复杂的表情,静静的盯着湖面上远处的弥赛亚的身影。

    长腿小妞的目光迷离,眼波似醉非醉,眼睛里盈盈如有泪光一般,却居然是看的痴了。

    陈道临心中叹息,轻轻伸过手去,抓住了蓝蓝的手指。

    蓝蓝这才豁然一惊,猛然回过神来,看了陈道临一眼,看见了对方眼神里的关切之意,心中叹了口气,点头道:“我没事。”

    巴罗莎看见两人的小动作,精灵女孩满脸涨红,气的轻轻“哼”了一声。

    湖面之上,落雪和弥赛亚两人似乎在飞快的交谈着什么,开始的时候是落雪问几句,弥赛亚便答几句,到了后来,落雪问的越来越快,而弥赛亚的回答也丝毫不落下风,无论落雪问什么,她脱口便有答案。

    到了最后,两人的速度却反而又忽然变的迟缓了下来。

    落雪似乎也是经过仔细的思考之后才会问出一个问题。

    而弥赛亚则要经过更长时间的思索,才会缓缓回答。

    两人的这一番应对,足足经过了有有一个多小时。

    在湖畔上,陈道临和蓝蓝巴罗莎两个女孩靠在一起,陈道临心中乱七八糟,心神不宁,两个女孩也是各怀心事。

    不过那个赤水断,却是老神在在,静静站在那儿,呼吸平缓,显然耐性好的很。

    终于,湖面之上传来了落雪的一声轻笑,它缓缓抬起手来,掌心焕发出一团紫色的光芒。

    弥赛亚明显仿佛是松了口气,神色有些疲惫,额头也满是汗水,不过眼神却露出一丝喜悦来,也抬起手掌,掌心则是一团乳白色的光芒。

    两人手掌轻轻击在一起,瞬间有一团火焰幻化出来,在空气之中焚烧,隐隐的还有若干字符从火焰之中幻灭。

    “咦?这是什么?”陈道临看在眼里,忍不住问道。

    “是……魔法契约吧。”蓝蓝犹豫了一下:“他们好像是在签署什么魔法契约。”

    “签署契约,那便是谈妥了吧。”陈道临叹了口气。

    湖面上的两个人影已经缓缓的飘了过来。

    重新回到了岸上之后,弥赛亚额头汗珠滚滚,头发也粘在了一起,身上后背的衣衫紧紧贴着身体,仿佛极为疲惫,一步一步走上岸来,步伐都有些蹒跚。

    蓝蓝的神色有些为难,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陈道临终于叹了口气,低声道:“你……想去扶她便去吧。”

    蓝蓝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立刻就大步走了过去,双臂将弥赛亚轻轻抱住,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弥赛亚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摇头仿佛笑着说了一句什么。

    陈道临看在眼里,虽然心中不是滋味,也只好安慰自己:老子胸怀大度,总不会去吃一个女人的醋吧。

    再说了,还有巴罗莎这个可爱的精灵小妞陪着自己呢。

    可才想到这里,就看见巴罗莎已经飞快的扑了出去,朝着走到岸边的落雪飞快的飘了过去。

    精灵女孩双膝跪在了落雪的面前,双臂交叉抱胸,满脸虔诚和激动:“伟大的北方之子陛下啊!您的子民,卑微的木萝部落的巴罗莎向您致意!”

    说完,精灵妹纸深深的低下了头去。

    落雪莞尔一笑,伸出一只手去,轻轻在巴罗莎的额头上抚了一下,柔声道:“好了,别叫我陛下,很多年前,我便早已经不是什么精灵王,如今我只知一个闲散的精灵罢了。”

    “不不不!”巴罗莎被落雪抚了一下额头,顿时激动的满面红潮,赶紧道:“在所有精灵的心中,您便是如同神灵一般的存在!!”

    “神灵么……”落雪的嘴角有一丝苦涩的笑容:“这种称呼,还真是讽刺呢。”

    说着,落雪搀起来了巴罗莎,就朝着陈道临走来,巴罗莎赶紧恭敬的跟在落雪身后。

    陈道临看着落雪走到面前,心中一凛,可落雪却只是对自己笑了笑,就随即再次往前走去。

    终于,落雪站在了赤水断的面前。

    这两人互相深深的看了一眼,落雪才低声道:“让你久等了。”

    “还好。”赤水断淡淡道。

    落雪苦笑:“你就这么着急想和我打一架么?”

    “我是着急想打你一顿。”赤水断语气里满是不客气,冷冷道:“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很想好好的打你一顿。”

    落雪摇头:“你也知道的,我们两的实力几乎不分轩轾,你我境界相当,要想分出胜负来,实在困难。纵然再怎么打,也是徒劳。又何必……”

    “那也要打。”赤水断摇头。

    “一定要打?”

    “非打不可!”

    “可分不出胜负的决斗,又何苦来的?”

    “分不出胜负也要打!”赤水断的语气斩钉截铁。

    落雪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古怪,它静静看着赤水断,忽然脸色一变:“难道……”

    赤水断的目光冷峻,却终于缓缓点了点头:“你猜到了……不错。”

    落雪轻轻一叹,低声道:“既然如此,我岂敢违了阁下之意。那边来吧。”

    赤水断哈哈一笑,他一挥袖子,身上袍子顿时无风自扬,原本就气质冷峻的他,忽然之间全身都仿佛变得如同出鞘的利剑一般锋芒毕露!

    这瞬间的变化,不远处的陈道临等人都是感受到了,别人如何不知道,陈道临却忽然就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压迫感袭来,让他几乎瞬间就要窒息喘不上气来!

    那赤水断就站在那儿,周身却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一种无形的气场张开,隐隐的,就如同一道道锐利锋芒,刺的人皮肤泛疼!

    陈道临立刻就有些站立不稳,他才一动,立刻旁边就有巴罗莎过来一把扶住了他,陈道临回头一看,就看见精灵女孩眼睛里的关切。他心中一暖:这个精灵女孩倒是真心关心我的。

    蓝蓝和弥赛亚也站到了陈道临的身边,弥赛亚看了看蓝蓝,又看了看陈道临,她轻轻的伸出一根手指来,在空气之中虚点了几下,顿时就有一团半透明的光团将几人护住。

    顿时,那股强大的气场压迫,就消失了。

    “咱们往后退。”弥赛亚神色严肃:“这种级别的强者的交手,若是不小心卷上一点,便会粉身碎骨的。”

    落雪依然在叹息,它就站在赤水断那锋芒无匹的气势之下,首当其冲。

    而精灵的周身,也渐渐的有一片半透明的光波蠕动,和赤水断那锋芒毕露的杀气不同,落雪周身的气息却如同水波一般柔软流动,可偏偏是这种至阴至柔如水的气场,却反而将赤水断那锋芒毕露的杀气给阻拦住了。

    “断先生,你我昔年大雪山上一战,至今……已经过去百多年了吧。”落雪叹了口气。

    “一百二十四年。”赤水断语气凛然:“我昔年曾经只输给过一个人,在我心中只有那人才是我的对手。可没想到雪山上又输给了你,那边是我生平最大之耻,不过也多谢当年那一战,才让我知耻后勇,不再小看这世上之人。最后终于有所突破,说起来,也是拜你所赐。”

    “客气了。”落雪缓缓道:“大雪山一门无一不是绝世之才,断先生您更是惊才绝艳,若说到武道资质,我生平所见之人,你可算是屈指可数的奇才行列。能有今日的成就,绝非我落雪的功劳。”

    赤水断哼了一声:“废话不用多说,落雪,你接招吧。”

    说着,这个叫赤水断的男人,出手了!

    ……

    …………

    两个人都是不凡的高手,这蓄势待发的一出手,却并不如想象之中的石破天惊。

    只见这赤水断缓缓抬起右手来,凝神望着面前的落雪,两根手指伸出,然后一抖袖子,就对着面前的落雪轻轻的戳了过去。

    他适才蓄势半天,气场惊人,杀气冲天,仿佛聚集了排山倒海的力量,可此刻出手,却看上去又是如此绵绵不着力的一戳,这等力量,只怕连纸都戳不破!

    可偏偏就这么软绵绵的一戳,却让神色从容的落雪,顿时就变色了!

    眼看赤水断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落雪深深吸了口气,它那张俊美无匹的脸庞上,瞬间脸色就变幻了数次。

    赤水断的指尖在空气之中往前,却仿佛有一层一层淡淡的波纹在他的指尖荡漾开来,仿佛随着指尖的移动,轻轻的刺破了一层层的空气!

    落雪依然站在那儿不动,但是它周身的气势却已经发生了变化!

    精灵身体周围忽然焕发出了一团紫色的光芒,那紫色光芒如同火焰一般燃烧,可那紫焰纵然滔天,却不能阻止赤水断的手指!

    指尖往前,紫焰便烟消云散。

    落雪深吸气,它面前的空气之中忽然扭曲,那尺寸的距离,却仿佛就变得如同千山万水般遥远。

    那时空的扭曲,仿佛赤水断的手**离它只有短短几寸,却又是遥遥万里。

    奈何,赤水断的手指依然往前,一寸一寸,万里瞬间便至!

    落雪再叹息,它眼睛里仿佛燃烧过了一团火光,随即火焰焚过全身,可这火焰却是银白之色,更不是滚烫,而是冰冷!

    随着这冰冷火焰的卷过,赤水断的指尖开始一点一点的结上冰层,那往前的速度就顿时一缓,

    可随即赤水断却忽然轻轻一笑!

    铿!

    指尖的寒冰忽然就轻轻碎裂开来,手指继续往前,任凭那冰焰如何沸天,那手指,却一往无前的朝着落雪点了过去!

    “……好!”落雪身子一颤,它脸庞上闪过一丝青气来。

    终于,精灵脚下往后退了一步。

    只这一步,落雪的脸色就更白了三分,那气势也顿时就被压的摇摇欲坠,几乎就要熄灭。

    赤水断气势大盛!终于,他的手指轻轻触碰到了落雪的胸前。

    嗤!

    一声轻响,赤水断的衣袖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切的粉碎,片片衣袖飞舞起来,顿时就将手臂暴露出来!

    这赤水断的手臂,枯瘦纤细,仿佛骷髅一般!

    落雪被一指点在了胸前,精灵终于“哼”了一声,再次往后退了一步,嘴巴一张,一口鲜血缓缓吐了出来。

    两人的身形立刻分开,各自退后了几步,遥遥互视。

    “你赢了。”落雪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缓缓道:“你这一指,我躲不开,也挡不下。”

    赤水断站在那儿,沉默了片刻:“落雪,真要动手打,你我还是分不出胜负。”

    “胜负分不出,但这一指,高下却可判。”落雪摇头道:“你大雪山修炼多年,我却缠于这俗务,终究还是输了你一分。”

    顿了顿,落雪苦笑:“幸而我早退去了精灵王之位,若我还纠缠这些俗务,只怕就真的不是你对手了。”

    赤水断沉默了会儿,他虽然终于让落雪低头,但是此刻这个家伙的表现,却似乎并不那么愉悦。

    终于,赤水断轻轻一笑,这笑声虽然依旧冷峻,却仿佛也多了一丝别的什么味道在其中。

    “娘娘腔,昔年的那件事情,今天便算扯平了。”赤水断一挥手,忽然就将自己脸上的那张铁面摘了下来,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陈道临早好奇的望了过去,一眼看过,顿时就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还是人的模样吗?!

    只见这赤水断的铁面之下的本尊容颜,枯瘦如骷髅一般,几乎就是皮包骨头一样,看上去继位恐怖!

    双目深凹,枯瘦如柴,几乎已经脱了人形了!

    如此恐怖的尊荣,也难怪他要戴着面具了。

    落雪看了赤水断一眼,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无奈,叹息道:“断先生……”

    “打住吧,娘娘腔。”赤水断那张恐怖的脸庞上居然露出一丝笑容来:“今日也算了却我一个心愿!百年心结已解,想来,这辈子曾经有你这个敌人,也是件快事。”

    说完,他一指站在远处的和陈道临等人一起的弥赛亚,大声喝道:“郁金香家的小姑娘!刚才这一战,你可看清楚了!”

    弥赛亚神色一震,立刻往前两步,垂首道:“看了。”

    “可能领悟到什么?”

    “……晚辈愚昧。”弥赛亚声音干涩:“只是略有一点所得而已,除此之外,却是全然不懂。”

    “哦?说说你的那一点所得是什么。”赤水断语气凛然。

    “落雪先生纵然千变万化,可断先生那一指却能破去一切虚幻,这,便是一个‘真’字奥义么?”

    赤水断听了,眉毛一扬,淡淡道:“虽然有些片面,不过以你年纪,能看到这一点,也算是悟性难得……哼,你郁金香一家,果然是人才辈出。”

    说到这里,赤水断对落雪大声道:“我受托陪这小姑娘走一遭来看看你,此刻我事情已了,和你打架也打过,这便走了!”

    落雪洒然一笑,指着天边方向:“我会在北方这冰封森林之中遥想阁下在大雪山上的绝代雄姿!”

    顿了顿,落雪低声说了一句:“此生曾与阁下为敌,落雪幸甚!”

    赤水断“嗯”了一声,忽然身子就缓缓从原地消失,划走一片虚影。

    空气之中,只留下了他冷冷的一句话。

    “后会……无期!”

    落雪望着渐渐消失的赤水断,终于幽幽叹了口气,它看了看天空星辰,低声自语道:“昔年故人,很快就要又少一人啦。”

    它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弥赛亚,缓缓道:“阁下既然得了我的认可,那么你郁金香一族和我精灵族的约定,便可继续吧!只是却有一件事情要记住,我容你进入冰封森林,也不加一指于你,便是昔年的约定,可这也就仅此一次!你这次回去之后,相比便要接任郁金香公爵之位,一旦你正位之后,便不能在北上!若你进冰封森林一步,便是我精灵之敌!到时候,我便是亲手杀了你,你先祖也是无话可说!”

    顿了顿,落雪也一字一字道:“自然,我落雪也立誓,终你这一代郁金香在位,我绝不踏足冰封森林往南一步!”

    说罢,落雪哈哈一笑,身影也忽然一闪,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弥赛亚满头冷汗,等到落雪消失离去之后,她才终于支撑不住,忽然就扑通一声朝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咦?她怎么了?”陈道临还没反应过来,蓝蓝已经飞快的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弥赛亚,颤声道:“你,你怎么了?!”

    弥赛亚躺在蓝蓝怀中,她勉强一笑,只是这笑容却是说不出的疲惫,低声断断续续道:“我,我没事的……只是方才应对,太耗心神,又是,又是用的魔法契约书写,我……我耗费过巨,只怕,只怕得,休,休息一……”

    她的手从袖子里探了出来,讲一件东西用力塞进了蓝蓝的手掌之中,然后深深吸了口气:“你,你用这个……”还没说完,弥赛亚已经支持不住,眼睛一闭,就此昏了过去。

    蓝蓝看了手里这东西一眼,毫不犹豫,就拿了起来用力拧开。

    砰的一声,一朵烟花从这动力里喷了出来,直冲天空,在这夜色之中显得格外醒目,绽放在了湖面上方。

    这显然是一个讯号弹之类的东西。

    片刻之后,湖畔远处就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只见格颜带着十余骑已经飞速的赶赴而来,远远的就看见了蓝蓝等人。

    格颜冲到面前,翻身下马,就看见了蓝蓝怀中抱着的弥赛亚。

    顿时,格颜和身后等郁金香家族的武士纷纷变色,格颜惊呼一声:“是少主!!”

    呼啦一下,人人都是飞快拔出了刀剑武器来,恶狠狠的盯住了陈道临和巴罗莎。

    “别误会。”蓝蓝赶紧大声道:“格颜先生,你们……少主是刚才用魔法过度,脱力昏了过去罢了,和旁人无关,别误伤好人!”

    格颜愣了一下,这才回头交代了两句,手下人纷纷将武器收了起来。

    随后他们上来,帮着蓝蓝一起将弥赛亚架了起来。

    一时间,他们就簇拥着蓝蓝一起架着弥赛亚,一拥而去。

    却把陈道临和巴罗莎两人落在了后面,谁也不曾理会。

    陈道临看着蓝蓝焦急的拥着弥赛亚远去,心中苦涩,忽然之间,却反而有一种奇怪的情绪涌了上来。

    他心中对自己说:陈道临,你就是个蠢货!

    正心寒,忽然有一只温暖的小手塞进了陈道临的手掌之中,他低头一看,就见精灵妹纸巴罗莎站在身边,面带羞涩望着自己,眼神里满是关切。

    陈道临心中顿时一热,用力捏住了巴罗莎的手……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