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什么意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最后这一句话斩钉截铁,将蓝蓝震住了。

    她吃惊的望着陈道临,仿佛是第一次认清他的样子。

    迎着蓝蓝的眼神,陈道临心中有些痛楚,深深吸了口气,努力扬起一个微笑,然后尽量将自己的声音做到最冷静的程度:“现在,我可以走了么?”

    蓝蓝张了张嘴唇,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陈道临深深看了她一眼,拉着巴罗莎的手,转过身,就朝南而去。

    原本在周围还有郁金香家的武士,看见两人离开,似乎犹豫了一下,并没有上来阻拦。

    陈道临脚下步伐越来越快,走了大约十多步之后,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等一等!”

    蓝蓝身子一紧,感觉到了自己的后背贴上了一个温暖的身躯,弥赛亚的手掌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蓝蓝侧过头去,弥赛亚对着自己笑了一笑,下午的阳光正洒在她的脸庞上,脸庞的弧线柔,眸子里却深沉如海。

    弥赛亚一声轻呼。

    陈道临自然是听见了,他虽然不想理会,但是奈何这里可是人家的地方。听见了弥赛亚的声音,早有郁金香家的武士就走了上来,拦住了去路。

    陈道临面色极为难看,转过身去,看着弥赛亚,深深吸了口气,尽量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请问阁下,还有什么指教么?”

    弥赛亚的脸色依然苍白,似乎精神也并没有完全恢复,她看了看陈道临,又看了看身边的蓝蓝,抿嘴一笑,低声道:“达令阁下,我方才醒来,才知道了昨晚的事情,这些都是我御下不严,得罪了阁下,我在这里向你赔罪了。”

    说着,她倒是正色对着陈道临抬手行了一个礼,认真的欠了欠身子。

    陈道临有些意外,他倒是没想到这位郁金香家的大人物居然真的对自己这么一个小角色折腰。

    弥赛亚神色从容:“我听闻阁下昨晚在我这些手下这里受了不公正的待遇,这事情,事情我方才也大略听说了,我必定给阁下一个交代便是了。”

    “格颜。”弥赛亚面色平静,轻轻一声呼喊,格颜立刻就从后面走到了弥赛亚的身侧,低头道:“少主。”

    “是你的人做的,把人叫来吧。”弥赛亚的面色不喜不怒,语气似乎很平淡。

    不过格颜却是神色一变,忍不住道:“少主,我昨晚已经教训过了……”

    弥赛亚略一皱眉,并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看了格颜一眼,格颜顿时面露畏惧之色,赶紧闭上了嘴巴,弯腰退后两步。

    他无奈深吸了口气,转身走开。

    不到片刻,格颜便领着那个夏洛回来了。

    夏洛直接到了弥赛亚的面前,单膝跪在了那儿。这家伙之前傲气冲天,此刻却战战兢兢,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你叫夏洛,是吧?”弥赛亚略一沉吟:“西北人?”

    夏洛深呼吸了一下,抬起头来,面色有些紧张:“是的。”

    弥赛亚的语气似乎很平和,仿佛浑然不带一丝怒气:“昨晚的事情,可是你擅自作为,开罪了这位客人?”

    “……”夏洛闭上了嘴巴,仿佛不知道怎么回答。

    格颜在一旁插口道:“少主,他也是担心你的安危,当时你昏迷不醒,他只想留下达令先生问个清楚,以免……”

    格颜这么一说话,弥赛亚却忽然笑了。

    她面色上绽放出这么一丝笑容来,只是眉头却蹙着,她的语气也仿佛很是轻松,轻飘飘的一句:“嗯,格颜,你的人,我问不得,是么?”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却顿时让格颜面如土色,他身子一晃,赶紧退后,低头道:“不,不敢!”

    “你敢得很。”弥赛亚叹了口气,依然和颜悦色,语气淡然:“你身为领队,若不是你平日管教不严,放纵他们行为,他岂会敢擅自乱来,飞扬跋扈,以势欺人?”

    格颜面色越发难看。

    弥赛亚却不再看格颜,而是重新看着面前的夏洛:“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应该知道,从精灵部落出发的时候,这位达令先生就已经是家族请来一起同行的客人了吧?”

    “……我,我知道。”夏洛咬了咬牙。

    “嗯,既然知道是客人,你哪里来的胆子敢这么乱来?”弥赛亚轻轻笑道:“便是因为头顶上带着‘郁金香家’这样的头衔么?要知道,达令先生是我们的客人,你尚且都敢刀剑相向,若是一个普通陌生人的话,你岂非做的更加出格?”

    说到这里,弥赛亚终于扭头看向格颜:“身为领队,你是怎么处置的?”

    “我……”格颜面色苍白,额头冒出一粒一粒的冷汗来。

    只是他在这儿“我”了半天,却终究说不出什么话来。

    他原本想说“等回去之后再惩处”这种话,但是面前这位以聪慧而闻名的家族少主可不是傻瓜,自己的这种骗鬼的话若是说出来,只怕反而会引得少主动怒。

    “嗯,看来你是没处置他。”弥赛亚点了点头,她面色依然平静,并不露半点怒色,淡淡道:“既然你不处置,那么我便来代劳,你看如何?”

    “不,不敢!”格颜终于单膝跪了下去,手掌微微颤抖。

    “嗯。”弥赛亚略一思索,望着夏洛,淡淡道:“我知道,家族势大,你们这些在外行走的人心中以家族为骄傲,引起为豪,行事难免张扬一些,这些也是人之常情。可家族早有定下的规矩,若是仗着家族的身份便胡作非为的话,那边按照族规来惩处。既然你们领队心软,不惩处你,那么这事情便我来做吧。”

    “少,少主。”夏洛身子一颤,抬头大声分辩道:“我,我昨晚只是担心少主的安危,才会……”

    弥赛亚笑了,她看着夏洛,轻轻道:“你有点小聪明,可是你知道不知道,你若是老老实实的认错受罚,这事情便了结了。可你偏偏还要耍小聪明,以这种借口来搪塞,我只会觉得的你这人心术不正!”

    她看着夏洛的脸色,忽然一笑,道:“好,我便让你心服口服。”

    她看了看周围的两个郁金香家护卫,淡淡道:“你们都过来。”

    周围的两名护卫立刻走上前来,站在了夏洛的身边垂手而立。

    “我问你们,昨晚这位达令先生被带回来之后,听说被你们留在了这火堆前坐了一夜,不许他走动,也不给他吃喝,有这回事情么?”

    这两人犹豫了一下,不过当着家族的少主在面前,终于是没有说谎的胆子,纷纷点了点头。

    “我只是好奇,昨晚按理说,我昏迷了过去,你们心中焦急纷乱,除了留着岗哨的人,其余人都是守在我的帐篷外,却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还有这么大的闲心,想着这位达令先生,盯着这位达令先生。”弥赛亚淡淡一笑:“我只是想问问,你们怎么会这么‘有心’呢?”

    这两人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难道是格颜领队叮嘱你们这么做,要你们仔细看牢了达令先生,叮嘱了你们不许他走动,不给他吃喝的?”

    这两人身子一震,赶紧就摇头齐声道:“决无此事!格颜大哥绝没这么做!”

    “嗯,那么我就好奇,你们却怎么有这等自觉性呢?”弥赛亚淡淡道:“旁人都关心我的安危,守在我帐篷外,你两人却留在这篝火旁盯着达令先生,这份心思,能不能解释给我听呢?”

    这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终于左边那人抬起头来,先看了夏洛一眼,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深深吸了口气,面对弥赛亚:“少主当面,不敢撒谎!是……夏洛兄弟叮嘱我们这么做的,他说达令先生得罪了他,让,让我们……给达令先生一点苦头吃。”

    右边那人也点了点头。

    “嗯。”弥赛亚冷笑一声:“你们两人的错,一会儿再领罚吧。”

    她再次看向了夏洛:“你服气么?你还想说是出于公心么?”

    夏洛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垂下头去:“我……”

    “你飞扬跋扈仗势欺人,这事情虽然犯了族规,我最多惩罚你便算了。但是你做了错事情,还意图耍这等小聪明,用冠冕堂皇的言辞借口来掩饰,这等心术,我不取!”弥赛亚淡淡道:“你有这等小聪明,却不用在正道之上,做起错事,危害便更大。”

    夏洛身子一颤,抬起头来,面露哀求之色,急忙道:“少主,我,是我做错了!我……求少主念在……”

    “念在你多年辛苦的份儿上么?”弥赛亚淡淡的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格颜,发现格颜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皱眉道:“格颜,你也要求情么?”

    格颜犹豫了一下,终于抬起头来,请求道:“少主,夏洛性子虽然偏激了一些,但多年为家族效力,出生入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所以,你认为可以将功补过,对么?”弥赛亚叹了口气,她看着格颜,眼神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格颜,你居然是这种想法,可真叫我失望的很。我这次北上而来,顺便也想看看北边这条商路做的怎么样,家里的管事都曾向我推荐过你,说你做事情胆大心细,精明能干,是个人才。可你这番做法,实在让我失望的很!”

    弥赛亚的语气渐渐重了起来:“你宽纵部下,管教不严的责任我且不说你。但是这将功补过的想法,便叫我对你失望透顶!你可知道,我郁金香家族能立足当世,和其他那些豪门世家不同的,便是我郁金香家族历来最讲规矩!先祖开创家族时候便留下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可惜你们这些人,却一个一个都忘记了!”

    她的眼神满是可惜:“你大概是觉得,夏洛为家族效力多年,现在犯了错误,便要执行族规,太不讲情面了,对吧?可是我问你,身在家族之中,谁人不是为家族效力多年!谁人不是为家族出生入死?若是犯了错都要讲情面,那要族规何用!”

    她的声音又抬高了几分,语气也更重几分,怒道:“属下犯错,你身为领队不加惩处,却只想变通!变通变通!若是都向你这么做法,要规矩何用!规矩既然立下来,便是用来执行的!不是让你随便用来变通的!!”

    格颜额头汗水涔涔而下,深深低着头,不敢看弥赛亚的脸色。

    “你这样当领队的么?真叫我失望。”弥赛亚摇头。

    她不再看格颜,目光投向了夏洛:“按族规,罚你薪水半年,降你三级,商队的活儿你也不用再做,回去之后,自己去军法处申报,然后去西北养马去吧!三年之内,若是再犯错误,便革出家族!若三年内表现好的话,再重新慢慢爬级去吧。”

    她一口气说完,眯着眼睛:“我这么惩罚你,你可服气?”

    夏洛面如死灰,心中大是沮丧。

    要知道他自成年开始,便在郁金香家族的私军之中效力,距今已经十余年,军衔也好不容易升到了队副的级别,而郁金香家族的私军历来待遇极好,比帝国的正规军和其他贵族家的私军都要高出一截。更何况北边的冰封森林这条商路,更是一个肥差,自己熬了这么多年才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个职位,北方通商,进出冰封森林一次,私猎的收货,便可抵一年的薪水!一年通商来回个两三次,这等收入叫家族私军之中的旧日同僚们眼红不已。

    可如今,少主说罚便罚,一口气降了三级,这几乎就是一撸到底!而且还丢了这北方商队的职位,发配去西北养马……

    西北那地方有什么?草原上的那些蛮子而已,贩卖牛羊,能有什么油水可言?

    夏洛心中大是懊悔,心中也越是恨透了陈道临。只是弥赛亚就在面前,他哪里还有胆子敢再造次,只是垂着头,身子颤抖,不敢抬头,不敢让这位少主看出自己的表情。

    “少,少主……”格颜面露不忍:“这惩罚,是不是太重了……”

    他明知道少主已经对自己很是不满,但是夏洛毕竟是跟了自己好几年的老部下,纵然冒着惹少主发火,格颜还是忍不住求了一句。

    这一点说来,格颜虽然有错,但是对自己的部下兄弟倒是的确不薄。

    弥赛亚看了格颜一眼,倒是没有再发火,淡淡道:“格颜,你想说什么?”

    “他……咱们这些商队的兄弟,为家族进出冰封森林行商也都是提着脑袋干活儿。夏洛纵然犯了错,可……”

    “北方的商路行商,我身为家族之主,自然知道大家辛苦。”弥赛亚看着格颜,正色道:“可家族也不曾薄待了大家。北方商队的兄弟,历来在家族之的待遇都是最高一等的。家族对你们在冰封森林里的私猎也是允许的,更许了你们带私货以家族的名义运回国贩卖。这些事情,一件一件,都算是大家为家族效力吃苦的酬劳了。家族可不曾亏欠每一个人!有功劳,家族已经赏过了!!那么在犯错的时候,再拿这些功劳来说话,格颜,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弥赛亚是真的动怒了,她看着格颜,怒其不争。原本自己这次北上来之前,曾经仔细看了北方商路的卷宗资料,了解了一些情况,家中的管事也着重推荐几个北方的得力人手,格颜便是其中着力推荐之人。

    但是今天这事情,却让弥赛亚深深失望。格颜这人别的方面纵然有再多优点,哪怕他再如何精明能干胆大心细,可只看他如此赏罚不明,御下不严。这样的人,便绝不值得重用。

    格颜被弥赛亚呵斥,终于叹了口气,不敢再分辨。

    “格颜身为领队,御下不严,罚你半年薪酬。”弥赛亚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却打定注意,回去之后,这人是绝不能留在北方商路这么重要的地方了。

    自己即将继承爵位,全面执掌家族的大权,在弥赛亚心中的规划,这北方的商路在家族未来的发展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重要性,如此重要的地方,似格颜这种人,是绝不能放在这里了。

    只是她给格颜留了面子,这调动的事情自然不会当面说出来,等回去之后再处理也不晚。

    至于另外两个帮夏洛胡作非为的护卫武士,也被弥赛亚罚了薪水,并责令回去之后关禁闭三日。

    陈道临看在眼里,心中虽然看这郁金香家很是不顺眼,但是对这弥赛亚也不得不生出一丝无奈的钦佩。

    这女孩年纪虽然不大,但是此刻一言一行,赏罚分明,举重若轻,十足的大家族领袖风范。

    这等气质,却是自己学都学不来的。

    弥赛亚处理完了家事,便让人都退下,她这才看了看陈道临,面含平和的微笑:“让阁下见笑了……我这般处置,达令阁下可还满意?”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对弥赛亚拱了拱手:“多谢了。你这样的处置,我认为很公允。昨晚的事情,便一笔勾销了。”

    虽然昨晚自己的遭遇的确让人很愤怒,但是陈道临也不得不承认,弥赛亚的这番惩处,无论是面子还是里子,都算是给足了自己。而且也丝毫没有包庇她的人,打板子也都是落在了实处。

    为了自己一个外人而肯真正的惩罚自家的手下,能做到这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阁下也不用客气。”弥赛亚笑了笑,她的一双眼睛天生就有些细长,笑起来的时候,双目就仿佛眯成了一线,淡淡道:“我惩罚他们,一来是为了还阁下一个公道,这二来么,却也是为家族立规矩。”

    顿了顿,她看着陈道临:“既然昨晚的事情已经翻过,达令阁下,你还是欲离去么?”

    陈道临皱眉,正色道:“我与贵家族毫无瓜葛,既然事情已经了结,我自然有我的去处,难道您……”

    “我倒没别的意思。”弥赛亚淡淡一笑,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陈道临身边的巴罗莎,道:“我知道达令阁下是想往南而去,只是这往南的路,恐怕却不是很太平。冰封森林在大圆湖以南的地区,早被那些兽人族蚕食多年,渐渐变成了兽人族的地盘了。越是往南,就会有兽人族的巡林队。而且……即便是出了这冰封森林,也是兽人的地盘,在平原之上要走上数百里地,才能进入我罗兰帝国的地界。这么算下来,纵然阁下一帆风顺,到达罗兰帝国,也需要大约二十日的时间。达令阁下和这位精灵朋友,你们两人在这冰封森林,若是遇到兽人的巡林队,只怕会有麻烦,不如和我们结伴而行,大家也有个照应,只有我郁金香家的这面旗在,兽人巡林队一般便不会来招惹,就算是出了林子经过兽人王国,那些畜生们也是要给我郁金香家几分面子的。”

    说到这里,弥赛亚看了看陈道临的脸色,缓缓道:“何况,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是真心想向达令阁下讨教的。”

    陈道临心中委实是不肯再和这些郁金香家的人裹在一起。

    一来,方才人家才为自己处罚了部下,自己留下来,必定遭人怀恨和白眼。

    至于第二么,当然就是因为蓝蓝了!自己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再对她抱什么想法,那么趁早离开走的远远的才是聪明的选择,再留在这里,不清不楚不干不净的,只怕就真的纠缠不清了。

    陈道临想到这里,就要开口拒绝。

    可是这弥赛亚果然是个极聪明的女子,一看陈道临扬眉,便知道他的心思,不等陈道临的拒绝之话说出口来,她便抢先淡淡一下,道:“我知道阁下心气高傲,因为昨晚之事,委实不愿留下和我等为伴,这样,我也不强人所难。阁下既然不愿和我们在一起,我倒有一个折中的法子。”

    “……什么?”陈道临皱眉。

    “我方才说了,这一路很是艰险,那些兽人的巡林队遇上了,只怕达令先生和这位精灵朋友应付起来会有些吃力。”——这话说的倒是客气,其实真遇到了,陈道临和巴罗莎是绝没有本事抵抗的。弥赛亚浅浅笑道:“不如这样,达令先生和这位精灵朋友可以在我们队伍之后而行,大家只要不裹在一起,分为两队就是了。你们走你们的,我们走我们的,互相不干涉。食宿都是分开,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这样也行?

    陈道临听到这里,就觉得有些不对——这岂不是太便宜了自己?

    这简直就是主动免费给自己当开路先锋嘛!

    再说了,这样做的话,和直接结伴裹在一起,有多少区别?

    不过……

    这个女人倒是有一点说的很对。凭自己和巴罗莎这个精灵小妞两人在一起,往南而去,遇到兽人的话,那真的是很危险。

    可自己刚刚说了那么硬气的话,这便重新占对方便宜,陈道临纵然脸皮不薄,也干不出这种没气节的事情。

    正想拒绝,弥赛亚这女子果然心思极为狡猾,一句话轻飘飘的丢了过来:“我知道达令先生您是心气极高的,可这位精灵朋友跟着您一路而来,若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想来达令先生也是不忍心吧?”

    妈的!

    这话就是用巴罗莎来逼陈道临就范了。

    的确,陈道临的性子上来,管你说什么,老子抬腿就走!什么兽人不兽人,老子有任意门在,随时离开这个鬼地方!

    可有巴罗莎在身边……陈道临就不能随着自己性子来了。

    若是遇到兽人的话,岂不是害这个精灵女孩陪着自己陷入险境么?

    “达令先生是不愿意受人恩惠吧。”弥赛亚继续又加了一句:“其实我苦留先生,也是存有私心。我对达令先生所说的海外故国,实在是心存好奇。昨晚的事情也说过了,我先祖只怕和您的故国颇有些关系,我心中不少疑问和好奇,都想请达令先生为我解惑!若是达令现身肯留下,那便是我受了您的恩惠呢。”

    她堂堂的郁金香家的主人,说话已经放足了低姿态,摆出这种架势来,陈道临也当真不好再说什么。

    “好吧。”陈道临想了想:“我跟在你们队伍后面慢慢走,你们走你们的,我走我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

    下午队伍便重新上路。

    陈道临也是硬气,等郁金香家的队伍先开路之后,他和巴罗萨两人才在后面慢慢跟着,始终和郁金香家的队伍保持了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