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二哥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了陈道临的话,弥赛亚立刻就瞪大了眼睛盯住了这个家伙。

    “你,你说……”

    “哈哈哈哈……”陈道临立刻大声笑了起来,他抓了抓后脑勺,然后拿出水晶球来随手丢给了弥赛亚:“我和你开玩笑的,你居然当真了?”

    弥赛亚狠狠瞪了陈道临一眼,然后才出了口气,皱眉道:“达令先生,这玩笑可并不好笑。”

    她看着陈道临,苦笑道:“水晶球对精神感应力的测试结果一向代表了一个人对魔法天赋的水准。绝大多数人的天赋只专长于某一系,能同时具备了两系魔法天赋的便已经是极少数。而更关键的是,如果是火系的天赋,能看见一团火焰便算是天赋不错,若是按照你说的,能看见天火漫天……那简直就是火系魔导师的天赋潜力!同样的,水系的法师,能看见小溪潺潺便算是不错,若是能感应到池塘湖泊的,便至少能成为一个中阶法师。现任的魔法学院的一位闻名大陆的水系魔法师教授,昔年也不过是幻象看见一条奔腾的江河罢了,若如你说的能看见茫茫大海……那天赋只怕真的只有魔导师级别的才有可能。”

    弥赛亚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横了陈道临一眼:“你说的感应到了风火土水……各系的幻象,还都是骇人听闻的程度。若按照这种说法,岂不是每一系的魔法天赋都达到了魔导师水准?这世上哪里有这种人存在!便是先祖杜维大人,昔年也绝不可能有这等天赋。我罗兰帝国开国千年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精通全系魔法的魔导师。”顿了顿,她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阁下这玩笑,实在一点都不好笑。”

    陈道临耸耸肩膀:“是我胡说罢了。”

    弥赛亚看着陈道临的眼睛,忽然心中一动,生出一丝古怪来,低声道:“那么,达令先生,你到底是看到了何种幻象?”

    “我?”陈道临嘿嘿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一摊双手:“我倒是想感应到些东西,奈何自己真不是这块料啊。我抱着这水晶球半天,直接便睡着了,什么幻象都没有看到。看来,我是和魔法绝缘了吧。”

    弥赛亚看了陈道临一眼,看他神色从容,似乎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就点了点头:“达令先生也不用沮丧。历来能具备魔法天赋的,一百个人里未必有一。我先祖曾经有言,条条大路通帝都。未必一定要成为魔法师才能出人头地。做不成魔法师,还有旁的路可以走。”

    陈道临叹了口气,淡淡笑道:“这倒不用你开导我了,我这人原本也没有太多野心。”

    随即弥赛亚坐下,又和陈道临聊了一些“海外国度”的事情,两人今晚却不说政治,而是聊起了宗教。

    陈道临告诉弥赛亚,在自己的家乡国度,宗教是自由的,并没有什么神权凌驾于国法之上的事情。而且民众有信仰自由的权力。

    弥赛亚听了,也点了点头,道:“我罗兰帝国也是这一百年来才渐渐开了教禁。原本帝国只有光明神殿为合法的国教。但我先祖昔年打破教会垄断之后,一步一步剥去了光明神殿的特权,在近年来更是开了教禁,允许民众信仰其他的宗教了。这一点,倒也算是个进步吧。”

    说到这里,弥赛亚忽然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道:“我听……蓝蓝说,达令先生在故国,是信仰一种宗教,叫做……”

    陈道临一听,嘴角就僵硬的扯了扯:“那个,你是说……拜……”

    “嗯,便是那个吧?”弥赛亚笑了笑,道:“那位叫关……的神灵,便是阁下在故国所信仰的神么?”

    陈道临强忍想笑的冲动,正色点了点头:“不错。”

    弥赛亚沉吟片刻,就直言道:“实不相瞒,我对阁下的海外故国十分向往。我曾经看过史书,要想了解一个民族,便要从对方的文化和宗教开始入手。若是达令先生不介意的话,可否和我说一说您所信仰的这个宗教?”

    介绍一下为什么要拜关二哥?

    陈道临心中苦笑。

    这个……难道告诉弥赛亚,在我们那儿岭南沿海一带,**大哥们都是拜关二哥的?

    “……这个……”陈道临有些为难,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

    “达令先生信仰的这个教派,我想总有贵教的宗义经典著作吧?”弥赛亚叹了口气:“不知道我可有荣幸能一观呢?”

    教义经典?难道是要看《圣经》么?

    啊不对,圣经是基督教的。

    拜关二哥的话,该看什么?

    《三国演义》么?

    “这个……”陈道临想了想,道:“鄙教的交易经典我不曾带在身边,这个恐怕是没法拿出来让你瞻仰了。”

    弥赛亚神色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这个女人现在不肯轻易放弃:“那么,就请达令阁下说一说关于这位关神的来历和神迹,如何?”

    这个啊……

    陈道临咂巴了一下嘴唇,略微心中回想了一下——嗯,还好,幸好托各种影视剧以及光荣三国志游戏的福,自己对于三国演义的故事背的还算牢固。

    至于关二爷的事迹嘛,说起来倒也不陌生。

    这郁金香家的女公爵想听故事,那还不简单?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神色故作凛然,然后站了起来,装模作样的对着东方的方向拱手深深一礼,然后转过身来看着弥赛亚:“既然您想听,我便说说吧。”

    他一抖袖子,神色凛然,沉声道:“我信的这教派,名字便叫做……嗯,官名叫做关帝圣君教,嗯,还有一个俗名么,便叫做二哥教。”

    “二,二哥教?”很显然,这名字把弥赛亚震了一下。这位郁金香家的贵胄之女,嘴角也忍不住艰难的扯了扯。

    ”不错,便是二哥教。”陈道临故意长叹了口气:“因为我们的这位神灵的传奇之中,他曾经有两位好兄弟,他排行第二,便叫做二哥。”

    “……”弥赛亚干脆闭嘴不说话了。

    “二哥教的教义,其实倒并不复杂,说起来便只有四条:忠!义!武!勇!”

    陈道临侃侃而谈:“忠,便是忠诚于国事君王——当然了,我故国已经没有君主,所以现在的二哥教义,把这条忠也改为了只忠诚于国家。至于义,便是对朋友的信义,叫咱们做人要讲究义气,行事要正义。至于武么,这位神灵昔年的传奇之中,武功盖世,这是不用提了。而勇,自然便是提倡勇气……”

    陈道临也算是能扯的,他随即侃侃而谈,开始的时候从三国演义里就随便抽出几段故事来,从刘关张三结义开始讲,然后说关二爷如何保自己的兄长打天下,讲到关二爷如何身在曹营心在汉,如何挂印而去,如果过五关斩六将,又如何斩颜良诛文丑,再说到如何华容道释放曹操,又如何坐镇荆州北伐中原,水淹七军……

    他口才相当不错,这一番故事说下来,居然让弥赛亚听的入了神,就连时间已经悄悄飞逝,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后半夜,也不曾发觉。

    等陈道临说到最后,说起关二哥如何坐镇荆州,如何单刀赴会,如何回绝了东吴的求亲,再到被东吴名将吕蒙白衣渡江给抄了老巢……

    最后说到关羽兵败麦城,宁死不降,最后一代名将终于陨落……

    “话说当时关二哥被绳索绑缚,那东吴的吕蒙站在他面前,让他投降,关二哥何等身份,岂能做这等事,言辞拒绝。那个吕蒙也是敬重关二哥,便问‘关将军输于我手,可有什么遗言?’,关二哥光明磊落,既然输给了对方,也是豪气不减,便开口欲说‘好你个吕蒙!’只可惜啊,关二哥当时身受重伤,又被绳子绑的太近,说话气息不足,这一句话就说的断断续续,没说清楚,一句‘好你个吕蒙’说出来就变成了‘好……萌’。”

    陈道临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垂首抹泪低声道:“可叹一代神将,就此陨落。关二哥最后那句‘好萌’便成了他的绝言!我故国后世之人,为了纪念关二哥,成立了二哥教,提倡关二哥的忠义武勇。而更为了纪念这位关神,他临终前的那句‘好萌’便人人传颂,到了如今,在我故国,只要说对方‘好萌’,便是诚心诚意夸赞一个人的意思。”

    说到这里,陈道临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这位郁金香家的女公爵,正色道:“说起来,我见公爵大人几次,公爵大人年轻有为,气度不凡,而且前日又为了我这外人惩处了自家的手下,这等胸怀,让人钦佩!我真要按照我家乡的习俗,对您说一句……”

    陈道临吸了口气,深深的望着弥赛亚的眼睛,口中缓缓吐出一句话:

    “公爵大人,你好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