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我不犯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等一等。”

    眼看这些家伙就要动手,陈道临却忽然开口喝止。他用力拉着巴罗莎的手,将精灵女孩往后拉退了一步,攥着巴罗莎的掌心,手指轻轻掐了一下示意她别说话。

    陈道临走上前一步,深深吸了口气,面对周围这几个手里武器泛着寒光的家伙,故意不看他们,却盯着那个为的:“不是要请我回去么?我和你们走就是了。”

    陈道临虽然心中有火,但他毕竟不是那种莽撞的人。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种道理,才是他一直奉行的做人准则。明知道硬来不行,何必吃这眼前亏?反正只要老子留着机会,将来总能找回场子的。

    他硬着头皮看着那个为的家伙:“怎么样?”

    那人冷笑看了看陈道临,眼神越发的不屑——陈道临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和自己前世有仇,自己是不是前世上了他妹子还是霸占了他老婆,从在精灵部落的时候就一再的针对自己挑衅。

    “很好,既然你肯识相,我也懒得脏了自己的手。”他摆了摆手,郁金香家的武士纷纷收回了武器。这人眯着眼睛看着陈道临:“只是你一个人回去可不行,这个精灵也必须和咱们一起回去。”

    陈道临深吸了口气,面色涨红,死死盯着这个家伙。

    几个郁金香家的武士将巴罗莎逼住了,精灵女孩面上有些怒色,冷冷道:“郁金香家的人,就是这么对待精灵的么?”巴罗莎的目光里满是怒火,盯着为那个家伙,她也感受出来的这个家伙似乎和陈道临不对盘:“阁下别忘记了,现在还是在冰封森林大圆湖,这里可不是你们郁金香家的领地。”

    巴罗莎看来是真的动怒了,要知道,她可是郁金香家的忠诚粉丝呢。

    “强行威逼一名精灵,而且还是在精灵的领地。”巴罗莎眯着眼睛看着那个人:“你的行为可以代表郁金香家族的态度么?”

    那人愣了愣,倒是没想到这个精灵的言辞这么犀利。他虽然看陈道临不爽,也的确是想趁机好好整治一下他,但是毕竟身为郁金香家的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理智还是有的。家族和精灵族的关系,岂能是自己这种小角色能代表做主的?

    他立刻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巴罗莎的面色也稍微缓和了一些,正色道:“阁下不用说这种话。我郁金香家族和精灵的关系历来交好。只是眼下我家主在这里莫名昏迷,而阁下和这个家伙却恰好在场是当事人,我奉命请两位回去问问情况罢了。若阁下身为精灵,心中想着双方的友谊,便不该决绝这种要求吧!”

    巴罗莎哼了一声,缓缓放下了武器:“我和他一起,既然他跟你们回去,我自然也一同去。”

    陈道临皱了皱眉,没有说话——这种时候纵然他反对也是没用,摆明了这些郁金香家的人是不肯放过巴罗莎的,而精灵小妞也绝不肯离开自己而去。

    他有些感动的看了巴罗莎一眼,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随后这些郁金香家的人把陈道临和巴罗莎带往回宿营地。

    一路上,那个看陈道临不爽的家伙倒是没有再为难两人,大概也是因为有巴罗莎的存在吧。

    只不过他们是骑马,陈道临和巴罗莎是步行,这些家伙故意加快的速度,却逼着陈道临奔跑狼狈,中途还不小心摔了一跤。

    片刻之后,回到了宿营地,远远就看见亮着篝火,一群人围在火堆旁。

    陈道临等人的归来,立刻就有人迎了上来。

    陈道临这次受辱,心中着实悲愤,对这些郁金香家的人自然不会再有好脸色。

    格颜走了出来,看见了陈道临神色愤慨,又看见了陈道临身上颇有狼狈的样子,满是灰土,就一皱眉,走过来道:“达令先生……”

    “格颜阁下,不用多说了。”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大声道:“你郁金香家族势大,我小角色一个,心中也认了!你想审问什么这便问吧!我知无不言!问完之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从此之后,你们郁金香家的热,我是再不敢招惹!”

    格颜神色一奇,随即就眯着眼睛沉声道:“达令先生,您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这一路上,可没有薄待阁下吧。”

    陈道临面色难看,冷笑道:“何必说这冠冕堂皇的话,你家主人受伤,便把我抓回来审问,这等不分青红皂白,以势欺人……我自认是小人物小角色,不敢和你郁金香家族抗衡,阁下也就不必做这种假仁假义的样子。该问什么问清楚,我也好早早离开!”

    格颜神色越发难看,他皱眉,就看了那个负责带陈道临回来的人一眼:“夏洛,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夏洛原本就看陈道临极不顺眼,闻言就大大咧咧道:“我过去的时候,这家伙鬼鬼祟祟的正要离开,少主莫名受伤,这家伙只怕脱不了干系!我请他回来,他却不肯,必定是心中有鬼,我……”

    “请?”陈道临故意大笑三声:“好一个‘请’!你郁金香家族请人,都是用刀剑来请的么!”

    格颜立刻明白了什么,他的面色也阴沉了下去,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叫夏洛的家伙,缓缓道:“夏洛,你对达令先生动手了?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夏洛神色一变,语气有些不甘:“是您和蓝蓝小姐让我去把他带回来!我只是奉命去做罢了,是他自己想跑,我才……我可没真动手,只是吓唬了他一下而已,谁想这家伙胆子如此小。”

    格颜神色越来越难看:“混账!我和蓝蓝小姐只是担心达令先生在野外不安全,才让你去把他接回来!谁允许你对客人无礼!”

    “格颜头儿!”夏洛挺着脖子,就抗辩道:“少主现在这样子,到底什么情况,总要问个清楚!这小子方才就在那儿,不抓回来问问清楚,万一少主有什么意外的话……何况他若是心中没鬼,为什么我带人去的时候,他却正想逃跑?”

    格颜虽然很是不满这夏洛擅自做主,也隐隐的猜到这个家伙是借机整治一直看不顺眼的陈道临。可毕竟听了他的话,也是心中一动,倒也有三分道理:少主忽然受伤昏迷,这么大的事情,总要有个交代,这陈道临是知情人,此刻却的确要把他留下来问问清楚。虽然夏洛的做法有些不妥当,但是既然是为了家族,倒也不好真的责罚他……

    陈道临听了,却立刻反驳:“逃?哪个逃了?老子是卖身给你郁金香家了,还是欠了你郁金香家的钱了?腿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我想去哪里是我自己的事情!何来什么‘逃’!哪条法令写了老子就必须要回来这里?!”

    “哼,一路上跟着我们,此刻却想开溜,不是逃是什么……”夏洛反击。

    “够了!”格颜一声断喝,对着夏洛厉声喝道:“夏洛你给老子闭嘴!我只吩咐你去接客人回来,你却擅自做主胡作非为!混账东西,这事情账先给你记下,等回去之后,我再请家法责罚你!现在还敢顶嘴!快滚下去!”

    说着,他上去踢了夏洛一眼,夏洛哼了一声,虽然脸色不满,却只是转身离去,只是走之前,却依然狠狠的瞪了陈道临一眼,口中低声骂骂咧咧。

    “达令阁下,得罪了。”格颜转过身来看着陈道临,大声笑了笑:“我这些手下都是粗人,平时也是叫骄纵惯了。回去我必定重重惩罚,你看在我面子上……”

    陈道临叹了口气。他又不是傻瓜,哪里看不出这格颜的做派?说什么回去重罚,这话也只能骗鬼了,至于刚才踹了那个夏洛一脚,只怕也是轻飘飘软绵绵。

    不过人家能这么做,虽然做的很生硬虚假,但也至少算是给了自己面子和台阶了。自己一个小角色,还能想怎么样?

    他看了格颜一眼,压住心中怒气,道:“格颜阁下,我反正已经回来了,你们想问什么这遍问吧。”

    格颜哈哈一笑,一指那篝火:“坐下说。”

    陈道临看了看身边的巴罗莎,拉着巴罗莎的手一起走到篝火旁坐下。

    他忍不住看了看周围,却没看见蓝蓝的身影。

    格颜看出了陈道临的眼神在寻找什么,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随口就道:“我家少主还在帐篷里休息未醒,蓝蓝小姐在帐篷里照顾。”

    “……”陈道临闷闷的“哼”了一声。

    “达令先生,方才是我那部下做事情鲁莽得罪了,我先代他对你赔和不是。”格颜抬了抬手。

    虽然知道对方只是故作姿态,但是人家肯这么做,陈道临也没法要求更多了——毕竟自己无权无势的,这格颜若是真拉下脸来,自己也拿人家没办法。

    “我们在这里半夜被那烟花惊动,那烟花是我郁金香家族的紧急通讯所用。等我们带人过去的时候,少主已经昏迷。”格颜看着陈道临:“当时阁下就在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请阁下能坦言相告。”

    “……”陈道临想了想,道:“我知道的也不太多,我晚上出去溜达,无意之中撞上罢了。你们少主约了人在湖边见面,然后见了一面,又打了一架,再然后别人都走了,你们少主就晕了。”

    “打架?”格颜皱眉道:“你是说,我家少主和人动手了?”

    “那倒不是。”陈道临摇头:“是旁人打架,不过你们少主自己说好像是因为和别人说话太费魔力,脱力才会昏迷——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具体的我也不知情。我不过是恰逢其会巧遇罢了,那些人那些事情,我一概不清楚。你若想知道究竟,就只能等你们少主醒来了。”

    陈道临说完,摊开双手:“再说了,蓝蓝也在那儿,我知道的,她最清楚,你问我还不如去问她。”

    格颜点了点头,他看陈道临的神色不像是说谎,心中先信了三分。

    不过他随即犹豫了一下,道:“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家少主现在还未醒来,所以我,达令先生若是没别的事情,可否……”

    陈道临一听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不过这个格颜做事情说话至少比那个夏洛要漂亮的多,他苦笑一声:“我若是强行要离开,只怕反而让你们疑心,我何必背负这种黑锅。我就留在这里,等你们家少主醒来就是!”

    其实陈道临心中明白,纵然自己不答应又如何?

    别看这格颜说话客气,但若是自己强行要离开,对方恐怕分分钟就会翻脸。

    格颜随即点头称谢,就不再陪陈道临说话,而是站起身来告辞离去,跑去帐篷那儿去询问弥赛亚的情况去了。

    陈道临和巴罗莎两人就在这篝火旁一直坐着到了天亮。

    这郁金香家的武士们一夜都在严密戒备,却是无人过问陈道临。

    陈道临也是劳累了一夜,没吃没喝,又是一肚子气。可是这些家伙哪个会管他?

    更让陈道临心中灰心的是,自己回到宿营地这么长时间,在这里坐到了天亮,蓝蓝居然都没有露个面。

    那格颜说蓝蓝在照顾昏迷的弥赛亚——而自己在这里枯坐到天亮,她却连看都不曾来看一眼,这种强烈的对比,更是让陈道临心中彻底灰心丧气了。

    难道我在她心中,恐怕真的连那个弥赛亚一根头发都比不上么?

    陈道临和巴罗莎倒是想起身去寻写吃食来,可两人稍稍一动,立刻就有郁金香家的武士冷冰冰的走过来阻拦,虽然说话倒是不算太难听,但是手却始终有意无意的按在武器上。

    这种摆明了把自己当囚犯的态度,让陈道临心中备受屈辱。

    正午的时候,格颜才终于露面,看到了陈道临在那儿坐着,脸色铁青,问了问身边的郁金香家护卫,格颜皱了皱眉,走了过来,笑道:“抱歉了达令先生,我家少主出事,大家都是忙的失了分寸,倒是怠慢了客人。”

    说着,他叹了口气:“阁下还饿着吧?哎,从昨晚到现在,我们这些人也是水米未进一口。”

    在格颜身后,那个让陈道临恶心的声音响起,却是那个叫夏洛的家伙:“少主还在昏迷,我们心中焦急,哪里有心思吃喝。倒是有人,少吃一顿少喝一口,便会死么!”

    陈道临虽然心中一再告诫自己要忍耐,但是到了此刻,一夜时间下来又冷又饿,又被人当囚犯一样看管,心中纵然再怎么忍耐,也是要爆发出来了!

    “死你妹!”陈道临猛然跳了起来,指着那个夏洛,怒道:“你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你是郁金香家的人,老子不是!老子没拿你们郁金香家的薪水,没捧你们郁金香家的饭碗!你们老板出事情了,你们自然是孝子贤孙的伺候不思茶饭!可是这和老子有半毛钱关系!!”

    夏洛被这几句抢白说的面色涨红,无法回击,就恼羞成怒,一把拔出剑来怒道:“混账,你说什么!”

    格颜皱眉,横了夏洛一眼:“把剑收起来,成什么样子!”

    她冷眼看着陈道临:“达令阁下,这话说的可就有些……”

    “我是你们郁金香家的囚犯吗!”陈道临大声道:“你要问话我也问了,要我留下来等,我也等了!却把我当囚犯一样看着,不让走动不让吃东西!我欠你们郁金香钱么?”

    格颜面色也有些铁青,正要说什么,忽然就听见身后那帐篷传来了一个惊喜的声音。

    “醒了!她醒来了!”

    这声音正是蓝蓝发出的,她从帐篷里弯腰走了出来,面色一片苍白,不过双目放光,眼神里满是惊喜和兴奋。

    格颜一听这消息,哪里还有心情和陈道临说话,立刻一摆手,带着身边几人赶紧跑了过去。

    陈道临远远的看见了蓝蓝,蓝蓝也看见了陈道临,对陈道临点了点头,似乎正要说什么,可是忽然脸色一动,仿佛是帐篷里传来了一声什么,蓝蓝顿时就顾不上陈道临了,又转身一头钻进了帐篷里去。

    陈道临站在那儿,脸色难看,身边巴罗莎幽幽叹了口气,握了握陈道临的手,低声道:“你……”

    “我没事。”陈道临忽然展颜苦笑了一下,他深深吸了口气:“其实这样也好,看清一些事,让自己早点清醒,免得做傻瓜。”

    他看了看巴罗莎,柔声道:“只是连累你,和我在这里吃苦受委屈了。”

    精灵娇媚一笑,却不说话。

    过了足足近两个小时,帐篷里才再次有了动静。

    格颜走了出来,他面色轻松了许多,站在那儿看了看天色,然后四顾吩咐了几句什么,就走了过来,来到了陈道临的身边,犹豫了一下,就道:“达令阁下,我少主已经醒来了,之前的事情……看来都是误会,我在这里再向你赔个不是。”

    陈道临此刻心中却反而冷静了下来,看着格颜,神色平静:“不敢当,阁下客气了。”

    格颜微微一笑:“看来先生心中依然不平,这样吧,我弄些吃喝和好酒,来向达令先生赔罪,若是先生不满,我便多自罚几杯如何?”

    陈道临却摇头,看着格颜,他居然也露出了微笑,这笑容却平静:“真的不用了,方才倒是我自己也过于激动了。阁下忠诚之心,关心自家的少主,才难免会那样。若是换做我和阁下易身而处,恐怕也是会关心则乱。”

    格颜点了点头:“达令先生肯如此理解,那就再好不过了!”

    说着,他又寒暄了两句,这就起身离开。

    巴罗莎忍不住低声道:“达令,你……真的不怪他了?”

    “怎么可能。”陈道临眯着眼睛,他深深吸了口气:“我方才冷静下来,觉得自己之前太傻,自己无权无势的,怎么和人家抗衡?人家就是摆明了比你强,就想怎么欺负你就怎么欺负你。最后假惺惺的给你道个歉,还能落一个仁义的好名声。我草***……”

    他深深吸了口气,用低微的只有自己和巴罗莎才能听见的声音低声道:“老子忍下这口气,可不是真的释怀……将来总有一天,这郁金香家给我的屈辱,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他们!”

    郁金香家?

    不就是有个穿越者祖宗么?

    穿越者了不起么?

    老子也是!

    ……

    中午之后,陈道临总算是不用饿肚子了。格颜派人送了些吃食过来。

    午餐之后,蓝蓝终于再次露面。

    她走出了那个帐篷,来到了陈道临的身边。

    而陈道临看着她走来,却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

    蓝蓝走了过来,她的神色似乎有些为难,仿佛不知道如何开口——若是换在之前,她露出这种为难的表情,陈道临早就先开口主动说话了。

    可这一次,陈道临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目光平静的看着蓝蓝,蓝蓝不说话,他也就闭着嘴巴。

    “昨晚……昨晚的事情我知道了。”蓝蓝犹豫了会儿,终于说出了话来:“其实去接你回来原本是好心,怕你在野外遇到什么事情,只是没想到下面人做事情乱来,所以……”

    陈道临轻轻“嗯”了一下,他点了点头,抬起脸来,对着蓝蓝笑了笑:“我知道了啊。”

    笑容很轻松,但是声音却很平静。

    “你昨晚在这里坐了一夜,他们这么待你,我也没想到,达令,对不起……”

    陈道临眼神冷了几分,却依然面上保持着微笑,一字一字道:“郁金香家的格颜已经对我道歉过了。至于你……蓝蓝,你是郁金香家的人么?既然不是,这道歉的事情,也就轮不到你来做吧。”

    这话说的语气平静,但是内容却是有几分刺人。

    蓝蓝脸色有些微微变化,深深吸了口气:“我知道你生气,昨晚,我没出来看你,只是因为她一直在昏迷,她的身体……”

    陈道临依旧笑眯眯,却用一种更冷静的语气打断了蓝蓝的话。

    “抱歉……她昏迷也好,身体怎么样也好,我实在是一点都不关心,也一点都不想知道。”陈道临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蓝蓝的眼睛,缓缓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义务把她当做宝贝一样看待。”

    “……”蓝蓝仿佛语塞了一下,她看着陈道临,忽然心中生出了一种奇怪的陌生感。

    眼前这个年轻人,仿佛和从前那些喜欢胡说八道,喜欢卖萌搞怪来逗自己开心的家伙,有了很大的不同。此刻的陈道临,虽然并没有声色俱厉,说话依旧是这么平缓,但是那话语里,却分明的多了一丝冷意。

    “达令。”蓝蓝苦笑一声,低声道:“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你听我说一句好么?她昏迷之后,我用了神殿的光明治疗术护着她,那光明治疗术一旦施展,我便是片刻不能离开,若是法术中断,便没了效果,所以一夜我都没出来见你。你别生气,好么?”

    蓝蓝如此温柔恳切的话语,让陈道临微微有些意外。这个性子倔强的悍妞,居然也肯对自己低头说这种软话。

    不过这种念头,在他心中也不过就是一闪而过。

    他看着蓝蓝的脸庞,又看了看蓝蓝的眼睛,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

    “你知道么?昨晚在湖边的时候,你忽然从暗中跳出来救我,我知道你担心我半夜未归出来找我,我心中就很高兴。”陈道临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清楚,只是他的语气里却带着一股子奇怪的平静的出奇的味道:“可是后来,她昏了过去,你便立刻惊慌失神,然后就护着她离去,临走的时候,一句话都不曾和我说,一个字都没对我交待——那个时候,你心里大概唯一的念头便是想着她吧。我便明白,原来我之前很多念头,真的都是虚妄的。”

    他看着蓝蓝似乎要说话,摆了摆手:“你且听我说完吧,蓝蓝。”

    陈道临咳嗽了一下,苦笑道:“昨晚被郁金香家的人抓了回来,我心中也认了,他们势大,我这种小人物,人家想踩便踩,放之四海都是这个道理,我也不会真的在意。谁让我只是个小角色呢。只是我在这里枯坐一夜,你却不曾露面。好,你说你要施展法术治她,不能中断。”陈道临说到这里,低声道:“你这话,我信了!我也不说什么,被当做囚犯看管了半夜,这事情我也当是过去了!”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看着蓝蓝的眼睛:“天亮之后,你从帐篷里出来了一下,说她醒了。那个时候,你总没有什么理由羁绊了吧?那个时候,你想必也知道我被这些家伙抓了回来,当做囚犯看管了半夜吧?你从帐篷里出来,当时也看见了格颜手下的人拿着剑对着我吧?那个时候,她醒了吧,不用你施展什么法术了吧?”

    陈道临此刻的笑容,仿佛很荒唐一样:“你也就远远看了我一眼,嗯,就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回帐篷里去了,是她又有什么事情了吧。”他笑的有些惨然:“大概她的随口一句话,随便一根头发,在你的眼睛里,都比我这个可有可无的家伙,要重要一百倍,一千倍。”

    蓝蓝哑口无言,只是默默的看着陈道临。

    “我认了!”陈道临嘴角一扬,这笑容却毫无半分愉悦,反而有些惨烈绝然的味道!

    只听陈道临继续道:“之前在精灵部落的时候,你说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森林,你说和我一起,我们去罗兰帝国,找个地方躲起来。你不回神殿了,和我在一起……我当时心中何等的开心,虽然我知道你心中其实没我这么一个人。”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才继续道:“我心中却总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你。你对我的垂青,让我感动,让我吃惊,让我受宠若惊。我总觉得,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这种事情无论如何,总是男人占便宜,女人吃亏。我承认我在感情方面是有点死心眼,有点白痴。我只觉得,既然我们之间发生了那件事情,我便对你有了责任,我是喜欢你的,没错,蓝蓝,是这样的。我应该好好对你,至于你和郁金香家的那个家伙……事情总会过去,只要我肯耐着性子慢慢等,慢慢磨,你在我身边时间久了,情况总会发生变化。”

    他望着蓝蓝的眼睛,眼神有些难受的样子:“你说我们一起去罗兰帝国,我心中一直很兴奋。可是昨晚,到今天,我忽然明白了一个事情,就是我一直想的都太幼稚。”

    陈道临在微笑,他笑的很轻,声音很温柔:“蓝蓝,我把你当宝,你却把她当宝。我以为你会和我一起去罗兰,你也以为你可以这么做。可真的事到临头,她只要随便勾勾手指,就能把你连人带魂都勾走,而且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嗯,不,她甚至连手指都不用勾。”

    “可,达令。”蓝蓝神色剧变,她吃惊的看着陈道临,声音有些紧张:“我一直便是如此,你知道的!我……我心中一直都是……”

    “我知道。”陈道临微笑:“所以我之前一直都在忍耐。不过,蓝蓝,幸好我终于看明白了。这种忍耐,还是没法子让你转变心意。而我,也实在有点不耐烦了。”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站直了身子,平视着蓝蓝的眼睛,道:“有个道理,是这么说的;为了喜欢的人偶尔受点委屈,这叫**情。可如果要你一直这么委屈着自己忍受下去,这就不叫爱情,而是叫做……犯贱!”

    “我这个人呢,小人物一个,在旁人看来,或许没多少骨气,也没多少本事。但是至少我心里却不曾真正的轻贱自己。”陈道临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我是喜欢你的,蓝蓝,但是很可惜,我也有底线,便是……我这人,不犯贱!”

    蓝蓝呆住了!

    她彻底呆住了,看着这个一直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没心没肺的年轻人,此刻却说出了这么一番硬邦邦的话来,蓝蓝忽然觉得自己仿佛真的从来都没有好好的了解这个家伙,至少……现在说出这样话的陈道临,仿佛无法和那个对自己嘻嘻哈哈的陈道临重合起来。

    “我要走了。”陈道临看了看天色,然后看了一眼巴罗莎,微微一笑,这次的笑容终于再次温暖了起来。

    随即他扭头,看了一眼蓝蓝:“我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因为这个地方让我恶心。那个郁金香家的名字,这些郁金香家的人,每一个都让我恶心。所以我要走了。蓝蓝,我的承诺依然在,你若是还想和我一起去,我们去罗兰帝国,愿意和我一起离开的话,我自然是非常欢喜。”

    他浅浅一笑,声音有些苦涩:“不过,我想,你大概是不肯的。”

    说到这里,陈道临抬起眼皮看着蓝蓝的眼睛:“如何?你可以选择,是跟我一起上路去罗兰帝国,还是和这些郁金香家的人在一起?”

    “我……”蓝蓝神色有些难过,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歉意:“很抱歉,我,我现在不能离开,因为……”

    “我知道,因为她嘛!”

    陈道临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蓝蓝的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有一股说不出的嘲弄和无奈!

    然后,他大笑了一声,这一次,他的声音彻底冷了下来。

    “你喜欢她,是你的自由,你把她看做宝贝,当做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看的比这个世界上一切都重要,都是你的自由你的权力。你一点都没有做错。”陈道临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字一字道:“但是很抱歉,我,不!奉!陪!了!”

    吊丝也有尊严,拒绝当备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